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路無話,車子一下子停在了咖啡廳的門口。

一路無話,車子一下子停在了咖啡廳的門口。

2020 年 10 月 25 日 未分類 0

安然有些發憷,看這個裝潢,就不是她能夠支付的。

左哲站在她身旁,微笑着看她,“怎麼了?”

安然一狠心,算了,來都來了,還能夠讓人換地方麼?看看左哲,也不像是那種能夠接受幾百塊一杯咖啡的樣子,今天就放一次血好了。不過,這個男人可真討厭!竟然一點都不考慮她的身家背景,雖然她在丹妮那裏住着,也不代表她有那份經濟啊!

這樣想着,她就忍不住回眸,不着痕跡地瞪了左哲一眼。

誰想到會被人抓個正着。

左哲好笑地看着她,“好了,先進去。”

“哦。”有些尷尬的應聲,安然跟着他走了進去,這世界上還有什麼做壞事被當面抓住,更加難堪的事情了嗎!

侍應生將兩人迎到了一張桌子前,詢問着兩人需要點的東西。

安然瞥了一眼上面的價錢,暗歎,這次真的要被抽個乾淨了。

左哲隨意點了一杯,便看着安然,“你的比賽怎樣了?”

安然瞪大了眼,“你怎麼知道?”

“我自然有我的消息來源。”左哲微笑着。

安然努努嘴,肯定是丹妮說的,“還好,結果要再等五天出來。”其實她心裏根本沒抱什麼期待,作品不是她的,得到什麼名次,都沒有半點的感覺。

“那耐心等着就好了。我這些日子在巴黎參加時裝秀,都太忙了。還來不及問你的情況,實在抱歉。”左哲接過侍應生遞來的咖啡,慢慢地攪動着。

“還好了。”安然微訝,兩人好像沒有好到這種地步,她不禁看向了左哲,“你幫我是因爲丹妮嗎?”

左哲攪動的手停了,端起咖啡杯,輕啜了一口,“當然是對你感興趣了。”

左哲的直白讓安然有些不知所措,有些彆扭地說道:“我有什麼好感興趣的,不都是普通人嗎?”

左哲放下咖啡杯,頓了頓,眼神認真地看着安然,直看到她忍不住退縮,才悠然開口,“你身上有着一個祕密,讓我非常感興趣。”

安然一愣,心裏說不出什麼滋味。

左哲忽然收起了那認真的模樣,玩笑一般地開口,“逗你呢,就覺得我認識的你女人裏面,似乎只有你稍稍特殊一點。你的身上有着吸引我的東西,但,相信我,一定沒有存在半點想要加害你的想法。”

安然不知爲何,在看到那樣的目光之下,竟然重重地點頭,心裏沒來由地對左哲產生了信任,也許是他的聲音的感染力,又或許,她認爲自己身上實在是沒有她認爲別人會看得上的東西了。

那次的喝咖啡,掏錢的人最後還是沒有落在安然頭上,原因麼,自然是左哲紳士風度作祟,在外面怎麼能夠女士付錢?

安然笑看着這個人,心裏充滿了暖意,不管如何,他是除了丹妮之外,又一個毫無條件對她好的人。

學校。

“然然,你知不知道比賽成績出來了!”安然一到學校,便見到了興沖沖跑過來的婁秋,當然旁邊還有葉霜落。

安然看向葉霜落的表情有些複雜,雖然她幫了自己大忙,但見到她和紀峻在一起了,心裏到底還是有些芥蒂的。

“沒看,應該成績不錯。”不是自己的設計圖,要她怎麼高興得起來?

婁秋語立刻激動地說道:“第二名!有沒有很厲害!”

安然聳聳肩,“哦。” “你別不開心啊,好歹你這樣可以留下來了。”婁秋語見她有些低落,立刻煽動氣氛。

安然點點頭,“開心啊,終於能夠做正式的學生了呢。”安然努力擠出一抹笑容來。

“唉,安然,你也別這樣,要不是霜落把自己的圖拿出來,說不定就失利了呢。其實霜落的設計圖差點得到滿分的,但是因爲另一個的創意分高點,就失利了。”婁秋語說着,還是有些失望。

安然無所謂地看着她,“沒關係了,下次再來。”她們才大三,還有的是機會。

婁秋語說着,還是有些喪氣,“差一點就能夠受到Gaston的另眼相待了。唉。 佳期如夢 不過,沒關係了,然然能夠真正成爲我們班的同學,那更好啊。怎麼樣,來我們寢室住?正巧還剩下一個牀位!”

安然瞧了她一眼,“你平時不都是回家的嗎?怎麼還住在學校啊?”

