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可愛的小狐狸,真想養她當寵物,你看那眼睛,太漂亮了,都起水霧了。】

【好可愛的小狐狸,真想養她當寵物,你看那眼睛,太漂亮了,都起水霧了。】

2020 年 10 月 24 日 未分類 0

“你們着牢籠看守狐不行啊,能打開鑰匙,看來這一片是被你給看管的,又這麼瘦,絕對是被淘汰下來,還跟我玩變聲裝嫩,拜拜了您吶,我要回家了,就不陪你玩了,不過看在你放我的份上,估計還會受責難,那隻人蔘就送給你了,放心,我只咬了一口。”

蘇言哈哈笑着,再次隱身,趕緊離開。

“哇,我就叫唐圓,爹爹希望我長的圓滾滾的,你欺負我,欺負我,姐姐~”

“小八!”

“小妹。”

“快,小妹出事了。”

只是三息功夫,唐家四姐們都是直接來到了這座木屋,看着籠子內嚎啕大哭的小八,老三唐薇薇隔空一抓,直接將牢門掀飛出去,然後趕緊將小八抱出來。

“沒事的沒事的,怎麼了小八,發生什麼事了,給姐姐們說。”

“是呀是呀,圓圓,到底怎麼了,六姐幫你出氣。”

“誰敢惹我家小八,不想活了。”

唐圓揉着眼睛上的淚水,看着四個擔憂她的姐姐,一指某一個方向:“那個人跑了,就是撞三姐你屁股的那個。”

老四落衣不解,唐薇薇一怔,很快想起了此人是誰,頓時惱怒,猛地一跺腳,一個黃色的符文法陣開始在腳下飛快旋轉,彷彿在探知一般。

緊閉的雙眸中,很快就排除了那些請來的煉丹師和本族人,直至看見了,在荒野中飛快逃竄的一個影子,一個猶如夜幕中螢火蟲的影子。

“小六,照顧好小八,老四老五,召集人手,隨我去抓人。”

“是,三姐!”

…………

咔嚓!

隨着一個更大,更嚴密的籠子關閉,蘇言眨着眼睛有些懵圈,他好像只感覺眼前出現了一片光彩,然後再一睜眼,就到了這裏,以及在鐵籠外,四個怒視他的女的以及一隻淚眼婆娑的小白狐。

蘇言臉上頓時露出燦爛的陽光:“咦,四位姐姐早上好,圓圓也在呀,剛纔睡了一覺,怎麼腰痠背痛的,其實你們不知道,我這人素來有夢遊的習慣,腳上竟然有土?姐姐們,我是不是又夢遊了?”蘇言一臉的震驚道。 這間木屋,加強了守衛,蘇言只感覺,這次似乎真的麻煩了,連找個人救他都不可能,如果不是看在你們是一羣女人加小孩的份上,信不信我召喚出他,到時候嚇死你們,想想真憋屈,在遠古戰場,那麼危險的地方,我都沒捨得用打折卡,可現在,事情都結束了,我反倒要用了,真是諷刺。

打折卡啊,也不知道這次回去,如果晉升三品鬼差,打開的大禮包又會是什麼呢,估計,抽獎系統也會更新了吧。

空蕩蕩的木屋內,蘇言一個人捂着胳膊上灼燒的痕跡,無奈的爬起,得虧自己有先見之明,關了直播,要不然,他的英俊形象在大家眼裏可就毀於一旦了。

不過,好在的一點是,大白這傢伙,已經開始在爲他療傷了,沒想到它除了解毒,還有這妙用呀。

體內時不時傳來一陣舒心的冰涼,就像喝了一桶薄荷一樣,蘇言決定了,等療傷好後,就召喚英雄離開,但前提是,先破開這個詭異的木籠。

看着抽獎系統,蘇言無聊的花費了幾個魂星開始抽獎,現在唯一的遊戲樂趣就只剩下它了,最遲給自己三天時間,三天後,就離開。

咔!

