這禍端是因我而起,也要引我而消。

這禍端是因我而起,也要引我而消。

2020 年 10 月 23 日 未分類 0

杞人本來已經收拾好了東西,就等溫女神到了就走的。此時,她開始抱怨我,說不該回來了,得罪了那麼多大人物,回來豈不是送死嗎?這下怎麼辦?

佳麗就站在一旁,一句話不說。

杞人妹子往地上一蹲,竟然捂着臉哭了起來,說:“這下好了,死都不知道怎麼死的,回來幹嘛?這要是去了新一屆的話,還有這種事嗎?”

我說:“但是你想過沒有,我們走了,這些人是不是會拿無情谷出氣呢?到時候屠戮一空不是不可能的。”

杞人皺着眉頭說:“和我們有關係嗎?現在怎麼辦?我們被包圍了,我們不回來起碼還能活我們兩個,現在一起死,有意義嗎?”

我看着她說:“誰說會死了?有我在,你死不了。”

“你當你是風雅帝君那樣的存在嗎?”杞人嗚嗚地哭着說:“本來以爲熬出頭了,要過上好日子了,沒想到毀於一旦,都怪你,二狗,都怪你。”

“你別喊了,回屋呆着去吧。”我說,“我不叫你們,誰也不要出來。”

杞人在地上蹲着哭,看着這叫一個心煩啊!

朱羽在內世界喊了句:“好像是穩定了,雨停了,岩漿也噴完了。”

就是這時候,我感覺到了,我要升級了。

我一閉眼,袖子一揮就把杞人給送進了大殿裏,接着,身體嗡地一聲震盪,一圈能量震盪了出去,我晉級了。總算是晉級成了二品神的存在。

同時,破天九式的第七式也浮出水面,從第七式我判斷出了後面三式的作用。前三式是基本屬性的加成,中間三式是攻擊加成,後三式則應該是被動狀態加成。第七式則是攻擊時的力量加成百分之三十。

我勒個去,百分之三十啊!這是什麼概念啊!我的爆發力豈不是到了一個恐怖的地步?配合上暴擊和穿刺,我現在真的覺得可以挑戰七品以上的大神了。

此時,四匹快馬朝着這邊跑了過來,到了樹下後,四位一起下馬,來的正是三個虎逼和小黃。裝逼豪來了我還是挺意外的,我說:“你不回去,也來幹嘛了?知道這是什麼地方嗎?傳說中的天界的中心,是天兵神將打架的地方,你行麼你?”

裝逼豪說:“我現在好歹也是八品仙了啊老大,你別看不起寡人行嗎?”

我說:“你快點進屋子去,沒我的命令別出來。”

裝逼豪此時還是我的樣子,他嘿嘿一笑,還用手扣扣牙,好像是塞住肉絲了媽的,太猥瑣了。我說:“你能恢復本來面貌嗎?看着真噁心。”

“當帝君真的太爽了。”裝逼豪說着就朝着大殿走去,進去後,把門關上,從門縫往外看。

牛逼英雄和逗比川站在一旁,看着遠處說:“他們這是要幹什麼?要打仗嗎?”

我說:“只是想要回火種,哪裏有那麼便宜的事情?簡直就是開玩笑,輸了的東西還要要回去,沒這道理。可能要打一場大仗了,你們做好準備了嗎?”

我這時候散去了藥效,恢復了本來的面貌。我想知道,這羣傢伙知道是我在保護二狗,還會不會繼續搶。或者,他們會把我弄死在這地方嗎?此時,我信心十足,想弄死我,根本不可能。

我怕他們嗎?有青龍、白虎,朱雀,玄武、麒麟和十四匹狼靈,這雖然都是低級的神獸,但是他們都是有着專精技能的存在。此時,他們在內世界裏,都升級了。簡直令我匪夷所思,這些傢伙簡直就是我的分身啊!不,和分身不同,似乎我們就是不在一個身體裏的一個整體一樣。簡直令我匪夷所思啊!

