畢竟對面那老頭兒太強了,我們根本就不是其對手。要不是上官仙一直將其牽制,沒有機會對我們出手,不然我們早就死在了他的柺杖之下。

畢竟對面那老頭兒太強了,我們根本就不是其對手。要不是上官仙一直將其牽制,沒有機會對我們出手,不然我們早就死在了他的柺杖之下。

2020 年 10 月 23 日 未分類 0

如今老常的墨斗線不停的在四周盤旋,不時給老頭兒製造麻煩。同時我們七人也同進同退,也漸漸的體現出了我們的重要性。

經過約二十分鐘的大戰,在我們合理的配合之下,也漸漸的對那老頭形成了壓倒之勢!

但即使如此,我依舊無法靠近那妖道,不能使用引雷符將其擊斃。

可就在此時,那老頭兒與上官仙對了一掌。這一掌威力極大,二者直接被當場就彈開,只見妖道這會兒站在大青石上,然後用着沙啞乾癟的聲音說道:“老夫行走世間一百二十年,沒想到世間竟然還有這麼厲害的鬼魂,你們這幾個小輩也到也有些本事。”

聽那老頭兒說他行走世間一百二十年,我眉頭不由的一皺。

這老頭兒不是腦袋有問題,胡說八道。就是,這是大實話。

他說他行走世間一百二十年,想必最少也有一百三十多歲。

完全可是說是一個古董級別的老妖怪!

但他的話音剛落,老常便狠狠的開口道:“一百二十年又如何?今晚照樣會死在我們的手裏!”

“年輕人,你可真是狂妄。老夫就讓你們看看我真正的實力!”話音剛落,老頭舉起手中的柺杖,直接就插在了大青石上。

只聽“砰”的一聲,火花四濺,大青石上竟然都被這老頭兒一柺杖插出了一個窟窿。

這還沒完,他剛把手中的柺杖插進大青石裏,他的雙手便迅速結印。

見到這兒,上官仙臉色一變,隨即嬌喝一聲:“阻止他!”

說罷!上官仙身子直接就飛了過去,速度極快,肉眼難以捕捉。就連我們開了天眼,也難以看清其身影。

可想而知,上官仙的移動速度是多麼的迅速。

即使如此,上官仙也沒能靠近那個老頭兒。

因爲就在距離那老頭兒約五米的位置,突然出現了一道光幕。就算上官仙如此道行,也都被阻擋在外。

看着光幕之中飛速結印的老頭兒,我也感覺很是不妙。這老頭兒肯定是在使用某種強大的邪術,要不然怎麼會做出某種陣法阻擋我們?

想到此處,我嘴裏直接低吼一聲:“剁了那老不死的!”

說罷!我舉起手中的桃木劍就衝殺了過去。

可是在距離那老頭兒約五米的卻發現難以靠近,揮動手中的桃木劍劈砍,也會發出“咚咚咚”的悶響。

同時出現一層層圓形光圈,看着眼前這些光圈,到有些像玻璃。我發現,我們竟然沒有絲毫辦法破解。

畢竟這東西就連上官仙也沒轍,只能無奈的盯着裏面不斷結印的老頭兒。

大約三十秒後,上官仙當即便扭頭對我開口道:“李炎,你快走。這妖道這會兒肯定在施展某種禁術,你們道行太低,一會兒恐有危險!”

如今聽到上官仙說出這話,我們都沒有任何怨言。畢竟在上官仙面前,我們的實力真就“太低”。

不過這話要是讓外人聽到,說我們這幾人的道行“太低”的話,恐怕會直接被嚇掉一地下巴。

接下來,我對着上官仙點了點頭。然後對着衆人一揮手,當場就飛退爲了出去。

衆人都是年輕一輩中的翹楚,各個方面都很是優秀。如今見我示意,沒有任何人停留。當場就隨我退出了五十多米遠。

不過我們剛退出五十米開外的時候,光幕之中的老頭兒終於結印完畢,最後將手勢停留在施法印,劍指印上。

並且在同時間,妖道突然低吼一聲:“臨兵鬥者皆陣列前行,開!”