隨着指針停留在謝謝惠顧後,蘇言罵罵咧咧一聲,他這輩子對這四個詞算是領教了,上一次抽獎頁面是英雄打折卡,讓他好不高興,抽了那麼多次,除了有幸得到一些魂星外,就是它了。

然後呢,發現系統竟然是坑他的,晉升四品鬼差,得到的大禮包纔是打折卡,然後頁面再次刷新,出下了一個化形丹和一個化妖丹。

反正閒着也是閒着,浪費打折卡還是太不划算了,你想啊,召喚出那位的存在,自己能離開,絕對沒問題,可是,哪怕用了打折卡,也會將自己所擁有的所有魂星全部消耗完,自己晉升三品鬼差,又得需要好長時間。

這個好長時間指的不是自己這一半的魂星,是衆人的再次打賞,填補空缺啊,這是不得的打算,也是他的保命之物。

想和那幾位狐狸精交手,變幻樣子都不可能,只恨當初在學院時,爲什麼沒和唐夭夭有過接觸呢,算了,人家認識不認識還不一定呢,萬一是遠方表親呢,不過,看着系統界面上的妖化丹,蘇言又有了主意。

這麼久來,抽獎界面,自己抽到的,估計也只有初次得到的這身雲紋白衣,摺扇加靴子了,再運氣沒好過,算算機率,也該讓自己成功幾次了,要不然,要你這界面除了浪費魂星能幹嘛,哪怕給我點鼓勵也行啊。

蘇言雙手作揖:“系統啊系統,作爲宿主的我,對你這個界面是真的要快失去信心了,這次,你就讓我中吧,別的不要,只要那枚妖化丹,我要變成真龍離開這裏,你就讓我在直播間衆人面前,裝逼一次吧,這麼久了,裝慫超越裝逼,大家都不看不起我了,阿彌陀佛,無量天尊,聖母瑪利亞。”

蘇言碎碎叨唸完,再次花費了五個魂星,看着它停留在謝謝惠顧上,一聲靠,蘇言惱怒的一拳打在木籠上,那傢伙給電的只翻白眼,差點吐白沫了。

“老子不信了,我今天就放着一萬魂星,不,五千,算了,有點多,一千,一千魂星用來抽獎,如果還不中,我就再也不碰這玩意兒了,再碰剁手!”蘇言狠狠一咬牙,算是和抽獎頁面槓起來了。

“謝謝惠顧!”

“五顆魂星!”

“一顆魂星!”

“謝謝惠顧!”

“十顆魂星!”

…………

蘇言徹底被激起來賭徒性子,眼睛都紅了,鼻子喘着粗氣,胸膛劇烈的起伏,進行第一百三十七次抽獎,看着指針慢慢滑過謝謝惠顧,速度減慢,然後到達妖化丹,蘇言的意識化形連忙用嘴由下往上吹,多希望它能停下來。

然後,他一臉沮喪的看着它滑過妖化丹,滑過三十顆魂星,慢慢停在化形丹上,不,應該說,再差一毫米,就又到了謝謝惠顧上。

“叮咚:恭喜宿主,抽中獎品化形丹,此丹極爲珍貴,因爲所用藥材都是世間少有的,品階定位一品丹,它對人族無用,對鬼也無用,只對妖族有用,有了它,哪怕是剛出生的小妖,也會頃刻間化形,而且它早已超越了平常的三品丹,所以,不用渡劫,不用花費太長時間,呼吸間便可完成。”

蘇言聽着系統這次絮絮叨叨的聲音,然後手中漸漸凝現了一個羊脂玉瓶,裏面裝着一顆紫色的丹藥,隱隱間可以看見,有一團霧氣縈繞在上面,不斷變換成各種形狀。

蘇言舉起手中的玉瓶就要向着眼前的界面給砸下去:“老子要這玩意兒幹嘛,我已經是人了,我要妖化丹,不是化形丹,我要變妖,不是變人,花費了那麼多魂星,你就給我這個。”

怒吼完,蘇言到底還是沒捨得扔下去,畢竟,這可是好多魂星呢,沮喪的將它仍在了倉庫中,然後再次將眼睛停留在那妖化丹上。

這一次算是好的開頭,反正還沒到兩百次,一千個魂星還有,還有機會。

該死的系統真是奸詐,我都已經抽到了化形丹,你這個界面就不能換成妖化丹嗎,還等着我抽兩次化形丹嗎?

