只見掉進沼澤的江子涯絲毫不見臉上有任何慌張。

只見掉進沼澤的江子涯絲毫不見臉上有任何慌張。

2020 年 10 月 24 日 未分類 0

而是停在那裏,把雙掌攤開,放在沼澤那混着雜草的黑色泥沼面上,增加身體與沼澤的一點接觸面積,讓自己不至於陷進去的太快。

這個時候,絕對不能掙扎,一旦掙扎,那就算徹底完蛋。

江子涯左顧右盼,尋找可以借力的東西,然而這裏除了草和蘆葦,什麼也沒有,而這些東西,是根本無法借力的。

所以,一切只能靠自己。

他很輕很穩的解下揹包,讓自己的負重降低。

而且,揹包還會讓他的身體在沼澤裏很難平衡。

把揹包後面的平面,平貼着放在沼澤上,這樣揹包就可以老老實實的待在上面,不會下沉。

隨後,江子涯開始把身體往後倒。

讓自己的脊背平貼在沼澤上,把自己與沼澤的接觸面儘量擴大。

然後就開始抖動雙腳,使腿部周圍的流沙泥漿疏鬆,緩緩把雙腿拉上來,也平鋪在沼澤上,然後整個人就好像仰泳一樣,開始向着射死的野雞靠近。

是的,即便是身在險地,也不能忘記那塊肉。

好在,這塊沼澤坑並不大,江子涯挪動了一米多遠,就出了沼澤坑的範圍,雙手抓住實地上的草叢,爬上去,順便用腳尖把揹包勾出來。

野雞,就死在這沼澤坑的旁邊。

“呼!可怕的天然陷阱!嘿!可愛的天然陷阱!”

觀衆納悶,這貨爲啥說沼澤可愛。

但是很快他們就知道了。

因爲江子涯已經原地開始生火,就在距離沼澤半米左右的位置。

篝火下面,用幾塊石頭作爲隔溼層。

然後江子涯連野雞毛都不拔,只是把最好看的幾根七彩尾拽下來,放在揹包上作爲裝飾品。

泥漿就那麼直接敷在扁毛的野雞身上,糊了厚厚的一層。

然後扔到用草作爲燃料而成的火堆上,直接開燒。

這裏的草地,一旮沓一塊,做一個防火帶不要太簡單。

最大的缺點就是,這些草很不抗燒,要一直往裏加柴,才能保證篝火不會熄滅。

天色漸暗,食物不再是最大的問題,避身所倒是讓江子涯犯難。

地面太過潮溼,有沒有樹木作爲支撐弄吊牀。

那麼,註定自己必須在這潮溼的地面上製作避身所。

左顧右盼下,他判斷,這就是一大片溼地,因爲山谷兩邊的雪峯經常有化水流入,但是因爲平坦,卻沒能很及時的留出。

被這些喜水的草類鎖住水分,慢慢形成了斑塊沼澤地形。

也就是說,除非江子涯能在夜幕來臨之前走出這片山谷,否則就必須在溼地上休息。

而這,是絕對危險的事情。

不管你的身體多麼健壯,火氣多旺,在潮溼的地面上睡一覺,都有很大的機率,直接口眼歪斜,甚至癱瘓。

現在的情況,在夜幕來臨之前,走出這還看不到頭的山谷,更是絕無可能,因爲太陽已經只剩下一個金邊在遠山上。

於是,一不做二不休,江子涯也沒遲疑。

開始用尼泊爾狗腿刀不分長短,把周圍的乾草青草一起斬斷,然後放在身邊。

如此好一會,才弄了好大一堆的青黃相間的草垛。

這就是他今晚的睡牀,雖然青草也潮溼,但是總比直接睡在溼地上要強很多。

至於篝火,晚上是肯定無法保持的,因爲荒草進入篝火,片刻就沒,根本無法持續燃燒。

他心裏明白,這是一個不會捱餓的夜晚,但是卻要在寒冷和潮溼之下渡過。

誰是主宰 趁着燒雞的火還在繼續燃燒,江子涯坐在草垛上,把身上的衣服全都脫掉,用箭支和反曲弓做晾衣架,在火邊來個徹底烤乾。

乾燥的衣物,總能讓人更暖和一些。

山雞應該熟了,這片荒涼的原始之內生存的生物,可能還是第一次聞到熟肉的香味…… 沼澤的黑泥早在火裏燒成了一層硬殼。

順手敲開,泥殼剝落,連帶着扁毛和雞皮一起黏在上面,隨之散落在地。

濃郁的肉香頓時撲面而來。

江子涯的肚皮裏,情不自禁的開始打着架子鼓,咕咕的響個不停。

一路而來,自己吃的那些東西,根本算不上食物,也就是保持自己沒被餓死。

所謂補充能量,之前那些東西,包括神仙豆腐,都是力所不及。

唯獨手上這肉食,纔是體能的最大供給者。

無罪謀殺 叫花雞最大的特點就是顏色好看,肉香不失,原汁原味。

江子涯張開大嘴,對着金黃色的雞胸脯就是一口,鮮嫩多汁的肌肉到了嘴裏,幾口嚼爛,嚥下肚皮,整個人頓時就來了精神。

有好玩的觀衆,把江子涯咬第一口叫花野雞的鏡頭截下來,用慢鏡頭回放。

可以清晰的看到,江子涯那四顆門牙咬到叫花雞身上的時候,金黃色的油汁四射,噴出老遠。

然後,他就用這個慢鏡頭,做了一個動圖,名字叫:吃出高潮,一樣會射!