話音剛落,那老頭兒本來有些佝僂的身體。這會兒竟站直了身子,這還沒有啥好奇怪的。最重要的是,這老頭兒在站直了身體之後,身體竟然在迅速發生着變化。

他本滿臉褶皺的臉而且乾癟漆黑的皮膚,這會兒漸漸的鼓起,好似換髮出生機一般。

不僅如此,他頭頂上本來就幾根雜毛,這會兒也在迅速的長出黑髮。

枯瘦的身體,也在迅速的發生着改變,變的越來越強壯。

見到着場景,我們所有人都瞪大了雙眼。這尼瑪是啥道術?

就算死在我手裏的中年女人盧琴,其掌握的黑蓮道術,可以強化肌肉,短時間讓自己便的強壯無比。但卻都不能恢復自己的容貌,將自己變得年輕。

可這老頭兒,這老頭兒在使用了某種道術之後。竟然可將自己的容貌恢復年前,並且讓自己變得強壯。

此時的老頭兒根本就不像一個一百歲開外的老者,根本就是一個二十幾歲的青年。

並且身體還異常的健碩,其壯碩程度完全就和老常一般。

見到這場面,我們所有人都愣住了,我扭頭望向老常。畢竟老常以前說過,說人體其實就是一副“奇門陣圖”。

只要能合理的在身體之運轉道氣,讓其在身體各個穴位之間形成某種特殊的陣圖,就可得到相應的力量。

見那老頭兒這般,我第一個想到的這老頭兒使用的是不是某種“人體奇門術”。

老常見我一臉疑惑的望向他,這一次沒有天然呆。並且當場就看出了我心中的想法。

老常對我搖了搖頭,然後也用着茫然的語氣開口道:“他使的好似,不是人體奇門術。可好似又是,我也看不出!”

見老如此回答,擎天卻突然沉聲說道:“他的道術好奇怪,我感覺他的道術有些像我們飄雲谷的禁術。但又不全是。”

突然聽到擎天這般說道,我們所有人都向他投去了疑惑的目光。擎天見事態危急,當即便說出了他口中的那種禁術。

因爲時間關係,擎天也就隨便的介紹了一下,他說他們門派中的禁術是提升魂魄力量。從而改變身體。

在按他們的門派理論上說,當那種禁術達到某種程度之後,是可以通過修煉靈魂,讓肉體恢復青春的。

就好比眼前的這個妖道,不過代價卻是要不斷喝新鮮的人血。

這也是爲何,這門道術被列爲禁術的原因。

如今聽到這話,我心頭也是一震。當場便讓我想到了黑蓮,不是我對黑蓮敏感,而是我接觸到它們開始,它們就不斷的在實驗重生死人的妖術,好似準備復活某人,又或者是復活地獄鬼兵。

在此期間,他們研究的對象也是多種多樣。如今見這老頭兒可以讓自己短暫恢復青春,本來佝僂的他,這會兒竟變得和老常一般壯年輕。這不得不讓我聯想到黑蓮。

心中剛出現這個想法,那老頭兒便好似全然恢復。

他猛的拔出插在大青石上的柺杖,然後嘴裏不由的發出“哈哈哈”的大笑。

隨着他的大笑,只聽“砰”的一聲。光幕破碎,緊接着便是一道超強道氣。

這股道氣如同漣漪,直接在空氣之中激盪,並且猛的就侵襲向了我們。

因爲這股道氣太強,就連是我,都在這股強大的面前,心生畏懼。同時連退兩步,最後還不得不用手擋在面前。

也就在我們所有人被這股道氣震懾的時候,那恢復青春的老頭兒突然冰冷的開口道:“哈哈哈!今晚我就讓你們看看我們黑蓮祕術的厲害!”