蘇言平穩了一下心情,然後滿是希望的進行第一百三十八次抽獎。

呵呵!

看着那熟悉的謝謝惠顧,蘇言好想罵人,但是,猶記得第一次罵系統扣除了自己很多魂星後,蘇言就記住了。

有時候罵人,也得在心裏,或者哪個角落肆無忌憚的罵,從祖上十八輩開始罵,儘量別被聽見,那才解氣,嗯,最重要的是,罵完後,還得恢復之前笑嘻嘻的樣子,平淡面對生活。

所以,蘇言在閉着眼深吸一口氣後,老子忍了。

“你大爺!”兩百次機會抽完後,毛都沒抽到,蘇言直接火冒三丈。

“叮咚:檢測到宿主有辱罵的嫌疑,三字扣除魂星三千,望宿主自尊自愛!”

蘇言:“……” 蘇言神識從系統中出來,二話不說,對着自己的嘴就是兩巴掌,頓時,鼓掌四起,一擡頭,這才發現,那隻瘦骨嶙峋的小白狐不知道什麼時候來的,正蹲在前面,欣賞着自己的‘表演’。

掌聲送給社會人!

蘇言頓時一陣無力,左右四顧,沒發現別的人,再次打開直播間,在得到了一陣不滿意的關直播話語後,蘇言連忙打住。

“我說諸位,有什麼辦法能教訓一下這隻毛都沒長齊的狐狸嗎,好想要一件狐皮大衣。”

【主播,咱都這麼大的人了,何必跟一個小孩子計較呢,更何況,這隻狐狸這麼可愛,除了皮一些,你怎麼能下得去手。】

【是呀是呀,就它這身皮毛,頂多做一雙襪子,成色還不好。】

【主播可別忘了,她頭上還有七個姐姐呢,當之無愧的小主人呢,可別玩火自焚。】

“自焚?我被她整的,抓回來就是一頓打,我已經夠吃虧了,要不是小白,我現在鐵定有進的氣沒出得氣了。”蘇言摸摸身上的疤痕,正在飛快的修復,這大白開掛了咋的。

“繼續繼續啊人類,請開始你的表演。”

見着蘇言又自言自語起來,不表演了,偷偷溜過來的小八圓圓不高興了,急忙嚷嚷道。

蘇言翻了翻白眼,心神一動,滿臉笑容,像個誘騙蘿莉的人販子,搓着手看着小八。

“你叫圓圓是吧,好好聽的名字,你有沒有姓氏啊?”

小八戒備的往後退了退,她已經上過一次當了,一看這傢伙就沒懷好意。

“有啊,我姓唐,我叫唐圓,”小八道。

蘇言一愣,還真讓自己給胡說對了:“那你認不認識一個叫唐夭夭的?”

“你怎麼知道我大姐的名字,”小八瞪着藍汪汪的眼睛疑惑道。

“她是你大姐?”蘇言一陣驚呼,充滿了不可置信。

“不然呢。”小八撇撇嘴。

“哈哈,快找你幾個姐姐來,咱們大水衝了龍王廟了,我認識你姐姐,她還是我學姐呢,你姐姐在太蒼院吧,她是太蒼院凌女峯的,我是丹華峯的,我們是一家人呀。”蘇言頓時心定下來,原來這是唐學姐的家啊,這可真的是誤會了。

