與此同時,更加不可思議的事情也發生了。那吊墜在星辰印記射出的金光照射下,竟然慢慢的生出了白氣,就像是正在蒸發一般。

與此同時,更加不可思議的事情也發生了。那吊墜在星辰印記射出的金光照射下,竟然慢慢的生出了白氣,就像是正在蒸發一般。

2020 年 10 月 24 日 未分類 0

位於吊墜之中的紅色棉絮狀物體,也不知道是驚恐還是雀躍,竟然飛快的遊動起來,就好像想掙脫這吊墜的束縛似的。

在童言的注目下,時間一點一點的過去,那吊墜外層的透明物體已然完全消失,最後剩下的竟只是那紅色的棉絮狀東西了。

棉絮狀東西慢慢的收縮一起,終於化爲了一顆紅色的血滴。

而直到此刻,還沒有完全結束,那紅色血滴竟然飛離了童言的手掌,直向着他眉心處的星辰印記而去。

童言只覺得自己好像聽到了“叮”的一聲響,接着,他的身體這才恢復了行動能力。

“怎麼回事兒?那滴血去哪兒了?”

他瞪大雙眼,趕忙去摸自己的額頭,可是額頭上空空如也,他什麼都沒有摸到。

“不會吧,難道……難道星辰印記把那滴血給吸進去了?那是不是已經跟我自己的血融合在了一起呢?”

他自言自語着,實在有些想不通。

突然,他覺得背後有些發癢,伸手撓了幾下,可還是癢的難受。

“姥姥的,不會是過敏了吧?星辰印記啊,你怎麼什麼東西都吸收啊。是不是想坑死我啊?”

這種瘙癢感,讓他很不舒服,就好像有幾百只螞蟻在背上爬似的。

他用力的抓了幾下,還是難以忍受,他感覺自己都快發狂了,這實在太煎熬了。

可沒想到的是,就在這時,背上的瘙癢感竟然漸漸的消失了。而正當他爲此而雀躍之際,劇烈的疼痛感竟然又突然從他的背後傳來了。

先是癢,現在又是疼,他真的不明白了,他的背上到底怎麼了呢?

直到他感覺自己的後背彷彿快要裂開一般,他才忽然意識到了什麼。

“不會吧?難道……難道我要長出翅膀了?”

天吶,他竟然真的猜對了。

沒錯兒,他這邊話聲剛落,他的背後立刻響起“呼啦”的一聲,緊接着,一對巨大的翅膀就這樣神奇的在他背後出現了。

這是一對紅色的骨翼,在每一條骨頭之間是紅色的薄膜,雖然只是一對,但卻比神威的翅膀還要大。

童言有些驚恐,可也有些興奮。人類無不幻想自己能像鳥兒一樣有一對翅膀,可以在藍藍的天空上自由自在的飛翔。但是,這是人類的缺陷,也是人類的特徵。如果人長出了翅膀,那還是人嗎?

正是因爲這樣,他纔會既興奮又驚恐不安。

他努力的向後看了看,接着滿是疑惑的道:“我怎麼會長出翅膀呢?難道……難道是與那滴血有關?”

事已至此,他已無力改變什麼了。既然長出來,那就長出來吧。

他試着輕輕的拍動一下翅膀,沒想到這麼輕輕一拍動,他的身體便輕易的離開了地面。若不是這偏殿的頂棚太矮,他估計能飛得更高一點兒。

落在地上,他突發奇想,這翅膀既然是從背上長出來的,那能不能按照心意收回體內呢?

而正在他打算嘗試之際,沒想到那個妖異的男子竟突然來到了門口兒,並一臉的疑惑的看向了他。

“你……你是魔人?可你之前明明是人啊?”

童言聽此,冷哼一聲道:“我是人還是魔,跟你有何干系?你不是說擇日再戰嗎?怎麼這麼迫不及待的又來找我了呢?”

