裡邊一個房門打開,唐宋立即閃身衝過去。出來的是個衣著華麗的女子,還沒等她來得及反應,唐宋已經從她身旁擦過,衝到房間里,然後趕緊跳入到世界內。

裡邊一個房門打開,唐宋立即閃身衝過去。出來的是個衣著華麗的女子,還沒等她來得及反應,唐宋已經從她身旁擦過,衝到房間里,然後趕緊跳入到世界內。

2020 年 10 月 23 日 未分類 0

那女子愣了,驚愕的回頭看了一眼身後,也沒見到有人,就感覺方才有一股怪風吹拂。

不及細想,女子回頭看著外邊倒地的兩個侍女,驚叫著:「來人啊,有刺客!」

兩個黑衣人很快衝過來,看到昏迷的兩個侍女,神色緊繃。女子驚叫著:「快抓住他啊,他肯定是從那邊跑了!」順手指著前邊,巧的是,剛好往圍牆方向。

兩人沒有多想,趕緊追上去。一時間,王府內頓時亂成一團……

足足有一個時辰后,唐宋才從世界出來。

房間里亮著燭光,桌子上還擺著好多飯菜。房間很大,看裝扮好像是,閨房?

各種花花綠綠的蚊帳帘子,看起來很是有情調,讓唐宋腦子不自主浮現古代皇帝的那種荒唐生活……

四處看了一下,忽然發現屏風後邊有個人。應該是個女子,正從床上下來。唐宋一驚,慌忙閃身過去。

正是剛才那個女子,穿得略顯單薄,身子若隱若現的,尤為辣眼。也就三十歲左右,長得還很漂亮。

看到唐宋,女子也愣了,兩眼頓時瞪大,嘴巴張大的想要叫喊,唐宋猛地衝過捂住她的嘴巴,墨俠橫在她脖子上,低聲道:「別叫,否則我殺了你!」

女子僵硬不敢動,一雙眼睛依舊瞪大,滿是不敢置信。先前都搜過了,怎麼他會在這裡?!

警惕的四處看了一下,確認房內沒有其他人,唐宋才沉聲道:「我不想傷及無辜,放開后你不要叫,要不然我殺了你。」

女子微微點頭,唐宋這才謹慎的放開。女子果然沒叫,只是震驚的往後退了兩步,回頭不敢置信的打量著他。

看樣子,她是剛把衣服脫了,朦朦朧朧的,可真是尷尬!

綳著神色,唐宋低沉道:「你是七王爺什麼人?」

「我,我是王妃……」女子顫聲應道,「你,你怎會在這?」

咚咚咚……

還沒等唐宋回答,房門敲響,外邊傳來侍女的聲音:「王妃娘娘,水來了。」

回到明朝做權臣 唐宋皺著眉頭:「不要表露,否則……」話沒說完,趕緊跳入世界。

見他忽然又消失了,王妃一愣一愣的。等到房門再次敲響,王妃這才反應過來。做了幾個深呼吸,強行讓自己冷靜下來,一副淡然的喊著:「進來吧。」

房門打開,幾個是女抬著浴盆和熱水進來。王妃不動聲色,面色冷淡的看著她們忙活。

等到她們把水放好,王妃才輕聲道:「出去吧,今日我自己洗便好。我想一個人靜一靜。」

一個侍女頗為驚愕,低聲問道:「王妃,可是因為王爺……」

「出去,我想一個人靜一靜!」王妃故作生氣的橫著眼。

幾個侍女不敢為你,趕忙退出去。王妃還假裝把腳伸到浴盆里,製造出一些水聲。等確信她們走了,慌忙低聲喊著:「喂,你可以出來了,她們走了,喂?」

可是並未見到有人,王妃很是怪異,難道已經走了?

