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東西,夠了。”冷陌的聲音,突然出現在我身後。

“小東西,夠了。”冷陌的聲音,突然出現在我身後。

2020 年 10 月 24 日 未分類 0

我身體猛地一僵,意識也在這一瞬間,清醒了過來。

……

我做了什麼?

我剛剛在做什麼?

我竟然對着流月舉劍?

我竟然對着流月舉劍!

我竟然要殺流月?

我竟然要想殺流月!

鏘。

神劍從我手滑落,掉到地。

“我……流月……”我真的嚇到了,雙手顫抖,腿一軟,跪坐到了地:“這怎麼會……這怎麼會……我竟然,我竟然……”

差那麼一點,如果冷陌不出現,我可能真的,我可能真的……會殺了流月!

“不要!我不要殺了自己的同伴啊!”我抱住腦袋,痛苦無的倒在了地,渾身抽搐,口開始不停的吐白沫。

“流月,給她注射鎮定劑。”冷陌在我身後說。

很快,一根針戳進了我脖子,冰涼的液體注射進了我身體。

冷陌將我抱了起來,在我耳邊嘆口氣:“這把神劍,需要好好考慮,到底能不能讓你使用了。”

“她的殺戮心現在太重,要是再使用神劍,難免會失去清明意識,會釀成大錯的。”流月說。

昏迷的最後,我抓緊冷陌衣襟,淚流滿面的看他:“冷陌,如果有一天,我失去意識,要殺同伴,請你一定,一定要先……殺了我。”

再然後,我完全昏了過去。

*

“你是該死,使用神劍的惡魔!”

“我們死的好冤啊,不如你也來感受我們的感受好了,和我們一起死吧,如何?”

“你想保護自己的孩子嗎?想擁有力量嗎?敞開心扉接受我們吧,我們能給你更多的力量,更多,更多……”

“這個世界善良並不能成爲強大的武器,唯有邪惡,才能讓人恐懼,才能讓害怕,變得邪惡吧,只要變得邪惡,你能擁有更多。”

“不停的殺人吧,殺人吧,殺人的感覺那麼爽,爲何要壓抑住自己呢?殺吧,殺吧,殺吧,把這個世界所有人都殺了吧……”

“把你心愛的人和你的同伴全殺了吧!”

“哈哈哈!”

“哈哈哈哈!”

……

我一下子驚醒了過來,從牀彈坐起來。

“小東西。”冷陌聲音響起。

我看向他,眼睛還帶着無窮無盡的驚慌,額頭全是冷汗,順着臉頰往下滴。

“別怕。”冷陌來擁我。

我身體往後縮,躲開了他:“你別過來!我害怕,我害怕……我害怕我會殺了你……”

說到最後,我的聲音已經變成了哭腔。

“殺我?”冷陌五官平靜:“你要能殺了我,我還怎麼當你男人,怎麼保護你?”

我整個人僵硬住,眼淚掛在眼角。

冷陌張開雙臂:“過來。”

我的腦海再次出現自己握着神劍,要朝流月斬下的場景。

“冷陌……”我一下子崩潰了,還是沒敢前,抱住自己膝蓋,把腦袋埋進膝蓋裏,雙肩顫抖,痛哭了起來:“我不是故意的,我不是故意的,我……”

“我知道,沒人怪你,流月正在給你調藥,你這幾天情緒過於緊繃,需要好好休息。”冷陌說。 我還是抱着膝蓋埋着腦袋低聲抽泣着,冷陌最受不了我這樣,故意兇我:“小東西,我警告你,別再哭了,再哭我跟着你一起哭!”

