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看看你妹妹,從小努力訓練,現在馬上要去省裏當運動員,這纔是有出息!”

“你看看你妹妹,從小努力訓練,現在馬上要去省裏當運動員,這纔是有出息!”

2020 年 10 月 24 日 未分類 0

林天心裏有些不服氣,不跟母親一直在給自己使眼。自己也是剛回來,況且還有妹妹在場,不至於跟父親頂嘴,於是也就沒說話了,低着嘔吐。嘟囔幾句。

林父說了幾句又轉口說道:“當然了,我和你媽也去過你那個地方,還算正規。哼,要不是這樣,我和你媽能同意你去打遊戲嗎?”

“是。是,是,爸,你說的對,那個啥?媽。你有什麼要我幫忙的?哦,廚房是,我去幫忙。”

剛說着,林天就溜進了廚房。

“哎?哎?”林母笑了笑,“這孩子……”

林正國冷哼一聲,隨即笑着對林菲菲說:“菲菲,你可別學你這哥哥,沒出息。”

“不會呀,我覺得表哥很厲害的。”

“這小子,能有什麼厲害的……”

林菲菲也笑了笑,跑去一邊玩了,不知道爲何,她就是感覺表哥非常厲害。

一會兒就幫自己買很貴的衣服,而且一路逛下來,他像個明星一樣接受着別人的尊敬與喜愛。

林菲菲觀察過那些自稱是粉絲的人們。看見表哥的時候都非常的激動,一種難以言表的激動。

那表情,那眼神,可以說是完全的崇拜!

如果僅僅是打遊戲的話,怎麼可能有這麼大的能量?

林菲菲回想起那天自己無意中發現的比賽。那種萬人高呼的震撼感覺,真的是令人難以形容。

或許,大家真的是低估了表哥的能力?

晚上開飯,一家人吃的還算其樂融融。

林天現在也長大了,不會動不動就跟老爸頂嘴,他說就讓他說去,反正也不會掉塊肉不是,老爸說的累了,林天再倒上一杯酒。

“爸,我敬你一杯。”林天笑着說。

林父喝了幾口臉上微醺,看着兒子爲自己倒酒,心中稍安,似乎在嘀咕着這還差不多。

“爸,我長時間在外面,也沒怎麼回來看你和媽,這杯酒就祝你們身體健康。”

林菲菲笑着鼓掌:“好呀!好呀!”

林天說完就喝了一口,臥槽!這酒真的是辛辣!

他本來是想一口乾的,可是沒想到這釀的酒實在是辛辣無比,一口下去,簡直炸嘴,炸喉嚨!

林父看見兒子這個樣子,似乎有些得意:“怎麼樣?這酒你還想一口乾?呵呵,小子啊,不自量力啊。”

這一句話也就把林天也激了一下,他當然是不服氣,平時雖然他喝的酒很少,但是自認爲酒量並不差,跟文小西他們,李自豪他們喝酒完全不虛。

“好,爸,那我們再來一杯。”林天豪言壯語。

林父也是一笑:“哈哈,好!再來!”

看着這父子兩個,你一杯我一杯,喝的不亦樂乎,菜卻沒吃多少,林母和林菲菲看的是無可奈何。…看書的朋友,你可以搜搜“”,即可第一時間找到本站哦。 “哎?吃菜,吃菜!別光顧着喝酒!”林母有些生氣的說。

這一回合,倒是林父有些吃虧了,自然是不服氣:“再來!”

