可這時他竟然被旁邊那女的給拉住了。

可這時他竟然被旁邊那女的給拉住了。

2020 年 10 月 24 日 未分類 0

那女的拉着那男人的同時,還抱歉的口氣對我說道:不好意思啊,他晚上喝了點酒,帥哥~你就別跟他一般見識了。

這男人明顯是沒喝酒,而這女人這樣說,完全是在給我和那男人都找着臺階下,從這點可以看的出來,這女的很聰明,而且我剛纔那種眼神看她,她似乎也沒如這個粗俗的男人這般討厭我,從她剛纔喊我帥哥,就可以感覺出來,再說我本來都長得帥,大家都是知道的。

那男人還在想往我這邊衝,不過那女人死死的拉住,女人嘴裏還說道:張一你要是再繼續胡鬧下去,我就和你拜拜。

這話似乎比較管用,女的說完也不再拉那男的,反倒是那男的不在往我這邊衝,只是瞪了我一眼,就轉身和那女人說着好話,說什麼出去後帶她去哪裏玩,還要送她一個包。

那女人似乎此時並不想談這些,而是看向了我,她急切的問我道:帥哥,你知道這停車場的出口在哪嗎?

聽了她這話我心都涼了半截,難怪他們的車現在還在停車場,我尷尬的笑笑說道:其實我自己也是沒找到這停車場出口,剛纔聽到這裏有人聲,還想着過來問問你們,這停車場也是怪,怎麼把出口建造不見了呢?

錦衣衛的自我修養 他們一聽我的話,頓時驚恐的互相看了眼,此時那女人又埋怨起男人,她說道:都說讓你早點把我送回去,現在找不到出口了,都怪你。

男人此時卻沒去管女人,而是慌張的看着我說道:兄弟,剛纔的事還是請見諒,主要是被困在這裏後,我心裏煩,想發泄而已,我想問問你爲什麼說找不到出口啊?

我心想你心裏煩就煩啊,難道還準備找到我發泄不成?野蠻人的思維如我這般優雅的男子,肯定是體會不到的,我也懶得去體會,比起他我更想去琢磨旁邊那女人的心思。

不過既然他先道歉了,我也就沒必要繼續給臉色別人看,我講述了自己按照指示牌找不到出口,以及自己用記路的辦法還是找不到出口,我反過來問那男人,你們爲什麼說找不到出口啊。

(本章完) 那男人嘆了口氣,隨後從身上拿出了煙,先是順了我一根,然後自己點上,他說他們開車本想出去,起先按照指示牌走,卻不知怎麼的竟然開到負2層去了,所以那時纔會在負2層碰到我們,當時他們還沒意識到是這停車場不對,以爲真的如我們所說,是自己看錯路線了,可隨後汽車在停車場轉悠了多時,還是找不到出口,他們這才明白這停車場有問題。

剛纔是他們實在沒辦法了,停下車後,那女的怪罪於他呢,說到這裏那男人憨厚的笑了笑,至於爲什麼女的怪罪於他,這個笑聲已經解釋了起來,而那女人此時卻是瞪了那男人一眼,那男人立馬收起了笑聲。

此時我已經意識到這裏有危險了,許迪到現在都不出現,我只能靠自己,我和他們兩人說道:這地方似乎有點邪乎,本來我還想繼續找停車場出口的,現在我決定直接從電梯上到商場再說,反正停車場這裏我是呆不下去了。

我說這話時,其實是希望他們兩人跟我一起走電梯上去的,在這停車場裏周圍如果有個人的話,心裏會覺得安穩踏實許多,他們也能聽懂我話中的意思,而那男人似乎是在猶豫,他回頭看了眼自己的車,似乎有點捨不得,而那女人卻快速的跑到我的身邊,說要跟我一起上去,我看了看那男人,心想你的女人都要跟哥走了,你還想毛線你那破車子啊,不過我嘴上卻對那男人說道:大哥,我們現在要面對的是怎麼出去,等出去後,再找機會回來拿車也不晚啊,你走不走?你不走,我就先出去了••••••

