金子着女裝,所以,出門的時候,笑笑便幫她戴上了面紗,只露出一雙清澈透亮,彷彿會說話的琥珀色眸子在外面。

金子着女裝,所以,出門的時候,笑笑便幫她戴上了面紗,只露出一雙清澈透亮,彷彿會說話的琥珀色眸子在外面。

2020 年 10 月 24 日 未分類 0

笑笑將票子給小廝看了一下,小廝便會意的點頭,恭敬回道:“郎君和娘子請隨兒來,至於兩位小童,便請到後院的休息室裏等候吧!”

因爲辰語瞳只給金子和辰逸雪買了票,所以野天和笑笑自然不能跟着進去看,便只好聽從小廝的意見,上後院的休息室等待。

辰逸雪和金子隨着小廝進入二樓的皮影廳。

站在廳門口的時候,辰逸雪的臉色顯然不大好看。

皮影戲還沒有正式開始,但裏面已經黑壓壓的坐滿了人,有的還在交頭接耳地討論着什麼,熙熙攘攘的。儼如鬧市。

在他的思維理解裏,皮影戲套票應該是一對一的,就是一個雅室一臺皮影,斷然不會是現在這樣的一鍋端的大雜燴。周圍滿滿的都是閒雜人等,身邊充斥着各種奇奇怪怪的味道……

他英挺的俊眉微微蹙起……

金子倒是有些興奮,現代電影院去過不少次,但皮影戲卻還不曾看過呢,看看這熱鬧的氛圍,就覺得蠻有趣!

小廝瞥了一眼神態迥異的二人,低聲提醒道:“二位,請往這邊來……”

金子含笑應了一聲好,見辰逸雪還杵在原地,不由回頭看他。問道:“不想陪兒看了?那辰郎君你去後院等着我吧,把笑笑換過來!”

辰逸雪沉着臉,薄脣微抿,冷冷道:“在下還不習慣等人!”

再說休息室裏都是小廝丫鬟,讓他放下姿態去裏頭等人。大神果斷做不到!

他說完,邁長腿跟上金子的步伐。

金子瞟了他俊美的側臉一眼,脣角彎彎。

小廝帶着二人穿過中間人流擁擠的大堂,往高臺的木階走去。

金子狐疑的看了一眼,這才發現循着木階往上走,上面是一個比大堂略高一米多的廊臺,廊臺上用扇屏隔着數個雅間。每個雅間內都有配套的几榻,廊臺前是半人高的雕花鏤空護欄,人坐在雅間裏,能清楚地看到大堂正中央上映的皮影戲,雖然距離有些遠,但勝在清幽靜謐。

金子掩在面紗後面的臉頰笑意動人。明媚得就像一朵極致綻放的扶桑花。

“你定的位置,很好!”金子讚道。

辰逸雪神色疏淡,但微揚的俊眉卻在顯示他此刻內心的愉悅。他側首,拽拽的應道:“那還用說!”

小廝領着二人靠右側的雅間停下,將絹紗槅門拉開。 假婚真愛 恭敬道:“二位請,稍等須臾,皮影戲馬上就要開始了!”

金子含笑點頭,應道:“有勞了!”

辰逸雪打量了雅間一眼,收拾得十分乾淨,裏頭的几上有茶具和棋盤,兩側置放着簡單的蒲團,還算比較滿意,至少,不用跟底下那些魚龍混雜的人擠一塊兒!

金子在雅間內落座,順手摘下了臉上的面紗。習慣了平日裏的素面朝天,陡然多了一塊東西貼在臉上,感覺十分不自在。

小廝送來了煮茶用的小陶爐和清水,眼眸不經意的瞥過金子的臉頰,神色微顯訝異。

金子的美貌雖然也讓他覺得驚豔,但最重要的一點是,小廝似乎在哪兒見過金子,感覺特別的熟悉。

聚榮樓接待的大多是非富即貴的人,所以小廝也被薰染得知情識趣,添置完東西后,便躬着身出了雅間。

他垂着頭,腦中還在回放着剛剛看到金子笑意燦然的那一幕……

下了木階的時候,他才恍然想起是之前鄭公子參加繪彩賽就是畫了一幅美人圖,而那圖中的美人,簡直就跟剛剛的那位娘子如出一轍。

怪不得那麼眼熟呢!

只不過這娘子這會兒怎麼不是跟鄭公子一起呢?他鄭公子看上的娘子,豈有讓別人染指的道理?

