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占卜之術,需要以施術者的精血,作爲代價,才能夠根據目標的靈魂氣息,尋找到對方。目標的靈魂越是強大,則需要消耗的精血,就越是多。”

“占卜之術,需要以施術者的精血,作爲代價,才能夠根據目標的靈魂氣息,尋找到對方。目標的靈魂越是強大,則需要消耗的精血,就越是多。”

2020 年 10 月 25 日 未分類 0

莫問指了指自己的身軀,滿臉苦笑:“換句話說,因爲身體原因,一個占卜師,一生能夠找到多少人,基本是固定的。

而每當找到一個人,占卜師的身體,就會受到極大的損傷,不得不使用昂貴的藥材,如百年人蔘之類的東西,進行滋補。

所以,這也就是一個循環。我幫人占卜問卦,不停的賺錢,卻又不停的消耗,到最終,錢沒了,身體也垮了,只是完成了一個個的卜卦,結果什麼也沒得到。”

這樣麼?

姜小白看着眼前,身體虛弱、幾乎已經油盡燈枯的占卜師,問:“如果,我能夠,賦予你年輕人的健康和青春,你是否,能夠幫我,找到她?”

“健康,和青春?”莫問的眼中,亮起光芒。

他停頓了一下,用不可置信的口吻問:“你,莫非就是,傳說中的,冥寓之主?”

“沒錯,我就是冥寓之主。你若是不信,可以隨我前往冥寓。”

姜小白這句話一出口,莫問的那張樹皮一般的老臉上,猶如干旱許久的枯田、遇到了雨露一般,泛起一個等待許久的笑容:“你,真是,冥寓之主?”

“真是。”

“江湖中,一直傳說,在陰陽兩界之間,生死相隔的地方,存在着一個冥寓。

在冥寓裏面,有冥寓之主,萬事萬物,包括青春、健康、壽命、靈魂,都可以交易。萬萬沒想到,這個冥寓,居然真的存在!”

“那你,能否幫我找人?”姜小白問。

“能。”莫問想了想,回答:“尋找一個五百年前的人,按照佔卜師的等價兌換來說,起碼需要一個青年人的氣血,才能夠做到。

而我,自然也是需要賺取對應的氣血,才能夠維持生命。所以,我需要的報酬是,兩個年輕人的健康。”

哦?

剛好,冥寓裏面,就有着兩個年輕人的健康。

雖然知道,這占卜師,有着“假公濟私”的想法,想要因此恢復青春,但對於姜小白來說,不管如何,這個交易,都必須做。

他必須,找到夏秀秀才行。

“好,你隨我,去冥寓吧。”

莫問點點頭:“行,我和工會說一下。”

“工會?”

“沒錯。”莫問笑道:“其實,普天之下的所有黑市,相互之間,都是有所聯繫的。這些黑市,並沒有首腦,卻相互之間,以公會的形式存在。

而每一個黑市,又會被選舉出一個會長,以維持工會的正常運作。”

怪不得,黑市能夠在暗中,一直存在呢。

只怕這裏面,和這個工會制度,有着很大的關係。

莫問說完,手指在椅子上,按了一個按鈕,很快,就有一個穿着黑西裝、帶着墨鏡的男子,走了進來。

“帶我去見會長。”莫問吩咐,同時對姜小白點點頭:“還請冥寓之主,在這裏稍等片刻。”

那男子從旁邊取過輪椅,將莫問放在了輪椅上,兩人隨即離開。

大約等待了半個小時後,兩人這才歸來。

在男子的帶領下,三人離開商場,出到外面。

那裏,早就有三輛車,在等候了。

按照這個排場來看,莫問這種占卜師,在黑市裏的地位,顯然不低。

姜小白也跟着上了車,見車裏,居然鑲嵌着近兩釐米厚的鋼板,裏面還坐着幾個身穿安保制服的人,各自握着槍。

雖然是首都禁地,但安保公司,本身是可以佩戴槍械的,而他們,是把莫問,當作了重點保護對象來保護的。

見到這個陣容,姜小白問:“怎麼,莫先生,難道,會有危險?”

莫問點點頭:“不確定是否有危險,但必須小心點。黑市之中,藏龍臥虎,裏面不但有我這樣的,其他諸如金融、股市、黑客,等等,各行各業,皆有人才。

難免,會被人惦記啊。之前也有過幾次,黑市之中的人才,被其他勢力,擄走的事情發生。”

也是。

社會上,真正重要的,未必是金錢,而是人才。

抓到一個好用的人才,那價值,可就難以估量了。

汽車啓動後,兩人都不再說話。

車子配置有防彈玻璃,外面的場景,清晰傳入其中。

在導航的指引下,三輛車向着冥寓的方向駛去。

一路上,並沒有什麼問題,轉眼就下了高架橋。

但就在這時候,前方的橋下,豎起了施工的標誌。

緊跟着,便見到兩輛挖掘機,一左一右,同時出現。

“呼!”