這樣一來,就更不能用打折卡了,太不划算了,而且,萬一傷了人家的家人,以後在丹華峯還怎麼混吃等死。

“什麼太蒼院,我姐姐在外公家呢,騙子。”小八越加對蘇言戒備起來。

“你姐姐沒告訴你嗎?是真的,那你給你姐姐捎信,就說我叫蘇言,她一定知道的,我是你大姐的學弟,你說我好不容易來你家一趟,卻被你們給關起來,還打我,到時候你大姐知道了,一定會怪罪你們的,我這是爲你好。”蘇言此刻一點也不想在這兒呆了。

“你有什麼證據。”小八道。

哎,跟一個小孩子講話,是真的累。

“你等一下!”蘇言連忙取出筆墨,開始畫唐夭夭的樣子,沒炭筆,要不然畫素描更像一些。

【完了。】看見主播的畫功,直播間所有人齊齊嘆了一聲,你還不如當初拿那單反給唐夭夭錄個像呢。

“噹噹噹當!怎麼樣,這就是你大姐吧。”

小八往前湊了湊,看着畫紙上那鬼斧神工的墨畫,再和腦海中美若天仙的大姐一對比,小八再次直接往後挪了挪。

“差點就又上了你的當!”

蘇言一拍額頭,眼睛發紅:“小屁孩,找你姐姐去,任何一個都行,我有話說。”

“姐姐們很忙的,纔沒空來看你。”

“那你爲什麼老在我面前溜達?”

“因爲圓圓閒啊,而且,沒人願意和圓圓玩。”小八說道最後,頓時一臉的沮喪,擡起爪子,看着自己瘦骨嶙峋的樣,直接往地上一趴。

“這理由,好強,我竟無言反駁,”蘇言也是感覺全身無力,他們兩個的對話,就像是兩個世界的人一樣,根本沒法溝通啊。

“來人啊,來人啊,我要見狐狸,呸,我要見圓圓她姐姐,有沒有人吶。”蘇言突然扯着嗓子高喊起來。

“吵吵什麼。”木屋的門被打開了,兩個很是英俊的狐將拿着武器跑了進來,狐狸就是好啊,變幻成人的樣子,女的嫵媚,男的英俊。

啪啪啪!

蘇言心裏剛誇他們英俊,兩狐先對圓圓行了一禮,然後直接施展術法,頓時220V的電源再次而來,電的蘇言哇哇大叫。

“老實點,殿下,我們就在門外,如果有什麼事,你儘管招呼一聲,”兩狐說完,看都不看蘇言一眼,直接出去,順手關了門,前面幾位殿下吩咐了,人類都是狡猾的,尤其是這個人,別客氣。

直播間頓時安靜一片,看着躺在地上四肢抽抽,嘴裏冒着白煙的主播,突然感覺好慘。

“我說的吧,姐姐們真的很忙,”小八換了一個姿勢,盯着牢籠內的蘇言慢慢道,似乎是真的爲他好一般。

蘇言絕望了,這都是什麼狐呀,一點道理都不講,能不能坐下來好好談一談,共建和諧社會不好嗎。

剛纔一幕來的太快,連關直播的時間都沒有,太丟人了,感覺以後就算回了學院,也不敢跟唐夭夭講了,她一定不會給自己道歉,而會笑話他的。

看來,自己能否儘快逃離這魔窟,還是在這隻腦子不夠靈活的圓圓身上,只要她給自己打開牢門,沒有什麼猶豫的,直接隱身加召喚天星子挪移,我就不信了。

蘇言強忍着疼痛,看着小八,臉上露出一個難看的笑容,而後順手取出那枚今早從抽獎頁面抽到的化形丹,反正這對自己沒用,此刻笑着,彷彿拿着一個糖丸哄騙小孩子一樣。

“圓圓啊,你爲什麼不像你姐姐一樣,變成一個好看的美少女呢,你看她們多美,多漂亮啊,你要是能變成人,一定更加的漂亮。”蘇言語氣中充滿了誘惑。

小八聽聞,眼中頓時失去了神采,萎靡的將腦袋枕在雙爪上,它還能活多久呢,大家都在瞞着她,可是,她比誰都清楚,而且,這裏是她的家,有多少次爹爹和姐姐的對話被她聽在耳中。

