肖遙說到這,打了個呵欠,

肖遙說到這,打了個呵欠,

2020 年 10 月 23 日 未分類 0

“行了!不跟你說了,我困得很,回家睡覺去。”

肖遙說完,打開車門鑽進車內,正欲驅車離開,丁薇一把抓住窗戶,

“對了,師父,還有件事,你肯定想知道。”

“什麼事?”

“我有馬慶芝的消息。”

“馬慶芝!?他在哪兒?是死是活?”肖遙立刻追問道。

“他應該還活着,不久前,H市警方那邊傳來消息,有人曾在白龍觀見到一個人,那人的模樣,很像馬慶芝,只是警方去搜查,並沒能找到他。”

聽了丁薇所說,肖遙微微一怔,

“白龍觀?不就是他師弟趙厚磊那座道觀麼?那鬼地方已經被滅了滿門,他還去那兒做什麼?”

“師父,你平時不是挺聰明的嘛,怎麼這事想不明白呢。正所謂最危險的地方往往最安全,那地方已經成了H市有名的邪地,平日裏根本沒人去,他藏身在那兒,最合適不過,無論是我們警方,還是他的同夥,都不會想到。”

“沒看出來啊!你分析得還蠻中肯的嘛。”

“那當然,你徒弟我在警校的時候,年年可都是優秀。”

丁薇說着,衝肖遙問道:“師父,你是不是要去趟白龍觀,我陪你一塊去好了。”

肖遙瞪她一眼,

“我TM去白龍觀幹嘛,你以爲我要找那老傢伙?我對他纔沒興趣呢!”

“那你還讓我一有他的消息就告訴你。”

“我只是想確定他死了沒有,這老東西命還真夠大的,居然沒死!行了,我得回去了,回頭你記得跟你們龍大隊說一聲,這件案子,別查了,免得惹出大麻煩。”

“知道啦。”

肖遙驅車離開了白天鵝皇家會所。

回到家,張咪與辰月等人都還沒睡,見他回來,立刻迎上前來,

“老公,怎麼這麼晚纔回來?”張咪問道。

阿祁也從沙發後面鑽出來,說:“就是,我們還擔心姓聶的那傢伙爲難你,本大聖正和白咖啡還有長爪商量着來找你呢。”

“我沒事,不過,今天倒是發生了一件大事。”

“什麼大事?”

大家幾乎異口同聲地問道。

肖遙將晚上在白天鵝皇家會所發生的事情向大家講述了一番,聽他說完,所有人都震驚不已。

“所以,姓聶的之所以來這裏,並非是爲了對付主人你?”阿祁說道。

肖遙點了點頭,

“我跟他之間的誤會算是已經解除了,而且我答應幫他,如果他當真能將沐雨的靈魂從沐曦身體里弄出來,對她們姐妹倆來說,未嘗不是一件好事。”

“那主人你有沒有弄清楚,那姓聶的,到底是什麼來頭?”

“這我倒是沒問,估計就算我問了,他也未必會跟我說實話,但可以肯定,他不是凡夫俗子。”

阿祁眯着眼睛說:“不過,如果他手裏當真有玲瓏明月的話,本大聖或許知道他是何人。”

肖遙一聽,立刻追問道:“快說說看,他是什麼人?”

“那玲瓏明月,是南極仙翁的一件寶貝,相傳蘊藏着月之光華,而且,南極仙翁並未將這件寶貝隨身攜帶,而是將其放入了身邊一隻仙鶴的身體之中。姓聶的,自然不可能是南極仙翁本尊,本大聖認爲,最有可能的,便是那隻仙鶴所化。”

張咪驚道:“你是說,那姓聶的是妖怪!?”

“他算不得妖怪,那仙鶴可是位列仙班的正神。”

聽了阿祁所說,肖遙若有所思,在沉吟片刻之後,他點了點頭,說:“阿祁分析得很有道理,聶無雙說,沐曦的妹妹沐雨與他有千年姻緣,而蕭飄然則說,沐雨是她的姐妹,所以沐雨前世,其實是一隻鳥妖,鳥妖與仙鶴,不是正好能配成一對嘛!” 阿祁笑道:“主人,若真是如此,你這回可賺大發了。”

肖遙聽得雲裏霧裏,“賺什麼大發了?”

“你有所不知,那隻仙鶴跟在南極仙翁身邊,原本專奉南極仙翁之命,給仙界各大神仙送靈芝仙草,因爲常年將靈芝仙草銜在口中,久而久之,其體內孕育了無比充沛的仙靈之氣。相傳只要吃一口他的肉,就能夠靈力大增,若是吸取了他體內靈氣,那就能長生不老,壽與天齊。”

聽了阿祁所說,肖遙恍然大悟,難怪那位純元仙子一直說要吸取聶無雙的元陽,原來這傢伙的元氣居然擁有如此神奇的功效。

張咪不禁說道:“照這麼說的話,他豈不成唐僧肉了。”

“反正,他渾身上下,都是寶!”

