再看看你的貓娘,還不如一隻祭靈獸有膽量!”

再看看你的貓娘,還不如一隻祭靈獸有膽量!”

2020 年 10 月 24 日 未分類 0

這話說的倒是真的。

此時貓娘已經從他心竅中出來,站在唐牧北肩上。

儘管只有三寸來高,但貓娘雙眸中透露出躍躍欲試的鋒利目光,兩隻白嫩嫩的小手中握着一條正氣幻化的紅色紗綾,相比之下更像是個威風凜凜待出征的女將軍。

唐牧北則是沒有半點底氣,手中緊握玄機傘努力給自己打氣。

終於,凌雲劍載着他們在一片山谷中降落下來。

趁着天劫尚未落下,扶桑和溯洄兩人忙設下層層結界,以免渡劫對現世造成影響。

半分鐘後,唐牧北肩上站着貓娘,齊齊駐足結界正中央,一道鮮紅色天劫勢如破竹直劈下來! 只想蹭蹭不進去的唐牧北顯然沒成功,他被強行塞到天劫範圍正中央。

因此,在第一波天劫降下來的時候,他拿出了視死如歸的勇氣!

反正倆前輩在場,不會真的眼睜睜看自己被劈死的。

生死看淡不服就幹!

上吧,牧店主!

他給自己打着氣,抄起玄機傘準備迎接天劫的洗禮。

然鵝想象中的暴擊並沒有落下,唐牧北定睛一看,原本站在自己肩上小小的貓娘不知何時已經迎着天劫去了!

“砰!”

貓娘與天劫撞擊在一起,頓時衍生出龐大的衝擊波,血紅色的暴戾能量頓時炸開。

唐牧北只覺得腳下發麻,連大地都被衝擊的一陣陣顫動。

媽媽咪呀!

他忍不住慶幸懟上的不是自己,否則這會兒不缺胳膊少腿恐怕也得被扒層皮!

這天劫太硬了點,蹭不起蹭不起。

反倒是貓娘實力強橫,雖然沒有什麼功法招式,但僅憑手中一道紗綾輕鬆抗下第一波天劫。

暫時安全,唐牧北默默後退到天劫範圍邊緣。

趁着沒被烤糊一波,現在撤還來得及。

然鵝,當他試圖再退一步時,發現自己特喵出不去了!

擦嘞!

這是什麼情況?

平時那些想蹭的天劫不都很嫌棄我嗎?

不是一個個爭先恐後要把我劈出去的嗎?

今天貓孃的天劫爲毛這麼熱情啊喂!

想走還不讓了?

事實就是這麼殘酷,唐牧北在貓孃的天劫範圍內出不去了。

所以要麼幫忙一起扛;要麼就坐等被劈。

當然了,如果貓娘實力足夠強橫能把所有天劫擋下來,自己這個水貨主人倒是可以倖免於難。

“唉,牧小朋友實在是太慫了點。”扶桑宗主實在看不下去,搖頭嘆息道,“雖然這波天劫強了點,但是咱倆坐鎮怎麼也不會有生命危險的,往後退想逃跑是什麼情況啊?

難道他就這麼喜歡做一個水貨?”

溯洄微微皺眉,“你說這隻貓娘引下來的天劫算幾品?”

“看它的氣息渡劫以後應該是六品沒錯,只是這天劫嘛……”扶桑宗主也說不好,畢竟第一次遇到這種靈魔雙重天劫,而且第一波威力就這麼強,實在劃分不出來算是幾品天劫。

凌雲劍在一旁小聲嘀咕道:“我怎麼感覺這天劫比六晉七還可怕?”

“反正我五晉六的時候沒經過這種陣仗。”青崇居士也悄咪咪回道。

唯獨白城是個純粹看熱鬧的,它只是個器靈品階還最低,沒見過什麼大世面。

在一衆前輩面前,沒辦法刷存在感。

就在唐牧北和貓娘開始渡劫的同時,花川河邊,霧梟大人已經將緊急情況上報。

水城可是個大隱患,馬虎不得。

若是真因爲這場突然襲來的天劫導致抽樹髓事件敗露,陰界總部必須做好隨時血戰的準備。

然而靜靜在花川河邊等待許久,河面依舊平靜如初。

霧梟大人眉頭緊皺,難道這就是暴風雨來臨前的寧靜?

