隨着一道閃電掠過,斐烈憑空出現在衆人面前,只見他金髮披肩,面容年輕而俊朗,身形挺拔,周身金光遊離,宛若是上帝自雲端而來,那種不可一世的豪氣,令人不得不心生敬意,爲其氣勢所折服。

隨着一道閃電掠過,斐烈憑空出現在衆人面前,只見他金髮披肩,面容年輕而俊朗,身形挺拔,周身金光遊離,宛若是上帝自雲端而來,那種不可一世的豪氣,令人不得不心生敬意,爲其氣勢所折服。

2020 年 10 月 24 日 未分類 0

對於年輕天使將士來說,這張臉是陌生的,但對於龐貝家族那些老傢伙來說,這張臉無疑就是噩夢。

這是年輕時候的斐烈。

如今他們都垂垂老矣,而斐烈卻返老還童了。

更可怕的是,斐烈連羽翼都沒了,這代表着他成爲後天以來,第一個打破西方神魔修煉極限,真正窺探了先天神界的第一人!

在這種強大的威壓與力量面前,任何的挑釁反抗,都是一種幼稚的行爲。

一時間原本還聒噪不已,幻想着龐貝家族掌控天庭,做着美夢的權臣們全都成了啞巴,甚至連多看一眼斐烈的勇氣都沒有。

“是誰說本主已經沉寂,要取而代之?”

斐烈抱着雙臂,冷冷的看着龐貝家族那些元老級人物。

沒有人敢說話,全場一片死寂。

“烏瓦爾,你來說說,何爲神?”

斐烈鋒利的目光猛然落在了剛剛叫囂最起勁的龐貝家族權臣身上,冷喝道。

“神,神是至高無上的,是指引所有天使走向光明的先驅!”叫烏瓦爾的權臣道。

“很好!”斐烈笑了起來,笑的烏瓦爾毛骨悚然,那種感覺就像是被千萬把尖刀抵住了喉嚨,刺骨的疼!

“你可知神還說過,世人愚昧,不知敬畏爲何物!於神不敬者,自當泯滅於衆生!你們這些愚蠢的傢伙,不配活在天堂!”

斐烈陡然提高聲音,半空如炸雷一般,強大的創世之力隨着他的怒吼而出。

噗!

實力足足達到九翼天使的烏瓦爾當場吐血,渾身骨頭盡碎,慘死於當場。

一嗓子吼死一個天堂有名的九翼天使,這是何等的威力?

餘者無不是心驚膽顫,只恨自己太過無知,居然把斐烈當成了病貓。

“還有誰認爲我不適合做主神的?”

斐烈霸氣無雙的金色瞳孔,掠過衆人。

“老祖宗啊,你的子民正在受到壓迫,正飽受羞辱,懇請您現身爲我們主持公道吧。”

一些不死心的傢伙,開始齊齊向北方的創世神山祈禱,希望他們的老祖宗能顯靈,滅掉斐烈。

這也是他們最後的希望了,畢竟誰也不知道老祖宗到底有多大的能耐,那畢竟是先天神,也是龐貝家族最後的一張王牌了。

只有斐安東與愛麗絲知道,龐貝家族的那位老祖宗早就成了死神詛咒之劍的養分了。

“烏拉索,你們的老祖宗!”

“是時候摧毀他了,當年龐貝家族就是仗着這老不死的,壓得我擡不起頭來,今天我就要讓你們知道,什麼是絕望!”

“破!”

斐烈發出一聲怒吼,兩手醞釀出一個巨大的金色轉輪,猛地照着遙遠的神山拋飛而去。

神力之下,轉輪金光灼灼,衆人齊齊看向神山。

但聽到轟隆一聲巨響,大地晃動,天堂的神山在衆人遠眺下轟然倒塌!

神山不僅僅是烏拉索居住之地,更是先天十幾位主神亡靈棲息之地,斐烈公然毀滅神山,無疑是徹底不把光明與信仰放在眼裏了。

“看起來,你們的老祖宗似乎不打算現身了。”

“告訴你們,從現在起,天堂再也沒有上帝,唯一的神,那就是我,你們只能信仰我斐烈,以我爲尊,以我爲榮耀!”

斐烈被壓抑許久,終究是說出心中熊熊烈火般的野心。

那狂妄、囂張的聲音如雷霆般,在天堂迴響着,經久不息。

對於龐貝家族的人來說,他們是絕望的,在斐烈強大威壓下,龐貝家族的那些權臣直接當場就跪下了,集體向斐烈懺悔。

“仁慈的主神,請原諒我們的愚蠢與貪婪,我們願意向您贖罪,請你將我們驅逐出天堂,在苦寒之地流浪,靈魂永世不安吧。”

“主神,是我們錯了,再給我們一次機會吧。”

一人開口,其他人也紛紛跟着哀求了起來,一時間十餘萬龐貝家族的將士全都跪在了地上,低下他們高傲的頭顱,向斐烈稱臣懺悔。 黑色與金色在虛空對碰,兩股強大的力量擦出無比絢麗的火花,肉眼可見,兩道力量彼此消融,最後碰撞化爲了粉碎。

黑暗力量,只有最純粹的黑暗力量才能與光明一同融合、虛化!