見着小八不說話,蘇言頓時笑了,搖了搖手中的玉瓶,裏面傳來一陣滾動聲。

“圓圓啊,你猜這是什麼,這可是好東西喲,只要你給我打開牢籠,我就把它給你怎麼樣?”蘇言嘿嘿笑着,不斷挑着眉毛。 “不稀罕!”面對蘇言的誘惑,小八直接扭過頭去,蘇言頓時急了,這孩子傷不起呀,才騙了他一回,就不相信人了。

蘇言隔着籠子,一臉溫和的笑容,像個鄰家小哥哥一般:“我說圓圓啊,你可不知道這東西有多珍貴,我是歷經艱難險阻纔得到的,這叫化形丹,特值錢,你只要吃下去,立馬就能變得和你那些姐姐一樣漂亮。”

小八原本趴着的,在聽到化形丹三個字時,兩隻白茸茸的耳朵頓時豎起來,一雙藍汪汪的眼睛一下子鎖住那玉瓶。

“化形丹?”

這三個字,是這麼多年來,它聽到掛在爹爹和衆位姐姐嘴裏最多的三個字,只要有了它,自己就能好好活着了,只要有了它,爹爹和姐姐們,就不用再整天奔波在外,就能陪着她了。

可是,聽姐姐們說,那是什麼三品丹藥,只有人類那邊才能煉製,可是這麼多年來,都沒有得到,現在,所謂的化形丹就在自己眼前了?蒙誰呢,我纔不會上當。

見着小白狐再次毫無興趣的趴下,蘇言只感覺做人做鬼都好失敗,我這麼帥,再搭上如此陽光的笑容,竟然被一隻小狐狸給看不起,不相信。

“大姐啊,我退一步,這是真的化形丹,要不我先給你,你吃了,化形很快的,如果我說的是真的,你就給我打開籠子,我出來活動活動筋骨,如果是假的,不頂用,你不放我出來就行啊,這買賣穩賺不賠,多划算啊。”蘇言帶着懇求的語氣,和小孩子說話,就只能順着來。

“萬一是迷藥呢?”小八也是半信半疑,它寧願這是真的,自己就能活下去了,這個世界,好多東西她還沒看夠呢。

“大姐啊,咱們距離這麼遠,這籠子又有術法的隔斷,我傷害不了你,萬一是假的,我不還在這裏面關着嗎,然後你醒來,你就讓你那些姐姐,好好蹂躪我吧,我絕對不二話,如果是真的,你就打開籠子不就好了。”蘇言只感覺口乾舌燥,但還是耐着性子解釋道。

這年頭的小孩就是不好哄,哪像他那個世界,只要告訴你,我給你買好吃的,或者你爸爸媽媽派我來接你,保證比誰都走的快。

小八站起身來,四肢着地,想想也是,如果真騙我,一定會被姐姐給教訓的。

“好,我再相信你一會,你把藥丟過來。”

“哎,好的好的,您接住了哈。”蘇言頓時小喜笑顏開,哎,這年頭,讓一隻狐狸化形都這麼委曲求全,自己還能幹成什麼。

不對,這應該是非常時刻,用非常手段而已,與我的本性沒什麼關係。

蘇言趕緊輕輕將玉瓶順着牢籠縫隙拋了出去,只希望系統別騙他,你說你要是給我個妖化丹多好,得省多少事啊!

玉瓶滴溜溜順着地面滾着,然後被五米開外的小八一爪子按在上面,狐疑的看着瓶子裏的霧氣,最後將它擺正,擡頭看了一眼蘇言。

蘇言滿臉微笑伸着手,表示您嚐嚐,不騙你。

嘣!

