糾結了一會兒,我還是沒有去叫醒冷陌和夜冥,躡手躡腳的下樓。

糾結了一會兒,我還是沒有去叫醒冷陌和夜冥,躡手躡腳的下樓。

2020 年 10 月 24 日 未分類 0

拉開大門的時候,我忽然感到有雙眼睛在身後看着我,我快速回頭,然而一切如常,冷陌和夜冥沒有動靜。

怪,又是神經緊張造成的?

我抓抓腦袋,離開了冷陌家。

按照約定,我來到了前往泰州的火車站,老遠看到宋子清戴着個鴨舌帽耳朵裏塞着耳機,穿着一身運動裝,靠在一根柱子,背對着我在聽歌。

“宋子清。”我走過去,拍他後背一下。

他轉身回來,嘴裏嚼着口香糖:“嗨,你挺準時的嘛,我還以爲要錯過第一班車了。”

“我長得醜,不化妝,所以時間早。”我開了個玩笑,也沒說起昨天對他的質疑。

“哈哈,你挺有趣。”他笑着把口香糖吐進垃圾箱裏,從褲兜裏掏出張票給我:“票我都買好了,你的東西帶來了嗎?”

我接過票,看了看,面竟然是以我的身份證購買的,實名認證的,我很詫異:“你怎麼知道我身份證?”

“小意思。”他拍拍他的揹包:“這年頭,盜墓也要懂黑客技術才行的。”

果然,宋子清的本事,表面看去深多了。

“東西我帶來了。”我從自己揹包裏拿出銅鏡:“是這個吧。”

“對!”他伸手過來接。

我卻讓開了他,把銅鏡放進揹包裏:“爲了防止你途丟下我走人,這鏡子,到了古墓我再給你。”

“小丫頭,太不夠意思了。”宋子清受挫的表情。

“走吧,檢票了。”我無視他,往前走去。

他只好追了來。

現在是清晨6點30,早班火車沒多少人,我們坐在候車廳裏休息等火車。

“你看去像17歲。”宋子清跟我講話:“不化妝也很可愛。”

“謝謝。”我不想跟他說太多,誰知道他在套我什麼。

“你爲什麼會在冥界至尊王的家裏啊?你跟那位大人什麼關係啊?你可知道他在冥界是出了名的冷血高傲,怎麼可能讓一個女孩住他家裏去,你和他不會是……”

“你十萬個爲什麼吧?”我打斷他:“問我的時候我倒想問問你,你怎麼知道那麼多事的?”

“我家一直都在做盜墓生意,自然會接觸一些靈異的東西啊,道的東西啊之類的,我爺爺的爺爺時期,知道了這個世界除了人以外,是真的存在鬼和冥兩界的,裏面也有和我們一樣的秩序,一樣的權利。”宋子清漫不經心的靠椅子,看去倒是無話不說什麼都對我說,但誰知道,他的話裏,幾分真,幾分假,幾分是在引誘我說事的。

所以我並沒有太深的和他交流這件事:“原來如此,其實我住在冷陌家,只是因爲我的眼睛能看見鬼,僅此而已。”

“你能看見鬼啊!”宋子清一下子激動的坐起來:“我勒個去,傳說的鬼眼嗎?”

鬼眼?!

宋子清知道鬼眼的事?

“你這叫鬼眼吧?”宋子清又說:“我是隨便起了個詞語。”

原來他並不知道。

我心下吁了口氣,並不想跟他深入交談,也正好這個時候,廣播讓檢票車了,我們便沒再多交談什麼,去檢票了。

火車停着,我按照票的座位進了車廂。

然後,我看到了冷陌。 冷陌站在車廂的那頭,筆直的一雙腿又長又漂亮,我不知道他是剛到這裏,還是有一會兒了,人從他身旁穿過,他如同雕塑一樣,一動不動,好像專門在等我。

我很驚喜,朝他快步跑過去:“冷陌!你怎麼來了?”

“怎麼,我不來,你是打算揹着我和其他男人私奔,是麼。”他臉色卻特別兇狠的瞪我。

我好笑死了,不過他亂吃飛醋的時候,還挺讓人受用,我想我是沒救了,我跟他解釋:“不是,你今早和夜冥都在客廳裏睡覺,我沒想吵醒你們,而且……夜冥的東西被我偷了。”

我踮起腳尖湊到他耳邊:“是個銅鏡,昨天你房間遭……”

“啊!”宋子清的驚呼在我身後傳來,打斷了我後面的話,時間真巧,也不知道他是不是聽到我在和冷陌竊竊私語說他壞話了。

應該不可能吧,我說的聲音那麼小。

“啊啊啊!”宋子清又接連三聲叫,我回頭過去,他一臉驚悚的指着冷陌:“你你你你……”

