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里爺爺,這裡其實並不是魔神冢是嗎?」墨九狸看著百里老頭兒問道。

「百里爺爺,這裡其實並不是魔神冢是嗎?」墨九狸看著百里老頭兒問道。

2020 年 10 月 25 日 未分類 0

「誰說不是?這裡其實就是魔神冢,不過現在你們所經歷的不過是我在魔神冢的入口處設置出來的,是專門給你準備的!至於真正的魔神冢,他們是進不去的,只有哪兩個小子才能進去……」百里老頭兒看了眼光幕中的帝溟寒和魔紫皇說道。

「我不能去嗎?我也是修鍊的黑暗屬性……」墨九狸聞言說道。

「哈哈哈哈……丫頭啊,放心吧,進入魔神冢對於他們兩個只有好處沒有危險,所以你大可以放心……」百里老頭兒以為墨九狸擔心帝溟寒的安危才會那麼說的,其實墨九狸不過是對於魔神冢好奇罷了,而且也是因為擔心帝溟寒,不過她也沒有解釋。

「好吧,百里爺爺,那你現在可以告訴我,你到底是誰了嗎?為什麼之前到現在,你都幫我提升實力呢?」墨九狸看著百里老頭兒問道。

她再遲鈍現在也知道百里老頭兒是在幫助她了,可是她卻連對方的身份都不知道,心裡自然是好奇的……

「嗯?你沒想起我來嗎?」百里老頭兒看著墨九狸皺眉的問道,他的意料中,墨九狸接受那些畫面之後,雖然不能全部解封,但是起碼以著墨九狸晉級后的實力來看,她起碼會解封記憶的七分之二,沒理由不記得自己的啊!

「想起你?百里爺爺,我沒有失憶啊!」墨九狸看著百里老頭兒無語的說道。

「我知道你沒有失憶,但是你的記憶應該解封了,怎麼可能不記得我?沒有想起我呢?」百里老頭兒更加不解的看著墨九狸問道。 江離繼續說,“你去的時候,千萬不要提起你弟弟的任何事情,如果是他們奪走的,自然會主動提出來,如果沒有,全當給他們個教訓,你現在是枉生門的司少將,就算抓到你,他們也不敢亂來。”

我似乎明白了江離的用意,江離這次是故意讓我去探個風,因爲要想救小胖子,看似容易,但實際上不能打草驚蛇,一旦陰司沒有帶走我弟弟,就當神不知鬼不覺,我陳蕭發了瘋,去嘚瑟了一下。

江離果然是江離,做事都考慮的很全面。

江離看着我,伸手摸了摸我的腦袋,“你的小腦瓜子裏裝的東西可不比我少,師父相信你能在酆都城自保。”

我自然也曉得,不管怎麼說我現在可不僅僅是個道士的身份,還是枉生門的司少將,雖然是個沒什麼用的官職,但也能讓陰司的人不能隨意動我。

再加上,這酆都城還有周王妃在,光是武成王一個人,並不好壓制我。

我緊緊握着手中的判官筆和生死薄,江離開口說,“這兩樣東西可一定要好好利用,不可讓陰司的人拿走,以後陸判官還指望用這些東西回去。”

我恩了一聲,連忙點點頭,自然明白江離的叮囑用意。

我拿好東西以後,就直接在這個招待所佈置好陣法,開了鬼門一路順着來到了酆都城門口。

因爲這裏本就離酆都城近,我壓根就沒有從城隍廟走,而是離魂分離以後,就直接朝着酆都城的位置走去。

來到酆都城的城門,一手拿着判官筆,一手拿着生死薄,大搖大擺的朝着那幾個陰兵面前走了過去,剛走到大門邊上,這些陰兵赫然將我攔住,一臉呵斥,“什麼人!”

我哼了哼鼻子,一臉不屑的表情將這判官筆和生死薄拿在這陰差的面前搖了搖,“見判官筆則見判官本人,我現在就是酆都城的判官,怎麼還不讓進了?”

