反正死去的殺手身份肯定只是一個普通人,但凡身份特殊的人都會有一個真實身份了一個公民身份。真實身份肯定是機密被隱藏或銷燬掉了,而公民身份則也不過是人羣裏一個很普通的人。

反正死去的殺手身份肯定只是一個普通人,但凡身份特殊的人都會有一個真實身份了一個公民身份。真實身份肯定是機密被隱藏或銷燬掉了,而公民身份則也不過是人羣裏一個很普通的人。

2020 年 10 月 24 日 未分類 0

普通人就有被危害的時候,類似搶劫車禍什麼的,都屬於正常想象,而不是有暗殺跡象。利用這一點,宋德華可以很好的將對方的死掩飾過去。

宋德華從不認爲自己是好欺負的人,他不願意生事端不代表自己好欺負。組織似乎已經越來越過火了,這已經觸及到宋德華的底線,所以宋德華覺得自己很有必要將組織消滅掉。

夜色依舊很美,但宋德華已經卻無心眷戀這些完美,他要去做一件事情,說簡單也簡單,因爲他過去經常獨自行動完成這樣的任務。說困難也困難,許久的平靜生活讓宋德華磨滅掉了少許狼性,並且現在他要對付的是組織整個集體。

據情報和剛剛遇見的情況來講組織並不是那麼簡單,起碼不是表面看的那麼簡單,而現在宋德華必須要給對方痛擊,不然那些人將會真正禍及自己身邊的人。

宋德華不得不說自己已經喜歡上了這樣的生活,即普通又不普通。自己過上自己喜歡的生活,不愁錢不愁女人,不怕權不怕勢。宋德華感覺在這些人面子自己無所不能,因爲他的身份特殊,當一個特殊的人融入平凡的生活那是十分精彩的。

可是現在宋德華不得不重新回到自己的位置上,畢竟平凡的生活裏也有黑暗的一面,而這個黑暗似乎已經籠罩在宋德華的頭上,在宋德華的身邊。

要想擁有自己想過的生活和需要保護的人,那麼就需要宋德華將這些陰雲霧霾全部驅散,但又不能驚擾自己身邊那些一直只能看到光明和一直享受平靜生活的人。

宋德華這次沒打算把高慕和安麗喊上,雖然他們身份也比較特殊,但卻會帶給她們一切傷害,這點不是宋德華想看到的。兩人既然已經跟了宋德華,那麼宋德華就沒把她們當外人。所以宋德華決定是自己一個人出馬,宋德華覺得夠了。

宋德華的模樣永遠不會有大的改變,永遠是一身休閒裝,走路沉穩均衡,只不過現在宋德華的手上卻多了把匕首在把玩着,站在組織的大門外。

特細名和特昌樂面對面坐在一個小房間裏,兩人喝着茶不急不慢,但兩人都有一個共同特點,就是看着牆壁上的監控。監控裏的影象是一個年輕人,休閒裝,有些混混流氣一般站在監控的正面,時不時描向監視器並微笑。

“看來又失敗了。”特細名不知道該怎麼說這種心情,眼前的青年並不是那麼好解決呀。

“只是沒想到多次之後還失敗,現在大部分人都有自己的任務在外,有點實力的都已經派出去對付他了,結果似乎效果並不怎麼好。”特昌樂沉思。殺手和他們的人是組織實力最強大的兩個組織,可是他們所執行的任務都需要潛伏很長時間,也就是說要完成一個任務通常是需要時間。

只有在長時間潛伏下才能更好的完成任務,這也是每一個殺手該知道的事情,萬事不能急。好比這一次特昌樂還派了個女殺手安插在宋德華身邊,等到關鍵的時候才發出對宋德華的最致命一擊。

特昌樂心裏的唯一僥倖就是宋德華不知道他的身邊有自己人,但他卻不知道當仰語飛第一次出現和見面的時候宋德華已經開始對她產生懷疑,並且開始調查,剩下的宋德華也只是睜隻眼閉隻眼而已,至於對方若是真的起了殺心,那麼宋德華也不會放過她的。

“對方看來是來真的了。”特昌樂能從宋德華的眼睛裏看到冷靜,這種能帶給殺手無限潛力的冷靜。而宋德華在特昌樂眼裏則是很有做殺手的天賦,甚至特昌樂已經將宋德華假設成了某一名隱姓埋名的高級殺手,國際殺手。