冷陌偏偏頭,看他:“你是誰。”

“我我我我……”宋子清非常害怕冷陌的樣子,說話都語無倫次了起來,瞳孔放大,應該不是裝的,要是裝的,那他演技也太好了吧。

“他叫宋子清。”我向冷陌說:“是我無意間在認識的朋友,他說他知道我要找的那座古墓在那裏,昨晚我們聊了聊,他對那古墓也很感興趣,約定今天去泰州找那古墓。”

我這個謊扯的連我自己都不信,更別胡說冷陌,不過冷陌好像並不在乎,只是衝我努努嘴:“去找座位。”

他不追究更好,我連忙對宋子清擠擠眼睛,宋子清也算機靈,馬跳起來去找座位了。

只是當宋子清從冷陌身邊走過的剎那,我彷彿看到宋子清眼底閃過一道很詭異說不來的光,太快了,我沒看太清楚,宋子清已經跑前面去了。

只剩下我和冷陌了。

“那個,對不起,我沒叫醒你,主要是夜冥在,我……”我抓抓頭髮,聲音弱了下去。

“我知道。”冷陌在我頭頂,聲音沉沉的:“你知道泰州具體是個什麼地方麼。”

“泰州?”我還以爲他會計較今天我不叫醒他偷跑的事情,卻沒想到他突然問我這個,楞了一下:“泰州是湘西的一個小鎮子啊,怎麼了?”

我擡頭看他,看到他眼睛深了深,沉默幾秒,他說:“泰州,又被當地人叫做,趕屍鎮。”

趕屍鎮……

一股陰冷從心底襲。

“小丫頭,過來!”宋子清咋呼呼的聲音傳來。

我猛地驚醒過來,再去看冷陌,他臉色如初,已經朝前走去。

事到如今還能說什麼,總不可能臨陣脫逃吧?

我跟了去,宋子清已經找到我們座位了,這火車是三人一個一排的經濟艙,我總不可能讓宋子清挨着冷陌坐吧,宋子清那害怕冷陌的樣子,早坐到靠窗的最裏面去了,我只好坐間,冷陌身形較高大,這樣狹小的車廂讓他的長腿無處安放,他很不高興,陰沉着臉,一副誰跟我講話弄死誰的架勢。

我本來是想跟他聊天的,不敢聊了,默默的閉了嘴低頭玩手機。

宋子清原本挺歡脫性格的,冷陌在,他也不敢說話,弄的整個氣氛死沉。

我們對面又來了三個人入座,一個年輕漂亮的女孩,另外兩個是男的,穿着流裏流氣的,一坐下視線在我和那年輕女孩身打轉,感覺要用眼睛把我們衣服扒了似的。

我被看的很不舒服,往冷陌胳肢窩那兒躲了躲。

結果臭面癱鬼竟然說:“你擠我做什麼,你屁股有那麼大?”

媽蛋啊!他一丁點都不知道別人的想法!煞風景!混蛋!看不懂人的混蛋!

他聲音說的不是很小,對面兩男人同時笑了起來,其一個膽子很大的開玩笑:“兄弟,這妞屁股大不大,你摸過沒?”

冷陌眯眼,冷芒射向對方:“嘴放乾淨,她是我女人。”

那兩男人似乎壓根沒感覺到冷陌的危險,膽子大那個切了聲:“她是你女人又怎麼了?有什麼大不了的,哥幾個也是有無數女人的了好吧,還是這妞身材好一萬倍的,說的跟誰稀罕似的。”

這火車來來往往的人很多,冷陌的脾氣可不是這些人知道的,我趕緊拉了下冷陌:“算了,人太多。”

冷陌頓了一下,最終還是把脾氣勉強壓制住了。

我也沒再去理那兩個流氓。

火車發動了。

那兩男人在火車一直在說葷段子,肆無忌憚的討論女人的身體,肆無忌憚的大笑,特別噁心沒素質,他們絕對不知道,他們對面坐着的是冥界大人物,冷陌本來對人沒好感,我都覺得這兩人,太丟我們人的臉了。

坐在靠窗戶的那女孩也聽不下去了,塞了耳機。

過了一段時間,那兩個流氓男開始坐不住了,間那個手開始不安分,先試着摸到女孩大腿,女孩躲開了,但是沒叫喊,只是用眼神警告了他,這根本沒任何用,完全是助長對方,那男的膽子也大,對面還坐着我們呢,手又過去,抓在女孩大腿,用力抓了一把,吹了聲流氓口哨:“真他媽滑。”

“你們注意點!”女孩終於開口了,聲音小小的:“再亂來我叫乘務員了!”

