還沒等確認,人已經回到了那崩塌的空間之中。強大的毀滅之力在洶湧,整個世界就像是翻山倒海一樣,能量巨浪一層一層的。

還沒等確認,人已經回到了那崩塌的空間之中。強大的毀滅之力在洶湧,整個世界就像是翻山倒海一樣,能量巨浪一層一層的。

2020 年 10 月 24 日 未分類 0

唐宋做了個深呼吸,釋放出創世之力抵抗著周圍空間的崩塌。這裡是混沌界的中央,如果真崩了,混沌界直接完蛋,指不定還會牽扯到好多個世界。

雖然不是自己管轄的世界,可再怎麼樣也是經歷過,他是真不希望這些世界毀滅……

伴隨著創世之力的涌動,四周的毀滅之力居然被泯滅,崩塌的空間平息下來。緊隨其後,腦海多了一股意識。

他可以給這個混沌界寫入天道!

呵,這可真是個好坑。混沌界一直都不在天道管轄之內,如果他寫入天道法則,混沌界將會被併入到天道之中!

念頭一過,唐宋只是將創世之力釋放,並沒有打算寫法則。混沌界的法則其實挺好,唯一的缺陷是三族應該分開,減少往來…… 最終還是被鉉衣這個傢伙給逃掉了,他這類似瞬間移動的術法實在是太變態了,就算我們想要攔住他也來不及。可惜風水陣法失效的這個時間點被他給抓住了,真的是太巧了。

陳柏皺着眉頭,一臉無奈,嘆了口氣走了回來。他也沒辦法,誰能想到在這關鍵的時刻風水陣法竟然正好失效了。像鉉衣這麼厲害狡猾的人,肯定不會輕易放過這種機會的。

這時候,術士界不少人都趕來了,不過已經爲時已晚,鉉衣早就不知道跑到哪裏去了。

“陳老,剛剛那股強大的氣息呢,怎麼在我們來的瞬間就消失了?”玩鬼老怪身上帶了一點輕傷,往四周望了望,疑惑問道。

很顯然,玩鬼老怪張烈穩住了術士界大多數人想要問出的疑問,大家都看着陳柏等着他的回答。陳柏搖了搖頭,說在風水陣法失效的一瞬間,鉉衣抓住機會跑掉了。

“什麼!?”他們都很吃驚,沒想到還有人能從陳柏的手中逃掉。

“那人究竟是什麼來歷,竟然能在陳老你的眼皮子底下逃走了?”楊立安沙啞的聲音中除了疑惑,還有吃驚,不敢相信。

陳柏一臉嚴肅,緩緩的回答說道:“是天羽閣的護法鉉衣,他有一招類似瞬移的術法,我也沒法子留住他。”

“什麼!瞬移?天羽閣的那個護法竟然會這種術法,怎麼我聞所未聞?”玩鬼老怪聽了之後,更是驚愕萬分,說道。

除了他之外,在場的所有人都很吃驚,很顯然他們和玩鬼老怪張烈一樣,也沒聽說過這種能瞬間移動的術法。臉上都露出了難以置信的表情,開始議論紛紛。

“阿彌陀佛,難怪連陳老都留不住他,沒想到這天羽閣的護法竟然會這等術法,不知在場的各位有人知道這術法的來歷麼,或者屬於哪派?”善妙從人羣后方走了出來,看着在場的人問道。

大家都相互看了一眼,然後都搖了搖頭,沒想到竟然沒人知道。在場的人有很多都是術士界老一輩的人,他們的閱歷加起來肯定十分的廣和豐富,要是他們都不知道的話,那世上恐怕知道鉉衣那術法的人基本上沒有了。

“都怪我,沒能讓這風水陣法再多堅持一會,給了他逃走的機會。”郭文霍有些自責的說道,帶着不甘的表情。

“郭前輩,你已經做得很好了,沒什麼好自責的,風水術法突然失效的情況,誰也沒想到。”我開口說道,覺得郭文霍不應該自責,要不是他們風水一派的人發動了陣法攻擊,估計到現在戰鬥都還沒結束,而且術士界人員的傷亡絕對還會增加。