“哎?你怎麼還來勁了呢?”林母皺眉說道。

“你別管,今天和兒子好好喝一頓。”林父大笑一聲。

林天也是高興的很,當下也是豁出去了,一口乾了。

兩人看着這父子喝了天昏地暗,當下終究是無可奈何。

不過林母心裏想這樣也好,他們父子心中一直有隔閡,平常都不怎麼交流的,怎麼現在喝起酒來說的話反而是多了。

但是不管怎麼樣能夠這樣敞開心懷的去交流,林母別提有多高興了,當下也是笑的合不攏嘴。

林菲菲自然也知道一些,看見這父子兒子如今放下了一些隔閡開懷暢飲,總歸是一件好事。

於是。林天也回來的第一天就醉的一塌糊塗。

平常在基地的時候,林天他們這些職業選手是滴酒不沾,不是不想喝,而是不能喝。

俱樂部規定,在比賽期間。不能碰酒精,喝酒會影響手速,如果喝的多了,那職業生涯將會受到很大的影響。

不過嘛,稍微喝一點還是可以的,比如現在。

這頓晚飯吃到了十點多才算結束,父子兩喝的是臉通紅,話一個比一個多,說到高興處那自然是開懷大笑。

林母和林菲菲兩人也不吃了跟着他們一起說話,一家人非常熱鬧。

林天他們家裏好久沒有這樣熱鬧過了?已經記不清楚了,但是有一點,能夠改善他們父子關係,林母是十分的開心。

晚飯結束之後,父子兩醉的不成樣子,林母和林菲菲兩人照顧着兩人休息。都是嘆息一聲。

一夜無話。

第二天天大亮,林天直感覺頭疼炸裂,掙扎着爬起來,剛準備去洗漱,卻發現林菲菲在大廳裏不知道在幹什麼?

“額,你在幹什麼?”林天揉着額頭,看見林菲菲似乎是在倒立。

“咦?你醒啦?”林菲菲笑着問,隨即結束了倒立,拍拍手說道。

“嗯,你在鍛鍊?”

“對啊,”林菲菲笑着問,“保持身體的柔感度嘛。”

林天笑了笑,這還是和他們電競選手一樣嘛,只要是運動員都要每天訓練保持狀態的。

“哦,加油!”林天嘀咕幾句就去洗漱了,回頭一看,好嘛,這丫頭似乎是在故意顯擺一樣,直接一個標準的劈叉就出來了。

臉上的表情洋洋得意,林天笑了笑。沒說什麼。

洗漱完畢,林天喝了一碗湯,頓時覺得好很多,沒那麼難受了。

“我爸媽呢?”他問道。

“哦,一大早就出去了。”

林天點點頭。隨即準備出去上上網,畢竟那也算是運動員啊,保持狀態很重要。

“表哥,你去哪兒啊?”林菲菲問道。

“哦,去網。”

“啊?網啊。”林菲菲一下子就興趣缺缺。表示還是自己在家裏鍛鍊。

林天笑了笑,沒說什麼,家裏是有電腦的,不過配置有些差,以前自己玩還可以,但是打職業之後對電腦的配置要求越來越高,在用這樣配置的機器,那絕對會影響發揮。

當下就去了附近的網,還別說現在清江縣的發展水平十分的快,這娛樂場所也是高速發展。一連串的幾個網咖都建立了起來。

“這麼多啊。”林天嘀咕幾句,自然不會知道其實是在清江縣一次性出了林天和孫策兩個職業選手,在lo圈一下子就火了起來。

於是清江縣的網咖,網也越來越多,更多的人選擇在這裏投資建網。

當然。這些事林天是不知道的。

氪金醫生 選擇了一網,刷了身份證,林天就選擇了一個靠窗的座位,之前是來過的,自然會知道登錄段位較高的賬號網裏肯定會有語音提示的。

不過林天這次試用的是國服賬號,即使被語音了,也只不過是鑽石段位。

鑽石雖然也算是高端玩家了,不過達到的人還是很多的,因此並沒有引起太大的轟動。

林天一上線,隨意翻了翻幾個好友,基本上都不在線,顯然是都放假了。

不過更多的是去玩韓服去了,林天索性就自己單排,主要是保持手感狀態,輸贏倒是不重要。

雖然說不在乎輸贏。但是看到自己109的牛頭帶節奏那麼完美,卻在中期中野的兩次智障般的聯動導致整盤遊戲全部功虧一簣。

林天無奈的笑了笑,這局已經gg了,再堅持下去已經沒有意義,於是也就結束了。

“看來還是要雙排啊……”林天呢喃一聲。繼續翻看好友欄,正好看見一個人上線,笑了笑,發過去消息。

“開車啊?”

