原本以爲一路上都很順利,應該不會再出什麼事了,卻沒有想到,這最後的十分鐘的路程,竟然就遇到了這些東西。

原本以爲一路上都很順利,應該不會再出什麼事了,卻沒有想到,這最後的十分鐘的路程,竟然就遇到了這些東西。

2020 年 10 月 25 日 未分類 0

“快!把你的左手借給我!”老人見我愣住了,再次喊道。

我聞言,回過神來,連忙將左手遞了過去。

我還沒反應過來,老人就已經不知道從哪裏拿出了一柄匕首狠狠的從我的左手手心上劃過,鮮血瞬間飛濺。

“老人家,你搞什麼啊!”我雙眼一瞪,幾乎要哭了。

只是老人並沒有回答我,又狠狠的在我手心上劃了一下,匕首看上去血淋淋的。

“引往生,渡生死,攔路厲鬼,入往生!”一聲輕喝,老人就好像突然變了一個人似的,身體一下子生龍活虎起來,飛快的拿着匕首刺向那幾個厲鬼。

一聲聲淒厲的慘叫傳來,讓我心裏一陣發涼。

“我要殺了你們!”

“殺……”

“咳咳!”

一聲咳嗽,老人回到了我的身邊,直接靠在我身上,低聲說道:“快走!”

“哦,好!”我連忙點頭,也顧不得手上的疼痛了,一把背起他,再次瘋狂的朝麪館跑去。

那幾個鬼此時正被定在原地,神色看上去十分的瘋狂。

我僅僅是看了一眼,便感覺整個人都不好了。

如果這些鬼再來,我完全能夠想象自己被他們瘋狂撕裂的樣子。

而且,老人在被我背起來的那一刻,也昏迷了過去,如果再遇到的話,就我一個,肯定就完了。

終於,十分鐘後,我揹着老人來到了麪館的門前,我整個人在瞬間鬆了口氣。

如果張千沒騙我的話,那我有救了。

只是,我還沒來得及高興,我頭皮就又是一陣發麻,毛孔幾乎都要豎起來了。

馬勒戈壁的,在我面前,在麪館的大門前,還有一個鬼,正盯着我。

那蒼白的臉,無神的目光,血淋淋的嘴巴,就這樣和我距離不到一米遠!

“我告訴你,你不要過來啊,要是過來,我對你不客氣啊。”我嚥了口口水說道。

這些鬼,不同於自己之前見到的那些,他們是要要自己的命,所以我就算是再膽大,此時也是直打顫。

“嘶……”

然而我的話並沒有起到絲毫的作用,那鬼直接張開大口,朝我撲來。

我整個人都蒙了,站在原地,揹着已經昏迷了的老人,連要逃命都忘記了,雙眼不由自主的閉上,無數念頭在心中滋生。

大爺的,張千!你不是告訴我,來到麪館能夠幫我麼?這是在幫我還是讓我來送命啊?

我才二十一啊,連女朋友都沒一個,好不容易遇到了一個喜歡的,你倒是讓我先好好體會體會戀愛是什麼滋味好麼?

我不想就這樣英年早逝啊!

我心中的鬱悶就如同那黃河長江滔滔不絕。

我越想越氣,越想越覺得不爽。

也不知道是哪裏來的勇氣,讓我在瞬間又睜開了雙眼。

“還沒完沒了了是吧?老子不發威你真當老子是病貓是吧?”

我就像是吃了什麼似的,直接一巴掌朝那鬼甩了過去。

很明顯,一巴掌落了空,但我左手上的鮮血卻也粘在了他的身上。

只是,這一巴掌剛落下,我整個人瞬間就不好了。

因爲我雖然鬱悶、不爽,但是剛纔我根本就沒想過要動手啊!完全就是不由自主的。 我能夠肯定,剛纔的舉動絕對不是我自己的想法,因爲剛纔我是真的被嚇到了,就連逃跑都沒有了那個勇氣,哪裏還敢扇那鬼一巴掌?

在我心中納悶之時,“吱呀”一聲,麪館的門在這時候打開,隨後,便探出一隻手,一把拉住我,直接把我拉進了麪館。

而那個鬼,此時則還被定在原地,之前見識到老人用我的血定住了那麼多厲鬼,所以這次我倒是沒有多大的意外。

“我以爲你會去張千那邊,沒想到,你卻是跑我這裏來了。”燈亮起,我看到了麪館老闆此時正站在我面前看着我,臉上帶着微微笑意。

“剛纔是你救了我?”我看着他,問道。

麪館老闆卻是笑了笑,沒有回答我。

Www▪ т tκa n▪ ¢Ο

不過他的笑容也給了我答案,如果不出意外的話,是的!

如我之前想象的,麪館老闆果然不一般,今天我和安倩來這裏吃麪的時候,我就感覺到了。

再加上之前張千說的話,以及現在,我已經能夠肯定了。

“現在不是想這些的時候,他受了不輕的傷,如果不及時救治的話,那就有生命危險了!”麪館老闆又說道。

“什麼?”我一愣,連忙將老人放到了一旁的椅子上,隨後又看向麪館老闆,“那你有沒有辦法救他?”

