聽了佟老的這番話,我頓時心中瞭然,隨後,我便打開天窗說亮話,直接問向佟老道:“是關於沈老八他們的事情?”

聽了佟老的這番話,我頓時心中瞭然,隨後,我便打開天窗說亮話,直接問向佟老道:“是關於沈老八他們的事情?”

2020 年 10 月 24 日 未分類 0

“小傢伙,你的消息也很靈通啊!”佟老發出了一陣爽朗的大笑聲,可是,笑聲過後,佟老卻劇烈的咳嗽了起來,足足咳了好一陣,才停下,“來吧,現在就過來!” “好!我這就過去!”說完這句話,我便掛斷了電話,並且伸手拍了拍凌雲的肩膀,道:“去黑市……你認識路吧?”

“楚爺放心,我認識路!”凌雲應了我一聲,隨後,這傢伙便狠踩一腳油門,汽車飛一般的衝了出去,就連坐在後排座位上我的,都感覺到了一陣極其強烈的推背感!

凌雲駕駛着汽車,飛快的穿梭於石市的大街小巷之中,沒多久,汽車便駛進了黑市範圍之內,伴隨着一道刺耳的“吱呀”聲響起,汽車,穩穩的聽了下來。

這一路上,龍星夜都沒有再開口和我說話,只是靜靜的坐在座位上閉目養神,直到汽車停下的那一瞬間,龍星夜才陡然睜開了雙眼,扭頭望向了我……

“楚風,世界靈戰會在我們神州的端午節那天正式開始,而五月初四,是預選開始的日子……不論當時你在做什麼,都不要忘記這兩天,千萬不要忘記,到時候我會讓凌雲聯繫你的!”龍星夜對着正準備打開車門,走下車的我,淡淡的說道。

“世界靈戰,我不會缺席的!”我打開了車門,走下了車,轉頭朝着龍星夜露出了一抹邪異的笑容,隨後,我便直奔那間最大的廢棄車間走了過去。

當我走進廢棄車間的時候,我聽到了外面的馬達轟鳴聲,而且那聲音,似乎距離我越來越遠……龍星夜走了,不過,他卻給我留下了許多問題,比如說葉家的事,羅藝的事,靈戰的事,還有預選的事!

我懷着複雜的心情,輕車熟路的找到了那處通往地下的隱蔽電梯,不過,當我走到那處電梯前的時候,電梯門卻意外的打開了……

電梯之中,一名滿臉病容,拄着柺杖的老者,步履蹣跚的走了出來,我定睛一看,不是佟老,又會是誰?

可是,我與佟老好像並沒有分開太長時間吧?他,爲何會變得這般蒼老?

“小風,你來了!”佟老的聲音,依舊中氣十足,可他臉上的病容和疲憊,卻是絲毫沒有減弱。

“佟老,你這是……”我快步的走上前去,直接扶助了佟老沒有拄拐的那條手臂,彷彿生怕佟老下一刻會倒下似的。

“人老了,病痛什麼的,自然就會找上門來……”佟老笑吟吟的從上到下,仔仔細細的打量了我一番,隨即,便用一種老懷大慰的口氣,對我說道:“小風,你在港島掀起的那陣腥風血雨,如今,已經在靈異世界中傳開了,楚大師之名,在靈異世界中,已經是無人不知,無人不曉了,只是可惜,現實世界中的人,並不知道你如今的聲望,不然,那些傢伙也不敢找上門來,逼我一個老頭子交權了!”

我知道,佟老所說的腥風血雨,就是指暗礁島上的那一戰,而佟老的後半句話,應該是暗示我,沈老八那三個人,並不是靈異世界的人,最多,只能算是現實世界中的一方霸主,我,要用現實世界的勢力,對付他們才行,因爲我如今在靈異世界中的影響力,對他們而言,根本就沒什麼影響!

至於那句“交權”,也很理解,沈老八那幾個傢伙,就是來找麻煩的,“交權”只不過是藉口而已! “交權?”我遲疑的問了佟老一句,“那幾個傢伙,到底想幹什麼?”