婁秋語輕咳了一聲,“沒有了,我還是有牀位的,都怪我哥,害怕我在外面受欺負,非得要我回去住。”

安然認真地看着她,“那不就得了,我去問問輔導員,看看找個位置把安置進去。”

婁秋語立刻拔高了語氣,“不行,我怎麼能夠看你一個人受欺負,我要去跟我哥說,我跟你住一個寢室!”

安然拿她沒辦法,“嗯,行啊。好了,上課了。”

婁秋語這才笑逐顏開地回了座位。

“多謝了。”走過葉霜落的面前時,安然還是說了一聲感激。

葉霜落露出了一抹溫柔的笑容來,“不用客氣,這件事本就因我而起,反倒是我的水平有限,沒有拿到第一名,真是太可惜了。”

天才雙寶:巨星媽咪超給力 安然倒是無所謂地聳聳肩,“這樣才更好啊。要是真得了第一名,我反倒會爲難呢。到時候我的水平一看便明顯了。”

兩人胡亂地說了話,見到老師走進了教室,纔回到了自己的座位上。

葉霜落神色複雜地看着安然,這樣的結果纔是最好的,她當然不會真想要峻的視線放在她的身上。她現在也有自己的問題,實在沒必要在這之前就爲自己招來一個敵人。

腦中忽然想起了寧茶的話,葉霜落的眸中閃過一抹陰沉,在那之後,她去調查過寧茶,知道了她在Gaston甚至是穆氏集團的影響,但她還是信心的!至於她說過的那句–當你進入Gaston時,你就沒有機會了!她一定會調查清楚。

雖然那個比賽讓她心裏哽得慌,但靠着葉霜落的設計圖,她正式進入了這所學校學習,而且因爲這個比賽,讓她受到了更多的關注,這對於她的提高也是很有幫助的。

安然雖然很擔心何老師–也就是之前介紹她去參加比賽的老師會察覺到她的設計圖的問題,但幸好,那個比賽是密封性的存在,沒有人會將設計圖流出,除非是那副設計圖已經達到完美的狀態,纔會被買入Gaston,但很可惜,自開辦幾年來,從未有過設計圖流出的情況。

當然,沒有一個人會懷疑暗箱操作,因爲,這個世界上,那個值得Gaston設計團隊暗箱操作的人還沒有出現!

歸一 在何老師的幫助下,安然正式進入了學校,而且,在婁秋語的強烈要求下,她被安排進入了婁秋語的寢室。

第一次進入了大學宿舍,一切都是新鮮的,僅有四人的寢室,完全沒有高中時的上下鋪,不,也不能夠這樣說,其實人是睡在上鋪的,下面則是書桌。總之,一切對於她來說都是新鮮的。

當然,除了這種四人間,還有兩人間和一人間,以安然的經濟當然無法供應這樣的開銷,她便選擇了一個稍微便宜一些的地方。

“然然,我們竟然住一塊兒了,好激動!”婁秋語興高采烈地幫她搬動着行李,興奮得不行。

安然有些無奈地看着她那興奮的模樣,“你這樣真的沒事麼?”她實在是難以想象婁秋語會和自己住在一起,而且還是放着家裏優越的條件。

婁秋語私下打量着牀位,不斷地東摸摸西碰碰的,“然然,我跟你說,我從小就沒有住過寢室。這下好不容易有了機會,我纔不會放棄呢。”她很是激動的看着這些東西都怪她哥哥,一直不讓她走。

安然也就由着她鬧了,自己開始整理起牀位來,她也不是第一次住校了,高三的時候,學校有規定,必須住校,到底還是有些經驗的。

婁秋語在一旁盯着安然看,那熟練的動作讓她不時發出一聲驚呼。

安然裝好了被子,正打算幫婁秋語的忙,卻看到了一個面色凝重的男人就站在婁秋語身後,她心裏忍不住咯噔一下,輕咳了兩聲。

婁秋語根本沒有發現問題所在,反而關心地看着安然,“你不是感冒了?”好讓她擔心的樣子。

安然無奈,只能夠轉過身去,心裏也差不多瞭解了對方的身份,只是有些奇怪,到底地方是怎麼進來的?不都說女生寢室,男生止步麼?不過她根本沒有這樣的機會了。

“小語,你怎麼這麼不聽話!”男人冷峻的聲音響起。

安然忍不住打了個哆嗦,看來真是被氣着了。心裏又忍不住生出了感嘆,怪不得秋語一天到晚說起了這個哥哥就各種膽怯,這樣的氣場,怎麼也讓人怕的。

婁秋語僵硬地扭轉身體,臉上佈滿了討好的笑容,“哥,你怎麼來了?”奧,真該死,本來想着自家哥哥出差去了,就只跟自家老爸老媽打了招呼,這下,死,定,了!