“你叫啊。”間那個大笑:“你把乘務員叫來,當着全車人,告訴他們,說我們摸了你大腿,怎麼樣?”

“你!”女孩臉色刷的白了。

那男的更加得寸進尺,一下撲女孩身去了,女孩想尖叫,他把女孩強吻了,手一邊在女孩身到處亂摸,坐在外面那個猥瑣笑着,說着不堪入耳的話,周圍其實也有乘客路過,大家都看到了,但大多數都是匆匆路過,沒人來幫忙。

如今社會的現狀是這樣,各自保身,讓人心寒。

我看不下去:“住手!”

那兩男的瞥我一眼:“怎麼,你也想加入?” “我說你們能不能要點臉?”其實也是仗着冷陌在,我纔有底氣,如果只有我一個女孩子這樣的火車,看到這樣的事,說來慚愧,我也不敢多話。

說到底,我也只是一個……小市民而已。

“你這話我們怎麼不愛聽了。”兩流氓男停下動作,外面膽大那個瞅我:“別人都沒說話你瞎幾把嚷嚷個什麼?你要也想讓我們這樣對你,你說啊,怕什麼,大不了我們和你男朋友一起玩np,也挺好,如何。”

“不要臉!”真是不知道怎麼會有這種人!

“弄女人要什麼臉,要技術行了,你說是麼,小妞。”膽大那個要夠過來調戲我,被冷陌一眼給嚇回去了,抱怨了兩句:“喪着個喪臉,是不是想讓閻王來送你下地獄。”

無知真是可怕……

我默默搖搖頭,在冷陌面前說閻王,估計這人真的很快要去見閻王了。

“啊!”間一直在摸女孩的那個流氓突然叫了一聲,把手從女孩裙子地下抽回來:“有什麼東西咬我!”

“有東西咬你?”邊那個湊過去看,真的,間那流氓男手腕虎口有一條牙齒的痕跡,還是很長一條,不像是蟲咬的,倒像是某種……老鼠體型大的動物咬的。

“這裏有什麼東西!”兩人都嚇到了,從座位跳起來。

窗戶邊的女孩也趁這個時候逃了出來,跑其他地方去了。

我不小心餘光瞥見了宋子清,他一隻手杵着下巴,另外一隻手剛從身下拿來,嘴角掛了抹笑。

宋子清搞的鬼?

兩個流氓被這一弄,心情頓時有些不爽,起身去抽菸了。

冷陌而後跟着起來:“我去廁所。”

我偏頭去看冷陌,我還以爲他是去處理那兩流氓,然而他只是走到衛生間門口,拉開衛生間的門,然後關。真衛生間去了。

“那位大人不會真要一路跟我們去吧?”宋子清終於說話了:“不要啊,小丫頭,你想個辦法甩開他吧。”

“爲什麼啊?”我疑惑的看宋子清:“冷陌實力很強大,能幫我們啊。”

“這不是幫不幫的問題,只是……”宋子清欲言又止支支吾吾了好半天,才說:“其實那古墓是家裏人對我的一次試練,需要我自己去古墓裏面找樣東西,但那位大人可是冥界的人物,如果他跟着去了,我豈不是犯規了嗎?況且……盜墓這種行爲,在冥界也是不允許的,你讓冥界的大人物跟我去盜墓,他不弄死我算好的了,怎麼可能會幫我們!”

“試練?”也不知道宋子清說的是真是假,對於我而言,我並不希望離開冷陌,至少冷陌我能相信,而這個宋子清……說不準:“我也沒法讓冷陌離開,他哪是我說什麼聽什麼的,到時候再看吧。”

“不要啊……”宋子清抱頭:“和那樣的大人物一路,真的好不自在啊!”

我卻沒說什麼了。

宋子清在躲冷陌,絕對不是什麼不自在這種原因,我猜是與宋子清的身份有關係。

“我也去wc。”火車還很長,我站起來說。

宋子清還是抱着腦袋的樣子,看不到他的表情。

我走去衛生間,好巧不巧遇了那兩個流氓抽菸回來,火車車廂的道路本來狹小,我側身想讓開他們,但他們不僅沒走開,反而堵了來,前後把我堵在衛生間門外,兩個人將我圍的水泄不通的。

“這叫什麼。”膽大那個猥瑣的笑一大聲:“不是炮友不碰頭,小妞,你說對嗎?”

“哈哈哈,老大,她剛纔讓我們出盡了醜,弄她!”另外那個搓着手,目光更猥瑣:“你男朋友不是說你屁股大嗎,來來來,讓我們檢驗檢驗,你屁股到底大不大。”

“滾開!”我咬牙,把他拍開,冷陌不是在衛生間裏嗎?怎麼沒動靜?難不成又消失了?