“來了也好,昨天不是有一批人回來了嗎?就讓他們玩玩。”特細名道,臉上卻沒有樂觀。

組織大門外宋德華就一直站着,面對着眼前的六個制服保安,曾經某些集團老闆身邊的近身保鏢,而在組織卻只是一個保安身份。

“喂,小子,你最好還是滾開點好,組織不是你說進就能進的。”上一批被宋德華收拾的人不在,似乎都已經被指派出去任務,而此時六人沒一個人認識宋德華的。

“讓我進去,活。不讓我進,殘!”宋德華很玩味,這樣的場面他已經遇見不是一次兩次。人都是靠看,相信眼睛所看到的。

表面看起來瘦小的人自然在他們眼裏毫無威脅,並且強悍去闖便更是自不量力!

“你是白癡吧!”

“隊長,他都是傻子,你一巴掌拍他出去就算了,對方應該連滾是什麼都聽不懂吧?”

“就是,這種腦子有問題的兄弟我來收拾就好了。”

六人笑了,很開心,做保安的工作其實很枯燥,宋德華今天來卻是難得的帶給他們一絲樂意。眼前的人傻,但卻傻的可愛。現實生活只要有這種人才能給別人快樂呀,也就只有這種傻子的存在才能襯托他們的精明能幹。

“你們知道豬是怎麼死的嗎?”宋德華感覺很有必要在打他們之前講點開腦子的話給他們聽。

“豬?你不是豬咯?”隊長聽到宋德華的話後笑了。

“哈哈!”

“豬是被我們打死的!” 其他五人起鬨,說真的,他們還真的不想一下子就將宋德華打跑打死,不過眼前這個傻子是個男的,男人在男人眼裏會漸漸變的醜陋起來,所以他們覺得還是把宋德華打一頓讓他滾出去好點。

“錯了,豬是被我打死的。所以你們這些豬最好不要擋我道了,我現在真的不想動手,怕一動手就停不下來。”宋德華無奈。

“哈哈哈!!”但宋德華的話卻引來六名保安的大笑,在他們眼裏眼前的宋德華很是可笑。他們都是某些企業老闆的私人保鏢呀,但憑這個身份就能讓人聞而畏懼,甚至靠近半分都不行。

但現在眼前這個矮小瘦小的人居然說出這樣的沒營養的話,那麼眼前的人不是腦子有問題就是心理有問題。

保安隊長笑不出來了,因爲在他大笑的時候眼前突然出現了宋德華的臉龐,宋德華對他微笑,而隊長卻大笑張着的嘴巴卻合不上去,眼瞳睜大羣是恐懼,下一刻他幸福的暈了過去。

宋德華直接一拳將隊長敲暈,打人就得打頭目,這才叫震驚羣小弟。

“你這是作弊!”有保安憤憤說道。

“就是啊,太無恥了!”他們都還在大笑,宋德華就湊身上前,這種勾當就如小人一般。

“不是一般的無恥!”保安附和。

“這麼無恥的人,真尼瑪傷不起啊!”

其實他們是想不到自己的隊長居然被對方一拳頭打暈了,在他們看來這完全是不可能的事。他們都是經過專業訓練出來的人,比一般人要厲害幾倍。平日裏那些人見了他們的西裝革履墨鏡的行頭都會遠遠躲開,什麼時候居然來一個瘦小子都能將他們隊長打倒了?

這完全是不可能的,所以他們就用語言來掩飾他們的慌張,一度安慰自己是對方偷襲出手,卑鄙無恥。

宋德華一臉不屑,然後手一伸對着眼前的五名保安道:“一起上吧,沒用就沒用還說我卑鄙。”

“你!”

“小子,你嗎的找死!”

五人被宋德華激怒了,剛剛他也不過是靠偷襲和運氣才把自己的隊長打暈的,現在卻囂張起來。這讓五人無比憤怒,雖然他們心裏都知道普通人的一拳頭絕對不可能使自己的隊長暈倒,但現在他們卻寧願相信宋德華是偷襲和僥倖,同時依舊對宋德華不屑,但帶着憤怒。

啊!啊!