妖異男子低頭看了一眼倒在血泊中的城主屍體,接着咬牙切齒的道:“我知道了,你……你是不是得到了魔血石?正是因爲你吸收了魔血,所以才生出了翅膀?我苦苦尋找這麼多年,馬上就要得手了,沒想到竟被你給捷足先登了。你還我魔血石,還我魔血石!”

童言聞此,立刻問道:“你說什麼?那石頭真的是魔血石?可這魔血石好像也沒有什麼太過強大的力量啊?”

妖異男子氣憤的道:“魔血石一共有十塊,單獨獲得一塊,自然所能獲得的力量不多。但若是湊齊了十塊魔血石,到時候就算是魔神,也有一戰之力。我這麼多年的努力都白費了,怎麼就偏偏你被鑽了空子。氣煞我也,真是氣煞我也!”

童言看他一臉怒火,隨即安慰道:“好了好了,你生氣又有什麼用啊?我根本不知道是怎麼回事兒,是那石頭裏的血自己飛入我體內的。你想讓我還給你,你說怎麼還?要不我放點兒血給你?”

妖異男子聽此,狠狠地道:“放點兒血給我?那魔血已經完全侵入你的身體,放點兒血又有何用?除非……除非我吃了你!”

說到這裏,他突然全身魔氣騰騰,竟然真的動了歹心。 看著這個突然凌空跳躍到自己面前的沈飛,楚洛洛也著實嚇了一跳,不過當她回頭看見那條倒飛出去落入人群的大狗時,雖然還不是很清楚到底發生了什麼情況,但有一點楚洛洛大概是意識到了,那就是沈飛似乎已經救了自己一命了。

「這?」楚洛洛有些沒有反應過來,只是獃獃的看著面前氣喘吁吁的沈飛,不知道說什麼。

沈飛沒有理會面前的楚洛洛,他只是遙望了一下遠方,遠處已經有著幾十條野獸朝著這邊圍攏過來了。

「走!我們快逃!」沈飛拉起楚洛洛的手臂,轉身邊就準備逃跑。

楚洛洛還完全不知道具體發生了什麼,不過此時沈飛要拉著她逃跑,她也只能順從著他,順利的讓沈飛牽住了自己的手。兩手交握,沈飛的手掌除了傳過來一絲溫暖的感覺,還伴隨著一股黏黏糊糊的粘稠感覺。

楚洛洛下意識的看向了自己和他兩手交握處,只見在昏暗的燈光的照耀下,自己和他的手都顯現出了一片殷紅,而且此時還有不少的紅色液體在不斷地向下滴落。楚洛洛心中一驚,她急忙看向沈飛的手臂處。只見得,沈飛的衣服袖子已經完全碎成了一條一條的,而在那幾條碎布條中,三道鮮血淋淋長約十幾厘米而深度達到兩三厘米的傷口赫然的映入進了楚洛洛的雙眸中。

楚洛洛的心彷彿狠狠的抽搐了一下,她倒吸了一口涼氣,此時的她總算是深刻的體會到,觸目驚心到底是一個怎麼樣的詞語了。

「沈……,沈飛!你的手!!」

沈飛眉頭深皺了起來,現在正是逃命的關鍵時刻,沈飛哪有時間去關注自己的手。不過既然這是楚洛洛提醒了出來,而且還露出這麼一副如同見了鬼的摸樣,沈飛也只好緩下逃跑的腳步,然後疑惑的向自己的手臂:「手?我的手怎麼了?」

從剛才沈飛一拳將那隻大灰狗擊飛之後,沈飛根本就沒有再去關注過自己的手,不過他卻一直是感受到自己整條手臂都是麻的,沒有什麼其他的知覺,沈飛原本以為是自己剛才那一拳將那隻大狗擊飛之後,而手臂被震麻了,所以一直沒去管他,不過當他將目光鎖定在自己得手臂上時,他自己也被嚇了一大跳。

