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又點了點頭。

我又點了點頭。

2020 年 10 月 23 日 未分類 0

冷墨淵安靜了會兒,不滿道:“你怎麼啦?”

“沒事。”這個渣男,認識他這麼多天了,居然閉口不談自己有老婆孩子的事!

走了好長一會兒,忽然感覺到了異樣的靈氣波動。

我看向冷墨淵,冷墨淵對我微微頷首,顯然是也發現了:“養鬼師開始行動了。”他傳音給我。

我仔細瞧着,果然,還有幾個戴面具的小鬼都是活人假扮的!

忽然,一隻走在我前方不遠處的小鬼化作一道青煙被收進了什麼東西里面。

不知道是哪家的養鬼師呢。

我正想着,一條束縛陰靈的紅線驟然出現在了我的面前。

這紅線是特製的,養鬼師可以用它來綁住想要契約的鬼,繼而強制打成契約。

我正要躲開,那紅線卻盯着我不放。我朝一邊躲去,那紅線追了過來。冷墨淵看不過去,一團藍焰燒掉了。

在百鬼夜行中來偷摸抓鬼的養鬼師也不罕見,他們趕來抓,這裏的陰靈就敢吃掉他們。

只要他們活人行蹤暴露,這裏的鬼就會衝上去分食掉活人。

爲了能讓自己多吃一口活人肉,這些陰靈誰都沒有出聲提醒別的還不知道的陰靈,都紛紛在暗中觀察着到底哪些陰靈是活人假扮的。

冷墨淵的身子朝我這裏微微靠近了些,同時傳音給我道:“放心,我的面具不會出問題。”

我自然是相信他有這個實力的,可是……這些陰靈好笨啊!不知道看影子嗎!活人都是有影子的!

我一低頭就發現了前面幾個帶面具的腳下有影子,眼角掠過自己腳邊,卻沒有發現影子……

下意識的看向冷墨淵,他的下巴微微上揚,顯得是很得意着。看來,都是他給的面具厲害,將我真的僞裝成了一隻陰靈。

夜行的隊伍漸漸走出了學校,走在車水馬龍的大街上,居然與活人的車隊混在了一起。

普通人看不見陰靈,這些陰靈則紛紛跳上了汽車的車蓋,從車流上方晃盪着過去。

我見這陣勢,慢慢落在了後面,朝着邊上擠去。那邊的陰靈都是走的人行道,安全些。

正要邁步,冷墨淵忽然拉住了我的手臂。

“別喊。”他道。話音未落,便拉着我朝着一輛小汽車的車頂上跳了上去,帶着我也和那些鬼走了一樣的路。

我看的心驚,可是周圍的行人與車主彷彿看不到我一般,都自顧自的走着。

我不由自主的摸了摸臉上的面具,再一次在心間感慨冷墨淵的東西就是好用。

穿過燈紅酒綠的市中心,這一行的隊伍漸漸朝着城郊走去了。一路上,有幾隻陰靈被養鬼師抓住了,也有幾個養鬼師被陰靈吃掉了。

我有些不忍心那些人被吃掉,冷墨淵卻說,他們既然來了百鬼夜行,便是自己破了人間的規矩。是生是死,就看造化了,沒什麼值得惋惜的。

遠遠的,我在隊伍之中瞧見了一座廟。

冷墨淵的腳步慢慢放緩了,我低聲問道:“怎麼了?”

“城隍廟。”他說着擡頭看向隊伍最前面的行屍頭領,“他難不成是想攻下城隍廟?”

不會吧……

膽子這麼大!

冷墨淵說着再次環顧了一眼我們所在的夜行隊伍,規模居然比我們之前預計的要大的多。

“差不多得有多少隻鬼呀?”我有點擔憂,城隍廟可是保着一方平安的,要是被這些小鬼攻下來,澤雲城可就沒安生日子過了。

“得上千了。”冷墨淵緩緩道,“哼!

我本來以爲最多不過三百,倒是小看了他。”

他的眼神再次落到行屍頭領的身上,“他到底是誰?”

誰知道呢。

“咱們要不要去跟城隍爺說一聲呀?”我又問道。

冷墨淵搖頭:“沒這必要了。這麼多鬼,城隍的全部守衛加起來都收拾不完。”

“那怎麼辦……”

我正擔憂着,冷墨淵略帶不爽了:“女人,我在呢。”

我不解,他無奈道:“所以你怕什麼?難不成我會由着這些小鬼攻破了城隍廟?”

對哦!

我瞬間淡定了。

冷墨淵像是哄小孩子一般揉了揉我的頭,將我的頭髮全部揉亂了。

我一邊理着自己的頭髮,一邊想着一會兒等冷墨淵去幫着城隍鎮壓叛亂的時候,我趁亂再去抓一隻契約鬼。

正在這時,隊伍停了下來。行屍已經到了城隍廟的門口,他對着身後的小鬼們又是一通反動言論。

什麼哪裏有壓迫,哪裏就會有反抗!冥王壓迫了我們這麼久,我們一定要反抗纔有活路啦!

