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改變命運的方法,到底是什麼?”蘇暖沉默了一小會兒,忽然擡眸問道。

“改變命運的方法,到底是什麼?”蘇暖沉默了一小會兒,忽然擡眸問道。

2020 年 10 月 24 日 未分類 0

她很好奇,到底是什麼方法可以改變命運,唐孤當年給了白朗引魂石,到底是爲了什麼?

她甚至隱隱覺得,這個白朗苦苦尋找的方法似乎和自己有着什麼關係!

白朗沉默了,他的平靜的臉色似乎變得有些蒼白,面對眼前的蘇暖,有些話他只能藏在心裏,不能說!

看着蘇暖的眼眸,白朗只能在心裏默默的想:蘇暖,你的命着實不算太好!

見白朗忽然不說話了,蘇暖想這方法大概很複雜,很隱祕,不太方便告訴她,所以乾脆哈哈笑道:“算了,你就是說了,我也不見得懂!”

“不過,你居然見過唐小寶家的祖先,那麼請問你……今年到底有多大呢?”蘇暖揚眉問道。 問出這個問題的時候,蘇暖的眼眸很亮,幾乎可以將這濃重的夜色點燃。

白朗怔了一下,他沒有想到的是,蘇暖居然會問出這樣一個令人詫異的問題。罕見的猶豫了很久之後,他纔開口說道:“我比你大了很多很多……”

“等等,別說了!我明白了!”蘇暖忽然打斷了白朗還未說完的話,想了想又笑着問:“你是不是還能活很久很久?”

面對她的問題,白朗的呼吸似乎停滯片刻,他不知道該如何回答蘇暖的問題,是真的不知道。

所以,白朗只能若有若無的點了點頭。

“那就行了!等我死了之後再投胎長大,你一定要來找我,說好的,不能反悔!”蘇暖似乎很開心,忙不迭的將手指伸到了白朗的眼前。

“投胎再長大?”白朗喃喃問道。

蘇暖舉着手指很認真的點頭說道:“我這輩子沒做過啥壞事兒,死了應該還可以做人。所以,你一定要來找我,只要你來找我,我就一定會認得你!”

白朗的心頭有些酸澀,他何嘗不明白蘇暖的意思?

可蘇暖還會有下一世嗎?

不知爲什麼,白朗覺得自己的心有些堵,他的眼眶甚至有些疼……有時候,有些祕密只能自己承受,悶在心裏久了,就會化成沉悶痠痛的雨,在心裏稀稀落落的,下個不停。

“好!”白朗伸出手指,與蘇暖纖細冰冷的手指輕輕的勾在了一起。

這是他的允諾,對蘇暖許下的第一個諾言,伴着令人酸楚的心雨。白朗想……只要他還存在於這個世界上,就會遵守這個諾言。

哪怕蘇暖已經沒有下一世,他也會遵守這個諾言。

白朗的手指很暖,帶着微微的顫抖,這樣的感覺很真實,讓蘇暖覺得很安心,很高興!因爲她忽然覺得她爲數不多的生命力,又燃起了一絲希望。

雖然這希望伴隨着死亡,可蘇暖還是很開心,一想到即使她死了,即使她投胎之後忘記了之前的一切,她還是能見到白朗,她就很開心。

蘇暖甚至在想,也許過奈何橋的時候,她會偷偷找個機會將孟婆湯倒掉,那麼她就不會忘記今生的一切,她就不會忘記白朗。

死亡這兩個字從蘇暖一出生開始就與她如影隨行,這讓蘇暖雖然很怕死,可如今她卻不怕了,因爲她擁有了白朗的承諾!

彷彿有了這個男人的承諾,她什麼都不需要怕,哪怕是死亡!

“對了,你活了那麼久,有沒有喜歡的人,或者說你有沒有老婆?”蘇暖嚥了咽口水,忽然問道。

話一出口,蘇暖的心就像是在打鼓,而且毫無節奏。

白朗怔住了,他看着蘇暖的眼睛,彷彿不明白她的話到底是什麼意思?