重生之喪屍圍城 我故意用着挑釁的口吻說,這幾個陰差臉上雖然憤怒不爽,可又無可奈何,在陰司的的確確有這樣的規定,這判官就是看筆說話,沒有判官筆和生死薄,就不叫判官,但是一旦擁有了這兩樣,陰司就必須要承認這個身份的存在。

這幾個陰差很是不爽的拱手作揖,連忙將這路給讓開,一邊還說,“恭迎判官大人歸府。”

我一聽,到也覺得有些有趣,不管三七二十一,直接就朝着酆都城裏面走了進去,我故意拿着這判官筆和生死薄,大搖大擺的哼着歌走了進去,一路上不少陰司官員直勾勾的盯着我。

原本還想攔住我,

可是看見我手中的這兩樣東西以後,都紛紛停下了動作,只剩下一臉無奈的看着我。

我一路衝進酆都大帝的府邸,連喊了數十聲,“王八蛋武成王,趕緊給你大爺出來!”

我自己都喊的差點笑出聲,不得不承認,這樣子的破口大罵起來,還真有點爽,只不過我的陣仗確實太大了,弄得四周的陰差全部齊刷刷的朝着我衝了進來。

我雖然手中拿着判官筆和生死薄,可我辱罵的是酆都大帝,這些陰差就不得不前來保駕護航了。

此時此刻,這些陰差立即說,“既然是我們的判官大人,爲何出言不遜,若是不知悔改,可別叫我們一會動手傷了大人你。”

我曉得我這次大鬧酆都城,必須要做點什麼大動靜來才行,可是傷及無辜的人,我也不想這樣做,所以乾脆就只好指着武成王的鼻子罵好了。

柯南之從聊天群開始 我立即對着些陰兵說,“你們要想我不亂說話,也可以,去通知下去,讓陰司的所有官員全部到這裏來。若是十分鐘內我見不到人,別怪我不客氣!”

我也是仗着自己拿着判官的位置,纔可以如此興風作浪,這畢竟武成王還沒出來,這裏我就是最大的官,量這些陰差也不敢不從,幾個陰差面面相覷,可是看着我的樣子沒有妥協的可能性,只好派了一隊人馬立即出發去通知各個官員。

見勢我不禁心情大好,就等着遮羞官員全部到場,我纔好大鬧一場,雖說是爲了我弟弟,可我倒覺得這樣的方式倒也是一種發泄。

不一會,窸窸窣窣來了上百人,全部將這酆都大帝的殿門前堵的可是水泄不通,這些官員自然認識我,我陳蕭的面孔不少人清楚,再加上三界武鬥決鬥的時候,更是讓不少人見到了我的真面目。

這其中一個官員立即說,“哎呀,不得了了!這!這是江離身邊的那個臭小子嘛,你們咋個可以把他放進來了,你們這些陰差還讓他胡鬧下去!”

旁邊的陰差立即說,“大人,他手中持有判官筆和生死薄,不得攔住啊!”

這些官員紛紛愣住,其中一個官員就乾脆問我,“小兄弟,你到底想做什麼!”

我哈哈一笑,立即說,“讓武成王那個狗蛋子跟我滾出來,我要跟他挑戰!不然我就砸爛酆都城,說到做到!”

這些陰司官員自然本事不在我之上,幾個年紀稍微大的官員立即就說,“武成王現在還沒回來,您要不先回去,晚點再來就是!”

重生之網絡爭霸 我搖搖頭,“那我就先砸了這武成王的狗窩。”

我赫

然踏着罡步,立即衝進了大殿內,四處一看,定眼發現還有不少好看的瓷器,我二話不說拿起手中的法劍就將這裏打的是稀巴爛。

乒鈴乓啷的聲音不斷傳來,弄得那幾個大臣連忙跑進來說,“使不得啊!使不得!這都是武成王最愛的寶貝,你要是打算了,他可是會要了你的命啊!”

我心裏一樂,“好嘞,那你說說武成王最喜歡的是什麼!”

其中一個老臣顫顫巍巍的說,“他最愛瓷器、綢緞、還有各種陽間的讀物,這大殿裏放着的都是他最喜歡的啊!”

我滿意的點點頭,“好嘞,那我就專門找這些了!謝了!”

我伸手就將武成王大殿中間那把椅子上的綢緞軟墊拋了出來,用法劍將棉花全部掏了出來,灑在地上到處都是,再轉身朝着那書架上的各種讀物,全部撕成碎片,雖然覺得有些不厚道,可是這酆都城向來不做厚道的事情,我倒也是放寬了心,隨意亂整。

不過是一會的功夫,這大殿裏面全然是一片狼藉。

“陳蕭!你在做什麼!”突然一個熟悉的聲音從我背後傳來。

我轉身一看,竟然是周王妃。

她一臉驚訝的看着我,極其震驚的看着整個狼狽的大殿,若是說起來,這事情傳出去,怕是武成王百年之內,都洗不清這恥辱了。

我樂呵呵的一笑,“武成王他什麼時候給我出來,我就停下來,他不出來,我就繼續把這砸個頂朝天!”

