慕青一臉委屈的摸了摸被檀燁然敲過的地方,他只是有些好奇而已,公子爲什麼要打他。

慕青一臉委屈的摸了摸被檀燁然敲過的地方,他只是有些好奇而已,公子爲什麼要打他。

2020 年 10 月 24 日 未分類 0

檀燁然再次往樓梯口的方向看了看,已然已經沒有了蘇紫陌的聲音,不過好奇的目光,常常可以看到比他所希望看到的東西更多,這個女人非凡人能及。 蘇紫陌上了二樓的貴賓房,推開小二告訴她的房間的房門,一推開,裏邊還算是清爽乾淨,最重要的是這裏很僻靜,靜靜的感覺讓她覺得非常的舒適。

蘇紫陌往窗戶走過去,往下一看,窗戶邊有一棵梨樹,很粗很大,枝葉茂盛,有得枝葉已經挨着窗戶了,這後邊緊挨着的似乎是某一家的後院,只是此刻張燈結綵的,窗戶和門上都貼滿了喜字,有很多的僕人忙出忙進的,似乎是在辦喜事!看着就很熱鬧。

蘇紫陌脣角微微上揚,又走回桌子邊坐下。

小二的速度到也很快,茶水,晚膳,很快就送了上來。

待飯菜擺好以後,蘇紫陌擡眸看了小二一眼。

“姑娘請慢用!”

小二恭恭敬敬的說道,看着氣勢如虹的蘇紫陌,他不由得多看了蘇紫陌幾眼。

“多謝小二!,不過隔壁那家是在辦喜事嗎?聽起來挺熱鬧的。”

蘇紫陌隨口問了問,並沒有動筷子,而是給自己倒了一杯茶水。

那小二一聽,似乎下意識的迴避了一下蘇紫陌的目光。

蘇紫陌奇怪的垂下眼眸。

難道這也有什麼不好說的嗎?

只是那小二看着蘇紫陌氣質不凡,想了想,又小聲地說道。

“這位姑娘,一看你就不是本地人,對面那家啊!可是我們塊阜鎮上最富有的一家,葛家,這已經是他家第四次取兒媳婦了,不過說出來,怕姑娘害怕,姑娘隻身一人出門在外,像這種事情,還是少知道一些的好。”

蘇紫陌一聽,裝作若無其事的端起桌子上的茶杯喝了一口水。

放下茶杯以後,同一時間,茶杯旁邊多了一定銀子。

“那小二就說一說,這喜結連理本事好事,有什麼不能說的,再說本姑娘一向膽子大,本姑娘就當作一個故事聽一聽吧!”

看到桌子上的銀子,那小二在也沒有猶豫,有些油膩的手顫顫巍巍的拿起蘇紫陌面前的銀子。

“既然姑娘不害怕,那就當做一個故事聽一聽吧!”

小二看在銀子的份上,一臉的諂媚。

“你且說就是。”

蘇紫陌下意識的看了看桌子上的飯菜,一看菜色,到是讓人覺得蠻有食慾的,可是她現在只想聽故事,不想吃了。

“姑娘,是這樣的,這葛家啊!在這塊阜鎮上也是富甲一方,是一家小有名氣的人家,手底下大大小小經營着好幾樣生意,都很不錯,只是在四年裏,這葛家的兒子葛洧吟,一連娶了三個娘子都死了,而且都是在成婚當晚就死了,今天娶的這個,也不知道能不能活的過今晚還說不準呢?”

那小二說着,自個還一臉害怕起來。

“這麼懸?”蘇紫陌輕輕攏了攏繡眉。

“那你可知道,這三位新娘子怎麼死的?”

蘇紫陌但是很奇怪,三個都是在成親當晚就死了,這聽起來太不可思議了。

“這個啊!就像姑娘說的,聽起來挺懸的,聽說這葛家有一把傳家之寶的古琴,那三位新娘子就是被那把古琴給殺死的,葛家在出事以後就把消息給封鎖,只是天下哪有不透風的牆啊!這一傳十十傳百,整個塊阜鎮上的人都知道了。” “既然都知道了,我爲什麼還會有姑娘願意嫁到葛家呢?”

