這一幕不但樂天愣住了,別墅的主人也愣住了,唐巧也愣住了。

這一幕不但樂天愣住了,別墅的主人也愣住了,唐巧也愣住了。

2020 年 10 月 24 日 未分類 0

「這是怎麼了?」 這不是我熟悉的大唐 唐巧問。

「不知道……」別墅主人回答。

樂天看了看,他試著用銅匕首碰了碰凶鑰,凶鑰毫無反應。

樂天伸出了手。

「小心啊。」唐巧忍不住喊了一句。

樂天點點頭。

他慢慢的靠近凶鑰,他的手指閃著金色的光芒,可是這一次,六丈金身沒有任何反應,下一秒樂天已經握住了凶鑰。

凶鑰閃過一道黝黑的光芒,然後就什麼反應都沒有了。

「什麼情況?」唐巧問。

「沒事。」

樂天驚喜的看著凶鑰,這個東西看不出是什麼材質的,很像是金屬的,但是拿在手上卻又很輕,的確是像一支笛子,只不過表面刻了許多奇怪的文字。

這些文字既不是神文也不是鬼文,不過應該是一種文字。

「這個東西怎麼用?」樂天看了看別墅主人。

「我不知道!不過我知道另一件事……」別墅主人看著樂天。

「什麼事?」樂天看著他。

「如果我們再不離開,等著我們除了死也沒有第二條路!」別墅主人說道。

樂天一愣,自己耽誤的時間的確有點多了。

「走!」

他急忙說道。

別墅主人只是簡單的的拿了一小箱子,很明顯這裡面的東西一定是最便於攜帶有價值最昂貴的寶物。

至於裡面是什麼東西,樂天也沒有這個必要去問了。

人家給了自己凶鑰,這是多少錢都換不來了。

三個人快速的離開了別墅,別墅的主人明顯設置了不止一條密道,在三個人剛剛到門口的時候,唐巧就發現了一些人影出現在別墅的周圍,別墅主人馬上帶著樂天和唐巧走進了一個房間。

房間裡面果然藏著一條暗道。

「這裡通向不遠處的小河……」他說道。

現在可沒有時間猶豫了,三個人快速的進入了別墅,別墅主人最後看了一眼這棟別墅,他的臉上露出了狠辣的神色,他按下了一旁的一個按鈕,人就快速的躲進了暗道內。 等三個人從暗道裡面鑽出來,身後的遠處就閃過一旦強光……

「卧槽……你這也太狠了。」樂天驚訝的看著這一幕。

「他們能用炸藥炸死我,我也能用炸藥炸死他們……」別墅主人哼了一聲。

他看著樂天。

「你們要的東西我都給你們了,現在該兌現你們的承諾了……」他說道。

「放心!」

樂天點點頭。

趁著最後的一點夜色,三個人離開了。

別墅主人驚訝的看著樂天這個傢伙居然將自己帶到了一座寺廟的門前?這傢伙怕不是瘋了吧?