沒等多想,唐宋忽然出現在她身旁,著實讓她嚇了一跳,差點沒翻滾到浴盆中。心驚膽戰的打量著他:「你,你從哪裡來的?」

唐宋沒回答,看了一眼門口方向,確認沒人,這才鬆了口氣。目光落到王妃身上,發現她是一副暴露的樣子,頭皮有些發麻:「你先將衣服穿上。」

王妃猛地驚醒過來,臉頰頓時發燙的趕緊跑過去將身子裹住。其實她不是沒穿,但穿還不如不穿,那單薄而又透明的衣物遮掩,簡直讓人發狂。

沒想到七王爺這丫也挺會玩,他看起來都快五十歲,竟然有個三十左右的王妃。看樣子,這丫也是有想法的人!

很快王妃穿好了衣服,臉頰火紅的走回來:「你,你便是那姓唐的?」

唐宋皺著眉頭:「你也知道我?」

王妃點著頭:「我見過你,昨夜晚宴上,雖然沒能看清。」

也對,她是王妃,自然是可以參加皇家晚宴,肯定見過自己……

還沒等唐宋反應,王妃順勢跪在地上,低聲道:「先生,求你救救我。」

唐宋愣了,不明所以的俯視著她:「你這,我沒懂。」

王妃抬起頭來,可憐楚楚的解釋:「我是王妃不假,可那王爺,不是真的七王爺。」

這話倒是讓唐宋不由一驚:「你怎知道?」

「他……」王妃臉頰微微發紅,咬著嘴唇,「七王爺以前很疼我,可這兩年來,王爺從未進過我房間。雖然表面上他還是跟以前一樣疼我,但……我知道,他不是真的七王爺。」

唐宋嘴角不自然抽搐,這聽起來可真尷尬,寂寞幽怨七王妃?

只聽王妃繼續道:「自從府里來了那些所謂的外人,王爺更是對我視而不見。他以前絕不是這樣,七王爺不可能變成這樣。好幾次,我跟他提起從前,他,他都不記得。我想,他不是真的王爺,只是長得一樣罷了。」

唐宋沉了口氣:「我現在自身難保,怎麼幫你?你也說了,王府內高手如雲,我可打不過他們。」

「可是……」王妃急了,慌忙站起來,「可是我都不知道該怎麼辦,你既然與那假王爺為敵,那你幫我問問,真的七王爺在哪,我……」

唐宋哭笑不得,想得還真簡單,還問問真七王爺在哪,只怕早就死了! 「你為何沒有跟聖上說?」唐宋皺眉的問道。

王妃咬著嘴唇:「我不敢。王爺一再叮囑,府中若是有人敢出去亂說,死!先前有個側妃就跟人說了幾句,被他殺了……他以前真不是這樣的,他以前很好的。」

說著王妃雙眸不自主閃爍淚光,身子也微微顫抖,顯然是在害怕。

唐宋哭笑不得,既然害怕,那還怎麼幫?

這可真是尷尬,明知道那個王爺很殘暴,她又想查清楚,讓他怎麼幫忙?

好一會,王妃擦拭眼角淚花,低聲道:「我等下去見王爺,你隨我去。他受傷了,你一定能抓住他的。抓了他,你就幫我問清楚,七王爺在哪,我只想要我的七王爺。」

唐宋嘴角抽搐,頭皮有些發麻:「你確定?若是被他發現,他可能會殺了你,甚至還會牽連你的家人,你要想清楚。」

王妃緊神色複雜的尋思了一會,心頭一橫:「我管不了那麼多了,七王爺待我那麼好,他為了讓我當王妃與全天下作對,還辭了皇庭所有掌權職位,就是為了陪我,我……我不能沒有他。」

說著又哭起來了,可真是讓人頭疼。

這王妃沒什麼實力,看起來雖然很文雅,卻也不像是什麼名門望族出身,七王爺怎麼就讓她當上王妃的?