什麼今天就是我們當家做主人的時候啦!

我都聽不下去,偷偷瞥了眼冷墨淵,這貨只有不屑。

廟門口的守衛聽了不快的顯身,是兩隻兩米高的青面牛頭鬼,手中各自拿着一柄閃着寒光的大斧子。

指着那行屍頭領便喝道:“何人妄言!”

行屍輕蔑的一笑,不打招呼便朝着那守衛攻去。

守衛反擊,行屍躲開了他揮過來的斧子,落回到陰靈隊伍中。他一聲令下,站在前面的陰靈居然真的紛紛朝着守衛攻去了。

兼職總裁夫人 城隍廟的廟外赫然又出現了一排的守衛,對着那些撲上去的陰靈都是一腦袋一斧子削了下去。

隊伍中間,還有陰靈在慫恿鬼心:“天啦擼!城隍守衛殺鬼啦!簡直是不給鬼活路呀!再不反抗就都要被吃掉啦!救鬼啦!救鬼呀!”

這時,又有一隻陰靈一臉正義的喊道:“怕什麼!自古邪不勝正!我們被這城隍廟壓迫了這麼多年!早就受夠了!憑什麼大家同是陰靈,他們就能壓我們一頭?今日,大家就隨着韓冬哥一起闖進這城隍廟!自己當家做主人!”

名門驚婚,萌妻乖乖就擒 “對!自己當家做主!打進去!打進去!”

……

一時之間,這樣的附和聲此起彼伏。作爲一個研究社會學的大學生,我可以專業且負責的斷定,這些都是託!

然而,這些鬼卻判斷不出。聽了那幾只鬼的話,紛紛熱血沸騰了,都掏出了自己的武器!

反倒是我和冷墨淵的鎮定,在這隊伍中顯得突兀。

“誒?你怎麼不應和?”旁邊一隻小鬼冷不丁的問我。

“額……我太弱了!沒有武器……”我扯了個謊,那隻鬼想要靠近,我下意識的拽進了身旁冷墨淵的衣袖。

他挺身而出將我護在身後,那隻鬼這才意識到,悻悻的後退了一步:“原來名花有主了……虧我還覺得聲音這麼好聽,一定是個美人坯子呢……”

他惋惜的走了,一旁傳來冷墨淵的聲音:“就是個美人坯子!”那語氣還挺自豪的。

我的虛榮心小小的滿足了一把,又聽他低聲嘟囔道:“還是E罩杯呢!”

忍不住踩了他一腳!

前方的陰靈和守衛已經打的不可開交了,陰靈畢竟是散兵遊勇,雖然數量多,但不及有過專業訓練的守衛,犧牲了不少。

然而,人海戰術也是很有用的。那些守衛漸漸出現了類似體力不支的現象,冷墨淵不滿的低斥了一句沒用!

他的身影往前一動,又停到了我的身邊:“女人你……”他很遲疑,眼中有着擔憂。

超級大農民 “我沒事,反正我不上去送死的,你放心!我一會兒就悄悄挪到隊伍後面找個安全的地方躲起來。”

“好,等我!”冷墨淵轉身朝前走去,又轉過頭來抓住了我的手臂,囑咐道:“這裏情況太亂,要是有危險就躲進玉鐲的芥子空間裏去。”

我點點頭,冷墨淵閃身從我身邊消失,瞬移到了城隍廟門口。

城隍爺是個胖胖的和藹老爺爺,此刻被氣的已經在門口施法鎮壓叛亂了。

冷墨淵揭掉了臉上的護狐狸面具,驀然以冥王之姿出現在衆鬼頭頂,放出一道威壓,瞬間便震懾住了全場。

“墨淵大人……”城隍老爺長長的鬆了口氣。

冷墨淵斥責了一句:“這些都處理不好!”他看向那隻正在畫符的行屍,驟然瞬移到他面前,一把掐住了他的脖子,質問道:“姬氏祕法,你怎麼會?”

行屍眼中閃過一絲慌亂,被他強行鎮定下來了,裝模作樣般冷哼了一聲:“哼!”他瞥過身後的城隍廟,想要還手,被冷墨淵身上彈出來的鬼氣一巴掌扇了回去。

有冷墨淵在,城隍廟是贏定了。

考慮到了我在隊伍之中,冷墨淵的威壓並沒有覆蓋全場。

我和一些起了退心的陰靈們一起往後退去,伺機想要找機會逃脫,卻不料被一不注意就被一條紅線綁住了手腕。

手腕頓時被勒的生疼生疼,我想要解開那紅繩,那繩子卻越綁越緊。驟然,手腕上被紅繩勒出來了一條血線。

周圍的陰靈聞到血的味道,紛紛朝我看來。我也不顧那繩子了,在陰靈們貪婪的眼神中拔腿便逃。

也不知道逃了多久,那些陰靈還跟着我。

身後驀然傳來法術的氣息,那些陰靈被纏住,我驀然被另一個拉到了另一邊。

“別怕!我是來幫你的!”

