怎麼數百年未見,這傢伙的嘴還是這麼欠呢!

怎麼數百年未見,這傢伙的嘴還是這麼欠呢!

2020 年 10 月 24 日 未分類 0

懶得跟這個嘴皮子功夫厲害的老頭多說什麼,對方朝着林寒的身體勾了勾手指頭。林寒的魂魄被抽離了身體。

不過這一次的魂魄脫離身體並沒有讓林寒感覺很痛苦,以爲他是心甘情願被抽出魂魄的。所以整個人好似如沐春風一般的舒適。

當一團宛如溫暖陽光的氣息將他所纏繞的時候,他魂體的斷臂處感到一陣酥酥麻麻的,隨後,他的那隻斷臂慢慢的長了出來。

看到如此驚人的一幕,林寒吃驚的低頭看了看自己恢復完好的手臂。

原來這邊是鬼神修爲的能力嗎!

竟然能夠做到修復已經殘缺魂體的能力!

“好了!趕緊回凡間去吧!”收回了自己的手,範無救開口跟林寒說了一句。

“你剛纔說傳簡訊什麼的,是不是需要從你們冥界買一個手機再走?用冥界的手機跟你們才能聯繫?”林寒好的看着範無救,開口問了一句。

這種能夠拿到黑白無常兩大神的聯繫方式的機會,林寒表示不想錯過。

“一萬冥幣一臺的手機,我可沒那個能力送你一臺。”說到這個,饒是他是鬼神修爲也有些慫了。畢竟,這冥界也是一個物質的地方。

“我剛好有!”沒想到神農讓自己事先準備好的冥幣竟然用到了這個地方,“這裏是一百萬萬冥幣,你幫我弄一臺手機來唄!剩餘的,算是麻煩兩位大哥的跑腿費。”林寒深知人情世故,幸虧當時聽了神農的話,準備了一百萬的冥幣。不然的話,恐怕不能麻煩兩位大哥幫自己弄到手機。

“小子真不看出來,你還是一土豪。”面對突然出現的一大堆的陰鈔,黑白無常的眼底閃過一抹精光。

算這個小子道,不過是一部手機的事情,他們辦了。

況且對這個小子好,等於是討好了冥王呀!所以怎麼算,對他們都是有利無害的。

林寒千恩萬謝之後,施展靈力讓自己的靈魂回到了身體裏。

隨後跟黑白無常做了道別,打算離開八百里黃泉回到凡間去。

“等等,我去一趟冥界城外的忘川河畔。”林寒忽然想起了什麼,飛到一半又折返去了一趟冥界城外的忘川河畔。

“你要去見那小丫頭麼?”神農用腳趾頭想想都知道林寒爲什麼去而又返。

“嗯。”林寒點點頭,他想要去看看楠兒怎麼樣了。 明明才過了一小段時間,爲什麼在他的眼裏,卻像過了好幾個世紀一般。

靜靜的站在忘川河畔,林寒蹲坐在河邊,低頭看着被封印在河底的柳楠兒,“楠兒,我都想起來了。”兩世爲人的記憶全部都躍入他腦海的那一刻,他才發現自己欠楠兒的,又何止是這一條性命呢?還欠了她無法償還的情債和數百年的光陰。

河底的那個人靜靜的蜷縮成一團,整個人都被一層類似雞蛋殼的隔膜包裹着。林寒只到,那是天族的人給她所設下的結界,如果沒有修爲水平突破了鬼神境界,是完全不可能解開這個封印的。

“你等我,我會盡快提升自己的修爲,將你從這裏救出來。”林寒信誓旦旦的開口,讓他遺憾的是,在封印內的柳楠兒至始至終都沒有睜開眼睛看過他一下。

林寒的明白,她不僅是身體被封印了,連魂識也一併被封印了。

“好了,你看的再多這丫頭也不能從這裏面走出來。趕緊跟我回房間吧!完了怕是你父母都從老家搬好家回來了。”神農開口提醒了林寒一句,林寒遲疑了片刻。這才依依不捨的起身離開。

“林寒~”一道極其微弱的女聲傳進了林寒的耳,林寒的動作硬生生的停下了。驚愕的循聲望去,發現竟然是柳楠兒的一縷殘影出現在了他的面前。

“楠兒,你……”林寒震驚的看着柳楠兒,她是怎麼做到的?