噗,前一秒還難受不行,後一秒被他逗樂了,我忍不住笑起來,擡頭看他,鼻子裏吹了個大鼻涕泡泡。

他一臉拿我沒辦法,扯了紙巾給我擦鼻涕:“養個媳婦,怎麼跟養女兒似的。”

我一邊鼻涕滿臉一邊逗他:“哦沒想到你還有這種角色扮演的癖好?連女兒都不放過,禽獸啊。”

“某些女人在禽獸身下享受不行的時候,那又該怎麼說?”冷陌挑眉。

我頓時囧不行,果然不能和冷陌開葷玩笑,污不過他。

這麼鬧了一會兒,我的情緒也平靜了下來,問了冷陌現在的情況。

冷陌說我們現在在冥王城附近一個小村子裏,我暈倒了也沒幾個小時,隊伍還沒來得及撤離,我問他是否有找到藥師族,冷陌說找到了藥師族的先頭小分隊,由滑頭鬼良幽統領,正在外面放哨,因爲冷陌和夜冥分散開了,還並不清楚夜冥的情況,短暫逗留之後我們必須要離開了。

“神劍呢?”我又問,這把劍讓我現在心情很複雜。

冷陌指了指門口牆角地方,神劍裝在我的劍鞘裏,安靜的靠在牆角,此時的神劍看去很不起眼,只有我知道,一旦握住這把神劍,需要多強大的心緒和信念,才能撐住不被它裏面的冤魂侵蝕控制。

“這把劍現在冤魂太多,死去那些少女的冤魂無法得到安息,無法淨化神劍,使用起來非常危險,對於現在的你來說尤其危險,所以,我暫時不會準你用這把劍。”冷陌看着我說。

我嘆口氣,垂下腦袋:“現在斬屍劍牢牢掌握在宋凌風手,在王城主殿的時候本來有機會從紅紅手奪過斬屍劍的,奈何突然出現的蒙面人打斷了我,也不知道那些蒙面人是什麼來歷。”

“我調查過,是背後那個陰謀人的手下。”

果不其然……

我之前有所猜測,只是沒有得到證實。

“現在陰謀人把你視爲掌釘,我猜他們之前是想利用你來給他們做事,結果你超出他們的預料成了個大麻煩,他們現在要殺人滅口了。”說着,冷陌頓了頓,看我的眼睛突然深邃下去:“所以,現在開始,我會把你帶在身邊,寸步不離。”

我又何嘗想離開他啊,笑着點頭:“好,只要你我配合,算那陰謀人來了也對付不了我們。”

“小東西,現在知道我厲害了?”

“我哪有說你厲害,我說的是你,和我,配合,才天下無敵,好不好?”我揚下巴。

冷陌眼深了,湊下來想親我。

“等下!”我躲開他。

他特別不滿意的鼓着眼睛瞪我。

“那什麼……”我有些不太好意思:“先不說這裏是村子的問題,關鍵是,呃,我現在……懷寶寶了,所以你……咳,不能碰我。”

冷陌先是一愣,而後沒忍住,低聲笑了起來:“我只是想親你而已,你想哪裏去了?小東西,我發現你腦袋裏s情思想也不少啊,還是說,其實你想和我……”

“我沒有!”我羞死了,直起身捂他嘴:“我是怕你突然獸性大發啊!”

“我倒是想獸性大發。”冷陌任我捂着嘀咕:“懷孕也有不好的地方,待會兒去問問綠龜,什麼時候才能行房。”

我臉紅實在不行了,推他:“出去出去,我要換衣服了!”

冷陌也是心不在焉的忙着要去找綠龜,沒和我多糾纏,開門出去了。

其實我也是真不知道懷孕多久才能行房,我也是初次懷孕,什麼都不懂,有些頭大的抓了抓頭髮。

我着急外面的形勢,換衣服褲子便下了牀,拉開門的時候,我垂眸看了下牆邊的劍。

無數雙眼睛突然出現!

“想要更多更強的力量嗎?”

夢那些死去女孩的蠱惑又在我腦海出現了!

我狠狠一怔,心頭突然泛起一股劇烈的噁心,再緊接着,我感覺雙腿之間有股液體流了出來,低頭一看,血順着我褲腿裏面淌到了地。

流血了?下面流血了?

寶寶?!

咚!

我沒撐住,仰面倒了下去。

聽到響聲,很快門一下子被推開了,冷陌第一個衝進來,看我倒在地,地又那麼多血,嚇的臉一下白了,噼裏啪啦將我抱起來:“小東西!”

“寶寶……”我喉嚨哽着,心口像是被石頭壓着一樣,喘不氣。

冷陌頓時大驚,立馬抱着我朝房間裏走,大聲對外面士兵叫:“叫綠龜和流月馬過來!”