後面的話我沒說完整,其實我是想說,你如果不走,我就帶你媳婦走了,到時別怪我送你綠帽啊。

說完我就先走了,那女人踩着小高跟很快的就跟上了我的步伐,壓根都不理後面那男人這小高跟鞋的聲音讓我神魂顛倒,不自覺的用舌頭舔了下乾燥的嘴脣,那男人此時慌了神,一個勁的在後面喊着,你們等等我,等等我啊~~

很快那男人追了上來,他想去牽着那女人的手,而那女人卻很厭惡的甩開了,並且還說從這裏出去之前,都不準那男人碰他。

我心裏想着那男人現在這下場,完全是活該啊。

我們快速的往電梯那邊走去,還好電梯的燈是亮着的,而此時電梯就停在負一樓,我趕忙按了電梯旁的打開鍵,可奇怪的是電梯門並沒有打開,負一樓有2部電梯,那叫張一的那男人看到這情況,此時趕忙去按了第二部電梯旁的打開鍵,那按鍵都快被那男人給按爆了,可結果電梯門還是沒有任何的反應。

那個張一畢竟還是一個老粗,他現在竟然去用雙手想把電梯門扒開,不過還別說,他的力氣還真挺大,我完全沒幫忙的情況下,他自己竟然真的把電梯門扒開了一條足夠半個人過去的縫隙。

他從電梯縫隙側着身子鑽進去後,不停的按着電梯裏面的按鈕,因爲角度問題我這邊看不到,不過通過他不停的說‘門怎麼還是打不開啊。’猜測出他應該是在裏面按開門鍵。

他的臉色也越來越差,最後還是出了電梯,他對我們說道:這電梯所有的按鈕都

是好的,可就是無法啓動。

那女人此時說,要不我們從樓梯上去吧。

我想了想這樣也行,只要能先離開這停車場就可以,我們正準備一起去找樓梯,可突然我想起了一件事,這停車場好像沒有樓梯啊。

我剛纔在負一層步行找出口時,有注意過樓梯,印象中沒有看到樓梯啊,我之所以會注意停車場的樓梯,是因爲以前有個朋友買地下停車場後說自己買上了當,並且叮囑我讓我以後如果要買地下停車場時一定注意,他說現在地下停車場分2種,1種是有70年產權,國家承認的那種,國家的法律也會把它當成是你的財產進行保護,這樣的停車是建造出來專門停車用的,也就又樓梯。

另外1種就是沒產權的停車場,它和第1種停車場幾乎沒什麼區別,唯一的區別就是這樣的停車場一般都沒樓梯,因爲它們起先被挖空並不是來建造停車場所用,而是其它的用處,有可能是人防之類的,而那些商人們覺得停車場有利可圖,於是就申請人防工程,然後把它們違規建造成停車場,這樣成本節約了不少,因爲現在停車場的資質很難申請,要花的錢也很多,而申請人防花的代價就少許多,人防改建這樣的停車場是沒有產權的,商家和你籤的都是長期租憑的合同,因爲他們壓根無法跟你籤售賣合同,一般這樣的租憑合同都是20年一簽,20年過後真出了什麼問題,國家是不保護你的那種,更不會承認這停車場是屬於你,在法律上這停車場是屬於商人的,別人只是租給你。

就是因爲這個朋友的遭遇,讓我每每看到地下停車場都會先去看那裏有沒有樓梯,我把上面的原因說了出來,那男人還不相信,他說停車場怎麼可能沒樓梯?非常不相信我的口氣。

那女人讓他安靜點,她對那男人說道:別人有必要騙我們嗎?難道還有人願意被困這裏一輩子,而不願意出去?

看來還是這女人聰明啊,我甚至好奇這個叫張一的男人是怎麼能把一個這麼驚明的女人哄到手的?