“被封印的時候,我從身體裏擠出了一縷殘魂出來,因爲我不放心你。”不是怕林寒用情不專不放心,而是怕他身負不滅凰體,會給他帶來滅頂之災所以不放心。

這縷殘魂可以催動她的身體竭盡全力破解封印出來再護他一次,不過現在看來好像不用如此麻煩了。因爲冥王對林寒的事情很心,依照她對冥王的瞭解,一定是看了林寒這副不滅凰體,想讓他修煉成長起來可以成爲冥界對抗天界的一員猛將。

“我是大人了。”林寒聽到楠兒的話,無奈的嘆了一口氣開口回答。“而且楠兒,接下來應該是由我這個男人來保護你了。前世欠了你的情債,這輩子,我一定償還。不會距離太久了,我定會救你出來!”林寒堅定的說道。

楠兒淚眼斑駁,咬緊下脣,“你都想起來了。”

楠兒沒有想到,她昏迷這段時間竟然發生了這麼多的事情,林寒竟然恢復了前世的記憶。

“嗯。”林寒點了點頭。

“我愛你!”眼前的這張留着短髮的俊臉和數百年前那張扎着髮髻一臉悲壯的俊臉重疊在一起。柳楠兒淚流滿面的撲了去,衝進了林寒的懷裏,一聲真心實意的我愛你之後,她的這縷殘影漸漸的消散,化爲一點點的星光沒入了忘川河底。

“我會等你……”在星光徹底消散的前一刻,她最後一句話飄進了他的耳。

有了冥王的保護和承諾,她如今可以放下心來了。

其實被封印在忘川河底對柳楠兒來說是一個契機,一個有望從鬼仙突破到鬼神境界的契機。

忘川河畔下另有一方世界,這番世界裏的妖魔橫行,而忘川河便是那個世界通往冥界和凡界的出口。那方世界的妖魔一旦突破了結界出來,意味着世界將永無太平了。

之所以那結界出口會對柳楠兒的修煉有利一定程度是因爲那方結界的有着源源不斷的煞氣外泄。如果能夠恰當好處的吸取了這些煞氣爲自己所用,那她能夠繼續修煉,有望突破鬼神的修爲。

林寒最後深情看了柳楠兒被封印的身體一眼,轉身和神農一起離開了忘川河畔。

——分界線——

“你這一趟出去的時間可真夠早的。”林寒纔剛剛到家,發現父母已經從老家去而又返不說,連一些傢俱都給搬了過來。

纔剛進門,林寒被人調侃了一句,擡頭一看才發現竟然是紀天宇。

看到紀天宇,林寒纔想起來自己去了一趟冥界竟然忘了幫紀天宇辦事情……

頓時有種沒臉見他的感覺。

“黃泉一日的光陰便是凡間十天的時間。左右我們去黃泉的時間還沒有一日呢。”凡間不過纔過去了六七天的時間。

“大神,你有沒有見到我媽?”沒等林寒想明白要怎麼跟紀天宇解釋這件事情的始末時。紀天宇已經一臉興奮的出現在了林寒的面前。

這小子……

“不用擔心,等到黑白無常來給你送手機你拿着他父母的照片問一下黑白無常好了。”神農看出了林寒眼底的尷尬,用心語傳遞給了林寒一句話。

林寒茅塞頓開,是啊!黑白無常兩位大哥是鬼神修爲,有了他們的幫忙,自然沒有任何的問題了。

任何人,只需要給他們看一眼照片和模樣便能夠知曉他們是死是活,身在何處。

“我冥界沒有進去,因爲黑白無常不讓我進去。不過過段時間他們可能會給送手機過來,到時候你自己拿着照片問他們一下好了。”林寒還是想到了一個藉口,自己是連冥界都沒有進去過。那還怎麼幫紀天宇找人。

