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田說道:“因爲我們文家女因爲體質的特殊,所以一生冰寒,無法有孕,何苦害人來着?”

文田說道:“因爲我們文家女因爲體質的特殊,所以一生冰寒,無法有孕,何苦害人來着?”

2020 年 10 月 24 日 未分類 0

對於祖婆的這句話,文蘭兒很不以爲然,她很喜歡在陳志凡的身邊,不過她也知道自己不漂亮,她圓圓胖胖的,根本不是小美女,她要減肥,然後勾搭志凡哥哥,她覺得在志凡哥哥身邊很舒服!

“哦,”文蘭兒隨意的哦了一聲:“我修煉去了,祖婆,有事的話叫哥哥喊我哦!”她說完,站起身,走了出去。

文田無奈的看向這個孫輩,文家女的悲哀,她深有體會,相反那些早夭的文家女孩子,纔是幸運的。

她們早早的離世,何嘗不是幸福?

文田都沒想到,文蘭兒所謂的練功,是帶着幾個哥哥去健身減肥!

陳志凡剛走到刑偵大隊就被廖漢拉上了警車:“陳哥,真巧,我正要找你呢,你知道不知道,發生案子了,再找不到你,我就要給你打電話了。”

陳志凡朝着左右看了看:“什麼案子,就我們兩個人出警?”

“什麼啊,大隊長帶着人已經先過去了,”廖漢一邊開車一邊說道:“說是發現了一具屍體,又是很奇怪的案件,屍體很奇怪。”

什麼樣的屍體才叫奇怪?也沒半片兒的殭屍到處亂跳稀奇吧?陳志凡很不以爲然:“我們刑警的任務就是盡最大能力偵破案件,屍體有多奇怪,那是法醫的事情,真不知道你在想什麼!”

廖漢哂笑:“其實我就是想找點話題跟陳哥聊天,我和小小決定裸婚!就是隻領個證。”

成神風暴 “那是你們的事情,”陳志凡道:“婚姻是兩個人共同經營的,婚禮只是形式,你們自己決定的事情不用給我講,不過,你要是對小小不好,嘿嘿……”他捏響手指骨,故作威脅:“我會好好教育你的。”

廖漢打了一個寒顫:“我去,老大,你別嚇唬我,我膽子小,我怎麼會對小小不好呢?哎喲喂,開過了!”他猛地發現自己光顧着開車和陳志凡說話,竟然開過了一段路。現在掉頭回去要多開十五分鐘!

“蠢蛋!”陳志凡罵了一句,“你說到小小,腦子就不當家,咱們是刑警,不首先保護自己的小命,你娶媳婦就是要媳婦爲你擔心啊?”他差點要說叫小小給你守寡,就在臨時出口,他轉移了話題沒敢說那個不好的話。

“嘿嘿!”廖漢被陳志凡罵了,他也不生氣,直接調轉車頭:“工作的時候,我不會分心的,這不是跟陳哥在聊天嘛。咳咳……”

翠華麗園是一個商業公寓園,擁有十數棟高層電梯公寓,這裏住着的都是高端的城市白領。

豪門重生之甜寵嬌妻 犯罪現場在其中一棟公寓樓的頂層。

陳志凡還沒走進去,就聽見了一陣議論。

一個看熱鬧的吃瓜羣衆對另一個吃瓜羣衆說道:“聽說很邪門呢,天天不出門的傢伙,居然死了!”

“這就是說沒人知道他是怎麼死的?”

“對,還是公寓管理員檢查房屋的時候,才發現屍體。聽說,發現的時候都臭了!”

現場已經拉上了警戒線,陳志凡和廖漢鑽進警戒線,將房門關上。

客廳裏的地上,躺着一具屍體,屍體已經腫脹,看不出來屍體原先的模樣,葉詩瑜出聲道:“你們兩個看屍體!就等你們來了!”

“我去,好臭!”廖漢捂着鼻子:“這是死了幾天的屍體啊?都胖成了這個樣子?”

屍體已經呈現浮腫化水的狀態,面目難辨,肌膚紋理已經消失。公寓裏充滿了惡臭!

法醫拿着鑷子指着一個地方:“大隊長,快來看,很奇怪的傷口。”

陳志凡順着他的鑷子所指示的地方看過去,見是來是兩個正在汩汩冒着屍水的圓眼!屍臭正是來自這兩個小孔。

葉詩瑜看了一眼:“要是傷口的話,不應該這麼規則,志凡,你看出了什麼?”

這個屍體死氣已經消散,死亡的時間已經超過了好幾天,陳志凡打量過屍體及房間裏的佈置,出聲說道:“隊長,最近幾天有人看見死者嗎?或者是有人看見有人來看過死者嗎?”