此時遠處又傳來了聲音,這聲音不是人發出來的,不過又說不清是什麼聲音,聽着很奇怪,聽起來非常低沉,怎麼說呢,就好像下雨天天上打雷的聲音。

我想到當時跟許迪下停車出電梯的那一刻,衝撞我們那男人驚恐的神情,我心想不會是那東西發出的聲音吧?

而此時他們兩人和我最初的心理是一樣的,只要聽着動靜就激動,因爲想着只要有其他的人在,也許別人就知道怎麼出去呢。

要知道普通人壓根不會想到有那些東西的,換幾個月前我,保管也是不信的。

張一這方面反應很快,他粗枝大葉的,也沒考慮危險的事,直接就往那邊跑去,壓根沒給我說話提醒的機會,旁邊那女人見我發愣,她拍了下我肩膀,說一起過去看看吧,我心想事情都這樣,過去就過去吧,對他點點頭,不過我特地走到她身後,心想越往前面的人,到時可能就越危險,我跑在她身後的時候,我不小心說了句‘我草。’

她回頭問我怎麼了?我說沒什麼,剛纔不小心踩歪了

腳。

她問我沒事吧,我說沒事。

其實真正的原因,是那那女人裙子實在是太短了,她剛纔跑起來的時候估計沒顧及那多,裙子飄了一點起來,我竟然看到她的白色帶紅點點圖案的內褲了,剛纔那句‘我草’,完全是發至內心的吶喊啊。

“你這是在幹什麼?” 劍道乾坤 前方傳來張一粗狂的聲音,我和那女人跑到張一旁邊時,頓時心中也起了疑惑,眼前竟然有一個人手中拿着鐵錘正準備去擦那停車場邊緣的牆壁。

我的疑惑有2點,這人不是起初在停車場看到的那保安嗎?他爲什麼手中拿着鐵錘子啊?

那保安看到我們的時候,把鐵錘放到了地上,嘴裏說了句:你們也找不到出口?

聽了這話,這次輪到那一男一女瞬間臉色就難看了起來。

原來那保安在遇見我和許迪之後,就發現電梯的門打不開,而他想着用對講機通知上夜班的修理工來看看電梯是怎麼回事,卻發現對講機完全無法使用,他也用過手機,而手機在這裏完全沒有信號!(聽他說到這裏,我們此時才記得手機這個工具,紛紛各自掏出了手機,我的手機是沒信號的,而張一和那女的,從他們更加難看的臉色就可以看出,肯定也是沒有信號)

那保安對這停車場可比我們熟悉啊,他當時見電梯打不開,就想着從收費進出口出去,可按照他熟悉的路線走來走去卻和我們的結果差不多,完全找不到出口,他想盡了所有的辦法都出不去,最後只能去負2層找到施工的錘子,然後又回到一層,想把這牆給錘破,可錘了半天,牆別說破了,連絲毫的裂縫都沒有。

我聽完後,心想又遇見一個笨蛋,這可是負一層啊,就算這牆破了也沒用啊。

那保安此時連連給我們道着歉,說可能是商場哪裏出了點問題,讓我們不要介意。

我心想這保安職業素養還不錯啊,都這個時候,竟然還記得爲商場辯解。

不過這保安安慰來安慰去,都只會說讓我們不要擔心,不要心急,可究竟怎麼才能出去,卻一個字沒說。

這時保安似乎突然想起了什麼事一般,他看着我說道:剛纔不是看到你和你那朋友一起的嗎?他人呢?

