或者說,欺騙麗娜夫人,將麗娜夫人騙入鏡子中的布魯斯公爵,究竟是他本人,還是眼前的這個幻影?

或者說,欺騙麗娜夫人,將麗娜夫人騙入鏡子中的布魯斯公爵,究竟是他本人,還是眼前的這個幻影?

2020 年 10 月 24 日 未分類 0

我好像發現了什麼巨大的祕密,不由得屏住了呼吸。

正當我的思緒一團亂麻的時候,我突然看到坐在椅子上的布魯斯公爵有了異動。他突然站了起來,然後來到了身後牆壁的那副巨大的繪畫前,觀賞着畫像。

我認出來那個畫像正是當初我看到他從裏面飄出來的畫像。

於是我突然靈機一動,想要探究下那個畫像究竟通往哪裏,爲什麼布魯斯公爵能從裏面出來。

但是現在布魯斯公爵就站在畫像前面,始終一動不動,讓我有些焦急。

正當此時,門外突然傳來了敲門聲。

我和布魯斯公爵都猛然一驚,我急忙將自己更深的藏於陰影中,而布魯斯公爵則急忙轉過了身,重新走回椅子面前。

“誰,進來!”他站穩,平復了一下心情,才叫道。

然後門扉被打開,我目瞪口呆的看到“我自己”走了進來!

怎麼回事,爲什麼我的影子會出現在這裏?她不應該還在地下的城堡當中嗎?

關于男朋友的事 如果當時我感應到的那個聯繫,並不是她本人,那麼存在於那裏的,又會是什麼?

我細思極恐,心中全是疑惑,同時又開始緊張。

因爲如果是我原本的影子,那麼我藏身在這裏,她肯定就能發現我!

“你回來了,日記拿來了嗎?”布魯斯公爵沒有發覺那是我的影子而不是我本人,依舊就想對着當時的我一般微笑着問道。

“還有,你怎麼一個人回來了?”

“我的同伴死了,所以只剩我了。”我的影子也同樣笑眯眯地說。

然後她臉上的表情突然動了動,四處打量着這個房間。

“怎麼了?”布魯斯公爵問她。

“好像有什麼人在這裏。”

“人?”布魯斯公爵愣了一下,然後啞然失笑,“我這裏怎麼會有人。”

但我的影子沒有吭聲,而是固執的繼續尋找。

眼見着她快要逼近我而來,我不由得咬了咬牙,冒險趁着他們兩個都沒防備,直接就衝了出去。

諸天從充電開始 “什麼人!”布魯斯公爵驚呼一聲,而我的影子雖然有所預料我會在這裏的樣子,但是大概是懼怕回頭而讓我重新換回自己的身份,於是反應也遲鈍了一下。

但就這麼一下,也已經足夠,因爲我已經來到了那副繪畫的前方。

“等等,別讓她靠近!”布魯斯公爵突然露出緊張的神情,同時開始向着這邊撲了過來。

但是沒用,我已經將自己的身體捲成一股煙,一下子就鑽進了那副畫中的世界中去。

一進去,我剛剛擡起頭,就看到了一雙明亮的大眼睛,正一眨不眨地盯着我。 “你是誰?”

那雙眼睛的主人開口詢問我。

我愣愣的看着對方。

那是一個模樣美麗的少女,偏偏我還認識她的這張臉,所以讓我倍感緊張。

“爲什麼……你會在這裏?”我不可思議的問道。

“我?”對方也顯得很驚奇,“你認識我?”

她疑惑的神情和問話,終於讓我冷靜了下來。

我從地上爬起來,發現這裏的空間類似一個黑乎乎的房間,只有在我們前方上空的一個位置上,開了一個透着光線的天窗。

而那個天窗裏,還時不時傳來“我”和布魯斯公爵的叫喊聲。

看見我一直盯着那扇天窗瞧,那個少女嫣然一笑:“你就是從上面掉下來的。”她說,“你是誰,怎麼來到這裏的?”

我回過了神,重新看向那個少女。

然後試探着叫她的名字:“麗娜夫人?”

是的,那個模樣美麗的少女,竟然還是麗娜夫人。她和鏡中世界的麗娜夫人有着一模一樣的面孔,但我不明白爲什麼會出現三個麗娜夫人,這讓我感覺到混亂。

可是從這個麗娜夫人的態度上來看,她好像並不認識我,而且也沒有什麼惡意。整個人洋溢着陽光樂觀的氣息。

爹地,媽咪又懷孕了 那個有着和麗娜夫人一模一樣面孔的少女聽了我的話紅了紅臉:“我還沒有嫁人的,怎麼能稱呼我夫人呢。”

我更加糊塗了。

“不過我的確叫做麗娜,所以我們是不是在哪裏見過?”那個少女,或者應該稱呼爲麗娜,用充滿了好奇的目光看着我。

她的眼神中,有一種極其迫切的渴望:“你究竟是不是從外面來的?外面的世界是什麼樣的?爲什麼你會出現在這裏……上面喊着你的名字,他們是你的朋友嗎……”

無數的問題鋪天蓋地的向我發問,讓我有些頭暈腦脹。

“等一下!”我急忙打斷了她的話,“一個一個問題來問。”我說。

“不過我回答你一個問題,你也要回答我一個問題。”

“沒問題。”麗娜老老實實的在我面前做好,無論坐姿還是儀態,都是標準的淑女模樣。

這讓我更加疑惑她和外面那兩個兇殘的麗娜夫人之間的關係。

“首先第一個問題,”我問道,“你是誰?”