葉詩瑜搖頭:“我問過了保安,這個死者非常的宅,連公寓管理員都說已經幾個月沒有見過死者,因爲最近兩個月,死者都沒有出現去交管理費,他這纔開門檢查公寓,就是這麼屍體的。”

從發現屍體的過程,完全沒有什麼異常,異常的只有死者脖子上的兩個圓形的小洞。

陳志凡很清楚,那是牙齒留下的印記,他都可以做到。

葉詩瑜道:“還在調查監控,你有什麼發現嗎?”這個案子根本沒有什麼直接的線索,她所仰仗的是陳志凡的態度,陳志凡似乎是對這個屍體的狀態很不在意。

似乎是覺得很正常!

陳志凡道:“沒錯,我有一點發現,就是怕你們都不信!”除了殭屍,還有吸血鬼能留下這個牙印!

廖漢道:“陳哥,你發現了什麼就直說啊。 萬帝至尊 只要你說,就是鬼咬的,我也信呢!”

聞言,陳志凡恨不得一拳頭將這個小子打死,他就是說鬼咬的的,他自己都不信,更別說別人怎麼信了,本來就是很縹緲的案件,沒有實際的犯人,任何的說辭都是蒼白無力不可信的。

美女隊長葉詩瑜出聲道:“好了,陳志凡,你現在說說你的發現!”

陳志凡道:“這兩個洞不是牙印就是特殊的抽血器具留下的。”他用手指比劃了一下兩個圓孔之間的距離:“我更傾向於是牙印,現在就等法醫給我們檢查的結果,看看有沒有唾液。”

聽見陳志凡的話,法醫道:“我取下圓洞周圍的皮膚去做檢驗。”牙印,他在心裏暗暗的腹誹,這麼圓的牙印,哪裏有可能存在嘛。陳志凡簡直是在講笑話。

不過儘管這麼說,法醫並沒有提出疑問。 小狼似乎不喜歡別人摸它的腦袋,張大嘴巴便想咬夜冰依的手。

但是它才剛張開嘴,就有一道凌厲的氣息逼來,小狼頓時嚇得嗷嗷直叫,鑽進了清樂大師懷裡。

清樂大師偏頭看向帝玄胤,眼中閃過一抹驚艷,道:「依依,這位是?」

夜冰依並沒有察覺到剛才的異樣。

見師父問帝玄胤的身份,她頓時被問住了。

不等她想好該怎麼說,帝玄胤便主動發言:「依依是我的女人!」

森寒的語氣,咬牙切齒,彷彿是在和仇人說話一樣。

死老頭,破壞他的好事!

他剛才分明看到依依的眼睛亮了,他說不定,差一點便能求婚成功!

「咳咳……」夜冰依差點被自己的口水嗆死!

紅著臉瞪了他一眼,這人真是不說話則已,一說話,非得驚死個人啊。

但是卻也沒有反駁他的話。

所幸,清樂大師也並沒有多問。

夜冰依轉移話題說,「師父,您這次來此地,可是有什麼事么?」

她覺得師父並不是無緣無故的來看她的。

清樂大師點了點頭道,「依依,靈武者大會,你知道嗎?今年便是在風雲國舉行,而今年的比賽,就該輪到為師當總裁判了。」

「真的嗎?!」夜冰依聞言激動直接蹦了起來。

「哈哈哈哈!師父居然是這次的總裁判啊,那簡直是太好了,師父,這次靈武者比賽,徒兒我也有參加哦!」

夜冰依興奮的大笑!

之前還擔心寧家的人,會給她使絆子呢。

可是如今,師父居然是這次靈武者比賽的總裁判!

那她還擔心個毛線?

那幾個老賊,也只不過是副裁判而已,而她的師父卻是總裁判。

哼哼,有了師父在,看誰還敢欺負她。

夜冰依神氣的叉腰,這還真是她口渴了,就有人來給她遞茶喝啊。

「什麼,依依也要參加這次的比賽?」清樂大師微微詫異。

「師父,我不止要參加,還有人想要害我呢!師父,你是我師父,又是總裁判,您老人家一定要多照顧著我點哦。」

夜冰依晃著師父手臂撒嬌賣萌。

隨即又將她和五魂家族之間的恩恩怨怨,跟師父講了一遍。

清樂大師點了點頭,「你是我的徒兒,為師自然向著你,不過,丫頭你在比賽場上,為師可就顧不了那麼多了,總之,丫頭你一定要小心點,若是打不贏,就放棄認輸,你最重要,知道嗎?」