隨着塞子拔開,一股只有妖族才能聞到的芬芳突然撲鼻而來,這股異香,讓的小八眼睛瞪的老大,身體本能的傳來一股極度渴望,倒出一枚紫色的丹藥,想都沒想,直接吞服了下去。

籠內的蘇言也是定下心來:“諸位,看狐狸變人了,這雜耍可不容易看到,有錢的捧個錢場,沒錢的捧個人場哈。”

【哇,我要看我要看,以前只見過蠍子和蛇蛻皮,還沒見過狐狸蛻皮變人的。】

【主播你身子往前一下,我要全程錄下來。】

【主播,你那什麼化形丹哪來的,真的假的,別又給忽悠的遭雷劈。】

“那是我從系統抽獎頁面抽到的,放心,”蘇言也想看,除了電視劇特效那化形外,真實的到底是怎樣的。

【哇,我也好想有一顆,這樣,我要看看,那日天日地日沙發拖鞋的自家泰迪,化形後到底是咋樣的。】

【那傢伙,絕對採花大盜類型的,我要有,我要看我家拉斯英俊的樣子,你說二哈是不是都是紳士的?】

蘇言沒來得及回答,因爲此刻的小八全身開始在冒熱氣,好像洗桑拿了一樣,而她此刻,似乎有些驚慌失措起來,只感覺全身好舒服,以前體內一些隱隱作痛的地方,此刻的感覺,簡直難以形容。

體內的血脈開始快速的流動起來,而自己,似乎在一點點變高。

“靠,這不會是個焉炮吧,怎麼跟丟了個煙霧彈似的,異界妖怪化形都是這樣嗎?”蘇言好想吹開那霧氣,看裏面到底是什麼樣,難道會是一個光溜溜,沒穿衣服的少女在變形嗎?這個時候,應不應該先關掉直播,可是,如果真這樣做,自己絕對會被罵死。

蘇言眼睛眨了眨,只過了五個呼吸,那團霧氣漸漸開始散開,然後他頓時驚了,直播間更是哇哇的一片。

霧氣散盡,此刻出現在蘇言面前的,是一個約莫只有六七歲的粉雕玉琢的小女孩,穿着一身連體的白色裙襬衣服,黑黑的睫毛輕輕抖着,白皙的皮膚如羊脂般光滑,臉頰上有一對淺玫瑰紅的酒窩,小巧的鼻骨,細緻紅潤的嘴脣有幾分稚氣與純真的色彩。

更爲奇妙的是,她的頭髮竟然不是黑色,而是一種極爲漂亮的雪白色,再加上一雙星辰般的藍色眼睛,活脫脫的一個小蘿莉,不,應該是花中精靈,一下子讓很多人喜歡上了她。

【哇,太卡哇伊了,狐狸精打小都是這麼漂亮嗎?】

【好想有這麼一個女兒,太可愛了,真想抱在懷裏狠狠親一下。】

【狐狸精變形,連衣服都是先天準備的嗎,這老天服務的態度好周到。】

…………

小八的變形,讓的直播間許多人頓時嚷嚷起來,實在是太可愛了,連着蘇言都震驚不已,他突然有種衝動,等這次逃出去,自己再花費一些魂星,看能否再中一枚化形丹,他想看看小黑,會變成什麼樣,估計是一個黑小夥。

而此刻的小八也是懵了,看着雙腳,看着自己的手,以及突然變高了的世界,還有,經脈中那活躍的氣血感覺,無不表示着,自己真的化形了,體內的暗傷也沒了。

蘇言二話沒說,取出黑龍寶鏡:“寶貝,看這裏,叔叔沒騙你吧。”

小八連忙跑過來,看着鏡子內的自己,揉揉臉,到現在都不敢相信,困擾這個家這麼多年的難題,就這麼解決了。

About the author

jingshenxianxiangxue:

0 Comments

Would you like to share your thoughts?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

發佈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