此時,他們都是二級神獸的存在,實力有了質的飛躍。朱羽已經興奮的在空中不停地盤旋了起來。

秦川哼了一聲說:“我秦川誰也沒怕過,包括你楊白臉,雖然我屢戰屢敗,但是我怕過嗎?”

納蘭英雄說:“楊兄,輸了大不了跪了就是了,笑到最後纔算是真本事。”

看着納蘭英雄說:“看來你還是沒有放棄啊!你是不是一直想着打敗我呢?”

“打敗你是遲早的事情,你不要忘了,我可是十六加的金屬性慧根,只要是我多戰鬥,多吸取戰鬥經驗,配合升級,戰神稱號,一定是屬於我的。”

我心說傻孩子啊,我都將近十九的火屬性慧根了啊!滅你還不是分分鐘的事情啊!但是我不能打擊他的希望啊!我說:“希望你打敗我,到時候,我跪倒給你唱征服!”

“這一天不會太遠了,我預感的到,我又要晉級了。說着說着就來了。想停都停不下來!”

納蘭英雄哈哈笑着,一伸手拿出金箍棒來,舉着吼了一聲,隨即,身體周圍便震盪了出去。他晉級了,六品神的存在,馬上就要步入大神的行列了。這十六加的慧根修行起來簡直神速。他看着我說:“要不是大敵當前,我真想這就和你堂堂正正打一場啊!”

秦川說:“我的晉級是無聲無息的,不如你們會裝逼,但是你們發現沒有,我最近氣色不錯。”

接着,他解開了褲子,在廣場上撒了一泡尿。我和納蘭英雄也撒尿,都淘氣地看着對方的丁丁。我驚奇地發現,這秦川的丁丁長大了不少,接近正常水平了,他那乾枯的身體也開始變得滋潤,有了人的血色。我說:“秦川,看來你要進化成人了啊!”

“老子本來就是人。”秦川說:“納蘭英雄才不是人。”

納蘭英雄說:“老子就不是人了,是魔,那又怎麼樣?你們還不是魔呢。”

我一邊繫褲子一邊說:“來了,*濤還是來了。”

“恐怕沒這麼簡單,一定還有老大在後面看情況呢。”我看着遠處說。 *濤到了後,一看我們三個,愣住了,隨後呵呵笑着,一拱手道:“三位,我只是想要回屬於我的東西,被二狗騙走的火種。”

我說:“別找了,歸我了,二狗已經將火種送給我了。你要是想要,朝我要吧!”

*濤哼了一聲說:“我要找二狗談。”

偏偏此時,門開了,裝逼豪又變成二狗的樣子出來了,一邊出來還舉着個雞腿吃呢。他罵罵咧咧說:“你這個狗籃子,找你家爺爺幹哈?你那狗屁火種送人了,楊落說給我個弼馬溫乾乾,我就答應了,我就這樣了,你他媽的打我啊你!”

*濤說:“二狗,你他媽的傻嗎?你只要將火種要回來,我讓你去北天當大將軍。”

“我*,老子不愛去,在新一屆當弼馬溫也比去北天當大將軍好玩,我就這樣,你他媽的打我啊你!”二狗說完把雞骨頭砸了出去,*濤長劍一擋。裝逼豪也沒打算砸到,用袖子擦擦嘴巴說:“尼瑪的,老子回去看戲,你們繼續。”

此時,那姚鳴,姜飛,朱鬆都來了。四個人騎着四匹天馬,並排在我們三個面前。

姚鳴說:“看來,這火種是在楊帝君手裏了?”

我嗯了一聲說:“是,在我這裏。在我的內世界裏,你有本事弄死我,內世界坍塌後就能飛出來了。”

“你看看周圍,五萬精兵已經將這個小山谷圍得水泄不通,難道你覺得我怕你嗎?知道帝君有本事,會飛,但是我告訴你,今天,你們插翅難飛,這裏已經被天網罩住了,誰也別想從天上逃走,如果不交出來火種,都要死!”

納蘭英雄說:“這麼好玩啊。這麼說是罩住了,我們豈不是可以殺個痛快了嗎?”