在泰國寺廟可不是誰都能隨便進去了,再說了,現在還不到開廟的時間。

樂天淡定的取出了崇迪佛牌,看了一眼這個男人,將佛牌戴在脖子上。

「崇迪大師……」

別墅主人驚詫的看著樂天。

「現在相信我了吧?」樂天笑呵呵的說道。

安全地走進了這座寺廟,樂天吩咐人將別墅的主人帶去休息,給他看看受傷的腿。

唐巧驚詫的四下看著。

「你這個身份實在太好用了。」

樂天點點頭。

「你也去休息吧,不過這裡是寺廟,你一個女子不太方便……」他看著唐巧。

「我去酒店住吧。」唐巧點點頭。

「算了,我送你過去!現在外面草木皆兵,萬一你出了事就麻煩了。」樂天說道。

兩個人離開了寺廟。

果然,路上有很多軍人封鎖了道路,樂天和唐巧被攔了下來。

不過兩個人已經換了衣服,完全看不出什麼異常了。

「為何要攔我……」樂天淡定的詢問。

幾個軍人看到樂天的佛牌,他們馬上退到一旁。

「大師……我們正在執行臨時任務,打擾大師請大師見諒!」他們躬身說道。

在這個國度,無論你是什麼身份,看到崇迪也不會失禮。

樂天微微點頭。

「佛主保佑你……」

他伸出手在幾個軍人的頭頂輕輕一撫,幾個人馬上面帶喜色,這可是崇迪大師的賜福啊……

唐巧看著樂天,這傢伙果然不愧是神棍出身。

樂天和唐巧離開了。

「看不出來你剛剛那幾句泰國話說的蠻正宗的!」唐巧問道。

「我也就會那麼幾句……」樂天笑著回答。

兩個人來到了酒店,唐巧忙不迭的就去洗澡了,天色已經大亮,樂天看到那些軍人已經在有序的撤離。

「為什麼會有軍方的人參與?」唐巧洗完了澡,他一邊擦著頭髮一邊問。

「這是人家國家的事,和我們沒有關係……我們拿到了我們需要的東西就算了大功告成了。」樂天站起身。

「你要洗澡嗎?」唐巧問。

樂天點點頭。

這一晚上他累的是一身臭汗。

「我給你搓澡吧?」唐巧看著樂天。

樂天扭頭看了看他。

「不用了,你早點休息吧。」

看著樂天走進了浴室,唐巧嘟著小嘴不知道在想什麼。

樂天站在浴室內,水流衝過身體,讓他的肌肉一陣放鬆,樂天突然發現,自己居然有了腹肌了?

他奇怪的看了看,真的有腹肌了。

這丈六金身實在是太奇怪了,樂天隱約覺得這個東西正在緩慢的改變自己的體質。

水流聲蓋過了開門的聲音,唐巧已經無聲無息的站在樂天的背後。

她微微蠕動嘴唇,一枚銀針已經咬在她的牙齒之間。

「噗!」

唐巧吐出了這一根針。

樂天突然渾身一震,他整個上身突然麻了。

唐巧又連續的吐出了兩根針,針刺在樂天的兩條腿上,樂天整個人就像是被點了穴。

「唐巧你做什麼?」

樂天勉強扭過頭,他不可思議的看著唐巧。

如果這個時候唐巧對自己下狠手,那他可就慘了。

「你答應過我……讓我做你的女人!為什麼你又反悔了?」唐巧居然不管不顧的走到了花灑的下面。

她直勾勾的看著樂天。

唐巧的個子也很高,幾乎到了樂天的眉毛位置。

水慢慢地淋濕了唐巧的身體,樂天的眼睛都看直了。

「我哪裡反悔了……你快點放開我!這件事我們好好商量嘛。」樂天無語的說道。

他萬萬沒料到,唐巧居然也會這種點穴一樣的手法,她的針刺進了自己的背後大穴,讓樂天整個人失去了對身體的控制。

但是有一個地方本身就不受樂天的控制……

「我不放!」唐巧看著樂天。

樂天無奈看著唐巧。

「行行行! 空間之錦繡農門 我答應你還不行?我這不是為了你好嗎?難道貓還嫌自己的魚多嗎?你這樣制住我,你想要做什麼?」

「我想要你!我今天就要離開……如果我放棄了這一次機會,下一次誰知道你又跑到哪裡去了?」唐巧嘟著小嘴說道。

樂天咽了口口水,不會吧……

如果這個女人用強,自己難道真的捨得反抗?

早就食髓知味的樂天現在哪能抵抗這樣的誘惑……

唐巧慢慢的蹲**,她看了看面前讓她臉紅的東西,微微張開小嘴,樂天「驚恐」的看著她,卻看到唐巧居然從嘴巴里吐出了好幾根銀針。

這些銀針的長度居然有五六厘米。

「你這是什麼技巧?」樂天簡直是不可思議了。

如果不是自己不能動,他非要掰開唐巧的嘴巴看看,這小小的嘴巴裡面倒地有多大的空間?

關鍵是這個女人也不耽誤吃飯說話……

唐巧看了看樂天。

「這是我們唐門的一種暗器……名叫唇槍舌劍!只不過我經過了改良……」她說道。

樂天看了看那些長針,又看看自己更長的針……

下一秒,他就徹底的淪陷了!

樂天萬萬沒想到,這唇槍舌劍居然可以用在這上面,他感覺自己的魂都要飛出去了……

「巧兒,你把我放開……我這樣太難受了!」

樂天無奈的喊道。

「不放!」唐巧搖搖頭。

她看著樂天的表情,這個男人好像看起來很痛苦?可是自己在書上看到的,這種事男人不是很舒服的嘛?

樂天突然大吼一聲,他徑直打了好幾個哆嗦,身後和腿上的銀針居然直接被他崩飛了……

他體內的六丈金身的光芒彷彿受到了某種奇怪的刺激,居然莫名的暴漲了起來。

樂天也一把抱起了唐巧。

「是你自己惹火的……不要求饒哦。」他死死地盯著滿臉通紅的唐巧。

唐巧一個不小心,將嘴巴的東西吞了下去。 我腦海中瞬間冒出來一個熟悉的名字,“奈何橋。”

想到這裏我忽然大喝喊了一句,“孟婆,來碗湯。”