任他都想象不到的是,在天劫雷雲形成的一瞬間,水城中坐鎮的邪魔永生者就已經發現了。

畢竟到了這種境界,對於天地間的氣息變化會擁有極強的感知力。

但處於黑暗中的永生者連雙眸都未睜開。

“主人,這股氣息是靈魔天劫!”黑暗中響起嘶啞的聲音,掩飾不住興奮,“難道是通魔樹已經成熟,引下天劫?”

邪魔永生者依舊未動,冷冷笑道:“一棵特殊點的樹而已,你見過哪棵樹能引下天劫?”

“那……”隨從顯然有些茫然。

若不是經過魔王大人親自改造的通魔樹,難道還有什麼靈魔雙修的存在?

“職場上的規則:多聽多看多想多做,少說少管閒事!”邪魔永生者語調都沒有任何波動變化說道:“我們現在處於準備進攻的最後階段,管好自己的事情就行了。

至於這道天劫,處於人間界現世中。

魔王大人一直在默默研究靈魔雙修體。

雖沒有什麼風聲透出來,但通魔樹已經成功這麼多年,誰知道是不是真的早就有靈魔雙修的試驗品存在?

剛纔那道天劫氣息很是強橫,恐怕渡劫之人早已潛伏人間界多年。

這跟咱們的任務沒有任何干系。

即便是被察覺被抹殺,那也是對方該考慮的事情,咱們水城潛伏這麼多年絕不能因爲蹚渾水敗露。”

隨從唯唯諾諾道:“是,主人。”

“安靜些。”邪魔永生者低聲道:“通魔樹成熟在即,最近看管好那些惡鬼和水鬼,不允許再招惹任何事端。

我們靜靜等待出擊,屆時定要一擊即中!”

“是不是等到通魔樹成熟,我們就可以進攻了?”隨從的聲音裏透露出嗜血貪婪語氣。

畢竟,在這水城裏貓的時間太久了啊。

人類修士的鮮血已經很久沒有嚐到過了。

“不,即便是我們的通魔樹成熟也不能輕舉妄動。

還要等待那棵也成熟,到時候人間界腹背受敵,你我將功成名就!”邪魔永生者說這話的時候,壓抑的聲音中帶着抑制不住的笑意。

潛伏了這麼多年,終於要看到曙光了!

霧梟大人在河邊徘徊良久,依舊沒發現任何異常。

他只得再次檢查自己佈置下的天羅地網,確定有問題的話,陰界總部能第一時間收到警報以後,才召喚出黑色漩渦離開。

而此時的唐牧北正在面臨一個重要選擇。

已經是第四波天劫了。

前面三波都被越戰越勇的貓娘擋下,可這一次從天空中降落下來的居然是黑白相間的萬道羽箭!

麻.蛋,徹底沒地方躲了!

“哎呀,看的真讓人上火。”溯洄皺着眉看他拿着玄機傘一直遊走在躲避邊緣,就忍不住開口道:“小朋友,你倒是別慫,上去懟啊!”

唐牧北:……

好可惜刷屏術被禁言了,不然我分分鐘讓你們看看內心獨白好嗎?

懟?

你說的可輕巧了,我拿什麼懟?

靠嘴啊?

你以爲我是嘴強王者?

我倒是想懟呢,你說說我是用排山還是倒海? 大明星的自我養成 或者魂彈?焰影分身?

修煉死氣功法是沒有招式的好伐,霧梟大人都說了,能死氣外放以後全靠自己想象力來定招式。

他自己的死氣黑龍又帥又厲害。

可我的死氣外放頂多算是嘣個屁!

你們倆多吃二兩黃豆,排氣量都比我的大……

心裏吐槽還沒完,萬道羽箭已經射了。

唐牧北牙一咬氣一提,踏步上前撐開玄機傘,隨後被十幾道羽箭赤裸裸的釘住。

接下來的瞬間,他被劈的渾身顫抖撲通一聲跪了。

“唉……”圍觀羣衆齊齊嘆氣。

牧店主啊,每次蹭天劫好像都是這麼個姿勢和過程。

靠!

氣勢看着挺大,貌似力道還能扛得住啊。

唐牧北跪了的同時感覺好像沒有跪的那麼慘,頓時有了信心。

他用手撐着玄機傘,又站起來了!

“好樣的!”圍觀羣衆頓時看到希望,個個兩眼放光爲他喝彩加油。

然鵝,下一秒更強力道更多羽箭射過來,沒等他起身再次被劈倒在地。

這次顯然力道夠了,唐牧北被劈的躺在地上全身直哆嗦。

“唉……”圍觀羣衆再次失望嘆氣。

唐牧北躺在地上欲哭無淚。

我錯了,我真的錯了!