姬長老和洪水大帝一起騎着一白一黑兩匹馬過來了。此時的姬長老也換上了太極的道袍,正道太極,乃是中天之本,歷代太極門爲中天培養了大批的人才,包括中天大帝也是太極門的弟子,這些長老,無一例外。

我甚至懷疑,太極門的遷址,也許已經昭示着中天的落敗了。

洪水大帝說:“你們都在這裏啊,你們真的太好了,竟然給自己選了這麼好的墳墓,佈下天網的絕佳之地,而且,你們竟然不在乎我們佈陣,我真的不太明白了,你們這是要做什麼?難道你們覺得有和我們一戰的能力了嗎?”

姜長老和姚長老也騎着馬過來了,倒是少了娰長老。這個娰長老在哪裏呢?

此時,我竟然想起了娰蔓蔓來,難道,這娰蔓蔓和天界的娰家有某種聯繫嗎?難道他們有特殊的通道溝通的嗎?我總覺得,這個娰長老不太一樣。

這四位並排站好了,姬長老牽頭說:“殺了你們三個,之後就是張道陵這個叛徒了。之後,新一屆唾手可得。新二屆也只有淪爲奴隸的份兒了。楊落,你竟然如此看着我們佈下大陣,難道你不怕嗎?”

我不屑地笑着說:“怕你們?怕你們不是共產黨員!”

“共產黨員?”洪水大帝一愣。

秦川看看我說:“同志,我也是黨員,大四那年入黨的。”

“好你倆離經叛道之徒,殺你們也算是有了理由了。”姬長老哼了一聲道。

我哈哈笑着說:“姬長老,這裏沒有別人,不必這麼虛僞,就連大道之外的惡煞你都能與之爲伍,我們這些黨員,你怎麼就如此的咬牙切齒呢?其實只是下屆天朝的一個小組織罷了。”

此時,天空一個黑影撲了下來。

我們三個都瞪圓了眼睛,媽蛋,這黃斌此時竟然有了一雙紫色的大翅膀。我喊道:“這是極樂世界鯤鵬的翅膀?爲什麼會在你這裏?”

傻逼斌落地後翅膀一收,哈哈笑着說:“這還多虧了你的成全啊,你先是劈了鯤鵬,後劈了我,也算是我和鯤鵬有緣了。鯤鵬紫金翅已經被我煉化,楊落,你沒想到吧!”

我看着他說:“那又能怎麼樣呢?”

佳麗這時候罵道:“小淫賊,你今天既然來了,就不要離開了。”

小黃這時候走了過來,看着我說:“楊落,爲什麼佳麗可以,我不可以?你打造的我爲什麼這麼差?我也要佳麗那樣的身體。”

我尷尬了,說:“打造你的時候手藝不好,不過,再次打造的話,手藝就更好了。只要我有時間,一定爲你打造一副更好的身體。不過,你需要等一樣東西,那就是原始之金。只要是我得到了這個,到時候一定會打造出一個連我自己都吃驚的人偶,到時候一定讓你來駕馭那副身體。”

小黃這才笑了,說:“那麼,我們說定了。我也許就可以生孩子了。”

傻逼斌看着佳麗一愣,隨後一指說:“你竟然詐死,奇怪了,我們竟然沒看出來,好,既然你沒死,就和我走吧。師父他老人家煉化翅膀累壞了,剛好帶你去給師父解乏。”

姬長老說:“黃斌,難道你忘了楊落的厲害了嗎?我看你還是老實點和我們爲伍,一起合力除掉這個楊落比較好!”

我哈哈笑了幾聲,大聲說:“牛逼英雄,逗比川,你倆覺得能打幾個?”

納蘭英雄說:“說實話,我和逗比川合力能打一個。”

秦川罵道:“沒出息,老子自己就能對付一個。”

納蘭英雄說:“你會死的很慘,聽我的,咱倆合力對付一個,我看就對付傻逼斌就好了。”

秦川道:“胡扯,我實力可比上次有了提升,我自己對付傻逼斌綽綽有餘。”

“你也許只看到自己升級了,沒看到這傻逼斌也升級了吧!三品神,有煞氣加持,加上太極大道,不可小覷!”