周王妃轉身對着這些官員說,“你們先下去。”

幾個大臣紛紛退出大殿。

周王妃一臉嚴肅的看着我說,“陳蕭,我曉得你娃膽子大,可也不是這樣做的,這武成王回來,你可不會有好果子吃。”

我嘿嘿的笑了笑,“沒關係,我就想看看他生氣的樣子。”

周王妃很是生氣的對着我說,“陳蕭!你可曉得武成王一旦回來,只要他一聲令下,你就插翅難飛!我可沒和你開玩笑,他馬上就要回來了,他今天去了附近的城隍廟巡查,這回來不過是幾分鐘的事情,你現在趕緊逃,還來得及!”

我搖搖頭,“我就是在等他呢,你先走吧,這裏沒你的事情,一會你要是呆在這裏不懲治我,你可就交不了差了!”

周王妃一聽更是對我無語,氣呼呼的朝着外面衝了出去。

我看着已經被我撕碎成狼藉的酆都大殿,不禁覺得有些好笑。

不過約莫隔了五分鐘,我就聽見外面的大臣齊聲喊了句,“參加武成王!”

(本章完) 「百里爺爺,你在說什麼啊?我根本就沒有失憶,也沒有封印記憶,什麼記得你?想起你?到底是什麼意思?」聞言皺眉的看著百里老頭兒問道。

「九狸啊,你之前在白霧中可是遇到了什麼事情?」百里老頭兒看墨九狸似乎不像是在說謊,於是想了想問道。

「嗯,遇到了!」墨九狸聞言想了想說道。

「那你可是看到過很多的畫面,應該是說有無數的畫面,你根本來不及都看才是,但是最後應該是看到一些畫面的吧!我要是沒猜錯的話,你腦海里能清楚看到的,已經解封的畫面,最少應該有八副才是,難道上面沒有我和我的名字?還有我的一些介紹嗎?」百里老頭兒看著墨九狸直接說道。

「我看到了十二副畫面,但是真的沒有和你有關的,難道那八幅畫面上的男人是百里爺爺?」墨九狸聞言看著百里老頭兒有些疑惑的問道,難以想象那幾副春宮圖上的男人是面前的百里爺爺啊。

「竟然看到了十二副畫面,九狸天賦果然又變強了,那你都看到了什麼?」百里老頭兒不明所以的問道。

「咳咳,那個我還是給百里爺爺,你自己看完給我講一下吧……」墨九狸聞言尷尬的咳了咳說道。

「也行,那你給我看看吧,我給你解釋一下……」百里老頭兒聞言說道。

墨九狸看著百里老頭兒笑了笑,然後把自己識海中的十二副畫面,直接用魂力傳入百里老頭兒的識海中……

「九狸啊,我跟你講,這些畫面上面所講的其實就是……」百里老頭兒一邊接受墨九狸的畫面一邊說道。

然後忽然間就沒聲了,雙眼不敢置信的瞪得很圓,小騰和小鳳看著忽然間石化的百里老頭兒,好奇的問道:「主人,他怎麼了?」

「大概是看畫看入迷了吧!」墨九狸笑著說道。

許久,百里老頭兒回過神來,看著墨九狸不敢置信的問道:「九狸啊,這就是你看到的十二副畫面?你難道不是傳錯了?」

「百里爺爺,沒有錯,就是這十二副畫面!」墨九狸十分認真的說道。

「怎麼可能會是這些啊,這到底是什麼鬼啊?我都沒見過啊啊啊啊……」百里老頭兒聞言無語的說道。

為毛跟他想的不一樣啊,為毛是這些畫啊,那上面簡直……

想到自己竟然自信慢慢的說要解釋給墨九狸聽,再想到那些話,百里老頭兒想死的心都有了……

墨九狸看著鬱悶的百里老頭兒也沒再說什麼,而是認真的看著百里老頭兒問道:「百里爺爺,你現在能告訴我實話了嗎?比起靠著畫面去了解,我更願意聽你直接告訴我真相……」

百里老頭兒聞言看了墨九狸片刻,最後輕嘆一聲的說道:「好吧,我告訴你,但是有些事情我現在能告訴你,但是有些事情我還是不能說,隨著你的實力繼續提升,你就會知道的,至於為什麼這樣,我想道理你都明白的……」 正所謂兵不厭詐,這些東西還真是從江離身上學來的,不愧是在陽間活了這麼久的人,比起江離來,我的這點小聰明顯得完全不在道上。

不過一會,就一股強大的氣場朝着酆都大帝的大殿中衝了進來,還帶着一隊陰差,手持長矛極其嚴肅的走了進來。

我連忙坐在這武成王的椅子上。

武成王氣勢洶洶的朝着裏面走來,見我正坐在他的椅子上,他更是極其憤怒的咆哮了句,“你給我滾下來!”