這小保安嘴巴還真討人嫌,此時那男女聽到我還有個朋友,現在卻不見了,也都投來了疑惑的目光。

我正想着怎麼解釋呢?突然一個男人罵爹罵孃的聲音從我們後方響了起來、

“我X他嗎比的,我X他祖宗十八代的,哎喲喲~~我腦袋疼死了,哪個王八羔子,別被我捉到了,要不然把你打得你老祖宗都不認識。”轉身我看到一個35歲左右的中年人,穿着一件皮衣外套,裏面搭配着那顯眼的花襯衫,一副流氓大叔的形象啊。

那男人實在是太沒禮貌了,對我們說話完全就如教訓小弟一般,我看了眼張一,心想他不是粗人嗎?那粗人這個時候應該發揮他粗人的特點啊,給我上啊,可張一此時猶如溫順的兔子一般,一句話都不說的站在我們旁邊,我感覺就連他旁邊那女人都有點瞧不起他了。

(本章完) 此時花襯衫似乎突然記起了什麼一般,他大聲向問我們之前有看到鬼鬼祟祟的人嗎?

我們都不明白他說的是什麼人,都沒吭聲,那花襯衫聲音更大了一些說道:我問你們話呢?草~~算了,和你們講不明白,要是被我找到剛纔是誰偷襲我的,我非要下他一條隔壁。

隨後他看了眼柱子上的區域標示牌,自言自語的說道:咦~我怎麼在B區?我記得是在A區拿車子的啊?

說完也不管我們就一個人往遠處走去,看樣子是要找自己的車, 花襯衫走後那個張一就立馬以一副老大的姿態出來說道:剛纔那傻逼,我是看他腦子有點暈,不想跟這樣的人計較,要不然…….他等下應該也是出不去的,一定會和我們再碰到,等下誰都不要理他。

說到這裏他頓了一下,看向了他旁邊的女人,接着說道:特別是你~淼淼,我怕剛纔那男人對你胡來,他要敢,我肯定會和他拼命。

我區~~張一可真不要臉,現在等別人走了,他纔敢在這裏裝着大爺啊?要不是看在他之前跟我道歉認錯的份上,我現在非要出來嗆他兩下。

現在最關鍵的不是這傻逼怎麼樣,而是我要怎麼出去?

我直接問那保安,如果晚上我們實在找不到出去的路,那怎麼辦?

保安一臉歉意的說,那就只能等天亮了,天一亮就會有保安部交班的人在停車場來集合,交待一天的相關事宜,那時他們肯定知道電梯出了問題.

保安建議我們在自己車上睡一晚,等到明天就應該可以出去了.

我心想哪能這樣乾等着明天啊,我時間不等人,我立馬就否決了他的建議,說不能等到明天,這裏的一切太怪了,你們誰遇見過找不到停車場出口的事?我怕繼續呆下去,我們幾個有危險.

我這話是故意這樣說的,我怕張一和那女的,如果覺得這建議可以,那到時那男女去車上休息,保安估計自己也找個地方休息,我一個該怎麼辦啊?

所以我此刻必須這樣說,果然我的話奏效了.

而且讓我沒想到的是,他們兩人的反應超乎了我的意料,張一朝那保安說道:這建議肯定不行,今天晚上我們必須回去.

狩魔手記 張一說這話時就好像這一切責任都是保安該負的,哎~~這個張一真的是無語了.

而且張一說這話時看了幾眼旁邊那女人,而那女人卻沒張一口氣那麼兇,她對那保安說道:保安小哥,你看能不能有什麼其他辦法啊,我們確實是不能在這呆一晚.

這女人說話的語氣帶着幾分期許.

我奇怪怎麼他們兩人比我還急?究竟是急什麼呢?

小保安估計沒見過這麼漂亮的女人對他這樣態度啊,他眼神不自由主的瞟了一眼她的又白又長的大腿,一副衝了雞血的狀態連連說道:你們別急別急,讓我想

想.

說起話來都打着結巴了.

“只能去看看那電梯可不可以修好了,我在這裏上班前,做過幾個月修理工.”保安終於說了一句讓我覺得有點意義的話.

張一說既然是以前幹過修理工的,怎麼不早說啊?走走走~~趕緊去修下電梯.

結果那保安靦腆的笑笑說道:修理工分類也還蠻多的,我以前是修理廠房裏的一些基本設置的,和電梯不搭邊啊.