蘇紫陌不經意的問道,古琴殺人,這一點,她一點都不相信,像這樣的豪門世家,多數是人在作怪。

“這塊阜鎮上的姑娘當然是沒有人願意嫁給他們家的,但是爲了延續香火,葛家又有的是錢,去外村,別人不知道的村子裏,有錢哪有娶不到媳婦的。”

“所以說,今晚這個新娘子也是從外地買來的?”

“算是吧!聽說是離這裏四十里地的村子裏買過來的姑娘,這娶媳婦,來來去去的用了三天的時間了,今晚就是洞房花燭夜,現在地下賭場裏都在賭這新娘子會不會死呢?大家都下注了,就等着明天早上聽結果呢?”

那小二一說到這裏就雙眼放光,剛好,他也下注了,這次也一定會銀的,他可是賭上自己所有的家當了,他的老婆本就靠今晚了。

蘇紫陌看了一眼小二的神情。

淡淡地問道:“看來小二你也下賭注買那位新娘子死吧?”

“呵呵!”

那小二笑了笑,一臉的不好意思,“大家都買了,我也是跟風走,這有財發,誰也不會錯過啊。”

“謝謝你給我說的故事,你可以下去了。”

蘇紫陌淡淡地道。

“那就不打擾姑娘用晚膳了,姑娘要是有什麼需要,儘管吩咐小人。”

說着,小二退了出去。

蘇紫陌點了點頭,拿起筷子,把每樣菜嚐了嚐,味道都不那麼如意,唯一讓蘇紫陌滿意的就是那盤滷牛肉了,蘇紫陌慢悠悠的吃完了滷肉,又換了一身衣服,才躺在牀榻上淺眠,對於葛家的事情,蘇紫陌也就當一個故事聽一聽,她並沒有管閒事的習慣。

蘇紫陌也許是太累了,很快就睡着了,不知過了多久,她迷迷糊糊中,居然感覺有人在她的房間裏,窸窸窣窣的聲音沒有威脅,蘇紫陌也不在意,她緩緩起身,看了看周圍,猛的發現,有一名穿着紅衣的女子蹲在窗戶下邊,女子看見蘇紫陌醒來,緊緊抱着自己,蜷縮在窗戶下,驚慌失措又無助的看着蘇紫陌。

蘇紫陌看着窗戶上的痕跡,瞬間明白了,這看起來驚恐又狼狽的女子似乎是藉着梨樹從窗戶裏爬進來的。

“你是誰?爲什麼會在我的房間?”

蘇紫陌瞳孔深處蘊含的殺意。

女子一看蘇紫陌眼中的殺意,心中一驚,下意識的緊緊的靠着牆壁,驚恐的大眼警惕的瞪着蘇紫陌。

“這,這位姐姐,對,對不起,我不是有意冒犯姐姐的,對不起!”女子斷斷續續的輕柔的聲音傳來,顯得是那麼的無助。

蘇紫陌的臉色一沉,隨即冷冷的看了她一眼,“我在問你話呢?你爲什麼會在我的房間裏?”

“快找,仔細的搜,她跑不遠的,一定就在這周圍。”

外邊傳來的噪雜的腳步聲。

女子顯得更加的害怕,一臉乞求的看着蘇紫陌。

“姐姐,求求你,行行好,救救我吧!”

看着蘇紫陌盛氣凜人的樣子,女子還是大着膽子乞求蘇紫陌。 蘇紫陌一聽,快速的朝着窗戶走去,看了看下邊,看到對面葛家的家丁進進出出的,在看看眼前的紅衣女子,蘇紫陌心裏似乎明白了。

“他們要抓的是你?”

蘇紫陌語氣淡淡的,讓人聽不出一點情緒。

“是的,姐姐,他們家娶的新娘都活不過當天晚上,爲了活命,我趁新郎去招呼客人的的時候偷偷跑出來了,可是纔剛剛離開,就被他們發現了。”

劍道乾坤 蘇紫陌認真的聽着女子說的話,一雙眼眸卻不着痕跡的看着對面。

“你是從哪裏逃出來的?”

蘇紫陌並沒有同情女子的遭遇,而是問了女子一些問題。

“就後院的人要少一點,我在他們不注意的情況下才來逃了出來,姐姐,求求你行行好!救救我吧!”

女子猛的跪到蘇紫陌的腳下。

蘇紫陌沒有看她,依然看着對面的葛府後院。

“那你就好好躲在這裏不要出聲就好!”