我一說完,其他人也跟着附和了幾句,現在這種情況的確不能怪誰,不然只會讓各派的心中都心生不滿,影響團結。

“陳老,難道就連你和秦前輩也都不知道那天羽閣的護法用的是什麼術法麼?”郭文霍看向陳柏,問道。

秦筱筱搖了搖頭,說自己一頭霧水,什麼都不知道。“陳柏,你呢,有什麼眉目沒有?”她轉而問陳柏。

陳柏皺着眉頭,想了許久,過了一會纔開口回道:“我有些眉目,不過也不確定,畢竟這個術法已經失傳很久了,就連開創這個術法的門派都已經不存在了。”

“不存在,什麼意思?”

“如果我猜的沒錯,這種術法應該是要施術者在想要移動到達的地方事先留下自己的術法氣息,然後通過逆向召喚的手段,讓自己強行位移的一種術法,具體叫什麼我也忘了。而且創造這個術法的門派早就已經在上百年前就被滅門了,這個術法也隨之失傳了。我也是在百年前的一本典籍裏看到的,如果我真的沒有記錯的話,這個門派被滅門的時間,甚至還要早於上百年前,術士界與魔尊的大戰。”陳柏拼命的想要回憶起當年的記憶,皺着眉頭,說道。

我們都爲之一震,驚愕萬分。

“什麼?那麼那個叫鉉衣的人怎麼會這種在上百年前就已經失傳的術法,不可能啊?”秦筱筱不敢相信,驚呼道。

陳柏也點頭說,他也覺得很疑惑,如果真的是這樣的話,鉉衣是如何得到那術法祕籍的。

“既然都沒什麼頭緒那就算了,反正這次我們術士界雖然傷亡了不少人,但也讓天羽閣付出了血的代價,我們正好也商量一下接下來的事情。”善妙大師,雙手合起,說道。

就這樣,陳老他們那些術士界老一輩的人都一起離開了,他們要去商討接下來對戰天羽閣的計劃。

剩下的年輕一輩的處理戰鬥後的一些繁瑣之事,像是什麼處理術士界和天羽閣死去的人的屍首,安置傷員治療等等,總之戰鬥雖然結束了,但事情還有一大堆要處理。

所有人都開始忙碌起來,我看着那些被擡走的屍體,心裏不由的感嘆,不管什麼時候,戰爭是最可怕的存在,不知道有多少爲之付出了生命的代價。

我握緊拳頭,對天羽閣更是從心底裏憎惡,這些戰事都是他們引起的,現在他們竟然還想要復活魔尊。要是魔尊真的復活了,那我們將面臨和上百年前一樣的情況,生靈塗炭!

自從戰鬥結束之後,我就沒再見到過肖龍,於是我問劉宇他們有沒有看到他,大家都說沒見到。我心裏納悶,肖龍這傢伙去哪了,那麼多傷員需要救治,怎麼人影都不見。

這時,一個陰沉沉的聲音從我身後傳來。“我聽我師父說,好像是醫仙前輩要到了,肖龍師兄去接他了。”

我回過頭去,聲音主人的模樣和聲音一樣,陰沉沉的。沒錯,說話的正是養鬼一派的唐思,她整個人給人的感覺還是陰沉沉的,一點也沒變。

“你說醫仙前輩到了?”我有些激動,問道。就要見到傳說中的醫仙了,我想不激動都難。

唐思點頭,說當然,她騙我做什麼。

話音剛落,我們就聽到不遠處傳來的嘈雜的議論聲,仔細一聽,聽到有人喊道:“是醫仙前輩,醫仙前輩他們來了!” 轟隆隆……

唐宋都不知道空間到底顫動了多少次,也不知道自己輸出了多少創世之力,反正源源不斷,始終都用不完。

等到空間漸漸平靜,他才將輸出的創世之力減弱。很奇怪,白茫茫的空間正在變幻,四周圍開始變成山林。只不過,空間好像被分成三個部分,山林明顯不連接,彼此間有一層薄薄的能量在蔓延。

唐宋看著不由驚奇,難道真按照自己所想,這空間劃分為三層,然後把混沌界也分成三界?