不過是一秒鐘的功夫,這武成王見到自己的大殿已經亂成了一片狼藉,到處都是瓷器的碎片,綢緞的殘缺,書籍的殘角,近乎一瞬間的功夫,這武成王的雙眼通紅,一股憤怒的氣焰包裹全身,緊緊捏着拳頭暴跳如雷的衝着怒吼一番,“王八羔子!你這是要翻天吶!你給我滾下來,我今天非不弄死你不可!”

我一臉挑釁的口吻說,“您這個破宮殿,怎麼就沒幾個值錢的東西,砸來砸錢,一點也不過癮!”

武成王氣急敗壞的看着我,“陳蕭,你別以爲你奪得了三界武鬥魁首,就可以如此放肆,我今天就要滅了你的威風!讓你還敢囂張!”

“愣着做什麼!趕緊給我把這個闖進我酆都城的臭道士,給我羈押下來!”武成王咆哮的口吻衝着他身後的幾隊陰兵。

這幾個陰兵雖然看着我有些拿不定主意,可看着武成王已然是動怒了,哪裏敢不照做,噼裏啪啦全部衝了過來,將我包圍住。

我一臉得意的看着武成王說,“你何必呢!你又不是不曉得,這些陰兵本來就不是我的對手,你把他們推過來,這不是讓他們送死,你倒不如自己和我來比比!”

武成王赫然舉起手示意讓這些陰兵全部退回來,這些陰兵先是一愣,緊接着也陸陸續續的退到了後面去,此時武成王一臉嚴肅的看着我,順手將一個陰兵的武器握在了自己的手裏。

這武成王憤怒不已,“臭小子,不給你點厲害,你都不知道你自己姓什麼了!”

話音一落,這武成王毫不客氣的衝到了我的面,揮起手中的長矛就衝着我刺了過來,我一個跟頭後翻身了過去,從這椅子上跳了下來,拿出赤紅寶劍,緊緊捏在手中,縱身一躍,直接衝着武成王的後背跳了去,不等他反應過來,劍刃直接砍在了他的肩膀上。

這一舉動,弄的武成王惱羞成怒,他壓根不理會自己身上負了傷,而是急紅了眼直勾勾的看着我,那是一股殺氣,恨不得將我撕碎。

此時武成王忽然露出了一絲詭異的笑容,然後看着我說,“陳蕭,你大鬧我酆都城,定然是有人指使吧,你想知道什麼?”

我心裏一沉,想着江離說了,一開始千萬不能暴露,什麼也別提,就

要想方設法的鬧騰整個陰司。

我赫然笑了笑,“我純碎就是看不慣你,就是想打你,怎麼着?”

武成王輕蔑一哼,突然伸手摸了摸被我砍傷的肩膀,不過是幾秒鐘的功夫,他身上的傷口竟然一瞬間癒合了起來,一副冷冽面容看着我說,“這裏可是我的地盤,想跟我鬥,你今天必然是死路一條!”

我無所謂的態度聳了下肩膀,對着武成王說,“咱兩的實力雖然彼此彼此,看是靠耐力打上個五天四夜的,只怕您這嬌貴的身子,可沒我扛得住。”

我身上可有兩枚靈珠子,這話我還是說的特別自信。

這武成王聽了,更是勃然大怒,雖然他是江離的手下敗將,可並不是我的手下敗將。

在武成王的眼中,我只不過是江離的一個小跟班而已,不足爲患。

“臭小子,你與我鬥氣,若是贏了,你想砸什麼就砸什麼,若是輸了,就給我當牛做馬,敢不敢賭!”武成王一副早已經蓄勢待發的模樣看着我說。

我曉得鬥氣的意思,這無論是道教還是陰司,因爲當年都是陰長生一手帶到出來的,有些東西自然是相近的,無論是道士還是陰司的人,都會練氣注靈。

而這每個人身上的氣,會隨着自己的修煉,跟着修爲上升而強大。

所以也有了鬥氣這一說法,這鬥氣也極其損耗內裏,若是遇到強大的對手,極有可能在鬥氣的過程中七竅流血,甚至是生命危險。

其實在之前的三界武鬥的決鬥的時候,我就是利用了身體裏中的道氣,將陰邪之氣破除。

道氣其實並不難理解,主要是看個人的修爲能力。

第一階段則是綠清氣,這一般是才初學道法的道士所具備的念力。但凡是修煉到了一定修爲後,則能一開始就釋放第二階段的藍清氣,第三階段是金清氣,第四階段則是紫氣,第五階段是焰火紅氣。