剛說到這兒,還不等我們有所反應。那老頭兒雙腳一蹬,“咔嚓”的一聲,一腳就蹬裂了腳下的大青石。

並且對準了上官仙,那老頭兒就彈射了出去…… 那老頭兒突如其來的變故讓我們所有人都爲之一震,我們本隱隱的開始佔據了上風。

並且合理防守和進攻,如果不出意外,我們很有可能在一個小時之內將這老頭兒殺死。

當然了,其中最關鍵的還是上官仙,我們只是改變了一點點微弱的平衡而已。

但怎麼也沒想到,這妖道竟然在與上官仙對了一掌之後,接着這一掌之力。當場彈出十米,並且製造出了奇怪的奇門光幕阻擋住了我們,並且還使用了一種可以恢復青春提升實力的某種妖術。

而且這老頭兒還自稱黑蓮,很明顯,這妖道必然就是黑蓮中的成員。

看其如此高深的道行,肯定在黑蓮中有一定的地位,想必是什麼長老或者堂主。

如今這些都不容我多想,畢竟這妖道在施展完這道術,恢復了青春和提升了力量之後,當場就對着上官仙襲殺而去。

而且那種力量和道氣波動極大,就算我我們這些人,也都難以抵擋並且被一股壓抑的力量威懾。

上官仙雖道法高強,但這妖道恐怕是上官仙出世以來遇到的最強妖人。

上官仙不敢怠慢,手臂一揮,一陣白霧出現。隨即周圍直接出現了一層寒霜,並且周圍的溫度也在頃刻之間降低了好幾度。

眨眼見,那妖道與上官仙再次碰撞在了一起。並且二人連續出手,低吼連連,一陣陣道氣不斷往外激射。

而那些強大的道氣此刻就好比漣漪一般,一股接着一股,一股強過一股。

在這種實力面前,我發現我們此刻根本就插不上手。周圍的花草樹木更是不斷凋零或被灼燒 。

但看其形勢,如果我不出手幫助上官仙,想辦法使用七爺給的引雷符,上官仙很有可能會敗在那妖道的手裏。

雖然這事兒我不願意相信,但事實就是如此。那老頭兒在恢復年輕之後,直接就打破了僵局。出手異常的迅速並且力量很是強大,即使上官仙已經變成了極陰極煞,現在也顯然抵擋不住那妖道的強勢攻殺。

見到這兒,我不由的深吸了一口粗氣兒,我不能坐以待斃。即使對手強大如斯,我也必須加入戰鬥之中。

我不能讓上官仙獨自面對如此強大的敵手,上官仙敗了,不僅會死在這妖道手裏落得魂飛魄散,我們也不會有活下去的機會。

我不想死,也不願上官仙有事兒。想到這兒,我牙齒微微一用力。

我直接就一破了舌尖,隨即一股粘稠的熱流迅速充斥滿了我的口腔。

我瞪着那妖道,當場舉起了桃木劍。只聽“噗”的一聲,我直接將嘴裏的鮮血全都噴灑在了桃木劍之上。

當真武桃木劍在被噴上了鮮血之後,血紅之光當場便放射而出。

一股強大的陽氣也隨即出現在桃木劍之上,雖然那妖道不是鬼妖之流,是強大的活人妖道。

我這把桃木劍對他的剋制不會太大,但此刻激活這寶劍,也總可以提升一些自身實力。

做完這些之後,我舉劍就準備衝上去,以我盡我微弱之力。

不過就在此時老常卻在一旁直接拉住了我的胳膊。並且一臉凝重的開口道:“炎子,你這是要幹嘛?”