斐烈眼中多了一絲詫異,如果沒記錯,他上次見到這種力量還是在與撒旦等地獄高手決戰的時候。

這種力量,這種純度,他再熟悉不過了。

他差點忘了一個人,秦羿!

這個所有惡作劇的始作俑者,這個讓愛麗絲背叛了他的憎惡者。

斐烈轉過身來,眯着眼看着不知道什麼時候已經護在了斐安東身前的青衫客,嘴角浮現出一絲玩味的笑意。

“來了?”斐烈負手打了聲招呼。

“來了!”秦羿點了點頭。

然後,他的左手綻放出耀眼的白光,一陣陣淨化之光,在斐安東身上游走,只是一眨眼的功夫,原本深受重傷的斐安東,頓時只覺渾身舒坦,已然痊癒。

不僅僅如此,秦羿張開雙手,如上帝一般唸誦着古老的咒語,原本那些被斐烈壓得喘不過氣來的天使們,壓力頓消,紛紛武器,站起了身。

他們雖然被斐烈給鎮住了,可光明一旦再現時,仍會本能的心向光明。

好強大的力量!

衆人被光明洗禮後,頓覺這位來自東方的神祕王者,是如此的與衆不同!

也許他纔是真正的救世主呢?

“嗯?”

“光明與黑暗,創世與毀滅,這怎麼可能?”

斐烈心中寫上了一個大大的問號。

如果他沒記錯,在斐族史上的記載中,有一條極爲重要的家族紀要,就是創世之力與毀滅之力的排斥性,是絕不能融合的。

而眼前這個東方人,左手光明,右手黑暗,而且兩種力量的純度來看,絕對是創世與毀滅無疑。

難道這只是一個謊言,力量並非不能融合,只是某位老祖宗因爲自身能力的缺失,融合失敗,這才留下了這麼一條祖訓?

這是完全可能的,畢竟進入後天期後,斐族史上,還沒有任何一位主神能融合這種力量,但如今秦羿的出現似乎打破了這個定律。

要知道這傢伙還是個東方人,從未接受過任何洗禮,未接受正統西方力量法則修煉,但卻真真切切的將這兩種力量完美的融合了。

斐烈心頭狂喜,創世之力他已經融合到了巔峯瓶頸,很難再進一步了,如果能得到毀滅之力,進行融合,會達到怎樣的一種高度?

斐烈不敢想象!

人性都是貪婪的,斐烈窺破了光明的極限,他迫不及待地想要達到一個更高的層次,那會是什麼境界,會不會真的就如同上帝一般,造物造人,擁有無窮無盡的神通,直到周天毀滅?

斐烈完全無法抑制內心的欣喜,秦羿不僅僅是他的敵人,更是他的希望所在啊。

“秦羿,你居然融合兩種力量,倒是我小瞧你了。”斐烈眯着眼,冷冷道。

“天賦這種東西不是每個人都能有的!”秦羿笑道。

“斐烈,你已經失去了人心,現在向光明自決,還來得及。”愛麗絲冷冷道。

“愚蠢的女人,你以爲憑他就能阻擋我。”斐烈冷笑道。

“可不可以,試試不就知道了?”秦羿聳了聳肩,無比輕鬆道。

“好,那我就看看你有什麼本事。”

斐烈怒火燒天,身形一展,如同一支金色的羽箭往南面的叢林掠了過去。

秦羿笑了笑,斐烈不願在衆人面前與他決一死戰,這說明了斐烈表面上無比自信,實則心中已經對他多了幾分懼意。

論實力,秦羿是遠遠不如斐烈的。

同樣他並沒有融合兩種力量的本事,秦羿只是冒着生命危險,強行用不死法印將部分創世之力注入到了丹田,形成了融合兩種力量的假象。

此時,他體內遭到創世之力的反噬,已經是無比的難受。

但他絕對不能認慫,他要賭,賭斐烈的貪婪。

在此之前,他必須源源不斷的藉着這兩種力量,與斐烈一戰,而且戰力至少得上臺面,如此斐烈纔不會多疑。

一場曠世之戰,有關於東西方巔峯高手對決,在天堂南邊的叢林中展開了。

愛麗絲等人只看到黑白金三色光澤在林子上空閃爍,每一次光芒的撞擊,都會引發天堂的一次巨陣。

原本莽莽叢林,一點點的隨着光澤消散!

秦羿與斐烈從叢林一直血戰到了西邊的天堂之海!

“秦候,你雖然融合了兩種力量,但還是太弱了,不過我得感謝你,你讓我知道自己有多麼的強大,有多麼的天下無雙!”

“看你起來,你像是有些撐不住了,可是我呢,只用四成力量,僅僅只是四成而已!”