兩個挖掘機,同時揮動手中的機械長臂,一掃之下,他們前後的兩輛車,便直接被鏟翻,翻了過去。

這……

搞事情的,果然來了!

而且看起來規模很大。

這種車,已經類似於裝甲車,不但耐撞,還能防禦子彈,但並不能抵禦挖掘機這種東西。

畢竟二者之間的體型,實在是相差太大了。

在鏟翻兩輛車之後,那兩個挖掘機的手臂,同時伸出,一前一後,如同巨人的胳膊一般,按住了他們汽車的首尾。 在汽車被兩輛挖掘機按住之後,從旁邊,涌出了幾個人,其中一人,手裏拿着某個東西,一扯,一丟。

便聽到“嗤嗤”的聲音傳來,很快,白霧便瀰漫,將整片區域,給籠罩在裏面。

煙霧彈?

沒錯,這正是某些射擊遊戲裏,常見的煙霧彈。

然後,就聽到了開門的聲音。

守護在車裏的幾個保鏢,各自將手裏的槍,打開保險。

但這幾個保鏢,看起來穩如老狗,但實際則是慌得一批,畢竟真正遇到劫匪的,大多數保鏢,一輩子都沒有過。

其中的幾個,腳甚至都不自主的抖動起來。

“咔咔咔!”

一陣磨牙的聲音響起,火花四濺中,裝甲車的鐵門,瞬間被切開。

“砰!砰!”

兩個保鏢,已經忍不住,同時打出兩槍。

但那煙霧中的敵人,早有準備,只見兩面盾牌舉着,緩步前來,隨後那盾牌的後面,飛出幾根繩索,刷刷的幾下,就將幾個保鏢的脖子拴住。

一拉,一扯,幾個保鏢,就變成了糉子,被捆着不能動彈了。

煙霧之中,出現一個冰冷的女聲:“莫問先生,我奉命前來,請你,隨我走一趟。以你的身體情況,不要作無謂的抵抗了,請走吧。”

“是麼?”

姜小白站了起來,攔在莫問的面前:“萬事,講究個先來後到。你們有事相求於莫問先生,還請去黑市找他。現在,他是我的客人。”

聽到姜小白的話,那個聲音,一聲冷笑:“若是,他願意離開黑市,我們又何須,用這種手段?

倒是沒想到,閣下到底付出了什麼代價,居然讓蟄伏了黑市二十年的莫問先生,居然首次離開黑市。”

哦?

姜小白也沒想到,莫問,居然已經有二十年,沒有離開過黑市了。

眼前煙霧瀰漫,姜小白雖然能夠夜視,卻沒辦法和蛇一樣,通過熱感應去感知,不知道眼前,到底有多少人。

但莫問,是絕對不能被帶走的。

二話不說,姜小白伸手一招,手背上,黑霧捲動,便召出了冥獄之中關押的三眼銀猿。

三眼銀猿雖然是三階之軀,但力量,卻已經晉階到四階。

此時一現身,發出一聲咆哮,縱身便往前面衝去。

“砰砰砰!”

前方,也是傳來幾聲槍響,打在了三眼銀猿的身上。

但三眼銀猿的一身銀毛,刀槍不入,幾顆子彈,不過是激發了它的兇性,根本傷不到它。

只見它掄起拳頭,一頓爆錘,前方的幾面盾牌,頓時被它擊飛。

就在這時候,那奇異的繩索,又是飛了出來,飛速套在三眼銀猿的身上。

那繩索,也有些特別,看起來很是柔順,但堅固至極,這麼一套,就算是三眼銀猿的力量,一時間,也是掙脫不開。

姜小白反手拔出吹雪,揮手一刀下去,繩索隨即被斬斷。

“吼!”

三眼銀猿一聲咆哮,睜開了額頭的第三隻眼,衝了出去。

姜小白握着吹雪,守着莫問,並沒有動手。

莫問無論如何,是不能出現意外的。

遠處,那個冰冷的女聲,冷哼了一聲,隨後,打鬥聲響起。

姜小白低頭,看了看地面的那繩索,發現那繩索晶瑩剔透,應該是一種類似蠶絲的東西。

想了想,姜小白一揮手,又是召喚出一人。

段琪。

正是第一個被他關入冥獄的存在,三階蠱師,黑蠱門的段琪。

段琪的真身,是一個面容猙獰、渾身環繞着黑氣的老太婆,此刻見到姜小白,拱手行禮:“見過冥寓之主。”

她雖然極不情願,想要離開,但被冥獄的力量束縛住,臉上兩種神情交錯,一種是對姜小白恨之入骨,另一種,卻又是唯命是從。

區區三階蠱師,姜小白自然不會擔心她搞事情,指了指地上,那類似蠶絲的東西,問:“段琪,這東西,你認識麼?”