阿祁說着,居然嚥了一口口水。

肖遙瞪他一眼,沒好氣地說:“阿祁你說啥呢!合着你覺得老子會去啃他的肉吃?老子又不是妖怪。”

阿祁忙說:“主人,你並不用啃食他的血肉,你剛纔不是說,你幫他產下了一枚肉卵嘛!那枚肉卵之中,便蘊藏着無比充沛的仙靈之氣。只要你把那枚肉卵吃了,就能大幅提升修爲。說不定一下子就得道昇仙了。”

“得了吧!聶無雙已經說了,那枚肉卵,是幫助沐雨的靈魂從沐曦身體裏出來用的,我怎麼能吃呢!再說了,我也吃不下,想想就覺得噁心好麼。”

“可是……”

阿祁還想再說些什麼,肖遙打斷了他:

“行了!就算他是唐僧肉,我也沒興趣,我又不急着提升修爲。真不知得道成仙有什麼好的,現在我有咪姐和小老婆,不比那些個所謂的神仙爽多了。”

阿祁輕聲嘀咕道:“你是不急,可本大聖急啊。”

肖遙知道,它是惦記着自己脖子上的玄天鎖妖圈什麼時候能夠摘下來,

笑着說:“你也彆着急,我答應你,用不了多久,就能幫你摘下這破圈子。”

阿祁一聽,立刻擡起頭來,

“主人,此話當真?”

“當然是真的,我什麼時候騙過你啊。”

“主人,你不會是在安慰我吧?”

“要是沒把握我能隨便亂說嘛!”肖遙說着,話鋒一轉,對阿祁說道:“阿祁,你叫上長爪,跟我一塊出去一趟。”

張咪一聽,立刻問道:“小老公,你不剛回來嘛,怎麼又要出去呢,去哪啊?”

肖遙深吸了一口氣,說:“我得再去一趟案發現場。”

“不是說人都已經散了嗎,你還去案發現場做什麼?”張咪不解地問道。

“長爪嗅覺靈敏,我帶它一塊去,可以讓它聞聞那位純元仙子的留下的氣息,看看能否順藤摸瓜,找到她。”

肖遙話音剛落,阿祁說道:“主人,你該不會看上那位純元仙子了吧?”

肖遙瞪它一眼,沒好氣地說:“你瞎說什麼呢!”

“要不然的話,主人你急着找她作甚?”

“你可知道純元仙子來自何處?”肖遙反問。

“本大聖見都沒見過她,哪知道她來自何處。”

“她是來自花溪仙境。”

“花溪仙境?”

阿祁先是一怔,隨即想了起來,

“小夫人前世不就是花溪仙境的百花仙子麼?”

“所以啊!你說老子該不該去找那純元仙子?”

“應該!太應該了!”

阿祁立刻扭頭,招呼趴在一旁的長爪:“長爪!走,跟主人一塊去一趟。”

長爪發出一聲低吼,立刻站起身來。

肖遙領着阿祁與長爪出了門,再次來到了白天鵝皇家會所。

這時候已經是凌晨一點多鐘,警方早已撤離,會所並沒有查封。

雖說發生了重大事件,但畢竟沒有鬧出人命,最重要的是,這白天鵝皇家會所,可不是一般的地方,不到萬不得已,警方不會輕易查封。

肖遙驅車來到會所大門口,靠路邊將車停下,領着阿祁與長爪下了車。

肖遙扭頭張望了一番周圍,低聲對長爪說道:“長爪,你現在聞聞,看能否聞得到妖族的氣息。”

長爪立刻將鼻子湊到地面,在會所大門附近聞了起來。

過了沒一會兒,也不知它發現了什麼,發出“嗷”的一聲叫喚,隨即一頭鑽進了路旁的草叢中。

阿祁見狀,立刻擡起頭來對肖遙說道:“主人,長爪應該是有所發現,我去看看。”

“去吧!”肖遙點了點頭。

阿祁也一頭鑽入了草叢中。

過了沒一會兒,阿祁和長爪便從草叢中鑽了出來,而阿祁的嘴裏,還咬着一塊約莫巴掌大小,通體黑乎乎的玩意兒,

阿祁咬着那塊東西溜到肖遙身旁,肖遙立刻從它嘴裏將那東西拿過來,一看,是一塊石制腰牌。

腰牌上刻着一個奇怪的圖案,看起來像是一個獸首,面目猙獰。

肖遙又將腰牌翻過來,看了看背面,背面只刻着一個篆體“令”字。

“這尼瑪是啥玩意兒?”

“這是混世魔王的令牌!”

“混世……,等等!你說誰?混世魔王!?”

肖遙大吃一驚。

阿祁點了點頭,衝肖遙確認道:“主人,你確定那位純元仙子,來自花溪仙境?”

“是聶無雙告訴我的,我看他不像是在撒謊。”

肖遙話說到這,忽然想到了什麼,

“對了!純元仙子來的時候,身邊還跟着幾個妖魔鬼怪,會不會那幾個妖魔鬼怪,就是混世魔王的手下?”