紀天宇的眼底浮現一抹失望,但是很快掩去不見了。衝着林寒露出了一個暖心的笑容,“沒事!我沒事的。”

“你先在我家住着吧!等到找到你母親了,再送你去你母親那裏。”林寒看了紀天宇一眼,才發現這小子滿腹的心思。

他在這個城市是無家可歸的,之所以會來到這裏,純粹是因爲當年聽人說母親來了這座城市。

身爲一個剛剛滿十八週歲的少年,前些年他甚至在這座城市裏連工作都找不到,所以才走了坑蒙拐騙的歪道。現在年滿十八了,倒是可以考慮去找找工作了。

“嗯?”紀天宇聽林寒冷不丁的冒出這麼一句話來,有些驚愕。

“那個以後是你的房間。”林寒指了指家多出來的那間客房,開口對紀天宇說了一句。

紀天宇連忙點了點頭,心裏對林寒更是感激極了。

“林寒,這小子你本事多了。”貪貪有些不滿林寒這外出一趟回來完全將自己當成了隱形的。它不滿的跟在林寒的身後刷存在感。 “嗯?”林寒表示沒怎麼聽懂貪貪的話,困惑的看着貪貪。

“你知不知道你不在的這段時間,這小子帶着我去幹了什麼?”貪貪神神祕祕的湊近林寒的耳邊,開口問道。

“做了什麼?”林寒還有些好,不過剛纔紀天宇的心裏沒有想這些天所發生的事情。所以他並不清楚他們這些天到底做了什麼。而貪貪是鬼靈脩爲,還是一隻鬼,他看得透人的心思,但是看不透鬼的。所以纔會覺得好開口問了一下。

“他這些天都跑出去幫人看風水去了,而且,還掙了不少的錢。”仗着一雙陰陽眼和有自己保護,紀天宇乾脆帶着他去全城幫人看風水破鬼事之類的。還真別說,這小子可能是騙子當的多了。忽悠起人來那是一套套的,尤其他幫好幾個有錢人解決了家裏鬧鬼的事情,掙了不少的錢。絲毫不林寒幫別人抽取病氣來的少。

“看風水?那小子也會陰陽術?”林寒很是吃驚,不是隻有道士纔會陰陽之術的嗎?那小子不是普通人麼?

“不會啊!不過你忘了你幫他開通了陰陽眼麼?他用自己的陰陽眼幫別人看看家裏是否有鬼。如果有的話,讓我出面驅鬼。這樣一來,他掙了不少的錢。別說,這小子可真厲害,有生意頭腦。”至少起林寒在掙錢這一點,他不要厲害的太多。

貪貪說完,從自己的身體裏掏了掏隨後摸出了大大小小十幾顆的鬼丹擺在了林寒的面前。

“這些鬼丹……”林寒有些懵了,這樣看來,這小子真的很滑頭啊!

“鬼丹都是從被小爺我殺掉的那些鬼的身體裏挖出來的。別說運氣還真好,每隻都有鬼首修爲,而且體內都形成了鬼丹。”只要是鬼靈脩爲之下的那些,根本是隨便貪貪欺負的,在欺負他們的時候,貪貪還不忘拿一些好處。挖走了它們的鬼丹,這些鬼丹可以幫助林寒做修煉。

“大恩不言謝!不過紀天宇那小子到底哪兒找了那麼多資源的?”像他們都是費勁的出去找鬼都不一定能夠找到鬼,沒想到到了紀天宇那裏,竟然這麼快能找到那些隱藏起來的鬼怪。

“這個我不知道,你要問問他了。”那小子的心思一天一樣,都不帶重樣的,它哪裏能夠知道呢。

“嗯,今天也很晚了,明天再問問他吧。”見過柳楠兒之後,林寒迫切修煉的心態更加強烈了。拿着這些鬼首修爲的鬼丹回到了自己的房間後,他將這些鬼丹都交給了神農,由神農用自己的鳳凰之火煉製過後再吞入自己的腹以此來提升自己的修爲。

