腦子裏翻江倒海,思緒萬千。

腦子裏翻江倒海,思緒萬千。

2020 年 10 月 24 日 未分類 0

顧白語走到與我?平的位置,突然將我的手拉住,我不知道這意味着什麼,但能感覺到他似乎是想想向我傳達什麼信息。

“口口聲聲說那是自己摯愛的人,卻那樣對他,真的忍心嗎?”顧白語突然這樣說,目光落在那混蛋傢伙的身上,不、不對,是混蛋傢伙腳底下——我爹的身上。

我的大腦有那麼一瞬間是眩暈的,什麼意識也沒有。顧白語的意思,是那個隱藏在暗處的真正的高手,是我爹嗎?

這、這怎麼可能?

我怔怔地看着我爹。他蜷縮在地上瑟瑟發抖,哪裏有一點隱世高手的感覺!

正在我發愣之際,顧白語牽着我的手,走到我娘跟前,用手輕輕地在孃的頭頂上拍了一下,說道:“醒!”

孃的雙目登時變得有了些許光彩,看到我,眼睛裏噙滿淚花,嘴脣都在顫抖。

恍惚間,我以爲娘活過來了,伸手觸摸她的臉頰,卻沒想到。娘就像一團煙霧一樣,被我輕輕一碰,竟然散了。我嚇的連忙將手縮了回來,隔了片刻,孃的形態才重新恢復。

娘看了我一會,艱難地挪動身子,轉向爹的方向,眼神很複雜。

我似乎明白了什麼,真正把娘害成這樣的人,不是顧白語,而是我爹!

那個表面上看起來畏畏縮縮膽小怕事的男人,口口聲聲說有多愛娘,卻連她死了,也不讓她死的安生一點。

強行把孃的殘魂聚集起來,讓她成爲魂彘,就只是爲了迷惑我,讓我去對付顧白語?

我正恨恨地看着那個生我養我的男人,娘突然發出低低的哀嚎聲,我趕緊低頭,只見娘倒在地上,一點點消失不見。

我極力想把她抓住,卻什麼也抓不到。

眼淚,突然如決堤的洪水一般,傾瀉而出。

“鄉親們,顧白語是魔鬼,凡是接近他的人,都沒有好下場。你們看喬沛她娘,本來還能苟延殘喘地成爲一縷幽魂,顧白語一靠近她,她就立馬魂飛魄散了。”

我的心正揪疼的厲害,耳畔突然響起那混蛋的聲音,煽風點火,?動村民們對付顧白語。

程安和高連枝急忙辯解,可村民們的吶喊聲完全將他們的聲音蓋住。

沒有一個人願意聽我們解釋一句,也沒有一個人肯念在昔日的情分上對我們心存感激。

顧白語冷漠的臉上突然勾起一抹詭異的笑容,頓時,原本晴空萬里的天空佈滿烏雲,且烏雲壓的很低。

村民們頓時住了聲,紛紛昂起頭看着天空,一個個露出驚恐的神色。

高家村的村民可是領略過雷電的厲害,連鬼嬰王都懼怕這雷電的威力,更何況是這些手無縛雞之力的普通老百姓。

那混蛋越發唆使的厲害:“鄉親們。你們看,他就是魔鬼,他能呼風喚雨,引來雷電,連我茅山弟子都不能做到的事情,他一個死人居然可以做到。簡直太恐怖了。你們還猶豫什麼,趕快把他的肉身破壞吧!別害怕,他一個人,而我們有幾千人,我們不用怕他!”

就像遊街示威一樣,帶頭人的一句話,頂的上旁人的千言萬語。

這些村民全都沒理智了,他們竟然揮舞着手中的武器,團結一致,將我們圍攏在中間,一步步向我們逼近。

也不想想,如果顧白語真是惡魔。豈是這些木棍鐵鏟能對付得了的?