“這個,應該是沒有吧?”想了很久,白朗終於答道。

白朗的這個答案讓蘇暖很滿意,而她的心卻也因爲這個答案跳得更加的厲害,這傢伙活了那麼多年都沒有喜歡的人,該不會是……同志吧?

哎呦!想到這個可能,蘇暖不由自足擰緊了眉心!

萬一,只是萬一……白朗不喜歡女人該怎麼辦?蘇暖呆愣了好一會兒,才從自己的臆想中跳脫出來,問道:“白朗,你該不會是同志吧?”

“什麼同志?”白朗不明白,反問道。

“呃……就是斷袖之癖,或者叫龍陽之癖,反正就是這個意思,你懂不懂?”蘇暖的臉有些紅,爲了搞清楚白朗的心,這話她都問得出口,倒也真是蠻拼的!

白朗的臉色漸漸變得很難看,他的眼角有些輕輕的發抖,蘇暖這女人到底在想什麼,居然懷疑他是斷袖?

“難道說,你真的是……”蘇暖的臉色也變了。

“不是!”白朗忍無可忍的說道。

蘇暖舒了一口氣,默默的看着他,再次確認道:“真的不是?”

“不是!”白朗的聲音幾乎已經算是吼的了。

“那就好,那就好!”得到了白朗如此肯定的答覆,蘇暖終於眯眼笑着說。

白朗忽然覺得,蘇暖的笑容有些奸詐,甚至很像是隻心懷詭計,而且馬上就要奸計得逞的小狐狸。

“那麼,你覺得我怎麼樣?”蘇暖收起笑容,很鄭重的問,說完還對着白朗擠了擠眼眸,擺出一副無害又可愛的模樣。

白朗的嘴角抖了抖,不可思議的問:“你?什麼意思?”

蘇暖翻了翻眼皮兒,心說這男人是個木頭嗎?自己作爲一個女孩子都已經把話說成這樣了,他居然裝聽不懂?

“我的意思是……我做你女朋友怎麼樣?”蘇暖沉住氣問道,可心裏還是忍不住有些發抖。

面對白朗,她很不自信,她很怕會遭到拒絕。

白朗沒有說話,卻像是受了很大的驚嚇,即使在面對強大的霧魔生死相搏的時候,他也沒有露出過這樣的表情。

白朗瞪大了眼睛,不可意思的看着蘇暖,就像從來都沒有見過她一樣。陣向腸技。

“你什麼意思啊?你說說,我有那點兒不好,雖然不是貌美如花,可也算是清秀可人,你還有什麼不滿意的!”蘇暖撇着嘴,狠狠低吼道。

這可是她長那麼大第一次表白,對方居然嚇到了,這是什麼節奏?難道說她在白朗的眼裏比惡鬼,魔族還可怕不成?

“不!我的意思是,我比你大很多,我……”白朗有些結結巴巴,彷彿連他自己都不知此時自己說了些什麼。

蘇暖看着白朗,搖頭說道:“這個我知道,年齡不是問題!”

白朗心中一沉,抿了抿嘴脣接着問道:“我……不是人類!”

蘇暖笑了,這次她點頭說道:“這個我也知道,是人哪兒能活得了那麼多年?”

白朗的身子猛的一震,他的眼眸中的光芒開始閃亮,那其中彷彿又星雲搖弋生輝,甚至連他的心都開始狂跳起來。

從出生的那一日開始,白朗的心從來都沒有這樣跳動過!

他的嘴脣有些發抖,他的呼吸有些紊亂:“面對這樣的我,你難道不怕嗎?”

蘇暖淡淡一笑,很肯定的說出一個字:“怕!” 白朗的眼眸中星光瞬間有些暗淡,他心中涌起淡淡的失望,這情緒毫無阻礙的爬上了他的眉眼。

還是如此,還是如此,本該如此的,不是嗎?