我暈~~~難怪這保安之前不說.

可張一那粗人不管那些啊,他既然說到:不要緊,都是修理工就行了,趕緊的~

那個保安說先別慌,就算按張一所說,修理工都是一樣,但作爲修理工的裝備,得有些工具吧,至少得有螺絲刀之類的吧,張一問那保安是不是在耍他?既然沒工具,那說毛線修理電梯的事啊?

保安聽聞後,連忙擺手說怎麼敢耍他呢?只是想着要去負二樓那個施工地去找找看,那裏應該會有些工具。

保安說到這裏就讓我們稍微等下,免得我們來回跑着累,他自己去負二樓找到工具就回來。

張一一聽立馬就說那不行,萬一這保安其實是想逃避我們躲起來而已呢?

保安這時都被張一給逗樂了,他問張一他爲什麼要逃避我們?

其實連我就奇怪張一爲什麼要這樣說,難道是他發現了什麼細節?

結果張一說是覺得保安其實內心世界是想等一晚上一直到天亮的,這樣對於保安來說是最省事的,反正呆在這裏一晚也有工資拿,而因爲我們三個急着要出去,保安又不好推脫責任,嘴上說是幫我們,心裏卻是煩死我們,所以這會兒準備以找工具爲由找個地方藏起來,從而來躲避我們。

我差點被張一氣得吐血,粗人的思維模式真的是簡單粗暴啊。

緊接着張一還擺出一副《名偵探柯南》裏那個毛利小五郎的神情得意的問我道:你知道我是怎麼看出這保安漏洞的嗎?

我意味深長的笑了笑,張一卻以爲我這就是迴應他,他轉而目光又投向那保安義正嚴辭的說道:我們大家完全可以和你一起去負二樓拿找工具,反正我們閒着也是閒着,你卻讓我們在這裏等着,這就是你居心不軌的地方!

我心想張一真是賤啊,別人保安好心不讓我們跑,是怕我們累,將心比心的說,這個邪乎的地下室,換誰都不願意一個人跑來跑去啊,他張一卻說別人居心不軌,我想要不是張一在這裏這麼的囉嗦,保安估計都已經找到工具回來了。

那保安說道:我不讓你們一起去,是不想你們跟我一起跑着辛苦,再說萬一天梯好了,有人下來看情況,我們都在負二樓的話,那不是什麼都不知道?

估計保安後面這話說得張一心裏是認同的,但是作爲名偵探的他剛纔那麼瀟灑,此刻面子上的原因

讓他嘴還是選擇繼續硬的,張一說道:那至少我們留一個人在負一層就行了,說你居心不軌還嘴硬?

他這屬於倒打一耙。

小保安這時估計也是被張一弄得很是無語,他直接對張一說道,那好吧,我不去就是了,這樣再不會被認爲居心不軌了吧。

顯然張一沒料到保安會來這麼一手,慌了神的他,過去就拉起保安的手,說必須去,現在由不得他。

嘖嘖~粗人就是粗人啊。

張一拉着保安走時,還偏過頭去讓那女人一塊上去,可讓我沒想到的是那女人直接說她穿了高跟鞋不想走來走去,就在這裏等。

估計張一也沒料到,在他的計劃裏,肯定是他和那女人還有保安一起下去,而我應該就是就在上面放哨之人,不過現在看着張一尷尬的神情,心裏倒覺得挺開心的。

此時張一屬於騎虎難下那種,讓保安下去找工具是他,說要讓人分開行動的也是他,結果現在他女人不配合他了,他愣了下,隨後還是硬着頭皮說道:淼淼,那你注意安全啊。

說完後又極度不情願的看向我,轉而對我說道:兄弟一定幫大哥保護好淼淼啊,大哥欠你一份人情。

我心裏想笑,但忍住了,我神情堅毅的點點頭。

他們走後,我心裏到是想起了自己此次來的目的,我最終不是爲了出去,而是爲了找那個人,只是看着在停車場沒有任何的線索,想回到商場上面去找,我心想許迪此時也該出現了吧,許迪剛纔離開我,是爲了讓我一個人,這樣好當誘餌。

