辰逸雪在廊下褪下屐履,踩着白色的棉襪進來。

辰逸雪在廊下褪下屐履,踩着白色的棉襪進來。

2020 年 10 月 24 日 未分類 0

金子這才發現他手裏還提着一個黑色的釉質食盒,有淡淡的食物香味從食盒裏飄出來。

“不着急,先吃飯吧,吃完再告訴我!”辰逸雪在金子身邊坐下,一面將食盒打開。取出裏面精心烹飪的菜餚,淡淡道:“都是你喜歡的菜。裏頭有很多貴重的佐料!”

金子有些狐疑的看着他。

這傢伙怎麼知道自己還沒用午膳?他剛剛說的話是什麼意思?

難道金昊欽將山上發生的事情告訴他了?

時間對不上啊……

金子很快便推翻了這個可能。

她不想憑着想象任意猜測什麼,有什麼問題,吃完飯之後,還是坦誠問他就好,愛情最忌諱的一點就是不坦誠和猜忌。

金子看着他在案几上擺開的三道菜,柔柔一笑,拿起筷子夾了一片清炒藕片。入口爽脆甘甜,果然是大神出品。齒頰留香。不過沒吃到他所說的其他佐料呀。

金子將口中的食物嚥下,問道:“你在裏面下了什麼貴重的佐料啊,沒吃出來!”

辰逸雪似乎有些失望的蹙起了眉頭,輕哼了一聲,兀自拿起筷子,享受起自己做的美味佳餚。扒了幾口飯,一向食不言寢不語的辰大神忍不住還是打破沉默了。

“珞珞,你沒有用心!”

金子忍不住笑了。

這傢伙,就是小氣。

她端起茶壺倒了一杯熱茶,送到辰逸雪面前,佯裝誠摯道:“好啦,對不起啦辰大神,是小女子的錯,竟然沒有品出來您菜餚中滿滿的愛心與用心。請接受小女子真誠的歉意,我以茶代酒,向您賠罪!”

辰逸雪用倨傲的目光看着金子,似乎對她的表現十分滿意,待金子有些不耐煩的時候,才接過茶杯,舒心暢意的微微一笑。

“你是故意的!”辰逸雪戳穿金子。

金子嘿嘿一笑,剛還是還真是沒反應過來,倒是他的那說的‘用心’兩字讓她恍然領悟過來。

二人說笑了幾句,便又進入用餐狀態,偶爾說兩句話,便各自安心吃飯。

笑笑將做好的飯菜端出小廚房的時候,遠遠便看到了站在廊下守候的野天。

她疾步走過來,探着腦袋往堂屋內張望,這才發現辰郎君早送來了愛心午膳。

“野天小哥……”笑笑低聲喚了一句,見野天轉過頭來,便問道:“辰郎君怎麼知道我家娘子沒有用膳,不會是湊巧而已吧?”

野天紅着臉一笑,讓笑笑看得有些莫名其妙。

怎麼問一個問題也臉紅?

“或許真是湊巧吧!”野天含糊道。

“哦,那我便不進去攪擾了,你守着吧,娘子有什麼吩咐了再喚我,我去屋裏叫樁媽媽出來用膳去!”笑笑道。

“好,你快去吧!”野天點頭應道。

(ps:劉氏致死的原因,大家可以猜一猜,不管有沒有猜中,都獎勵五分經驗值哦~~)f

ps:感謝油燈裏的妖打賞香囊!

感謝慕枳、本宮活着、子伽、夜雪初霽0407、小雨點00打賞平安符! 這件事情他做的十分隱秘,沒有任何人知情,所以他很好奇李尋歡如何知道的。

「要想人不知,除非己莫為!」李尋歡怒道。

「哈哈哈……就算你知道又能如何?如今你已經是我的妻子,要怪也只能怪你是純陰之體!」何必聞言冷笑的看著李尋歡說道。

「你果然知道,卑鄙無恥!」李尋歡聞言看著何必說道。

「沒錯,我正是因為知道你是純陰之體,才策劃了這一切,純陰之體啊,多好的雙休之體,有了你,我就能很快提升實力了,所以你既然知道了,就認命吧……」何必盯著李尋歡得意的說道。

