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知道。”孟寒回道。

“我知道。”孟寒回道。

2020 年 10 月 23 日 未分類 0

“我要你今天還給我。”

“可是你這裏三條命。”

“那日我放走你的時候,連同李家數口人。”

孟寒陷入了沉默,今日魔族如此大陣勢,可以說就是爲了殺唐瑾兒。他轉念一想,唐瑾兒已經死去,目標完成。放走一些無關緊要之人,應該也無事。

“讓。”

隨着孟寒一聲令下,他麾下的魔族大軍以孟寒爲中心向兩邊散開。

“謝謝。”

林楓單手舉鼎,在魔族大軍之中疾馳而過。他聽到了魔族戰馬的粗糙喘氣聲,他感受到了魔族將士的凌人陣勢。

只要孟寒一揮手,兩邊兵馬向林楓圍殺過去。林楓想要突出重圍便有不少的難度。

林楓速度極快穿過了魔族大軍,向着遠方逃逸。

孟寒看着林楓的背影消失於雪塵之中,他朗聲道:“以前種種,今日一筆勾銷。他日相見,只論生死。”

林楓在茫茫雪原之中奔跑,不知道該去向何方。此次戰役之後,邊疆徹底淪爲江萬年的天下,若是回去,等於自討苦吃。

轟轟轟……

巨大的轟鳴之聲從前方傳來,大地開始劇烈的顫抖。林楓神識散開之下,可見紛雪凝聚成巨浪,鋪天蓋地而來。好似紛雪後方,有成千上萬匹人馬。

林楓不得不停止向前,他感受到了死亡的氣息。可是後方,魔族的大軍快要逼近,林楓進退維谷。

前方的雪塵在林楓身前五十丈驟然停止,隨着雪塵漸漸落入地面。林楓總算看到了令他恐懼的存在。

看到真相,林楓不由頭皮發麻。

前方出現了數以萬計的蠻族大軍。蠻族大軍身披獸皮,一臉惡相,他們騎着的並非戰馬,而是兇獸。等階不一的兇獸,接近萬頭。

爲首之人都達到了知命境界,共有十人,他們的坐騎都是七等兇獸。

十名知命境界強者,加上十頭七階兇獸,還有後方數以萬計的大軍。爲了殺唐瑾兒,江萬年下了好大一盤棋,不僅勾結魔族,竟然還請動了蠻族。

唐瑾兒死於魔族,江萬年大可以以戰亂上報。但是爲了以防萬一,擔心萬分之一的可能唐瑾兒突破了魔族大軍,是以他請動了滿族滅絕這萬分之一的可能。

“如此梟雄,非大戰無法除之。”

林楓不由感嘆,暗想人皇爲何派女兒來此險境。這樣的梟雄,豈能靠伎倆鬥得過?

轟隆隆……

後方傳來的巨大響動,地面亦是劇烈震動。林楓轉身看去,魔族大軍已然來臨。數十位魔徒率領着數萬大軍,玄甲兵過千。

兩方大軍之間,林楓渺小如芝麻。以知命境界的他而言,可以說是一個死局。除非他忽然進入聞道境界,萬軍叢中過如同閒庭信步。

這批魔族的領軍人物爲第二魔徒塗絕。他率領部下和破雲營匯合,殲滅了總兵陣營,陵衛署,以及過來援助的人族其他陣營。然後率兵直上,追尋唐瑾兒。

“你就是林楓?”塗絕冰冷開口。

“正是。”林楓凜然回道。

“你可能不知道,我時常念着你的名字。因爲你殺了我的弟弟,我沒有一日不想着抽了你的筋剝了你的皮。”塗絕慢慢開口,一臉森然氣息。

林楓一臉平靜道:“真不巧,你殺了總兵大人。我也想着抽了你的筋剝了你的皮,順帶取你的精血。”

“區區知命境界初期,以爲身着頂階戰甲就能戰勝我了麼?愚昧至極。”

塗絕說完,大手一揮道:“玄甲兵全線出擊。”

咚咚咚……

超過一千名玄甲兵同時出動,踩得地面不停作響,使得那一方地面不停抖動。一千名玄甲兵修爲凝聚於玄甲之上,隨着一股浩瀚威壓散開,無數股威能又凝聚成一個強大的恐怖氣息,使得那一方的雪塵瞬間化爲灰燼。 林楓站在兩軍之間,如同站在兩座高山之間。兩軍逼迫的氣勢,令人感到壓抑。這纔是大戰的核心戰場,生死大戰。

和現在的局勢相比,林楓先前經過戰場經歷的戰鬥,有些小巫見大巫。而唐瑾兒,一直在這樣恢弘的戰場之中堅持到了現在,堅持到了最後一刻。

並且,唐瑾兒大戰的時候,還有一位身着黃金玄甲的第一魔徒。

“既然你已經倒下,那麼由我替你而戰,讓魔族蠻族看看我唐人風采。”

