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那當然,我們兩個人出手,肯定能讓這些土鱉好好吃驚!”俞蓉純也得意道。

“那當然,我們兩個人出手,肯定能讓這些土鱉好好吃驚!”俞蓉純也得意道。

2020 年 10 月 24 日 未分類 0

他們在佈置陷阱的時候沒少說一些過去在他們生活中都市的趣事和過去訓練中的一些事情。

他們再一次感受到了原來他們還活着的感覺,而不是在惡鬼界,成天恐慌和戰鬥中。

“宋德華大哥,你們一個晚上都去哪裏了?”王嬌蓉醒來的時候卻是不見宋德華,頓時問到剛回來的宋德華。

“沒,就是準備了些小禮物送給朋友。”宋德華笑道,接着又跟王嬌蓉和鐵戰國他們說了幾個注意的地方。宋德華可不想陷阱成爲逮捕和獵殺自己人的東西。 “不是吧?有那麼恐怖?”鐵戰國出聲道,在他們聽到宋德華說的幾個注意地方後突然感嘆。

這就是智慧嗎?居然可以不依靠力量就能將這些想冒犯他們的人嚐到苦頭?

“恩,在我們的世界就這樣。”俞蓉純道,面對強大的人,陷阱是很有必要的。

宋德華也點頭,畢竟人不可能一直盯着四周,若是一鬆懈,被對方有機可乘,損失可就大了。

宋德華現在是用頭大魂獸內丹的人,是所有四五段代理鬼差妒忌的人。他們肯會不惜代價來偷取,強奪的。

宋德華不喜歡被動,也不想面對一些突發事件。宋德華不算很熟悉惡鬼界,只好防範於未然。

“那我和鐵戰國以及吳天宇這幾天就要小心了。”王嬌蓉似懂非懂道。反正還有兩天時間了,血紅家族的第一到訓練該結束了。

“聽我的,沒錯。”宋德華呵呵道,說完閉起眼睛休息起來。在那一霎那,宋德華突然想起了徐暢聊那怨恨和不甘的眼神。

這個人可不是省油的燈呀!宋德華心道,但如今陷阱都佈置好了,等你等着他們來。

仙蹤林不缺的是什麼?魂獸!所以宋德華的陷阱中沒少抓魂獸困在陷阱中,其中就有能讓侵犯過來的人終生難忘的獸殺。

俞蓉純也哈欠着,接着學宋德華一般半躺着休息起來。這連着幾天確實忙累了。

不過現在她更想到惡鬼界中央位置去,那裏纔是主要的地方,而且俞蓉純很好奇,這個惡鬼界有什麼獨特的東西,類似女人用的東西。

最好有美容系列什麼的,這個是俞蓉純最喜歡也是目前最需要的。在這裏那麼久,俞蓉純的膚色已經不如從前白皙紅潤,取而代之的是健康黑。

俞蓉純很快就像宋德華一樣休息起來,王嬌蓉和鐵戰國對望一眼笑了。接着兩人互相各守一方,把守起來。

即便宋德華和他們說過不需要擔心,但是王嬌蓉和鐵戰國一樣,依舊不相信宋德華說的那些陷阱會有這樣厲害。

是捕捉小魂獸的陷阱他們倒是會相信有,可是捕捉代理鬼差,這個恐怕不太可能。

吳天宇也加入了守護隊伍中,帶着小吳天宇向叢林裏面走去,讓小吳天宇用鼻子開始嗅着有沒什麼異樣。

一個上午過去,四周風平浪靜,什麼事情也沒發生。而且空氣和氣候都還不錯。

期間宋德華和俞蓉純都沒有醒來過,看來兩人是徹底累了,而且如今還很放心的睡覺。

這讓王嬌蓉和鐵戰國都奇怪,難道那陷阱真的那麼厲害?居然能使一向警惕小心的宋德華放心的長睡?