“裝,你繼續裝。”被稱作老大的流氓男抓住我一隻手,湊下來聞我的手:“剛纔看着我們摸那女的,其實你也很想被摸了對吧,裝什麼貞潔烈女。”

“你們有病吧!”我用力掙脫,沒掙脫開,那變態竟然吮我手指,好惡心!

“好甜。”那老大把我手指每一根都舔過後,陶醉無:“來,哥哥們好好帶你飛。”

說着朝我胸捏過來,我沒法反抗,兩隻手都被拉開了,他們捏了我的胸,火車聲音很大,我叫了好幾聲讓宋子清來救我,宋子清都沒聽見,人不知道在哪兒,冷陌也是,到底去哪兒了!

在這時,衛生間的門打開了,冷陌站在我身後,將我從後面拎向了他,兩個流氓男一愣,我已經被冷陌護在了身後,眼眶通紅着:“冷陌你去哪裏了啊!發出那麼大動靜你都不出來!”

“我大號。”

“……”

他目光冰冷,用看死人的眼神看着那兩流氓男,對我說:“先回去。”

“嗯!”我大力抹了把眼睛,從他胳肢窩下跑了出去。

等我跑到了安全位置,我回過頭去,冷陌正把那兩流氓男一人一腳,踹進了衛生間,然後關門。

很快冷陌出來了,指着對面空着的三條座位:“坐過去。”

“喔。”我聽着他的坐到對面。

他這纔在我旁邊坐下,讓宋子清一個人坐在一邊,宋子清看着窗外,又是很怕冷陌的模樣。

我不知道冷陌是怎麼處理那兩個流氓男的,反正直到火車到站了,我們下火車了,也沒再見到那兩流氓的出現。

下車之後我好的問了冷陌:“那兩人你怎麼處理的?”

“凍成碎冰衝下水道里。”他很平淡的回答我。

“……”那血腥的場面,我都不敢想了。

我們到了湘江大市,要去泰州需要再坐四個小時的大巴,將近午了,我們肚子都餓了,我建議去吃點東西,問冷陌和宋子清,宋子清很小聲的說隨便,冷陌沒吭聲,目光望着前方。

從我們一出火車站,冷陌的目光在前面,我順着看過去,全是人頭,也沒怪異的地方,不知道他在看什麼,我拉他衣襬一下:“冷陌?” 冷陌卻甩開頭,頭也不回的朝前走去,順帶扔了句話給我:“看到個熟人,你先自己去,我過後會來找你。 ”

“喂!”每次都是這樣,什麼話都不說神神祕祕的消失的無影無蹤,把我一個人留在原地!

“太好啦!萬歲!撒花!”相反我的失落,宋子清倒是高興的很,舉高雙手的歡呼,一反剛纔的沉默:“小丫頭我們吃飯去吧,我肚子都快餓成扁豆了!”

這什麼亂七八糟的形容詞。

我有些氣悶,鼓着臉,宋子清躬下來看看我,哈哈的笑:“你是不是喜歡那個冷陌大人啊,他一走你一副怨婦樣子,我跟你說,那位大人啊,喜歡他的女人能繞銀河系幾十圈,而且個個身材高挑豐滿,美豔清純御姐蘿莉應有盡有,連男人都有喜歡他的,至於你嘛……”

“你不說話沒人當你啞好嗎!”有這樣安慰人的嗎?媽蛋!

生氣,我氣沖沖的往前走去,不想跟宋子清講話!

喜歡冷陌的女人能繞銀河系幾十圈,至於我……

啊啊啊!

我煩躁的把頭髮抓亂。

“方向反了,這邊啊小丫頭。”宋子清在後面叫我。

“我有名字!我叫童瞳!我跟你又不熟,別叫那麼親切!”我怒了,轉身吼他。

“哎呀,這也沒什麼的嘛,不是失戀嘛,不是被拋棄了嘛,人生還很美好的。”

失戀泥煤!拋棄泥煤啊!我改變主意了,我不想跟宋子清一路了!

最後我和宋子青坐在了一家小麪館裏。

宋子清說爲了慶祝我成爲單身狗,這頓飯他慷慨無私大方的請我吃,叫我隨便吃不要跟他客氣。然後他給我點了一碗店裏面最便宜的炸醬麪,小碗,老闆問他要不要飲料,他說不要,能不能給我們來兩碗開水,免費那種,不免費不要。

還抓人家好多張抽紙!

我一丁點不想理他,也不想認識他。

“給我說說你爲什麼要去找那古墓吧。”吃麪的時候宋子清問我。

About the author

jingshenxianxiangxue:

0 Comments

Would you like to share your thoughts?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

發佈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