我們四個背靠着靠圍成一圈,眼看着被人羣圍攏的圈子越來越小,天空中的烏雲也壓的越來越低,突然,“嘎嘣——轟隆——”一聲,一道閃電劃破了昏暗陰沉的天空。緊接着,一道炸雷落下,將人羣外圍的地面炸出一個諾大的坑。

顧白語這是嚇唬他們,想讓他們望而卻步。

可我們低估了這些村民的無知、冷血、愚蠢……他們竟然豪不畏懼,再一次揮舞着武器,向着我們逼近。

我們被逼的無路可退,我都想和他們拼了。

便在這時,天空中又是“嘎嘣——轟隆——”一聲,閃電劃過天空,炸雷驚響,彷彿要把地面炸裂一樣。

令我們誰都沒有想到的是,這一次,炸雷竟然落在了顧白語腳底下的位置。

地面頓時被劈出一道巨大的裂口,好些村民站立不穩,掉進裂口中。

剩下的村民驚叫着連連後退,用看怪物一般的眼神看着我們,他們都以爲顧白語要殺他們了,惶恐的不得了。

只有我知道,這炸雷根本不是顧白語引下來的,而是,因爲顧白語而落下來的——也就是說,炸雷要劈的不是村民,而是——顧,白,語!

上架了,好忐忑啊,求支持,求鼓勵…… 小時候偷聽村裏的老人給小孩講故事,經常會聽到“渡劫”一說。大地萬物,皆有靈氣,靈氣凝聚,到一定程度,萬物皆可羽化登仙,最常聽到的,便是狐狸和蛇。據說狐狸羽化之後,就能變成多尾狐,當尾巴到達九尾時。經過上天的考驗,便可榮登仙列。而蛇則可變爲龍,同樣是仙班一列。

只不過,要成爲仙家,哪有那麼容易,必須要經過上天的考驗,也就是俗稱的“渡劫”。

如此這般場景,讓我不由得想到,顧白語是不是也在渡劫?

渡劫渡劫,渡過去了,便是魚躍龍門,可若渡不過去呢?便成了天譴!

顧白語這是在拿自己的性命當兒戲嗎?他故意引來上天的懲罰,卻是爲了對付那些爲難我們的人,他就沒想過,如果他失控了呢。雷電萬一落在他身上了呢?

這雷電的威力我可是見過,張道士也算有點本事,雷電劈在他身上,分分鐘就讓他魂飛魄散。我都不敢想象,要是顧白語被雷電劈中。會是怎樣的場景?

頭頂上烏雲壓的越來越低,伴隨着雷電聲,冰涼的雨滴紛紛揚揚落下,陰風大作,吹的人很難睜開眼睛。

村民們畏懼這雷電的威力,但更畏懼顧白語那雙冰冷的眼神,彷彿他真的是惡魔,比雷電還要可怕的惡魔。

我知道,就算我此刻把渡劫的事情說出來,村民們也不會相信。我也知道,就算我告訴顧白語不要他這麼做,他肯定也不會聽我的。

雷電劈中村民,將都算在顧白語的頭上,他的渡劫,終將變成天譴!

我沒法眼睜睜地看着他把自己一步步送上死亡的深淵,唯一的辦法,就是我死了,顧白語就不會再用這種方式保護我了。

我擡頭看着顧白語,淚水忍不住“嘩啦”一下掉下來,很快就被雨水衝乾淨了。

今生今世,有可能是最後再看他一眼,我的心有多痛,就有多捨不得。

看着他白皙乾淨的臉龐,往日裏的點點滴滴像放電影一般在腦海中一一閃過,他的冷漠、他的笑臉、他冰冷的眼神、他寬厚的手掌、溫暖的懷抱、一次次在我最需要幫助的時候出現,還有,他叫我“老婆”時候,那溫柔的眼神。

我怕自己忍不住哭出聲音,使勁用雙手捂住嘴巴,眼淚狠狠地嚥進肚子裏。

“顧白語。我愛你!”我呢喃地說了一聲,風聲很大,雨滴很大,將我的聲音淹沒。

我最後看了他一眼,彎腰撿起地上的桃木劍。用盡渾身的力氣,狠狠地朝胸口刺下去。“啊——”

桃木劍劃過風雨,直直地向我的心口落下來,我閉上眼睛,嘴角勾勒出一抹灰心的微笑——我總算可以爲顧白語做點什麼了。

然而。我的雙手突然被一隻強有力的大手一把抓住,緊接着,桃木劍被狠狠地打落,一張大手捏着我的下巴,將我的頭擡起來。“你在幹什麼?”

