秦夢蝶想到自己最近好像都沒怎麼做夢,就算是真的做了,醒來之後也什麼都不記得了,心裏突然有些不安起來,難道她是在夢裏嫁給了那顆死人頭?

秦夢蝶想到自己最近好像都沒怎麼做夢,就算是真的做了,醒來之後也什麼都不記得了,心裏突然有些不安起來,難道她是在夢裏嫁給了那顆死人頭?

2020 年 10 月 23 日 未分類 0

她惴惴不安的問姥姥:“姥姥,那跟鬼洞房之後會怎麼樣?我記得以前你跟我講過,鬼會是會吸人的陽氣?那這人會不會很快就死啊?”

姥姥畢竟年紀大了,都七十多歲的人了,跟她說了這麼久也許是乏了,這還說着話呢,那已經打起了瞌睡,就差小雞啄米了,對秦夢蝶的問題自然也就置若罔聞了。

秦夢蝶急了,她可不會忘記,自己曾在某天早上醒來驚訝的發現了一件詭異的事,那便是牀單染血事件,這個心結至今還沒打開呢。

伸手推了推姥姥,她急不可耐的叫着:“姥姥,你先別睡呀,回答完我這個問題再睡好不好?到時我扶你到屋裏躺着,那樣睡着舒服。”

然而她就這麼輕輕一推,坐在搖椅裏的姥姥腦袋突然一偏,放在她手背上的手也跟着無力的垂了下去。

看着姥姥突然這樣睡了過去,還睡的這麼安靜,一點聲音都沒有發出來,她心裏有種不祥的預感,似乎有什麼大事要發生了。

她試探性的喊了兩句:“姥姥,姥姥,你已經睡着了嗎?”

姥姥沒有回答,也沒有任何其他的聲音,比如細微的呼吸聲。

她仔細看了看姥姥,現在正值炎夏,姥姥穿的衣服也少,可她卻沒有發現姥姥的胸膛有一絲一毫的起伏,壯着膽子探了探鼻息,已然是沒有呼吸了。

她一聲驚呼響起,屋子裏那些正吹着電扇吃着冰西瓜聊天的人先是一愣,然後慌忙奔了出來,再一番檢查,最終確定,姥姥死了。

姥姥死得太突然了,毫無徵兆又莫名其妙,讓人猝不及防,她心血來潮的回來,好像就是來爲姥姥送終的,而且還是唯一的一個。 她呆了,傻傻的站在原地,聽着那一聲高過一聲的哭聲,木然的看着她的親人把姥姥擡進屋裏去洗澡換壽衣,只是再也說不出一句話來。

富貴妾 這不是她第一次看到死人,卻是她第一次親眼看着一個人死去,默默的流着淚,她最終被人拉進了屋裏,站在了姥姥的旁邊。

無限之次元幻想 姥姥死的樣子十分安詳,臉上還帶着慈祥的微笑,看着一點都不嚇人,因爲她實在太不像個死人了,可她偏偏已經沒了呼吸,沒了脈搏。

看着姥姥的遺容,秦夢蝶驀地想到她死前說過的一句話:“逃不掉可不得成婚麼?否則全家都不得安寧……”

不得安寧……可這只是不得安寧嗎?她的姥姥是死了啊,那死人頭之前威脅她的時候,也沒有提過要讓姥姥死,否則她怎麼敢那樣對他!

張素雲之前看到她饒有興趣的聽姥姥講那些迷信時,心裏還直犯嘀咕,想要等她們聊完了找她談話,問問是不是受到死人頭事件的影響,

可現在自己的母親都毫無徵兆的就已經走了,她哪還有時間和心情去問秦夢蝶這些小事,一直都忙的不可開交。

她怎麼也不會想到,自己這一次回來,竟然只是爲了見母親最後一面,可她都已經離得這麼近了,爲什麼還是連個送終的機會都沒有?

姥姥生了好幾個孩子,但張素雲是家裏唯一的女兒,她哭的稀里嘩啦,見者傷心聞者落淚。

好在一直有秦天正在身邊不離不棄的陪着,溫柔的安慰着,否則大家真要懷疑她很有可能會哭暈過去,一個個都誇她是個孝順的女兒!