我被冷陌放到牀,似乎還能感覺到神劍裏那些眼睛在對着我笑,笑的陰森又詭異。

“堅持住,小東西。”他可是處事不驚不亂睿智冷靜的至尊王,此時卻不知所措又驚慌,只能死死握住我的手。

我想,這下是完蛋了,流那麼多血,寶寶肯定是沒了。

自從我入魔魘之後,那些眼睛隨時隨地在追着我,傷不到我,她們傷我的寶寶,怨念那麼重,寶寶肯定承受不住的,我的寶寶……

我的寶寶……

冰涼的眼淚順着眼角往下滾,我看着冷陌:“冷陌,寶寶,寶寶可能……”

“別想那麼多,寶寶沒了我們還可以再要,但是你絕對不能有事!”冷陌說話聲音都在打顫。

我透過他眼睛,看到他眼睛我的自己,臉色蒼白到可怕,雙目無神,鼻孔已經有小絲流出來了,耳朵裏也是,怪不得他那麼慌張,七竅流血是非常危險的狀態,再加我現在呼吸越發微弱,心臟被壓制的快要不行了,感覺像是要被壓扁了。

喉頭髮甜,我忍不住,一口血吐了出來,灑在胸前衣襟。

“綠龜流月到底來了沒有!”冷陌大吼。

“冷陌……”我想要抓緊他的手,卻又力不從心,沒有力氣,手垂了下去,意識開始漸漸模糊:“我好睏,想睡……”

“不準!小東西,你看着我,不準睡過去!”冷陌吼我。 天雷劫割腕自殺我都挺過來了,絕對不會有問題的。

我在心對自己說。

在精神世界裏戰鬥是最爲耗費精神力和內力的,再加我又入了魔魘,受了內傷,現在999個少女的冤魂趁我精神虛弱疲憊的時候突然攻擊了,才導致我變成現在這個樣子。

綠龜和流月很快來了,看到我這樣子兩人也嚇到了,但他們畢竟是醫生,冷陌好些,連忙拿出醫療箱給我治療,冷陌也顧不綠龜是異性,而我雙腿間在流血這件事了,我意識雖然模糊,但還是能看到他,他怕自己影響綠龜和流月操作,只能讓開了我,但站在牀邊沒離開,雙手雙腳不知道往哪兒放,緊張的要死。

我想笑着安慰他一句,沒事,我肯定不會出問題的,但現在的我,連說話的力氣都沒有了,只能看着綠龜和流月在我面前,撕開我的衣服,脫下我的褲子,給我注射了藥劑,貼隨身帶着的心電圖,流月的蠱是和醫學掛鉤的,將一隻蠱蟲從我脖子注射進去,兩秒之後,我的流血癥狀緩解了。

冷陌終於吁了口氣。

“冷陌,把神劍帶出去。”流月說:“目前最好不要讓神劍接觸她。”

冷陌風一樣的把神劍拿了出去,又風一樣的回來。

他回來的時候流月正在給我檢查雙腿之間和寶寶的情況,綠龜避嫌,在另外一邊給我調藥,我意識已經清醒了,看着他:“冷陌……”

冷陌還以爲我怎麼了,連忙跑過來:“怎麼了,哪裏不舒服?”

“寶寶有沒有事?”我癟着嘴要哭要哭的問他。

冷陌不敢回答我,去看流月眼神。

“寶寶沒事。”流月說。

短短四個字,我懸着的心才終於放了下去。

“那爲什麼,她那裏,流血……”冷陌問。

“她和紅紅在精神世界打鬥的時候傷到了胎氣,胎兒不穩定,再加剛纔受到神劍冤魂攻擊,要不是換血之後她身體素質很過硬,這寶寶估計保不住了。”流月頭也沒擡的說:“我現在會用蠱蟲在她子宮外面織,保護起她的寶寶,不過她不能大幅度的運動,包括戰鬥,也包括牀運動。”

流月說的特別淡定,我不好意思了,躲開視線。

“知道了。”冷陌也特別淡定:“那她什麼時候能活動。”

流月瞥一眼冷陌:“你指的是什麼活動?”

“都指。”

“三天之後。”

爲什麼這兩個人談論那種事情如此的淡定自若啊?

