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終於明白,紅淵是——愛着蛇妖的,深深的愛着。

我終於明白,紅淵是——愛着蛇妖的,深深的愛着。

2020 年 10 月 24 日 未分類 0

可我不明白,她愛着蛇妖,但爲什麼要殺我,但轉念一想,也是,我對蛇妖做的這麼多事情,每一件都足夠紅淵殺我千百回了。

紅淵殺我,我不怪她,可,她不應該害了這麼多人!

“大,大人,我愛你,我真的愛你,你看我一眼好嗎?”紅淵捂着傷口,懇求着。

青彥收回劍,紅淵的身體開始變得透明,一如當初紅脈死的時候。

“大人,求求你,就看我一眼,看在我愛你這麼多年的份上,看我一眼吧!”紅淵苦苦哀求,眼淚從她的眼眶掉落下來,透明的,憂傷的,絕望的。

紅淵卻又笑了:“一千年,大人,我愛了你一千年,這一千年是我最快樂的時光,我永遠不會後悔,愛上了你。”

話落的瞬間,紅淵的身體如同玻璃一般驟然破碎,她身後的癡情絲也跟着她一起如煙花般墜落,消失。

我看着這一幕,整個人呆了,因爲我能感覺到紅淵愛蛇妖,愛的是那麼的深沉,那麼的絕望。

花翹看着這一幕,無奈的搖搖頭,我問她:“這到底怎麼回事?”

花翹嘆了口氣:“一千年前,紅淵被人差點毀了七魂六魄,是大人好心救了她,並將她僅剩的那一縷魂魄放在癡情絲裏修煉,但日積月累,紅淵對大人生了情緒,所以,大人就讓她離開了山洞,卻不想,自此紅淵走上了不歸路,爲了提升修煉,到處用癡情絲吸人魂魄,後來,她知道你對大人下了血嫁,居然成爲了大人的妻子,所以,她嫉妒的找你來報復。”

我聽完心中感慨萬千,如果今天紅淵只是殺死我,我認了,是我罪有應得,但——

我猛然想起穆言,趕忙向江昊天求救:“蛇妖,你法力這麼高深,求求你救救穆言吧,求求你了。”

“顧蘇。”花翹要來拉我,但一邊的青彥一把拉過花翹,對江昊天行了禮,然後離開了。

我管不了這麼多,我只想蛇妖能救穆言,穆言是無辜的:“蛇妖,我求求你,幫我救救他好嗎,他從頭到尾都是無辜的,只要你救他,不管什麼要求我都答應。”

江昊天悠然的看向我,脣角寒森森的勾起:“什麼要求都答應?”

我想也不想趕忙點頭。

“好,如果你後悔,我隨時拿走他的命。”

我趕忙發誓:“我顧蘇絕對不後悔,不管你讓我做什麼事情,我絕對絕對不後悔。”

江昊天滿意的笑。

就在這個時候,儀器上的心臟跳動再一次活動起來。

我不可置信的看着這一幕,歡喜的抱住江昊天:“謝謝你,謝謝你,真的謝謝你。”

“顧蘇,你不用謝的太早,我怕你會後悔。”江昊天的神情詭異,但我太過激動,根本沒有注意。

穆言沒有事情了,更神奇的是,江昊天改變了記憶,所有人都不記得我對穆言做了什麼,只知道穆言在勇敢劫持小偷的時候,被小偷捅了好幾刀。

我聽着這些話,默默的閉嘴。

只是,看着完好無損的穆言,我覺得恨幸福,只是,幸福永遠是短暫的,尤其是我的幸福,更尤其是在遇到蛇妖之後的人,幸福基本跟我絕緣。

“蘇蘇寶貝,你今天晚上不要等昊天了,要早點睡覺哦,明天你還要做飛機呢。”江媽媽對我叮囑道。

我微笑着點頭。

就在今天早上,江昊天通知我,明天去國外旅遊,讓我準備好一切,我本想拒絕,但江昊天連假也幫我請好了,根本不容我反抗拒絕,而且,我覺得雖然江昊天說是去旅遊,但我從他那詭異的神情中,感覺到了無限的威脅,何況,我根本不相信,他會這麼輕易的放過我。

突然,花翹從窗外進來,把我嚇了一大跳。

“花翹,你,幹嘛?”我看着花翹也不進來,就那麼坐在窗戶上,神情複雜的看着我。

“你,你這是,什麼表情?”