按照當地的習俗,在出殯之前是每晚都需要有人守靈的,不過這種事輪得到張素雲卻絕對輪不到秦夢蝶,可她執意要守,別人也沒辦法。

村子裏有一個大祠堂,紅白喜事都是在裏面操辦的,秦夢蝶今晚和父母守靈的地方,就是在這個大祠堂裏,據說裏面整晚都會燈火通明。

以前守靈都是幾個子女輪着來,後來不知道是誰起了個頭,大家一起守靈,既可以講講話,也可以打打麻將撲克,畢竟現在的人對於死亡都看的挺淡的了。

所以這個晚上,祠堂裏很熱鬧,秦夢蝶的幾個舅舅拉着秦天正去修長城,張素雲哭完了之後也在一旁看着,只有她一個人不知所措。

看着舅舅們噼裏啪啦的搓着麻將,她已然分不清,這到底應該說是現在的人看淡了死亡,還是看淡了骨肉親情,她突然覺得很難過。

夜越來越深了,偶爾會有幾聲狗叫聲傳來,聽着極爲駭人,嚇得秦夢蝶身子一縮,下意識的就想往自己的母親身上靠去。

然而,一直吵鬧不休的麻將聲突然停了,祠堂裏靜的出奇,秦夢蝶看了一眼身邊的人,居然全都趴在麻將桌上睡着了,就她一個還醒着。

“蹦躂……蹦躂……蹦躂……”

有奇怪的聲音遠遠的傳來,越來越近,秦夢蝶連忙去搖張素雲,去扯秦天正,可他們沒醒,不管她怎麼弄都不醒來,而那個聲音卻已經近在咫尺。 秦夢蝶捂着嘴無聲的哭了,是被這詭異的聲音給嚇慘了,聽着那一聲聲蹦躂聲,她立刻就想到了殭屍。

電視電影裏面演的那些殭屍,可不就是一蹦一跳的嗎?那發出的聲音就該如此,只是以前看的時候還覺得很搞笑,可現在自己聽到了,卻怎麼也笑不出來。

她在心裏大吼:“英叔救命啊,有不乾淨的東西來了,求你顯顯靈好不好?”

儘管英叔在熒幕上的道士形象深入人心,成爲有利的代表,可終究只是演電影而已,而且他已經過世,如何真的能來救她呢?

她若是對封建迷信知道的再多一點,就該知道就算真的遇到了不乾淨的東西,也該虔誠的求鍾馗,而不是英叔啦。

“爸媽,你們快醒醒啊,大舅,二舅,三舅……”

聽着越來越近的蹦躂聲,她一邊伸手去推趴在麻將桌上睡得正熟的父母,一邊哭着呼喊着僅有的幾個人,可沒有搭理她,該不該睡的都在睡。

她的心臟都快要跳出胸膛了,那蹦躂聲卻突然停了,祠堂便顯得更加安靜,而身邊卻處處透着說不出的詭異。

漆黑的棺木,裏面裝着不久前還拉着她的手說話的姥姥,熟睡的父母和親人,還有一個響起的毫無徵兆,消失又莫名其妙的蹦躂聲。

想到姥姥,她就想起了姥姥說的話,腦中突然靈光一閃,剛剛那蹦躂聲該不會是……那個死人頭吧?上次在古墓他就是蹦着“走”的。

如果真是死人頭又來了,她也許還不會害怕,畢竟她已經見過很多次了,她甚至還要質問他,是不是他害姥姥死的莫名其妙,猝不及防。

“喵……”

不知從哪裏冒出來一隻黑色的小貓咪,叫了一聲就跳上了棺材,靈巧的鑽進了棺材裏。

這裏的習俗很繁雜,一個人死後還有很多的流程,把屍體擡入棺材叫入棺,入棺後才能送到祠堂,死在外地的人是沒有資格進祠堂的。

但入棺之後並不會立刻就把棺材全部蓋上,會在棺頭空出一小段,而一般人死後,親人都會在死者口中放入一點銀子,或者銀質的東西。

祠堂裏安靜了還沒一會兒,突然又響起了另外一個奇怪的聲音,她的心跟着一顫,連忙緊緊的閉上眼睛,居然聽到那聲音就在自己身邊。

那黑貓就是從這空出來的地方鑽進棺材的,而且進去之後就無聲無息了,秦夢蝶壯着膽子去看了一下,竟然見那黑貓正趴在姥姥的臉上。

這樣怎麼可以?對死者太不敬了!