可是,他並沒有寫入天道法則,按道理說應該只是空間平息,不會帶來這麼大的影響才對。

要不,試著催動這種世界劃分?

尋思著,唐宋還是決定試一下。閉上眼,繼續將自己的創世之力輸出。當然,他極力的剋制,不讓自己有任何寫入天道法則的想法。

滋滋……

空間沒有翻騰,反而很平靜。只不過唐宋的創世之力就好像是三股冷風,正在往三個方向蔓延。形成透明的能量層,將空間劃分為三個世界。

這回唐宋可感覺到吃力了,創世之力損耗的速度比世界內提供的速度要快得多,而且他明顯的感覺得到精神力在迅速損耗。

之前世界內有混沌樹跟寒冰樹,讓他的精神力不至於損耗那麼嚴重。如今世界重組,混沌樹早就沒了。

也不知堅持了多久,唐宋實在扛不住,渾身冒著冷汗的停下來。睜開眼,四周又恢復了白茫茫的空間,只不過依舊可以看到三層能量牆。

唐宋暗暗苦笑,感覺自己有點理所當然。混沌界這麼大,靠他這點創世之力真能分裂成三個世界?

沒等細想,腦海忽然多了一股意識,唐宋愣了。眾神法寶傳來意識,說他確實可以將這個劃分成三部分,但不是三個世界,只不過用能量層割開,嚴格來說還是一個世界,力量依舊是想通的。

沒等細想,唐宋將手中的眾神法寶高高舉起,咻咻,一道道光芒從法寶飛射而出,迅速朝著四周圍飛散而去。

緊隨其後,三面能量牆在自主蔓延,空間又開始顫動起來了。

唐宋暗暗吃驚,這法寶真牛,居然還能自主釋放力量把這麼大的世界分割。

又過了好一會,空間徹底平靜了,那些飛出去的亮光重新飛回來,再次進入到法寶內。緊隨其後,唐宋感覺一股強大的創世之力從法寶流入到自己的世界內,實力正在快速修復。

神了,這法寶比之前的三叉還厲害!

難道是因為天丹的緣故?

等到身體徹底恢復正常,唐宋才釋放神念。這世界被分割成三部分,只不過彼此之間還是可以往來,條件相對苛刻而已。估摸著,需要成為大神通者才能穿梭三界。

這操作還真不錯,感覺比寫入天道法則高級很多,就如同傳說中的人神魔三界,很有意思。想來,混沌界應該也已經被分割了吧……

甩開思緒,唐宋做了個深呼吸,神念一動。隨後,身子出現一條熱鬧的街道上。

熟悉的空氣,近乎可以忽略的空間壓力,以及四周圍的高樓大廈,讓唐宋差點沒激動得哭出來。

是地球沒錯,他又終於可以回來了!

然而,剛要釋放神念去找方怡她們,一股強大的力量忽然洶湧,隨後唐宋又被吸走了。

這讓他不禁駭然,剛想掙扎,耳畔傳來聲音:「是我!」

回頭一看,後邊是個俊俏的女孩,也不知道是暮雪還是木靈。

四周空間一變,成了一個封鎖的小空間。唐宋略帶吃驚,沒想到自己提升到這地步,居然還是比不上明華界的人,實力差距依舊那麼大。

沒等細想,唐宋打量著跟前的少女,黑著臉:「你是暮雪,還是木靈?」

「暮雪!」暮雪翻著白眼,面色卻有些凝重,「你不該這麼快回來,他們會殺了你。而且,你好像得罪了一個人,殺了他的弟子?」

唐宋哭笑不得:「我完成任務,不回來幹嘛?天丹,我已經拿到了,就在這裡邊。」說話間,唐宋將法寶召喚出來。

然而,讓他驚奇的是。法寶一出現,暮雪臉色立即發白,啊的慘叫起來:「快收起來!」

唐宋愣了,也沒見有什麼異常,她怎麼這麼害怕?