林楓左手持古鼎一角舉起,右手緊緊握着月城劍,面對一千名衝來到了玄甲兵。他沒有後退,反而衝了上去。

俯衝之下,林楓速度快到連殘影也沒有,幾乎如同瞬移一般消失,再次出現,已然臨近魔族玄甲兵大軍。

“這便是黃金戰甲的威能爆發嗎?很好。”

林楓更有了自信,雙目露出了精光。

一千玄甲兵如同一座山般推移而來,而林楓就如同一把金剛鑽,不但沒有被魔族玄甲兵掀飛或者輾壓,卻在魔族玄甲兵之中鑽出一個洞來,並且不斷深入,無可抵擋。

林楓被魔族玄甲兵包圍,無數的利刃或砍或刺在林楓的身上。有着黃金戰甲的防禦,林楓覺得這些攻擊只能傷到自己的皮膚,無法深入到自己的血肉之中,更加不用說對五臟六腑造成損傷。

“黃金戰甲的防禦,很好。”

林楓自信更濃,渾然不顧防守,揮舞着月城劍一通亂殺,所向披靡。一個個魔族玄甲兵的屍體在他眼前倒下。在他的身後,鮮血流了一地,形成了一條血路。

林楓自信以黃金戰甲護身,可以殺出一條血路逃逸。但是逃逸之前,他準備先殺了一人。這個人的名字叫——塗絕。

林楓在魔族玄甲兵隊伍之中不停奔跑,殺人如麻,漸漸朝第二魔徒塗絕靠去,眼見只有不到幾十丈距離的時候,林楓忽然騰空而起,宛如雄鷹展翅,手持月城劍,化作一道金色流星刺向塗絕面門。

“找死。”

塗絕發出一聲冷哼,目光一凝之間,體內元氣洶涌流出,在他身後凝聚成一個兇獸異象。

林楓認得這隻兇獸,名爲朱厭。

吼吼……

朱厭身高數十丈,如同高樓立在林楓身前。比起曾經塗天凝聚的古兇獸異象高數倍由於,氣勢更加威壓霸氣。

朱厭擡腳,站在塗絕身前,每一腳落地,都使得地面顫抖。

朱厭一臉惡相,看着林楓飛來,揮舞着手掌朝林楓拍去。

林楓感覺到一座黑壓壓的小山朝自己襲來,他不得不調轉方向,揮着月城劍朝朱厭巨掌刺去。

這一劍,凝聚着黃金戰甲的威能,使得劍氣如虹,貫穿了虛空,如一道實質的光柱,刺向朱厭手掌。

月城劍鋒利無雙,觸碰到朱厭手掌後,隨着滋滋滋灼傷的聲音,逐漸刺破了朱厭的巨大手掌,然後刺穿。

嗷……

朱厭發出一聲慘痛喊叫,聲音大如奔雷,令聽着心裏發毛。

“好一把破劍,這劍我要了。”

塗絕說完,凌空一躍,遁入朱厭體內眉心。然後朱厭擡手一招,一把巨斧出現在他手裏。朱厭揮舞着巨斧,狠狠地朝林楓砍去。林楓在空中極力閃躲。

砰砰砰……

巨斧一次次砍空,發出劇烈的破空之聲。有時候巨斧砍入地面,使得地面顫抖,直接分裂,出現了數丈沈半丈寬的巨大裂縫。

林楓身輕如燕,在空中靈活飛掠,閃到朱厭後頭,然後揮劍刺入朱厭後腦勺。

令人吃驚的一幕出現,朱厭整個腦袋竟然倒轉過來,面部朝向了林楓,然後揮動巨斧砍在了月城劍之上。

鏘……

刺耳的撞擊之聲響起,火花迸發如雷電閃腰。

林楓覺得受到一股巨力重擊,整個人直接飛了出去。憑空翻了十幾個跟頭,這才站穩身形。好在黃金玄甲防禦驚人,並無大礙。

塗絕有些吃驚地看着林楓,這一擊,令得他握着巨斧的右手虎口發麻,如同擊打在一座山峯之上。

“不能與他拼力道,要拼凝聚一擊。”

林楓主意已定,全身元氣凝聚於月城之上,整個人和劍合爲一體,或作一道金色光柱射向朱厭。

這金色光柱的速度太快,朱厭根本無法避開,除非憑空消失。它不得不舉起巨斧抵擋。

鏘……

月城劍刺在了巨斧之上,更加尖銳刺耳的鑽具之聲響起。林楓手持月城劍,竟然逼得手持巨斧的高大朱厭步步後退。

與此同時,巨斧之上出現了斑駁痕跡,正在被月城劍一點點毀壞。

朱厭不停後退,最後猛地一腳踩向地面,使得地面出現了一丈有餘的深坑,這才抵擋住林楓的強烈攻勢。

魔族衆人,包括魔族看得暗暗心驚。他們自然知道第二魔徒朱厭神威,足以力拔山兮。現在竟然被渺小不堪的林楓逼得後退。

“這把破劍大有來頭,我要定了。”