隨着一連幾聲慘叫聲,宋德華已經來到組織大門內,而在他身後則是躺了六個保安,一動不動。

“操,就知道吼我,卻又不禁打!”宋德華拍了拍手,剛剛他是一巴掌一個煽暈他們的,煽一個暈一個。嘴巴臭的人就得煽,狠狠的煽。

“等你很久了,對付那六個保安從開始到現在你居然用了三分鐘……看來上面對你的估計和評價有誤嘛!”宋德華剛進大門迎面就走來一個赤裸上身的男子,邊走邊看手錶,一臉輕鬆的模樣。

“你懂個屁,剛剛我和他們墨跡!”宋德華最不喜歡別人詆譭他了,詆譭他就如懷疑他男人能力行不行一般。

“廢物就廢物,解釋那麼多做什麼呢?放心,我不會一下就搞死你的,我會慢慢搞!”赤裸上身的男子很自信道,在他眼前的宋德華確實對他沒半點威脅力,即便有也是打倒那地上六個保安的威脅力而已。

“奶奶的,那就不廢話了,幹吧!”宋德華翻白眼,眼前的人似乎很着急來送死呀,宋德華只好成全他了。

“我也不喜歡廢話,就如你剛剛講的那些就是廢話,無……”來人無能兩字還沒講完突然肚子吃痛,等他低頭看去的時候卻發現不知道什麼時候這個和自己距離有六米遠的人什麼時候來到自己身前,而自己的肚子則是實實在在捱了一記!

身子倒飛,赤裸上身秀出完美身材的男子直接飛了出去,落地,暈倒,毫不拖泥帶水。

“我去年買了個表的!”宋德華吞口水,原本肅靜的殺氣也散去不少,取代的則是惱怒和奮青一般的怨恨。

“帥哥,你把我家哥哥打倒了,你真壞!”宋德華的怨氣剛消去一點卻是迎面來了個絕色美女,正扭着性感翹臀向宋德華走來。

美女傾國傾城,嫵媚動人,而宋德華則是楞楞的望着美女發呆。和美女想象的一樣,每有男人能抵擋住她的嫵媚,任何一個男人在見了她之後就開始心不在焉,接着就癡迷無比。

只要再耍點手段,很快眼前的男人就會唯命是從,一舉一動都受自己影響。到最後美女就會突然出手,瞬間將對方殺死。所以美女有個外號,蛇羯美女。

蛇羯美女內心得意,因爲眼前這個被他們隊長說很厲害的男人和其他男人一樣,已經被自己的嫵媚和絕色迷住了,接下來自己再施展幾分姿色,那麼對方死也只不過是遲早的事了。

“我漂亮沒?”美女一隻手半掩自己的臉,對着宋德華投去幾分動情道。

“漂亮!”宋德華一臉癡呆,完全沒美女迷住了。

“性感不?”美女雙手從自己的白皙脖子開始撫摩,經過高挺酥胸,到蠻腰,再到大腿,那穿着黑色絲襪的性感大腿。

“性感。”宋德華依舊癡呆木滯,隨着美女說什麼而自己說什麼。

“想摸我不?”美女眨眼,風俏萬分。

“想!”宋德華站在原地就這樣看着對方,口微張,如有口水外流一樣。

“真擁有我不?”美女突然用小手拍了拍自己的翹臀,然後一副性感無比享受的模樣,還小聲的啊了一聲。

宋德華雙眼冒火了,喉結狠狠蠕動着,全身血液沸騰起來,臉也微微紅潤。

“想嗎?”美女半閉着眼睛,風騷無比,已經來到宋德華的面前不到半米的距離,甚至頭已經開始探到宋德華的面前,幾乎臉貼臉。

美女這一說話口中的蘭味頓時噴的宋德華全臉都是,那氣息就如毒藥一般在蠱惑着宋德華的內心躁動去來,告訴宋德華要親她,吻她,強了她!