可現在我身邊已經接連出現了3個人,這不就是違背了當初我當誘餌的初衷了嗎?真的是有點怪,許迪怎麼還不出現?他不會出什麼事了吧?當然這個念頭我只是一閃而過,因爲在我心中許迪基本不會出什麼事,最多是他讓別人出事了。

“帥哥~我還不知道你叫什麼名字呢?我叫湯淼,朋友們都喊我淼淼。”旁邊那個叫淼淼的女人,打斷了我的思緒。

我沒想到這美女會主動和我攀談,我禮貌的笑了笑說道:我叫陳西,別人都喊我陳老師,但我喜歡別人喊我陳冠希。

我這故意打趣的話,把淼淼逗得那是花枝亂顫。

“能借肩膀讓我扶一下嗎?高跟鞋穿了一天,腳疼死了。”她這話壓根不算是詢問我,說到一半的時候她的手就已經搭在了我的肩膀上,一隻腳放在半空中放鬆甩動着。

“呵呵~能爲美女效勞是我的榮幸,可我就怕被你男朋友看到了,他產生了誤會,我感覺他是一個很容易衝動的人。”我說話的時候又不由自主的看了眼她的腿,說老實話,真的想去直接跟她說,要不我來給她按摩腳和腿吧。

“男朋友?你別說笑話了,我怎麼可能找這樣的人當男朋友。”淼淼這時又換了一隻腳放在半空中甩動放鬆着。

(本章完) 不是男朋友? 腹黑寶寶養成計劃 我區~~~那是PAO友?當然我這話不好直接問,我正在想着應該怎麼接她的話時。

反倒是她注意到了我此時的尷尬,她先開口說道:我之前自己開了家店面,後來倒閉了,欠了一身的債,纏着我的臭男人中,就張一肯幫我,不過他也不是什麼好鳥,老婆孩子都有了,向他這樣的男人,要不是我實在沒辦法了,我這輩子都不會和他這樣的男人有接觸。

聽了她的話後,我現在到挺佩服這女人的,一件讓別人的女人可能難以啓齒的話,從她的嘴裏說出來竟然是那麼的輕描淡寫,我對這女人內心頓時增添了幾分好感。

“救命啊~~救命啊~~“遠處看到一個身影邊大聲喊着邊朝我們這邊跑來。

等那人跑近了後我才發現是剛纔那個大聲喊救命的竟然是花襯衫,他跑到我們跟前後,整個人癱坐在地上,大口的喘着氣,我問他怎麼了?

他抹了一把臉上的汗水,驚恐的往後方看了看,然後對我說道:有~有•••鬼!

我一聽到鬼,神經就格外的敏感,我往他後背的放心看了看,隨後我問他什麼鬼?背後什麼都沒有啊?

花襯衫此時看到了我旁邊的淼淼,估計是覺得剛纔那樣太囧了,他隨即站了起來拍了拍屁股,語氣稍微平和了,這纔跟我們講了究竟是怎麼回事。

花襯衫離開我們後就去找自己的車,很快就找到了自己車,他的車是停在了停車場的角落裏,剛準備上車的他,卻突然聽到車後面的牆邊有動靜。

突然就一個人從後面的牆角里爬了出來,邊爬嘴裏還是哼着什麼,那人是千真萬確的在地上爬,而且那人骨瘦如柴,整個人就像是一句骷髏那般,花襯衫當時就嚇破了膽,從而跑到了我們這裏。

聽完後,我心想這花襯衫比張一也強不了多少啊,剛纔在我們面前還耀武揚威的,現在卻嚇成這樣,我說道:是不是鬼還不一定呢,說不定是流浪漢什麼的,畢竟在停車場裏睡一晚總比在天橋睡一晚強許多。

不過不管是誰,我都要去看一看,我來這裏的目的可沒忘記,去找那個神祕人。

我讓花襯衫帶我去看看,花襯衫卻沒吭聲,我知道他肯定是真的怕了,但是在美女面前他又不想露怯。

我就是抓住這點,我說道:怎麼啊?你難道連流浪漢都怕?萬一他把你車給劃畫了,那不可惜?