又過了一會,王妃再次冷靜下來,抬頭道:「真的,每天我都是洗了澡就去看他,等下你隨我去。我每次都帶兩個人,他們都已經習以為常。你只要假扮成我身邊的人,肯定能混進去的。但你得答應我,在沒問清楚之前你不能殺了他。」

唐宋尋思了一下才點頭:「好吧,希望你沒騙我……」

如今也確實沒什麼好計策,總可能一直躲在這裡。那些高手們找不到人,估計四處搜尋,指不定什麼時候找到這裡。

等了一會,房門果然再次敲響。王妃將衣服整理好,讓唐宋躲在帳子後邊,隨後才讓他們開門。

一幫侍女進來,先將熱水抬走,隨後又給王妃梳妝打扮。不多會,就剩下兩個侍女。

「巧兒,你去把門關上。」王妃忽然輕聲道。

巧兒也沒多想的過去關門,王妃立即回頭沖著帳子後邊道:「唐先生,你出來吧。平常我都是帶著巧兒跟秀兒一塊過去,你看你能不能打扮成她們其中一人?」

看到有個男子從帳子後邊出來,巧兒兩人差點沒嚇死。不過她們畢竟是王妃的親信,很快就冷靜下來。

唐宋額頭飄過幾道黑線,打量著兩個丫鬟。兩人都比自己矮小一些,就秀兒稍微肥胖,身子比較大。

尋思了一下,唐宋指著秀兒:「你讓她把衣服給我,我有辦法。」

王妃立即道:「秀兒,你去換我那些衣服,然後把衣服給唐先生。快去,不要多問。」

秀兒看了一眼,咬著嘴唇走到裡邊換衣服。不多會,換上王妃的一身雍容華貴衣裳,然後將丫鬟衣裳拿給唐宋。按捺不住,低聲問道:「王妃娘娘,你這是……」

「我要帶他去見王爺。別傳出去,要不然我們都得死。」王妃謹慎的低聲道,「巧兒,你快些,給我裝扮上。唐先生,你也快些,一會有人來帶我們過去的。」

看著手裡柔軟的衣裳,唐宋頭皮發麻。好賴也是個高手,特么居然要男扮女裝!

上下打量了一眼秀兒,唐宋輕聲道:「把手伸出來。」

秀兒不明所以,看了一眼王妃,這才伸出手。唐宋握住她的手,讓秀兒臉頰頓時發紅,慌張的想要縮回去,唐宋沒讓她掙脫,迅速探查她的身體。

很快唐宋又鬆開了,拿著衣服到裡邊。秀兒偷偷鬆了口氣,再次問道:「娘娘,這樣能行么?他是男的,這一路都有高手守著,若是讓他們發現……」

「可我現在已經沒別的辦法。」王妃咬著嘴唇,雙眸閃爍著幾分堅定,「只要能讓王爺回來,我……我就是死也願意。」

兩個丫鬟沉默了,其實她們也想王爺回到以前,以前的是王府多好,一片祥和。王爺對她們也好,而且王爺溫文儒雅,哪裡像現在這般殘暴。

豪門甜寵:周少的試用期女友 如今王副內好多怪人,甚至還有獸族,她們哪天不是擔驚受怕,生怕自己一不小心就被殺了……

不多會,唐宋出來了。王妃三人卻是驚呆了,不自主站了起來。

這哪是唐先生,分明是另一個秀兒!

身材差不多,個頭也都一樣,只是臉沒那麼相似而已。

「這,唐先生,你怎做到的?」王妃有點懵,連氣質都一樣。

唐宋心頭卻是鬱悶,低聲道:「別問了,稍稍幫我化妝一下。這衣服,真難穿。」

特么堂堂創世神,竟然要當女裝大佬,他容易么?

三人一愣一愣的讓他坐過來,秀兒給他裝扮上。感覺就像是在給自己裝扮,讓她腦子懵得不行。

他明明是男的,到底是怎麼做到的,就連胸也……不對,裡邊好像是塞了東西……

約莫一炷香,秀兒裝扮好了,看著唐宋的模樣,真感覺就是自己。王妃根本巧兒也是吃驚,不是仔細查看,真看不出有什麼區別。

看著銅鏡里的女人,唐宋頗為滿意,同時也很鬱悶。女裝大佬也就算了,還是女僕裝,真特么噁心。

咚咚咚……

房門敲響,王妃回了神,低聲道:「秀兒,你躲在床下,我沒回來之前你千萬別出來。」

「王妃娘娘,你一定要小心。」秀兒眼睛有些發紅,「巧兒,照顧好王妃,千萬不能有事。」

等她躲到床底下,唐宋起身若無其事的給王妃裝扮,房門打開,外邊傳來一個男子的聲音:「娘娘,該出發了。」

「知道了。」王妃盡量顯得平淡,起身看了一眼唐宋,然後面色淡然的走出去。唐宋跟巧兒跟在後邊,步伐也盡量放輕。

為了偽裝,他也是花費了很大功夫,把自己的身體稍稍收縮,從而才能跟秀兒一樣的高度。而且,他還把自己氣息改了,跟秀兒一模一樣。只要不是遇到所謂的大神通者,一定探查不出!

