康惠和軒轅鐵走出門,行了一段路。

康惠和軒轅鐵走出門,行了一段路。

2020 年 10 月 24 日 未分類 0

康惠腳下一頓,猛然轉身,伸手向着軒轅鐵臉上的人皮面具抓去。

軒轅鐵臉色一變,側身閃過康惠的攻擊,然後一腳踢出。

康惠似乎早有防備,立刻與軒轅鐵拉開了距離。

“恩?你想要這人皮面具?”軒轅鐵將臉上的人皮面具揭了下來,笑着問道。

“還給我!”康惠怒道。

“還給你倒不是不可以,不過不是現在,現在我還要用它掩藏身份。”

“什麼時候還給我?”

“唔,至少要等這裏的事情完結了!”

“你耍我?”

“怎麼敢?不過我想問一下你爲什麼不告訴大人爲什麼你不願意將事情的真相告訴他?”軒轅鐵面色一肅,冷聲道:“你到底想要隱藏些什麼?是不是對大人心懷不軌?”

“我沒有!”康惠反駁道,但蒼白的臉色卻說明了一切。

“哦?難道讓我親自告訴大人這裏以前是茅山派的舊地?還有告訴大人如果要飼養鬼物打聽消息必須祭獻自己靈魂麼?”

“你怎麼知道?”康惠驚訝道。

“別忘了,我可是軒轅家的人,關於茅山派的事情,我多多少少也是知道一點的。”軒轅鐵淡淡道:“說吧!你是不是想要對主人動手?”

“沒錯!”康惠見事情敗露,怒聲道:“我就是爲了殺趙小川,你去告訴他吧!”

“果然!”軒轅鐵笑道:“是因爲黃大師的緣故?”

“沒錯!”

軒轅鐵深吸一口氣,搖頭道:“看樣子主人還不知道自己的身邊竟然養了兩頭餓狼啊!”

“兩頭?難道你也?”康惠驚奇道。

“沒錯,我也想他死!”

“爲什麼?”

“因爲他是輪迴者!”軒轅鐵淡淡道:“還有你和我很像。”

“我和你很像?”康惠冷笑道:“開什麼玩笑?你可是軒轅家的大少爺,那些軒轅家的人可是滿世界在尋找你呢。”

軒轅鐵笑道:“看起來你隱瞞了主人的祕密還真挺多的,不過我覺得你還是和我聯手的比較好!畢竟現在的趙小川對於你來說實在是太強大了。” 威士酒吧,舞池中央,燈光閃耀,酒氣迷人。