不過,佟老並沒有回答我的問題,而是指着他身後,與他一起走出電梯的年輕人……我之前已經忽略他了,就好像,這傢伙天生就是那種很容易被人忽略的人……

“他叫羽超,是獵人的徒弟,也算是我的半個弟子,最近幾年,一直都跟在我身邊……如今的黑市,由他在打理!”佟老一邊說着,一邊朝着那名叫做羽超的年輕人招了招手。

羽超平移兩步,瞬間出現在了我的面前,只不過,他並沒有和我握手,而是雙手抱拳,朝着我拱手道:“小風爺!”

我一邊朝着羽超點着頭,一邊打量起了這名號稱獵人弟子,佟老半個弟子的年輕人……他長的很平凡,屬於扔進人堆裏找不出來,只看一眼根本記不住模樣的那類人,而且,這傢伙周身的氣息彷彿都自動隱藏了起來,就像剛纔,連我都會下意識的忽略了他的存在!

羽超給我的第一感覺,倒是與殺手有些接近……

沒錯!

就是殺手!

他的平凡模樣,他的氣息隱藏,還有他的師父獵人,所有的資料,似乎都在暗示他的身份……殺手!

“你是殺手?”我微微皺眉,盯着羽超,“可是,你爲什麼沒有殺氣?”

“小風爺竟然能在這麼短的時間內,便猜出了我的身份,佩服!”羽超忽然一笑,道:“我的殺氣,已經被隱藏了起來,這是師父交給我的第一招,也是我用了十年時間,才學會的招數!”

“有意思!”我揚起了嘴角,凝視着羽超,這傢伙,比我想象中還要有趣。

“小風,羽超是唯一一個跟着獵人去過疆省的人,也許,他會對你以後要走的路,有幫助……”佟老輕輕的笑了一聲,不過,他的笑容裏,卻充滿了不甘,“我沒有多少時間了,你的路,我只能爲你鋪到這裏了,剩下的,就要看你自己了……”

“佟老!”我失聲驚叫了起來!

佟老說他沒有多少時間了,再加上佟老如今表現出的病態,似乎,真的如同佟老所言那般,他,的確沒有多少時間了……

“我是普通人,並不是術人,生老病死很正常!”佟老釋然一笑,道:“好了,我們說正事……”

“沈老八,馬鴻福和裴江,是西南,西北和福海三省的黑市掌舵人,名義上,他們是三省黑市的掌舵人,其實,只是獨立,但卻依附於二爺的勢力而已,三省黑市的股份,二爺仍舊佔據七成,像這種獨立但卻依附於二爺的勢力,神州各省,幾乎都存在,只不過,那些勢力沒有沈老八這三人龐大而已!”

“二爺消失許久,江湖上紛紛傳言,二爺已經死了,只是祕不發喪而已,所以,沈老八這三個傢伙,想來石市逼我交權,畢竟,二爺和黑哥都去了疆省,至今未歸,獵人又歸而復返,音信全無,張銘又死了,夠資格代表二爺的人,只剩下我這個糟老頭子,所以……”

“小風,二爺的勢力,早晚會由你來繼承,而如今,便是大好時機,只要你能鎮壓住沈老八三人,之前依附於二爺的那些傢伙,也不敢再掀起什麼風浪了!”

說完這番話,佟老便劇烈的咳嗽了起來,足足咳了半晌,才停歇。

重重的喘了一口氣,佟老緩緩的擡起了瘦弱的手臂,輕輕的拍了拍我的肩膀,道:“小風,人心,是最難預料的,也是最難算計的,現實世界中的約束,太大,殺人,並不能解決問題的根本,只要你抓住了人心的弱點,既能掌控人心,也能摧毀人心,今天,算是我給你上的最後一課,也算是我對你的最後一道考題……我的身體,我最清楚,它已經嚴重透支,能等到你回來,已經算是迴光返照了,所以,你不要爲我的死而傷心,因爲,我已經完成了二爺交給我的任務,這條命,是時候還給二爺,還給老天了!” 佟老的話,很沉重,就好像,他在對我交代遺言那般!

