聽說道將行要和秦穆然再次比武,龍鱗的一群首腦們紛紛向著後院聚集了過來。

聽說道將行要和秦穆然再次比武,龍鱗的一群首腦們紛紛向著後院聚集了過來。

2020 年 10 月 23 日 未分類 0

劉嘯,佘雨澤,舒浩,陳龍,狐狸等人站在遠處,上一次見識到他們動手的厲害,這一次誰也不敢貿然向前湊熱鬧。

道將行和秦穆然各自站在一邊,白羽則是站在另外一邊。

「小白,你先上還是我先上?」

道將行看著白羽,問道。

「我先來吧!」

白羽眼睛之中也是滿滿的戰意,修鍊了《傲世九天訣》他能夠感受到自己的實力有了突破性的進展。

「好!」

道將行點了點頭,反正早晚都得上,誰先上就沒有那麼多的注意了。

「算了,你們兩個一起上吧!不都是暗勁初期嘛,有什麼好嘚瑟的,一起來吧!」

秦穆然看著兩個人互相謙讓,有些看不下去了,直接說道。

「老大,你開玩笑吧,你現在是有點那麼膨脹了!」

道將行上下打量著秦穆然,說道。

「哥這不是膨脹,這是說的時候,就你們一個人的話,打著沒有意思,可能我還沒有發力,你們就已經趴下了!」

秦穆然淡淡地看著道將行和白羽,儼然一副武林高手的樣子。

「切,老大,牛皮可是吹出去了,別一會兒是你趴在地上,那就是真的丟臉了!」

道將行白了秦穆然一眼,顯然有些不相信秦穆然的話。

沒錯,秦穆然若是單對上他們兩個之中的任何一過,他們不一定打的過,但是兩個人聯手,還能收拾不了你?

「老大,我很期待你趴在地上,屁股朝天的姿勢。」

道將行臉上露出惡趣味的表情道。

「好的,我知道了,一會兒就讓你以這個姿勢來!」

秦穆然點了點頭,雲淡風輕地說道。

「小白,咱們兩個可要出力了,你也聽到老大說的話了,咱們打哭他丫的!」

道將行轉身對著一旁的白羽說道。

「然哥,你確實有些膨脹了!」

白羽也很是贊同,如今的他今非昔比,秦穆然還能夠如此輕視他們兩個,白羽也想看看秦穆然現在的實力到底有多強。

「來吧!」

秦穆然懶得跟他們兩個再鬥嘴,直接切入主題道。

「好!」

道將行和白羽點了點頭,三人便是要開打。

遠處,劉嘯,狐狸等人看到他們三個要動手,心裡一緊,各位都不由自主地向後退卻了幾步,因為一場驚天的大戰即將要開啟。

後院,此時沒有一絲的聲音,所有的人都將雙眼死死地盯著場地上的三個人,生怕自己一眨眼,他們的練手就已經結束了。

「然哥,我來了!」

白羽一步踏出,體內的《傲世九天訣》心法運轉起來,頓時,從他的身上爆發出了令人顫抖的劍氣。

「我去!小白怎麼變的這麼強!」

狐狸站在一旁,當白羽身上爆發出那種強烈的氣勢以後,他的心都是一驚。

平日里,他可沒少跟白羽接觸,但是知道白羽到達了宗師之境的巔峰,可也沒有想到他會突破的這麼快啊!

「莫非,他也達到了小道的那個境界了?」

狐狸的眼中充滿了疑惑,目光緊緊地盯著白羽。

只見白羽周身掀起一道道罡風,浩蕩的劍氣憑空出現,凝聚在他的身體周圍,形成屏障,如此龐大的劍氣,令人咂舌!

「流星白羽腰間插,劍花秋蓮光出匣!」

白羽不出手則已,一出手便是使用出了太白劍法的最強劍式。

雖然此時他的手中沒有拿著太白劍,但是實力達到了暗勁之境以後,已經可以運用丹田之中的勁氣,配合著他身上的劍氣,赫然在頭頂凝聚出了一道隱形的長劍。

「轟!」

白羽一劍朝著秦穆然猛烈地砸了下去,頓時,隱形的長劍受到了感召,朝著秦穆然衝擊而去!