“有動靜!”鐵戰國低沉的聲音打斷了王嬌蓉的聯想,此時在外面確實傳來聲音,而且不是一般的動靜。

“有多少人?”王嬌蓉感受到地面的震動,原本王嬌蓉懷疑是魂獸,可是那腳步一步一步卻是向着他們走來。

如今向他們走來的只有人,因爲在宋德華身上一直有他們想要的東西,只是他們不知道這東西早已經被他們幾人分開服用了。

“不知道,感覺對方實力很強,而且數量多。不然他們就不會這樣明目張膽過來。”鐵戰國的心智也不是一般,很快就推斷出數量。

“鐵戰國,我們被包圍了。”吳天宇帶着小吳天宇從一邊竄了進來,臉色緊張。

“多少人?”鐵戰國問道。現在他最關心的就是這一點,和宋德華一起的日子,鐵戰國學習了不少東西。好比要先知道敵人的實力,才能更好的讓自己做出變動以對抗敵人。

“估計有四五十個,我們整個圈子都被包圍了。”吳天宇道。他不敢靠對方太近,在遠處觀看,根本就沒有準確數字。

“可惡!”鐵戰國拳頭緊握。眼看風平浪靜,想不到還有兩天時間卻還要面對這樣的戰鬥。

難道會因爲這一次而死去嗎?對方那麼多人,不得不讓鐵戰國懷疑他們的“旅程”到這裏就結束了!

“都是些什麼人呀!”王嬌蓉驚訝捂嘴。那原本圍剿大魂獸的人幾乎都死絕了,那裏還有人?更別說四五十個。

後面趕來的?但也不可能一來就將他們的位置定準了。

“應該惡鬼界軍隊裏的人!”吳天宇看到惡鬼界制服,清一色的大白色五段代理鬼差和四級代理鬼差服裝。

爲首的是個大紫色,卻是五段代理鬼差隊長。

“惡鬼界軍隊……”那對抗外惡鬼界侵入和維護惡鬼界平衡的軍隊。

“落大哥!這就是那混蛋的藏身的地方。你只需要讓你的士兵到四周搜索一番就能找到了。”徐暢聊內心那個高興。

不知道是不是上天眷戀他,居然在他們離開後不久,在仙蹤林外遇見了落天津,一個巡邏小隊長。

是徐暢聊他親哥的兄弟,當下不甘心的徐暢聊便直接找到落天津,並要求落天津幫忙。好處就是內丹,一人一半。

“暢聊,這個你放心,你的事就是你老哥哥我的事,誰讓你大哥是我兄弟?哈哈”落天津大笑。

這事對他來講並沒壞處,因爲可以獲得內丹,而且還可以讓徐暢聊他哥欠自己一個人情,這個可是一石雙鳥的好事。

“那就靠落大哥了!”徐暢聊笑道,接着得意的看了眼韓少功。

今天他們會因爲自己而沾光,雖然自己自作主張將半個內丹讓出去,但總比什麼都得不到的好。

而且落天津帶了他的巡邏小隊來了,一共四十三個人,三十九個四段代理鬼差,剩餘是五級代理鬼差。

這樣隊伍不謂不強大,對付昨天遇見的那個小子絕對沒有問題。勝算無比大。

韓少功沒有徐暢聊那麼樂觀,正一臉沉重的看着那正得意的徐暢聊,心想這次別害死他們纔是。

那人很強大,原本韓少功就不應該跟過來。可是當韓少功看到落天津這個隊伍,心中卻有了幾分僥倖。也許真的能將那個人殺死,然後他們就可以獲得內丹了。

在惡鬼界,需要的就是強大修爲,自己不強大,那麼就是走在大街上被人欺凌也算是自己活該。

只是當韓少功重新站在這個地面,看着濃密的草木樹林,心中說不出的有重恐懼感,他只希望自己這種恐懼感是錯誤的,不然……

“兄弟們,直接進去,見一個逮一個,反抗着,殺!”落天津直接下令。

如今他的四十多個手下已經包圍了這個接近千米大圈子,只需要地毯式潛進和搜索,就是魂獸蛋他們都不會放過。

“怎麼辦!”王嬌蓉和鐵戰國他們來到距離落天津不到四百米的草地中,眼看着他開始指揮部隊開始向他們圍殺過來。

“該死的!居然真的是軍隊!”鐵戰國雙手捶打。惡鬼界中能成爲惡鬼界軍隊的人都是精挑細選出來的,實力都不弱。

這放眼去每一個也都是裝備精良,全部身穿白色鎧甲,但那鎧甲,鐵戰國要攻破都很難,因爲那是一種白地魂獸身上的鱗甲製作而成,只有惡鬼界軍隊纔有。

“四十多個!”更可惡的是人數還那麼多,而他們這邊才五個。

“走!去叫醒宋德華,我們找個兵力薄弱的地方作爲突破口,直接從那裏突破!”鐵戰國下令道,如今只有硬闖出去了!