雨水衝的我睜不開眼睛,我看不到顧白語的表情,但他的語氣已經顯示此刻的他有多麼的生氣、憤怒!

我終於忍不住“哇”的一聲哭了出來:“我、我不想你被雷劈……”然後,就硬噎的一句話也說不出來了。

顧白語一把抓住我的肩頭,一使勁,將我拽進他懷裏:“聽着,你的命是我給的,沒有我的允許,你不能死!”

我努力將眼睛睜開,朦朧中,我看到那雙冰冷默然的眼神中竟然閃動着害怕。

他顧白語天不怕地不怕。連這雷電都不放在眼裏,卻害怕失去我!

我到底何德何能,值得他這樣對我?

淚水再一次噴涌而下,不是難過,而是高興。

此生此世,能遇上這樣一個人,死而無憾。

可我現在不想死了,試問這世界上能有幾個女人有我這樣的好福氣,遇上顧白語這樣的男人,我怎麼能說死就死,離開他,會比死了更痛苦!

我顫抖着手握住顧白語的手背,四目相對,我從他的眼神中看到了堅定——無論如何,他都不會讓我受到一絲絲傷害。我相信。他也能從我的眼神中看到我的堅定——無論如何,我們都要平平安安地離開這裏!

兩隻手緊緊地交織在一起,顧白語將我拉起來,與我十指相扣。

我們一起面對着這幾千村民的圍困,站在狂風驟雨中,我們的身子屹立不倒,彷彿這世界上沒有什麼可阻止我們。

村民們越發惶恐,不斷地用手中的武器試圖對我們發起進攻。

我回頭對高連枝和程安說:“你們想辦法逃走吧。”他們兩個是無辜的,我不想連累他們。

沒想到,程安和高連枝同時說道:“我們不走。”

比起什麼有福同享有難同當。這簡簡單單的四個字更加令我感動。

我衝他們點頭,程安和高連枝走到與我們齊平的位置,四雙眼睛掃視着黑壓壓一片的村民,沒有絲毫的畏懼。

天空中,烏雲已經快要壓到我們頭頂上了,雷電越來越密集,卻不再劈下。大概是因爲適才那個炸雷傷了無辜的村民,雷電便不敢再肆意落下,只想把村民們嚇唬走而已。

連老天都低估了這些人們的愚昧無知,他們不畏懼雷電,一心只想着除掉顧白語。

顧白語冷冷地看着人羣,說道:“天都奈何不了我,更何況是你們這些愚昧無知的人類。不想死的,就趕緊滾!”

人羣騷動起來,卻沒有一個人想要離開。

“嘎巴——轟隆——”消停了很久的炸雷突然又響起,彷彿也在警告村民們,趕緊離開這裏。

炸雷將幾座房屋都炸塌了,天火在風雨中依然生生不息,空氣中瀰漫着濃濃的焦臭味。

村民們騷動起來,緊接着,又是一連幾聲炸雷,將村子裏的房屋炸的七七八八。

農村人有的辛苦一輩子,才蓋一座房子,可以說是房子就是他們的命根子。

有的村民頓時驚叫着:“房子,我的房子……驢日的,我跟你拼了,啊——”