“我?我是麗娜啊?”對方一副不解的表情看着我,“你不是叫出了我的名字嗎?”

“好吧,”我承認自己的問法有問題,開始試着換一種方式,“那麼,這裏是什麼地方?”

“我不知道這裏是什麼地方,從我出生的時候,我就一直生活在這裏了。”麗娜笑着說,然後對我說道,“你問了我兩個問題,那麼我現在是不是也可以問你兩個問題?”

她的眼睛看着我,倒是顯得十分精明。

我無奈只好點點頭。

“那麼第一個問題……你叫什麼名字?”

“顧書薇。”我想了想,覺得也不是什麼祕密,直接告訴了她。

“那麼第二個問題,”麗娜用手指支着自己的下巴,想了想,“你是如何進來這裏的?”67.356

“如果不出意外,是從那裏。”我指了指頭頂上仍舊傳來呼喊聲的天窗。

而麗娜也隨着我的指示揚起頭,好奇的看着上面。

看到她這種樣子,我不由得有些好奇:“難道你從來沒想過從上面離開這裏嗎?”不然爲什麼會對我從那個天窗中進來顯得這麼好奇?

“沒有,”麗娜老實的回答,“因爲在你從那裏掉下來之前,那裏從來沒有那個天窗。”

“什麼?”我大吃一驚。

“那你……”

“我就一直生活在這,”麗娜馬上明白了我想問什麼,“就是這樣的環境,黑漆漆的,但也不是什麼也沒有。”

她說,“只要像這樣,”她的手伸出來,手背一翻,突然在她伸出的手心下,憑空出現了一把木質椅子。

麗娜變出了兩把椅子,然後分給我一張。我們兩個人在椅子上坐了下來,她又打了個響指,一個帶着英式茶點和紅茶的桌子,又出現在我們面前。

“看,就像變魔術一樣,想要什麼東西,只要靠想象,就能出現。”麗娜笑眯眯地說。

這個場景……

我有些吃驚。

這種無中生有的本事,實在超出了我得想象。如果說之前的鏡中世界因爲是營造出來的夢境,所以能做到這種事情的話,那麼現在麗娜的這手本事是如何做到的?

還是說……這裏本身也是一個夢境?

想到這裏,我不由得詢問起麗娜來:“這種本領,是你與生俱來的嗎?”

我謹慎的接過麗娜遞過來的紅茶和茶點,但並不敢動口。

而麗娜則沒有任何負擔,優雅的進行品嚐,然後點了點頭:“對啊,難道你不會嗎?”

我搖了搖頭。

但同時心裏也已經隱隱有了預感。

布魯斯公爵如此緊張這幅畫像,而這裏面的場景,又和鏡中世界如何相像。

所以這讓我有些懷疑,這個畫像中的世界,是和鏡中世界相通的。

“你探索過這裏的世界嗎?”我突然詢問麗娜。

我的手指指着那些被黑暗籠罩的空間,看向她:“難道就從來沒有試過去看看那裏存在的什麼東西嗎?”

麗娜聽了我的話,徹底愣住了。

“那裏……除了黑暗還能有什麼呢?”她不解的看着我。

我搖了搖頭,從椅子上站了起來。

禍世醫妃 “你要去哪?”麗娜緊張地看着我。

“抱歉,我已經沒工夫陪你喝茶了,”我說,“我還有更重要的事情去做。”

“你要離開?”麗娜顯得很吃驚同時也很傷心,“就不能留下來陪陪我嗎?你是我見過的第一個人。”

她的神情顯得十分的悲傷,淚珠垂落下來,一副我見猶憐的表情。

但我硬着心腸繼續搖頭:“我要去那裏看看,”我指着那片被黑暗籠罩的空地,“我覺得那裏有我想要尋找的東西。”

同時也是被布魯斯公爵緊張和懼怕的東西。

“即使我想讓你留下來陪我?”麗娜突然說。

“對。”我回答。

“那我生氣了!”麗娜原本美麗的臉孔板了起來,然後在我警惕的目光中,逐漸變得發青和扭曲,“既然不願意留下來陪我,那麼我就讓你再也離開不了吧!”