“若是如此,那就說明,這位純元仙子,已經屈從於混世魔王。”

Wωω⊙ ttκд n⊙ C○

聽了阿祁所說,肖遙不禁嘀咕道:“TM的,這位混世魔王現在相當橫啊!怎麼哪都有他。”

“哎!要不是本大聖脖子上這破圈子沒摘下來,我定將那魔頭揍得滿地找牙。”

“行啦,你就別吹噓了,今非昔比,你可別忘了,胡一仙說過,那魔頭已經找到刑天頭顱,說不定他與數千年前相比,已經變得十分強大,就算我真幫你摘下脖子上的玄天鎖妖圈,你也不可……”

肖遙話還沒說完,一旁的長爪忽然朝着一個方向發出一聲低吼。

阿祁立刻轉頭望向那個方向,並壓低聲音問道:“長爪,怎麼了?” 長爪又低吼了一聲,肖遙意識到,長爪肯定是發現了什麼,他不敢怠慢,立刻催動辟邪寶劍,並暗暗運用火眼金睛。

終於看清楚了,黑暗之中,竟然隱藏着一道黑影!

那道黑影幾乎與黑夜融爲一體,倘若不是他有火眼金睛,幾乎不可能發現。

阿祁壓低聲音說道:“不好!是夜魔!”

一聽夜魔,肖遙心裏咯噔一下,夜魔是混世魔王的耳目,這也就意味着,剛纔他和阿祁之間的對話,夜魔都聽到了,倘若讓夜魔逃了,後果不堪設想。

那混世魔王恨透了阿祁,若是知道阿祁在這兒,不找上門來纔怪!

想到這,肖遙立刻催動辟邪劍氣,

伴隨着金光一閃,一道凌厲的劍氣飛射向那道黑影,誰知就在劍氣即將擊中黑影的剎那間,黑影忽然化作一團黑霧,不過轉眼間的工夫,便消失得不見了蹤影。

瑪了個蛋!

這傢伙居然會霧遁!

肖遙立刻衝長爪喊道:“長爪!快追,別讓他逃了。”

長爪發出一聲低吼,身體就像離弦之箭,迅速衝了出去。

肖遙也趕緊換上了千里追風靴,緊追其後。

長爪的速度極快,肖遙換上千裏追風靴,倒是能夠追上,而阿祁則完全追不上他倆,很快便被甩了老遠。

肖遙已經顧不上它了,這會兒他心裏只有一個念頭,那就是追上夜魔,將其幹掉!

長爪在前面跑,感覺它並沒有在追什麼,因爲在它前面,乍一看是啥也沒有。

肖遙運用火眼金睛技能,終於看清楚了,就在長爪正前方,有一團幾乎與夜幕完全融合的黑影,溜得飛快,正是夜魔!

夜魔的速度雖然快,但比不上長爪與肖遙,很快,他倆便逼近了夜魔。

肖遙立刻催動辟邪劍氣,朝着夜魔射去。

這回夜魔未能逃脫,被辟邪劍氣射中,當即發出一聲淒厲的吱叫,隨即倒在地上拼命掙扎起來。

夜魔漸漸現出了原型,與上回見過的夜魔一樣,也是一隻體型碩大的老鼠。

長爪發出一聲低吼,便欲撲上前去對垂死掙扎的夜魔發起攻擊,因爲有了上回的經驗,肖遙急忙制止道:“長爪,別過去!”

長爪在肖遙身旁停下,一雙眼睛死死盯着夜魔。

肖遙又催動辟邪劍氣,一道凌厲的劍氣劈向夜魔,夜魔的身軀被一分爲二,立刻大量黑色霧氣由其身體之中散逸出來,並很快消失在了夜空之中。

這可是魔戾之氣,肖遙不敢貿然接觸,趕緊往後退了幾步。

夜魔的屍體迅速變得乾癟,其體內的魔戾之氣也很快散盡,

肖遙耳畔傳來系統提示:

“Duang,殺死夜魔,獲得經驗值40000點,

陽氣值+1200,

法力值+40。”

總算是將這玩意兒除掉了,肖遙心裏鬆了口氣,誰知就在這時,他眼角餘光忽然瞥見,有一團黑影一掠而過。

他立刻擡頭,只見一隻黑色大鳥,正迅速往遠處飛去。

瑪了個蛋!

老子怎麼覺得那隻鳥有點不對勁呢。

望着遠去的大鳥,肖遙心裏忽悠有種不祥的預感,他不免有些擔憂,萬一那隻大鳥也是混世魔王派出的耳目的話,那可就麻煩了。

大鳥很快消失在了夜幕之中,肖遙正望着大鳥消失的方向出神,阿祁氣喘吁吁地追了上來。

“主……主人,夜魔幹……幹掉了麼?”

肖遙這纔回過神來,將手朝着已經變得乾癟的夜魔屍體一指,說道:“它倒是已經死透了。”

“那就好!那就好!”

“不過,剛纔老子又看到了一隻大鳥,老子擔心那隻大鳥只怕也是混世魔王派出的耳目。”

“什麼大鳥?在哪兒呢?”阿祁立刻追問。

“已經飛走了。”

About the author

jingshenxianxiangxue:

0 Comments

Would you like to share your thoughts?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

發佈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