這說明魂籠的修爲非常高。

這說明魂籠的修爲非常高。

2020 年 10 月 24 日 未分類 0

秦巖估計魂籠化靈至少有四五年了,秦巖拍了拍張迪的頭說:“趕快去西南方向!”

張迪“啊”了一聲:“什麼?莫非生門又變了?”

秦巖點了點頭:“廢話,不想死就快一點。”

張迪無奈至極,馱着秦巖又向西南方向走去。

當張迪剛剛走到西南方向,西南方向的牆壁又從生門轉化成了死門。

不過這一次秦巖卻冷笑起來,擡起頭望着塌陷的房頂說:“邪靈就是邪靈,永遠都不可能比人聰明。”

說到這裏,秦巖大吼一聲:“破!”

“轟!轟!轟!”

包房的東牆、西牆和南牆全部被炸出了一個窟窿。

原來剛纔秦巖將三張雷霆符悄悄的丟在了地上,然後在生死之門對換的那一刻念動咒語引爆了雷霆符。

魂籠驚訝無比的看着這一切。

“不知死活的東西,居然敢和我作對,我現在就送你一個魂飛魄散。”

說罷,秦巖從張迪的身上跳下來,念動咒語拍在了地面上。

魂籠發出了淒厲的慘叫聲,它憤恨無比的說:“秦巖,就是死我也要讓你們跟着我陪葬。”

魂籠的聲音剛落,整棟酒店就開始瘋狂的顫抖起來。

秦巖臉色大變,對慕容雪菡和周小雨說:“趕快把耿老師和夏老師送到外面,樓房就要塌了。”

魂籠這是準備自行崩塌酒店,和秦巖同歸於盡。

慕容雪菡和周小雨對視了一眼,同時抓住耿瑤瑤和夏雪尼,撞開窗戶從上面飛了下去。

與此同時,秦巖抓住張迪的衣領,大聲叫起來:“我們也一起跳!”

但是當張迪跑到窗口的時候,整個人都嚇蒙了:

“秦巖,你不是在害我吧!這尼瑪可是四層樓啊,我們跳下去絕對……”

不等張迪說完話,秦巖抓住張迪把他擡起來扔出了窗外。

緊接着,秦巖也跳出了窗外。

在跳出窗外的那一刻,整棟酒店“轟”的一聲塌陷了。

無數水泥鋼筋向地面上落去。

張迪“啊啊啊”的大聲叫起來,臉都嚇白了。

就在張迪的臉快要撞到地面上的時候,慕容雪菡一個蜻蜓點水,將張迪揪了起來,穩穩當當的放在了地上。

與此同時,周小雨接住了秦巖。將秦巖放在了地上。

張迪還沒有從震驚中清醒過來,雙腿一軟,“砰”的一聲摔在了地上。

他嘴裏面喃喃自語的說:“嚇死老子了。”

秦巖走過來抓住張迪的手,一把將他拉起來,笑眯眯的說:“你小子膽子也太小了吧!跳個四層樓都嚇成這樣了。”

張迪顫抖着站起來,用快要哭的聲音說:“我去!你他媽站着說話不腰疼。”

秦巖剛準備說話,周小雨飄到秦巖身邊,壓低聲音對秦巖說:“主人,你看,那是誰?”

順着周小雨所指的方向望去,秦巖居然看到了蔡薇姬。

蔡薇姬站在不遠處的一棟高樓上,正笑眯眯地看着秦巖。 蔡薇姬對秦巖招了招手,指了指東北方向,然後轉過身從高樓上一躍而下。

看到蔡薇姬從高樓上跳下,秦巖嚇了一跳。

蔡薇姬現在是人不是鬼,如果從二十多樓跳下去,絕對會摔的粉身碎骨。

就在秦巖的心提到嗓子眼的時候,蔡薇姬突然停止了下墜,一個飛旋就像直升機一樣轉過身御空而去。

看到這裏秦巖明白了,蔡薇姬此刻應該是靈魂出竅。

“她這是什麼意思?”周小雨好奇地問。

這也是秦巖正在思索的問題。

剛纔蔡薇姬伸手指向東北方向,顯然是要告訴他什麼事情,否則也不可能靈魂出竅。

只是秦巖想不明白,蔡薇姬爲什麼要指向東北方向。

莫非東北方向有什麼大事要發生。

“她應該是在告訴我東北方向有大事要發生!”