秦夢蝶往棺材裏伸手,想去把那隻黑貓抓出來,結果一摸到那毛茸茸的貓皮,她的手立刻就觸電般的收了回來,她怕啊,真的很怕!

農妻是個狠角色 “喵……”

又是一聲貓叫,那黑貓輕巧的跳出了棺材,朝秦夢蝶撲了過去,嚇得她一個不穩,直接摔在了地上,屁股火辣辣的疼了起來。

“黑貓是一種很邪的東西,你最好不要養。”

齜牙咧嘴的坐在地上,姥姥以前說過的一句話突然浮現在她腦中。 記得姥姥曾經告訴過她,黑貓這種東西非常的邪,若是它給剛死的人渡了氣,那這死人很可能會詐屍,若是遇上了雷雨天,接受了雷電的洗禮,情況就會更嚴重。

想到剛剛黑貓是趴在姥姥的臉上,雖然不確定那是不是在渡氣,可她心裏就是怕的慌,若是姥姥這個時候詐屍了,那她該怎麼辦啊?

顫顫巍巍的爬起來去看了看姥姥,見姥姥依舊笑得一臉慈祥,她這才揉着摔痛的屁股去父母身邊坐着,而祠堂也終於恢復了安靜。

然而,安靜了還沒一會兒,突然又響起了另外一個奇怪的聲音,她的心跟着一顫,連忙緊緊的閉上眼睛,居然聽到那聲音就在自己身邊。

她的身邊除了棺木就是幾個睡着了的親人,而這聲音,仔細一聽好像就是從棺材那邊發出來的,難道……姥姥只是休克,沒有真的死嗎?

壯大膽子將眼睛睜開小小的一條縫,她機械般的轉頭看向棺木,嚇得立刻又把眼睛閉的緊緊的,身子也劇烈的顫抖了起來。

就剛剛那偷偷的一眼,她看到棺蓋自己在慢慢的滑動,而那個奇怪的聲音就是棺蓋滑動摩擦發出來的,她不相信棺蓋會自己滑動,那就只能是……姥姥動了。

姥姥只有她這麼一個外孫,從小就喜歡的很,應該是不捨得嚇她的吧?想到這一點,她的膽子才壯了些,再次睜開了一條縫,看向棺木。

那個聲音停止了,棺蓋已經開了一半,一隻如枯木般的手慢慢從棺材裏升了起來,抓住了棺木邊緣,然後是另外一隻也抓住了另外一邊。

最後,一顆滿頭白髮的腦袋慢慢從棺木中探了出來,將一張熟悉的臉展現在秦夢蝶面前,赫然正是她剛剛去世的姥姥。

姥姥的嘴巴微微張了幾下,似乎想要跟她說些什麼,可發出來的卻只有幾個奇怪的聲音,像是喉嚨裏卡了東西說不出來一般。

剛剛已經提過,親人會在死者的口中放入銀子或者銀質的東西,此時姥姥的嘴裏就含着一枚銀戒指,那還是張素雲親手放進去的。

看着眼前詭異至極的一幕,秦夢蝶的眼睛驀地睜大,驚訝不已,姥姥還真的午夜詐屍了?

姥姥自己從棺材裏坐起來,然後動作僵硬的出了棺材,連看都沒有看秦夢蝶一眼,徑自往祠堂外面走去,那動作看着像是一個傀儡娃娃。

秦夢蝶難以置信的看着姥姥的一舉一動,害怕的發抖卻依舊大膽的問了她一聲,問道:“姥……姥姥……你要去哪裏?”

姥姥對她的話置若罔聞,只是毫無意識的繼續往外走去,眼看着就要走出祠堂了,秦夢蝶這才咬了咬牙,最終還是跟了上去。

在這詭異的時刻,身邊的人居然還能睡的這麼熟,其中一定有什麼祕密,可爲什麼她不是睡着的一個啊?她不想再親眼見證靈異事件了!