如果不是因爲在三界武鬥決鬥的情況下,我也不曉得,自己既然可以從第二階段,直接變成了第三階段。

見我不語,此時這武成王忽然露出了一絲得意的笑容說,“你小子不過也就是初入第三段而已,你這是不敢接招了嗎?”

我心裏一沉,我的確是才練到這第三階段的金清氣,就算武成王也是金清氣,可若是他的道行修爲比我高,也極有可能碾壓我。

這武成王在大殿內,周圍的官員自然也躲在大殿外面的院子嘰嘰咕咕的議論了起來,我也猜到這武成王不會輕而易舉的關押我,他被江離踩了臉面,自然想從我身上找回去,而我比起江離,他贏得機率大的太多了。

他武成王自然不會放過這個機會。

此時外面的大臣起先還只敢逗留在外面,不一會的功夫,就赫然全部擠在了大殿門前,一個勁的把我和武成王盯着,看着稀奇似得。

我心裏一想,就賭一賭,管他贏不贏,說是輸了,

我就繼續大鬧,說是贏了,我依舊大鬧,不管輸贏,我今天就要鬧個夠!

“好!來吧!”我立即說。

武成王略有些驚訝的看着我,他並沒有想到我會這麼爽快的就答應了他,此時此刻的武成王,很清楚我是個初到第三階段的清氣的人,要想和他這種清氣練了許久的人來說,自然而然不是對手。

加上酆都城裏自帶一股陰氣,對武成王的能力更爲保護,他在施法運功的時候,也能運籌帷幄。

豪門天價寵:最强少奶奶 此時此刻,武成王已經並不等我了,他盤腿坐下,雙手掐印,嘴裏輕聲念着咒語,不過是一瞬間的功夫,他的身上赫然就被一股清氣包裹着,最先出來的清氣竟然是黑色的,這些黑色的清氣不斷纏繞在他的身上,形成了一股天然的屏障似得,我都有些看不清楚他的模樣了。

我也乾脆盤腿坐下,連忙掐印念訣,只覺得身體裏渾身有一種舒服的感覺,從我的丹田處不懂涌竄,一點一點滲透到四肢各個經脈,不過是一會的功夫,我就能感覺彷彿自己已經漂浮在空中,極其安逸。

而武成王所斗的黑氣已經慢慢擴散了出來,慢慢朝着我撲面而來,這黑氣所帶的竟然是一股正陰之氣,並非夾雜着邪氣,大概是隻有這陰司的人,才能運用這般其妙的清氣。

這清氣看似黑暗,但實際上穿透我身體的那一瞬間,只感覺到是一股力量在侵蝕,並沒有陰邪的感覺,不過約莫過了兩三分鐘,這黑氣竟然將這個大殿全部包裹,一股強大的力量,不斷壓迫人心。

這外面的大臣紛紛議論起來,“這武成王的氣果然不一樣,竟然能恰到好處的運用這陰司獨有的黑氣,若是一般人控制不好,這黑氣則會變成一把殺人的武器,指不定變成了陰邪的東西,可以讓人在瞬間心臟麻痹,不得動彈,最後死掉!”

又有大臣開口說,“這還是第一次看見,武成王鬥氣,早就聽說,這武成王雖然在武鬥方面並不算出色,可他的鬥氣能力,一般人可是真比不過,倘若當初是和江離鬥氣的話,雖不說武成王一定勝出,但也絕對能夠大展身手。”

“這陳蕭雖然是江離的徒弟,可畢竟不是江離本人,估摸着其能力並不會好到哪裏去,只怕一會他的氣出來後,就會被武成王的氣全部吞噬掉,這……根本就沒有什麼懸念了!”