“想不想嘛?”美女一改原本的熟女風情突然嗲聲道,雙手已經從宋德華的肩膀開始向下摸去。

“想……”宋德華感覺說話的不是自己的聲音,而是來自自己靈魂的聲音。那是充滿渴望的聲音,是久經地獄而甦醒的聲音。

“那就去死吧!”美女突然一改原本的溫柔和微笑,語氣瞬間冰冷,接着雙手化捏狀向宋德華脖子劃去。

“咦?”美女驚訝的看着自己的雙手,居然不知在什麼時候已經被另一雙手勞勞捉住,令她動彈不了。

“是你?!”美女怎麼也想不到在她面前已經完全被自己迷惑並且接近半催眠的宋德華還有反抗力,而且看他那清晰有神的眼神似乎在告訴她,自己一點也沒受到影響。

“不是我還有誰?親。”宋德華微笑,不得不承認對方很漂亮也動人,但對方應該先調查下宋德華的身邊都有什麼人,高慕和安麗也是絕色美女呀。對於一個身邊都是美女而且還上過美女的宋德華來講,再漂亮的女人也是有限度的。吃豬肉經常吃都會膩,更別說只是一個只能看卻不屬於自己的美女。到時候美女是被人家摸的,關自己屁股事。

“你,你沒被我催眠?”美女難以置信,她利用美色從來沒失敗過,當初爲了讓自己更動情可是親身和男人體驗過風雲顛倒,龍鳳呈祥的舒服感覺,也購買了無數av學着裏面的女主角學習更動動情誘惑的模樣和表情。

所以她一路凱旋而歸,只要是男人,她都能迷死對方,連女人她都有一套。而且剛剛宋德華表現出來的樣子確實已經處於催眠狀態了,可是現在對方一點事也沒有,而且很清晰,這讓美女震驚。

當一個人對自己的信心和能力達到頂峯的時候,突然被人摔落在地,這種感覺讓美女瞬間覺得自己好假。

“我又不是處男了!”宋德華說了句讓美女捉摸不透的話。

對方是不是處男和自己有什麼關係?和自己的催眠和美女誘惑有什麼關係?正因爲不是處男才更好誘惑呀,只有知道腥的貓才偷吃,才更渴望激情,然後自己的成功機會就倍增。

“你不是處男和我有什麼關係?”美女始終不明白自己爲什麼今天會失敗,開口問道,如果知道那一點,那麼以後她就可以改,直至自己依舊完美秒殺任何一個人。

“所以不渴望女人呀。”宋德華很天真道,自己又不是動物,難道見一個上一個?剛剛見對方勾引的自己那麼辛苦,宋德華只好假裝被對方誘惑而已,演戲是人們最基本的東西。 “你撒謊!!”美女尖叫。她敢保證每有任何一個男人會嫌女人多,見到美女不想上。即便是那些四五十歲的老頭都要包情人情婦,何況眼前這個二十多歲的青年。所以美女堅信對方在捉弄她。