白朗垂下眼眸,身子僵硬的想要轉過去,卻不曾想蘇暖卻伸出雙手放在了他的肩膀上,硬生生的將他的身子擺正。

蘇暖眉眼皆笑:“我怕的是,你這樣的人,終究會悄無聲息的離開,而我……再也尋不到你。”

蘇暖雖然在笑,可她的語氣裏卻很認真,沒有一絲的笑意。

她是真的怕,怕白朗那一天忽然消失在她的世界裏,亦如他來的時候那樣,那麼突然,那麼出乎意料。

白朗的出現,就像是在蘇暖的生命裏撒下了一顆帶着陽光與意外的種子,這顆種子在她心裏漸漸的長大,生根發芽。

這種子的根彷彿已經與蘇暖的心緊緊的連載了一起,再也分不開了!

今天所發生的一切,對於蘇暖來說雖然是有驚無險,可畢竟也算是生死邊緣走了一遭,這更讓蘇暖明白了一件事。

生命的消逝不過是在瞬間,該說的話,該做的事情,她要趁還活着的時候,早些說,早些做!

如今她想說的都說了,即便白朗真的拒絕了,蘇暖覺得她也沒什麼可遺憾的。

白朗沒有說話,他甚至低下了頭。

蘇暖的心有些冷,見白朗的這幅模樣,該是不願意的吧?

忍着心裏濃濃的失落,蘇暖喃喃說道:“你不願意就……算了,咱們還是能做朋友的,是不是?”

蘇暖不願意勉強其他人,尤其是白朗。

話音落下很久,白朗忽然擡起眸子,眼眸中不再平靜,不再荒蕪……帶着觸動,帶着暖暖的情。陣向吉血。

“我願意!”白朗一字一句的說。他的話很輕緩,卻很堅定。就彷彿是開弓之箭,既出而毫無迴旋的餘地。

蘇暖的眼眸亮了,她知道白朗此話的意思,既然他答應了,那就是答應了!絕對不會變!

“好!既然如此,那你今後就是我的……人、不!男人了!”蘇暖翹起嘴角兒,伸手拍了拍白朗的肩膀。

白朗呆了呆,悶聲說道:“這話,應該是我說的纔對吧?”

“這有什麼關係,咱們誰說都是,意思都是一樣的!”蘇暖開心的說。

歪着腦袋想了想,蘇暖又接着說:“還有,只要我還活着,你就只准對我一個人好!若是我死了,那……也就管不了了!”

“好!”白朗答道。

不知是他刻意忽略,還是他更本就沒有注意蘇暖話裏所蘊含的意思,總之……白朗沒有像其他人一眼,唸叨着讓蘇暖不要妄論生死,而是一口答應下來。

www▪ т tκa n▪ ¢O

蘇暖很滿意的笑了笑,她信白朗的話。

白朗再沒有說話,卻伸手將蘇暖的小手攥在掌心。他自從見到蘇暖以來,就常常握着她的手,可這一次卻與以往都不相同,似多了些動心的味道。

白朗在這個世上已經活了很多年,卻第一次有了這樣的感覺,動心的感覺!