自己手臂上的那三條,幾乎快要深可見骨的傷痕,還是給了沈飛巨大的震撼,原來自己的手臂並非是被震麻了,而是劇烈的疼痛已經疼得沒有知覺了。明白了自己的手臂上出現這這麼嚴重的傷痕,沈飛這才像感受到了受傷的疼痛,他冷汗開始沁出額頭。

但是現在並不是矯情和遲疑的時候,因為眼看著那些追趕上來的野獸已經要到底自己這裡了。沈飛咬了咬呀,隨手利用起自己手臂上的那些碎布條,將受傷的手臂做一個簡單的包紮,然後再也顧不得其他,拉著楚洛洛就向前逃去。

兩人剛走,原地便出現了三頭口露尖牙的惡犬,他們沒有絲毫的遲疑,直接就撲到了三名還未來得及逃跑的人類,將他們按到在地之後,鋒利無比的牙齒便直接咬穿了他們的喉嚨,於是,三條鮮活的人命在這一刻便失去了生命的光輝。

楚洛洛一邊跑著一邊聽聞到身後的慘叫和混亂的聲音,她疑惑的回頭看了一眼,可僅僅只是一眼,她便感覺到自己的整個身子像是被石化了一般,只因她所看見的一幕,是一場如同噩夢般的慘境,三頭惡犬分別將三個人類咬死之後,這是後續追擊上來的惡犬野獸也趕了上來,它們就好像一群被餓了半個月的怪物,在僅僅不到三秒鐘的時間,原本好好的三個人,直接被撕咬成了碎片,然後被這些惡犬野獸吞入了口中。

沈飛明顯的感覺到了楚洛洛的身體為之一滯,當他回頭查看的時候,也正好看見了這一幕。不過好在因為之前沈飛也看過這麼類似一幕殘忍的畫面,所以現在的沈飛對這種殘忍的畫面已經有了一點抵抗能了。知道楚洛洛肯定暫時還能夠接受眼前所看見的一切,但是現在並沒有時間再讓楚洛洛在這裡發獃了,不然下一個例子就是我們了!

「楚洛洛!!」沈飛對著楚洛洛大喊了一聲,將她的意識重新拉回到現實。

楚洛洛渾身一震,雙眼害怕的看著沈飛。沈飛沒有去解釋什麼,也沒有時間解釋了,在確認了楚洛洛恢復了大部分的精神狀態之後,他便不停息的繼續拉著楚洛洛朝前跑去。

四周圍攏的野獸也越來越多了,他們有著各種動物,比如有老鼠,野豬,狐狸,猩猩,猴子……彷彿是某個動物園的動物集體逃走了。而這些動物,無疑列外的都和平時人們所見到的動物有所不同了,他們有的速度變快了,體型變大了,但這些動物中唯有一群動物變化最是不可思議,那就是這群動物中出現的狗,他們每一隻狗的速度都是奇快!沈飛甚至從來沒有人間任何一隻狗能夠有著這麼快的行動速度,而且它們的不可思議還不單單體現在速度上,還有它們那鋒利無比的牙齒。

路邊有著許多夜晚發亮著的燈柱,但是這些變異之後的狗,兩三隻圍在那些有著四五十厘米直徑的燈柱下,不到半分鐘便將一根完整無暇的燈柱直接咬斷,倒了下來。

沈飛一邊關注著四周的情況,一邊努力尋找著最佳的逃亡線路。不過就只這時,在離著自己大約十幾米處的地方又傳出來了一陣騷動。沈飛尋聲望去,只見那騷動的源頭,正是剛才自己一拳將那隻大灰狗擊飛出去的地方。而此時,那隻大灰狗,遭受了沈飛沉重的一拳,雖然也受了傷,但卻是他卻又跌跌撞撞的站了起來,因為剛才沈飛將它擊飛到了逃竄的人群中,而現在這隻怪物大狗忽然重新站了起來,自然在人群中引起了一陣不小的騷亂。

沈飛忽然意識到糟了!因為作為唯一和這隻大狗有過接觸的沈飛而言,他可是親眼看見了這隻大灰狗奇快無比的速度,以及那鋒利得一口就能將人頭顱咬下來的恐怖力量。而此時那隻狗重新蘇醒站立起來矗立在人堆中,那麼很顯然這些人變得極度危險了!