收起法寶,唐宋奇怪的打量著這個少女。很長一段時間不見,似乎成熟了一些,沒了以前的活潑。

暮雪鬆了口氣,擰著細眉:「天丹與眾神法寶融合,對我們這種人來說就是致命法寶。何況我現在是分身,是個能量體,會被你吞噬。」

唐宋頗為吃驚,沒想到還能分身,更沒想到自己的法寶這麼厲害。

只聽暮雪沉聲道:「明華界已經開始動亂,他們都知道你拿了天丹。天丹,比你想象的要複雜得多,不但能修補天道法則,還能……反正你要記住,你現在擁有的這個法寶,在明華界是至高無上的。一旦你進入明華界,你就是霸主。」

唐宋嘴角不自然一抽:「什麼鬼,你們當初讓我去找天丹……」

「當時只是因為你特殊,而且你本身就擁有星標,意味著你是天選之人。」暮雪打斷他的話,「現在,情況比與之前複雜,你暫時不要進入明華界,也別讓人知道你拿了天丹。」

「那我豈不是要躲起來?不可能!」唐宋皺著眉頭,「大不了,打一場,怕什麼。」

暮雪綳著神色:「如果只是打一場就簡單了,你的實力現在也很強,而且擁有法寶。可事情並非那麼簡單,一旦打起來,無數個世界將會崩塌,包括你掌管的世界。我沒時間說那麼多,第一,盡量注意隱藏,不要讓他們知道你回來了;第二,保護好法寶,這是你獨有的神器;第三,如果可以,帶著你家人先離開這個世界,他們監控了這裡。用什麼辦法,你自己想。」

話音一落,人就消失了。

唐宋臉色發黑,心頭一千萬個草泥馬不知該往哪個方向奔騰。這特么都什麼鬼,到頭來居然還要躲躲藏藏?

當初讓自己去找天丹,說好的找了天丹之後就可以解決問題,現在居然來這麼一出,特么有意思嗎?! 不明不白的,唐宋相當糾結,完全不知道該怎麼辦。原以為拿到天丹,世界成熟,然後回到地球,一切完事。現在暮雪卻跳出來跟他說不行,而且還各種警告,搞得他心亂如麻。

倒不是擔心自己,而是擔心影響到方怡等人。畢竟,敵人可是明華界高手,可以說無所不能,實力極為彪悍。

一時間,唐宋還真有點拿不定主意。按照暮雪所說,地球已經被人監視,可他身為地球的管理員……

不對!

猛地想到什麼,唐宋雙眸迸發出精光。他現在並不是管理員,而是創世神。創世神掌管著成千上萬的世界,而且超脫了天道束縛。雖然創世神也可以掌控這些世界,卻只有創造與毀滅,很多細節其實還不如天道管理員。

那麼,只要自己給地球找個天道管理員,就能屏蔽那些人的監視。到時候就算他們知道自己在這,也沒辦法對地球下手,除非想被天道毀滅!

轉念唐宋又想,找個繼承地球的人很容易,可自己掌控的世界那麼多,總不能都找人繼承吧?那得找多少天道管理員啊,一旦開了這個頭,以後就忙著找管理員就行!

想來想去,唐宋又冒出個想法。那些人之所以能對自己下手,是不是因為自己是創世神,超脫了天道束縛?如果是,那自己把力量壓制回到天道管路員的時期,他們是不是沒辦法對自己攻擊?

嗡嗡……

眾神法寶忽然顫動,一股意念傳來,讓唐宋差點沒笑出聲。

還真猜對了,創世神也不是萬能,雖然可以泯滅天道管理員,卻不能隨便胡來。他是星標世界的掌控者,創世神和天道管理員之間可以隨便切換。當然,前提是要把力量改變,至少不能在地球使用創世之力。如此一來,敵人就算知道他回來,也沒辦法對他下手,除非想同歸於盡!