段琪看了看,答:“回稟冥寓之主,此物,乃是五大蠱門中,金蠱門的金蠶蠱,所吐蠶絲製成,堅韌至極。傳說中,金蠶王之蠶絲,甚至能夠縛龍。”

金蠱門?

看來,這些來搶奪莫問的人裏面,有一個,是金蠱門的弟子啊。

應該就是那個冰冷的女聲了。

姜小白不禁苦笑:這金蠱門,和自己,好歹也是有婚約的,現在如果打起來,以後,怕是不太好見面。

只是不知道,這個金蠱門的弟子,認不認識,自己的“未婚妻”?

想着,姜小白告訴段琪:“出去,幫助三眼銀猿,攔住他們。”

“領命。”

段莉的表情交錯,卻身不由己,飛了出去。

姜小白伸手將莫問抓起,扛在肩上:“莫先生,委屈你忍耐一下。”

說完,屍者意志施展開,也是縱身飛起,衝入了那煙霧之中。

然後轉身就走,向着冥寓的方向離開。

他畢竟和金蠱門,有婚約,不想和他們撕破臉,所以也沒辦法對那些人,趕盡殺絕。

但他這一離開,後方,立即飛來了兩團幽影,緊緊跟着。

那幽影速度極快,而且可以漂浮,一靠近,便發出尖銳的聲音,直擊靈魂深處。

以姜小白的靈魂,自然不會被這種幽魂的嚎叫所動搖,但莫問不行。

這幽魂一嚎,他立即發出痛苦的聲音,手足都開始顫抖起來。

見狀,姜小白停下腳步,揮手兩刀,千花斬迎手而出。

這兩刀之下,刀刃之上,有黑色火焰騰起,“嗤嗤”的兩下,猶如花朵一般,隨風飄蕩,落到了兩隻幽魂的身上。

幽冥獄火。

“嗚啊~!”

在幽冥獄火的作用下,這兩隻幽魂,只來得及嚎叫兩聲,便同時,化作飛煙,在空中消散。

果然如冥獄說言,這幽冥獄火,乃是天地間,靈魂體的強大剋星,這幽魂,甚至沒有任何抵擋的力量,就直接被燒了。

與此同時,在後方的煙霧裏,一個手持木杖、臉上畫着詭異花紋的女子,發出一聲淒厲的慘叫,張口噴出一口血,倒在了地上。

“我的鬼靈,我的鬼靈,被……被摧毀了……”她虛弱的說了一句。

而此時,煙霧中,還有一個身影,和段琪,打鬥在一處,正是那金蠱門的女弟子。

如果姜小白還在的話,一定會驚訝的發現,這個金蠱門的女弟子,他是見過的。 隨着煙霧彈的效果漸漸散去,這裏的情形,也引起了其他人的注意,早就有人報警。

首都警方辦事情的效率,還是飛快的,幾分鐘後,警車就已經抵達。

這些人,雖然幾乎擁有着“通天”的手段,但畢竟不敢和官方作對。

在加上三眼銀猿和段琪,也是強大的存在,見拿不下,他們只能後撤。

此時,得到感應的姜小白,也是一揮手,讓三眼銀猿和段琪,消失不見。

遠處,耿小麗已經開車過來,接到了姜小白和莫問兩人,把他們帶回冥寓。

在車上,莫問給黑市那邊打了個電話,把這邊的情況,和他們彙報了一下。

黑市那邊表示,後續的事情,他們會接手處理,同時另外派人過來。

姜小白這才帶着莫問,回到冥寓。

拿出冥寓入住登記冊,姜小白讓莫問寫上名字,然後把彼此的交易物,也寫在了裏面。

“莫問,卜門傳人,男,五十三歲。以找人爲代價,獲取兩份青春。就這樣吧。”

姜小白此時此刻,是迫切的需要得到夏秀秀的下落,在莫問留下名字後,便帶着他,來到了書房。

吩咐獄僕,去抽屜中,拿出兩份青春。

青春,是一種看不見、摸不着的東西,只有一點淡淡的青色氣息。

姜小白讓莫問伸手,按在了棱鏡的上面。

棱鏡一如既往的詢問他:“冥寓之主,你是否確認,將兩份青春,賦予眼前的男子?”

“確認。”

隨着姜小白的話落,便見到那點淡淡的青色氣息,微微一閃,隱入了莫問的手掌中。

緊跟着,便見到,從莫問的手掌開始,原本已經乾枯、衰老的肌膚,忽然之間,恢復了年輕的氣息,血肉生長,肌肉豐盈起來。

About the author

jingshenxianxiangxue:

0 Comments

Would you like to share your thoughts?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

發佈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