我捂臉。

“編織成之後,她能正常活動正常戰鬥了,反正按照童瞳這性格,要讓她一直在後方看着別人戰鬥也是坐不住的,我乾脆也不說這種話了。”

我很感激的看流月:“謝……”

“但是。”我謝字還沒說完,流月打斷我,有些兇的看我:“畢竟你現在是有身孕的媽媽了,不能再像以前那樣毫無顧忌的往前衝了,在戰鬥的時候,顧慮下你肚子裏的寶寶,你男人又不是沒能力,讓他多保護你吧。”

“遵命!流月大醫生!”我俏皮的做了個鬼臉。

流月拿我沒辦法的額搖搖頭:“對了,還有那把神劍,我對那把劍沒什麼太多的研究,只是你還要使用它的話,要慎重。”

提到神劍,我又想到流月差點被我砍到的場景了:“對不起流月,我……”

“我們之間可不需要說對不起,你是什麼樣子什麼性格的人我還不知道嗎?你舉劍朝我的時候,我知道那個人不是你了。”流月輕輕拍了拍我的臉:“我所認識的童瞳,對同伴視若珍寶,寧願自己受傷,哪裏有可能會傷同伴呢?”

流月真的是這個世界最善良最好的女孩子了,我鼻子酸了,吸了吸鼻子:“我愛你流月。”

“那我呢。”冷陌在旁邊冷颼颼的飄來一句。

我好笑死了,不理他,抓流月的手:“你陪我聊會兒天吧,給我說說關於懷孕的事情,我什麼都不懂,連我懷孕多久了我都不知道,好歹也想知道些這方面的知識。”

流月想想,點點頭:“那麼請兩位男士出去了,女孩子要聊私房話了。”

“那也是我寶寶,我也可以留下來聽注意事項。”冷陌說。

“有些隱私的事你不能聽。”流月拒絕。

冷陌還想說什麼,流月一個眼神扔過去:“你還想不想你老婆身體好好的懷孩子的?”

冷陌到了嘴邊的話頓時收了回去,很乖的與綠龜一同出門了,關門之前弱弱的說了句:“有什麼情況大聲叫我。”

我崇拜死流月了:“媽呀你連冷陌都能治的那麼服服帖帖的,流月同學,這輩子,我只服你!”

“誰讓我是醫生,掌握生殺大權呢。”流月對我眨眨眼睛, 在我牀旁邊坐下。

她跟我說我懷孕已經馬要一個月了,現在算算,天雷劫過去也差不多一個月了,我果然是在換血之後那次懷的,但我沒什麼嘔吐之類的壬辰反應,流月說我換血後身體素質各方面都變的很好,這次流血那麼多寶寶都能保下來,是真挺不錯的,天註定這寶寶大難不死,以後一定是個厲害的角色。

我摸還平坦沒有鼓起來的小腹,有些煩惱:“但現在是戰亂期間,背後的大boss也沒出現,不知道未來對寶寶到底是好還是不好,唉。”

“擔心什麼,我們還有那麼多人在呢,順其自然好了。”流月安慰我。

也是,順其自然吧……

“你想要男孩還是女孩。”她又問我。

男孩還是女孩嗎……

“我都可以,反正這是我和冷陌的寶寶,男孩女孩我都喜歡。”我笑起來:“冷陌估計更喜歡要女孩,因爲他說男孩的話他會吃醋,也是拿他沒辦法。”

“要是女孩的話,讓你寶寶跟我學醫吧,如何。”流月看我。

“好呀!那再好不過了!”我眼睛一下亮了:“但是,你們藥師族難道不是隻傳自家人嗎?”

“你難道還不是我們自家人嗎?”流月歪頭對我笑。 流月言下之意是,你我行同姐妹,難道還不是自家人嗎?

我頓時感動了,靠坐在牀頭,伸手抱住流月:“對,我們是自家人!以後我的女兒是你的女兒,學醫這件事,交給你了。 ”

流月由我抱着,開我的玩笑:“你淚腺還挺豐富的,那要是生個男孩我可不管了。”

About the author

jingshenxianxiangxue:

0 Comments

Would you like to share your thoughts?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

發佈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