一時間,一股濃重的離別之殤,悄然的將我們三人包圍了!

“我明白,佟老!”我朝着佟老重重的點了點頭,旋即,我的嘴角,突然浮現了一抹冷笑,“沈老八那三個傢伙,交給我來擺平!”

佟老的話,讓我很難過,雖說我知道,生死由天定的道理,但我身邊的人即將離我而去,我還是有些無法接受……不過,佟老說的對,沒有人會比自己,更瞭解自己的身體,佟老,也許真的要不行了!

其實,我很想讓佟老去燕京,不,去國外最好的醫院就診,可是,按照佟老目前的狀態來說,他似乎再也經不起車馬勞頓的顛簸了!

就像佟老所言那般,等我回來,便是他如今,堅持活下來的唯一信念,直白的說,就是因爲這件事,所以佟老纔會始終吊着那口氣!

最關鍵的是,佟老絲毫沒有展現出任何求生的念想,他,已經把自己當成死人了!

也許,對佟老這種普通人來說,死,纔是他最好,也是最終的歸宿吧!

而我能做的,便是在佟老死後,渡化佟老的靈魂,讓他平平安安的進入輪迴,下一世,投得一個好身份……

我閉上了雙眼,復而睜開,當我的目光再次望向佟老的時候,已經沒有了那種離別之殤,因爲,我比任何人都瞭解死亡,瞭解輪迴……普通人也好,術人也罷,這,纔是所有人最終的歸宿!

見我的目光發生了變化,佟老臉上的淡笑,也隨之變得濃郁了幾分,“走吧!有些責任,是時候要你來扛了!”

說完這句話,佟老便拄着柺杖,步履蹣跚的邁入了電梯……

凝視着佟老的背影,我剛剛整理好的情緒,又發生了變化,鼻子也是不由的一酸……

雖然我並不知道佟老這一生都經歷了什麼事情,但我知道,佟老這一生,絕對都是在爲了二叔,全心全意的付出,直到臨死,都不忘將我推到二叔的位置上……

我深深的吸了一口氣,定了定神,便隨着佟老還有羽超,邁入了電梯之內……

電梯不斷下降,沒多久,電梯停了,而電梯門,也隨之打開了。

我和羽超一左一右的跟在佟老的身後,穿過那人頭攢動的集市,走進了黑市側面的一條昏暗長廊,我們三人一言不發,一直走到最深處,佟老才停下腳步,將枯瘦的手掌輕輕的搭在了門把手上……

“咔”的一聲傳來,門,被佟老打開了,緊接着,我,佟老和羽超三人,便魚貫的走了進去。

這是一間類似於會議室的暗室,會議室內,只有一張橢圓形的長桌,長桌四周擺放了十幾張老舊的太師椅,而且,那十幾張太師椅上,赫然坐着三個人……疤臉沈老八,以及兩名我不認識的人!

二人之中,有一人身材魁梧,絡腮鬍子,穿着考究的中山裝,筆挺的坐在椅子上,而另外一人,尖嘴猴腮,身材矮小,穿着一件休閒的皮夾克,雙腿還搭在了圓桌上,很是囂張。

當然了,就在我打量會議室內那三人的時候,三個傢伙,同時也在打量着我……

與另外兩人臉上流露出的不屑不同的是,沈老八的臉上,露出了一種思索的神色,彷彿在回憶我那般…… 會議室內,很安靜,靜的讓人有些壓抑!

忽的,佟老淡淡的撇了三人一眼之後,便伸出了枯瘦如柴,滿是褶皺的手,直接抓住了我的手腕,然後,佟老就這樣拉着我,彷彿前方有某種看不見的阻力那般,吃力的向前一步一步的挪動着蒼老而沉重的腳步,朝着圓桌最上首的那張椅子,走了過去……

見佟老邁出了步子,以沈老八爲首的三人,這纔回過了神來,當即,那囂張的矮小男人便叫囂着喊了起來,“老佟,你想幹什麼?”