說完,蘇紫陌轉身回到牀榻上。

就像什麼都沒有發生過一樣,又躺了回去。

她在心裏估算着,下邊的那些人,要多長時間才能找到這裏來。

看着蘇紫陌又泰然自若的躺回了牀榻上,女子害怕的眼神突然凜了凜,有她這樣幫助人的嗎?

女子慢慢的,小心的往蘇紫陌身邊移動着。

剛剛挪動了幾步,就被蘇紫陌低聲呵斥。

“想活命的話就待在那裏不要動。”

女子又瞬間停了下來,幽怨的看了蘇紫陌一眼,猜不透這女人心裏在想什麼。

她根本就不想救自己,她已經聽到那些家丁上樓的聲音了。

“砰!”門被人從外邊踢開。

蘇紫陌慢慢的從牀榻上起來。

“什麼人?敢闖本姑娘的房間。”

蘇紫陌收斂起自己的氣息,緩緩走向衝進門的五六名家丁,語氣也很平淡。

“公子,她在這裏。”

最前邊的一位家丁快速的朝着門口喊去。

隨後,同樣是身穿大紅色喜袍的年輕男子走了進來。

看了看坐在地上的女子。

男子擡眸,滿臉陰沉的看着蘇紫陌。

猛的,男子在蘇紫陌的身上感受到一股渾然天成的凜冽氣息,他目光有些緊張閃了閃,隨即,很快想起了自己的的身份,他瞬間大膽起來。

冷聲道:“你可知道,她是什麼人,就敢私自救她?”

蘇紫陌一臉風輕雲淡的站着,脣角邊,始終噬着一抹若有若無的冷笑。

“那你又是什麼人,三更半夜,夜闖本姑娘的房間。”

蘇紫陌說完,瞥了一眼地上瑟瑟發抖的女子,這誘餌用得不錯,這戲份也是做的挺足的,不過,她對葛家的那把古琴非常的感興趣。

“我是什麼人,我是葛家的公子,這位,是本公子今天娶的新娘子,她在新婚之夜逃跑,本公子來追自己的的娘子,闖進了姑娘的房間,雖然是有些冒昧了,可是姑娘你包庇本公子的新娘子,想助她逃走,這就是姑娘你的不對了,姑娘此舉可謂是棒打鴛鴦啊!”

葛洧吟冷笑看着蘇紫陌,此女雖然帶着面具,可單從她露在外邊的絕美脣形就能猜得出,她面具下的容顏有多麼的驚人。

“來人,把她們兩個都給本公子帶回去。” “不要,公子,求求你,放過我吧!我真的不想做你的新娘子,我不想死啊!”

這時,女子開始死命的掙扎,哭的梨花帶雨的,楚楚可憐的模樣,看着就讓人心疼,葛洧吟一看,心都快融化了,這麼一個嬌美盈弱的漂亮女子,又是他的新娘子,他怎麼捨得放過呢?

“你放心跟本公子回去,本公子向你保證,你絕對不會死的。”

葛洧吟心疼的替新娘子擦去眼淚。

女子卻是驚恐的往後退。

葛洧吟一揮手,四名家丁快速的上前。

“走。”

兩名家丁快速的想去抓蘇紫陌。

蘇紫陌輕輕一避,避開了兩名家丁,冷聲道:“我自己會走。”

而地上的新娘子卻是被拖着走的。

明月山莊裏,沐雲軒讓人傳來了赫雲霆和夜輕寒,還有沐雲寒。

三人大晚上的睡不了覺,都有些睡眼惺忪的,特別是夜輕寒,一路滿腹牢騷。

“雲寒,你說你大哥爲什麼老是三更半夜找我呢?我這纔剛剛睡下的。”

夜輕寒一隻手搭在沐雲寒的身上,他實在是太困了。

“大哥做事一向讓人捉摸不透,可是今晚,我大概能猜得出來,大哥是爲了什麼事情?”

除了大嫂能讓大哥牽腸掛肚,其他人是不會讓大哥這樣夜不能寐的。

“肯定又是爲了你大嫂的事情吧!”

赫雲霆也猜出來的。

“哎呀!陌陌在邊境的時候,就是出去一兩天,能擔心她的人也只有她的孩子,現在回到了皓月國,有了你大哥的牽腸掛肚,到也沒有白回來。”

夜輕寒風涼的說着,不就是想自個老婆嗎?用得着每天晚上讓他們跟着一起寒相思病嗎?