當然,他的聲音沒辦法改變,這一點得注意…… 孩童模樣術士身上散發出來的氣息讓我提高了警惕,他修煉之法果然有古怪,因爲他身上散發出來的氣息給我的感覺很詭異,難以形容,所以我絲毫不敢有一點的大意。

我從兜裏抓出幾枚銅幣,這些銅幣都不是一般的銅幣,上面刻着符文,是我們術士專用的。一般在市面上根本買不到,只有通過我們術士界的渠道才能買到這種銅幣。當然,價錢也要稍貴一些,之前劉宇說我們這一行的燒錢,一開始我還不太相信,後來自己買了一些需要用的東西之後,才感嘆在術士界混,錢來得快,去得更快。

這些銅幣我一直帶在身上沒有用過,這次正好試試怎麼樣。我一直手裏抓着銅幣,另一之後一掌朝孩童術士打去,擊出掌力攻擊。那孩童模樣的術士站在原地沒有動,冷哼一聲就把我打出去的掌力化解了。

掌力攻擊只是我的一個幌子,自己剛剛也沒用多少內力擊出,所以見他這麼輕鬆的化解,也沒多大的驚訝。我真正的目的是,趁這個時間唸完使用銅幣的咒文。

唸完咒之後,我手中的銅幣上裹上了人一層紅光,我擡手一揮,帶着紅光的幾枚銅幣立馬向孩童模樣的術士飛去。這次他沒敢像剛剛那樣,硬接銅幣的攻擊,閃身避開了,動作看上去很簡單,但速度極快,輕易的避開了銅幣。

只是那些銅幣的攻擊不僅僅如此,還能持續的操控它們,繼續發動攻擊。於是我擡起手上,運轉內力,憑着自己的意念控制着那幾枚泛着紅光的銅幣。

在我體內內力高速運轉的情況下,那幾枚銅幣的速度是越來越快,一開始漫不經心應付的孩童模樣術士也開始認真起來,他的動作也在加快。

他一邊躲避,一邊取出了一條細紅繩,念過一聲咒語之後,他手中的細紅繩彷彿活過來了一樣。只見他握着細紅繩的一端,然後那條紅繩就像是蛇一樣遊動竟然把我操控的那幾枚銅幣都穿在了一起。

“什麼!?”我大驚,渾身一震。

這一招看似簡單,卻十分困難,要做到這一點必須是他完全看穿了我操控那幾枚銅幣的路線想法,能一瞬間完成這一點,真的很可怕。

被紅繩全部穿在一起的銅幣,眼看就要被他給收走了,我心裏着急,不能讓他這麼輕易的達到目的,就大喝了一聲。“和!”我眼神一凝,盯着那幾枚已經被紅繩穿在一起的銅幣,兩個操控銅幣的手掌合在了一起。

幾枚泛着紅光被紅繩穿在一起的銅幣,散發出更加強烈的紅光,然後慢慢的融合到了一起,變成了一枚臉盆般大小的銅幣。銅幣融合變大後輕易的就震開了那個紅繩,紅繩段成了兩截,飄落到了地上。

我又繼續運轉內力,一拳轟向巨型銅幣,銅幣就猛的砸向了孩童模樣的術士。這次銅幣上帶着的威力可不能同往日而喻,威力提升了好幾個檔次,孩童模樣的術士也深知這個情況,凝重之色在他眼中一閃而過。