他們不畏懼死亡,但炸雷毀了他們的房屋和農田,會讓他們生不如死。九莊村的村民們羣起而攻之,吶喊聲穿過風雨,直逼入耳。

“愚昧!”風雨朦朧中,顧白語依舊昂首挺胸,他張開雙臂,嘴裏碎碎念着什麼,我們的身後漸漸聚集了數不清的黑影。

看這些黑影的着裝。都是顧家的人,爲首的,便是關若蘭和明暗。

他們帶領無數的幽魂擋在我們面前,幽魂的數量與民衆不相上下,頓時間。整個九莊村變成了一片人與魂的海洋。

顧家亡魂軍團的出現,似乎是這場戰爭的導火索,人們越發覺得,不除掉顧白語,他們就沒有生的機會。

三千民衆,手持鐵鏟棍棒,嘶喊着撲向顧家幽魂軍團。

而那三千軍團只等着他們撲到跟前,一個個纔像猛獸下山一般,嘶吼着撲向人們。

霎時間,哭喊聲、廝殺聲、兵器碰撞的聲音、血肉撕裂的聲音。全都混在一起。

天空中,炸雷一聲聲響起,道道白光刺的人睜不開眼睛。

我們的周邊被炸雷炸出好幾個大窟窿,有的村民被炸雷擊中,瞬間被炸成了肉醬。有的幽魂被炸雷劈中,瞬間灰飛煙滅。

顧白語靜靜地看着這場戰爭越演越烈,那炸雷幾次三分警告他,他都無動於衷。

我不知道他心裏在想什麼,只覺得他的眼神越發的可怕,紅的像血一樣。

人類終究不是鬼魂的對手,可鬼魂終究不是上天的對手。

風雨飄搖中,人類一個接着一個躺下,鬼魂一個接着一個魂飛魄散。

眼前的一幕幕,無不令我們窒息。

“啊!”

“嘎嘣嘎嘣——轟隆——”

顧白語突然仰天長嘯,與此同時,天空驚響幾聲炸雷,一道道白光在我們周邊亮起,白光把顧白語的眼睛襯托的更加血紅,彷彿鬼魅一般。

苟延殘喘的人們終於流露出害怕的神情,向着殘餘的亡魂們求饒。然而,亡魂們已經殺紅了眼睛,那僥倖苟活下來的幾條生命,終於還是在眨眼間喪了命。

可亡魂們也好不到哪裏去,除了關若蘭和明暗,其他的均被炸雷擊中,魂飛魄散。

他們正要朝着我們的方向跑來,便在這時,又一道炸雷落下,直接擊中顧白語。

我和程安還有高連枝被炸雷產生的熱浪擊的飛出去老遠,待我轉頭看時,只見顧白語被閃電纏繞,渾身都在冒着白光。他痛苦地哀嚎:“啊啊啊啊啊啊啊……”

“老公!”

“少爺!”

電光一直將他包圍,他的哀嚎聲不絕於耳傳來,每一聲,都令我心碎。我不顧一切要撲過去,卻在這時,一隻強有力的大手一把抓住我的肩膀,死死將我按住。

我驚恐地回頭,當看到那張被泥水糊的都快看不清五官,但卻依舊讓我熟悉的不能再熟悉的臉時,我的呼吸,霎時間停住了。

繼續求支持,求鼓勵~跪謝了 即使早已有了心裏準備,可如今看到他彷彿變了一個人一般,不再那麼懦弱、無能,眼神裏透着兇惡的光,如猛獸一般的爹時,我還是不由得顫抖了一下。

真的是他!真的是他害了娘!

這還不夠,他還要將顧白語從我的身邊奪走?

怒火在那一瞬間如火山爆發一般,直衝上頭頂。我用盡渾身的力氣掙扎,卻怎麼也無法將他甩開。

爹揪着我的頭髮將我拽起來,讓我看着被電光炙烤的不斷哀嚎的顧白語。除了無助的哭泣,我什麼也做不了,如果可以。我寧願那個被電光包圍的人是我!如果可以,我會毫不猶豫地將刀子插進我爹的心口。

我用盡渾身的力氣惡狠狠地瞪着他:“你纔是魔鬼,你到底想幹什麼?”

“啪”的一聲,爹狠狠甩了我一個耳光,打的我半張臉火辣辣的燙。“你害死了我最心愛的女人,我也要你嚐嚐失去心愛的人的滋味。”

我哭着罵他:“明明是你害死了娘,明明是你……”

我的話還沒有說完,又換來爹狠狠的一巴掌,他叫我閉嘴,不許我再說話,那樣子,彷彿要把我吃掉一樣。

而這時,又有幾道影子從風雨中向我走近,分別是高飛翔、還有那個我不知道名字的混蛋,以及聶放和鬼嬰王!