明白了這一層,唐宋做了個深呼吸,開始在自己的體內製造一個丹田,把創世之力變成天罰之力。

多虧他之前對力量本源研究透徹,要不然還真沒辦法做到。創世之力相對於天罰之力高級很多,原以為可以毀滅一切,現在想來也是有一定的局限性。

高級不見得就是萬能,低級也不見得一無是處。也許,高級更容易被探查,低級也更容易受保護……

不多會,唐宋將能量轉化成功。深吸了口氣,撕開空間跳回到地球上。

不出所料,他一出現,兩道強勢的氣息立即撕破空間洶湧而來。只是,還沒等洶湧到他這邊,天道法則就已經將對方的氣息泯滅。

勾著嘴角,唐宋沖著碧藍的天空抬起雙手,兩根標準的中指高高揚起,陽光下相當刺眼。

轟隆隆……

天空一陣悶雷,空間外明顯有力量在衝擊。只可惜,再怎麼衝擊也強不過天道法則。

創世神也不可能挑戰天道,哪怕他們超脫天道。就如同所有人原先是被控制在一個房間內,創世神只不過走出了房間,卻不意味著能毀掉房間內的規則……

很快天空的悶雷平息,唐宋的腦海傳來一股接著一股的意念。除了地球,他掌控的所有世界內都發生了法則排斥,將對方監視全都給排斥出去了。

在低級的世界,還是天道管理員最爽,創世神都不好使!

沒有細想,唐宋將神念展開,很快便找到了方怡她們。心神一動,人已經出現在熱鬧的商場內。

方怡方雅幾女正在逛街呢,姐妹倆盯著大肚子,紫晴跟陳英在旁邊。 未來天王 半年沒見,唐宋還真是激動得不行,差點沒叫出聲。

四人很快也看到了唐宋,均是露出了喜色,迫不及待的快速圍上來。互相對望,一時間竟然無語凝噎,都不知道該說什麼。

商場內好多人奇怪的看著,畢竟四個大美女圍著一個青年,在哪都惹眼。

好一會唐宋才回了神,什麼也沒說的跟幾女默契的下樓。到了沒人的地方,直接帶著方怡她們進入世界,少不了一頓溫存……

聽著唐宋訴說這段時間的經歷,眾女又是心疼又是懼怕,沒想到外邊的世界這麼危險。尤其是方雅,她總覺得,有修為並不是好事,還不如普通人。

這半年來,她們倒是一直跟著紫晴學習修鍊。方怡方雅因為懷孕在身,修鍊其實沒太大效果,也就熟練一下。反倒是陳英學習很快,已經算是入門成功了。

這半年來,地球也沒什麼大事,無非就是一些小衝突小矛盾,唐宋也沒打算去管。地球這個空間,相對來說還是比較穩定,科技沒到觸碰天道的地步,也沒幾個人能修鍊。

倒是方怡方雅肚子里的孩子動靜比較大,尤其是最近,紫晴都快壓不住孩子體內釋放的力量。

不過唐宋發現,方怡方雅進入到自己的世界之後,肚子里的那股奇怪力量就漸漸被壓制,正被創世之力吞噬。看樣子,以後她倆只能住在這了。

唐宋還發現一個非常神奇的問題,他把方怡她們帶進來,她們居然沒有任何不適應,對這裡的空間壓力也沒有反感。就好像,這裡跟地球一樣。

這不太尋常,要知道之前為了把紫晴從別的世界拉出來,那可是費了好大的功夫。現在卻這麼平靜,搞得他都有點不適應。

在世界里溫存了整整兩天,唐宋才跟陳英出來。至於紫晴跟方怡方雅,她們選擇在世界里搭建了個木屋,在裡邊修養。

回到熟悉的地球,唐宋感慨萬千。真沒想到,幾年的時間,地球沒太大改變,自己卻已經不再是以前那個特種兵。

看得出他的心思,陳英輕抿著微笑:「實力提升,格局自然就不一樣了。我想,我們也該離開這裡了,去更好的世界發展。」

唐宋回了神,點頭道:「是啊,這裡確實不太適合我們,再待下去,只會給這個世界帶來無盡的壓力。下一步,我們得好好規劃一下。」

要不要去明華界,這是一個非常嚴峻的問題。如果不去,該怎麼躲過那些高手的壓迫,總不能一直依靠天道管理員這個身份,遲早那個高手也會找到破解的辦法,畢竟對方實力那麼強…… 一聽到醫仙來了,我們幾個也都趕了過去,只見那裏已經圍着許多人。醫仙常年待在深山之中,估計術士界年輕一輩中見過他的人沒幾個,所以大家一聽到他來了,纔會這麼激動,都想要目睹一下傳說中醫仙的風采。