沒想到的是這十幾枚的鬼首修爲的鬼丹入腹,竟然不過纔給他提升一小階的修爲,這讓林寒有些囧了。

“因爲你現在本身是鬼首修爲,所以鬼首修爲的鬼丹對你已經沒有任何的益處了。你應該去獵殺那些更高級別的鬼怪,如之前萬毒王那樣的鬼王級別的鬼怪,對你的修爲纔有幫助。”沒想到這十幾顆的鬼丹下肚不過才從鬼首五階的修爲升到了鬼首六階的修爲。左右纔不過提升了一個等階。

“開玩笑吧!你以爲鬼王是爛大街的鬼怪啊!”林寒翻了一個白眼,鬼王修爲的鬼怪又不是爛大街的,不然他之前也不可能被柳楠兒吃的死死的。其實現在如果柳楠兒在外頭的話,他也會被她吃的死死的。因爲人家現在不是鬼王修爲,而是鬼仙修爲了……

“鬼當的鬼王自然不太多,而且能夠修煉到鬼王修爲,鮮少會有像萬毒王那樣喜歡招惹是非的。而且他們很可能已經幻化出了人形,混跡在人羣過着跟普通人差不多的生活。所以那些鬼王,你也未必能夠抓到它們。既然鬼不行,那將目標放到怪身啊!”神農分析了一下前後,林寒聽得連連點頭,覺得他說的很有道理。

兩個人這般愉快的決定了將目標放到怪的身,末了神農還掏出了一個類似指南針的玩意放到了林寒的手裏。

“這是我數百年前我從冥王那裏偷來的,可以很好的指示妖怪的行蹤,根據面的行蹤,便能夠找到一些怪物的蹤跡。而且根據面的指示,等級修爲越往的鬼怪,那顏色會越深。如果是呈現暗黑色的顏色,那說明那隻鬼怪的等級極有可能已經達到了鬼仙的修爲。”神農解釋了一下這個東西的用法,很快,這圓形的指示器出現了異樣。

一個墨黑色的點正朝着他們所在方向逼近,看的神農和林寒不約而同的大吃一驚。

“墨黑色!什麼修爲!”林寒大吃一驚,不是吧!剛開始玩這麼大!

“鬼神啊!”神農也一臉懵逼的看着圓形儀器不斷朝着他們逼近的這個墨黑色的點,鬼仙修爲的點還要黑,證明是鬼神修爲啊!

正當兩人百思不得其解到底是怎麼回事的時候,忽然一股極強的靈力朝着他們逼近。神農更是直接帶着這個小圓盤消失進了林寒的身體裏。

“你的手機。”一道鬼魅的聲音在林寒的身後響起,林寒轉過身,滿是驚愕的對了身後的人。

“謝大哥!”原來是謝必安,差點沒把他給嚇死,還以爲是來了什麼了不得的大人物。

“小子不過纔剛剛見過面這麼激動做什麼?”謝必安一臉困惑的看着林寒,不明白林寒這麼激動是做什麼。

“哦對了!謝大哥,你可見過這個人。”林寒忽然想到了紀天宇的交代,將腦海裏紀天宇母親的照片調出來用靈力幻化成了一幅圖像出現在了謝必安的面前。

“沒見過,此人沒有來冥界,還活着。額,還在這個城市之。不過她年齡也有四十多歲了,你小子口味挺重啊!四十多歲的老女人也看得。”果然如同神農所說的那樣,謝必安只是順眼瞄了一下,將照片的人的信息給說了出來。 末了還不忘調侃林寒一句,惹得林寒老臉一紅。

“對了,這手機裏裝着我和範無救的號碼,有你解決不了的重要事再給我們打電話。沒事別bb知道麼?”謝必安成功的將林寒給逗的臉紅之後,還不忘開口囑咐了他一句。省的着小子將這手機當成玩具,有事沒事給他們打電話。

“安了,知道啦!”林寒原本想要問問這個人在哪兒的,但是謝必安直接消失在了他的面前。

謝必安前腳剛剛離開,後腳林寒的那部冥界手機收到了一條短信。

打開短信一看,面寫着是關於一個人的詳細樣貌和地址。

附贈某人一句李時珍的皮還要皮許多的話語,【哥只能幫你到這兒了,這老女人還挺有錢的。】這麼莫名其妙的吃了自己的豆腐當了自己的哥,謝必安,在地府當個鬼差真是屈才您了。您老人家應該天啊!咋不天啊!