花翹深深的嘆了口氣:“顧蘇,我就送到這裏了,你要是,不能回來,也不要怪大人。”

“啊?你在說什麼啊?”我剛想追問,花翹居然又離開了。

我:“…..”

夜,靜悄悄的,甚至於安靜的有些過分。

呼呼!

我聽到風聲,可我看外面,一片寧靜,根本沒有風。睡意卻席捲上我,讓我睡意朦朧,我閉上眼睛沉浸在睡眠中。

睡夢中,一道萬丈光芒從天而落,照耀在我身上,耀眼的讓我無法睜開眼睛,讚美耶和華的福音緩緩響起,美妙的在天地之間迴旋。

“四百年的遊移,因爲我不再需要靈魂,我只與風雨雷電共生。上帝的信仰是他給人的迷眼,我,只是——”一個憂傷而低沉的聲音在福音中低低呢喃。

我的心驀然一疼,我從沒聽見過這般憂傷的聲音,憂傷的能把人溺死。

那聲音繼續輕輕的呢喃,好像在追憶好像在講故事:“閉上眼睛,我輕輕漂盪着,享受着沁人的花香,呤聽你動人的笑聲。”

“耳邊輕輕吹過的微風會把你的羅裙微微帶起,我不懷好意的笑着向你看去,你會紅着臉撅着小嘴過來輕輕捶打我。”

“那是四百年前了,那時的我應該還是會笑的,是用心在笑,因爲那時我總能聽的到你的笑聲,因爲那時你總在我懷裏,因爲那時我總能感受到你的溫暖,因爲那時我總能含住你舌尖的跳動。那時,我是————” 清晨的陽光落在我臉上,我感覺到溼溼的感覺,一摸,臉和枕頭竟都是溼的,我驀然睜開眼睛,竟發現我在睡夢中將枕頭哭溼了一大片。

我一愣,昨晚那個低沉而憂傷的聲音迴盪在腦海,讓我的心不禁再次疼痛起來,我記不清自己做了一個怎麼樣的夢,但我卻無法忘記那憂傷寂寞的聲音。

真的,太讓人心疼。

“有時間在這裏感傷,不如想想怎麼保命吧!”突然,江昊天從浴室走出來,勾着脣角,好心情的看向我。

“你,你什麼時候回來的?”

“你不知道的時候。”江昊天打開門,下樓去了。

我一愣,今天江昊天的心情很好!不對,江昊天的好心情是從我答應他的要求開始的。

我望着窗外的藍天微笑,能用一個要求保住穆言的命,不管讓我做什麼都是值得的。

何況,似乎自我跟蛇妖認識以來,蛇妖就從未有過好心情,總是在被我不斷的連累,現在還能讓蛇妖也好心情,真的,太值得了。

只是,讓我保命是——幾個意思?我的思維驀然頓住,這,這蛇妖到底要我做什麼啊!

“蘇蘇寶貝,起牀了嗎?”江媽媽走上來,看到我,整個人笑的跟一朵花一樣。

“媽咪,早安。”我微笑,被江媽媽傳染了。

“蘇蘇寶貝早安,今天我們家的蘇蘇寶貝真是漂亮又可愛啊!”江媽媽誇張的感嘆。

我笑,對於江媽媽的這種話語已經開始習慣,不過看着江媽媽臉上燦爛的笑容,我瞬間不擔心了,是啊,前面那麼多的事情我都經歷了,後面我還能遇到什麼呢!

機場。

“蘇蘇寶貝啊,你跟昊天在國外一定要相依爲命,千萬不要分開啊。”江媽媽一把眼淚一把鼻涕的抱着我叮囑。

我:“……”

“媽咪,我們去去就回。”我安慰道。

“一天24小時,一小時是60分鐘,一分鐘又有60秒,這時間真是好漫長,讓我一個人怎麼熬得住啊!”江媽媽哭的越發傷心。

“媽咪,你可以跟我一起去。”我突然想到。

“那不行。”江媽媽斷然擦乾眼淚,堅定道。

我:“…..”剛剛都是我的錯覺嗎?