「我想知道,你到底如何得之我是純陰之體的?」李尋歡冷冷的瞪著何必問道。

「我如何知道的跟你無關,你只要今天開始,你就是我專屬的妻子,專屬的雙休伴侶就行了!」何必看著床上虛弱的李尋歡冷笑的說道。

「何必,你以為我會讓你得逞嗎?做夢……我就是死,都不會讓你得逞的!」李尋歡怒道。

「李尋歡,你最好識相一點,我也不想你看著我殺了周南城……」何必看著李尋歡淡淡的說道。

「你抓了南城?不可能,憑你也想抓到南城?痴人說夢!」李尋歡聞言心驚的說道。

「哈哈哈哈……我就知道你不信,所以我會讓周南城看著他最心愛的女人,跟我水乳交融的……」何必大笑的說道。

李尋歡聞言冷冷的瞪著何必,只見何必從戒指裡面帶出一個籠子,裡面一個男子昏迷的躺在籠子裡面!

「南城,南城……」李尋歡看到裡面的男人驚呼的喊道。

何必走過去給對方嘴裡喂下一顆丹藥,很快籠子裡面的人,緩緩睜開血肉模糊的眼睛!男子的身上到處都是傷,血跡掛滿在臉上,隱約能看出對方的長相,不是特別熟悉的人,完全看不出對方是誰了,可以說十分的慘烈……

對方聽到聲音,看向床上的李尋歡,,微微張了張嘴巴,聲音沙啞虛弱的說道:「尋歡……你……我……」

「我沒能保護你……是我的錯……」籠子裡面狼狽的男子周南城看著床上的李尋歡痛苦的說道。

「南城……別說了,別說了……」李尋歡眼眶含淚的說道。

看到心上人被傷成這樣,李尋歡恨不得殺了何必!

「周南城,別在這裡假惺惺了,你不也是因為李尋歡是純陰之體才跟她好的嗎?還在這裡演戲給誰看?今天,我就讓你看著李尋歡是如何在我身下承歡的……」何必看著周南城諷刺的說道。

「何必……你不得好死,你如果敢傷害尋歡一根頭髮我就跟你拚命!」周南城憤怒的瞪著何必說道。

「你也有那個本事才行,我倒是看看你能如何拚命!」何必冷笑的說道。

此刻,他和李尋歡體內的春藥,也已經開始發揮作用了,祖母和李家家主為了讓他和李尋歡行房,剛才可是沒少給他們兩個人下藥的! 金子和辰逸雪用過午膳,笑笑便及時的送來了漱口的清水,又麻利地將几上的碗盞收拾了下去。

金子調整了一下坐姿,看着一側雍雅閒適清雋逼人的辰逸雪道:“說吧,你是不是知道了什麼?誰告訴你的!”

辰逸雪看了金子一眼,脣角微揚。

“坦白從寬,抗拒從嚴,辰郎君,你看着辦!”金子翹着手,眼中笑意意味深長。

“其實我本來就沒打算瞞着你!”辰逸雪端起茶盞喝了一口茶,淡淡道:“或許你應該有所察覺了吧,我調了幾個暗衛暗中保護你的安全。”

金子神色一沉,皺着眉頭問道:“什麼時候的事?”她停了一息,想起了那時候從客棧將自己和笑笑救出來的兩個黑衣人,續問道:“從慕容公子說起鄭玉對我感興趣那時候,你就着手安排了?”

辰逸雪打了一個響指,笑意明朗,點頭道:“聰明!”

“你怎麼不跟我打聲招呼啊?”金子陡然發現自己的一舉一動都受人窺視,心裏頭就沒來由的發毛,該不會連睡覺啊,如廁這種事情都被人暗中‘保護’着吧?

“三娘你那時候執意要接近鄭玉套取證據,我就算再說什麼,你也不見得能聽得進去。爲了以防萬一,我只能這麼做。至於沒告訴你,那是爲了讓你自己有警惕性和危險意識,再一個便是讓你能更好的本色出演……”辰逸雪並沒有覺得自己這樣做不對,相反的,他認爲這樣安排,纔是最完美的。那些暗衛都是他的心腹,絕對的忠誠可信,且該保護的時候現身保護,該隱形的時候主動隱形,這完全不會對被保護的人造成生活上的不便與干擾。

他看着有些迷濛有些惱怒的金子,露出一抹大神式的笑容:倨傲、清高、淡漠。

金子忽然有一種一切盡在他掌握之中的感覺。她微微蹙起的黛眉又加深了幾分,別過頭,端起茶杯小啜了一口以緩和自己的情緒。

開竅後的辰逸雪對於金女士的細微情感上的轉變也變得十分敏感,他挪着身子坐過去。手輕輕的從背後圈住金子的小蠻腰,將下巴擱在金子的肩膀上,低喃道:“我以人格保證,給你安排暗衛不是爲了其他什麼亂七八糟的不上道的緣由,我只是純粹的在乎你的人身安全。珞珞,那些暗衛就如同我的影子般伴着我成長,我是怎樣的人,那些暗衛便是怎樣的人。你不要擔心他們會造成你的任何不便。就像語兒,你以爲母親會同意她一個弱女子隻身在外經營那麼大的生意麼?”