她的速度要比姥姥快的多,手裏還緊緊握着手機,準備遇到危險的時候打電話求救,即便是喊不醒父母,那報警總可以了吧? 女裝吧,妖魔鬼怪們 或者直接跑回舅舅家裏去。 姥姥一走出祠堂就引得外面幾隻狗汪汪大叫起來,但它們也只是叫着而已,並沒有靠近姥姥,甚至還有幾隻個頭小點的往後退了幾步。

“小蝶啊,姥姥跟你說,養貓不如養狗,狗眼能看到鬼,一般叫幾句就能把狗嚇跑了,而且黑狗血還能用來抓鬼呢,鬼最怕這東西了。”

姥姥以前跟她說過的,她從來也不曾在意的話,此刻卻被她突然想了起來,心也就立刻跟着被提到了嗓子眼,能不能不要這麼詭異啊?

這些狗中還真有一隻全身烏黑的狗,可惜它實在太小,似乎還只是一隻小奶狗,睜着裝圓溜溜的眼睛跟在一隻大狗的後面,也跟着叫了幾聲。

姥姥已經走遠了,秦夢蝶對這裏不熟,看着方向也不知道這是要去哪裏,她想大聲叫人,可這裏的住戶本來就不多,一眼望去連家亮燈的都沒有。

這也是張素雲不願回來的一個重要原因,這裏實在是太落後了,進來之後若是不站到高點的地方去,連手機信號都沒有,更別說網絡了。

姥姥還在一聲不吭繼續往前走,秦夢蝶也只好硬着頭皮跟上去,那幾只狗也尾隨其後,這才讓她心裏有了點安慰,總算還有幾個作陪的。

眼看已經走出了村子,不知從哪又傳來一聲貓叫,那幾只狗居然立刻掉轉了頭,往村子裏跑去,唯一堅持不懈跟着的,居然還是那隻黑色的小奶狗。

小奶狗旁邊還有隻大狗,見它還在跟着,汪汪叫了幾聲,它看了大狗一眼,也嗷嗷叫了一聲,然後繼續跟着秦夢蝶。

秦夢蝶那個感動啊,這小奶狗是要對她不離不棄嗎?可惜小奶狗實在太小了,大狗也許是它的母親,當即一口咬住它,嚇得秦夢蝶幾乎叫了出來。

虎毒還不食子呢,這麼大一隻狗怎麼能因爲小奶狗不聽自己的話就去咬它呢?那太殘忍了,她在心裏狠狠的控訴大狗的行爲。

但她很快就知道,大狗並不是真的要咬小奶狗,而是輕輕咬住了它脖子上的皮,叼着它轉身默默的離去了,這不是食子,分明是在護犢!

秦夢蝶又被感動了,再看看前面的姥姥,都快要走的沒影了,這才連忙追了上去,想着姥姥那麼疼她,那就算是詐屍了也不會傷害她吧?

跟着姥姥走了一路,她心裏越來越害怕,藉着淡淡的星光,憑着隱約的記憶,她勉強可以看出,姥姥的目的地正是村子裏的墳山啊。

墳山,顧名思義,就是專門用來安葬村中死者的小山丘,很多村子裏都會有這種地方,那是秦夢蝶最怕的地方,看着比陵園要恐怖的多。

墳山還沒到,她就看到有鬼火在閃爍,下意識的停住了腳步,不想再跟下去了,甚至還想往回跑,可她的腳突然不聽使喚,壓根動不了。

“嘶……”

又是奇怪的聲音,而且就在她耳邊,她側目一看,竟然是一隻長着尖牙的殭屍,眼裏泛着幽幽的光,嘴裏散發着一股無法形容的惡臭。 “姥姥,救命啊,有殭屍——”

她衝着姥姥的背影大喊,可姥姥壓根就不理她,徑自往墳山的最深處走去,那裏有着最多的墳墓,還有一個據說是祖先的墓。

這個祖先是唐朝時期的一個大官,本姓張,但當官的時候人際關係處理的很不好,得罪了太多的同僚,以至於最後被逼的自動辭官。

他辭官之後不敢回自己家鄉,帶着家眷和僕人來到了這裏,從此開枝散葉,姥姥這個村子只是其中的一個旁支發展起來的。

年代隔得太久了,時代發展的又太快,漸漸的也就沒多少人關心這個祖先的墓地,在盜墓者撅起的這些年,前後都不知道被盜了多少次。

雙腿動不了,姥姥又不理她,身邊還有隻殭屍在盯着她看,她除了哭之外竟然別無他法,早知道是這樣,她就不堅持來守靈了。

本來是出於一片孝心,想要送姥姥最後一程的,沒想到最後卻變成這樣,姥姥居然把她帶到了如此恐怖的地方,姥姥怎麼不疼她了啊?