果然!如沈飛所料想的那般,這隻壯得如同一隻雄獅一般的狗,在恢復了身體力量之後,感受到了自己口腔上顎上傳來的劇痛,它變得憤怒異常,仰天長嘯一番之後,它憤恨的看著周圍的人群,然後直接將目光鎖定在了一名離自己最近的人類身上。這個離它最近的人類是一名只有八九歲的小女孩,她似乎並不太明白為何周圍的所有人都是惶恐焦躁的,而這隻突然出現在面前的大狗狗,雖然面露兇相,可是那毛茸茸的長毛實在是太可愛了!女孩忍不住的伸出手似乎想要去摸摸它。

旁邊一個戴著眼睛的男子幾乎嚇得心臟都要蹦出胸腔了,他趕緊想要去拉回自己的女兒,然而一切已經太晚了!大灰狗雖然受了傷,但其實並沒有什麼大礙,它那奇快無比的速度再次爆發,瞬間便接近於小女孩的身邊,然後在這小女孩父親絕望的目光中,一口將小女孩的頭顱咬了下去……。

沈飛不忍的別過目光,他的心中難免有著一絲愧疚,畢竟那隻狗可是自己一拳給擊飛過去的,可是沈飛看著眼前的一切卻又是那麼愛莫能助,自己雖然有著不一般的力量,但是卻並不強大,自保尚且困難,還何談救助他人。沈飛也只好收拾起自己的難過的心情拉住楚洛洛繼續沿街逃竄了。 童言一聽就炸了,立刻冷聲道:“吃了我?真是給你三分顏色,你就想開染坊。 我告訴你,這魔血進入我的體內,並非是我有意爲之。你若是想因爲這個,跟我過不去,那我只好奉陪到底了。”

話聲剛落,童言同樣將體內魔氣外散,這一外散,好傢伙,竟然完全蓋過了面前的妖異男子。

妖異男子一看,頓時臉色一變。但從魔氣來看,似乎童言已經佔了上風。

他糾結了一會兒後,終於輕嘆一聲道:“算我倒黴,今日奪血之仇,來日我一定要報。咱們走着瞧!”說着,他轉身就要離開。

童言見此,趕忙說道:“慢着,我還有一件事兒想問你。你說一共有十塊魔血石,其他九塊在哪兒?你知道嗎?如果你知道的話,咱們兩個倒是可以做筆交易!”

妖異男子聞此,皺眉問道:“交易?什麼交易?”

童言微微一笑道:“這魔血石的確是好東西,誰不想得到呢?可越是好東西,肯定越發的難以獲得吧?無論是你,還是我,僅憑自己的力量,恐怕很難全部找全吧?我的意思很簡單,咱們兩個可以合作,一同去找魔血石。得到的魔血石,咱們對半分,你看如何?”

妖異男子冷哼一聲道:“你想得美,我若探知下一塊魔血石在哪兒,豈會來通知你?你做夢去吧!這天魔城算是白來一趟,告辭!”

“喂,凡事可以商量啊!喂……你別急着走啊?喂,你叫什麼啊?”

妖異男子身形已經消失,不過卻留下了自己的名字。“我叫溫淳,我師父叫我筱輝!”

“筱輝?好嘞,我記住了。我叫童言,有了消息記着通知我啊。好好想想吧!”