“撒謊有的吃?”宋德華鬱悶,眼睛剛好瞥在美女胸口上隨口道。

“你,你!”美女楞是接不下話,對方太無恥了。

“你若是想殺我,你得好好練上了幾十年,你若是想做我情婦那就免了,你說你沒濫j我死都不信的。”宋德華不相信一個玉女能演蕩婦演的帶着催眠作用。

“我自然要殺你!”美女猙獰一笑,腳下高跟鞋直接從下往上撩,對着宋德華的下體就猛踹上去。

“我c!”宋德華一看還得了,猛的一驚翻身就向一邊跳去,那女人這一腳可是斷子絕孫的,由不得宋德華不震驚,女人能有那麼恨的,絕對是個刁鑽的女人。

“臭男人,你去死吧!”美女直接緊追上去,那是所有男人的弱點,女人都知道。

宋德華翻身過去後雙腳點地卻是重新迎着美女正面上去,這讓同時追上宋德華的美女和宋德華直接貼在一起,一時美女驚慌想出手都動彈不了,身體貼在一起根本就無法動手。

“女人是女人的身體,可是心腸太壞了。”宋德華感受到胸前的軟柔,然後瞥了眼美女道。在這裏的人有那個是簡單的?所以宋德華出手了。

美女只看到自己眼前一黑,接着脖子一痛卻是硬被宋德華一掌劈了下來,接着直接暈倒在地。宋德華這招就叫辣手摧花。

“啪啪啪……”特昌樂饒有興趣的拍着手看着下面的宋德華,宋德華確實很強。

“老東西。”宋德華擡頭,卻是不知道眼前的人究竟是什麼時候就出現在自己上面,而且看那呼吸的氣息均勻似乎已經到了很長時間了。

“小子,你能走到這裏來算你有本事,但你覺得你進得來還得出嗎?”特昌樂笑道。

“你都沒放過我的意思,我怎麼能有僥倖的心理呢?”宋德華也笑了。宋德華怕的就是對方得寸進尺,所以他必須要採取手段。

“沒辦法。”當初既然已經接了任務,那麼就需要把他完成,這纔是信譽的所在,也是面子。

“規矩我懂,所以只好先預防了。”宋德華和組織說不上有深仇大恨,但宋德華不得不小心,有些東西你不去想但偏偏就發生了,到時候就是想後悔都難。

“沒辦法,你身手很好,做殺手肯定能成爲組織第一人,可惜了。”特昌樂也知道立場,所以只能感慨。

“廢話少說,有什麼就上吧,我掃蕩完就去泡妞去,和你們不好玩。”宋德華狼性道。

“剛剛的美女也不好玩?真不識貨!”特昌樂媚笑,男人和女人,鬥勇和鬥智才叫鬥爭。

“美女雖好,但被人先上,那多沒意思。”宋德華肯定不會說自己對美麗的女人沒感覺,除非他在僞裝。可是他不喜歡僞裝,僞裝的人是因爲他們怕受傷,他們實力不夠所以只好裝成斯文和不敢侵犯。但宋德華不同,他想怎麼樣都行,說喜歡就上,你情我願這沒什麼。

所以宋德華從不拒絕美女來自己身邊,即便明知道對方也許是要加害自己的,但她是美女,必須比男人和醜的女人有優先權。現在在大街上隨便一個老大叔遇見美女買東西態度十分良好,諾諾像孫子一般的討好。如果對方不是美女?對不起,該怎麼樣就怎麼。

這就是現實,所清楚現實,他也有能力讓自己現實不僞裝。當特昌樂問,他就直接答。

“黃口小兒,你的死期都到了,難道還在掛念女人嗎?那麼我告訴你,我殺手組織的大部分都出去執行任務沒回來,現在留在這裏的只有在這裏培訓了半年的新人而已,不過幸好能滿足下你的要求,她們是美女,就看你有沒有福氣了。”特昌樂要的是殺手,而根據他的經驗是女的做殺手要比男的做要方便很多,成功率也高。

美女能使男人警惕下降,而是可以在特殊的時候進行刺殺,這些都是意料之外的東西,絕對能起到一個很好的作用。

“美女?那麼我得對你們組織改觀才行,因爲你派美女殺我,對我來講,那不叫殺我,而是送幾個女人給我玩玩。”宋德華聽到特昌樂的話後第一次起了不想滅掉組織的想法。站在立場上來講他們都是同屬於一類的人,都是爲了任務而生存。

“是嗎?希望你不要後悔。”特昌樂笑着道,要知道女人一旦訓練出來的戰鬥力一點也不併男的差,他們都是需要經歷生死訓練才能活下來的人,所以對於生存的求生慾望很重也很珍惜生命。這也就讓她們在執行任務的時候從沒把自己當成是女的,而是比男的還優越的存在。

可以說這些女殺手是將來特昌樂的驕傲,也是組織以後繼續壯大的根本。

“我後悔你是我孫子!”宋德華戲虐看着看特昌樂。

特昌樂歪了歪頭,總感覺宋德華說的話似乎味道不對,但此時他也沒太多時間去思考。在他的視線中只有有八個打扮請純,笑如春風的女人走來。

八人總體看起來像學生,清純可愛,而且臉上顯露出來的是親和力,而沒有一點做作的樣子。

“嫵媚之術?”宋德華這次是真的能感覺到她們身上散發出絲絲意境,宋德華的猜測則是嫵媚之術,這個傳說已經失蹤很久的術法之一。

按道理是需要天生狐妖一般的女人才能發出這些嫵媚之術,可是眼前的八個女人怎麼可能都是“狐狸精”?