塗天雙手持斧,抵擋住林楓的強烈攻勢道。

“單手攻擊,稍有不足。”

林楓佔得上風,卻是向後一躍,放棄了先機。然後他沖天而起,飛起數百丈之高,俯衝而下,全身元氣凝聚成一個古鼎。

古鼎之大,宛如如山,不比朱厭小多少,綻放着金色慌忙,耀眼不可直視。

古鼎轟然而下,如同有人扔出了一座山峯,朝朱厭蓋去。

熬……

朱厭仰頭,對着金色光芒閃腰的古鼎憤怒吼叫。然後雙手握着巨斧,朝古鼎砍去。

當……

前所未有的撞擊之聲響起,魔族低階修爲的士卒鼓膜震破,流出了鮮血,不得不後退一里地避讓。

而蠻族低階修爲之人結成陣法,隨着修行運轉,成千上萬古修爲凝聚在一起,組成一股巨大的土色光圈,將整個蠻族大軍籠罩起來。

此處,寒風不再,入此即滅。

此處,飄雪不往,落入即化。

此處,不再是雪原。以林楓爲中心的方圓百丈,積雪化爲灰燼,大地沉陷。

朱厭這全力一擊,並沒有將落下的古鼎挑開。古鼎氣勢無可抵擋,壓踏了巨斧,落在了朱厭的肩膀之上。

熬……

朱厭發出不屈的吼叫,收起巨斧,雙手抓住金色古鼎兩腳,雙腿彎曲,踩得地面滿滿碎裂下沉,這才抵擋住古鼎下落的趨勢。

然後,朱厭腰部扭動,雙手用力之下,想要將古鼎扔出去。

噬血鼎,林楓的本命法寶,今日第一次使用。古鼎之上仍然有墨莫施展的念力隔絕神通,使得知命境界修士無法看出古鼎的本源。

林楓盤坐於古鼎之上,閉目打坐。體內的元氣不斷地涌入下身巨大古鼎之中。

“我不會異象神通,便只能自行燃燒元氣,幻化我自己的異象。”

但是林楓如此這般直接燃燒元氣,融入本命法寶幻化金色古鼎異象,沒有異象法門轉化,威力大打折扣。

現在展現驚天動地的威能,並非林楓燃燒元氣使然。而是首山銅鼎自己的威能散發出來了一點點。加上體內石珠吞吐混沌氣滋養。

朱厭奮力甩出古鼎,卻發現古鼎沉重如山,分毫不動。

“好強大的氣勢。”

塗絕不由不嘆,然後毫不遲疑地開啓了體內魔血威能。一股恐怖的威壓瞬間散開,如同火山一般爆發了。 凡魔族嫡系貴族,體內擁有着魔血,一旦魔血開啓,使得修爲大增。整個魔族,知道魔血真正來源的極少。大多數人認爲這是青雲門賦予魔族的特殊能力。

甚至整個魔族一直流傳着一個事實:他們纔是九州大陸真正的主人,擁有着富饒肥沃的土地,擁有着美麗壯闊的山川大海,擁有着無盡的資源和傳承。後來有人開始反叛,推翻了魔族的統治,將他們驅趕到不毛之地的次州。