童言也不知道這傢伙有沒有聽到,不過他卻是很樂意結識這樣有實力的強者。他已經感受到自己實力的巨大提升,如果能多獲得幾塊魔血石,他的實力肯定會有跨越式的提升。到時候他想阻止上古魔神的野心,也能多一些底氣。

筱輝這個名字,一看就是人類的名字。那傢伙說他師父這麼叫他,估計就是他師父給起的。能夠傳授他類似移形換位的移位大法,肯定是個高人。

童言知道自己肩上的擔子有多沉重,所以能夠結識一些高人,對自己日後的行動肯定會有不小的幫助。尤其是這個筱輝,他能統領那麼多魔獸,在魔獸一族的地位肯定不會低。要是能得到魔獸一族的幫助,對抗上古魔神自然也就多一分勝算。

童言沒有繼續想這些,而是開始練習對自己翅膀的控制。果然如他所料,這翅膀可以長出來,也可以收回去。

但無論是長出來,還是收回來,都等於把自己背上的血肉撕開,那種疼痛感,可想而知。

可成長本來就會伴有疼痛,只有扛過去了,才能讓自己的羽翼更加的豐滿,成爲自己最想成爲的那一類人。

等他收好翅膀,離開城主府後,遂才發現,魔獸已經退離了天魔城。

天魔城的危機就這樣順利的渡過了,但是喪命魔獸之口的百姓卻達到了上千人。這樣沉痛的代價是令人沮喪和難過的,早知如此,童言其實從一開始就應該找那城主,傷亡或許就不會這麼大了。

好在還有不少人活着,只要還有活着的人,天魔城自然會慢慢的恢復成以前的模樣。

童言並沒有繼續在城中走動,而是返回了城主府。

反正那城主已經死了,這城主府現在也就變成了無主之處。他在天魔城還沒有家呢,不妨直接佔了此地,給自己當個臨時的落腳點也是不錯的。

這城主在這裏作威作福,好東西肯定不少。也不知道那主城的魔王會不會知曉自己的私生子已經死了,若是被他知道了,估計不要多久,就得派人來找童言報仇。所以童言決定,把城主府裏的好東西全部分給老百姓。

等主城的殺手來了,他再離開天魔城也是不遲。

回到城主府,沒想到竟被他偶遇了那個曾騙過他的女魔人。這可真是冤家路窄,他當然得說道幾句,不然的話,自己險些吃了大虧,找誰說去?

那女魔人應該是知道了城主已死的消息,所以揹着包裹正欲離開城主府,哪想到正好跟童言偶遇了。

“呦呵,姑娘,咱們可真是有緣吶。我差點兒被你害死,你是不是該給我一個合理的解釋呢?”

這女魔人一聽此言,嚇得立刻“噗通”一聲跪在了地上。

“英雄饒命,是我不對,我不該騙你。但我……但我也是沒辦法啊。如果我不照做的話,城主就要殺我阿爸阿媽。我也是被逼無奈啊!”

得,其實童言早就想到會是這樣的答覆。不過也沒關係,只要這女魔人認錯了,他又豈會真的追究呢?說到底,他只是不想被人當傻瓜罷了。

“好了,既然是這樣,我就饒了你了。但是你記住,日後千萬不要騙人。你可曾想過,你爲了自己的父母安全,就害別人。若是別人死了,你的良心難道就會安寧嗎?去和你的父母團聚吧,好好的做人,做一個好人。記住了嗎?”

女魔人聽此,立刻點頭應道:“英雄,我記住了,謝謝你,謝謝你!”說着,她從地上爬起來,直接快步走出了城主府。

城主府的下人基本都撤離了,但是童言卻忽略了這城主的家眷。城主一共有三個老婆,而且個頂個的生的都是男孩兒。也就是說,城主有三個兒子,除了最小的還沒有成年之外,其他兩個都是大人物。

但是他們都不在城主府內,估計是城主擔心這裏有危險,早早的就讓自己的家眷離開天魔城了。而也正是因爲城主家眷聽到了消息,才讓童言殺害城主的事情傳到了主城。

當然這都是後話了,童言現在正饒有興趣的看着已故城主大人的“傑作”呢。

這城主大人要是在人間,肯定能當個生物學家,這一個房子裏,竟然滿是各種新生怪物。

比如童言之前所見的那種肉球,也就是肉魔,還有這種由魔獸屍體七拼八組起來的四不像,再者像蛇卻長腳的怪蛇等等……

看着這些魔物,童言一邊嘖嘖稱奇,一邊嘿嘿壞笑。

若是把它們的魔氣都給吸收了,那他的修爲是不是會更進一步呢?