秦穆然一手,輕挽在莉雅的蠻腰上,舞姿嫻熟,引來四周無數嫉妒的目光。

「我叫秦穆然,能有幸知道的你的名字嗎?」

秦穆然紳士問道。

「莉雅。」

莉雅微微一笑,嘴角掛出一絲嫵媚的笑意。

「果然人如其名,這個名字,像你的臉蛋兒一樣的美麗……」

秦穆然笑道。

「是嗎?不過,待會兒你可能就不會這麼認為了。」

莉雅微微笑道,語氣中別有深意。

「哦?為什麼?」

秦穆然淡然問道。

「你還記得我剛才對你說了什麼嗎?以前和我跳過舞的男人,他們的下場,都很慘,非死即傷。」

莉雅回道。

「非死即傷?呵呵……莉雅小姐,你挺幽默呀!」

秦穆然笑道。

就在這個時候,酒吧內的音樂,驟然停了下來,四周的人群,立刻後退。

秦穆然身後,響起一陣沉重的腳步聲。

一名中年西方男人,穿著一身白色西裝,戴著一副墨鏡,身後跟著一群凶神惡煞的黑色西裝保鏢,走到了秦穆然身後。

「他們會告訴你,我並不是一個幽默的女人。」

莉雅冷冷一笑。

秦穆然淡然扭頭看了一眼,身後的場景,只是讓他嘴角揚起了一絲不屑的笑意。

他大概明白了莉雅的意思。

莉雅走到那名白色西裝男人身旁,伸手攙住他的胳膊,依偎在他肩頭,目光卻看向了秦穆然。

「Mr秦,介紹一下,這位是我的男朋友,羅布爾特,他是這家威士酒吧的老闆,你現在應該知道,為什麼陪我跳過舞的男人,非死即傷了吧!」

莉雅笑道。

秦穆然悠然回身,在眾人目光注視下,神情淡然,掏出一根香煙,悠然點上抽了幾口后,目光冷冷看向羅布爾特。

「該死的東方人,居然敢在我的酒吧,陪我的女人跳舞,你的膽子很大嘛,哼哼……」

羅布爾特冷聲笑道。

秦穆然輕輕吐了口煙圈兒,目光依舊冰冷。

「我在跳舞,你為什麼把音樂關掉?」

秦穆然冷聲問道。

羅布爾特眉頭一皺,怒從心生,雖然在西方,他只是威士酒吧一個小老闆,卻也猖狂至極。

畢竟,像這種小破酒吧,不會有什麼大人物光臨。

所以,在羅布爾特看來,這裡的客人,他都惹得起。

「你這個蟑螂一樣的東方人,陪我的女人跳舞,居然還敢用這種語氣給我說話,看來,你是看不到明天東方的太陽了。」

羅布爾特惡狠狠說道。

此刻,站在羅布爾特身後的幾十名保鏢,已經個個摩拳擦掌,準備上前。

「有些問題,最好別讓我在問第二遍,我正在跳舞,為什麼關掉音樂?」

秦穆然繼而冷聲問道。

在四周圍觀的人看來,秦穆然的話,無異於在尋死。

「這個東方人,居然敢跑到威士酒吧撒野,這小子待會兒,一定會被打成植物人。」

一名西方人低聲笑道。

「不錯,東方人,不過就是一群病夫而已,你看他那可憐的身板兒,羅布爾特先生一拳,就能要了他的小命。」

「哈哈……」

在四周一群嘲諷笑聲中,秦穆然目光愈發森冷,惡狠狠瞥過四周。

西方人,一群自以為是的螻蟻!

在他們眼裡,他們依舊以為,如今的夏國,還是幾百年前的夏國嗎?

可笑!

這時候,羅布爾特對身後一名彪壯的黑人大漢,輕聲笑道:「傑克,看來,這個東方來的病夫,不懂我們西方的規矩,你去送他到上帝那裡懺悔去吧!」

「我明白了,Boss,我只要一拳,就能送這個東方來的病夫,去見我們的上帝。」

傑克冷笑一聲,嘴角的笑意,充滿了戲謔。

雖然,秦穆然身高很高,可當那個叫傑克的黑人,走到他面前的時候,秦穆然確實顯得有些弱小。

「東方來的病夫,到上帝那裡,你可不要怪我,誰讓你得罪了不該得罪的人呢!」

傑克冷聲言道。

秦穆然眉頭一挑,渾身已經隱隱散發出一股寒氣,整個酒吧的氣氛,都瞬間下降到了冰點。

「你說什麼?東方?病夫?」

秦穆然神情嚴肅。

作為夏國的東皇,如今站在西方的土地上,可他依舊是一名夏國軍人。

他絕不能接受,西方人將一個幾百年前的帽子,扣到現在的東方人頭上。

既然他們執意這麼做,那他秦穆然不介意代表東方,告訴這群西方人,東方,再無病夫。

「難道,東方人不是病夫嗎?你看看你這弱小的身板,我一拳下去,你就得去跟上帝見面了。」

傑克得意笑道。

他並不急於動手,彷彿是在戲謔秦穆然,就像貓在吃老鼠前,要好好戲謔一番老鼠一般。

可惜,他並不明白,如果他把自己當成貓的話,秦穆然絕不是老鼠,而是一隻他根本惹不起的猛虎。

威士酒吧!

算什麼東西?

甚至不需要冥王殿出手,像這種螻蟻一般的地方小勢力,在西方,甚至連一個三流小家族都算不上。

只要秦穆然願意,憑他一人之力,一夜可以讓他覆滅幾百甚至三千次。

然而,威士酒吧的老闆,羅布爾特,似乎還沒有意識到,他已經給自己惹下的天大的麻煩,仍舊滿臉得意。

冥王!