“恩!” 老夫少妻的互撩日常 王嬌蓉和吳天宇重重點頭,他們看到那士兵身上的白色鎧甲都已經心生懼意,在他們身上有着無數殺戮後遺留在身上的殺氣,所以格外嚇人。

每走一步,讓王嬌蓉感覺就逼近自己死亡一步,這種感覺很強悍,對上那些士兵嚴肅,無表情的臉就更讓人害怕了。

“咻!”

“咻!”

“咻!”

……

在王嬌蓉他們轉身準備離開的時候,只見在他們剛剛看去的前方突然發出百多道凌厲的破空聲,瞬間而去,凌厲至極!

“怎麼了!”鐵戰國以爲是對方開始攻擊,連忙撲上去將王嬌蓉和吳天宇按倒在地,俯下身子張望。

可是,他們只聽淒厲的慘叫聲,卻是剛剛那軍隊方向發出來的。

聽到這些聲音的時候,鐵戰國的內心第一反應就是驚喜,是的,沒有比這個更令他感覺到驚喜的。難道有人幫忙對方那些惡鬼界軍隊?!要是這樣就太好了!

“不對!”鐵戰國第一個半俯身子看着軍隊那邊,只見地上已經倒下十多個士兵,每一個身上都插滿了不知道什麼製作的長矛,只見每一根長矛都插入了那身穿白色堅硬鎧甲的士兵身上。

更令鐵戰國震驚的是,四周並沒有其他人,除了那正對面一臉恐懼的人以外,就只有地上那剛剛被刺死的人了。

“究竟是誰?”鐵戰國一個人也發現不了。在四下觀察留意後最後才突然想到一個問題,是宋德華說的陷阱嗎? 剛剛那種凌厲破空聲,和地上已經死去的十多個強大的五段代理鬼差都是宋德華和俞蓉純昨晚做的陷阱?這也太強大了吧?!

“鐵戰國,怎麼回事?”王嬌蓉擡頭,見四周變的平靜,她的心也頓時變的忐忑不安起來。完全搞不清楚現在是什麼狀況。

吳天宇也一樣,不過他卻站起來四下看着,當看到地上的十多具屍體後卻是驚訝無比!剛剛還殺死騰騰的士兵,死了?

“應該是宋德華大哥的陷阱發動了……”鐵戰國也有點不相信,當他眼睛在看到另一棵大樹上正密密麻麻有着一排綠色的長矛時,鐵戰國確信了。

“宋德華大哥的陷阱!”王嬌蓉捂嘴,難道真的?!

“怎麼回事!!”落天津憤怒看着地面那十多個自己士兵,就這樣死了?瞬間發生的事情,到現在他腦子還有點蒙。

十三個,全部身上插着長矛,最少兩根,倒地的時候還有幾個會動幾下,現在全部都不動了,已經死了!

徐暢聊和韓少功震驚的看着眼前一幕,什麼時候還見過這樣的場景?撲面而來的綠色長矛,破空聲起的時候已經插入了眼前這些白色鎧甲身體內。頓時奪走了他們的生命!

“混蛋!讓士兵全部集合!老子要踏平這裏!”落天津憤怒多手下道。

原本想來對方纔幾個五段代理鬼差,怎麼可能是自己士兵的對手。所以想慢慢玩,現在看來要猛攻才行。直趨而入,遇到什麼殺什麼!

“是!”身邊的士兵後背冒冷汗道。什麼時候他見過這樣的場景?簡直就是一場屠殺!在他們惡鬼界,在他們軍隊,也就只有和別的惡鬼界發生大戰纔會這樣批量死人。

可是,現在卻發生在這裏?傳出去,這將是他們的奇恥大辱。

“我要殺了他們!”落天津一拳將身邊的大樹直接毀滅,渣都沒剩!無比的憤怒,濤天的憤怒。

要不是看到眼前十多具屍體,和那詭祕而有凌厲無比的長矛,他肯定第一個撲上去,見什麼殺什麼。屠儘裏面的人!

可是,憤怒還沒讓他這個隊長失去理智。他知道,要報仇,只需要在捉到之後,而在這之前,自己就該冷靜分析和麪對着接下來的戰鬥。這是戰鬥!

“人齊了沒有!”不到半分鐘,只見四周陸續有人直接出現在落天津面前,那一個一個都是訓練有素的士兵,是他的士兵,過去征戰沙場,如今保家衛國。

“齊了!將軍!”士兵道,剛剛慘烈讓他們也充滿了憤怒,尤其是看到地上的十多具屍體,那是恥辱!