「嘭!」

長劍咆哮,滾滾劍氣翻湧而出,化成一道道小劍,萬劍飛舞,形成一道道劍氣蓮花,爆發出刺目的光芒,將秦穆然的四周都鎖定住,隨後,碾壓而下。

「哼!元龍拳!」

秦穆然冷哼一聲,身體之中,《元龍訣》的古武心法伴隨著他動作的使出,已經開始自動運轉,丹田猛然一顫,勁氣從中湧現而出,順著經脈,朝著拳頭衝擊而去。

元龍拳,《元龍訣》搭配的武技,秦穆然這段時間,已經將這一頂尖的武技修鍊到了極致,法出隨行,看似平淡風氣的一拳,實則包含著無窮的力量。

一拳轟出,耳邊傳來輕微的龍吟之聲,因為是跟白羽比劃,所有秦穆然也沒有跟生死戰那般用出全力,不過這一拳,足夠碾壓白羽的劍法。

「嘭!」

重生之校園男神 元龍拳與太白劍法相互碰撞,一頭騰飛的黃龍張牙舞爪,尾巴咆哮而出,將碾壓而來的數道劍氣蓮花橫掃擊碎,一道龍吟呈聲波狀衝擊而去,將劍形直接碾壓。

「什麼?!」

白羽看到自己使用出來的太白劍法竟然被秦穆然一拳簡單粗暴的給震碎了,臉上露出了震驚的表情,他不敢相信這會是真的!

「什麼什麼!我都說了,一個人不行,你們兩個一起上才可以的!」

秦穆然很是瀟洒地甩了甩額頭前的劉海,還做了一個超級自戀的姿勢,看著白羽說道。

「小白,讓我來!」

道將行見白羽被秦穆然給打敗了,一切也都在意料之中,畢竟白羽不過剛剛踏入暗勁之境,對於內勁的運用都沒有熟悉,而自己則是不一樣了,自己可是老牌的暗勁之境的古武者,再加上剛才用血菩提彌補了修鍊之中的缺憾,差一腳就能夠進入暗勁中期,對付秦穆然,完全就是不一樣的!