“有是有,不過還得靠你。”麪館老闆點了點頭。

“靠我?”我張了張嘴,有點無語。

我什麼時候這麼萬能了?抓鬼就算了,我認了,用我的血來定住鬼我也認了,但這救人療傷,又有我什麼事啊?

雖然我很很想救老人,畢竟是因爲他,我才能夠活着跑到這裏來,但是,我真的是不明白啊。

“張千沒有跟你說過麼?”麪館老闆奇怪的看着我。

“說啥?”我不解的問道。

“看來人老了,張千那傢伙辦起事來也不靠譜了。”麪館老闆搖了搖頭,而後又說道:“他是被厲鬼咬傷,傷的不是身體,而是魂魄。要想救他,只要修復他的魂魄就可以了。”

“那我該怎麼做?”我連忙問道。

“張千沒有告訴你,那你應該就不知道,具體的我也不太清楚,現在看來,只能暫時先這樣了,他一時半會也死不了,就是虛弱,過段時間也能夠醒來。”麪館老闆想了一下說道。

我聞言,微微鬆了口氣,不管現在能不能救,只要老人不會死,就可以了。

“那接下來,我該怎麼辦?”我看了一眼外面。此時那鬼已經不見了蹤跡,外面依然平靜。

“今天是什麼日子,你應該知道吧?”麪館老闆看着我。

“中元節啊,怎麼了?”我說道。

這三個字,我很不想提,因爲若不是今天這日子,我也不會攤上這麼多事情,簡直就是我的災難日。

“中元節,百鬼夜行,這話並不是什麼謠傳,只是現在,你看到了多少?”麪館老闆又問道。

“我……”我一愣,想了一下,看到的好像確實不多,而且都是受那個在徐英華別墅中的神祕存在指使的,至於其他的,我一個都沒見到。

難不成……

我的背後不由得一陣拔涼拔涼,難不成這才只是剛剛開始?

這麼說,接下來,我豈不是要遇到更加多的麻煩?

我滴神啊,這簡直就是要命啊。

“放心吧。”麪館老闆似是知道我心中的擔憂,又笑着說道:“百鬼夜行這話雖然不假,但是也並不是都會來找你,你的事情比較麻煩,原本可以說是跟你無關的。”

“既然跟我無關,那又爲什麼要來針對我?”我不解的問道。

“很簡單,你不該暴露你的身份。”麪館老闆說道:“你在張千那那麼多年了,你的事張千有跟我說過,只是張千竟然讓你去做那場該死的喪宴,這讓我很意外,在我知道之後,已經來不及了。”

“什麼意思?”我有點不解,又好像有點明白。

“以後你會明白的,現在告訴你,你也不懂。”麪館老闆卻是搖頭說道。

我聞言,雙眼一瞪,這不是耍我麼?

話說一半掉我胃口,這算什麼?

這讓我有種想要罵孃的衝動,不過還是忍住了,人在屋檐下,現在這麪館老闆可是我的救命稻草,我要是把他也給惹了,那沒準就真的完了。

“那這麼說,我什麼事也不用幹了?”我說道。

“不!”麪館老闆卻是搖了搖頭。

“那要我做什麼?”我問道。

麪館老闆沒有說話,而是走到門前,將門打開,隨後一把把我推了出去。

我剛反應過來,整個人已經被推到了門外,而麪館大門也在這時候關上了。

“你就在外面呆着吧,不要去別的地方,就在那裏呆着。”麪館老闆的聲音傳來。

我心中滿是不解和疑問,同時又有種要抓狂的感覺。

這外面的森冷讓我忍不住打了個寒顫。

不過讓我微微鬆了口氣的是,外面一個鬼影都沒有看到,就目前來看,還算安全。

我一屁股坐在了門前,現在我已經沒有別的辦法了,既然麪館老闆把我推了出來,讓我在這裏呆着,就說明我不會有什麼事,潛意識裏告訴我,這麪館老闆也不會害我。

他就和張千一樣,在指引着我某些東西,雖然我不知道是什麼,但是,就目前來看,是在幫我。

只是這外面真的很冷啊!根本就不像是夏天,冷得讓人心裏發毛。

我目光不斷在周圍晃悠着,生怕錯過一個角落。

現在雖然看情況,並沒有什麼問題,一切都很平靜。

但有句話怎麼說來着?

暴風雨前都是平靜的。

時間一分一秒的過去,夜色更加的深了,我拿出手機,看了看時間,現在已經快要十點了,沒想到時間竟然過得這麼快,一眨眼間,已經兩個小時過去了。

“呼……”

“沙沙……”

一陣寒風吹過,周圍的綠化帶發出一聲聲悉悉索索的聲音,原本還有月光灑下,使得能夠看到四周的一些景物,而現在,徹底黑了下來了。

月亮被烏雲所掩蓋,最後一絲月光也消失了。

我就這樣坐在麪館大門前,警惕的看着四周,這一瞬間的變化,讓我感覺到了一絲危險的氣息。

“桀桀……”

果然,沒過多久,一聲陰冷的笑聲傳來。

“這該死的月光終於消失了,我的朋友,我終於找到你了。”聲音傳到我的耳邊,讓我忍不住一哆嗦。

他大爺的,這不是徐英華別墅裏面那個一直隱藏在暗處的傢伙麼?