“帥哥,你怎麼可以使壞呢,打了我姐姐可不是好事呀。”女人裏帶頭的是個身穿紅色衣服的少女。明明臉看起來很年輕,但其身材卻真心很丰韻,成熟。讓宋德華看上去就有種撲去的感覺。

“對呀,姐姐侍侯男人可是很舒服的,你確沒那福份,打我們姐姐,你不得好死。”另一個少女也道,手上多了把戒指,只見她把戒指帶到手指,接着從戒指中間張出兩對翅膀,樣子卻是有了分陰森。

“哎呀,今天我真的很幸福,居然還有八個女人,所以我決定了不殺你們,而是改成慢慢佔有你們纔對。”宋德華沒空聽對方在說什麼。

“死到臨頭了,哥哥。”一名美女笑道。

“就是拉,不如趁早先離開,這樣有點勝之不武呀。”又有美女搭話,在她們眼裏的宋德華只不過是個乖孩子,說怎麼樣就怎麼樣。

“我在想怎麼佔你們便宜呢,你們就別打攪我了。”宋德華其實真的是要佔他們便宜,然後就結帳。

“呸,也不看看自己長什麼樣子,真是的。”聽到宋德華的話直接有三人翻白眼了。

“姐姐妹妹們,你們說我們該做玩?”八人雖然是女人,但平日也是獨擋一面,個性特殊,能力強悍,比起男人也不爲過。

所以八人看到宋德華的樣子就知道宋德華很容易搞定,也都是一分鐘能搞死的那種,但她們卻沒把宋德華直接弄死。

“當心哦,對方不簡單。”特昌樂似乎早料到了這一點,此時好心提醒。

“不簡單?哈哈。”女人們顯然不相信特昌樂這個隊長的話,過去訓練裏她們是以優越的能力才順利通關,更是到了今天。

一直的領先和優越使她們感覺到了驕傲,這裏將是以後她們最好的回憶。

“我只是希望你能知道這一點就夠了。”特昌樂沒有生氣,在他眼裏八名女人也是孩子。

“你們說完沒有?我準備動手了。”宋德華很無聊道。

“你要來就來,我們等你。”八名女人直接對宋德華拋去眉眼,頓時讓人感覺她們根本不是要殺宋德華,而是和宋德華有着曖昧。

“我已經來了。”八名女人裏有一個站在最後面的,此時卻驚慌失措起來,因爲她的胸前居然多了隻手,而身後卻出現了這個剛剛還在自己對面的男人。

“啊!”美女直接尖叫,反手過去對着宋德華就是一拳頭。

但拳頭被宋德華順利躲了過去,這種攻擊在宋德華的眼裏沒有半毛錢威脅。“還要我過來不?”宋德華湊前在這個女人耳邊吹風。

“你去死!”女人惱羞成怒,她從沒想過一個人的速度居然能快成這樣。剛剛還在和自己對着講話,只是一眨眼,對方就過來了,這一點讓女人不在遊戲人間,而是認真起來。

宋德華乾笑幾下,裝狼就得裝的像。“還有誰思念我的?哥哥來陪你們了。”宋德華媚笑看着已經全部圍成一圈警惕看着四周的八人。

“對方很厲害!”他們開始下定論和分析,這是他們一貫訓練的時候培養的默契。

“該從那裏出手?似乎我們這次遇到難題了。”

“一起羣攻擊怎麼樣?”有人提議。 宋德華依靠在建築物上不知道從那裏採摘到一朵花,居然數起花瓣來,嘴上還念着:“愛一個,愛兩個,愛三個……”

但八人依舊只是警惕的看着宋德華,視線並沒離開過宋德華。此時的宋德華在她們眼裏就是恐懼的存在。

“怎麼了?還沒商量好?”我都要睡覺了,宋德華打哈欠。

“上!”把人已經有結果,那就是一起上,只有這樣才能增加成功的機率。

“哎呀,全部來了呀!”宋德華不驚反喜,整個人卻是打雞血了。沒人想到此時宋德華要做的是什麼,他不是要將眼前的八人打倒,而是要佔她們便宜。

此時八人一起上不是擺明給機會給宋德華,人越多則是越亂,宋德華就可以趁這個機會好好鑽空子了。

這個想法也是宋德華臨時想出來的的,他感覺在滅特氏和美女之間,宋德華選擇了美女。老祖宗不也常講嗎?愛美女不愛江山,這個老祖宗的話就是精闢,到現在還適用。

人影閃動,宋德華動了,身子一緊就向八人身體撞去。

“哎呀,誰摸我?”

“我的胸!”

“哎呀,我的大腿……”

About the author

jingshenxianxiangxue:

0 Comments

Would you like to share your thoughts?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

發佈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