“主人,她能信得過嗎?”慕容雪菡帶着醋意說。

“她如果想殺我,前天在車上就可以對我出手。”

秦巖至今還記得蔡薇姬騙走他金牌時說的那些話:

“秦巖,你難道不想擁有我嗎?你如果放棄了,以後不可能再擁有我了。”

“秦巖,對不起,我雖然很愛你,但是我不能不這樣做!”

“秦巖,再見!我會想你的!”

秦巖在心中嘆了口氣,他不知道是該恨蔡薇姬,還是該愛蔡薇姬。他更不明白自己喜歡的是當初的假馬夢姍,還是現在的真蔡薇姬。

他很糾結!

聽完秦巖的話,慕容雪菡不說話了,她也知道秦巖說的沒有錯。

“秦巖,怎麼又是你!”一聲怒吼從遠處傳來。

聽到這個人的聲音,秦巖忍不住揉了揉太陽穴。

以前秦巖很喜歡看到唐小夢,但是現在他不願意看到唐小夢了,因爲每次發生重大案情,都會和唐小夢相遇。

而且唐小夢會找一些理由和他鬧彆扭。

“說吧!酒店爲什麼會塌?裏面砸死了多少人?”唐小夢陰沉着臉,咬牙切齒地看着秦巖。

秦巖無奈地聳了聳肩,他也不想這樣。

“事情是這樣的……”

秦巖將事情的經過詳詳細細地告訴了唐小夢。

唐小夢咬住了嘴脣,憤怒無比地說:

“秦巖,你爲什麼不把大家疏散了再破魂籠?爲什麼要讓那麼多無辜的人送死呢?”

秦巖覺得唐小夢有點強詞奪理:

“唐小夢,我如果知道魂籠化靈了,肯定會通知你們疏散人羣,可是我不知道啊!”

其實這個真的不能怪秦巖。

製造魂籠的只不過是一個小小的道徒,誰能想到魂籠會化靈。

像這種情況,魂籠化靈的概率微乎其微,如果非要數字化,概率相當於一億分之一。

而人走在大街上無緣無故被車撞死的概率是一百三十萬分之一。

也就是說,魂籠如果化靈,它的概率相當於八十個人走在大街上,同時無緣無故地被車撞死。

“你道法那麼高深,我纔不相信你!你給我等着,如果這次人數傷亡慘重,你就等着坐牢吧!”

唐小夢狠狠地瞪了一眼秦巖,立即指揮手下開始參與救援。

秦巖無奈地搖了搖頭,立即給周小雨和慕容雪菡傳音:

“你們兩個進去幫着救治一下傷員!”

周小雨和慕容雪菡點了點頭,轉過身飄進了倒塌的酒店裏面。

酒店的外牆幾乎全部倒塌了,只有內牆安然無恙。

這主要是因爲魂籠的魂鋼都澆築在外牆。

如果魂鋼也澆築在內牆,這棟酒店將變成一片廢墟。

“秦巖,你不會真的坐牢吧?”張迪拍了拍身上的土說。

“我如果坐牢,你也跑不了!”

“你還真別說,我挺喜歡坐牢的,前兩次跟着你去坐牢,那感覺真是舒爽,打獄霸懲惡徒,想想都熱血!”

聽了張迪的話,秦巖一陣無語。

轉過頭,秦巖關切地向耿瑤瑤和夏雪尼望去:

“耿老師,夏老師,你們沒事吧?”

此刻耿瑤瑤和夏雪尼還沒有從剛纔的震驚中回過神,兩個人心有餘悸地看着倒塌的酒店。

耿瑤瑤和夏雪尼同時擺了擺手,表示自己沒事。

這時,慕容雪菡從酒店裏面飄出來,手中拿着一塊印着符文的木牌。

“主人,你看,這是地藏納魂符!”

秦巖接過來仔細看了一眼,這果然是地藏納魂符。

地藏納魂符可以讓邪物在最短的時間內化靈。

這說明魂籠化靈不是偶然現象,而是有人在幕後操縱。

“主人,我猜測這魂籠不止是柳觀農一個人建造的,還有人在後面幫他!這地藏納魂符就是最好的證明!”