小廝想不明白,卻也知道這不是自己可以隨意猜測的事情,便凜神,往後臺走去,吩咐那邊可以準備開映了。

燈光暗了下來,鼓樂聲響起,廊臺下的大堂也漸漸安靜。

因爲雅室在廊臺上的偏右方,所以金子的便將蒲團挪到矮几的中間,這樣一來,就跟辰逸雪靠得更近了。

大而寬的絹紗屏面上,有浮動的光影躍動,扯線木偶靈活的肢體動作躍然紙上。

金子的視線裏,除了皮影戲之外,便是大堂下,那些或低聲閒聊,或趁着黑暗調.情嬉戲的男男女女……

一側,辰逸雪靜靜的坐在她身邊,模樣挺拔而雍雅。當然,他們不是情侶,也不會像其他人那般摟摟抱抱。只是並肩坐在一起,而大神在一旁認真地爲她煮着茶。

在這樣一個安靜幽暗的空間裏,有他陪在身邊一起度過來胤朝後的第一個生辰,金子已經覺得這樣很好了。心裏滿滿的都是感動。一個並不喜歡嘈雜的宅男大神,肯陪她來看這麼無聊的皮影戲,實在是難能可貴……

辰逸雪淡漠地瞟了一眼絹紗屏上的皮影一眼,覺得這麼幼稚的遊戲,怎麼還能引來這麼多人觀看?

這些人的腦子,都不用來認真思考問題的麼?

他微不可察的輕哼一聲,將一杯新鮮出爐的茶湯送到金子面前。

“謝謝!”金子依然盯着前方,柔聲說道。

謝謝他的陪伴,也謝謝他給她的人生帶來一個新的認知,新的起點……

若不是遇到他。她不會像現在這般,認真而恣意的享受生活,享受人生!

辰逸雪兀自端起茶杯,淺淺抿了一口後,才似有若無的嗯了一聲。

皮影戲不是辰大神的菜。他果斷看不下去,但他見金子似乎挺喜歡,心裏還是挺高興的。

“三娘你先看着,在下先玩一會兒棋!”辰逸雪低沉磁性的嗓音鑽進金子的耳膜。

金子看了他一眼,點頭應了一聲好。

能陪着就好,決不能勉強他痛苦的看不喜歡的東西……

金子一邊喝着茶,一邊看着皮影戲。偶爾還會因着劇情的進展傻傻的笑一笑。

辰逸雪擡頭看了她一眼,脣角微微揚起,隨後又獨自一個人擺弄着棋局,其實也不盡是棋局,光線比較暗,他也沒有仔細研究的耐心。索性當做是遊戲一般自娛自樂。

他一會兒手執白子,一會兒手執黑子,交叉着在棋盤上落下幾枚。

大堂下笑聲此起彼伏,金子手中也捧着茶杯,笑意吟吟地盯着絹紗屏面。

辰逸雪的目光也落在屏面上。此刻正上映着求親的戲碼。

他微微一笑,收回目光,凝了金子一眼後繼續玩棋子。

我只想做藥師啊 不知過了多久,金子低頭添茶湯的時候,竟然看到辰大神所謂的棋局,竟然是用黑白子擺了他們兩個人的名字。

黑子擺着辰逸雪,白子擺着金瓔珞……

那一剎那,金子只覺得心底深處有一根弦,在無聲顫動……

而辰逸雪自己似乎也沒有料到,竟然幹出這麼幼稚的事情,這是從沒有過的事情……

剛剛一定是走神了…….

他將棋盤上的棋子一顆一顆地倒入棋盦,佯裝若無其事的端起茶杯,喝茶!

終於熬到了皮影戲演完,燈盞又重新燃了起來後,辰逸雪才舒了一口氣。

他起身,整了整衣袍,見金子還坐在原位上含笑沉思,不由開口說道:“怎麼了,三娘還沒有看夠?要不要續場?”

金子這纔回過神來,起身應道:“辰郎君沒無聊夠的話,兒是無所謂的!”

辰逸雪挑眉一笑,看着她說道:“哦,不好意思,三娘再無所謂也沒辦法了,在下只訂了一場票而已,哈哈……真遺憾!”

金子白了他一眼,撅着嘴嘟囔了幾句便要走出雅室。

“等等!”辰逸雪喚住他。

金子駐足回頭,問道:“怎麼了?”

辰逸雪彎腰,拿起几上的面紗,從容走到金子面前,一面溫柔地爲她戴上,一面嗔道:“看來三娘你的大腦一直沒有跟上趟,連面紗都可以忘……”

金子面色一沉:“…?…”

ps:

感謝小肥蕊寶貴的粉紅票!

感謝寞然回首~打賞香囊!

感謝慕枳、唐門淺藍、夜雪初霽0407、子伽打賞平安符!

推薦同組書友的一本書!