佟老沒有搭理那囂張的矮小年輕人,只是拉着我的手,將我引到了那張最上首的椅子之前,然後,佟老直接將我推到了那張椅子上,用那無力的乾癟手掌,輕輕的向下拽了拽我的手臂,彷彿在示意我坐上去那般……

直到此時,沈老八坐不住了!

霍然間,沈老八“蹭”的一聲,從座位上彈了起來,指着佟老怒喝道:“老佟,你知不知道你在幹什麼?那張椅子,是誰都可以坐的嗎?”

這次,佟老終於有了反應……

只見佟老凝視着沈老八,一邊將我朝着椅子上拉,一邊對沈老八說道:“他叫楚風,是二爺的親侄子,也是二爺一脈唯一的傳人,他,有資格坐到這張椅子上!”

“就憑他是楚青雲的侄子,就能平白無故的坐到那張椅子上?還真是含着金湯匙出生的傢伙!”矮小男人陰陽怪氣的嘲諷道:“我們這些刀頭舔血的人,哪一個的上位機會不是用命換來的?而這個乳臭未乾的毛頭小子,光憑血脈關係,就想上位?老佟,你是不是老糊塗了,你有問過我們的意見嗎?楚青雲不在,光憑你自己,就能撐起他?”

“楚風……這名字我好像在哪裏聽到過……”那健壯的漢子,一邊說着,一邊露出了若有所思的表情。

“老馬,你這麼一說,我好像也聽過楚風這個名字……”沈老八朝着那健壯的中年人嘀咕了一句,同時,他的雙眼,也聚焦到了我的身上,彷彿想要將我看透那般。

就在這時候,我輕輕的動了一下手臂,掙脫了佟老的拉扯,我想,現在,該我出手了……

我並沒有直接坐到那張椅子上,相反,我的身體微微前傾,雙掌撐在了桌案上,深邃的眸子,一一掃過了沈老八三人的臉,淡淡的說道:“你們沒聽說過我的名字嗎?”

其實,我心裏比誰都清楚,他們沒聽說過我的名字,並不讓我意外,因爲,我的名號,在靈異世界之中,經過了祖乙大墓之戰,和暗礁島之戰以後,已經算是很響亮的名字了,可那畢竟是在靈異世界之中!

而在現實世界中,我似乎並沒有什麼拿得出手的戰績,比如說錦繡,錦繡的董事長,對外宣稱,乃是楚大師,而攪的港島天翻地覆的人,也是楚大師,所以,楚風這個名字,對於現實世界中的人來說,的確很陌生……

“毛頭小子,你有什麼資本,在這和老子炫耀?楚風?很了不起嗎?我爲什麼要聽說過你的名字?你應該先和老佟打聽一下老子是誰!”那瘦小的中年人一如既往的囂張,而且還露出了一種完全沒有把我放在眼中的表情。

我望着那矮小的中年人,突然咧嘴笑出了聲,道:“我沒什麼資本……但我偏偏就想上位,你說,怎麼辦?” 我的話音剛剛落地,會議室內的氣氛,陡然變了,變得無比陰森,而且充滿了火藥味!

“小子,你很不給我面子!”那矮小中年人沉着臉,雙目之中,陡然迸發出了一縷陰虐的光芒。

“給你面子?我爲什麼要給你面子?你是誰啊?”我冷笑一聲,旋即,便轉過頭,輕挑的對佟老問道:“佟老,這傢伙是誰?”

“裴江,福海省江湖巨頭,掌控福海省黑市,以及無數產業,諸如地產,餐飲,酒店等等!”佟老一邊說着,一邊坐到了我下首第一個位置上。

“你叫裴江?”佟老話音剛落,我便不屑的出言說了一句,旋即,我又轉過了頭,望向那名健壯的中年人,用同樣不屑的口吻,對他說道:“那你就是馬鴻福了吧?”