花襯衫隨即說道:我會怕?我在道上混的時候,砍過的人比你睡過的女人好多。

果然上了我的套,隨即花襯衫爲了表現自己的男子氣概,就在前面想帶我過去。

可此時我的衣角被淼淼拉住了,我回頭看了她眼,意思是她怎麼了?

淼淼小聲的說道:能帶我一起去嗎?我一個人呆這,害••••怕。

當然可以,既然有美女願意跟着,我當然願意,不過我就是怕張一他們回來看不到人會發脾氣,淼淼說道:不用管他,他到時自然會找我們的。

花襯衫估計是覺得剛纔實在太丟臉了,他此時也在旁邊附和道:張一?是剛纔那個長得五大三粗的人嗎?他敢在爺面

前發脾氣試試,我把他的嘴巴給打翻。

走了沒多久花襯衫就告訴我們離他車不遠了,隨後他指了指一輛白色的馬自達3轎車,說在那裏,他說完就讓我過去看看,他和美女站這裏就行,他怕驚到了美女,他來保護就行,說的時候還瞪了我一眼。

算了~~不和這種人計較,從我現在的位置並沒有看到任何的人,花襯衫說也許就在汽車門和牆壁的縫隙那塊,我小心翼翼的朝那汽車靠近,其實我內心也是害怕的,要不是想到許迪在暗處會保護我,我不可能這時有這麼大的勇氣。

終於我走到了汽車門和牆壁的,看到眼睛景象的時候,我倒吸了一口涼氣。

這裏竟然有一具屍體,而且還是一副乾屍。

我此時心臟劇烈跳動着,但這次絕不是因爲害怕,而是這乾屍讓我實在是太過熟悉了,我腦子瞬間跳出了以前在貴婦那小區看到的那些乾屍,簡直是一模一樣,我知道我和許迪絕對沒來錯地方,那個神祕人一定就在這裏。

可眼前的乾屍有一點讓人覺得很奇怪,他身上沒有一丁點衣服,整個人都是裸露着的,雖然屍體和貴婦那屍體一樣,但我清楚的記得,貴婦那裏的屍體死後可都是穿着衣服的啊。

我心中正在疑惑的時候,背後響起了花襯衫的聲音,“小子,那裏究竟有沒有人啊?你到是說句話吧。“

我想着淼淼還在那邊,畢竟她是一個女人,怕她被嚇着,於是就讓他們別過來,說這裏有一具乾屍。

光這樣說,那邊花襯衫和淼淼還是被嚇着了,兩人的臉色都變了,花襯衫甚至讓我現在把那乾屍給搬出來,要不然他怎麼開車回去?

我對那花襯衫說要搬你自己去搬,我可不敢碰乾屍,誰知道碰了後會招來什麼晦氣的事,再說就算你可以開車,你也從這裏出不去。

花襯衫問我爲什麼這樣說?我把這停車場的怪事和他說了,可他壓根不信啊,甚至還威脅我,說我今天不搬屍體出來,他就跟我沒完,說實話我壓根不怕他,只是覺得他很煩,還不如我單獨和淼淼一起聊聊天。

我跟花襯衫說:如果你不信非要開車,我也可以幫你,不過搬那乾屍我肯定是不會幹的,你可以把車鑰匙丟給我,我去幫他把車開到過道,然後你自己去找出口。

About the author

jingshenxianxiangxue:

0 Comments

Would you like to share your thoughts?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

發佈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