婁博蕭微微勾起脣角,俊美的面容上露出了一個迷人的笑容,在婁秋語看來,根本就是死神的微笑!

“看來我妹妹真的長大了,有什麼事已經不需要哥哥插手了。”那略略惋惜的語氣若非不知曉的,肯定會真的以爲對方是個多麼善解人意多麼好的哥!

“哥,我這不是見你忙,怕你分神,這不就沒敢告訴你!”婁秋語立刻彎腰討好。

婁博蕭收了臉上的笑容,大步走向安然,“我不管你是怎麼把她騙到這裏的,但,要是她出了什麼事,由你承擔!”

安然倏地眯了眼,這人也太霸道了點。

婁秋語立刻走過去,“那個,哥,這件事跟然然沒關係!”

安然一臉事不關己高高掛起的神情,看都懶得看婁博蕭一眼。

“哦?有了朋友,竟然還學會頂撞哥哥了?”婁博蕭恢復了那份似笑非笑的表情,看着很是滲人。

“別這樣了,我很快就會回去的。”婁秋語只能夠軟了語氣,自家哥哥總是吃軟不吃硬,要是硬碰硬,她肯定死得好慘的!

“兩天!”冷硬地開口,無情的話語。

先婚後愛,狼性總裁花樣寵! 婁秋語癟了嘴,“這也太少了,然然在這裏一個人好孤單。”

“一天半。”

安然只能夠出言,“秋語,你要不跟你哥回去,我一個人在這裏挺好的。”又不是沒住過校,況且這樣,還挺自由的,一個人用一間屋子,算算房租,才兩三百一個月,多划算啊!

婁秋語猶豫地看着安然,想說點兒什麼,卻被自家哥哥橫了眼,只能夠委委屈屈地說道:“那,那然然先在這裏住着。”說着,她跨了一步,靠近安然的耳邊,用只有兩個人才聽得到的聲音說道:“我哥出差了,我就回學校陪你。”

安然忍不住勾起了脣角,秋語實在是太有趣了。不過笑到一半,就看到那個冷麪的哥哥正用很危險的眼神望向她。

“好了,哥哥,我們走。”自己的目的達到了,婁秋語便放開了安然。

安然無奈,“你先回去。”

婁秋語用力地點點頭,“哥,走了。”說着,她衝安然眨眨眼,率先出了寢室。

安然失笑。

婁博蕭跨步走到她身邊,低下頭,學着婁秋語的模樣,卻用了不一樣的語氣,“我不知道你到底有什麼目的,但要是讓我知道你有半點的邪惡居心,我不介意先排除這個危險。”

安然猛地顫抖了一下,婁博蕭的語氣如此地陰冷,讓她有種被毒蛇盯上的感覺,根本不似面對婁秋語的樣子,不過不等她反應過來。

婁博蕭和婁秋語已經走出了門外,遠遠地還傳來兩人的談話。

“哥,你跟然然說什麼呢?”

“不過是讓她照顧你,還有什麼?”語氣溫和,讓安然有些恍惚,似乎之前的感受是一種錯覺一樣。

一天的忙碌,讓她有些累了,正打算關門睡覺,就看到一個身着淺紫色衣衫的女孩嘟着嘴氣哼哼地吵着她的方向走來。

她不是一個好奇心很重的人,便下意識地關上了門。

“啊,讓我進去!”

安然一愣,便讓女孩走了進來。

“你是?”

“若藍,你的室友!”

安然客套地笑笑,“你好,我是剛剛搬進來的。”

若藍上上下下地打量着安然,“我知道你,你就是那個旁聽生!很厲害啊!”

安然看着這個直率的女孩兒,不禁生出了一分好看,“沒你說得那麼誇張了。”

孫郎顧 若藍一擺手,“別謙虛,啊,對了,咱們快點把門關上!”

安然疑惑,卻還是點頭,“好。”

做完這些後,安然回到自己的鋪下,卻看到若藍一個人小心翼翼地從門的小縫偷看外面的場景。

“你……”安然正打算詢問,在看到若藍做出了一個“噓”的動作之後,立刻噤聲。

“咚咚咚!”門外響起了敲門聲。

安然迅速明白了,對於小丫頭的鬧騰有些無奈,竟然生出了一種年輕真好的想法!

“藍藍,我知道你在裏面!”敲門聲很快停止,門外響起了一個冷峻的聲音,帶有磁性的男低音,聽上去頗爲舒服。

若藍撇撇嘴,不答話。

安然自然沒有管閒事的想法。

“給你三秒鐘!”外面的聲音又想了起來。

若藍吐吐舌頭,切,嚇唬她,真當她是嚇大的啊?