“算你有見識!”馬鴻福冷笑了一聲,便開門見山的說道:“我也不和你廢話,你想上位,可以,但你上位之前,要代表楚青雲,將三省黑市轉讓給我們,否則,我們三人聯手,絕對會讓楚青雲的勢力在頃刻之間,土崩瓦解!”

“好厲害的樣子!”聽了馬鴻福的話,我立刻撫掌輕笑了起來,“既然你們這麼有實力,那好,我給你們一個表現的機會,我倒要看看,你們如何讓我二叔的勢力在頃刻之間土崩瓦解……來,請開始你們的表演!”

“老馬,不用和這小子廢話了,馬上聯繫各省負責人,立刻脫離楚青雲!”裴江陰聲冷喝道:“我要讓這小子變成光桿司令……”

裴江話音剛落,一直沒有開口的沈老八突然揮手,打斷了裴江的話,“等等!”

沈老八一言,立刻將衆人的目光吸引了過去,就連囂張跋扈的裴江,都下意識的閉上了嘴巴,看來,沈老八,應該是這幾人之中的首領!

“八哥,怎麼了?”比較謹慎的老馬,不解的向沈老八問了一句。

“楚風……”沈老八的眼神突然一亮,略微吃驚的低吼了起來,“我在機場的時候見過你,而且,你好像被一輛沒掛車牌的車從機場接走了,這說明,你的勢力也不一般,而且,最近有傳聞,河省風頭正勁的錦繡集團,第一把交椅,就是一名楚姓的年輕人,外號叫楚大師,包括最近港島發生的那些大事,也都是楚大師搞出來的,你……該不會就是那個楚大師吧?”

沈老八話音剛落,馬鴻福和裴江,猛的扭過了頭,將目光死死的定格在了我的身上,彷彿,在等待着我的回答……

“不錯,我就是楚大師!”

我並沒有否認,如果這幾個傢伙知難而退,我想,我會給他們一個改過自新的機會,畢竟接手二叔的勢力,也需要人支持,尤其是他們三個這種極具影響力的巨頭!

然而,我大大方方的承認了我的身份,倒是讓沈老八三人爲之一愣,恐怕,這三個傢伙,怎麼也不會想到,我,竟然真的就是楚大師吧?

“楚大師……港島楚大師……”裴江喃喃自語的嘀咕了起來,忽的,裴江陡然狂笑了起來,“港島傳言,楚大師有神鬼莫測之能,可你,我怎麼看都不像擁有那種特殊能力的人,小子,你該不會是想嚇我們吧?”

“嚇你?我爲什麼要嚇你?”我配合着裴江的狂笑,也笑出了聲。

裴江深深的看了我一眼,不過,這傢伙似乎並不太相信,我一個毛頭小子,會是楚大師……

“就算你是楚大師,又如何?楚大師的錦繡,也就在河省,還有那麼一點影響力,至於老子所在的福海省,生意往來全都與港島掛鉤,而那楚大師,在港島又把三大勢力和四大家族得罪個遍……我聽說,四大家族不少人想要拉攏那個楚大師,可楚大師敬酒不吃吃罰酒,不理會港島的四大家族,如果你真的是楚大師,那麼,我要告訴你,你完蛋了!”裴江陰聲厲喝道:“老子今天就要把你玩到一無所有!” “把我玩到一無所有?”我望着裴江,乾澀的眨了眨眼睛,忽的,我放聲狂笑了起來,整個會議室,已經完全被我的狂笑聲填滿了!

我笑的越輕狂,裴江三人的臉色,便越陰沉!

直到我笑夠之後,那裴江才陰聲喝道;“臭小子,你可以繼續笑,恐怕,過了今天,你想笑,也笑不出聲了!”

“是嗎?”我頗爲無奈的搖了搖頭,一邊摸出了電話,一邊望向裴江,道:“你說,你的生意,大多和港島方面掛鉤,對吧?”