“好!拿出你們的真實水平,給我踏平前面的叢林,見什麼殺什麼!”落天津憤怒道,臉上猙獰看着王嬌蓉他們的方向。

“是!”士兵道,身上白色鎧甲齊刷刷響起,接着他們整齊向王嬌蓉他們的方向走來,殺氣騰騰。

“戰國,我們要不要去叫醒宋德華大哥!”王嬌蓉緊張道,眼前這些惡鬼界士兵可是來真的,從他們憤怒的臉上可以看到他們這次是來硬來。

不是對宋德華的陷阱沒信心,而是眼前這些人所帶給王嬌蓉的視覺衝擊太大,而且他們本身就是強大的存在,王嬌蓉不敢冒這個險。

鐵戰國沉默看着眼前步步接近的士兵,內心一樣震撼,感受到他們因爲憤怒而越發強大的氣勢,鐵戰國甚至也有王嬌蓉的那種想法。先叫醒宋德華大哥,只有他醒來,那麼接下來他們才知道該怎麼做。

可是看到宋德華和俞蓉純那一副輕鬆睡覺的模樣,鐵戰國內心更多的卻是相信了宋德華。因爲太自信,所以他相信宋德華一定想過這種情況,而他能睡的那麼自然,肯定是沒什麼問題,或者說,對陷阱有十足的信心。

“不需要!”鐵戰國最後還是相信宋德華,在看到宋德華睡覺的那一刻,看到宋德華輕鬆的那一刻。既然宋德華大哥都那麼有信心,鐵戰國自然就更該有信心。

何況鐵戰國要成長,而不是一有什麼情況就需要宋德華出面解決,所以鐵戰國也在等待機會,等待證明即便宋德華某一天不在了,他鐵戰國依舊能保護王嬌蓉,保護自己。

王嬌蓉看了看鐵戰國,最後也沒再說話,在王嬌蓉的內心,其實也選擇了相信宋德華大哥,只是自己硬是不相信在他們面前強大的惡鬼界士兵會被宋德華大哥的陷阱殺死。

吳天宇沉默不語,他話不多,但是他和王嬌蓉他們一樣,選擇了相信宋德華大哥,現在他則想看看這陷阱的威力究竟又是如何。

“大家小心點!”帶頭的士兵先開口道。剛剛那突然就發射出來的長矛依舊讓他有顧忌。

要不是親眼看到,他也不相信就那綠色長矛居然能穿透白色鎧甲,這種鎧甲防禦力並不差呀!

可是領教過魂獸防禦強大的宋德華早就算計好這一切。長矛只是魂獸的肋骨所造,本身倒也沒什麼,可是在衝力下,那麼長矛的殺傷力則提高了萬倍都不止。

強力衝擊,就是一個人的,在萬米高空中墜落在地也能砸成一個大坑。這就是力量的倍增,這就是衝擊力。

長矛的尖銳和本身的堅固,再加上力量和彈射,射穿士兵身上的鎧甲也不是難事。

前車之鑑,現在士兵們雖然憤怒,殺氣騰騰,但是他們也在小心謹慎。上過陣殺過敵,這一切都默契的讓他們保持隊形慢慢前進。

“啊!”即便他們小心謹慎,可是怎麼能防備宋德華這種接近天然僞裝的陷阱。此時只見有兩名士兵被一塊大網網住,吊在半空。

看來是踩到地買的陷阱了!鐵戰國仔細的看着,宋德華的東西很多他都需要學習,就如剛剛那個突然就在地面上升起的網,恐怕鐵戰國走過去也是這個下場了吧。

怪不得宋德華和俞蓉純睡之前在警告他們這些地方不能來,若不聽宋德華他們話,那麼這陷阱就不是對付別人,而是對付自己人了。

“快! 捉妖女皇:偷心貓君 將他們放下來!”落天津見勢忙道。他的士兵都是三段代理鬼差,此時他們兩個被吊着的戰士卻是撕不開那個網狀的東西,那就證明那東西有古怪。

恐怕遲則生變。剛剛那長矛攻擊的恐怖和必殺已經證明對方不是什麼善類,而是生殺果然的人。

此時自己的兵被網,落天津纔不相信只是被網住,困住那麼簡單。

“咻!”

“咻!”

“咻!”

……

果然!

當落天津聽到破空聲的時候頓時整個心都提到喉嚨口,那個設置這些東西的人果然不簡單!

“咻!”