簡介:婚禮意外,劫持者竟然是他。溫舅舅深情,外甥女難擋! 「呵呵……我們來做什麼,你應該很清楚不是嗎?」黑衣老者聞言冷笑的問道。

「我不懂你們的意思,之前你們得罪了的客人,並且發誓不再找我們煉器盟麻煩,現在為何又來煉器盟?」方勁臉色難看的問道。

「發誓的人,已經被我留在府里,沒有帶出來了!而我們並沒有發誓過……」黑衣老者看著方勁說道。

「你們到底想做什麼?」方勁聞言看著黑衣老者問道。

「我們來的目的很簡單,你們煉器盟內有我們一直尋找的東西,一個七彩水晶球,聽說前不久你以收徒為名,收了一個女弟子,並且她還當眾認了七彩水晶球為主……」黑衣老者看著方勁說道。

「是又如何?」方勁問道。

「是就好,交出你的底子和七彩水晶球,煉器盟和整個柚子城都能逃過一劫,否則不管是你的徒弟還是七彩水晶球,還有你,和煉器盟,甚至包括整個柚子城,都要陪葬!這話我千年前就已經說過了……

只要你識相,交出你的弟子和七彩水晶球,我可以不計較你們煉器盟隱瞞千年的事情,並且放過你們煉器盟和整個柚子城的人!」黑衣老者看著方勁冷冷的說道。

「呵呵……你以為我會信你嗎?」方勁聞言冷笑的問道。

「由不得你不信,而且我可以告訴你,我說到做到!」黑衣老者直接說道。

「第一,七彩水晶球是我前不久偶然間所得,第二,如今七彩水晶球已經認了別人為主,縱然她是我的徒弟,我也不知道她在什麼地方!至於柚子城,你想做什麼就做吧,不是我交出來,而是我根本不知道在什麼地方……」方勁說話市故意眼神微微閃爍著。

黑衣老者眯著眼睛看向方勁說道:「是嗎?既然你說不在,那我自己找好了,最好你說的是真的,否則後果自負!」

方勁聞言沒有說話,隨著黑衣老者一個手勢,所有黑衣人紛紛散開,開始四處搜索墨九狸和七彩水晶球的下落,但是一圈下來,並沒有收到墨九狸和七彩水晶球的存在……

「大長老,沒有!」

「大長老,沒有!」

黑衣人從各個房間出來,看著黑衣老者說道。

「方勁,你別不識好歹!」黑衣老者盯著方勁冷聲說道。

「我說的都是實話……」方勁低著頭說道。

「呵呵……既然你如此固執,那就別怪我不客氣了!」黑衣老者忽然間冷笑一聲的說道。

其中兩個黑衣人身影一閃消失在原地!

方勁和方淵等人都在疑惑的時候,沒多久剛才離開的兩個黑衣人就回來了,然後兩個人的每個人手裡抓著一個人,其中一個是白衣老者,另外一個則是身穿藍袍的中年人……

「老祖宗,我們……」白衣老者看到方勁,有些鬱悶的說道,他們想跑的時候已經來不及了!

方淵等人也沒想到,這些黑衣人的消息如此精準,因為他們抓的兩個人都是方勁的直系後代, 星辰未顯,天色如黑紗覆蓋大地。

西湖湖堤的周圍開始升起了各色彩燈,微風輕拂下,猶如一顆顆明珠浮蕩在空氣中,燈影瀲灩,燦然生輝。

遊湖的人,也漸漸多了起來,一路上,皆可看到結伴同行的紅男綠女,嬉鬧調笑,熱鬧非凡。

辰語瞳和慕容瑾一行人也到西湖邊,今晚的西湖會有各色表演。有胤朝特色的舞龍獅,還有充滿異域風情的舞蹈可供免費欣賞,所以,衆人在午後歇息好了之後,便迫不及待的出來了。

西湖外頭的阡陌,秋花綻放,花田一片接着一片,迎着颯爽的夜風,微微晃盪,芳香陣陣。

“那片花海真美!”辰語瞳臉上笑意綻放,籠在霓虹光影下,卻比那花兒更加絢爛。

慕容瑾也凝眸遠視片刻,回首看着光影下站定的人兒,輕聲說道:“辰娘子在此稍等片刻!”

辰語瞳嗯了一聲,目送慕容瑾離開。

金昊欽踱着悠閒的步伐走過來,不解問道:“慕容公子去做什麼?”

辰語瞳朗朗一笑,應道:“摘花獻佛!”

金昊欽一怔,旋即聽辰語瞳打趣道:“我就是佛,將那小子從鬼門關拉回來的女佛!哈哈……”

金昊欽也笑了,心道這辰娘子還真是跟逸雪一個樣,是個奇人!

不過看那慕容公子對辰娘子的態度,也不盡然全是對救命恩人的感激和敬仰之情吧?