隨着她的叫喊,我吃驚地看到她的身上發出萬丈的光芒。

我急忙用胳膊擋在身前,遮擋着這些刺眼的光線。然後在偷偷睜開一條縫的時候,發現原本黑漆漆的空間,所有的黑暗都像是匯聚成雲霧一般,還是瘋狂的旋轉,然後向着發着光芒的麗娜涌過去。

它們在被麗娜用肉眼可見的速度吸收,當所有的黑暗一掃而空,眼前的麗娜已經變成了我之前熟悉的那種血紅色的怪物。

同時,房間裏的真容也顯露出來,這是一間巨大的臥室,但是在原本黑暗籠罩的地方上,全都密密麻麻的豎着無數的石像。

每一個石像都栩栩如生,臉上驚恐的表情好像就活靈活現的展現在眼前。

絕世傾城之尊主歸來 所有的姿態,都不像一個被雕刻出來的藝術品,而就像是……原本就是活人一般。

“這些都是……”我吃驚地有些說不出話來。

“沒錯!”化作了怪物的麗娜聲音隆隆的響起,“現在你也要成爲他們中的一員了,你們都將永遠留下來陪着我!”

我暗罵一聲,同時腦中在拼命的思考辦法。

我想要躲避,但是這裏的位置十分的空曠,根本沒有躲避的方向。

難道只能從這裏出去了嗎?

我仰頭看向那個若隱若現的天窗,有些不甘心。

現在出去的話,外面守着的是布魯斯公爵和我的影子,只要我一出去,他們肯定就會攻擊我。

但是現在留在這裏,也是要面對這一個暴走的怪物。

前有狼後有虎,賭局進行到現在,從來沒有此刻讓我感覺到萬分危急的狀態。

“等等,我改變主意了,我願意留下來陪着你!”

無可奈何之下,我向着麗娜喊話,試圖先重新安撫一下對方。

但是麗娜的聲音再度響起:“晚了!”

說着,她化成的怪物就開始突然揮動着觸手像我襲擊過來,我急忙躲避,卻不小心正對着她胸膛中突然冒出來的一隻眼睛。

從那隻眼睛中放出刺眼的光芒,我下意識地閉上眼睛,而當感覺到自己被光芒籠罩的時候,我暗叫一聲不好。

但是出乎我意料的事情發生了。

我並沒有如同自己想象中的那樣,被麗娜變成周圍一樣的那些石像,而是放下了手臂之後,仍舊完好無損。

“怎麼會……”我驚訝的喃喃自語,而放射出光芒的麗娜也顯得很震驚:“爲什麼你沒有任何事情!”

她在叫喊,但因爲體積的緣故,顯得就像是在咆哮:“我的攻擊明明能石化任何的活人!”

活人?

這個詞讓我鬧鐘靈光一閃,我啞然失笑。

“抱歉了,”我開口對着麗娜說,“你的攻擊的確能對所有的‘活人’奏效沒有錯。”我特意在活人這個詞上加重了讀音。

“只可惜,我並不是活人。” 現在的我,只是一個影子。

沒想到自己被自己的影子奪走存在,竟然因禍得福。

不但能順利進入這個畫中的世界,還能因此免疫麗娜最強大的攻擊。

笨重的怪物身體根本不爲我所懼,而只要她那種特異將人石化的本領失效,她本身也就沒什麼可怕的了。

而直到這個時候,我心中才泛起一絲疑問,不知道這一切是不是南宮雲早就想到了。

不然他怎麼會要求我先出來,同時暗示我回到這裏的地上城堡。

而恰恰是因爲我是影子,所以辦到這一切,如果是南宮雲自己上來,恐怕就真的束手無策了。

不過現在思考這些並沒有什麼意義,重要的還是要解決眼前的敵人。

“你還有什麼手段,也可以使出來了。”

我對着麗娜說,一邊試圖激將,一邊暗中警惕。

“你、你……”

看起來我不受她攻擊的影響還是對她的打擊十分的大。

可能是她從來沒見過這種自己不能解決的敵手。

於是出乎我意料的行動出現了,明明此時已經化成怪物的麗娜,竟然瞪了我一會後,就突然坐在地上,嚎啕大哭起來。

“哇啊啊,你欺負我!”

我瞬間整個人都愣住了,怎麼也沒想到會發生這種事情,一時之間僵在原地不知道作何應對好。

而隨着麗娜的哭聲越來越高,一種讓人難以忍受的音波開始在這個空間中擴散。我感覺自己渾身的血液好像都隨着她的哭聲在激盪,腦中隆隆作響,整個人都覺得噁心難受。

於是我終於忍受不了,開始大喊出聲:“給我閉嘴!”

呵斥聲讓麗娜成功的頓了一下,但是很快的,她的嚎哭聲就又變得越來越大了。

“你竟然兇我……”

大顆大顆的淚珠,開始從麗娜那血紅色的醜陋眼睛中滾了出來。

然後逐漸掉落在地上,因爲對方此時的身軀龐大,一顆顆淚珠掉在地上,也像是有種傾盆大雨的感覺。

並且很快所有的淚水匯聚在一起,竟然在地面上滾滾而流成了一條小溪。

麗娜看起來並沒有停止哭泣的打算,音波的攻擊,加上地面上淚水匯聚,讓水面不斷升高,眼看着逐漸要蔓延上我的小腿的水面,我不得不妥協。

About the author

jingshenxianxiangxue:

0 Comments

Would you like to share your thoughts?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

發佈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