於是他毅然的決定,開始閉關。不把這些魔物的魔氣全部吸乾,並化爲己用,他絕不出關。

但隨着他魔氣的越發強大,一個新的問題卻出現了。那就是,他戀上了殺戮,而且近乎於癲狂的狀態。

好在此時,他收到了來自魔獸筱輝的消息,並約他到界山一見!

難不成是有了魔血石的下落嗎? 城市夜晚的街道,本應該是隨處布滿了燈光,驅散黑夜的陰暗。不過今天,這顯然那成為了另外一種意外。

原本筆直的街道此時卻漆黑一片,原本繁華的道路兩邊商店,此時卻全部清一色的大門緊閉,整個大街蕭條得就像世界末日景象一般。

黑夜的黑暗,阻擋了人類的目光,阻礙的人類前進的腳步,但對於那些野獸來說,他們本就是天生的狩獵者,黑夜絲毫沒有妨礙到它們的活動,反而為它們提供了最有效的武裝。

這場黑夜,註定是屬於野獸的狂歡,而屬於人類的則只剩下無盡的恐怖。四周的哀嚎,尖叫聲一直在發生,從未斷絕,這就是一場活生生的煉獄。

沈飛帶著楚洛洛不斷地穿梭於黑夜的大街上,雖然現在周圍一片漆黑,路燈以及周邊的商店全都處於黑暗,似乎是這整個一片區域都處於了一個斷電狀態。不過這種不利的場面或許對於其他人來說,這是一個致命的災難,但是對於沈飛來說,這似乎又成為了他一個獨有的優勢。

總的來說,整條街道都處於了黑暗之中,最不利的,自然是長久以往都生活在光明之下的人類了,不過即使是這些習慣於黑暗狩獵的野獸們,環境的黑暗,或多或少還是影響了它們在黑夜之中的能見度。

但沈飛呢!自從擁有了這塊奇異的隕石之會,隨著他的每一次變身,紅霧的入體,他覺察到自己的身體同時也發生了翻天覆地的變化,至少就目前看來,最明顯的,就是沈飛五感,以及身體素質得到了不少的加強,他的視力聽覺,速度力量……都超越了一般的人類。

身處於黑暗,但沈飛卻能夠輕易地看清五十米之內任何身處於黑暗之中的一切事物,依靠著這種強悍的如同夜視儀般的視力,沈飛能夠輕易的在危險臨近之前然後避開危險。所以,雖然在一時間沈飛身旁都傳出了遍野哀喊,但沈飛卻一直未曾遇到真正的危險。

這是沈飛生活的地方,所以沈飛對這些地段並不陌生,即使身處於黑暗,沈飛還是能夠輕易地辨別出方向。但是現在唯一讓沈飛感覺到無力的卻是,無論沈飛選擇往哪個方向逃竄,他都會遇到大批的野獸動物圍堵在前方。似乎自己這一群人是真被包圍在了這一條狹小的街道中了。

「該往哪裡走?」沈飛與楚洛洛融入黑夜躲避在一輛已經沒有人的公共汽車中。周圍全是四處逃竄的人類,以及如同來到了狩獵場的野獸們。沈飛幾乎每隔三四秒就會聽見一聲絕望的慘叫聲。

沈飛與楚洛洛藏身於這輛公交中,可是這裡的他們並非是來到了絕佳的安全庇護藏所,因為無論怎麼說,自己和楚洛洛依舊還處於這群殘忍血腥野獸的包圍之中,一旦等那些野獸將外面流竄的人類獵殺殆盡,那麼自己和那些還藏身在某處的人類,肯定就會成為了下一個目標。