黑色的東西,如長矛一般,是箭!直接從茂密的樹林裏面直射出來,看不到源頭,但是那射出來的箭矢卻是極速有力,瞬間就射中了那本網中的兩人。

連哼一聲的機會都沒有,兩人直接萬箭穿心,死了!

“混帳東西!”落天津大怒,眼看着自己的手下一個一個死去,可是現在他們連對方的人影都沒看到。

沒有這樣狼狽過的落天津甚至有了撤退的心思,他是隊長,上過戰場。也知道在不瞭解敵人前貿然進攻後果很嚴重。

就像現在一樣,自己是毫無還手之力,而且還不斷損兵折將。

徐暢聊和韓少功他們在後,落天津也不想就這樣死嚥了這口氣,所以落天津還是選擇繼續前進,即便剩下一兵一卒,落天津也要看到裏面的人!

以他落天津五段代理鬼差的實力,落天津要報仇應該不難,那麼自己死多少人,落天津就將對方的屍體拆成多少份。

那個人,裏面的人都該承受這樣的後果,誰讓他們殺了自己的兵。

“散開!”士兵都還在驚愕中,落天津直接下令,散開可以儘可能的減少自己的傷亡人數。

“你們將魂獸全部釋放,在在最前面!”落天津對着另一邊的代理鬼差們道。

一般的隊伍陣型都是代理鬼差在前,魂獸在後。

大家都知道落天津的意思,雖然十多個代理鬼差想到落天津的命令是下下策,可是對比剛剛已經死了十多個四段代理鬼差,他們是不能有異議的。

當下四周憑空就多了十多頭魂獸,有大有小,全部走在最前面,走的謹慎小心。

魂獸對於這種陷阱類的未知危險有預知性,當感受到危險時的反應也比人要快。這些都取決魂獸一路來的各種野蠻戰鬥。

不過它們在前面,同時就預備着做炮灰的命運,魂獸一死,代理鬼差也就失去了利用價值。

當落天津下命令的時候大家心裏都已經有底,此時召喚出魂獸的代理鬼差們心灰意冷,估計這一戰,註定他們全部都將成爲廢人。

“小心了!”士兵們全部分散開去,小心翼翼。

一次上當是因爲不知道,第二次是不小心。但這是第三次,所以他們若再沒提高警惕性和珍惜自己生命,那麼就只能證明他們只有送死的份。 但是他們都已經領會到了其中的危險程度,所以他們現在連走路都要先試探性的用武器在地面比劃幾下,生怕下面有剛剛那中從下而上,吊在半空的網。

這些是困住他們的東西,更恐怖的則是那些破空而來的長矛,箭矢。那些都是奪取他們性命的東西呀。

“戰國,他們似乎都更加小心謹慎了,怎麼辦?”眼看對方越發的逼近自己,而且小心翼翼,王嬌蓉緊張道。

“你們還記得宋德華大哥和我們說過的不可逾越的範圍不?”鐵戰國道,這個問題他早就在思考了,對方還有三十多人,這個數量足夠痛宰他們幾個人。

“記得!”王嬌蓉和吳天宇同聲道。這關係到性命的東西自然不能忘記或含糊掉。

“那就好!現在讓小鐵戰國它們出動。即便再小心,可面對混戰的時候,就由不得他們了!”鐵戰國笑道。

雖然不知道宋德華大哥在這附近有多少陷阱,但是對方不去觸動,那麼再多的陷阱都沒用。

如今鐵戰國就是要利用自己的魂獸去讓眼前的士兵們去主動觸動。那是他麼自己在找死!

“恩。”王嬌蓉點點頭,頓時明白鐵戰國的意思。接着王嬌蓉摸着小王嬌蓉的頭,對着其點頭後,小王嬌蓉直接和小鐵戰國它們一起沒入了草叢中。

小王嬌蓉小鐵戰國他們採取的方式也很簡單,直接衝着他們而去,只見那原本安靜無比的四周突然開始響起沙沙聲,而這些聲音直接讓所有士兵們,包括落天津蹦緊了神經。

“來了!大家注意!”落天津大聲道,在他想來是那奪得內丹的人開始發動進攻。雖然有些擔心對方又給自己的這邊造成傷亡,但落天津更多的則是興奮。

能自己出來,那麼就免的他那麼費勁去絞殺。而且,落天津可以直接將對方捉在手中慢慢折磨死!

About the author

jingshenxianxiangxue:

0 Comments

Would you like to share your thoughts?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

發佈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