金子回頭有些意外的看着他。

辰逸雪幽幽一笑,露出細白的貝齒。續道:“語兒身邊的暗衛,比我的更多,但你能發現他們的存在麼?不能吧?”

“額,語瞳娘子每次外出,身邊也有那麼多的暗衛?”金子的神情顯然不大相信。

辰逸雪點頭。應道:“我每次出門,身邊也有很多名隱形暗衛。”

金子很難想象,怎麼一點兒也看不出來啊,他們就不會覺得不自在麼?

金子想起在現代出堪的時候,大夥兒進入監控路段,都會提起精神,畢竟在監控攝像頭下。你無意識的一舉一動都會被錄下,所以,大家便會留心,至少讓自己的行爲得體不粗鄙,堅決不會在監控攝像頭下幹挖鼻孔這樣粗俗的事情來。

這身邊如影隨形的跟着幾個暗衛,那就是彷彿無時無刻在進行着監控錄像一樣的道理啊。毫無隱?私可言……

“珞珞,你放心,他們只會有眼睛,不會有嘴巴!別把他們想象得太恐怖,他們的眼睛只會看應該看的東西。除了守護之外,他們不會自作主張地做任何干擾我們生活的事情。”辰逸雪含笑道。

金子轉過身子,撅着嘴巴冷哼一聲道:“不會有嘴巴,那你消息能那麼靈通?”

“那是因爲他們知道我調派他們來保護你的初衷!”辰逸雪修長的雙手搭在金子纖瘦的肩膀上,神色鄭重而專注:“我害怕,上次的事情讓我至今依然心有餘悸。珞珞,你應該明白牽掛一個人的感覺,不管你遇到開心的事情或者難過的事情,我都希望自己能成爲第一個與你分享喜悅和承擔悲傷的那個人。當然,你完全可以放心的是暗衛並不會將所有的事情都告訴我,因爲他們從不幹八卦的事,不然我上次也不會在這裏遇到逍遙王…….”

要是暗衛事事告訴他,他怎可能放任逍遙王那個傢伙跟珞珞獨處那麼多個時辰?

辰逸雪的聲音低沉潺潺猶如高山流水,幾句話便讓金子的心變得無比柔軟。

金子在想,以後跟他相處,該不會被他吃得死死的吧?明明就是他沒徵詢自己的意見就在自己身邊安插暗衛,明明就是他行爲霸道,而自己偏偏對他這樣霸道的做法毫無抗拒的能力。

金子在心中進行了一番高層次的自我批評,但末了,心底那個小小人還冒出來一句話:只有真正愛你的人才會如此爲你考慮良多嘛,他怎麼不調派幾個暗衛去保護慕容瑾啊?

這想法冒出來後,金子不由在心中哀嚎一句:金子童鞋,看來你中了辰大神的毒,太深了,簡直……無藥可救!

金子眨了眨眼睛,想起那個來去瀟灑的逍遙王,問道:“那你說逍遙王身邊是不是也有很多隱形的暗衛?我在想他一個高高在上的王爺,不可能每次出行都只帶着阿桑一個人吧?”

辰逸雪聽金子說起龍廷軒這個人,心裏不大高興,但還是耐着性子回道:“這是自然,他走到哪兒,身邊都離不開百八十名暗衛。”

金子一頭黑線,難爲她那次在庵埠縣的時候,還勸着他回去時向衙門借調護衛隨行保護,敢情自己是淡吃蘿蔔鹹操心,杞人憂天了。

不過龍廷軒該不會跟辰逸雪一樣,也在自己身邊安插兩個暗衛吧?

想起這個問題。金子禁不住打了一個冷顫。

“怎麼了?”辰逸雪問道。

金子搖了搖頭,龍廷軒曾向自己表白的事情,她猶豫着不曉得告不告訴辰逸雪。但她又擔心龍廷軒要真在自己身邊也弄兩名暗衛,到時候會不會讓辰逸雪誤會呢?