如果此時柳楠兒在自己身邊的話,怕是要直接殺到這個老女人的家裏要了對方的性命吧!

有了紀天宇母親的下落,林寒自然要告訴他了。

他離開房間,找到了客房。

剛剛打算敲響客房的房門,卻聽見從裏面傳來了壓抑的抽泣聲。

好小子,平時看起來沒心沒肺的**絲樣,怎麼還有半夜偷偷摸摸哭的習慣?

林寒挑了一下眉,擡手敲響了房門。

沒過一會兒,房門打開,紀天宇雙眼通紅的出現在了門後。臉還有完全沒有擦乾淨的淚痕。

“你哭過?”林寒開口問道。

“沒,是看一部韓劇太感動了。”紀天宇一臉感動的說道。

韓劇……

這好端端的一個男人看個鬼韓劇啊!這不是在逗自己呢!

“這是你媽的信息,別看那種沒營養的泡沫劇了,想想怎麼去這個地方找你媽。跟你媽團聚。”林寒掏出那部冥界手機,手指在那部手機的屏幕輕輕一劃。一個大約有十寸大小的屏幕這樣出現在了兩人的面前。

如此超能的手機看的紀天宇瞠目結舌,簡直快要羨慕死了。

“這手機好贊啊!哥你是從哪兒弄來的。”得,乾脆連大神都不叫了,又是一個攀親戚的……

“我纔沒有喜歡看韓劇的弟弟,趕緊記下來,我明天還要去學校銷假。”這動不動請假,他這對大學怕是畢不了業了。如果大學不能畢業,怕是父母那關很難過。所以他明日還要去學校處理一下自己的事情。

“哦!好好。”紀天宇連忙掏出了自己新買的手機,將面的信息全部記錄了下來。至於母親現在的長相他本來是打算用手機拍下來的。

結果發現林寒的這部手機的投影只有有陰陽眼的人才能看到,凡間的手機根本拍不了面的圖片,所以他只能將圖片面的人給記在了心。

這是自己的媽媽嗎?孤身這麼多年,他總算能夠找到自己的親人了嗎?

紀天宇的心裏滿是激動,猶如珍寶一般的將記下了母親地址的手機放回到了口袋裏。再對林寒千恩萬謝之後,目送林寒回了自己的房間。

“林寒,你對這小子可真好。”貪貪有些不是滋味的開口,自打跟了林寒之後。貪貪發現自己都快要成醋缸了。因爲林寒這小子對誰都很和善,這一點都不好。感覺他是一個老好人啊!