這句話說的,和她老爹說的一樣,夜冰依重重地點了點頭,內心閃過一抹感動,「師父放心,我知道了。」

師徒兩人拉拉扯扯,天都快要黑了。

彼時,夜冰依完全忽略了某個人。

帝玄胤站在門口,聽著屋裡喋喋不休,說個不停的師徒兩人,渾身蔓延出一股哀怨的氣息。

這道氣息當中,還夾著一股冰寒之氣,越來越冷。

夜冰依突然打了個寒顫,奇怪道,「怎麼這麼冷啊……」

但她並沒有放在心上,師徒兩人繼續聊天,彷彿有說不完的話似的。

看著她一張嬉笑的小臉,親熱的挽住清樂大師的手臂,噓寒問暖,帝玄胤的臉色越發陰沉。

終於忍無可忍。

上前一把將夜冰依拎到身後,冷冷的瞥向清樂大師,「說完了么?」

夜冰依:「……」 對於陳志凡說的話,法醫非常懷疑,作爲有牙齒的生物種類,這種距離的齒印是不可能存在的,如果非要說有的話,那就是吸血鬼的牙齒,但是這是不可能的事情。

這世界上沒有吸血鬼的存在,那就是神話傳說。

作爲接受了唯物主義教育的現代人來說,叫他們接受吸血鬼的存在但是非常可笑的,法醫對站在一邊的隊長葉詩瑜說道:“我已經取好了標本現在可以把屍體帶回解剖室。”

陳志凡檢查了案發現場之後,對葉詩瑜說道:“沒有其他的痕跡,現在就等調取監控的結果。如果沒事兒,我先回去一趟。”

葉詩瑜看了一眼陳志凡:“你纔剛來上班,別想逃跑。”

陳志凡一臉的無奈:“我可沒想逃跑,我想跟法醫回去。”他總覺得那屍體不是那麼簡單,所以他必須看着法醫解剖屍體。

聞言,葉詩瑜隨意的擺了下手:“行,你回去吧。”

反正這小子也是跑得了和尚跑不了廟。

廖漢笑着說道:“陳哥,你牛,你是想跑就跑,我可跑不了。”說完一臉羨慕的看着陳志凡,也想跟着他回去。

美女隊長葉詩瑜沒好氣的說道:“你們都走了誰看監控啊?難道叫我看嗎?廖漢!”

“到!”廖漢大聲喊了一聲到,隨即諂媚的道:“隊長,我看監控,我現在就去看監控!”陳哥不在,大隊長才是老大。

陳志凡跟着法醫一起回到刑偵大隊。法醫道:“老陳,你不是爲難我嗎?這兩個洞,你非要說是牙印,你給我咬一個出來試試?”

陳志凡還真的能咬出這兩個圓洞,他只要呲出獠牙就可以:“這不是提出懷疑嗎?要是沒有懷疑的方向,全都設置爲懸案,咱們刑偵大隊全都回去種地好了!”

“哈哈哈!”法醫聞言,直接大笑出聲:“對,你說的不錯!我現在就分析標本,不過這屍體,我還真沒有解剖地念頭,真特麼的臭啊!解剖完了。估計我好幾年都不想吃肉了。”

陳志凡不置可否,反正再臭他能都接受,沒有能量的死後,就是再腐爛,只要能轉換爲能量,他都不會介意。

法醫將標本放在液體裏處理,幾個刑警將那具屍體擡到了解剖桌上。一個刑警道:“交給你們了,k,臭死了……”

陳志凡道:“辛苦了。”他一個人站在屍體的旁邊,伸手在屍體上捏了起來,“骨骼肌肉完整,無外傷,除了脖子上的兩個小洞,屍體中度腐敗,我猜測死者全身紅細胞幾乎消失!”他的意思就是死者是被吸乾血液而亡。

只不過換了一個科學的說法。

過了片刻,法醫說道:“現在看來是的,或許是有人故意用弄出這樣的痕跡將死者的血抽乾,到底是怎麼樣的深仇大恨?”

陳志凡真想給法醫補充一句,只是因爲餓了……

“結果要過一會才能出來,咱們先看屍體,”法醫帶上手套,走過來將屍體的衣服用剪刀剪碎,當男屍的身體展現在解剖臺上時,法醫啐了一聲:“馬勒戈壁,小鬼、子……”

看見屍體上的膏藥旗紋身,陳志凡的臉色也不好看,不管是殭屍還是吸血鬼,殺死一個華夏人和殺死一個鬼子的結果截然不同。

法醫將解剖刀一扔:“不解剖了,小鬼、子誰管他的。”

聞言,陳志凡不禁笑道:“我也同意,就說死因不明,這塊肉割掉,我記得這裏有焚化爐!”

法醫對着陳志凡豎起拇指!他拿起解剖刀將那一塊帶着紋身的皮肉割下來,扔進了一邊焚化爐:“我再檢查一下有沒有遺漏,要是還有標記,就不好玩了!”