地藏納魂符是一種非常繁瑣複雜的符籙,屬於四等符籙。

只有天師級別的高手才能製作出來。

別說柳觀農一個小小的道徒,就是道尊也製作不出。

秦巖眯起眼睛,打量起手中的地藏納魂符,同時陷入了深思。

之前秦巖也懷疑魂籠不止是柳觀農一個人建造的,畢竟柳觀農只是一個小小的道徒,不可能擁有建造魂籠的能力。

但是通過搜魂,秦巖並沒有發現有人幫助柳觀農。

這隻能說明一件事情,有人在暗中幫助柳觀農建造魂籠,但是柳觀農不知道。

可是到底是誰呢?

秦巖擡起頭向酒店望去。

“主人,我們破掉了魂籠,我覺得幕後主使人肯定會出現,只要我們在這裏佈下天網,就肯定能找到他!”

秦巖想了想,覺得這個辦法不錯。

其實即便不這麼做,秦巖也覺得對方會找自己討說法。

突然,秦巖想到一個可能。

剛纔蔡薇姬指向了東北方向,莫非就是給自己提醒,製造魂籠的人在東北方向。

否則蔡薇姬爲什麼無緣無故地突然給自己提示。

“把小雨叫上,我們現在走!”

秦巖準備去東北方向好好看看。

慕容雪菡點了點頭,轉過身又飄進了酒店裏。

就在這時,秦巖的手機響了,是李天霸打來的。

秦巖十分好奇,李天霸怎麼會想起給自己打電話。

剛接起來電話,秦巖就聽到了狐小媚的聲音:“哥哥,不好了,你快回來!有壞人來了! 壞人?

秦岩心中充滿了好奇:“小媚,什麼壞人?”

“我也不知道,她們想抓住哥哥的爸爸和媽媽!現在被天霸叔叔攔下了!”狐小媚在電話裏面說。

“什麼?”秦巖攥緊了拳頭,心也提到了嗓子眼。

想抓我父母,真是狗膽包天。

“小媚,我知道了,我馬上回去!”

掛了電話,秦巖跳到了車上。

與此同時,周小雨和慕容雪菡也出來了,她們兩個飄到了車上。

“耿老師,夏老師,我還有事,改天再聊!”

不等耿瑤瑤和夏雪尼說話,秦巖開車向家所在的方向衝去。

市區裏面的路全是紅綠燈,但是爲了救人,秦巖也顧不了那麼多了,開着車直奔香榭花提而去。

剛剛闖了三個紅燈,就有交警開車追上來了,在後面用大喇叭大聲叫:

“前面的奔馳500聽着,趕快停車!前面的奔馳500聽着,趕快停車!”

路上的行人和車輛看到秦巖的車橫衝直撞,紛紛大聲咒罵起來:

“媽的!有錢就了不起啊!有錢就不用遵守交通規則啊!”

“快讓交警抓起來吧!”

該死的,真是越亂越有事,秦巖在心中臭罵起來。

現在如果停車,肯定會被詢問,到時候絕對要耽擱很長時間,比等紅燈都麻煩。

對了!給王天進打電話,讓他給通融一下。

原本秦巖準備給唐小夢打電話,但是秦巖知道唐小夢的臭脾氣,肯定不會幫忙。

再加上酒店裏面出了那麼大的事情,唐小夢不但不會幫忙,甚至還會將他扣下來。

不一會兒,王天進接起了電話。

秦巖將事情的經過告訴了王天進,希望他能幫忙。

聽說秦巖的父母有可能會遇害,王天進沒有任何猶豫,當即給同學打電話讓他們給秦巖幫忙。

追秦巖的警車接到了消息,不再大聲呼喊讓秦巖停車了,而是飛速開到秦巖前面,拉響了警笛,並且大聲喊起來:

“前面的車輛讓一讓,前面的車輛讓一讓,這裏發生了緊急情況。這裏發生了緊急情況。”

行人和車輛都愣住了,什麼情況?

剛纔還氣勢洶洶地追車,現在怎麼變成警車開道了?莫非裏面坐的是什麼大人物?

這更加引起了人們的好奇心。

與此同時,在市交通指揮中心,其中一個工作人員,指着大屏幕說:

“小樑,把這幾個路口東西方向分別限行,打開南北方向的綠燈,讓這條路可以直達香榭花提小區!”

About the author

jingshenxianxiangxue:

0 Comments

Would you like to share your thoughts?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

發佈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