“嗯。”林寒沒有否認,淡淡的嗯了一聲,回到了自己的房間。

臨睡前把玩了一下這部冥界的手機,他才發現,原來冥界跟凡間沒有多少的區別。

這部手機安裝的軟件全部都是冥界的人在使用的軟件。面還有一個軟件叫什麼冥界頭條,報道的都是冥界的第一手快訊。在頭,竟然還能找到冥王的緋聞信息。

這倒是讓林寒大感有趣,沒想到像冥王那樣冷冰冰的人都能鬧緋聞,不知道她的緋聞對象是誰。

好的點開了那條新聞,發現面赫然寫着,凡間富二代戀冥王,將冥王神像供奉在家。每日對着冥王神像傾吐愛語的字樣。

看的林寒大呼精彩,不過面沒有清楚的提到這凡間的富二代是誰。

“怕是又一個跟林弘那樣腦子抽風的富二代。”林寒搖了搖頭,怎麼都覺得這新聞的富二代說的是林弘那個呆萌貨。

心裏這樣想着,忽然,林寒的那部凡界手機響了起來。

他掏出了手機一看,發現正是林弘發來的。

真是想什麼來什麼,他都沒有好好的看看那些鬼在評論區的說的話。一般來說,新聞下面的評論新聞要精彩許多。

【老大,江湖救急,冥王殿下要砍死我,可有對策,在線等。】林弘發了一條微信過來,話語的最後還掛了一張哭笑不得表情包。

【額呃呃,那你去死吧。】林寒忍不住噴笑出來,【不過哥們,你到底做了什麼逼的冥王要砍死你?】這一點纔是讓林寒好的。

按照道理來說,能夠將冥王那種生人勿近的寡淡性子逼的想要砍死人那是做了多麼恐怖的事情纔會引起的效果。這隻能說明,這小子成功的引起了冥王的注意,這還不好。

【我這不是聽別人說想要跟神明溝通的話,要在家裏供奉對方的神像。我弄了一尊開過光的冥王神像回來,每日變着法子跟她告白。在今天下午,這座神像居然開口說話了!只是一開口她讓我擦乾淨了脖子等着,再過幾日等她有空了過來收拾我。】林弘說的好不委屈,聽得林寒直接噴笑了出來。

哇靠!沒有這個笑點更加猛地新聞了,沒想到這冥界新聞說的那個對着神像告白的凡間富二代竟然真的是林弘。

他說呢,正常哪個富二代會看冥王那種冷冰冰的女人。

不過話說回來,也只有林弘這樣熱情似火的性格才能融化冥王那座冰山吧。

【兄弟,你還在不?幫我想想辦法?算了!我想好了,我這幾日先搬去你家住着。】 見林寒久不回信,林弘直接做了決定。主要是他看了林寒跟冥王的關係匪淺,在他這裏避難,冥王搞不好會放過自己一馬呢?

【老大,你這樣做不厚道吧!幹嘛拖我下水!】冥王要是真的動怒了,那豈不是要殃及池魚,這小子是怎麼想的,自己死算了,還要拉自己下水?

林寒總算回信了,義正言辭的拒絕了某人向自己求救的信息。

不過林寒低估了某人厚臉皮的程度,因爲隔日,他家的房門被敲響了,然後,林弘那廝包袱款款的出現在了他家門口。

“你幹嘛?”林寒滿頭黑線的看着他,不解的問道。

“大哥,只有你能救我了!我發誓,如果我成功的度過這一關成了冥王的駙馬爺,我保證會好好的在冥王面前提拔你的。”這邊項人頭都快要不保了,那邊居然還要心情在這裏耍嘴皮子,林寒覺得真的可以讓冥王將這個傢伙一巴掌拍死。

“你小點聲吧!”林寒翻了一個白眼,開口提醒了他一句。

還這麼大張旗鼓,他不知道不管是天仙還是地仙那都是可以聽見萬物之聲的嗎?

“我沒辦法,我是真控制不住自己的內心。我真的喜歡了冥王。不然我也不用費盡心機去追求她啊!”雖然知道他們陰陽相隔,不過人都會有一死的。他死了不能夠到她的身邊去了嗎?

林寒表示不想再跟這個白癡多費脣舌了。

他招呼了林弘進來,“我家一間客房,客房裏還住着一個人小弟弟,你要跟人家同住。”家裏唯一一間客房都被紀天宇給佔了,所幸的是這傢伙來的還算早,紀天宇還沒有出門,他要跟紀天宇說一下,畢竟這個房間是自己答應給紀天宇住先的。

“哥,家裏有客人麼?”說曹操曹操到,紀天宇一臉迷糊的走出了房間。揉了揉自己惺忪的睡眼,開口問了林寒一句。

“嗯,他叫林弘,是我的好兄弟,要在我家暫住幾天,暫時和你一個房間。不介意吧!”林寒幫紀天宇做了一下介紹。

“哦,你好。”紀天宇有禮貌的跟林弘打了一聲招呼。

林弘挑眉看了看紀天宇,眼底盡是困惑的神色。

“你幹嘛這麼兇巴巴的瞪着他,人家還小,別嚇到他了。”林寒感覺林弘看紀天宇的眼神有些怪怪的,開口說了一句。

“沒什麼。”林弘還頭一次露出了這樣心思凝重的表情,而他顯然不願意跟林寒多說什麼。

About the author

jingshenxianxiangxue:

0 Comments

Would you like to share your thoughts?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

發佈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