那句話說的太對了,在哪裏跌倒就順便在哪裏躺下吧,否則會摔得更慘。

我特喵放棄掙扎,天劫想怎麼劈就來吧,老子要是再站起來就不姓唐!

“誒?牧店主這是在幹嘛?”黑色漩渦中霧梟大人一走出來就看到這一幕,不禁好奇問道。

溯洄無奈回道:“他正在現場實力演繹慫的真諦!”

感謝書友誰知道我愛你、陌上幽月打賞,謝謝支持! “這……”霧梟大人一臉懵逼+目瞪狗帶。

天劫羽箭還沒完,一次比一次更狠的射下來將唐牧北劈的原地顫抖着彈起來、摔下去再彈起來……

反觀貓娘,則是從容不迫揮舞着紗綾抵擋天劫。

這隻特別貼心的小貓妖祭靈獸還儘自己最大努力保護着主人,讓他儘量遭受最少的襲擊。

要不是修行者視力和感知力都極佳,差不多都看不見它小小的身形。

“不對啊,牧店主修煉的是死氣功法,在人間界是引不下來天劫的,他怎麼會渡劫呢?”霧梟大人看的更懵逼了,“那個蹦噠噠保護他的小不點是什麼?”

重生之將門凰后 凌雲劍搶答道:“那是牧店主的祭靈獸。

這波天劫是它引下來的。”

“那牧店主怎麼就進去了呢?還被劈的那麼慘!”看着躺在地上不停抽搐的唐牧北,他都不忍心,實在太慘了!

“牧店主是在蹭天劫。”青崇居士解答道。

蹭天劫?

真有這麼騷的操作?

親眼所見果然大開眼界!

霧梟大人愣了好一會兒,趕緊掏出小本本記下來。

原來修煉死氣功法的人類還可以蹭天劫,真是聞所未聞,必須記下來這可是很珍貴的研究材料。

“蹭天劫這事兒靠譜嗎?”他邊記邊問。

扶桑宗主點點頭回道:“當然了,雖然牧小朋友每次都很慫,但他已經蹭過好幾次天劫了,也算蹭出來點經驗吧。”

一旁恨鐵不成鋼的溯洄咬牙切齒道:“對,他的經驗就是躺贏、從心、死豬不怕開水燙!”

霧梟大人:……

話說,看這天劫的架勢,牧店主好像也沒得選啊。

畢竟死氣功法不需要這樣式兒的渡劫,你想讓他咋辦?

扶桑宗主回過頭來看看他,好奇問道:“你們死靈界是怎麼渡劫的?不會都是這樣躺着挨劈吧?”

“當然不會。”霧梟大人邊記筆記邊解釋道:“我們沒有天劫,感覺自己有進步的話去試煉之地嘗試升級就可以了。”

what?

所有人都目瞪狗帶看着他。

死氣功法果然相當與衆不同,那……牧店主這麼慫,貌似不是他個人原因,這特喵是修煉功法的鍋啊!

“你們總得有些功法招式吧?可以用來懟人懟天劫的那種。”溯洄不死心繼續問道。

霧梟大人還是搖頭,“當然沒有。

我們修煉死氣初衷並不是用來戰鬥的。

不過,戰鬥起來也是很給力的呀。

什麼功法招式那些完全沒有任何意義,我們講究的是想象力!”

說着,他伸開右手一條純黑死氣凝聚的靈動小龍在手掌中游走着,其中蘊含着龐大的力量。

再握拳,小龍瞬間化爲死氣飄回到他身上。

“看到沒?我的死氣外放是條龍,可以根據自己的掌控能力隨心所欲釋放出很多條同時進攻。”霧梟大人耐心解釋道:“每個人在修煉出金丹以後都會根據喜好和想象力凝聚出自己想要的兵刃。

像什麼普通點的刀、劍之類的最常見。

還有別出心裁的會用繩子、書本等等各種形態。

至於殺傷力,那就要看修煉的資質和勤奮努力程度了,這一點跟人類修士是一樣的。

資質好的話天生吸收能力就強;

夠努力的話,可以將體內容納的死氣壓縮到極致。

About the author

jingshenxianxiangxue:

0 Comments

Would you like to share your thoughts?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

發佈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