這個名號,放眼整個西方地下世界,除了另外四大神殿外,還有誰敢正視一眼?

「傑克,別再給這個夏國孬種說廢話了,出手,好好教訓一下他,陪我的女人跳舞,我可不希望他能活到明天,丟我的臉。」

羅布爾特得意笑道。

這時候,霍爾頓從人群中走了出來,站在了秦穆然身後。

「您休息一下,交給我處理吧!」

霍爾頓低聲恭敬說道。

秦穆然沉思片刻,微微一笑。

「不必,我要親自代表東方人,給他們一個教訓,讓他們明白,東方,夏國,早已不是幾百年前的那個國家了,沒有病夫。」

秦穆然嚴肅回道。

說實話,像威士酒吧這種小角色,有什麼資格讓他堂堂東方東皇,西方冥王,親自出手?

跟這種人出手,傳出去都拉低自己身份。

但是,既然他們提到了夏國孬種這個稱號,秦穆然便不會坐視不理。

事關國家尊嚴,他秦穆然今天,要代表十幾億夏國人,在西方的土地上,震碎這塊西方扣在東方頭上的帽子。

「傻大黑,不用客氣,出手吧!」

秦穆然神情淡然。

傑克面色一沉,嘴裡噴出一個「Fuck」的口型,揮起沙包大的拳頭,朝秦穆然迎面一拳打來。

四周所有人,都像看熱鬧一樣圍觀,他們想看看,這個夏國的孬種到底有多弱。

甚至,有些人開始賭,秦穆然最多能挨幾拳倒下。

有些西方人說一拳。

有些說兩拳!

但是,他們一致認為,絕對超不過三拳。

因為,西方人天生帶有一種優越感、自信心,這種迷之自信,今天,要破碎了!

傑克一拳而至,拳風凜凜,殺氣騰騰,氣勢滔天。

秦穆然渾身,勁氣外放,立刻形成一道無形的強大氣場,瞬間撲嗜而去。

「啊!」

一聲慘叫后,人高馬大的傑克,身體僵持幾秒,毫無徵兆倒在了地上。

自始至終,秦穆然紋絲未動,甚至沒人看到他出手。

這種貨色,本來就沒資格出手,僅僅勁氣形成的無形氣場,就足以滅他無數次。

「哼哼……就這實力,也敢侮辱東方,我看,應該是西方病夫才對。」

秦穆然冷聲笑道,引來四周無數驚愕的目光。 威士酒吧,一陣喧騰。

傑剋死了!

沒人看到他是怎麼死的,只有站在一旁的霍爾頓明白,他是被秦穆然的勁氣氣場,活活壓死的。

羅布爾特眉頭一皺,滿臉驚訝,神情間寫滿了不可思議。

「What?」

「傑克,你在搞什麼鬼?快起來,給我乾死這個東方來的病夫!」

羅布爾特怒聲吼道。

此刻,他還不知道,這個叫傑克的手下,已經成為了一具屍體。

羅布爾特的幾名手下,立刻上前,攙扶傑克的時候才發現,他已經七竅流血,沒有了任何氣息。

「Boss,傑克他,他死了!」

一名手下驚恐說道。

羅布爾特神情愈發驚奇,傑克是他手下最能打的打手,曾經一度還是一名職業地下拳王,怎麼莫名其妙,就這麼掛掉了?

四周圍觀的西方人,議論紛紛。

「這裡到底發生了什麼?傑克他是怎麼死的?」

「不知道,莫非,這個東方來的人,會什麼妖術嗎?」

「不,我想一定是傑克有什麼突發疾病,所以才死的。」

「不錯,我想也是這樣。」

……

四周圍觀者,一片議論,在他們看來,傑克的死,似乎和秦穆然並沒有什麼太多關係。

畢竟,秦穆然都沒有出手。

秦穆然嘴角一揚,目光看向羅布爾特等西方人。

About the author

jingshenxianxiangxue:

0 Comments

Would you like to share your thoughts?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

發佈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