“那,那要不我留下來陪你吧。”其實,我還是沒有那麼想去的。

“什麼,你不去,那不行,我們家昊天一個人該孤單寂寞冷了。”江媽媽動作特麻溜的將我推到登機口:“好了好了,不要在兒女情長,依依不捨了,趕緊跟昊天登記吧。”

我:“……”

飛機上。

“哇,好帥啊!”

“天哪,這一定是剛出道的明星!”

“好帥啊,怎麼能這麼帥。”

江昊天一上飛機,瞬間機艙裏就沸騰了,原本已經坐下的女性乘客們竟紛紛涌上來,瘋狂的圍繞在江昊天身邊,希望能跟江昊天說話,拍照,或者是多看一眼。

“帥哥,你能跟我拍張合影嗎?”

“帥哥,你給我籤個名吧!”

“帥哥,我們做個朋友吧。”

女人們瘋狂的向江昊天示好,希望江昊天能接受。

江昊天將墨鏡帶上,面無表情的掃開女人,在座位上坐下。女人們看着江昊天的臉,一個個眼神狂熱,但卻沒有人再敢上前。

我感嘆的點頭,蛇妖不愧是蛇妖,果真是冷到家了。

被瘋狂女乘客們排擠了半天,我站的有些腳痠,便本能的在江昊天的身邊坐下。

霎那間,原本看着江昊天得目光刷刷得轉向我,那視線就跟一千萬瓦得電,磁磁得落在我身上,要把我電死燒焦。

我本能得站起來,這纔想起來,我丫的是坐在江昊天身邊,一個擁有走到哪裏都能勾引女人臉的江昊天。

真是紅顏禍水!我鬱悶的吐槽。

“這個位子是你的?”一個高挑漂亮的女人高傲的問我。

我點點頭。

“你去坐那裏。”高挑女人指了指後面的一個位子。

“哦!”我不想多事,反正要是坐在江昊天身邊,我不是被江昊天玩死,也會被她們用眼神活活殺死,還不如我現在就識相走開。

“你誰啊,憑什麼她的位子要讓給你。”一個紅頭髮的女人一推高挑女人,趾高氣揚對我道:“去那個位子,這個位子我要了。”

“你敢推我。”高挑女人瞬間火了,抓住紅髮女人的頭髮就要發飆。

我:“……”

我抽搐着眼角看向江昊天,果然是紅顏禍水,做個飛機都有女人爲他打架。

飛機上的巨大動靜招來了空姐和空少,在她們的勸導下,瘋狂的女人們這才勉強回到自己的位子上。

飛機準備起飛,空姐將頭等艙和經濟艙的簾子拉上,瞬間,頭等艙安靜了下來,只是,那高挑的女人和黃髮女人也是頭等艙,高挑女人坐在我的左邊,黃髮女人坐在我的後面。

我:“…..”

“這個位子你多少錢願意跟我換?”黃髮女人從後面對我說。

“別理她,只要你肯換,多少錢我都給你。”高挑女人拉住我,對我宣告。

我眨了眨眼睛:“那,一百萬呢?”我試探的問到。

“不就是一百萬,我給你兩百萬。”高挑女人想也不想豪爽答應。

“兩百萬算什麼,我給你五百萬。”黃髮女人斷然道。

“六百萬。”

“七百萬。”

“八百萬。”

兩個女人都不肯鬆口,一個勁的在叫價。

我:“……”這有錢還是真任性,媽蛋的,一個座位就能賣八百萬,這不是扯淡嘛!

“一千萬。”高挑女人再次喊價。

我:“……”我聽到喊價,回頭看江昊天,第一次無比認真的打量他,江昊天擁有一張上帝精心雕刻過的臉,不管是哪一處都是完美無暇,就我知道的那些個明星裏還真沒有一個可以跟他相提並論的。

“給我一個億,我也不換。”我斷然道。

瞬時,原本在爭吵的兩個女人安靜下來,對我異口同聲問到:“爲什麼?”