那人稱自己爲人皇,他的後代稱之爲皇族。而他們作爲曾經大陸的統治者,高高在上,尊貴無比,而今卻被皇族定罪爲魔族。

他們不甘,無時無刻不想着反攻,重新統治九州大陸,爲自己正名。

然而現實極爲殘酷,皇族佔據着豐富的資源,而且統治之下的人族繁衍生息太快。以致魔族日漸式微,別說統一九州大陸,連九州大陸其中一州的陽州也未攻克過。

魔族之中,有些人開始認命。反正次州土地貧瘠,又有諸多兇險之地。人族也不會大動干戈舉兵討伐。

也有些人不認命,他們要爭,要奪回屬於他們的一切。要將皇族徹底踩在腳下,終生奴役。

隨着魔血威能的開啓,朱厭的身軀又增大了半倍,而且一股血紅的氣息從朱厭全身散開。朱厭威能大增,不但頂起了古鼎,而且雙手抓着古鼎兩腳劇烈晃動起來。

林楓盤坐於古鼎之上,鼎和他的元神同氣連枝。劇烈的晃動使得他有些氣悶起來。林楓噴出一口精血,落入到古鼎之內。

以自己的精血喂古鼎,林楓第一次如此做,不知道有什麼功效。

精血入古鼎,古鼎發生轟隆隆的轟鳴之聲。隨後,一股紅色氣息從古鼎之上散開,與此同時古鼎之上衆多的兇獸圖文亮起來。

每一個圖文綻放出耀眼的紅光。古鼎之內,頓時響起了百獸轟鳴之聲。

古鼎散發出來的紅色光芒竟然越來越熾熱,然後蓋過了其散發的金色光芒。古鼎的威能驟然陡增,使得身下剛剛直起腰的朱厭再一次慢慢彎曲雙腿,慢慢彎腰。

朱厭巨腿之上的肌肉崩得很緊,彷彿用盡了全力支撐。使得地面裂縫更大,它的巨腿不斷陷入地面之中。

林楓忽然之間睜開了雙眼,看下身下巨大無比的朱厭。他神識一動之下,月城劍自行飛出,刺向朱厭的眉心。

朱厭看着鐵劍刺來,知道鐵劍的厲害,不敢掉以輕心。一把巨斧飛出,凌空朝月城劍砍去。

憑空操控法寶,靠得是神識威能。塗絕的修爲遠勝於林楓,但是神識不及。

林楓控制着月城劍巧妙飛馳,在虛空之中穿梭。與此相比,巨斧在後面追趕倒是有些笨拙。

與此同時,兩個人之間的較量一直在進行。古鼎綻放的紅光越來越盛,滿滿蓋過了朱厭身上的紅色微光,使得朱厭不得不繼續下沉,繼續彎腰低頭。

吼……

朱厭發出不甘憤怒地吼叫,很想一把將林楓掀飛。而事實是,別說掀飛,他的雙手已經很難舉起古鼎。他的雙手不斷彎曲,古鼎最後壓在了朱厭左肩之上。它只能靠着肩膀頂着古鼎,這才稍稍緩解了身軀下沉。

巨斧想要和月城劍硬碰硬交鋒,可是月城劍偏偏不如它意,一直人選飛馳。隨後劃出一道詭異路線,赫然刺向朱厭的眉心。

巨斧立即回來阻攔,可是晚了一點。

月城劍刺入朱厭眉心瞬間,巨斧攻了過來,擊打在月城劍之上,發出了刺破虛空的尖銳聲響。這種巨響,帶着莫大的威能,使得朱厭身上出現了傷口,塗絕身上的高階玄甲出現了裂縫。

巨斧還是晚了一點點,月城劍刺入了一點點。

一點精血,也僅有一點,卻是帶着開啓了魔血的精血從劍尖滴落。

古鼎好似有了靈智一般,發出了亢奮的轟鳴之聲。

知命境巔峯強者的精血,而且帶着魔血威能,大補。

古鼎實體飛出,在那滴鮮血滴落下來的瞬間,出現在朱厭頭部下方,正好接住了那滴精血。

噬血鼎飲了精血之後,鼎身發生了一些變化。原先的那些兇獸圖案出現了崩潰,變成了扭扭曲曲的曲線,這些曲線彼此鏈接,形成了一個個波浪線般的花紋。

噬血鼎之上,出現了另外一個兇獸圖文,這個圖文很大,貫穿了整個噬血鼎壁。但是這個圖文很淺,幾乎難以辨清。

噬血鼎發出來的紅光熾熱燃燒一般,令人無法直視。林楓體內的石珠更是猛烈的吞吐混沌氣滋潤古鼎,使得噬血鼎散發出來的血暈並沒有那麼腥紅恐怖陰森。反而如同天邊赤紅的火燒雲一般,有一股韻味。

古鼎的威能陡增,轟然如連綿的山嶽直直落入,竟然直接將巨大無比的朱厭壓入地底,只剩下一個頭顱在外面。

朱厭發出滔天怒吼,聲音如奔雷炸響,響徹整個東平。

可它也只能吼幾嗓子叫屈罷了,古鼎如山,壓得它無法動彈。

魔族衆人看到這一幕一個個目瞪口呆。即便第一魔徒也無法令塗絕這般無法動彈。這個人到底強大到了什麼地步?

魔五一臉凝重道:“此人不凡,快通知老大前來。”

這個大師兄,自然就是第一魔徒孟寒。七十二魔徒之中,唯一一個身着黃金玄甲之人。若非他,唐瑾兒也不會喪命於魔族之手。

魔五,魔六,魔十三等九位魔徒果斷地開啓體內魔血威能,一個個激發出自己命魂的古兇獸異象。

肩吾,華方,英招等九位古兇獸幻影出現。

肩吾身形如虎,卻有着九條尾巴。威風凜凜,震動八方。

About the author

jingshenxianxiangxue:

0 Comments

Would you like to share your thoughts?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

發佈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