“不錯!”裴江似乎並沒有意識到危險的接近,反倒是趾高氣昂的和我叫囂了起來,“老子在港島,混的很開,你能把老子怎麼樣?如果,再退一步,就算你是楚大師,又如何?只要老子把你的事情宣佈出去,恐怕港島的四大家族,會聯起手來對付你的錦繡集團,畢竟,是你不給四大家族面子在先……”

裴江的話還沒說完,便被我的輕笑聲給打斷了,“呵呵,裴江,你只適合混江湖,並不適合玩腦子,因爲你根本就不懂人心……”

說完這句話,我便一臉冷笑的按起了電話上的鍵……

不多時,電話被接通了,盧員外的聲音,從電話中傳了出來,“楚大師,有事嗎?”

“讓那幾個想見我的傢伙聯繫我!”我只對着電話說了這麼一句簡單的話,隨即,我便掛斷了電話。

再說裴江等人,見我打了這麼一通莫名其妙的電話,三人的臉上,都露出了狐疑的神色,不過,這三個傢伙倒是耐住了性子,並沒有向我追問有關於電話的事情,只是全都坐回到了座位上,似乎,是在等着我亮出底牌……

大概過了三十秒,也僅僅過了三十秒,我的電話,便發出了一陣急促的鈴聲……

我低頭看了一眼屏幕上顯示的號碼,是一串特殊的號碼,不屬於內州的號段,應該是港島的號碼……

我輕輕的揚起了嘴角,按了一下接通鍵,順便,我還把手機的揚聲器打開了,隨後,我將手機放到了桌案上……

“請問,是楚大師嗎?”電話中,傳來了一道夾雜着粵語腔調的陌生聲音,由於我將電話調成了免提模式,所以,這道聲音不僅我能聽到,會議室裏的其他人,一樣能聽到。

“是我,你是誰?”我淡淡的說了一句。

“楚大師,我是李先巨,您終於肯讓我聯繫您了!”電話中的人,也就是李先巨,聽到了我的聲音之後,立刻欣喜若狂的叫出了聲音。

然而,另一邊,當李先巨自己報出了名號之後,裴江的臉色,立刻沉了下來,不僅如此,那傢伙甚至都下意識的握緊了雙手,開始不安的搓了起來!

如果有人展現出了這種表現,那隻能說明,這人現在很緊張!

沒錯,裴江現在,一定很緊張!

李先巨,那可是港島首富之子,四大家族之首的李家未來繼承人,在港島,有着無可比擬的影響力,與港島多有生意往來的裴江,怎麼可能不知道李先巨的名字?

別說是裴江了,就算是沈老八和馬鴻福,對於李先巨這個名字,都應該是如雷貫耳,因爲,這兩個人的表現,也就稍微比裴江好那麼一點點,雖然沒有搓手,但臉色,也變成了鐵青色!

除了裴江,馬鴻福和沈老八之外,包括佟老和羽超二人,此時也是吃驚的望着我…… “有點事,需要你幫忙!”我依舊是那種懶洋洋的語氣,彷彿,我並不是太在意李先巨。

“楚大師,您太客氣了,有事您儘管吩咐,我李先巨一定竭盡全力……”

李先巨的話還沒說完,便被我打斷了,“福海省,有一個叫裴江的傢伙,你知道嗎?”

李先巨並沒有因爲我不禮貌的舉動而動怒,相反,這傢伙的語氣,變得更加客氣了,“福海省?裴江?我好像聽說過這個名字……”

然而,李先巨的話,卻再次被我打斷了,隨即,我擡起了頭,朝着裴江揚了揚下巴,道:“喂,裴江,你的勢力叫什麼名字?”

“江海……江海集團……”裴江幾乎是下意識的脫口而出,甚至,這傢伙的口齒,都變得有些結巴了!

“聽見了嗎?江海集團!”我滿意的低下了頭,對電話另一邊的李先巨說道:“我要你,馬上取消李家與江海集團的所有合作……還有,幫我放出消息,港島的其他勢力,如果想與江海集團合作,那麼,便是我的敵人,不與江海集團合作,那麼,便是我的朋友!”