不過,念頭剛一下去,就被人抱在了懷裏。

安然驚訝地看着這突轉的情形,眨眨眼,更加糾結這宿舍的管理實在是太鬆懈了啊!女生宿舍進入男生不說,管理員竟然還給了他鑰匙!

“你放開我,你這個四面癱!”若藍使勁地推開他,口裏罵罵咧咧的。

男人微微一使勁,就以公主抱的姿勢若藍抱進了懷裏!

“放開我!安然,快救我啊!”若藍立刻撲騰起來,公主抱什麼的最丟份了啊!

“以後再聊!”男人留下四個字,便轉身離開。

安然看着這戲劇性的一幕,不知道該如何反應,回到自己的牀前,收拾收拾一番,就準備睡覺了。

“安然,開門!”誰知道才躺下不一會兒,又想起了聲音。

安然扶額,只能夠起身,打開門去。

“你怎麼回來了?”安然看着一個人的若藍,瞥了瞥她身後,沒發現之前的那個男人,有些驚訝。

若藍大步走進寢室,“我把他甩了!”頓時霸氣側漏!

安然輕笑一聲,“這樣啊,那你回來是?”

“睡覺!”說着,若藍已經躺倒在了安然的牀上,拉上被子,蓋住了頭!

喂喂,你睡了我睡哪裏?安然無言地看着某位鳩佔鵲巢的人,本想要將若藍趕走,在看到對方已經沒了一點動靜,雖然明顯是假裝,也只能夠任命地去撲秋語的牀。

在她揹着的地方,若藍拉下了被子的一角,透過那小小的一塊兒,臉上泛起了偷笑,心裏卻覺得這人還是不錯的!

不過她還有任務在身上呢,現在只能夠按兵不動了!唉,那個面癱真是的,差點兒壞了自己的好事。

不過,幸好自己還是給他解釋了,所以才能夠得到自由身啊!

安然將牀鋪好之後,關上了燈,便睡覺了,一點也沒有察覺到若藍的小心思。

在安然不知道的情況下,情勢似乎發生了很大的轉變!

婁秋語一早便來到了寢室,就想看看安然過得怎樣,想她真是好可憐,好不容易都偷跑出來了,還被自家哥哥抓住,真是好慘好慘,簡直是慘絕人寰!

“秋語?”安然此時也已經醒來,有些驚訝地看着開門進來的婁秋語。

誰知婁秋語完全將自己的目的忽略掉了,而是看向了睡在安然牀上的若藍!

“你來這裏幹什麼?”婁秋語上前幾步,語氣很是不好。

若藍伸伸懶腰,昨晚睡得還不錯,雖然沒有自家的牀軟和,但佔着別人的牀總有那麼一種特別的爽勁兒,只是,清晨便遇到了這樣一個人,實在是掃興。

她沒理會,拉開被子,就打算下牀。

“我不管你有什麼目的,我警告你,別想傷害然然!”婁秋語滿臉的凌厲,與平時那份天真爛漫截然不同!

若藍瞥了她一眼,“呵呵,這是你能夠管得着的嗎?”

“你!”婁秋語詞窮,只能夠拉着安然到一邊。

“然然,你聽着,千萬別離她太近了。”婁秋語一臉謹慎地看着若藍的方向。 安然皺眉,“怎麼了?你認識她?”

婁秋語搖頭,“若藍的專業根本就不是服裝設計,但她的成績非常地好,之前那個比賽她得了第三名,我估計她就是因爲嫉妒你,纔來的這裏!所以,你一定要謹慎啊!”

安然若有所思,搖搖頭,“她原來就住在這個寢室的啊,你想多了。”

“我們進來之前根本不知道這裏的室友是誰,所以也不敢保證是不是她!總之,安然,你一定要謹慎一點!”

安然只能夠點頭,“好,我去洗漱,等下去上課。”

婁秋語有些低落地坐在安然的牀上,一邊謹慎地盯着若藍,一邊給她警告的眼神。

安然洗漱完之後,便去了教室,不曾想,若藍還真的跟在了她的身後。

葉霜落見安然和婁秋語來了,衝他們揮揮手。只是在看到她們身後跟着的若藍,眼裏閃過莫名的神采,她來做什麼?

婁秋語見着葉霜落,心情好了一些,拉着安然快步走了過去。

Wωω ¸ttκǎ n ¸℃ O

About the author

jingshenxianxiangxue:

0 Comments

Would you like to share your thoughts?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

發佈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