哎。要命,真是個惱人的問題。

“說吧,坦白從寬,抗拒從嚴!”辰逸雪現學現用,看着金子的眸色清黑,脣邊還掛着淡淡的淺笑。

金子忍不住笑了,這傢伙……

“沒有,我在想逍遙王會不會閒來無聊,也在咱們身邊安插兩個暗衛!”金子拿捏着自己的言辭,將原本的我改成咱們。這樣應該辰大神應該不會敏感吧?

Www t t k a n ¢○

辰逸雪的俊臉浮現出極淺的笑,清冽的眼神帶着一絲淡漠,不緊不慢道:“英武和錦書就是他的暗衛,不過送來咱們偵探館後,便由暗轉明瞭。”

啊?

金子張大了嘴巴。心情驟然一緊,忙問道:“你怎麼知道的?”

辰逸雪黑眸幽深,嗓音低沉如流水:“天上會無緣無故砸餡餅嗎?只不過正好趕上饑荒,我便不在意這餡餅有什麼企圖,先拿過來填飽肚子再說了……”

金子撲哧一笑,這傢伙,說話還是這般傲慢。

不過他既然知道英武和錦書是龍廷軒的人。想必也是做了一些萬全的安排了吧?

不知爲何,看他篤定的神態,金子的心便覺得莫名的安定,或許,這就是一種有所依靠的感覺。

二人又聊了一會兒,金子便主動向他提及了今天上山祭拜母親遇到的一系列事情。

金子想起安靜躺在棺木中的那具保存完好的屍身時。內心還是忍不住有些酸澀。那是三孃的母親,可以給她庇護和關愛的母親,若不是她過早的離世,三娘或許不會患上孤獨症,她相信母親劉氏一定會給三娘一個快樂的童年。讓她像一個普通的孩童那般享受母愛,走出一角四方的天地,去看看外面的世界……

愛一個人便會跟他/她分享心中潛藏的最爲深刻的祕密。

辰逸雪他懂三娘,他知道三孃的童年生活過得十分孤苦,就像他自己一般,那種深入骨髓的孤單的感覺,沒有經歷過的人,完全無法體會。

他用了很長一段時間讓自己漸漸忘記夢魘,走出那個禁錮束縛自己思想的世界。他深知三娘過去纏綿病榻的那十三年,也在不斷的掙扎着,努力的忘卻過去,讓自己變得堅強,走出封閉的內心的圍牆。可今天第一次上山去祭拜自己的母親,卻發生了這樣的事情,她心中該有多麼難過,多麼痛苦?

辰逸雪冥黑的瞳孔微微收縮着,心隱隱揪痛……

金子蜷在軟榻上,腦袋靠在辰逸雪的肩膀上,淡淡道:“其實‘我’對母親的印象已經很模糊了,你知道的,母親走的時候,‘我’才四歲!”

“嗯,這是一個正常孩童的記憶水平!”辰逸雪附和道。

金子閉上眼睛,努力在記憶中尋找着關於三娘幼年時的記憶。

ps:

感謝大家的支持!最近一直在忙,連給出版社的稿子都沒有時間修改,加更是不可能了,只能保持日更,真的很抱歉!

週末小語會爭取多碼字,攢點兒稿子,待有一點兒存稿了再一次性加更。

感謝夜雪初霽0407打賞和氏璧和一票寶貴的粉紅票!

感謝sky0105兩票寶貴的粉紅票!

感謝jessiewu寶貴的粉紅票!

感謝北辰若殤、慕枳打賞平安符!

麼麼噠~~週末愉快~ 李尋歡也察覺到了體內的藥效,她憤怒的瞪著對面的何必,沒有想到他如此噁心,竟然給她下藥,想到自己的父親,在自己尋死後,也將自己送給了何必的床上,李尋歡心裡悲涼無比……

看著地下籠子內狼狽的周南城,李尋歡的眼淚瞬間掉了下來,咬著唇齒看著周南城,無言落淚,周南城看到李尋歡的臉色,就知道發生了什麼事情,自責自己的無能為力,連心愛的女人都保護不了……

「何必,你無恥!」周南城用身體撞擊著籠子吼道。

「周南城,別費力氣了,你的靈力被廢,還中了我的毒,早就活不了多久了,我沒讓你死,就是讓你看我和你心愛的女人,如何入洞房的,這是我對你最大的仁慈,你也不用謝謝我……」何必冷冷的看著周南城說道。

「放開我……畜生!何必,你不得好死……」周南城憤怒的不斷的吼道。

他死不要緊,但是他不能讓何必糟蹋了尋歡啊!

