無腦的板藍根精辦事實在不能以常理論之,太特喵莫名其妙了。

無腦的板藍根精辦事實在不能以常理論之,太特喵莫名其妙了。

2020 年 10 月 24 日 未分類 0

也不知道它什麼時候塞到自己褲兜裏的,被豆蔻前輩知道的話,它肯定得捱揍!

畢竟這朵精緻的水晶蘭可是要好幾百年培育才有可能開花的。關鍵是就開了這麼一朵,被它掐了得多心疼。

“這應該是一把鑰匙,而且是精心培育出來的鑰匙。

既然蕭豆蔻肯送給你,必有其深意,你一定要收好。”北冥南江看他一臉懵逼還以爲他不懂得這小東西的價值,於是善意解釋道。

唐牧北立馬就傻了,鑰匙?

日鬼哩!

那隻傻板藍根精闖大禍了!

自己是不是得想辦法把這枚鑰匙送換回去?

北冥南江卻是微微皺眉,自己不拿出點好東西來還真比不上蕭豆蔻送的機緣,如果稿費太差,會被那傢伙嘲笑摳門的吧?

猶豫片刻,他拿出一枚淺藍色巴掌大的蛋來,扔給他,“這是一枚變異魔龍的蛋,你拿回去好好孵化餵養,培養長大一定會成爲你的一大助力。”

變異魔龍?

一聽這名字唐牧北就兩眼放光!

貌似很牛逼的樣子啊!雖然自己沒見過什麼魔龍,但是大佬送的寵物蛋肯定價值不菲!

“多謝前輩!”他兩手捧着個頭不大圓潤潤的蛋仔細看了看,“前輩,這個寵物蛋能直接放在空間裝備裏嗎?”

北冥南江:……

麻.蛋!我特喵後悔了!

居然是個新手小白!連最基本的照顧魔蛋都不會嗎?

我特喵是不是該考慮殺了他把魔蛋拿回來?那可是我精心培育出來的!

不會被他給養廢了吧?

但送了就送了,他深呼吸幾口氣纔將殺人越貨的想法壓下去。

“給你一份餵養變異魔龍的指南手冊,好好培養!”他手指一彈一枚玉簡直飛出去,“這可是我培育了幾千年才完美的品種,養廢了就別再讓我見到你!”

唐牧北心裏一哆嗦,忙收下那枚玉簡。

這特喵要是養不好,看大佬咬牙切齒的威脅模樣肯定要把我碎屍萬段的!好闊怕,要不主動退回去算了?

“那個……前輩,我實在沒有養殖魔寵的經驗,要不您換一個段位低點的?

萬一有什麼意外,您不會心疼的那種。”他又將那枚藍色的蛋雙手奉上。

北冥南江緊皺着眉頭嘆了口氣,“我出門多數都是爲了殺人,怎麼可能會帶着普通魔蛋?

算了,你好好學習好好培養,應該沒有問題。

甜心陷阱之首席強勢攻婚 給你一枚保育器,把魔蛋收進去,等你鑽研透徹怎麼培育魔寵了再拿出來。”

說罷,一尺見方的看上去很高大上的保育器就漂浮在唐牧北身邊,他只得乖乖將魔蛋放進去收好。

“現在可以告訴我看帖答案了吧?”北冥南江問道。

唐牧北頓時一懵,“啥答案?豆蔻前輩沒告訴我啊!”

“回帖有個對話框需要輸入,問題是:荷包裏的花種共有多少種類?”對方耐着性子念道。

“3687!”這個數字唐牧北記得了清楚了。

果然,北冥南江將其輸入進去,就看到了回帖內容。

過了好一會兒他才面色凝重將那道金色光線化去,然後轉頭看向唐牧北身後遠處的樹林,“什麼東西鬼鬼祟祟的?” 皇后每天都在欺負朕 還沒等唐牧北反應過來,只見北冥南江一雙像是蘊含了整片星空的眼睛睜開看向小樹林。

等他轉頭看過去的時候,那裏只剩下一片還在冒煙的焦土。

唐牧北:……

大佬們的技能都特喵這麼吊?又一個瞅誰誰掛的!

不不不,這已經不是掛的問題了。特喵的整片樹林子瞬間變焦土,比拆遷都狠!

難怪一直閉目養神呢,他要是這麼看我一眼,我也就直接冒煙了唄?

果然,再次面向唐牧北的時候,對方依舊是閉着眼睛,“是幾隻墮落的鳥人。

我想你身上一定是被他們施了什麼追蹤手段,那幫鳥人古怪法子多着呢,你自己注意安全。”

“多謝前輩出手相助!”這才明白過來是自己的鍋,唐牧北忙道謝。

北冥南江微微一笑也沒說話,隨即一道妖風呼嘯而過,只剩下他自己看着那片焦土咋舌。

“看到沒?帥不帥?”唐牧北在識海中問道:“瞄一眼就行,這技能酷到沒朋友!”