“我不認識你,你給我滾遠點。”我喊道,同時忍不住嚥了口口水。

這傢伙的強大我是見識到的,底下的厲鬼都能夠輕易的將老人打傷,不僅如此,還能夠操控那麼多厲鬼,肯定不是我能夠對抗得了的。

我現在面對他,就像是個手無縛雞之力的孩童一般,絕對是隻能夠等死的。

但是奈何,麪館老闆依然沒有動靜,門,始終緊閉着。

“我的朋友,我找你找了這麼久,你這話可真讓我寒心。現在那個老傢伙不在了,你不用害怕,跟我走,我會保護你的。”聲音再次傳來,就好像有着一股魔力一般,讓我的身體忍不住想要站起來往前走去。

但理智告訴我,不能夠走。

咬了咬牙,雙拳緊緊的握住,一陣刺痛讓我忍下了那股衝動。

“走你妹啊!你這個只會躲在暗處的傢伙,有本事出來,我跟你決鬥!”我罵道。

“你真的要我出來麼?”

“你出來啊,我倒是想看看你是人是鬼。”我再次喊道,身體卻不由自主的往門靠了靠,雖然我知道,這樣並沒有什麼用,麪館老闆不開門,我是進不去的,但是這樣卻能夠給我一些安全感。

“本來我不想出來,怕嚇到你,但是你既然想要知道我是誰,那我就讓你看看吧。”聲音帶着幾分嘆息,隨後我便感覺自己身旁多了什麼,扭頭一看,嚇得我趕緊站起來朝一邊跑去。

而在這個時候,麪館的門再次打開,麪館老闆從裏面衝了出來,同時一腳把我踹進了麪館。

我還沒來得及說什麼,門便已經被關上了。

這一次,是麪館老闆在外面,而我是在裏面。

也就是說,麪館老闆要獨自面對那個傢伙。

不過現在我擔心的卻不是麪館老闆,所想的也不是接下來會遇到什麼,而是滿腦子剛纔扭頭那一刻看到的那一張臉。

熟悉,又陌生,特別是那陰冷得可怕的笑容,更是讓我忍不住打了個寒顫,心中一陣拔涼拔涼的。

那張臉我不僅認識,還很熟悉,我曾經和他見過不止一次,更和他近距離對話過。

而我所經歷的這些事情,無一例外,全部都跟他有關。

只是他應該已經死了纔對,我親眼見過他的屍體,沒有了任何氣息,不可能再活過來的纔對。然而此刻,他又這樣出現在了我的面前,那張臉,不會有假。

“該死的,這裏怎麼會有道家的人。”一聲憤怒的聲音傳來。

“哼,果然是逆亂份子,竟然把自己都給練成了厲鬼。”麪館老闆的話也在這時候傳來。

也就是這一句話,讓我瞬間明白了許多東西。

我的確沒有看錯,確實是他! 此時外面不斷傳來聲響,如果不出意外,麪館老闆已經和他交手了。

對於麪館老闆是道家的人,這一點我雖然意外,不過並不驚訝,畢竟之前的種種跡象就已經說明了麪館老闆並不是普通人了。

“砰!”

一聲巨響,我感覺到麪館的門都跟着一顫,我看不到外面的情況,但我能夠肯定,外面場面絕對很激烈。

我心中不由得有點擔憂,又看看一旁椅子上昏迷着的老人,也不知道麪館老闆的實力如何,能不能夠擋得住。

如果不能的話,那最後,我自己肯定也會完蛋的。

我心中祈禱着麪館老闆能夠解決這一切,這樣我也就安全了,畢竟被那傢伙盯着並不是什麼好事。

然而,我還沒來得及過多關注外面的情況,又是一聲巨響傳來,緊接着,我便感覺一股強大的衝擊力傳來,我整個人直接被這一股衝擊力給撞得後退,重重的砸在了桌子上。

“臥槽!什麼情況?”我罵了一句,揉了揉撞到的地方,臉上滿是鬱悶。

只是當我定眼一看,我整個人臉色瞬間苦了下來了。

媽蛋!我就知道不靠譜啊,麪館老闆也不是那傢伙的對手啊。

“我的朋友,你還要跑麼?”他此時看上去雖然有點狼狽,但卻依然完好無損,倒是麪館老闆不見了蹤影。

“徐英華,我跟你無冤無仇,你爲何要針對我?”我喊道,臉上帶着幾分憤怒,但心中卻在發咻。

沒錯!他不是別人,正是徐英華!

我之前還在奇怪,徐英華是怎麼死的。

不是英嫂那幾個所殺,別墅裏面,也沒有另一個存在,種種跡象都讓我想不出,誰會來殺徐英華。

當時我還以爲會不會是徐英華的其他仇人。

現在看來,根本就不是!

徐英華的死,完全是因爲他自己。

About the author

jingshenxianxiangxue:

0 Comments

Would you like to share your thoughts?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

發佈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