這一刻,女酋長直接道明瞭趙鵬的身份。

這一刻,女酋長直接道明瞭趙鵬的身份。

2020 年 10 月 24 日 未分類 0

聽到女酋長的話,趙鵬心中十分憤怒。

щщщ ★ttκд n ★¢O

他雖然知道自己是冒牌貨,但是他不希望別人道破他的身份,他仍舊希望別人尊稱他爲無明王。

因爲這纔是名正言順的。

其他人也沒有想到女酋長會把趙鵬的真實身份說出來。

這樣就和趙鵬徹底撕破了臉皮,接下來就是你死我活的鬥爭,中間再也不存在一點點緩和。

“放肆,簡直是膽大妄爲,居然敢污衊我。”

趙鵬暴喝一聲,他伸出手隔空向女酋長抓去。

雖然趙鵬距離女酋長有幾十米遠,但是當趙鵬抓下後,女酋長髮現她的脖子就像是被鐵爪抓住了一樣。

無論她怎麼掙扎,都無法擺脫這個鐵爪。

她心中十分驚駭,想不到趙鵬的實力已經達到了這麼高的境界,隨隨便便就能控制住她。

與此同時,那幾個被女酋長鼓動起來的酋長,原本想趁亂衝過去,此刻也蔫了下來。

因爲他們發現趙鵬的實力實在是太恐怖了,只是隨手一抓,就能把女酋長控制住。

這說明什麼?

說明他們在趙鵬的眼裏不過是螻蟻。

趙鵬隨便一個手指就能按死他們。

咔嚓一聲,趙鵬捏斷了女酋長的脖子,然後鬆開了手。

砰!

女酋長從半空中掉在地上,就像一條死狗一樣。

“還有誰?”

趙鵬大聲的嘶吼起來,他眯起眼睛,在一個個酋長的臉上掃過。

所有人都不敢和趙鵬對視,包括雙降。

雙降此刻忐忑不安。

他不知道他是該繼續對抗趙鵬還是該任由趙鵬處置。

他心裏面清楚,他對抗趙鵬,趙鵬會殺了他。他即便不對抗趙鵬,趙鵬也會殺了他。

因爲剛纔阿爾塔已經說過了,他就是罪魁禍首。

趙鵬是絕對不會放過他的。

“雙降,你如果自殺,我會考慮放過你的家人,以及你的族人。”

趙鵬不願意自己動手,那樣顯得他不仁慈。

雙降考慮了一會兒,他決定還是自殺,希望趙鵬放過他的親人和族人。

雙降舉起手碰的一聲拍在了自己的頭頂上。

他的頭蓋骨在瞬間碎裂了。

看到雙降自殺了,趙鵬十分滿意。

雙降給足了他面子。

不過趙鵬並不會因此而放過雙降的家人以及族人。

他剛纔那麼說只是想騙雙降。

“還有誰參與了這件事?”

趙鵬轉過頭再次向阿爾塔看去。

“還有他。”阿爾塔指向了卡那。

其實卡那平常特別聽話,對趙鵬的命令,幾乎是言聽計從。

他現在準備借用趙鵬的手殺掉卡那,因爲卡那和他有仇。

聽說卡那也參與了這件事,趙鵬先是愣了一下,隨後就反應過來阿爾塔要公報私仇。

趙鵬最痛恨的就是別人借用他去殺人。

這是他不能容忍的。

但是此刻阿爾塔既然這麼說了,他卻不得不表態。

因爲這關係到了他的威嚴。

卡那聽到阿爾塔的話,整個人氣的差點吐血。

他沒有想到阿爾塔這麼無恥,居然公報私仇。 卡娜立即從椅子上站起來,跪到地上,大聲的對趙鵬表態:“我王,我對你是真心的。我從來沒有參與過任何對你不利的事情,天可見憐。”

趙鵬點了點頭:“你的事情也許有誤會。你起來吧。我調查完以後再決定。”

