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面無表情道:“把門打開。”

我面無表情道:“把門打開。”

2020 年 10 月 24 日 未分類 0

“唉……”

老闆娘一聽,從地上兩三下爬起來,點了一隻油燈跑到大門前,把門使勁的推開。

這時我纔看清楚,這是一間墓,我們在所在的地方是墓地,大門是兩個大石塊合成的墓門。

墓門,原來是墓裏,我說怎麼會有陳舊的泥土味。

老闆娘推的很吃力,兩隻大門被她推開。

我纔看清楚外面的光景。

我和鬼寶寶進來時,外面黯淡,雖然像陰雨天,多少還有點光線。

大門打開,外面依舊黑黢黢的,沒有半點光。

呼……一聲陰風從外面刮進來,冷的我打了個哆嗦。

我牽着寶寶的手問道:“是不是天黑了,外面怎麼這麼暗呢。”

老闆娘噗通一聲朝我跪下,她在門口給我拼命磕頭:“大姑娘,求您饒恕他們把,他們不知道您的厲害,希望您大人不計小人過,我代他們想你道歉。”

老闆娘這話我有些聽不懂了。

她帶誰道歉?

這四隻厲鬼不魂飛魄散了?

我納悶時,鬼娃娃開口了。

萌萌聲音我聽出一股子嚴肅的味道,他想樹立威信。

只是這扮老成的聲音,還挺不習慣的,他說:“哼,當本太子是擺設嗎,本太子毀了這條街,不過彈指之間的事。你趕緊讓他們滾,給我滾的遠遠的,否者,不是分飛魄散這麼簡單了。”

他擡起頭衝我笑:“媽媽,寶寶表現的好嗎?”

我挽着他的手笑說:“寶寶很能幹呢!”前幾句是不錯,後面一句破功了。

老闆娘聽見他的話,迅速起身,衝到外面,在外面叱喝道:“全部滾,你們不要命了,快點走,快點散開,那姑娘不是你們能動的。”

“老闆娘,誰都知道你藏了一大姑娘,有好吃的也不吭一聲,知道我們這條街的到底多少年沒見過人肉了?”

“就算,你天天伺候祖宗一樣伺候那四個,是不是他們讓你舒服了啊。”

“哈哈哈……”

一陣猥瑣的鬨笑聲從外面傳進來,聲音越來越大,還有不少人起鬨。

“老闆娘,我看你守寡一千年了,是不是想讓我們給你找個男人啊?那四個還在裏面我們不敢進去,可你也不能把我們攔在外面。”

“對啊,大不了我們幫你找個男人,消消火。”

外面,一頓鬨笑聲傳進來。

我循着老闆娘背影看去,她年紀30~40,聽見他們嘲笑的話。她身子氣的發抖,卻一語不發。

我很敬佩她,換了我找就衝上去和他們扭打起來。

半響後,她冷冰冰的說道:“你們不讓是把,好,一條街上的,大家鄰居一千多年,我今天已經仁至義盡了,你們不長眼,怪不得我了。”

她轉身,朝我們伸手彎腰道:“鬼太子,請……”

鬼娃娃牽着我的手走到大門前,我們站在臺階上。突地,我腰間和手上的聚光燈亮了,朝下面照耀。

嘶……

我倒吸一口氣,臺階下面黑壓壓的一片,他們沒有先前那人的模樣,全部露出原本的面目,各種橫死的。

我看見有吊死鬼,殷紅的舌頭從嘴裏生出來,吊在下面,伸的老長老長。

有無頭鬼,古時犯了死刑,被砍掉脖子的無頭鬼,脖子上面沒有頭,紅紅的切面很平整。

看的我一陣反胃。

天門謠志 還有溺水死的,身上泡的發白,肉一塊塊的腐爛,散發一陣陣惡臭。

嘔,我開始乾嘔了。

我在往外看去,五米,十米,五十米,甚至一百米開外全是鬼。

密密麻麻的鬼,死在戰場上,掉缺胳膊少腿的特別多,身體殘缺。

摻目忍睹! 他們都全部一個表情,漆黑的天色裏,陰森森的眼仁窺着我,散發着詭異的紅光,喧囂強烈的食慾。

風呼呼的從遠處捲來,帶着腐爛的臭味和血腥味。

那些鬼眼從四面八方盯着我,緊緊的盯着我。

我掃視一圈,屏住呼吸,不是害怕,而是這味實在太難聞了。

鬼娃娃小小的身軀擋在我前面,讓我內心感動,我不想在他身後當縮頭烏龜,站上前去牽着他的手。

那羣鬼相互推搡着,每個人朝我不停的吞嚥口水,恨不得把我吞入腹中。

可是卻誰也不敢靠前,他們都懼怕鬼娃娃,懼怕被他瞬間幻滅。

我有點擔心,這麼多鬼,密密麻麻的沒有幾百只也有上千只,就算鬼娃娃本事在大,不可能把所有鬼全部滅絕。

就算我拿出紫電拘魂網,網的容量有限,不能可覆蓋如此大的面積。

鬼娃娃衝他們怒道:“都給我滾……”