我哈哈笑着說:“你倆就不必了,對付黃斌交給兩個女同志就好了,小黃和佳麗,二人合力對付黃斌,佳麗要注意掩護小黃,小黃只可遠處攻擊騷擾,不可靠近。納蘭英雄和秦川,你倆聯手對付姚長老吧,應該能打個平手。姬長老,姜長老和洪水大帝,我就一併收拾了吧!”

洪水大帝罵道:“大言不慚!你憑什麼?就憑你二品神的本事嗎?你挑戰我們三個,你不夠資格!我自己收拾你足夠了,看來你太小看我們這些老傢伙了。”

我知道不夠資格,但是又能怎麼辦呢?我只能是空中屬性打擊,指望着納蘭英雄和秦川先下一城,之後和我合力,也許還有勝利的機會。

這一次黃斌來的太突然,打亂了我所有的計劃。本來必勝的局面,一下變得有了巨大的危機了。

小黃和佳麗已經一前一後擺好了架勢。但是這黃斌順着光移動的本事,令人防不勝防。我還是很擔心小黃扛得住扛不住的問題。黃斌的煞氣非常厲害,按照我的估計,只要是掃到小黃,就會是一道口子。

天琴這時候說了句:“楊落,你是不是把我們都忘了?”

我在心裏說:“不是忘了,是對手太強了。我怕你們有閃失啊!”

天琴說:“更危機的時候都過來了,這麼大的仗,沒有我們怎麼行呢?況且,也許你比不知道我們真正的實力。”

話音剛落,天琴先出來了,接着就是柏芷、朱羽和玄武。最後綺羅才懶洋洋地出來了,出來的時候手裏還捏着一塊藍寶石。他把藍寶石往身上蹭了蹭說:“諸位,五行神獸都已經成神了,不戰鬥還等什麼呢?”

這次變身是我前所未見的,他們不是變成了本體,而是變成了半獸半人的樣子,每個人身上都裹上了一層戰甲。

天琴是一身黑色的戰甲,朱羽是一身紅色的戰甲,柏芷是一身綠色的戰甲,玄武姐弟倆換上了一身白色的戰甲,但明顯比以前小武的高檔了很多,綺羅是一身杏黃色的戰甲。

天琴說:“成神之後,戰甲便應運而生,這戰甲似乎是天地所造,懸浮在天地之間,似乎就是給我們準備的一樣。”

我去探查這戰甲,竟然不知道這是什麼材料打造的,但我肯定的是,這是金屬的。只不過,這金屬是我從未見過和聽過的存在。我這才明白,天外有天。這天界絕對不是唯一的高級世界。很可能,這些戰甲,來自化境。

但是,這些戰甲爲什麼會出現在我的內世界中呢?或者是,一直就在我的內世界中嗎?

狼靈是最後出來的,一出來就圍在了我的周圍,一個個的低着頭,我看火屬性的狼靈,此時的毛髮已經變得豔紅,就像是被鮮血染過一樣,雖然個頭和雪狼一樣大,都和騾子差不多,但是火狼那狀態明顯就比雪狼要好很多。

我明白,這是因爲我火屬性慧根翻倍的結果,這火狼此時雖然也是二級神獸,但是他們的能力,可不是二級神獸那麼簡單了。

五行神獸做好了戰鬥準備,我看到,天琴的手臂上長滿了鱗片,閃閃發光,朱羽一躍便騰空而起,完全化作了本體,但是那火紅的鎧甲就像是鑲嵌的一樣貼在身上。沒錯,她是空中王者,要是那黃斌膽敢飛起來,我和朱羽完全有能力將他制服在空中。

洪水不屑地一笑說:“楊落,難道你覺得靠着這些畜生,就能與我等一戰了嗎?”

火狼一聽最先怒了,頓時一起就撲了出去,這七匹火狼一同撲出去,跑出去的同時,身上忽地一聲就燒起了紅色的火焰。這洪水這才罵了句:“這畜生爲何這麼強?”