這張動圖,後來成爲江子涯後援會的會標,可見其傳播之廣,以及影響之深遠。

肚子空嘮嘮幾天,這時候不宜多吃,否則容易傷胃,這在野外也是致命的病。

他吃了個半飽,看着還有一半的叫花雞,舔了舔嘴脣,意猶未盡。

但是,依舊控制着自己的食慾,把叫花雞用兩根柘木的箭矢穿着,插在沼澤的邊緣。

這樣做,一來是便於通風,省的燒雞變質,二來也是期望這半隻燒雞能引來其它的食肉動物。

放在沼澤邊上,一旦有動物打這半隻燒雞的注意,下場自然可知。

天色已經大黑。

江子涯倒在枯黃和青綠相間的厚草堆上,長長的吐了一口氣。

肚子吃飽了,人就容易犯困。

夜幕下,這高海拔的草甸子上很冷,尤其是風大。吹的人瑟瑟發抖,就好像身上剛有點熱乎氣,立馬就被大風吹散。

江子涯把兜裏的法螺天珠拿出來,摩挲了一會,覺得身上暖喝了不少。

當然,這不是因爲天珠的磁場效果,而是發財的興奮導致的血液循環加速。

身體使勁的往草堆裏蹭了蹭,把旁邊的雜草蓋在身上和腦袋上,只留一點縫隙呼吸。

這些雜草可以很好的掩藏混淆他身上的氣味,尤其不遠處還有半隻香噴噴的叫花雞,這可以讓他在睡覺的時候,很難成爲野獸的第一攻擊目標。

雖然他判斷這樣的高海拔地區,應該不會有什麼大型野獸,但是依舊要做好相應的防範。

人身上的熱量,最大程度是由六陽之首的腦袋散發出去,這樣用草堆蓋住腦袋,整個人不一會,就不在覺得寒冷難以忍受。

片刻後,江子涯沉沉睡去。

這一覺睡得香甜,雖然江子涯冷得縮成一團,但是這依舊是他此次比賽以來,睡得最好的一覺。

在這地方,清晨的露水堪比一場小雨。

江子涯睡覺的草堆外面被露水打的直滴答水,也就在這天剛矇矇亮的時候,他被一陣“咔咔”的脆響驚醒。

這聲音他很熟悉,是野獸嚼碎動物骨頭的聲音。

他猛地睜開眼睛,但是身上卻是紋絲未動。

透過腦袋上特意留出來喘氣的縫隙,他聞到了一股子騷哄哄的味道,就好像幾隻狐狸被關在一個狹小不通風的空間內,積攢下來的味道。

只是,這裏如此大的風,還能有這麼濃郁的騷味,肯定不會是狐狸。

當然,也不排除這裏有好幾只狐狸,而且是母狐狸。

爲什麼呢?