他們不但不走,反而伸長手慢慢靠前。

老闆娘見狀,於心不忍,繼續勸他們:“你們快走,這是鬼太子給你們恩典,刀疤四人被鬼太子滅了,你們想步他們後塵。

聽見老闆娘的話,那些人全部停下,陰惻惻的鬼眼從我身上,在轉到鬼娃娃身上,滿目震驚。

手電照耀近處幾隻鬼的表情,他們從震驚神情恢復過來,慢慢鬆解,有幾隻膽大的甚至朝我靠近。

後面,不知那隻鬼大喊一聲:“刀疤四兄弟死了,全死了,這條街以後沒人稱王了。哈哈……這個女人還完好無損,我們可以吞她了,吞了她……”

一聲令下,說有鬼魂的蠢蠢欲動。

我從來沒有遇到過這樣才大場面,上千只鬼魂對我虎視眈眈,他們爭搶着想吞噬我。

所有鬼都朝我伸長手指,表情狠戾,目光狠絕。

最前面的鬼,已經張開血紅傾盆大嘴,露出尖利的爪牙,血紅的舌頭伸出來。

他們全在臺階下,臺階高五米左右,不知誰大聲喊道:“吞了她,吞噬了她……衝啊……”

那些鬼全部朝我衝上來。

我捏着紫電拘魂網,腰間壓根,狠狠的瞪着他們,數着彼此間的距離。

還有五米,四米,三米……

兩米,出手!

在我紫電拘魂網即將灑出瞬間,嘭一聲,黑沙漫天,呼呼的吹散,飄的到處都是。

我親眼看見所有靈魂全部飛散,外面不比墓室內,陰風太大,上千陰魂就像被風化的雕像般,隨風而化,連一個渣都不剩下。

我惶恐的張大嘴巴,震驚的一句話都說不出來。

好,強大……

不,不只是強大,應該是變態。

鬼寶寶奶聲奶氣的說,很生氣:“哼,不自量力,當本寶寶是好招惹的,想吞媽媽,也不看看寶寶是誰?”

我的心從震驚慢慢恢復到欣喜,嘴角都沒合攏過。

哎喲,我這是撿到了一個寶貝疙瘩。67.356

太厲害了,有他在我身邊,別說什麼紂絕陰,什麼徐老道,什麼葉霜……

就算來十一打,都能讓他們魂飛魄散,連個渣渣都不剩。

開始,他喊我媽媽我還嫌棄,就算現在他喊我奶奶,我都不嫌棄。

一定好好把他當成小祖宗供着。

外場上,所有陰魂都灰飛煙滅,一條街道乾乾淨淨,半個鬼影都沒有,偶爾吹來幾片落葉,說不出荒涼詭異,

天色如夜幕般的黑黢黢,又恢復到剛纔陰雨綿綿般的黯淡,四周呼嘯的陰風,依舊呼呼呼的颳着……

老闆娘朝鬼娃娃下跪道:“多謝鬼太子不殺之恩。”

娃娃對老闆娘說:“起來把,那些人要有你一半的眼力,不至於落到死。”

我問老闆娘:“一條街的都死光了?”

老闆娘搖頭:“那倒不至於,不過消失了一大半,還有些在外面尋食未歸的,沒來得及聽到風聲。”

我鬆了一口氣,如果鬼街就剩下老闆娘一個人,那該有多淒涼孤獨。

鬼寶寶拉着我的手走下臺階:“媽媽,我們要過鬼道了,下面就是陰冥道了。”

“鬼道到冥道好過嗎,會不會大峽谷之類的東西?”

“鬼道和冥道相同相連,很好過的。”

鬼街很蕭條,我和鬼娃娃走出來,一大一小,牽着手走在長長的街道里,在陰霧光線,就像霧霾一樣前方,看不到盡頭。

我們走的極慢,路上遇到零零散散的鬼魂,沒有剛剛踏進鬼街這麼多,他們盲目的飄着,沒有看見我。

來到街角盡頭時,鬼娃娃對我說:“媽媽,我們已經走到鬼道盡頭,只要過了這個橋,就可以走到冥道了。”

重生之將門凰后 我把身上聚光燈打開,朝鬼道一照。

哎呀媽呀,我被眼前的景象嚇了一大跳。

這是橋嗎?