趙鵬雖然經常濫殺無辜,但是他卻不想在這個時候寒了其他人的心。

他不能讓所有的大耗族成員都痛恨他。

“多謝我王!”卡那從地上站了起來,感激無比的看向趙鵬,同時轉過頭憤恨的蹬了一眼阿爾塔。

阿爾塔既驚訝又憤怒。

驚訝的是趙鵬居然沒有殺卡那。

憤怒的是趙鵬沒有聽他的話,這讓他心裏面有些失落。

他也知道他和卡那成了死仇。

“阿爾塔,還有誰有嫌疑,你都說出來。不過我希望你有真憑實據。”

趙鵬的話,有警告的意思在裏面。他不想讓阿爾塔再胡說八道。

他現在只想剷除那些不聽話的族長,以及對自己不滿的族長。

他不想因爲這次大清洗讓大耗族損失慘重。

阿爾塔也從趙鵬的話裏面聽出了弦外之音。

他點了點頭,指出來兩個對趙鵬不滿的族長。

這兩個族長知道他們必死無疑,紛紛請求自裁。

趙鵬答應了他們的請求。

這兩個族長自殺後,趙鵬宣佈散會。

阿爾塔準備離開的時候,趙鵬叫出了他。

阿爾塔還以爲趙鵬要找他算賬。

因爲剛纔在大會上,他將卡那推了出來,這相當於公報私仇。

令他意外的是,趙鵬並沒有這樣做。

趙鵬對他說,讓他找機會殺掉雙降跟幾個族長的家人以及族人。

阿爾塔心中駭然,他沒有想到趙鵬這麼狠。

明明雙降幾個人已經自殺了。趙鵬也在大會上答應的清清楚楚,不會對雙降等幾個人的家人以及族人動手,現在卻讓他找機會在暗地裏下手,或者是污衊對方找藉口對對方下手。

“我王,你放心吧。我保證將這件事情辦得妥妥當當的,不會讓任何人懷疑到你的頭上。”

阿爾塔拍着胸脯保證到。

不過他心裏面卻有一種兔死狐悲之感。

因爲他也是趙鵬手下的臣民。萬一有一天趙鵬也這樣對他,怎麼辦?

阿爾塔離開後,趙鵬看着阿爾塔的後背。

他在心中咬牙切齒的說:“阿爾塔,你這個傢伙居然敢公報私仇,借刀殺人。遲早有一天,我要把你殺掉。”