「好!」

白羽點了點頭,便是向後退了一步,將場地讓給了道將行。

「老大,現在輪到我了!小白打不過你,那你嘗嘗道爺的厲害!」

道將行目光之中瀰漫著濃濃的戰意,說道。 這時,夜還是之前的夜,但風已經不是之前的風了。

此時外面的風已經停了,彷彿給人一種暴風雨來臨的前兆一般,但也有可能這真的就是暴風雨來臨的前兆。

李肅、陳婷還有朱有爲三人,還是繼續在找屋子裏的法寶,但找來找去還是每戶只找了一件法寶。

本來,李肅在給地上刷完麥芽糖之後,還想找到那些符紙,然後把屋子裏都貼滿,可是,一直都沒有找到。

陳婷和朱有爲那邊,也是一樣,找到了那串佛珠之後,就一直沒有再找到那張對殭屍有效的捆屍網。

如果在狐狸精和殭屍趕到的時候,只有這二件法寶,那到時候別說是想要爲陳天文報仇了,就是李肅等人自身保不保得住,都還是一個未知數。

雖然說,李肅等人還是不肯放棄的繼續尋找着法寶,但狐狸精和殭屍卻不想再給他們多餘的時間了。

這時,李肅知道時間肯定不允許自己再找了,於是,馬上拿着乾坤八卦鏡躲在了最裏面那間沒有刷麥芽糖的房間裏。

本來,陳婷和朱有爲二人還想等找到全部的法寶以後,再過去和李肅一起,但現在看到,已經是沒有可能了。

此時,狐狸精帶着那羣恐怖的殭屍,已經到了李肅三人屋子外面的空地上了。

這時,原本一直飄在空中的狐狸精,慢慢的從空中落下,然後變成了一個大美女的模樣。

要不是知道它是狐狸精,不然,這模樣還真的讓人覺得太漂亮了,用傾國傾城來形容它,完全不爲過。

所以,爲什麼說,美麗的背後,一定有着它的可怕。

狐狸精變成了美女之後,立刻向這羣殭屍解除了之前的妖法,被解除妖法以後,這羣殭屍馬上就恢復了之前那種對鮮血的渴望狀態。

一隻只殭屍,立刻發出“呃”的聲音,然後紛紛露出了那兩顆恐怖可怕的殭屍獠牙。

“你有沒有聽到什麼聲音”,朱有爲一邊和陳婷在找法寶,一邊向陳婷問道。

щшш●TTKΛN●c○

“聲音,什麼聲音”,陳婷邊找法寶,邊問道。

“就是好像,呃,的聲音,你有沒有聽到”,朱有爲緊張的說道。

隨後,陳婷還是回答道:“沒有,怎麼,你聽到了。”

朱有爲不確定的說道:“我也沒聽清楚,好像是聽到了,又好像不是,所以問一下你,看你有沒有聽到。”

聽朱有爲說完,陳婷回答道:“哦,不過,我好像真的沒有聽到。”

聽陳婷說她沒有聽到以後,朱有爲還是感覺不放心,於是說道:“我看這最後一件法寶,我們已經找了這麼久了,可還是找不到,乾脆我們先過去和李肅老弟一起,然後再想想辦法。”

朱有爲說完之後,陳婷想了想,覺得朱有爲說的也有道理,於是回答道:“好,那我們現在就過去。”

聽陳婷答應了,朱有爲立刻說道:“好,那我們趕緊過去吧。”

於是,陳婷拿着那串佛珠然後和朱有爲二人立刻向大門走去。

當陳婷和朱有爲二人快走到大門的時候,這時,一雙指甲有幾釐米的手突然刺穿了大門,隨後把門直接打開了,門被打開以後,這隻殭屍露出了整個全身,包括殭屍那標誌性的獠牙和那幾釐米長的指甲,以及那一身的殭屍標準服裝。

陳婷和朱有爲二人看到眼前的這一幕,當下就被殭屍那恐怖可怕的外表嚇住了。

陳婷還稍微好一些,朱有爲簡直是丟男人的臉,朱有爲看到眼前這一幕之後,立刻躲到了陳婷的身後,哎,實在是叫人看不下去了。

你說你一個大老爺們的,就算是要躲,也是人家女生陳婷躲在你身後啊,你這,哎,成何體統啊,蒽。

朱有爲躲到陳婷的後面以後,兩人眼前的這隻殭屍馬上也發現了陳婷和朱有爲,隨後立刻向二人跳過來。

看到眼前的這隻殭屍向自己跳過來了,陳婷還是選擇先後退再說,但陳婷走了之後,朱有爲竟然還站在原地不動,可能是嚇到腿軟了,走不動了。

隨後,陳婷看到朱有爲還站在原地不走,於是又立刻走上來,拉着朱有爲一起走。

朱有爲被陳婷這麼一拉,隨後也馬上反應了過來,然後跟着陳婷一起後退。

可這時,陳婷和朱有爲二人發現,進來的不僅僅只有這一隻殭屍,後面還跟着又進來了四隻殭屍。

這下,屋子裏同時有了五隻恐怖可怕的殭屍了,一時間,朱有爲甚至都感覺到,自己馬上就快要死了。

而陳婷看到隨後又進來了四隻殭屍,心裏也是感覺到非常的恐懼和不安。

此時,也是最需要那張對殭屍有很大作用的捆屍網,但偏偏之前找了那麼久都沒有找到,現在就算是再想要去找,也是不可能的了。

而如果沒有那張捆屍網的話,陳婷和朱有爲二人,現在就只能用那串對狐狸精和殭屍都有很大傷害的佛珠了。

但此時,陳婷心裏並不想這麼快就用來對付殭屍,因爲對殭屍用完了,之後再遇到狐狸精,就沒有法寶可以對付它了。但雖然心裏是這樣想,可現在這種情況下,如果不用佛珠的話,恐怕連遇狐狸精都沒機會了。