這句話一喊出來,知秋道士和知音都轉頭看過來了,當兩人看到石橋上的老太婆時,臉直接就綠了,然後都用那種看神經病一樣的眼神看着我。

“怎……怎麼?那……那真的是孟婆?”我結結巴巴的說。

“廢話。”知音罵了一句說,“我們被人算計了,走上了幽冥道,這纔是真正的生無望,死無門。”

“那……那這孟婆?”我說着指了指橋上的老太婆,感覺有些口乾舌燥,忍不住嚥了口唾沫。

“你可以過去試試,也許她真的能給你一碗湯喝。”知秋道士淡淡的說。

“還是算了吧。”我說着抹了一把額頭的冷汗,我還年輕,可不想這麼早去投胎轉世。

“師兄,現在怎麼辦?過了奈何橋就不能回頭了。”知音側頭問了知秋道士一句。

知秋道士眯着眼睛看了看前方說,“現在只能走一回幽冥道了,等下你們跟緊我,千萬不要走丟,不然就再也回不去了。”

我跟知音一聽連忙點了點頭,然後知秋道士就從口袋裏掏出來一截淡黃色的蠟燭,點了起來。

那一截黃色的蠟燭點燃後燃燒的火焰竟然是金色的,知秋道士舉着蠟燭就向前走去,我和知音則是緊跟在他後面,一路沿着幽森森的小道向前走去。

我有些好奇就問了一下知音那截蠟燭到底是什麼來頭?知音說那是佛脂,就是佛教高僧坐化金身提煉出來的屍油,其中蘊含着正大祥和之氣,過幽冥道沒有這種聖物很容易迷失。

我大概是聽懂了,不過想想把佛教高僧坐化後的金身提煉成屍油,再做成蠟燭,怎麼都感覺有點對佛教得道高僧不敬啊?不過這話我沒有說出來。

這條小道一開始看起來也不遠,但走起來跟沒有盡頭一樣,一直都是那個樣子,我們三個人一走就走了大半個小時。

四周開始越來越陰森了,那種感覺明顯不對,走着走着,前面忽然刮過來一陣陰風,知秋道士連忙護住了手裏的蠟燭,似乎他很怕這蠟燭熄滅。

我們三個人都停了下來,知秋道士轉身把蠟燭遞給了知音,然後他把背上的桃木劍拿了下來,還提醒了我和知音一句,說讓我們小心點。

正說着,我忽然發現知秋道士的肩膀後面探出來一張佈滿鮮血的面孔,那張面孔給人的感覺就好像是一個獨立的存在一樣,似乎根本沒有身體,就只是一張單獨的臉。

在我盯着那張恐怖的鬼臉時,它也在盯着我,還對我露出了一個詭異的微笑。

我嚇得頭皮都有點麻了,但看知秋道士和知音兩個人似乎完全不知道一樣,我連忙提醒了知秋道士一句,“你肩膀上有張臉。”

這下知秋道士和知音都有些僵住了,兩人不說話了,只是眼神奇怪的盯着我看,加上那張盯着我的鬼臉,就是三雙眼睛一下子投在了我的身上,不對,應該是兩雙半,因爲那鬼臉上面就一隻眼睛,另一隻眼睛只剩下一個血窟窿,眼珠子不見了,這倒是更加增添了她的猙獰。

知秋道士愣了一會,忽然一下子咬破了自己的中指,然後對着肩膀上面就是一點,看樣子知秋道士是估摸着大概的位置去點的,他似乎看不見那張鬼臉,中指都點在了鬼臉那個沒有眼珠子的血窟窿裏面。

不過這一指顯然起了作用,那張鬼臉被點的慘叫一聲飛了出去。

“等下不論看到什麼,都不要再出聲。”知秋道士沉着臉說了一句,然後他開始繼續往前走。

我有些懵了,也不知道剛纔是不是說錯了什麼話,總之剛纔知秋道士和知音看我的眼神怪怪的。

走着走着,我忽然發現這條小道上面不止我們三個人了,一下子看過去好多人,來來往往的,不過擦肩而過的時候我仔細看了一下,這些人全都是死氣沉沉的,臉上毫無血色,也沒有一點表情。

我看了一下就嚇得再也不敢看了,只是低着頭一個勁的往前走,這些他麼哪裏是人?分明都是鬼。

我不知道知秋道士和知音是不是也看見了,但這一次我沒有再出聲提醒他們,因爲我怕又說錯什麼話,引來不必要的麻煩。

我們又走了約莫十幾分鍾,這條陰森森的小道忽然不見了,前面一下子成了一片樹林。

這樹林裏面同樣顯得陰森而又詭異,不過感覺沒有之前那麼黑暗了,我能夠看清楚每一棵樹的輪廊……等等,那是什麼?

About the author

jingshenxianxiangxue:

0 Comments

Would you like to share your thoughts?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

發佈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