他們的臉上滿是得意的笑容,就連那被打成了豬頭一般的高飛翔也在極力捂着臉笑。

高飛翔對我爹說:“你這個主意出的真不錯,三千活人,三千亡魂。都集?了,還有那個顧白語,生命力挺頑強的啊,還沒魂飛魄散呢。”

重生之全球首富 聶放狠狠白了他一眼:“可惜陰司大人要的是活的顧白語,你們這麼做,就不怕惹怒陰司大人嗎?”

那個沒名字的混蛋居然是聶放的師叔。叫他別多話。

聶放冷哼一聲,便不再言語。

我總算聽明白了,原來,這一切都是一場陰謀,三千具屍體,三千個亡魂,都是他們計劃中的一部分。

我不關心他們的陰謀到底是什麼,我只想快點到顧白語跟前去……

“啊!”我猛地轉身,狠狠地在我爹的胳膊上咬了一口,直將他的肉都咬了下來,嘴巴里面一片腥甜。

爹吃痛,一巴掌打的我半張臉都腫了起來。

我不顧一切地往前跑,嘴巴里面還噙着爹的肉。

我一路跑一路掉眼淚,不知道摔了多少跤,才終於快要到顧白語跟前。

電光越來越強大,被電光炙烤了許久的顧白語終於支撐不住,單膝跪在地上。他一隻手撐着地面,半低着頭,聽見我的聲音,他終於擡起頭,那雙眼睛依舊如血一般鮮紅,可當目光落在我身上之後,血紅中終於有了一絲絲神色。

我聽見顧白語喃喃叫了一聲“老婆”,淚水如決堤的洪水一般,噴涌而下。

我再一次爬起來,不顧一切地衝上去,“轟隆”一聲,一道炸雷落在我面前,將地面炸出一個大窟窿。

我看到顧白語的眼神中心痛的神色,更加堅定了我要向前的步伐。

我向天空看了一眼,朝它冷笑:“你都殺了三千村民,又何必對我手下留情?別假惺惺的了,我不會記着你的好,只會認爲你纔是真正的惡魔。”

“轟隆”一聲,一道炸雷落在顧白語身旁,沒有多大威力。似乎是在對我說:“那三千村民是被他害死的。”

我笑它:“你只是在給自己找藉口罷了,你就是個懦夫,敢做不敢當。”

又是“轟隆”一聲,炸雷落在我腳旁,似乎是在警告我,別亂說話。

我張開雙臂。對它說:“來啊,來劈我吧,只要我活着一天,我就會向這個世界上所有的人說,老天是沒眼睛的,是瞎子。是惡魔……”

天空中烏雲翻滾的厲害,似乎它被我激怒了,烏雲中不斷有白光亮起。

我流淚滿面地看着顧白語,用眼神告訴他,就算不能與他同生,也要與他同死!

我知道,顧白語看懂我眼神裏的意思了,也不知道他是如何做到的,竟然一點一點直起身子,電光將他的周身電的噼裏啪啦作響,他卻一點也不在乎,全部的目光都落在我身上。

我目瞪口呆地看着顧白語,忘記了呼吸,忘記了流淚,忘記了一切……

它好像被激怒了,烏雲翻滾的越發厲害,雨也下的越來越大,狂風吹的我快要飛起來了。

便在這時。令所有人都感到不可思議的一幕發生了:顧白語突然站直身子,張開雙臂,電光大作,炸雷不斷落下,“轟”的一聲,顧白語竟然炸裂,變成六個,漂浮在半空中。每一個看上去都是那麼的虛弱,無精打采的樣子,他的眼睛裏不再散發着敏銳的精光,而是毫無生氣的神色。

我的心頓時“咯噔”一下,顧白語這是怎麼了?

我正想靠近他,只見六個顧白語好像斷了線的風箏一般,直直地墜落下來。與此同時,關若蘭和明暗奔上前去,將六個顧白語分別接住。

About the author

jingshenxianxiangxue:

0 Comments

Would you like to share your thoughts?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

發佈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