那人愣了愣發出消息:“……”

“臥槽!天哥!你來國服玩了啊! 將軍家的嬌娘子 厲害了!”

“哈哈!我馬上去叫華子,他肯定高興!”

林天笑了笑:“好啊,一起玩。”

來的人是吳建,當初一起在lta戰隊的戰友,現在吳建和謝華在lpl的sg戰隊,不過都是替補,鮮有上場的機會。

sg戰隊今年的成績只能說一般,沒有進入季後賽,但是卻也沒有掉級,就是在中下游混着,隊伍裏面的也有carry點,但是都是韓國人。吳建和謝華兩人偶爾和林天聊聊,都是萬分感慨。

這會謝華也來了,看見了林天自然是無比的高興:“哈哈!天哥!還沒恭喜你獲得世界亞軍呢?”

“恭喜個屁啊。”林天笑罵道。

“對,對,天哥那是要爭冠軍的人!亞軍肯定是不能滿足啦!哈哈!”

林天說道:“各大俱樂部都放假了。你們sg戰隊沒有放假嗎?”

“放了啊,不過也沒有什麼事情,就留下來訓練咯。”謝華說道。

林天笑了笑:“很努力!有前途!”

“汗,跟天哥你比起來,差遠了啊。”謝華感慨道。“我現在也經常給想起以前我們在lta戰隊的時候,啊,那個時候,真的是好啊!”

“哎?哎?說這些幹什麼?”吳建有些不滿。

謝華也有些不好意思:“哎,是我不好,不該提這些。”

林天表示並不在意,其實他也經常想起以前的那些日子,在lta戰隊的時候是自己第一次踏入職業圈,剛來的時候雖然lta戰隊的成績很差,但是大家都是一起努力向前衝。沒有什麼其他的顧慮。

現在就不一樣了,雖然吳建和謝華兩人打上了lpl,但是在sg戰隊基本沒有什麼上場的機會,也是作爲隊伍的陪練,看樣子是板凳做穿了。

這些暫且不提,三人一起rank,彷彿由回來了lta戰隊時候那樣,吳建和林天走下,謝華中單,三人串了起來。打的是十分精彩。

這幾把遊戲下來,幾人的情緒也帶了起來,那吳建也想給趙玉波他們打電話趕緊加一個啊。

他們也只是說說笑笑,當初的五個人,現在只有三個還在賽場上,活躍的只有林天一個,趙玉波他們或轉型或退役,聯繫已經很少了。

林天也是有些感慨,當初的這幾個人,終究是不能完整的走下去。

其實這是電子競技的規律。想要當初的一隊隊伍遠不走下去那自然是好的,但是卻總是避免不了,這樣那樣的甚至是不可抗力的因素。

林天不禁想到如今的god戰隊算是已經穩定了下來,但是再過一段時間呢?是否這幾個人還能夠完整的走到最後?

是否還能夠一個也不能少?

林天愣了愣,接下來專心遊戲,沒有再說這些話題。

打到中午的時候,林天回去吃飯,約好下去再來。

回去的時候發現爸媽還沒回來,問了下林菲菲,說是他們回來了一會兒就急匆匆的出去了,似乎是有些事情。

“是嗎?”林天狐疑的說,隨即給爸媽打去了電話,不過沒人接,打了很多次林母才接,語氣有些焦急,說道讓他和林菲菲在家裏自己弄點吃的,現在有點事情。

林天愣了愣,直到掛斷電話,他依然能夠聽的清楚那邊有些吵雜的聲音。

不會是出什麼事情了。

不過自己母親說了沒什麼事,林天也就沒多說什麼。

“沒辦法了,這次只能我們自己做飯了。”林天苦笑一聲,轉念一想,“要麼我們去外面吃。”

林菲菲躺在沙發上隨意的看手機,白了他一眼:“你有錢啊。”

“哼!看本大小姐出馬。”

“喲?你還會做飯?”