趙鵬也從阿爾塔的表情裏面看出了阿爾塔的害怕。

阿爾塔肯定也對他有些不滿。

不過他現在還不願意,也不能對阿爾塔下手,因爲他還要利用阿爾塔去做一些髒活。

半個月後,趙鵬將大耗族徹底清理了一遍。

凡是對他不滿的部族,凡是曾經和他有過節的部族,全被趙鵬清洗掉了。

大耗族損失了近四分之一的成員。

雖然大耗族內看起來乾淨多了,但是現在很多大耗族的成員依舊人人自危。

他們害怕被趙鵬盯上。

即便是對趙鵬忠心耿耿的部族也是如此,他們被趙鵬的舉動嚇破了膽。

既然趙鵬這樣對付其他的族人,他們也害怕他們有一天萬一哪句話說的不對,或者是哪件事辦的不對,就會上了趙鵬的黑名單。

趙鵬卻沒有意識到這一點。

他現在信心極度的膨脹。

因爲他發現很多人對他都是言聽計從。

他指東沒有人敢往西,他讓人走,沒有人敢停。

這讓他覺得他完全拿捏住了整個大耗族,再也沒有一個人敢提反對的聲音了。

其實他根本不知道,在這種高壓政策下,他已經丟盡了人心。

即便是他的那些親信也害怕有一天會被清算。

如果現在有一個契機能推翻趙鵬,很多人都願意將這個暴君推翻。

大家都不想在戰戰兢兢中活着。

大耗族也有一些人逃了出來,不過數量很少。

這些人逃到了大耗族外面,全部隱姓埋名藏了起來。

趙鵬命令他的親信去外面殺掉這些人。

與此同時,秦巖也派出大量的人去接應這些人,希望這些人最後可以爲他所用。

秦巖也想從這些人的嘴裏面得知大耗族現在是什麼情況。

因爲大耗族現在簡直就是鐵桶一樣,水潑不進,針扎不進。

只能從這些人的口裏面得到大耗族的情況。

這一天,雙狼族族長的兒子雙重跑到了西園林裏面。

十名大耗族的高手,尾隨着雙重進了西園林。

就在雙重被這十名高手圍困住的時候,秦巖化妝成無明王出現在了所有人面前。

看到秦巖後,大家剛開始還以爲是趙鵬來了。

那十個殺手立即跪下向秦巖請安。

“你們都起來吧,我不是趙鵬。我是你們真正的王,無明王。”

秦巖背抄着雙手,滿眼陰冷的看着這十個人。

聽說對方不是趙鵬,十個殺手互相對視了一樣,站了起來。

雙重聽說秦巖是無明王后,立即拜倒在地,恭敬無比的對秦巖行禮:“我王,我是雙狼部落雙家的兒子雙重,我父親和我的族人幾乎全被趙鵬殺了,希望我王爲我做主。”

秦巖點了點頭,指了指自己的身後。

他讓雙重站到他的身邊。

雙重非常激動,因爲他知道無明王實力超高,絕對可以護住他。

殺手頭領假裝不認識無明王,大聲斥責起來:“你是誰?居然敢和我大耗族作對。莫非你不怕我大耗族滅了你嗎?”

秦巖哈哈大笑起來:“你們這幾個傢伙見了我居然不行禮,難道不怕我滅了你們嗎?”

殺手頭領同樣冷笑起來:“你這個冒牌貨,居然敢假扮我們大王。難道你不怕我們滅了你嗎?”

殺手頭領嘴上面說的鏗鏘有力,但是心裏面卻有一點虛。

他知道無明王的實力很高。

他們這十個人不一定是無明王的對手。

但是讓他們在無明王面前低頭,他們也不敢。

因爲他們的家人朋友,現在都在大耗族裏面。

他們如果敢做出對趙鵬不利的事情,趙鵬絕對會殺他們全家,甚至是殺掉他們的部落成員。 此刻的趙鵬已經不和任何人講理了,因爲他變成了一個暴君。

凡是敢不順從他意見的人都必須死。

“既然這樣,那我就送你們一程吧。”

原本秦巖想將這十個殺手招到他的麾下,這樣就可以多出十個人來。

可是對方顯然是準備死心塌地的跟着趙鵬混了。

既然這樣,那就沒有必要再照顧他們了。

秦巖身形一閃突然消失在了原地,等他再出現的時候,已經站在了殺手頭領的面前。

殺手頭領駭然失色,他萬萬沒有想到秦巖的實力這麼高。

他記得無明王以前雖然實力很高,但是還沒有達到這個級別。

現在的無明王簡直是神鬼莫測,似乎伸出手指就能輕輕的捏死他。

這種感覺讓殺手頭領不寒而慄。

幾個手下同樣也驚駭無比。

他們怎麼也想不明白,秦巖實力爲什麼會這麼高,高到讓他們絕望的地步。

咔嚓!

秦巖抓住殺手頭領的脖子,扭斷了他的脖子。

殺手頭領還沒有反應過來就身子一歪倒在了地上。

其他九個殺手先是一愣,隨後反應過來,他們瘋了一樣向四面八方逃去,想躲過秦巖的攻擊。

但是他們的速度太慢了,在秦巖看來,簡直就和烏龜賽跑一樣。

秦巖身形一閃,出現在第一個殺手的面前,伸出手捏斷了他的脖子。

秦巖的身子消失在原地,等他再出現的時候就站在了第二個殺手的面前。

About the author

jingshenxianxiangxue:

0 Comments

Would you like to share your thoughts?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

發佈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