還有一位獲益匪淺,那就是朱羽。此時的朱羽猛地撲下來,直奔洪水大帝的頭就去了。這上下一起攻擊,洪水大帝只能取其一,他直接下馬,朝着狼靈奔跑過來,同時,手裏有了一把長槍。直接一下朝着頭狼刺了出去。

頭狼一閃,很靈巧地就躲了過去,緊接着欺身而上,直撲洪水大帝,這洪水大帝一腳就踹在了頭狼的脖子上,頭狼被踹飛了,但是,洪水大帝的腿呼地一下就燒着了。

“這是什麼火!該死!”他用真氣去蕩,沒想到這火遇到真氣,燒的更加旺了,洪水大帝直接變成了一個火人。

其他的火狼頓時一起撲了上去,開始撕咬。洪水大帝的一塊皮肉直接被撕了下來。

姬長老脫了長袍一甩,將洪水大帝裹住,頓時火就滅了。姬長老罵道:“該死,這是原始之火!楊落竟然能夠降伏這原始之火!”

洪水大帝這才提起了內氣,哄地一聲震開了狼靈。他罵道:“今天不除掉這楊落,後患無窮!”

朱羽此時在空中一張嘴,頓時一片火噴了出去,頓時一片火海。姬長老喊道:“我來降溫!”

他身體一震,頓時嗡地一聲,水屬性真氣便朝着四周擴散出去,所過之處,大火隨即撲滅。他喊道:“就算是原始之火,也是有相剋的,只不過更加頑強一點,你只是二級神獸,還差得遠!”

我喊道:“那看我的吧!”

破天九式:力,智,速,暴擊,穿刺,命中,攻擊加成!

我的身體開始嗡嗡作響,最後,我最大限度壓制其他真氣,讓火屬性真氣充滿了全身,頓時,我的身體呼地一下燃燒了起來。我說:“既然是五行相剋,那麼我就要看看是你的水屬性厲害,還是我的火屬性厲害了。”

我腳下太極雙魚圖呼地一下就漫了出去,接着,風刃形成,開始圍着我旋轉,同時開始吸收電能,土豪金在手,長劍也呼地一下燃燒了起來。

這一切都是一氣呵成。風刃越轉越快,太極圖的勢力範圍越來越大,這姬長老喊道:“楊落,你還是真強,但是你能強過我嗎?”

他一跺腳,太極雙魚圖形成,也是呼地一下就蕩了出來,接着,一把長劍在手,風刃在身體周圍形成,長劍一橫,一揮。我突然有一種錯覺,他好像一下離我近了不少,但是,這是怎麼過來的?

“楊落,你傻了嗎?爲什麼不動?”秦川喊道。

再接着,我突然覺得眼前一花,這一劍直接刺在了我的眉心!太快了,爲什麼這麼快?我的眉心頓時鮮血流了下來。

納蘭英雄喊道:“楊落,你傻了嗎?這麼慢你也躲不開嗎?你爲什麼不躲開?”

等我反應過來的時候,這一劍已經刺進了我的小腹,而我的胸口也已經有鮮血流出,這一劍沒有刺穿我的肋骨,沒有刺穿我的頭骨,卻刺穿了我的腸子!

秦川罵道:“楊白臉,你是死的嗎?爲什麼不躲開?”

我這才一拳打出去,哄地一聲,直接打在了姬長老的額頭,這一拳我使出了全力,火屬性攻擊,加上暴擊和攻擊加成。他頓時身體倒飛出去,抓着的長劍從我小腹拔出去,帶出去一股血劍。

他啪地一聲落地,隨後站起來喊道:“好硬的金身,好強的攻擊!”

姬長老又搖搖頭說:“但是,不足以讓我輸!”

納蘭英雄喊道:“楊兄你爲何不躲?”

我搖搖頭說:“不是我不躲,而是太快了。”

我捂着腹部,手裏都是血,之後我開始療傷,並沒有傷及心脈,並無大礙,但是這劍法,令我有些匪夷所思。這到底是怎麼回事呢?