李尋歡看著周南城狼狽憤怒的模樣,聽到何必說周南城也活不久時,眼淚掉的更凶了,但是她體內的藥效,沒有給她太多的時間,她很清楚自己的體質,純陰之體,天生的爐鼎體質……

即便現在她死了,變成一具屍體,何必都不會放過她的……

李尋歡看著周南城悲涼一笑,下定決心后,給周南城傳音了一句話,接著李尋歡的身上忽然間起火了……

何必見狀一驚,他沒有急著強迫李尋歡就是知道,自己強行的話,李尋歡會尋死,所以他在等彼此體內的藥效,達到頂點,到時候李尋歡失去了理智,就自然會讓他為所欲為了!他都想好了,就算李尋歡尋死變成一具屍體,他也沒打算放過的……

可是他卻沒有想到,李尋歡竟然選擇自焚!

李尋歡是純陰之體,自焚之後渣都不剩了,他費了這麼多的力氣和時間,豈不是白費了!

想到這裡何必怒極了……

急忙推門喊人救火:「來人救……」

何必的話還沒說完,就被妖皇給放倒了!

墨九狸走進來看到床上滿身是火的李尋歡,一道水屬性靈力打過去,李尋歡身上的火焰熄滅了,墨九狸拿出一件衣服扔在李尋歡的身上淡淡的說道:「穿上,我救你們出去!」

然後直接打開周南城的籠子,周南城出來就撲到了李尋歡的身邊:「尋歡,尋歡……」

李尋歡看了眼周南城,張嘴想說什麼,眼前一黑昏倒了……

墨九狸拿出一顆丹藥塞到周南城的嘴裡說道:「你最好快點恢復體力,帶著她離開,否則一會兒何家的人來了,想走也晚了!」

周南城聞言急忙坐下煉化體內的丹藥,雖然他不知道墨九狸和妖皇是誰,但是他管不了那麼多了,他不能死,也不能讓尋歡死!

很快,周南城震驚的發現,自己被何必下的毒好了很多,就連被廢的靈力也恢復了一半,周南城顧不得想太多,體力恢復后。 “母親走後,便是樁媽媽帶着‘我’,阿兄被林氏從樁媽媽身邊帶走了,說要親自教養,雖然都在府中,但‘我’卻從此與阿兄天各一方,形同陌路。‘我’從出生後身子便一直不好,林氏將‘我’挪去了清風苑,說那裏僻靜,適合養病……於是‘我’便開始了長達十三年的……與世隔絕的生活!”

辰逸雪的長指輕輕的纏繞着金子垂在肩膀上的長髮,他輕輕的嗯了一聲,不忘給予一個傾聽者適當的迴應。

“母親走了,似乎也帶走了這個世界的所有色彩,‘我’的生活變得空洞而蒼白。所有人似乎都忘記了清風苑裏還有這麼一個人存在着,偌大的院子裏,只有樁媽媽還有笑笑陪伴着。‘我’很害怕這種日復一日的孤單生活,每一次病倒,‘我’甚至都在迫切的渴望着母親能來將‘我’帶走。”

金子的心澀澀的,三娘每次徘徊在生死之間的記憶陡然涌了出來,畫面就像走馬燈一樣飛快的閃過,金子的鼻腔不由泛起酸楚的感覺。

這是她記憶深處的三孃的心聲啊。

金子想起她即將在三娘身上重生時的前一剎那,那個呼吸急促臉色潮紅的弱女子,帶着璀璨的笑意緩緩離開她的身軀,向她走來。

她說:“這個身子本來就是你的……你來了,我也該走了;

!”

金子一直想不明白,三娘爲何要對她說這一句話。

現在她明白了,那不過是三娘爲了讓自己安心接受她軀體的善意的謊言罷了。她已經不堪那樣痛苦的生活,她已經不堪那樣孤單而絕望的活着。

她想要擺脫這個世界,擺脫這具身體的束縛,她要去尋找她的母親,一個真正能將她捧在手心裏疼愛的母親……

眼淚不由自主的滑了下來。

About the author

jingshenxianxiangxue:

0 Comments

Would you like to share your thoughts?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

發佈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