扶桑宗主微微皺眉,“溯洄,看着眼熟不?”

“嗯,我見過那雙眼睛。”溯洄倒也不迴避,嘆了口氣,“咱們再不趕緊恢復,就要被時代遺棄嘍。”

說罷,兩人齊齊沉默。

唐牧北突然覺得自己很殘忍,看來是真不適合幹扎心這種事兒。

兩位前輩已經很慘了。

恐怕那位北冥南江前輩當初只是個小角色,如今讓他們看着晚輩都牛逼哄哄了,自己不但沒進步反而倒退,心裏確實會很難受。

“對了,我剛纔發現得到個鑰匙,兩位前輩幫忙瞅一眼唄?”他發現氛圍不對,趕忙轉移話題。

三個人圍着一朵小小的水晶蘭看了好一會兒。

溯洄才幽幽道:“水晶蘭,我曾經也嘗試種植過,但實在是太難了。

更難的是把它培養成工具。

小朋友,你特喵貌似闖大禍了,趕緊跑吧!

最好祈禱那位永生者脾氣好點,否則肯定倒血黴。反正換成是我,付出幾千年的心血被人採摘走了,一定將其碎屍萬段!”

唐牧北:……

拜託,我特喵是讓你幫忙看看這是啥鑰匙,我該怎麼還回去好嗎?

前輩這麼咬牙切齒的恐嚇,我更不敢隨便離開天堂了。

“這不是我偷摘的!”唐牧北忙解釋清楚,“我想着怎麼把它還回去,兩位前輩有辦法嗎?”

扶桑宗主搖搖頭,“我對什麼花花草草不太懂。 捉妖女皇:偷心貓君 不過既然是鑰匙,又是一位花農培養出來的精美鑰匙。

溯洄,換成是你,你會把鑰匙的另一端設定到哪裏?”

“一般都是自己的洞府吧。”溯洄捏着下巴想了想回道:“從你講述的來看,估計這枚鑰匙是通向永生者花園的。

畢竟水晶蘭想培養成鑰匙非常難,而且必須是其主人在幼苗時期就輸入了座標。

除了你說的花園,我想不到其他有可能的地方了。”

“那不就簡單了嘛!”扶桑宗主一擺手,“你輸入點靈氣試試,要是正好通向花園,就直接還給人家得了。

要不是,那就再想辦法唄。”

溯洄點頭附和,“可以試試,不過你先想好臺詞,省得捱揍。”

唐牧北手拿水晶蘭鑰匙,下意識就往裏面輸入了自己的氣息。

等一股黑色死氣流入其中,他才意識到特喵的輸出端口錯了!

該從貓娘那兒借靈氣的!

然而已經晚了,他瞬間消失在原地。

“呃……牧小朋友是不是輸出錯了?”扶桑宗主目瞪口呆。

這波操作太風騷了,死氣跟靈氣能通用嗎?

溯洄也一臉懵逼,“看樣子貌似成功了,但是……按理說氣息不對勁吧?

他會不會傳送錯地方?”

扶桑宗主:……

這娃兒氣運不會這麼差吧?就特喵試個鑰匙,都能出差錯?

重生之將門凰后 關鍵是,他現在傳送到哪去了?

此時的唐牧北也滿臉問號,因爲瞬間自己就到了一個黑漆漆伸手不見五指的地方。

冷風呼嘯着,夾雜着很不友好的氣息,僅是待了幾秒鐘他就敏感察覺到此地不宜久留。

還好水晶蘭還攥在手裏,他再次往裏面輸入死氣,下一秒眼前一亮就看到正懵逼的兩位前輩。

“不對不對,鑰匙的另一端是個很恐怖的地方!”一看到倆前輩,唐牧北頓時覺得心裏踏實多了。

然而再低頭看手中的“鑰匙”,原本晶瑩剔透的水晶蘭已經變成了漆黑色。

而且貌似看樣子是變不回來了。

“要不,你再試試用靈氣輸入?”溯洄也沒見過這架勢,畢竟自己當年只是嘗試來着,那不是沒成功嘛。

所以經驗值差不多爲零。

“嗖!”輸入靈氣的瞬間,唐牧北再次消失在原地。

這次四周滿是花香,景色也熟悉了。

可不就是豆蔻前輩的花園嘛!