此時此刻大殿外面的大臣們議論聲也越來越多,大部分的還是不大看好我這個小道士,認爲這周武王的氣是最厲害的。

修真高手的田園生活 我微微皺着眉頭,用力的將這進入到我四肢的力量,全部集中到了胸膛,在用力釋放,不過一會,這第三階段的金清氣毫不費力的就從我的身體裏竄了出來,這清氣一縷一縷的漂浮在我的身上四周,清氣所在之處,這武成王的黑氣就不敢靠近。

“你們快看,這小子身上的清氣竟然可以逼退武成王的黑氣,他身上週圍的黑氣全部都不在了。”其中一個大臣扯着嗓子嚷嚷着。

(本章完) 「嗯,我知道你的意思!」墨九狸聞言點頭說道。

「我想你也猜到了,我如此幫你一定跟你有關係的,我本名墨百里!是你外公墨景風的暗衛,你應該知道你娘親並非神界的人了,其實你也一樣,當初你娘親來到神界歷練,認識你爹爹墨湮,然後在冥界生下了你……

可是你娘親卻不知道,她之所以來到這裡歷練,本來就是她命中該有的劫難,你外公早就算到那時你娘親有這樣一個劫難,最後推算的結果,最好是讓她離開家出去歷練,或許能避開那一劫,可惜啊……

你娘親雖然在你外公算到的日子裡面,因為你爹爹的出現,暫時避開了劫難,卻沒有想到在後來還是沒有躲過去!終於還是落得如今下落不明的下場啊……」墨百里看著墨九狸忍不住輕嘆說道。

墨九狸聽的出來墨百里的話,十分簡練,其中很多沒說大概是因為自己的關係,這也讓她心中一窒,看著墨百里問道:「百里爺爺,我娘親是因為我,才會躲不過那劫難的對嗎?」

墨百里聞言看著墨九狸,他很想說不是,可事實上確實是因為墨綵衣懷孕,才會有後面的事情的……

「九狸,跟你沒有關係,你那時剛出生跟你沒關係!」墨百里猶豫了下還是違心的說道。

「百里爺爺,你的上一次在黑暗深淵時,我和你說起的事情嗎?我那時想起了出生那天的事情,那天兩個老者出現在冥界,分明讓我娘親殺了我,說我是孽障,是不詳的,我娘親也是為了我,才會抱著我墜入輪迴,我爹爹也是因為威脅閻王,查到我娘親和我會轉世成為神主夫人和神女,所以才不惜封印實力來到神界,找到我娘親成為了神主,生下了我……」墨九狸看著墨百里一字一句的說道。

「你怎麼會記得,你分明那時剛出生不是?」墨百里聞言震驚的看著墨九狸問道。

墨綵衣抱著出生三天的墨九狸遁入輪迴,就是因為墨綵衣無論如何都要保住墨九狸的命,無奈之下聯繫了墨九狸的外公墨景風,然後墨景風算過之後,讓墨綵衣抱著墨九狸遁入輪迴,當時他就在墨景風的身邊,所以這些事情他知道的最清楚……

看到墨百里的表情,墨九狸就知道自己猜對了,她看著墨百里眼神渴望的問道:「百里爺爺,求你告訴我為什麼?」

「九狸,真的和你無關,有些事情都是命中注定,你外公擅長命理之術,本來就是被無數人忌憚的存在,加上你娘親天賦卓絕,墨族本來就是讓無數人忌憚,又不敢招惹的存在……

而你娘親的劫難,除了本身因為她命中劫難外,還因為她愛上了你爹爹墨湮,似的你娘親青梅竹馬的師兄華晨風因愛生恨,華家也早就覬覦墨族多年,而你外公和你娘親,怎麼都沒有想到,最後逼得墨族進退兩難,舉步維艱的家族, 這一聲音出現,更是讓武成王有些不大爽快,立即重新掐印念訣,表情顯得尤爲嚴肅了起來,不過是一瞬間,這武成王的身體裏赫然竄出了一股滾滾黑氣,比之前的黑氣明顯大的多,氣勢也更加可怕。

不等我反應過來,這周武王的氣直接朝着我衝了過來,這次的目的顯然還明顯,這武成王看不慣我,想專門用氣來打壓我。

一瞬間,這黑氣直接衝在我的金清氣上,一股猛烈的擊打,我身上的金清氣顯然有種心有餘力不足的感覺,不過一會,我就能感覺,我剛散發出來的幾根清氣,就被打斷的是剩下一兩根了。

About the author

jingshenxianxiangxue:

0 Comments

Would you like to share your thoughts?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

發佈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