聽老常這般開口,我顯得有些激動。畢竟在遠處大戰的是我媳婦兒。

所以我的聲音不由的大了些:“上官仙是我老婆,你說我幹嘛?我要上前助上官仙一臂之力。”

說罷!我當場一甩手臂,直接甩開了老常拉住我的手。然後也不再說話,對準了不遠處的妖道就衝殺了過去。

也許衆人在我的言語之中感受到了怒火此刻聽我這麼一說,全都倒吸一口涼氣。

同時,姬無雙見我衝殺了上去,嘴裏也是冷哼一聲,嘴裏直接開口道:“我來助你…”

說完,姬無雙不顧對手強大,也直接跟了上來。

也許正因爲我和姬無雙開了個頭,本根本上不了檯面的我們,這會兒全都因爲我衝向了上官仙,準備圖滅妖道的時候。

現在全都舉着手中長劍,在姬無雙動手之後,也都跟了上來。

不過在絕對實力面前,就算我們人多也沒用。我和姬無雙還好,畢竟道行還是有一些的。幾乎都超越了老輩人物!

但了空、周傾城、常棕藍等此刻卻有些扛不住了。

一道兇猛的道氣如同漣漪般襲來,周傾城、靈曦二者道行最弱,直接就被震飛了出去,最後倒在地上大口大口的吐血,顯然她兩已經失去了戰鬥力。

五十米對於我們這些人來說,根本就是幾秒鐘的路程。

可現在看來,並不是如此,而且變得很是艱難。才跑出十米,周傾城和靈曦便倒在了地上,口吐鮮血失去戰鬥力。

再次前行十米,了空有金剛罩護身也被強猛的道氣震爬在地,金剛罩也在發出“砰”的一聲完全破裂。

再行十米,常棕藍和擎天也是抵擋不住那強大的道氣波動,也都口噴一口鮮血,雙雙倒地。

當然常棕南可吐不出鮮血,畢竟是鬼魂!

如今在擎天和小南倒下之後,沒事兒了,就只剩下我、老常、姬無雙。我和姬無雙是因爲道行比較高,所以可以抵擋這兇猛的道氣,繼續殺上前去。

而老常是因爲在遠處操控墨斗線,屬於遠處“法師”,所以這會也沒有受傷。

就此,我和姬無雙頂着強猛的攻勢,直接就殺進了戰圈之中。

數秒之後,老常操控的桃木劍終於突破重重阻礙,最終出現在了那妖道的頭頂上方。

看樣子老子準備控制墨斗線線勒死這傻逼,而我和姬無雙此刻也距離那妖道不足五米。

也就在這個時間點,上官仙身體之中猛的散發出一陣無比寒冷的陰氣,並且一掌拍向那妖道的胸口。

而那妖道那敢怠慢,就算此刻壓制着上官仙。但卻不代表上官仙就沒有反水,或者殺死他的可能與機會。

就在這千鈞一髮之際,那妖道嘴裏猛吼一聲,當即雙手橫握手中柺杖。然後直接就擋住了上官仙這威力無比的一掌。

但這還沒完,老常在遠處看清機會,嘴裏猛的道吼一聲:“起!”

一聲道吼之後,頭頂上如同黑蛇的墨斗線這會兒全都如同活物,在頃刻之間便對準了妖道的脖子射了下去。

並且以一種極快的速度纏繞在那妖道的脖子上,準備勒死這貨!

當然,這妖道如此道行,老常想勒死他。幾乎沒有什麼可能性,不過卻在這個時刻,卻爲我和姬無雙創造出了一個機會。

我們只要在這一刻劈中那妖道的腦袋,就算他銅皮鐵骨,也必死無疑。

我和姬無雙沒有絲毫猶豫,嘴裏當場大吼一聲:“去死!”