“我明白了,楚大師,您放心!”李先巨異常恭敬的對我說道:“那我先掛斷電話了,楚大師……”

這一次,李先巨的話又沒說完,我就先他一步把電話給掛斷了!

我很囂張?

很不給李先巨面子?

好吧,我的確沒有給李先巨任何面子!

因爲,我是楚大師,港島各大富豪爭相拉攏的楚大師!

別說我主動掛斷他們的電話,就算我當着他們的面去罵他們,他們也絕對不敢說一個“不”字,這就是楚大師的影響力!

我掛斷了李先巨的電話,便笑吟吟的望着目瞪口呆的裴江……

此時此刻,整座會議室內,所有人都一言不發的怔怔凝望着我,似乎,他們想重新認識我一下……

足足過了半晌,終於,裴江的臉上,露出了那種驚恐中夾雜着憤怒的表情,彷彿是想給自己打氣那般,當即,裴江厲聲大吼道:“臭小子,你嚇我?李先巨是什麼人?他會聽你的話?會對你如此恭敬?”

“你已經開始慌了!”我沒有直接回答裴江的問題,而是笑吟吟的伸出了手,指着他。

“誰慌了?”裴江嘴硬的咆哮了起來。

“你沒慌?那好,我們等着看戲!”我淡笑一聲,並且將他之前對我說的那番話,原封不動的還給了他,“你說過,你想把我玩到一無所有,其實,我也想把你玩到一無所有……”

我的話音尚未落地,忽的,一陣急促的電話鈴音,從裴江的身上傳了出來,雖然聲音不大,但卻是響徹會議室!

一時間,所有人都將目光定格到了裴江的身上……

再說那裴江,好像很緊張,雙手不停的輕顫,好像費了很大一番力氣,纔將電話從懷中摸了出來……

當即,裴江按下了接通鍵,不過,他卻並沒有開啓免提功能,所以,我和其他人,並沒有聽見電話中的人,到底對裴江說了什麼……

然而,一分鐘過後,我發現了裴江的臉色,越來越差,甚至已經變得開始有些發紫了! 又過了十幾秒的時間,裴江無力的鬆開了手,他的手機,也是失去了支撐力,狠狠的跌落到了地上……

“啪”的一聲脆響,手機落地,摔的粉碎,而這道聲音,也將我們所有人的注意力,都集中道了裴江的身上!

只見那裴江的臉色,異常難看,不僅手臂在輕顫,包括他的嘴角,都在狠狠的抽動着,就好像,他遭遇到了某種巨大的打擊那般,整個人都變得恍惚了起來!

“老裴!”沈老八見狀,不由的暴喝一聲,妄圖喚醒裴江。

裴江呆呆的擡起了頭,望向沈老八,忽的,裴江整個人好像瞬間垮了似的,雙腿也不搭在桌子上了,雙手也不來回比劃了,只是全身無力的依靠在椅子上,重重嘆息一聲之後,裴江的聲音,略帶一絲哭腔的說道:“八哥……完了……全完了……港島所有的財團,全都宣佈,永不與我合作,並且要求福海省,以及周邊各省的所有大小集團,停止與我的合作,切斷了我所有的退路,不僅如此,有關部門好像也受到了港商的影響,開始對我的勢力進行徹查,僅僅幾分鐘的時間,我的勢力,垮了!”

說完最後一個字音,裴江彷彿全身的力氣都被抽空了那般,猶如死狗似的,癱坐在了椅子上,雙目空洞無神的望着沈老八,似乎想像沈老八求救……

然而,裴江表現出的模樣,以及他剛纔述說的那番話,也讓衆人驚駭不已,包括羽超,包括佟老,更加包括沈老八和馬鴻福,其實,也包括我……

說實話,我也沒想到李先巨會下了這麼大的力度來辦這件事,我本來還想着和裴江慢慢耍耍,卻不成想,李先巨這傢伙,直接一擊致命,切斷了裴江所有的退路!

貌似,裴江現在只剩下了一座孤零零的黑市了吧?

About the author

jingshenxianxiangxue:

0 Comments

Would you like to share your thoughts?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

發佈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