他整個人嚴肅起來,嘴裏飛速唸咒,兩手在空中比劃了幾下,那幾下看起來很隨意,但卻又感覺有些玄妙。巨型銅幣向他飛去的時候像是撞在了一堵氣牆上,嘣的一聲,在空中翻轉了幾下,被攔住了。

而孩童模樣的術士也像是受到了作用力一樣,一個飄逸的後翻之後穩穩的站住了身形。

我不甘示弱,繼續對巨型銅幣施力,讓它繼續飛向孩童模樣的術士。這次的力道也不比剛剛那次弱,我想看看他還不能不能用同樣的招式擋住這次銅幣的攻擊。

可結果出乎我的預料,那個孩童模樣的術士並沒有使用同樣的手段,而是手上飛快的接出了幾個法術手印,然後臉上的兩個腮幫子鼓了起來,就跟青蛙一樣。

他一張嘴,嘴裏噴出了一大團黑色霧氣,這霧氣和之前化成人形的霧氣應該是相同,只是沒想到這霧氣竟然是從他身體裏噴出來的。我眉頭一皺,目不轉睛的盯着,想看看這霧氣會怎麼擋住銅幣這次的攻擊。

結果再一次讓我驚愕不已,那一大團黑色霧氣就飄在孩童模樣術士的前面,銅幣直接就撞進了黑色霧氣裏。但事情並沒有像我想的那樣,銅幣衝散了黑色霧氣,繼續攻向孩童模樣的術士。

反而銅幣一撞進黑色霧氣裏之後,就徹底的沒影了。黑色霧氣沒有散開,巨型銅幣也沒從那團黑色霧氣裏出來,銅幣就像是被吞沒了一樣,在黑色霧氣裏消失了。

我心裏一急,像是試着感應銅幣,卻什麼都感應不到。“什麼情況,怎麼會這樣,到底怎麼回事?”我納悶,疑惑不已。

孩童模樣的術士冷笑一聲,拿出一張黃符,然後拋進了那團吞沒了銅幣的黑色霧氣中。那團黑色霧氣就以飛快的速度化成一個人形的怪物,但只有上半身,沒有下半身。人形的上半身很壯,造型也很奇怪,像是一名身披戰甲的古代戰士。

這時,那孩童模樣的術士擡眼看着我,他的眼中翻涌着紅色的,類似於霧氣一樣的東西,嘴角上揚,邪笑着。“去把他抓住。”他對那個人形霧氣戰士下了命令。

只有上半身的人形霧氣戰士,低吼了一聲,就朝我飄了過來。

我嘴裏罵了幾句,這孩童模樣的術士果然使用的術法都很古怪,讓人摸不着頭腦。

突然,身後把發出一陣巨響,地面劇烈的搖晃了起來。身後的屋子徹底坍塌了,而我慌忙閃身躲了出去,一面被壓在屋子的廢墟之下。

避開之後,我大驚,擔憂的大喊道:“筱筱!”秦筱筱和那個沖天辮肌肉男似乎被壓在了坍塌的屋子廢墟之下,也不知道秦筱筱怎麼樣了。

事發突然,那個孩童模樣的術士也嚇了一跳,也帶着那個人形霧氣戰士往後退了一些,皺着眉頭,一臉不滿的盯着屋子的廢墟之下。

轟的一聲,一個壯碩的身影從廢墟下跳了出來,是哪個沖天辮肌肉男。此時他渾身上下受了不少傷,流了不少血,而緊隨其後,秦筱筱也從廢墟里出來了,她手上握着一把軟劍,上面沾滿了血跡。

看來沖天辮肌肉男身上那些傷痕,是她用手上的軟劍造成的。她身上沾了不少灰塵,衣物有些凌亂和破損了,不過好像沒受多少傷,情況比那個沖天辮肌肉男好多了。

我鬆了口氣,這狀況明顯是秦筱筱佔了優勢,這個沖天辮肌肉男、根本不是她的對手。

“啊!”沖天辮肌肉男脾氣暴躁,怒吼了一聲,擡手一拳轟了出去。轟出一個半透明的氣狀拳頭,足有一個木桶那麼大,威力看上去不小。

秦筱筱擡手一會,手上的軟劍瞬間就把那半透明的拳頭給劈開了,動作行雲流水,不帶一絲拖沓。 外邊來了四個侍衛帶路,還有個小轎子,王妃所在上邊,兩個人抬著。唐宋跟巧兒一左一右的陪著,不是一般的講究。

一開始王妃跟巧兒都還有些緊張,可見到唐宋那麼自然,她們也輕鬆了不少。想想也是,只要不是說話,誰能看出秀兒是假的?