秦川罵道:“扯淡!快?明明那麼慢!楊白臉,你不會是故意的吧!你他媽的快慢都分不清了嗎?我日,你個錘子,雞兒,麻批,龜兒子,哈兒,神殼殼,哈戳戳,方腦殼,殺頸頸,農豁皮……”

“你這個成都崽子!罵出國際水平了啊,臥槽,這我還瞎說?!”我罵道。 秦川罵罵咧咧說“你退後,爺讓你看看什麼叫分得清快慢!”

這貨拎着劍往前衝,我就往後飄落了大概三十米的距離。我也想看看自己是怎麼被一劍捅進了肚子的。傷勢在快速修復,只要是沒有傷及心臟和大腦、*、眼珠子這四大件,一切都不是問題。

秦川一劍砍出去,姬長老太極劍一擋,就聽鐺地一聲,我感覺到一股能量這這次觸碰之下蔓延了開來。接着,姬長老就像是對付我一樣,一劍直指秦川的眉心。秦川突然變得很不自然,就這樣眼睜睜看着這長劍叮地一聲刺在了他的眉心。

“好硬,簡直妖孽!”姬長老罵了句。

接着,一劍刺向了秦川的胸部,還是叮地一聲,沒有刺進去,只是刺破了皮。姬長老大開大合,一劍就要朝着秦川的小腹刺去。

“不好!”納蘭英雄喊道:“快閃啊!”

“看我的!”黃斌這時候一揮劍就衝進了戰團。他要用自己的煞氣刺穿秦川的胸口。

我知道,他是能做到的。

同時,佳麗和小黃都對黃斌下手了。

佳麗射出的是金光閃閃的光箭,小黃射出的是紅色的光箭,這兩股能量直接朝着黃斌就去了。

但是隨後,我和納蘭英雄都驚呆了。

納蘭英雄喊道:“這是什麼?”

“臥槽!爲什麼?”我喊道。

我們看到,這光箭進了大概姬長老十米範圍內的時候,突然飛不動了,在空間慢慢前行,包括黃斌,剛進了戰團,身形就慢了下來,秦川也是在眼睜睜看着姬長老做好準備,一劍刺了過來。

我頓時就打出了最大的限度一朵曼陀羅,這朵曼陀羅有拳頭那麼大。我用手一推,曼陀羅便朝着姬長老飄去,但是進了十米範圍後,速度變得非常的緩慢。

我默唸道:“爆!”

就算是平時瞬發的技能,這次都有延遲了。過了大概有兩秒,這才哄地一聲炸開了。頓時秦川活了,黃斌也活了,那兩枚光箭也活了。

光箭直接朝着黃斌而去,黃斌則用翅膀裹住了自己,光箭直接打在了翅膀上,哄哄兩聲爆炸聲,堅強如廝的黃斌硬是被按在了地上。

秦川此時一把抓住了姬長老那已經刺進了小腹的長劍,一腳就踹在了姬長老的肚子上。姬長老真氣護體,就聽哄地一聲,姬長老後退兩步。秦川卻被震回來了。

秦川落地後喊了句:“太快了,根本看不清!”

納蘭英雄喊道:“放屁啊,在我看沒有這麼慢的了,我去試試。”

我看懂了,伸手攔住了納蘭英雄。

我說:“不用試了,大道之一,時間效能啊!在他的控制範圍裏,我們的時間減緩了,但是他卻正常,所以,我們反應速度,靈敏度,外加攻擊速度,都減緩了,任何的事物都必須和兩樣東西有關,時間和空間。我可能知道怎麼對付他了。他用時間求速度,我就用空間求時間吧!”

我左手裏捏住了一個罪惡曼陀羅,這東西是極其消耗真氣的,但是這爆炸確實對這時間效能有效。右手握住了土豪金,直接衝了出去。

我知道這姬長老的控制範圍,也就是十米左右。但是這十米已經足夠了,如果不破了這時間效能,任何攻擊在他看來都是和蝸牛的速度差不多,他可以悠閒應對。

About the author

jingshenxianxiangxue:

0 Comments

Would you like to share your thoughts?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

發佈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