我脣角一勾,將身體靠在江昊天身上,順勢親暱的抱住他的手臂:“因爲,我不缺錢。”

兩個女人目瞪口呆的盯着我:“那,那你抱帥哥幹什麼?”

我露齒一笑:“因爲,他是我——老公。”

啪!

高挑女人從座位上震驚的滑落下來,後面的黃髮女人不可置信的瞪圓了眼睛,斷然道:“這絕對不可能,就你那個醜樣子,帥哥怎麼可能會看上你。”

我好心情的挑挑眉,轉向江昊天:“老公,她們說我醜耶。”

江昊天優雅的摘下墨鏡,看向我:“你不是醜,是——很醜。”

我臉上的笑意很濃,跟江昊天靠的更近:“但你喜歡不是。”

江昊天但笑不語。

“你,你,你真的是——”高挑女人坐在地上,依舊不能相信的問我。

我微笑:“是的,就在上個月,我們剛剛結婚,是吧,老公。”看着她們這般震驚的跟被雷劈的樣子,心情真是——爽。

讓你們用錢來侮辱我,我是那種能被錢侮辱的人嗎?

高挑女人和黃髮女人雖然千萬個不相信,但見江昊天始終沒有反駁,就算不相信,也不敢再鬧騰了,只能時不時的轉過頭偷瞧兩眼。

“紅顏禍水。”我撇撇嘴,輕聲呢喃。

“你說什麼?”江昊天曖昧的靠近我,漆黑的眸子透着威脅的光芒。

我嘿嘿的傻笑:“我說,你長的真帥,全宇宙第一帥。”

江昊天戲謔的擡起我的下巴,將我的雙脣湊到他的面前:“老婆,你的嘴真是越來越——甜了。”

話未落,江昊天已經吻了上來。

轟!

我的腦子一片空白。

高挑女人和黃髮女人眼睜睜的看着,雙拳緊握,對我咬牙切齒,恨不能將我替換成她們。

“顧蘇,我很期待你哭的樣子。”吻落,江昊天在的耳際低聲道。

我:“…..”

驀然清醒過來,幽怨的看着江昊天,撇撇嘴:“江昊天,我發現一個事情。”

“說。”

“我原本以爲你心情好,就會變成天使,原來你心情好的時候,還是惡魔。”我嘟了嘟嘴,這個千年老鬼,怎麼就不能好好相處一會兒呢。

“顧蘇,你知道我對你的標準是什麼嗎?”

我搖搖頭,不僅好奇的問:“是什麼?”

“看你欲哭無淚。”江昊天悠然道。

我:“…..”

跟江昊天變相奚落了一番之後,我有點累了,便靠在座椅上睡着了。

“閉上眼睛,我輕輕漂盪着,享受着沁人的花香,呤聽你動人的笑聲。耳邊輕輕吹過的微風會把你的羅裙微微帶起,我不懷好意的笑着向你看去,你會紅着臉撅着小嘴過來輕輕捶打我。”睡夢中,那低沉而滿是憂傷的聲音再次低喃的講述着。

“那是四百年前了,那時的我應該還是會笑的,是用心在笑,因爲那時我總能聽的到你的笑聲,因爲那時你總在我懷裏,因爲那時我總能感受到你的溫暖,因爲那時我總能含住你舌尖的跳動。那時,我是——”

“顧蘇。”驀然,一個憤怒的聲音將我從夢中驚醒。

我迷茫的睜開眼睛,引入眼簾的是江昊天結實的胸膛,以及流在白色襯衫上一大灘——口水! “我,我,我不是故意的。”看見江昊天已經徹底黑下來的臉,我趕忙從他身上起來,手忙腳亂的給他擦口水。

蒼天啊,大地啊,睡着就睡着了,爲什麼會睡到江昊天身上呢,睡在他身上就睡到他身上了,爲什麼還要這麼不爭氣的流口水呢。

一想到以前蛇妖還在綠幽身上的時候,作爲一條蛇,他都還要天天去洗澡,這種極端的潔癖,我猜蛇妖現在很想削死我。

About the author

jingshenxianxiangxue:

0 Comments

Would you like to share your thoughts?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

發佈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