“這事交給你,屍檢報告寫漂亮點,特事特辦嘛。”陳志凡沒有再糾結死者的事情,一個倭人,能惹到吸血鬼或是贏勾家族的吸血僵,那就不是他的事情了,自尋死路,沒人攔着他。

況且,他對倭人沒有一絲的好感。

縱然有些倭人抱着友好親愛的目的接觸華夏,也掩飾不了他們的親人對華夏造下的罪孽,同一城,盡屠三十餘萬,然後假惺惺的鞠躬賠罪道歉,那些被他們屠戮的同胞,又能還魂歸來嗎?

不能!

所以,一個倭人的孤魂野鬼,陳志凡壓根不在意,只要那吸血鬼還是吸血僵不要亂殺無辜,便與他無關。

調查監控回來的葉詩瑜與廖漢沒有任何的發現,葉詩瑜準備走回自己辦公室的時候,看見陳志凡正在他的辦公室裏,她當即擡步走了進去:“屍檢的情況怎麼樣?”

陳志凡道:“毫無線索,無從查起,肩膀上的圓洞有可能是他自己扎的,死因爲正常死亡!”

葉詩瑜盯着陳志凡的臉,最終說道:“不會這麼簡單吧?”她總覺得陳志凡隱瞞了她什麼事情。

陳志凡懶洋洋的走到一邊,靠在窗前:“愛信不信!你和廖漢應該也沒什麼發現吧?要是有發現,你不會到我這裏來套話了。”他和法醫算是統一了口徑,誰也不會對外泄露半句。

葉詩瑜以爲陳志凡不高興了,忙說道:“還真的沒有發現。”她走到陳志凡的身後,溫聲道:“志凡哥,你生氣了啊?”

這傢伙有媳婦,還有女朋友,她都沒生氣,現在他生氣了,她還要倒過來哄他!

“沒有,”陳志凡轉頭看向站在自己身邊的美女隊長葉詩瑜,目光不由得柔和了下來:“我沒生氣,我就是在想,最近怎麼亂七八糟的案子多了來,我還以爲自己的世界觀要被刷新了。”

葉詩瑜深有同感:“是啊,我也感覺我自己過去受到的教育不是那麼回事,你說,這世界上真的有殭屍和鬼怪嗎?”

陳志凡抓着葉詩瑜的手,按在自己砰砰跳動的心口:“殭屍就在你面前呢,傻子!”

被陳志凡罵做傻子,葉詩瑜也不生氣,她輕啐了一口:“呸,又是在胡說!”她的手觸碰到陳志凡的胸口,陳志凡砰砰有力的心跳令她心跳加速,臉上的溫度不由自主的升高,她低聲的說道:“我不許你胡說……”

她半點也不想聽見陳志凡說出那樣喪氣的話。 「你……」夜冰依沒好氣的給了他一巴掌,咬牙低聲道:「你又抽哪門子風?這是我師父,你說話,給我注意點,不能沒禮貌,知道么?」

帝玄胤輕哼一聲,直接無視她的話。

「……」

「哈哈,這位小友,你似乎對老夫我有成見啊。」清樂大師的眼神在兩人身上來回打量,笑著說道。

帝玄胤冷著一張面癱臉,面無表情道:「並沒有,只是岳父大人來通知,要吃飯了。」

夜冰依……

她爹什麼時候來通知吃飯了?

然後,就看到林管家奉了爹爹的話來請她們去吃飯。

「……」

呃,這傢伙還有未卜先知的本領?

兩人走在後面。

夜冰依看著他發青的臉色,狐疑的眨了眨眼,扯了扯他的袖子問:「你……是不是哪裡不舒服?臉色怎麼這麼難看。」

帝玄胤:「……」

「沒有。」

「真的沒有么?」夜冰依不放心的,直接伸手摸了摸他的額頭。

實在是帝玄胤的臉色太難看了,眉心皺的簡直可以夾死一隻蒼蠅!

感受著她溫熱的小手,覆在他的額頭上,摸來摸去,看著她擔憂的眼眸,他的臉色才微微緩和,嘴角不自覺的上揚。

將她的小手拉下來,長臂一伸,便將緊緊圈住她的腰肢。

夜冰依:「……」

掙脫他的懷抱,「幹嘛……快去吃飯啦!」

還有,這動不動就當眾對她動手動腳的毛病,得改改了!

夜冰依自己向前走了兩步,卻發現,男人還在原地站著。

「……」

皎潔的月光下,男子一襲華麗的紫色衣袍,烏黑的髮絲凌空飛舞,紫色的眸子充滿了魅惑,看的夜冰依心狠狠一跳。

那不食人間煙火的俊美男子,薄唇緊抿,一雙澄澈的眼眸看著她,他不說話,就讓人活生生,生出一股罪惡感來。

About the author

jingshenxianxiangxue:

0 Comments

Would you like to share your thoughts?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

發佈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