與此同時,蕭豆蔻也翩然降臨,死死盯着他手裏變成漆黑色的水晶蘭,臉色沉的能擰出水來。

“前輩,聽我解釋!”唐牧北差點嚇尿了,忙雙手送上黑色水晶蘭一口氣把想好的臺詞背了一遍。

順便還將那張歪扭扭的字條當證據給她看。

沉默了很長時間,蕭豆蔻才嘆了口氣,“這事不怪你,你走吧。

這枚鑰匙我費盡心血才培養出來,現在已經被你留下氣息認了主,我再要回來也無濟於事。

只是……這片花園是我的私人領地,沒有允許請不要隨意踏入,否則就算是故人之後,我也不會輕易放過。

你好好珍惜它吧,別浪費了我的心血。”

話音剛落,蕭豆蔻再也不想看到讓自己痛心的鑰匙,一揮手就將他驅逐出去了。

“原來是多向鑰匙!”溯洄兩眼放光。

只是這枚鑰匙已經認了主,自己想去探索新副本還得跟着唐牧北一起纔可以。

“我在想,如果輸入魔氣會怎麼樣?”大難不死認定自己必有後福的唐牧北膽兒大多了。

他覺得如果真的能進入魔界,那可就太特喵刺激了!

“試試唄!”扶桑宗主也躍躍欲試,“咱倆回識海去,隨時準備出來溜一圈,怎麼樣?”

達成共識,兩人回到識海都在扒着門口觀望。

唐牧北從貓娘體內引了一道魔氣輸入鑰匙,又是瞬間被傳送的感覺。

下一秒,他發現自己站在累累白骨之上!

環繞周身的是濃郁到極致的魔氣。

心竅內的貓娘突然變得很興奮,馬上向主人傳達了想要大量吸收的想法。

唐牧北一經允許,股股魔氣被撕拽成一道道手腕粗的“魔繩”,全都向唐牧北的心竅位置鑽過來! “小朋友的貓娘胃口可夠大的。”溯洄看的直咋舌。

當初把貓娘融合成花貓也是自己一時興起。

沒想到,這小傢伙睡到現在了沒甦醒,遇到魔氣還能有這麼大的胃口。

也不知道等貓娘醒過來會變異成什麼樣。

“他恐怕還得吸收一會兒,咱要不要出去溜一圈?”

扶桑宗主躍躍欲試,自從那場浩劫被撈出來進入時間碎片沉睡以後,他就再也沒能探過險。

這可不是當年扶桑宗主的風格。

尤其是好不容易到了魔界,這機會很難得。

“你去吧,我總覺得這不是什麼好地方,得留個人看着點。

不然就小朋友這天賦技能,說不定又特喵把哪個魔界老妖怪給懟了。”

平時嘻嘻哈哈慣了的溯洄突然嚴肅起來,讓人一時有些不適應。

扶桑宗主覺得他留下倒也妥當,便自己飄然離去探險去了。

心竅裏的貓娘吸收的痛快,作爲主人的唐牧北反倒覺得整個人昏昏沉沉的。

“嗝!”也不知道過了多久,他聽到貓娘吃飽了打嗝的聲音,還特喵可響可長了,一點都不淑女。

不禁讓他擔心,以後貓娘不會是個女漢子吧?

溯洄這才鬆了口氣,“吃飽了?準備回去吧,我總覺得這地方不是很安全,你最近已經夠浪了,還是收斂點比較好。”

“那……扶桑前輩呢?”唐牧北的神識在周圍掃了一圈,沒發現他回來的跡象。

溯洄白了他一眼,“你還是年輕人呢,這都不知道該怎麼辦?”

他拿出手機直接撥號,“當然是打個電話呀!”

唐牧北:……

人間界的手機擱這兒還能有信號?

我活的年紀小,你可別騙我!

“這就不懂了吧?扶桑幫我改裝過了,到了外太空都有信號!”溯洄看他一臉不疑惑的樣子,嘲諷道:“嘖嘖,虧得你那麼年輕,要腦洞沒腦洞;要創意沒創意。

你們這一屆人吶,還是太死板了點。”

噗!

變相扎心!

唐牧北有點後悔,自己有機會扎心的時候居然還會愧疚!早知道當初就該使勁兒扎,最起碼能扳回一局。

通話結束後沒多久,扶桑宗主就回來了。

只是他沒講自己出去溜達遇見點什麼,而是一頭扎進識海里,任由唐牧北使用鑰匙傳送回去。

“不浪了吧?”扶桑宗主揮揮衣袖,將自己的直升飛機再次貢獻出來,“那就回人間界,地點座標我都輸入好了,你啓動就行。”

唐牧北看了看那架直升飛機,第一天來時被撞壞的地方貼了個超大號創可貼。

可特喵扎眼了。

“這……前輩,這種修補方式是不是太敷衍了點?”他悄悄嚥了咽口水,心裏有點怕怕的,“反正咱們也是返程了,讓凌雲劍來不好嗎?速度快又靠譜,關鍵還能聊個天什麼的。”

扶桑宗主一口回絕,“不行。

鑑於它酒後瞎特喵唸叨,太丟我的人,所以我決定讓凌雲劍面壁思過。

About the author

jingshenxianxiangxue:

0 Comments

Would you like to share your thoughts?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

發佈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