陳婷在心裏一邊想着,這時,殭屍已經非常靠近了,儘管陳婷和朱有爲二人一直在後退。

這時,在李肅那邊,也同樣遇到了大麻煩。

之前,李肅拿着乾坤八卦鏡躲到了最裏面的那間沒有刷麥芽糖的房間裏,過了沒多久,前面的大門就被打開了。

大門是被狐狸精用妖法打開的,所以一打開,狐狸精就看到了房間裏滿地的麥芽糖,於是,重新對剩下的殭屍們再次施妖法,然後命令它們從房子後面的門進去,此時,剩下的這些殭屍,已經快到李肅躲着的那間屋子裏了。

聽到外面時不時傳來的腳步聲,李肅把手中的乾坤八卦鏡又緊緊的握了握。

而狐狸精則是一直站在前面的大門外面,好像也沒有打算要進去,只是隨後狐狸精發現。 道將行這個打架狂,之前整個龍鱗除了秦穆然沒有一個人能夠打的過他,所以也就沒有多大的意思。

現在好不容易感覺到自己有了什麼進步了,能夠跟秦穆然一戰了,小道同志就有些膨脹了!

「呵呵!一會兒有你哭的時候。」

秦穆然看著道將行笑了笑說道。

「來吧! 神武霸帝 戰起來吧!」

道將行戰意昂揚地向前一步,看著秦穆然說道。

「呵呵!」

秦穆然微微一笑。

戰鬥一開始,道將行以往懶散的形象頓時便是沒有了,只見他五指猛然發力,倚在一旁的那個足有半人大的酒葫蘆赫然被吸到了他的手掌上面。

「老大,我來了!」

道將行運轉道門的古武心法,戰力全開。

將酒葫蘆里的烈酒倒入口中,隨後,整個人開始打起了醉拳。

「嘭!」

道將行一步踏出,看似跌跌撞撞,實則每一步都極其的穩健。

看似他是喝醉了其實他的腦袋比任何人都要清楚。

如果因為他這樣便是小看了他的話,那麼真的便會如他所說的那般,要以一個狗吃屎的姿態被人嘲笑了!

「看來這段時間真的有長進啊,難怪這麼的膨脹!」

秦穆然的眼光如何的狠辣,當道將行剛剛使用醉拳的時候,便是看到道將行不一樣的一面,與上一次的交手,截然不同!

這一刻,秦穆然也不大意!

道將行作為道將行未來的道子候選人,他的天賦肯定也是很強的,甚至若不是道門隱世不出,將他遮掩的很好,天驕榜上定有他的一席之位。

「轟!」

秦穆然也是不客氣,一拳猛然朝著道將行轟擊過去。

「八極加劈掛,神鬼都害怕!」

劈掛掌勢如破竹向著道將行打了過去,這一掌,秦穆然蘊藏著勁氣,凌空豎劈而下,打的空氣都爆發出有如爆竹般的爆響。

「嘭!」

秦穆然的劈掛掌對上了道將行的醉拳,空氣之中發出爆響,同時,強大的勁氣將兩個人紛紛震退了數步。

「媽的,這麼大力道!要不是道爺皮糙肉厚,這手就要斷了!」

我也不曾愛過你 道將行甩著手,齜牙咧嘴地說道。

「一般一般,世界第三!」

秦穆然憋著笑道。

「我就不信了,道爺都快要踏入暗勁中期了,還不是你的對手!」

道將行見自己沒有佔據什麼上風,有些不服氣地說道。

「真不是!」

秦穆然如實地說道,當然,現在他可不會告訴道將行自己剛剛活生生地打死了一個暗勁中期的老怪物,要不然,道將行撒腿子就跑了,他還怎麼玩啊!

「哼!看招吧!」

道將行冷哼一聲,突然閉上眼睛,體內瘋狂運轉古武心法,道門的古武心法也很是奇妙,有幾次,秦穆然想要問老道士要著看看的,但是老道士說道門的古武心法不適合自己,所以連看都不讓自己看,這讓秦穆然可是鬱悶了好久。

不過那個時候,秦穆然是一個無法修鍊古武的人,老道士不搭理他也是正常的,但是現在不一樣了,趁著道將行膨脹的時候,他要好好感受一下,道門的古武心法到底有多麼的牛逼。

「老大,讓你感受下我真正的憤怒吧!」

About the author

jingshenxianxiangxue:

0 Comments

Would you like to share your thoughts?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

發佈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