他凝着遠方慕容瑾採花的情景,不緊不慢的說道:“辰娘子能夠完全確認慕容公子對你,真的只有友情和感恩麼?”

“金護衛什麼意思?”辰語瞳濃若點漆的眸子噙着淺淺笑意,望向金昊欽。

“逸雪對情感是個懵懂的,可辰娘子你卻能在一旁幫他看得明白,所以纔會有今天的所有安排!”金昊欽看着辰語瞳,微微一笑,續道:“作爲三孃的兄長和逸雪的好友。在下自然是樂見他們在一起的。所以,對辰娘子今日的苦心,由衷的道一聲感謝!不過有句話叫當局者迷,旁觀者清。你能看得穿逸雪對三孃的不同,卻看不明白慕容公子的確對辰娘子你,不一般!”

辰語瞳聽完,臉色平靜無波,眸光望着遠處隨風舞動的彩燈,神思飄移。

對感情的事情,她一向看得極淡。

從小到大,她從不曾爲自己的未來,甚至將來的夫君有過任何的幻想和期盼,這或許跟前世受過情傷有關係吧?若不是被傷得那麼深。她不會選擇逃離,也就不會自告奮勇的去支援災區,更不會因爲失神而被廢墟中的殘峘砸中,魂穿胤朝……

上一世,她因爲愛情。忽略了身邊的親人,忽略了所有愛她、關心她的人,所以,重活一世,她只想傾自己畢生之力,給予她愛的家人溫暖和幸福。

至於感情,她不強求。

或許有一天遇到一個合適的。就將自己嫁了,或許一輩子這樣,也是好的!

“多謝金護衛提醒,這個問題,我會處理好的,不必擔心!”辰語瞳收回遊離的思緒。沒心沒肺的笑道。

金昊欽點點頭,應道:“那就好!”

須臾,慕容瑾便回來了,他興匆匆的捧着一束色彩鮮豔的花,根莖用帶子紮成了一束。有些現代捧花的雛形。

“辰娘子,這個送給你!”不知道是燈光的原因還是其他,慕容瑾的面容泛着一層紅霞般的光暈。

辰語瞳信手接過來,幽幽笑道:“謝謝!很美!”

慕容瑾低着頭,低聲說道:“花兒雖美,卻不及辰娘子一分!”

話音剛落,金昊欽便望向辰語瞳,一副:‘你看看,我說中了吧?’的表情。

辰語瞳神色自若,將捧花拿在手上,調笑道:“別戴高帽啊,本娘子姿色如何,心裏有底。”

“在下說的是實話!”慕容瑾擡頭瞟了辰語瞳一眼,梗着脖子說道。

“呵呵,小屁孩的話,不足信也!”辰語瞳說完,轉身往西湖邊走去。

小屁孩?!

慕容瑾一怔,旋即追了上去,辯解道:“辰娘子說誰小屁孩呢?”

“你呀……就是沒長大的小屁孩!”辰語瞳毫不客氣地傷害一個剛剛成長少年的玻璃心。

金昊欽抿着嘴,搖了搖頭,覺得辰語瞳委實……可愛!

慕容瑾還在喋喋不休地爭辯理論,辰語瞳卻陡然停下腳步,望着遠處小山坡的上並肩坐着的兩人,忙伸手做了一個噓聲。

金昊欽和慕容瑾皆安靜下來,齊齊循着辰語瞳的指尖望去。

“是逸雪和三娘…….”

“是辰郎君和金娘子……”

金昊欽和慕容瑾不約而同的說道。

辰語瞳脣角勾動,側首盯着慕容瑾,問道:“孔明燈安排好了沒有?”

慕容瑾忙不迭的點頭,回道:“在下午膳時就跟錦書說好了,讓他拿着憑據去收貨,然後跟着辰郎君和金娘子,等時辰差不多可以點燈了,就將孔明燈送過去,這天色纔剛暗,自然還未到時辰!”

辰語瞳點頭,看着二人異常和諧的背影,露出一絲欣慰的表情!

等搞定了大哥哥的婚事,再幫二哥哥物色一個,從小到大,就他最吃虧,常常受自己連累而被母親處罰,可不能輕待了他。

她握了握手中的捧花,忽然靈機一動。

辰語瞳看到路邊有個提着花燈的女孩,約莫十歲上下,應該是住西湖邊附近的。她疾走過去,拍了拍女孩的肩膀,掏出一貫錢放在她的手心裏,又指了指遠處辰逸雪和金子的背影,囑咐了幾句話。

女孩點點頭,將錢放進自己的懷裏,接過捧花,就往二人所在的小山坡飛奔過去。

About the author

jingshenxianxiangxue:

0 Comments

Would you like to share your thoughts?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

發佈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