是橋嗎?充其量只能算個繩子。

前面,一條粗粗的大鐵鏈子在陰風中晃動,發出嘩嘩嘩的響聲,鐵鏈連着街頭的一尊石像,石像很大,我看不清楚是什麼,大致三人高,接連鐵鏈的地方鏽跡斑斑。隨時就要斷掉。

一千多年的鐵鏈子,我有點懷疑它,能不能支撐的了我度過鬼道。

而且我用聚光燈和手電同時照前方,黑色長滿鏽的鐵鏈一直向前延伸,望不到底。

王姬不容易 到底有多長,我不知道。

我深呼吸一口氣,平靜自己的心緒,對鬼娃娃說道:“走把。”

鬼娃娃似知道我心裏的擔心,他軟糯的聲音鼓勵我:“媽媽,加油,你一定能過去的。”

我朝他甜甜一笑:“好。”

娃娃在我身邊飄着,小小的手支撐我的身體,他怕我走不過去,生意外。

我腰間和他腰間掛着一條黑繩子,是他幻化出的。

一條黑繩子牢牢的繫着我和他。

我每走一步小心翼翼,之前,這鏈子晃盪的很厲害。走在上去後四平八穩的,我試了幾步後,腳程快了很多。

有鬼娃娃的保護,我心裏放寬。

走了幾十米時,下面是一條水流湍急的河,河上面漂浮着各種各樣的陰魂,他們在河水裏針扎嚎叫,那慘烈的叫聲聽的我毛骨悚然。

鬼娃娃怕我分神,他說話轉移我的注意力。

“媽媽,這條繩子可以穿梭任何冥界空間,出了冥界,你就可以過下一關,我以前從這條鐵鎖去冥界找過你,可是自從那次被狐狸發現後,他就在也不准我出去了。” 我問他:“你打的過狐狸嗎?爲什麼會被他控制?”

“寶寶沒和他打過,初成鬼魂時,我無處可去,被狐狸蠱惑來到這裏,在守魂石上滴了三滴血,永世被捆着。除非媽媽你帶我出去,我是永遠出不去的。後來我才知道,”

“他困住我的原因是想用我的身份入侵冥界,他雖和冥王聯盟,他並不相信冥王,也不想當冥王的墊腳石,他入住冥界後會對衆鬼宣佈,今後由我統領冥界,實際是被他超控的傀儡。”

原來是這樣,好狡猾的狐狸。

我凝問道:“他如何得知你是鬼太子。”

鬼娃娃皺眉道:“寶寶也不清楚,大概是我的能力,還有他有觀天象,算過卦,建造空間的神仙也說出我以後會統領冥界,可寶寶從不相信。我只想和媽媽在一起。”

我握着他的手看着前方,沒有在說話。

我們已經走了一百多米,眼睛往下一瞟,下面的河水呈血色,盡是孤魂野鬼,蟲蛇滿布,腥風撲面衝上來,味道極難聞。

那些鬼魂愈發淒厲的吶喊聲,聽的我毛骨悚然,他們受水淹火炙的折磨,爲銅蛇鐵狗咬噬。

這裏真的是冥界嗎?

掠愛成婚:霸道總裁太難纏 爲何如此陰森恐怖!

我把目光收回,不敢分心。

走着走着,腳下的鐵鏈不知不覺中越來越粗,從手臂粗的鏈子變成一個拱形鐵橋。

四周黑暗,寂靜的沒有半點響聲,黯淡的光線從頭頂照射下來。

我擡頭,頭頂上是一條黑龍壓頂,他口吐火珠,眼大如鼓瞪着我,

我連忙回頭,只覺這條黑龍很熟悉,好像,好像……是君無邪黑袍上那隻。

可是想想又不對,龍怎麼會跑到君無邪袍子上呢。

不過,腳下拱形鐵橋就是靠火珠那零星的光想照亮,聚光燈等所有一切照明物被我收進包裏。

我和鬼娃娃不知落入了什麼樣的空間裏。

這是冥界某地麼?

可是到底是那裏?

我問鬼娃娃:“寶寶,我們掉進了什麼地方?”

“媽媽,我也不知道啊,這裏我從來沒有來過。”

我四周看了看,這裏像地宮,卻聞不見任何的泥土腥味。

像宮殿,但是黑的有些可怕。

鬼娃娃提醒我:“媽媽,這裏有強大的存在,不知從裏面散發的巨大威壓,壓的寶寶心裏好害怕。”

我把它一把抱起來,一歲的娃娃很小,雖然有冰冷的觸感,但抱在身上想棉花一樣,輕飄飄的。

我安慰他:“不怕不怕,我抱着你。”

他冰冷的嘴在我臉上吧唧親了一口,樂呵呵的笑了。

我們走過拱橋,前面是一個圓形大平臺,大平臺正中雕刻黑龍戲珠。

我用腳墊了墊,是實心的。放心踩下去,抱着他走過巨型大平臺。

娃娃對我說:“媽媽,上面沒有人,我們可以一直往前走。”67.356

“好。”

大圓臺很大,我纔看見除了剛纔走的鐵拱橋,還有其他方向的三座。

走上過大圓臺後,長長的臺階上,我望不到盡頭,好像除了從這裏上去,沒有別的路了。

我抱着他上去,一路上,我們就像過無人之境一樣,半個鬼都沒遇到,綜合我經過地獄道和鬼道,這冥道是不是安靜的太不正常了。

About the author

jingshenxianxiangxue:

0 Comments

Would you like to share your thoughts?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

發佈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