殭屍一直用嘴裏的惡臭薰陶着她,她都快要昏厥了,驀地感覺到脖子上一涼,竟是那殭屍伸出長着長指甲的在輕輕摸着她那白皙的脖子。

“不……不要……”

她嚇得連話都說不利索了,英叔的電影看得多了,殭屍的尖牙是用來幹什麼的她怎麼會不知道?殭屍這是在檢查她的脖子,準備下口了。

“姥姥——”

她歇斯底里的大叫了一聲,可姥姥還是置若罔聞,根本就沒有出手相救的意思,那她該怎麼辦?坐等成爲殭屍的下酒菜盤中餐嗎?

殭屍摸着她脖子上的大動脈,僵硬的臉上露出滿意的笑容,喉嚨裏發出古怪的聲音,毛骨悚然的聽的她背脊一陣發涼,身子止不住的戰慄了起來。

她從來也沒有想過自己會這麼快就死,就算讓她去想,她也絕對想不到會是死在一隻殭屍的嘴下,最後被他吸光血變成一具恐怖的乾屍。

“夢蝶,你現在怕我還是怕他?他恐怖還是我恐怖?”

就在這危險時刻,耳邊驀地響起了一個溫柔而不太陌生的聲音,她敢對天發誓,這一定是她今晚聽到的最好聽的聲音!

她循聲望去,毫無意外的看到一顆熟悉的人頭漂浮在離她不遠的虛空中,烏黑的長頭髮垂下來,正是那個自稱是她夫君的死人頭大人。

“他恐怖,我怕他,你是最好的了,不但聲音溫柔,而且還不會想要吃我,求你快點救救我好不好?我想回家,嗚嗚……”

她之前只是默默的流着眼淚,這會兒看到那顆死人頭居然還嗚嗚的哭出聲來了,好像有天大的委屈終於找到了發泄的對象一樣。

看到死人頭出現,她就看到了活下去的希望,上次在古墓,他能讓整個工地都毀了,還不能對付這隻破殭屍嗎?

艾瑪,她夢還沒做完呢,怎麼這殭屍就對她下口了,趕緊把臭氣熏天的嘴挪開好不好?她聞着要吐了,真的要吐了……

“嘔……” 她沒有騙死人頭,也沒有騙殭屍,胃裏一陣翻江倒海,嘴一張就吐了個暢快淋漓,竟然把那殭屍都給嚇到了,極其嫌棄的瞪了她一眼。

死人頭看着這一幕,不禁嘴角一扯,居然還輕聲笑出來了,哪怕他是第一次在墓地出現,她也沒有如此狼狽啊,看來還是真的怕了。

看了一眼殭屍,死人頭低喝一聲:“滾開!”

殭屍擡眼看着漂浮在空中的死人頭,蠕動了一下嘴脣,雖然還是說不出任何的話來,但卻發出了奇怪的聲音。

死人頭似乎聽得懂殭屍說了些什麼,當即回了一句:“誰說我多管閒事?這是我的鬼妻,惹她就是惹我,還不滾的話,我會讓你看不到明晚的月亮。”

秦夢蝶眼淚汪汪的看着死人頭,對於他說什麼都不在意了,只要能讓她快點離開這個恐怖的地方就謝天謝地了。

殭屍狐疑的看了一眼秦夢蝶,隨即低吼了一聲,然後就聽死人頭驚呼了一聲:“不好,他在呼喚屍王了。”

秦夢蝶身子瑟瑟發抖,無助的看着死人頭,弱弱的問道:“那……那怎麼辦?我還不想死啊。”

就算想死也不會選擇這種方式吧?跳樓都要比這來的好,她這是招誰惹誰了纔會如此不如意?

我的徒弟都是大反派 然而她還沒聽到死人頭的回答,只覺眼前突然一花,死人頭的臉湊了過來,好看極了的容顏在她瞳孔中無限放大。

“你……唔……”

脣上突然一涼,她感覺有什麼冰涼的東西貼了上來,那該不是死人頭的脣吧?該死的,他居然在這種情況下吻了她,無真恥,趁人之危!