這麼辦!兩人全部在公交車倒數第二排座位下,蹲身隱藏在這裡。沈飛緊緊的將楚洛洛抱在懷中,都這個時候了,沈飛根本沒心思吃楚洛洛的豆腐,之所以要這麼緊緊的抱住的,一個是因為為了使兩人依靠更緊,從而減小了被暴露的可能,在一個就是,沈飛感受到了楚洛洛整個人都處於一個極度的恐慌之中,他的身體顫抖地不行,甚至他的雙手冰冷得,就像冬天才摸了冷水的樣子。

沈飛一邊將楚洛洛緊緊的抱在懷中,一邊輕聲的在她的耳邊小聲的安慰著:「別害怕,還害怕!我們會沒事的。」

楚洛洛抬起頭看了沈飛一眼,他知道眼前的這個男子只是在安慰自己,因為雖然藏身於一輛公交車暫時成為了安全的藏所,但是周邊還在不斷響起慘絕人寰的慘叫聲在告訴著她,這場獵殺還在繼續,而下一個卻不知道是誰,也許就是自己了。

「我們全部都會死的對嗎?」楚洛洛充滿絕望的目光看向了沈飛。

沈飛雖然此時也不對現在的情況持有樂觀,但他卻沒有楚洛洛那麼快的絕望,這大概來源於那顆黑色隕石而賦於沈飛的特殊能力:「沒事的,你別害怕,我們肯定會沒事的,都這麼久的時間過去了,說不定早就有人報警了,一會等警察來擊殺了這些野獸,我們就能得救了。」

沈飛準備安慰這情緒很不好的楚洛洛,不過就在這時,身處於公交車裡的兩人呢聽見了一陣急促的腳步聲臨近,然而就在下一秒,沈飛忽然感覺到整個公交車的車身一陣劇烈的搖晃,彷彿整個公交車都要險些翻倒了。外面急促的腳步聲戛然而止,隨即而來的卻是一陣撕心裂肺的痛苦慘叫之聲:「啊!!!誰來救救我,救我……咕咕咕。」突然冒出的氣泡音,似乎是外面遇險的陌生人已經被野獸咬破了喉嚨,而那些未說出口的話全部通過破洞的喉嚨而發出來的聲音。

漸漸的,公交外面的慘叫之聲,漸漸消失直至徹底安靜,取之而來的則是一眾野獸,低吼撕咬的聲音,不難想象,外面那一群野獸顯然是在分食那位才被殺死的同類。

如此近距離的感受這種血腥恐怖的場面,楚洛洛害怕的抖動得更加的厲害了,她的腦海中全是人類恐怖絕望的臉龐,以及周圍不斷咬噬殘骸的原始畫面,忽然感覺到自己的胃部一陣翻滾,似乎是想要嘔吐了:「嘔~」因為還沒有晚飯,所以楚洛洛只發出了一聲干吼。

但是楚洛洛僅僅的這個舉動卻將沈飛嚇得不輕,要知道就在這個和自己僅一門之鎘的地方,就是這些殘忍野獸的所在地。

果然!在楚洛洛發出了那一聲乾嘔的聲音之後,沈飛敏銳的感受到了外面的環境突然的變得安靜了起來,不過就在下一秒,沈飛感受到自己身後的金屬車身的部分傳出來了踩踏的聲音,而且同時還伴隨著輕微的車身搖晃。

沈飛也開始緊張起來了,她不著痕迹的將楚洛洛抱得更緊,同時微微的用力將楚洛洛不斷地靠向自己,縮小兩人的暴露範圍,以減小兩人被發現的可能。

車身還在輕微的搖晃,而車身外踩踏的聲音卻還在不斷地從沈飛背靠著的那面金屬車體不斷地傳出,沈飛大氣都不敢喘一下,身體更是一動也不敢動一下,通過對面的那面玻璃窗反射看去,沈飛發現,就在自己身後的頭頂,一顆碩大,並且尖牙外露的狼頭正在不斷地朝著裡面四處張望著。