到了明月軒裏,沐雲軒看着他們三人,冷冷地道:“怎麼來的這麼慢?敬淮都已經回來好一會了。”

“雲軒,你是不用睡覺,當然不知道我們從熱乎乎的被窩裏被人拽起來是什麼感覺,說吧!你三更半夜把我們叫來,是不是又想去找陌陌,如果是,這件事情你就不用再說了,我們上次已經談過了。”

夜輕寒一屁股坐到椅子上,一臉沒睡醒的樣子。

“除了這件事情,本座也沒有其他事情會叫你們過來,庚桑瑤現在已經不足爲懼,她現在暫時動不了明月山莊,陌兒一個人在外邊本座不放心,叫你過來,只是讓你們三人合力保護好明月山莊,敬淮會留下來,你們這邊的動向,他會隨時傳遞消息給本座,這裏一但有難,本座就會立刻趕回來的。”

“不足爲懼,你殺了那個女人了。”

夜輕寒突然坐直身體,驚訝得看着沐雲軒。

“殺她只會髒了本座的手,本座給她吃了毒藥,這段時間,她無法凝聚玄氣,沒有了那個女人的玄魂階巔峯的修爲,其他人對於你們來說,不足爲懼。”

沐雲軒冷冷地解釋道。

“你去都去了,爲何不把她殺了,她都這樣污衊陌陌了,你只是讓她吃了一顆毒藥,這樣的懲罰會不會太輕了一些?雲軒,你是不是捨不得殺了她啊?” “閉嘴,本座做事情自有分寸,你們只要按照本座說的做就可以了。”

沐雲軒哪裏會是捨不得殺她,只是現在還不是時候。

“大哥,大嫂行蹤不定,你這樣去也不一定找得到大嫂。”

“這個你們就放心吧!青楓也會留下來幫助你們。”

陌兒是自己最愛的人,對於他來說,要找到陌兒,是輕而易舉的事情。

“那大哥你打算什麼時候動身。”

不過沐雲寒看了看自己大哥的行頭,他不會是打算現在就動身吧。

“本座現在就會離開,眼下君臨天在邊境,對你們也不會造成威脅,君臨天最起碼也要等到兩個月以後纔會回來。”

“可是你也不用怎麼急吧!現在是半夜三更的。”

夜輕寒看着沐雲軒,真的有那麼想嗎?還是他沒有體會過分離的感覺。

“本座現在立刻就想見到陌兒,所以說,你們不用勸本座天亮在走的話。”

沐雲軒把他們挨個看了一遍,他們是體會不到他的心情的。

“雲霆,陌兒一直很信任你,珠寶拍賣的事情就交給你了,櫟兒修煉回來以後就會回來幫助你,有什麼需要的,你儘管和雲寒說,明月山莊和雲城本就是一家。”

沐雲軒看着赫雲霆,陌兒信得過的人,他也信得過。

“放心吧!明月山莊的生意,多數是我和世譽在處理,不會有事的。”

這點赫雲霆可以擔保。

“那就這樣,你們都可以回去睡覺了。”

沐雲軒說完,轉身看了看自己還有沒有其他要帶的東西。

“去吧,去吧,找到陌陌以後早點把陌陌帶回來,我夜輕寒也好喝了你們的喜酒在回神族去。”

夜輕寒打了一個哈欠,別人的喜酒不喝可以,可是陌陌和邵峯,雲霆的喜酒,他必須到場才行。

沐雲軒轉身看了夜輕寒一眼。

“對了,陌兒命星的事情南司前輩可有回信了?”

“有了,你不問我還差點忘記和你說了,南司前輩說了,陌陌的命星和其他人的不一樣,他讓我們不用擔心,專心做好自己的事情,到時候助陌陌一臂之力就可以了。”

“既然是這樣,那本座就放心了。”

沐雲軒最擔心的就是這件事情,既然沒事,那他也就放心多了。

“雲寒,有什麼事情隨時讓青楓傳藍音石給本座,本座一定會在最快的時間裏趕回來的。”

“知道了,大哥,你一路多加小心。”

About the author

jingshenxianxiangxue:

0 Comments

Would you like to share your thoughts?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

發佈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