死人頭就這樣吻住她的脣,突如其來的一幕看的旁邊的殭屍都愣住了,泛着幽光的眼睛睜大,然後又從喉嚨裏發出了幾個音節。

秦夢蝶聽不懂他在說什麼,只是覺得那死人頭的嘴脣冰冷刺骨,以至於自己期待已久而不得的熱吻,突然就成了噩夢中的冰冷之吻。

死人頭不但脣瓣是冷的,舌頭也是冰涼的,一探入她的口中,她就冷不丁的打了個寒戰,這人和鬼就是不一樣,鬼是沒有溫度的。

她又委屈的哭了,辛苦保留多年的初吻就這樣沒了,早知會是這樣失去的,他還不如找個自己喜歡的人,主動送出去呢,這下虧大發了。

能不能把這當成一場夢,其實她的初吻還在?只要揭過這一頁,她還是可以去找一個心愛的男人重新吻一次?

這一幕真是詭異的很,一個年輕的女子站在星光下的小山丘上,旁邊站着一隻目瞪口呆的殭屍,眼前懸浮着一顆死人頭,而那死人頭的脣正貼在女子的脣上。

“夢蝶,你一定要記住,你早已是我的妻,曾經答應了就不能反悔的,否則會有報應的。”

一場冰冷的接吻過後,死人頭終於離開了她的脣,然後說了這樣一句話。

“呸呸呸……原來真是你害的!”

秦夢蝶連呸了幾下,還想要說什麼,眼前突然一黑,她無力的倒了下去,倒在地上不省人事。 倒地之後她好像做了個很長的夢,夢裏又聽到了那個熟悉的聲音在呼喚着她的名字,聽上去明明有幾分熟悉,卻又想不起來在哪聽過。

她依舊站在一片茫茫白霧之中,聲音停了之後白霧便消散,她環顧四周,周圍是一些穿着古裝的男男女女,說說笑笑的從她身邊走過。

低頭看了看自己的衣服,是一套簡單的現代裝,站在這人羣中顯得格格不入,可週圍的人卻都極其淡定,像是壓根就沒有看到她一樣。

這是怎麼回事?爲什麼他們都不看她?難道她是隱形的嗎?秦夢蝶很疑惑,想問問身邊的人,可手伸出去卻直接從他們的身體穿過了。

她不會是來到了陰曹地府吧?鬼才是沒有實體的,那她現在是死了嗎?不要啊,她才二十歲,不想這麼快就死了,她還有很多事沒做。

父母等着她孝敬,某個男人還等着娶她,怎麼可以讓她連場戀愛都沒談就死了?

她不甘心,那死人頭怎麼能見死不救呢?就這樣還敢自稱是她夫君!

仔細打量了一下週圍人的服裝,看着有點像是唐朝時期的,更奇怪的是,她不但能看到,也能清楚的聽到他們的講話。

聽了一陣之後,她才漸漸瞭解到,原來這裏並不是陰曹地府,而是唐朝的長安城,在位的是唐玄宗李隆基。

她這不會是穿越了吧?可不太像啊?穿越的話怎麼可能讓別人看不到?她又不是鬼。那就應該是做夢了,沒想到一夢千年竟然到長安城!

明白了一些之後,她便大膽的在長安街頭遊蕩了起來,自我安慰就當這是來旅遊了,不管醒來還記不記得,她都不吃虧的。

走着走着,她不知不覺的就走到了一座宅子前,大門上橫掛着一塊額匾,上書四個正楷大字:浮生若夢。

“這是你家?”

她疑惑的問了一句,話說出來之後連自己的震住了,明明就只有自己一個人在這裏,那她這問的又是誰?

毫無疑問,沒人回答她的問題,她看着那四個字,恍惚間有種熟悉的感覺,似乎曾經在哪裏見過。

低頭猶豫了一下,她最終還是走上前去敲了幾下門,沒人應門,但門卻吱呀一聲開了,可這絕不是她推開的,她敲門都沒怎麼用力。

疑惑的擡頭看向門後的院子,首先映入眼簾的居然是一個擺着副漆黑大棺木,插着燃燒着的香燭,放着靈位的靈堂。

黑色的靈位上雕刻着精緻而複雜的圖紋,由上而下寫着一行字:太平公主李令月之靈位。

About the author

jingshenxianxiangxue:

0 Comments

Would you like to share your thoughts?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

發佈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