這隻巨型狼雖然在夜晚也有著不錯的視力,但他和沈飛相比,卻還是顯得略遜一籌,沈飛能夠通過對邊玻璃的微弱反射光線和看見它觀察它,但是它卻並沒有發現就在自己的眼下就藏著兩個人類。巨型狼沖著車裡張望了良久,不過車裡顯得空蕩蕩的,在什麼也沒看見之後,它顯然也失去了興趣,不再半站在車身上伸頭朝裡面望去,從而回到了地面走開了。 城主之位一直處於空缺狀態,天魔城的事務基本都有神威代理了。 童言雖然想過,自己要不要順理成章的成爲新的城主呢?但一想到主城的殺手指不定什麼時候就來了,還是不要當這個城主的好。不然的話,搞不好會連累整個天魔城的百姓。

昔日城主所創造的魔物,都被他一個不剩的給吸乾魔氣了,但至於那城主是如何造出這些東西的,他推測應該是與魔血石有關。可魔血石已經被自己吸收了,他也就沒辦法嘗試着造出這些魔物供自己緩解殺欲了。

他在想,要不自己去界山上獵殺獵殺魔獸?就這麼一想,沒想到魔獸筱輝的消息便傳來了。

坐在城主府前院的涼亭裏,他正在閉目修煉着。而神威配給他的兩個手下,卻有其中一個拿着信來到了他的跟前。

“童言大哥,這裏有你的一封信。”

一聽此言,他立刻睜開了雙眼,然後不解的道:“信?我認識的人都在天魔城裏,誰會給我來信呢?”他雖然這麼說,但還是把用樹皮所做的信接了過去。

可是僅僅看了一眼,他就交還給面前的手下了。

“童言大哥,你這是……”

童言嘿嘿一笑道:“我最近視力不太好,你念給我聽吧!”

“啥?這麼大的字你都看不清了啊?要不要我帶你去看看城裏的醫師啊?”

童言閉上雙眼道:“讓你念,你就念。要想看病,我自己會去的。”

那手下輕哦了一聲,這才說道:“童言兄,請於午時到界山一見。筱輝!童言大哥,就這兩句,沒了!”

童言聽此,輕輕的點頭道:“好,我知道了,麻煩你了。忙你的事兒去吧!”

“好,那我走了。”

只等那手下走開,他這才重新睜開了雙眼。他哪裏是視力不好,而是他根本就不認識這裏的文字。鬥天國的文字他是認得的,可阿修羅道的原住民卻有着屬於自己的文字,看起來歪七扭八的,也不知道寫着什麼。看樣子,若想在這裏立足,他還得想辦法把這裏的文字學會,不然的話,那可真是連一封信都讀不懂了。

得知是筱輝約自己去界山一見,他還是挺開心的,估摸着是那傢伙打聽到魔血石的下落了。趁此機會,結交這個筱輝,倒也不錯。

整理了一下衣服,他便匆匆地出門了。

界山很大而且很高,那筱輝也沒有說具體在界山的什麼位置見面,這倒是有些難爲童言了。

不過童言倒也不着急,反正這界山上魔獸多了去了,找幾頭殺殺,倒也是不小的樂趣。

沒錯兒,對於殺戮,現在已經成爲了他所謂的“樂趣”。看樣子,他陷入魔道是越來越深了。

登上界山,他一個人閒庭信步着,巴不得會有魔獸來找他的晦氣,然後他好趁機多宰幾頭。

可也不知道今天是怎麼了,他都走到半山腰了,卻連一頭魔獸都沒有看見。

About the author

jingshenxianxiangxue:

0 Comments

Would you like to share your thoughts?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

發佈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