七拐八彎,走了好一會才到另一個院子。在門口下轎,王妃帶著唐宋跟巧兒進去,幾個侍衛也都在外邊等著。

順著燈光往前走,門口有兩個中年男子守著。王妃儘可能顯得淡然,走上前輕聲道:「我要見王爺。」

兩人皺眉的打量著她們,其中一人沉聲道:「王妃娘娘,王爺他受了傷……」

「怎麼,我連見他的權利都沒有了嗎?」王妃冷淡的打斷,「王爺受傷,我更應該看看他。」

遲疑了一下,兩人這才放行。只是等王妃過去之後,兩人又擋在跟前,沒讓唐宋跟巧兒進去。

王妃立即回頭道:「秀兒,你拿著糕點過來,巧兒你到門外候著便是。想來,王爺也一天沒吃東西了。」

唐宋從巧兒手裡拿過糕點籃子,兩人這才放他過去,巧兒暗暗鬆了口氣的到門口等著,心裡還是按捺不住緊張。

開門進去,裡邊還有一個中年男子,正坐在餐桌旁喝茶。看到王妃,那中年男子只是側頭看了眼,順手將茶杯往裡邊的牆壁砸。茶杯哐啷破碎,牆壁卻順勢打開一個通道。

可真是隱蔽,看樣子七王爺受傷很嚴重,要不然也不會躲得這麼深。

順著通道走進去,也就幾米的距離,裡邊有個很大的密室。那七王爺正盤腿坐在密室正中央修鍊,旁邊還有兩個老人一塊坐著,這兩人可都是絕世高手。

聽到腳步聲,七王爺不由睜開眼。見到王妃,他的雙眸閃過幾分厭惡,臉上卻露出笑容,輕柔道:「愛妃,你來了。兩位先生,勞煩了。」

兩個老人識趣的退出去,唐宋則是拿著糕點籃子站在門口看著,很懂事的沒有進去。其實,他在觀察密室的布局。

密室內有暗門,左側略顯凹陷的牆壁應該是有飛箭之類的,頂上還有鐵籠。這要是不小心,指不定要被困在這!

王妃沒有回頭看唐宋,走到七王爺跟前,顯得很是溫柔:「王爺,聽說你昨夜就受了傷,臣妾可是擔心了,可你又不讓臣妾來看你。如今,可是好了些?」

七王爺微笑點頭:「好多了,我不是不想讓愛妃擔心么?愛妃放心,本王沒事,只是一些小傷罷了。」

王妃滿臉心疼:「王爺,你要小心些,你若是出了什麼事,臣妾可怎麼辦?」說話間,雙眸微微閃爍淚光,慢慢的儘是柔情。

七王爺看著尤為心軟,保持著笑容:「愛妃,本王真的沒事……愛妃可是帶了什麼好吃的,本王確實有些餓了。」

王妃點著頭,回頭沖著唐宋道:「秀兒,將糕點拿過來。王爺,臣妾給你做了你最愛吃的桂花糕,還有甜酒,能給你補補身子,也利於療傷。」

唐宋低著頭提著籃子走過去,眼睛餘光不停的掃視兩邊。右側有個暗門,後邊只怕有高手盯著。他們似乎預料到自己回來,安排了不少機關。不過,七王爺周圍兩米是安全的,再往外的地上也有陷阱。

刻意的走到七王爺跟前,果然不出所料,七王爺雙眸明顯閃過一絲警惕,很快又掩飾過去,微笑道:「愛妃還是懂本王,等這段時間忙完了,本王一定好好陪愛妃……」

咻!

About the author

jingshenxianxiangxue:

0 Comments

Would you like to share your thoughts?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

發佈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