女王喬安 因爲只有發情期的狐狸,纔會有這麼大的味道。

算算時間,八月份了,那麼也到了動物一年二度的啪啪時間。

他儘可能小心的轉動腦袋,讓眼睛可以平視左右身下。

江子涯第一時間把腦袋右轉,因爲那是他放置叫花雞的位置。

果不其然,聲音就是在那裏傳過來。

只是,不是狐狸,也不是什麼野獸。

這樣說似乎也不對,至於是不是野獸,江子涯實在是無法定義。

因爲那是一個身高兩米左右,身上大部分地區都長滿了紅毛的東西。

最濃密的是在腦袋上,那紅毛足有半米長,很像是披散的長髮。

警察小姐姐家的奶爸萌娃 脊椎骨一條有着一些短毛,但是兩側卻能看到裏面發白的皮膚。

這脊椎骨的一條濃毛,一直向下延伸,經過尻股直達胯下,但是兩個大大的健壯的屁股蛋上,卻沒有什麼紅毛,幾乎已經很像是人類的模樣。

之所以無法定義這是不是野獸,卻不是因爲這些紅毛,而是因爲這東西很清晰的分化出了手臂和腿腳,如人一般站立,用五指雙手抓着江子涯的叫花雞吃的正香。

江子涯現在唯一能確定的是,這東西不管是什麼,肯定是個母的。

因爲腰細臀大比肩寬,順着兩腿之間的縫隙,沒看到那團葡萄。

看這東西的一身肌肉,江子涯可以想象的出來,比黑熊絕對是不逞多讓。

自己絕壁不是對手。

他斂住呼吸,讓自己安靜下來,盡最大可能的別被旁邊的大傢伙發現了自己的蹤跡。

同時也思考着,一旦被發現之後的脫身之計。

就在這時候,那大傢伙吃完了手裏的半隻叫花雞,地上連一根骨頭都沒吐出來,都是嚼碎了吞下肚皮。

江子涯終於看到這東西的臉了。

只見她頭頂有縱向的隆起,兩耳很大,偏向頭頂,高過眉毛很多。

兩小臂有彎曲,不像人類那麼筆直。

胸前兩座高峯,就是江子涯看過的,整過型的AA女郎,也絕沒有這麼大,這麼堅挺,尤其人家這是純天然的。

A.B.C.D……

江子涯實在不知道,該用什麼SIZE來定義這東西的胸圍。

因爲他來不及仔細判斷,就看到這怪模怪樣的傢伙,母傢伙,衝着自己藏身的草堆咧嘴一笑。

而在那笑容裏,江子涯讀到了很不一樣的東西。

這種表情,或者說這種笑容,在電影裏很常見,絕壁是毫無掩飾情緒的哪一種。

一般臺詞是:

“花姑娘滴呦西,嘎嘎嘎……” 江子涯其實是有着一定的心理準備的。

比如,看到一張兇殘恐怖的臉,張着一張血盆大口。亦或是一張人畜無害的美女臉。乃至於這東西是狼人,他都能接受。

唯獨,他實在是沒想到,會看到一張笑得這麼開心的臉,而且還帶着滿滿的YD。

於是乎,在這完全出乎預料的表情和模樣下,江子涯全身一哆嗦,出了滿後背的白毛汗。

“你不要這樣的看着我,我的臉會變成白蘿蔔,你不要像色狼那樣看我,我還不想和你做朋友……”

江子涯腦海裏響起這首歌,心裏慨嘆:“能不能矜持一點,雖然灑家細皮嫩肉的!”這倒不是江子涯自戀,凡事都是相對而言,他的的確確“細皮嫩肉”。

電石火花之間,江子涯在恐怖慨嘆之餘,已經做出了最有利於自己的判斷。

跑,那是絕壁跑不掉的,這丫的腿比自己長了太多。

閉眼等奸,那更是絕壁不可能的,被你丫奸一下倒是沒所謂,權當做噩夢了,這特麼萬一物種十分接近,丫的懷了孕,生個長毛娃,自己老爹把自己挫骨揚灰是小事,死了叫祖宗十八輩笑話十八遍可受不了。

退一萬步講,你生個男娃也忍了,颳了毛不耽誤娶媳婦,你丫給我生個長毛女娃,這特麼可怎麼辦!

單挑決生死,這個也絕壁不可能的,因爲結果幾乎是自己被先O後X,再O再X,OOXX無窮無盡。

於是乎,剩下便只有智取。

何爲智取?

上兵伐謀,其次伐交,其下攻城。

伐謀,江子涯估計自己說的話她聽不懂,肯定沒法欺騙,於是只能捨棄。

那麼就要先伐交。

禮尚往來,你對我笑,那我也表示友好,對你笑一笑。

於是,江子涯咧嘴露出一口小白牙。

“嚕嚕嚕,呵呵呵,嘎嘎嘎……”

那長毛雌物,看到江子涯對着她笑,似乎感受到了善意,扭動着身體,兩座大山顛來倒去,那是一個無法言表。

緊接着,這大傢伙用大舌頭,舔了一下大手掌,往大腿根中間抹了一下,然後拿起手掌,又開始舔。

“呃..哦..”

江子涯差點嘔吐三聯,把隔夜飯吐出來。

但是想到,肚子裏可是雞肉,頓時捨不得,強忍着噁心,壓下去,使勁的嚥了一口唾沫。

這個嚥唾沫,喉結上下動的動作,讓前面這兩米來高的雌物更加興奮起來,手舞足蹈之。

一雙不大的眯眯眼,盯着江子涯,那叫一個水汪汪。

“拉JJ倒,伐交失敗,只能發兵了!”

江子涯看出來了,這玩意應該是到了發情期,自己估計是沒跑了。

那麼剩下最可能的出路只有一條,那就是出其不意,偷襲。

這丫的腳後面不到十釐米,就是沼澤。

自己一個截拳道的側踹過去,怎麼也能讓它後腿一步,那麼就足夠了。

只要這東西掉進沼澤,自己立馬撒丫子跑路。

江子涯從來不知道,自己竟然是如此有節操,ZHEN操的人。

繼續咧着嘴笑,接近一步,再接近一步!

“嘿!”

眼看到了三米左右的距離,這是側踹最容易發力的位置。

江子涯氣沉丹田,腳下滑步,傾盡全身之力,一個飛踹直奔雌物小腹而去。

About the author

jingshenxianxiangxue:

0 Comments

Would you like to share your thoughts?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

發佈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