蘇暖笑了笑,心裏知道眼前這傢伙對待感情比木頭還要木頭,索性將身子靠在白朗的身邊兒,又將腦袋輕輕放在他的左邊胸口的位置上。

既然這男人木訥到了天怒人怨的程度,那只有她這個新晉女朋友來“投懷送抱”了。

聽着白朗強而有力的心跳聲,蘇暖覺得很溫暖,很安心,很滿足。

微微低下頭,白朗的下巴堪堪挨着蘇暖的頭頂,感受着她柔柔的依偎,掌中握着的小手,不由得又緊了緊。

就這樣吧,在這最後的日子裏,能有這互相依偎着的溫暖,也算是種福澤吧!白朗這樣想着,將蘇暖的身子攬得更緊了些,又更緊了些。

看着蘇暖漸漸闔上眸子,又看着她呼吸漸漸平順,看着她微微上揚的嘴角……白朗沒有睡,他真的很珍惜現在的每一分每一秒。

白朗就這樣看着蘇暖,哪怕是一抹微微翹起的頭髮絲都不曾放過,雖然在黑暗之中,可白朗的眼眸很亮,就連蘇暖的睫毛有多少根,他都能數得一清二楚。

睡着了的蘇暖,此時在白朗的眼裏有着淡然如水的美,靜謐的就像夜空中的星河,純淨明亮。

白朗很喜歡黑夜,尤其是喜歡坐在高高的山嶺上,四周空曠寂靜,只剩下他一人獨處,仰望星空銀河。

雖然他很孤單,可有星河爲伴,他就會覺得,其實還好,他還活着,其實也還好。

如今,白朗忽然很想將這番景緻與蘇暖分享,同樣是孤傲的山峯,同樣是冥冥夜空,若身邊有了蘇暖,那便沒有了孤單,只剩美景了吧?

在無數逝去的歲月中,白朗只覺孤單,只覺落寞,卻未有像今日這般覺得溫暖!

這一切都是因爲蘇暖,那個命中註定與他羈絆的女人,是啊……這一切都是命中註定,而他竟是要逆了這命中註定嗎?

白朗的心微微有些疼,這疼漸漸滲入骨髓,是怎麼拔都拔不出來了。

晨光微曦,這夜裏落下的大雪竟是密密麻麻的下了一夜,

陰沉沉的天氣裏,北風狂笑着吹過積雪,讓原本落在地上的雪花重新飛舞到了天空之中,明明是白日,竟像比雪夜裏還要冷上幾分。

蘇暖睡的香甜,靠在白朗的身上讓她覺得很溫暖,睡得很舒服。

臥室的門輕輕的從裏面打開了一道縫隙,唐小寶從裏面走了出來,看到依偎在沙發上的兩個人的瞬間,他楞了一下。

唐小寶的眼眸瞬間暗淡了些,輕輕走到白朗的身前,將握在手裏的引魂石遞到了他的眼前。

白朗沒有動,挑眉盯了他一眼,說道:“沒事了?“

唐小寶點頭,白朗才伸手接過,引魂石瞬間化爲一陣寒光堙沒在手掌之中。

引魂石中隱藏的龍息極爲強大,與唐小寶體內的玄冰龍魂遙遙呼應,不過一夜之間,就已經將他體內殘留的魔氣祛除殆盡。

如果沒有引魂石,他這傷雖然也能痊癒,可也好得沒那麼快,沒那麼徹底。

“她沒事吧?”唐小寶對着蘇暖努了努嘴巴。 白朗搖頭,伸手扥了扥蘇暖身上蓋着的被子,動作很輕,似乎生怕叨擾了蘇暖的美夢。

見到這一幕,唐小寶輕輕扯了扯嘴角。

蘇暖沒醒,白朗與唐小寶就這麼坐着,沒有出聲,也沒有動。

直到陽光順着窗簾的縫隙照到了蘇暖的臉上,她才幽幽的醒了過來,睜開眼睛的第一件事情,就是迷迷糊糊的找白朗。

“呃?你們都起來了?”蘇暖揉了揉眼睛,嘀咕着說。

唐小寶沒好氣的說:“我說大小姐,這太陽都曬屁股了,也只有你能睡得着!”