李慕顏和劉宇已經見過醫仙了,所以表現的比我們淡定得多。我們好不容易擠到了人羣的前面,終於是看到了從山莊外走進來的一行人。

我一眼就看到了滿臉笑容的玩鬼老怪張烈,他正和一個身材矮胖的老頭有說有笑的不知道在說什麼,那矮胖老頭身後跟着肖龍和其他四個人。

“不會吧!”我有些失望,已經猜出了那矮胖老頭的身份,估計他就是傳說中的醫仙,但這形象真的和我想象的有着天差地別的不同。

從四周其他人的臉上看到的表情,估計心裏想的都和我差不多,一樣很詫異。

“師兄,那個該不會就是醫仙前輩吧?”我還是不敢相信,回過頭去問身後的劉宇。

劉宇微微一笑,推了推眼鏡,點頭說沒錯,這就是整個術士界大名鼎鼎的醫仙:田偉光。

這時候,李慕顏湊到我耳邊,小聲的對我說道:“師弟,其實我上次見到醫仙前輩的時候,心裏想的也和你一樣,不過他的確就是醫仙前輩沒錯。

我苦笑一聲,看來俗話說千萬不要以貌取人是對的,要是碰巧在外面偶遇到醫仙前輩的話,絕對不會有人認出來,更不可能把他和大名鼎鼎的醫仙聯繫在一起。

“你們看什麼看,那多事情要做你們都做完了嗎,都散了,真是的,一點規矩也不懂。”張烈講這麼多人圍在這裏,臉色頓時沉了下來,大罵道。

大家都被張烈給嚇到了,不敢再繼續看下去,都散開了。人都散了之後,張烈臉上恢復了笑容,帶着醫仙離開了,那個笑容和張烈的平時給人的感覺真的一點也不搭。

醫仙在離開之前對肖龍說了幾句什麼,然後就跟着張烈走了,估計是要去見陳柏他們。他倆離開後,肖龍帶着那四個師弟師妹過來了。

“你們幾個也在這裏,怎麼樣,都沒事吧?”肖龍一見到我們,就關心的問道。

我們幾個都沒受什麼傷,搖頭說沒事。肖龍也沒和我們多聊,說是要帶着他的四個師弟師妹去看看在戰鬥中受傷的人,等有時間在和我們聊。

治療傷員這是大事,耽擱不得,我們也不敢和他多聊,於是他就帶着師弟師妹走了。

肖龍他們走了之後,我們幾個繼續去幫忙,直到下午時分纔回到了住所那。從昨晚天羽閣來襲擊到現在,我們是覺也沒睡,也沒怎麼休息,早就累得不行了。

一回到做所,我們都各自回房間休息了。回到房間,我躺到牀上,很快就睡着了。

等我醒來的時候,已經是晚上將近十點了,聽到外面很吵,好像是有人來我們這裏,我趕緊起來走出了房間。出房間纔看到是秦筱筱和陳柏回來了,跟着他倆回來的還有醫仙田偉光和肖龍。

李慕顏、劉宇和冰窟窿他們三個不知道什麼已經起來了,正在與陳柏一起和醫仙聊天。

見我出來了,醫仙身旁的肖龍趕緊把我介紹給醫仙,說道:“師父,這就是李啓明李師弟,陳老的三弟子。”

我也趕緊對着醫仙行了一個禮,恭恭敬敬的。“醫仙前輩,你好。”

醫仙摸着自己下巴上的一小撮鬍子,上下打量着我,然後點了點頭。“果然是玄德道長的轉世,身上的氣息不同凡響。”他的聲音聽起來有些粗狂,但語氣給人的感覺卻很和善。

我不好意思的抓了抓頭,說不好意思,自己睡着了,不知道他和肖龍來了。他擺了擺手說沒事,他就是剛好處理完了戰鬥中傷員的傷勢,然後跟着肖龍過來看看,也來察看一下劉宇的狀況。

“前輩,師兄的狀況怎麼樣?”一聽他說道劉宇的狀況,我心裏一急,慌忙問道。

About the author

jingshenxianxiangxue:

0 Comments

Would you like to share your thoughts?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

發佈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