斐烈看着口吐鮮血的秦羿,發出得意的大笑聲。

“咳咳!”秦羿擦了擦嘴角的血漬。

他已經到了瀕臨崩潰的階段了。

剛剛他動用的幾乎都是創世之力,每從創世火種中吸取一分力量,他的身體承受的力量交織反噬就會加強幾分。

他是不會死,但肉身也無法再承受這種痛苦,他的每一寸經脈,每一根骨頭都快要被撕碎,這讓他很難再使出任何的力量。

“斐烈,你的力量確實比我強大,但你是殺不死我的,不信你可以試試!”秦羿目中充滿了挑釁與不屑。

“是嗎?”

“終極仲裁!”

斐烈很討厭這種羞辱,沒有任何的保留,他手心幻化出一個巨大的金色十字架重重的轟向了秦羿。

在經歷了整整三個小時,肉身崩潰到了極致的秦羿,沒有任何的反抗,在金光中化作了流光。

“不死?沒有人可以抵擋我的仲裁,不管你是神,是魔,是人,是鬼,都只有灰飛煙滅的下場。”斐烈看着面前的流光,一拂袖大笑了起來。

他從來不相信什麼真正的不死,如果真有不死傳說,上帝還用得着沉睡嗎?這天堂還有他斐族人的地位嗎?

一切不過都是虛妄罷了!

只是可惜了,毀滅之力!

他能清楚的感應到毀滅之力隨着秦羿,一同消失了。

就在他失望之際,秦羿那虛弱的聲音,再一次從他的身後傳了過來,每一個字都是那麼的冰冷,那麼的讓人絕望:“我說過,你殺不死我!”

PS:昨晚小區停電,沒來得及更上,現在一起補上,明天見,朋友們。 斐烈對自己的力量有着足夠的自信,尤其是仲裁法則,在他的印象中,無論是神是魔,一旦被絕對的力量仲裁,無不是魂飛魄散。

而眼下,他用了四成的力量,幾乎將秦羿的肉身盡毀,原本以爲再加上一道仲裁,可以穩穩的讓這傢伙從世上消失了。

然而……

當秦羿的聲音在腦後響起時,斐烈渾身汗毛都直立了起來。

怎麼可能?

這世上怎麼可能有人能在仲裁之下還活着?

尤其是他現在可是上帝級別的存在啊!

發生了什麼?

斐烈緩緩轉過僵硬的身子,看着站在身後的那道虛影。

秦羿的靈魂在衝他微笑,那輕揚的嘴角,充滿了鄙夷與諷刺,仿若他就是一個白癡,一個小丑。

斐烈的心就像是被狠狠宰了一刀,無比的疼痛!

沒有人可以這麼戲耍他,這麼羞辱他,絕不!

“你殺不死我!”秦羿的身軀,如同涌動的泥漿一般,一點點的重塑,一點點的現出了再生的本體。

只是一根菸的功夫,他就像是變魔法一樣的重新活了過來。

“不可能,這世上根本不存在永恆的不滅!”

“受死吧。”

“光明之戮!”

斐烈被刺激了,他如同一頭猛虎般咆哮,強橫的力量催動着腰間懸掛的一把利刃,化作萬千道虛影,刺向了秦羿。

唰唰!

秦羿就像是釘板上的魚,眨眼間就再次被肢解成了灰燼!

籲!

斐烈瞳孔睜的滾圓,死死的盯着空氣中,確定了沒有秦羿的存在,連靈魂都化作碎片、虛無後,終於長舒了一口氣。

人可以死一次,不可能死兩次!

剛剛也許只是一個魔術,東方人耍的一點小把戲!

然而,他這口氣還未完全舒透,空氣微微一波動,一道虛幻的影響再次凝聚而成,秦羿那張英俊、冷酷的臉,就像是噩夢一般再次浮現。

“斐烈,沒用的,我說過,你殺不死我。”

秦羿的聲音雖然很虛弱,但拖得很長,那種陰森的語調,簡直把斐烈的魂都差點嚇出竅了。

斐烈這一生什麼沒見過,但如眼下這等奇妙,這等詭異,着實前所未見。

若非是身後那一片林子,只剩下滿目蒼夷的焦土,他都快要對自己的力量產生懷疑了?

爲什麼就殺不死這個東方人?

“不可能,不可能,你到底是什麼?”

斐烈指着秦羿的虛影狂吼着。

狂吼出擊!

各種金光力量,各種神咒在空中飛舞。

斐烈一共使出了一百三十多種不同的法子,甚至是禁咒,然而每次當他摧毀完秦羿的影子後,這該死的傢伙,總會如影子般再次出現。

“還有什麼招,儘管使出來。”秦羿冷笑依舊。

斐烈是絕望的,他停止了盲目的攻擊。

他低垂着頭,瞳孔中綻放着無比狠辣的光芒,心中充滿了恐懼與恨意,他纔是這世上唯一的神,但顯然,他自以爲是了。

以前他不相信真有神的存在,那不過是一些美妙的傳說罷了,但現在,他不得不信。

眼前的這個東方人,纔是世上唯一真正的不死之神。

斐烈口中喘着粗氣,絕望的看着秦羿。

秦羿很同情的看着他。

同時也是同情自己。

About the author

jingshenxianxiangxue:

0 Comments

Would you like to share your thoughts?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

發佈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