“那當然。”

不過接下里林天就哭笑不得,原來家裏的飯菜都準備好了,只要熱一下就好了,這誰不會。

好在林天也不挑,隨便吃了點就又去了網,和吳建謝華他們在國服衝了一波分,剛到大師。

等林天回來的時候,發現爸媽還沒回來,他眉頭微皺:“不行,我得去看看。”

林菲菲也表示一起去,兩人剛準備走,他們便回來了。

只見林父神情有些憤怒,進屋就坐在椅子上,一句話也不說,喘着粗氣。

林母只是嘆口氣,看着林天他們笑着問餓不餓,要不要吃飯。

“爸,媽,出什麼事了嗎?”林天問道。…看書的朋友,你可以搜搜“”,即可第一時間找到本站哦。 “沒什麼,小事情。”林母說道,隨即圍了圍裙去了廚房。

林天感覺到一絲不對勁,走到父親身邊,後者臉的憤怒仍然沒有消。

他十分清楚父親的脾氣,於是問道:“嗯?什麼事惹到你了啊。”

林正國滿臉的不高興,“啪”的一拍桌子,把林菲菲嚇了一跳。

“以後別和趙文祥那幫人來往,真不是東西,多少年的街坊了,居然來這一手!”

“哎,別說了,在兩個孩子面前說什麼呢?”林母拿着鍋鏟出來說道。

趙文祥?

林天一愣,他對長輩們的名字不是很熟,卻也知道應該是街道拐角那個開超市的趙伯伯,他的“文祥超市”在這一片很很大的,這幾年確實是賺了不少錢。

不說別的,他的兒子外號叫鐵子。小時候那是經常和林天一起玩的傢伙,不過人長的虎背熊腰,經常欺負一些人,林天也是在其中。

“哦?趙伯伯?怎麼了?”林天問道。

“趙伯伯個屁!”林正國有些生氣,“以後不許叫他伯伯!”

林天笑了笑,自己這個父親有時候生起氣來的確像個孩子一樣。

林天問了半天。他才終於說了出來。

原來林正國之前一直想開個茶館來着,主要是爲了這一片的街坊鄰居閒暇時來有個休閒的地方。

之前過年的時候就說過這個事,林天也知道,自然是大力支持。

今年老兩口把場地都給看好了,就在文祥超市旁邊一個店鋪,以前是做早餐的,現在生意不好了,就打算轉好,老兩口一看,哎?正好啊,於是就商量着把這個店鋪給接下來。

到時候這店鋪一整改,就變成了茶館,多好的事情。

上個月的時候價錢已經談好了,可是就在今天卻突然變卦了,林正國當然就不願意啊,這定金就交了,怎麼能反悔呢,於是就去理論。

哪知那早餐店的老闆也是有些無奈。他說本來他這個店就是在在文祥超市的店鋪之下,他是租的趙文祥的,這下屬於轉讓,結果人家不讓。

對,趙文祥不讓,說是既然早餐不做了,就收回來,正好他的文祥超市要改擴一下,這下就可以好好的擴大一下了。

林正國當即就跟趙文祥商量說着能不能轉給他,畢竟也是幾十年的老夥計了,有什麼事不好說的呢?

結果呢,趙文祥非但不租,還直接說要租可以啊,在早餐店的租金基礎上,加一倍,這事就可以成了。

林正國也是個暴脾氣,當即就指着趙文祥的脾氣大聲說你怎麼能這樣?他租就是這個價,我租就是兩倍?!

沒這麼幹的!

可是趙文祥呢,咬死就是說他本來也要收回來改擴的,現在不改了,少了好多生意了,這筆損失如果林正國要租的話,也要算在林正國的身上。

兩人就吵了起來,林母在一旁勸着。卻始終是無法阻止兩人繼續爭吵。

林正國和趙文祥,幾十年的老街坊了,兩人脾氣差不多,平常在一起下象棋打麻將的時候也免不了要爭吵幾句,可是這回,真的是有些嚴重了。

林天聽完了這整個的事情。也是愣了愣,沒想到發生了這麼多事。

About the author

jingshenxianxiangxue:

0 Comments

Would you like to share your thoughts?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

發佈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