婚寵撩人,軍長壞壞 “你懂什麼?能吃能睡那是福氣!一看你這樣子,就是個沒福氣的!怎樣着,傷都好了?”蘇暖話是這麼說,可語氣裏對唐小寶的關懷之情,還是藏也藏不住的。

“那當然!我這身體素質,那可不是蓋的!”唐小寶挑起一抹笑,說道。

“既然好了,那咱們今天接着去找花瑾?”蘇暖說完,扭頭看向白朗。

她在等白朗的回答,因爲蘇暖總覺得,昨天忽然出現的那個叫顧念的傢伙似乎更可疑了些,可因爲霧魔的阻攔,失去了這傢伙的蹤影。陣農布圾。

如今想要找到顧念,恐怕還是要從花瑾的身上着手。

“先去吃早飯,好幾頓沒吃,我都要餓死了!”唐小寶提議道。

聽他這樣一說,蘇暖也覺得有些餓了,隨即附和道:“好啊,我也餓了!昨天一天都沒吃過東西!”

白朗怔了一下,他雖然沒覺得餓,可看蘇暖與唐小寶這個樣子,還是笑着點頭說道:“好,那就先去吃點兒東西。”

唐小寶不可思議的眨了眨眼睛,天啊……他沒看錯吧?白朗居然笑得那麼,那麼有人的味道,甚是有些和藹?

和藹?唐小寶扭了扭有些僵硬的脖子,自己居然把這的詞與白朗聯繫在一起?該不會是魔氣上腦了吧?

也許是太冷的關係,也許是快到年末的緣故,蘇暖他們頂着寒風走過了三家小店,居然都沒有開門營業。

沒辦法,唐小寶只得開口說道:“我說,咱們要不要直接吃午飯算了!”

“呃?也好!”看着時間已經將近11點,蘇暖點頭,又接着說道:“要不然,還是去上次遇見花瑾的那家餐廳吧!”

蘇暖的算盤打得很是如意,若是吃飯的時候能再次遇到蘇暖,那豈不是還能少跑點兒路不是嗎?

而且,最重要的一點是,那家店裏的牛排做的確實不錯!

她新晉的男朋友只喜歡這一種口味,那麼她這個女朋友,自然是要體貼一下白朗的口味了。

至於唐小寶這個傢伙,他不挑食,只要有肉就萬事大吉。

此時正值工作日的中午時分,當蘇暖他們到了的時候,蜜桃餐廳裏已經坐了一些附近的上班族。

挑了個不起眼的地方坐下,蘇暖拿起菜單,第一個點了最貴也是最好的牛排給白朗,又爲自己點了份海鮮意麪和水果沙拉。

點完之後,才見唐小寶正眨也不眨的看着自己,纔開口問道:“你看我幹嗎?”

“你怎麼沒給我點兒東西吃?”唐小寶撇着嘴,如同賭氣的孩子。

蘇暖噗嗤一笑,說道:“你喜歡吃什麼,點什麼就是,問我做什麼?”

唐小寶瞪她一眼,眼皮也不擡的說道:“我也要牛排。”

“好,再加個蘑菇培根焗飯好不好?”蘇暖笑着問。

唐小寶挑眉點頭,接着說道:“還要蔬菜濃湯,美式薯條,對了!再來個百里香靠羊肋骨。”

“點那麼多,你吃的了嗎?”蘇暖將菜單交給服務生,吩咐下單。

“你懂什麼,我好歹也流了那麼多的血,自然要補補的!”唐小寶笑着說。

此時客人不算太多,蘇暖點的菜不一會兒也就上齊了,幾乎擺滿了一桌子。

三人正吃得高興,卻見白朗忽然停住了手中的刀叉,眼神漠然的看着餐廳門口的位置。蘇暖順着他的眼神看去,卻見花瑾正和幾個人結伴而來。

蘇暖笑意更甚,對着唐小寶得意的說:“我說怎麼樣?碰到了吧?這就是得來全不費功夫。”

唐小寶回了她個“你就嘚瑟”吧的眼神,就繼續對着面前的羊肋骨開始奮戰。

About the author

jingshenxianxiangxue:

0 Comments

Would you like to share your thoughts?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

發佈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