我二人緊接着猛的運轉道行,雙腳猛的一蹬,當場就躍在了半空之中,然後手中桃木劍對準了那妖道的腦袋就劈了下去。

罡風陣陣,道氣四射。那種壓抑人心的感覺讓我和姬無雙很是不爽,但我卻咬着牙劈了下去。

可即使那妖道這會兒出現了破綻,但天不如人願。

那妖道嘴裏也在此刻悶吼一聲,腦袋猛的扭向我們,並且雙眼直勾勾的就瞪着我和姬無雙。

當我和姬無雙在看到那妖道的一雙眼睛之後,我只感覺後背一涼,全身發麻。

不過這還不算什麼,一種本能的恐懼竟然直接就出現在了我的腦海之中。

在那一刻,我好似看到屍山血海、累累白骨。

這突如其來的變故,讓我和姬無雙在這一刻極短的楞了一下。可誰知道,就是這麼不到一秒鐘的時間,卻讓那妖道逃脫了我和姬無雙的必殺一擊。

只見他在瞪了我和姬無雙一眼之後,身體直接一震。當場就彈出了七八米那麼遠。

而纏繞在他脖子上的墨斗線,也在他的一聲暴吼之下,直接被震得寸寸盡斷。

我和姬無雙就好似傻子一般,呆呆的就躺在原地。雙眼迷茫,腦海之中滿是心中最可怕的畫面。

不過就在我們愣神全身顫抖,頭冒虛汗的時候。上官仙突然來到我們面前,對準了我和姬無雙各自的胸口就是一掌。

我和姬無雙只感覺胸口一涼,一股涼意直襲大腦。本來恐懼的心情,此刻全都蕩然無存。

如今清醒,不由的倒吸一口涼氣。TM的剛纔竟然被迷了,中了那妖道的妖術。導致我們短暫的出現了精神錯亂。

而且我們剛纔的模樣,就好似我們在武夷山的時候,老常被黑蓮聖女童瑤瞪了一眼,也是短暫的出現了幻覺。

不過當時的老常是口吐白沫,而我和姬無雙卻是全身顫抖,頭冒虛汗。

這老頭兒與童瑤有相同的幻術,並且道行這般高強,定然就是黑蓮大拿。

不過這會兒也不容我們多想,因爲那妖道再次攻殺了上來。

見到這兒,我嘴裏直接冷哼一聲,當場便急促的開口道:“爲我創造近身的機會,我有辦法弄死這妖道!”

上官仙與姬無雙聽我如此開口,也都沒有多問,嘴裏直接“嗯”了一聲,對準了那妖道就奔襲了過去…… 黑暗之中,那恢復了青春的老頭顯得異常厲害。

不僅可以與上官仙對敵,甚至還能隱隱的威壓上官仙。爲了解決這個妖道,我決定拿出引雷神符對付他。

我讓衆人爲我創造機會,讓我有近身的機會。唯有如此,我才能把引雷神符貼在哪妖道的身上。

現在我們還有一戰之力的人分工明確,上官仙負責主攻,姬無雙與老常負責從旁協助,而我便只需要抓住機會,近身弄死這妖道就可以了。

上官仙再次與那妖道交戰在了一起,並且都在用自身最高道行攻擊對方,而一旁協助的姬無雙根本就無法靠近,只能時不時的上前砍上一刀,然後飛快倒退。

要不然,等那妖道反應過來,姬無雙是想逃都沒地兒逃了。至於老常,還可以不斷用墨斗線襲擾妖道,雖然很多時候根本就沒什麼用,但有時候卻幫助了上官仙好些忙。讓上官仙擺脫了好幾次麻煩。

有時我在想,要是老常操控的不是墨斗線而是一道道符咒,是可以飛的哪種,而不是老常的黃紙蛤蟆!那戰鬥力?絕對兇狠異常。

想歸想,但毫無作用……

接下來,我遊走在最外圍期待能有一個機會。就此,時間一點一點的過去,大約二十分鐘後,我終於等到了一個機會。

不過這個機會確是用姬無雙身受重傷換來的。

此刻只見上官仙運轉道行,在頃刻之間,她的實力放到了最大。一股股濃濃的陰氣涌動,看樣準備給予那妖道最強一擊。

About the author

jingshenxianxiangxue:

0 Comments

Would you like to share your thoughts?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

發佈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