他的聲音有些耳熟,但我一時之間想不起來是誰的,只能在這滿是陰靈晃悠的地方暫且選擇相信他。

他的臉上也帶着面具,我看不清他的表情,只看到伸手想來揭掉我的面具。正要反抗,他的手已經先一步碰觸到了我的面具。

“刺啦”兩聲,他碰觸到面具的那隻手驟然被一簇不知道從哪裏躥出來的藍色火焰燒退了。

他悻悻收了手,卻不甘心:“能不能把這面具的防禦法術收了?”

我搖頭。一來是我不會收起這法術,二來我還不相信他呢!

正想着,忽然瞧見他身後走來了另一個女人的身影,居然是齊芷霜!

(本章完) 見我望着他的身後,那人也轉過身去。看見齊芷霜,卻是輕笑了一聲。

“芷霜,你怎麼知道你沒認錯?”他問,兩個人居然還是熟識!

對了!他是齊康時!我想起來了! 戰錘神座 我在齊家聽見過一回她的聲音!怪不得覺得耳熟呢!

齊芷霜笑了兩聲,扭着腰肢走過來,笑道:“哥,這我怎麼可能認錯。這可是咱們的親姐姐呀!齊家的嫡長女!正牌夫人生的女兒!”

她說話的聲音越叫越高,到最後簡直就跟女高音一樣了,生怕別人聽不出她語氣中的酸意與醋味。

她的眼神再次落在了我的身上,更是嫉妒了,卻故意挺了挺腰,露出了自己的身材:“哼!”

我瞧着她那故意炫耀着的身材,以及故意在我眼前晃悠的胸,慢慢意識到她那兩團肉,裏面估計都是硅膠。不然的話,不會對我的魔鬼身材這麼嫉妒了。

我懶得跟她一般見識,反正她說的那些我通通都不在乎。我低頭繼續想要解開手上的紅繩,這東西要是我不解掉,就算從這裏逃出去也被會被另一個養鬼師給牽制了。

只是,這紅線上卻傳來了更加陰森的氣息,濃重的怨氣順着我的傷口流向我的體內,陰冷刺骨的寒意蔓延到我經脈到每一寸。

因爲寒冷,我的牙齒止不住打了個寒顫。

齊芷霜聽見,卻笑的更開心了:“花姒,別掙扎了,那紅線是用九隻死於新婚之夜的新娘子女鬼的魂魄煉製而成,你越是掙扎,就越是難受!呵呵呵呵……”

我手上的動作驟然停了下來,看向齊芷霜,她笑的雖然燦爛,眼中對我的恨意也是不少。

聖武時代 “你們做的?”我擡起了手臂,傷口的血順着紅線流出,又全部被紅線吸收了。

齊芷霜望着我沒有她預料中的驚恐,臉上的笑意漸漸凝固住了,只剩下了滿臉的怨恨。

齊康時拿下了自己臉上的面具,那張臉倒是與齊嶽平有幾分相似。

“你忘了麼,拜你所賜,我們的養鬼術都已經被廢了……”他低低說這,可是我卻感覺此刻他比齊芷霜還要危險。

我不由自主的往後退了一步,那紅線卻拉着我不讓我動。

齊芷霜估計是越想越氣,朝我走來,揚起手就要一巴掌扇下來,卻被齊康時攔住了:“芷霜,別碰她臉上的面具!”

齊芷霜不解也不甘心,齊康時解釋道:“估計是冥王給她的法寶,很厲害!”

齊芷霜眼中的貪婪頓時顯露無疑。

又是一聲輕哼從黑暗之中飄來,我感覺手上的紅線隨着那聲音動了動。

一道曼妙的身姿在黑暗中走來,那是一個有些年級的婦人,身材卻保養的沒輸我多少。

“媽!”齊芷霜忙回頭道,齊康時也跟着喊了一聲。

我偷偷打量了那女人幾眼,雖然上次見到關若秋的時候,她面色暗黃、一臉的憔悴樣,但還是能看出來她的底子很不錯,樣貌是相當不錯的。

而眼前這女人,也有着一張標緻的面孔,但還沒走進,就能感受到一股妖豔氣息,一看就是心機頗深。

“這就是那老女人的女兒?”她問。

齊芷霜點頭,語氣變得更加尖酸:“媽,咱們剝了他這張皮吧!”

齊康時也是輕笑一聲,眼神打量過我,嘴角扯出一抹噁心的笑容來:“沒想到那個古板的老女人能生出這麼凹凸有致的女兒,丟在外面那麼多年,可惜了。”

那輕佻的語氣是怎麼回事!!

齊芷霜剜了他一眼,沒好氣道:“大哥就知道女人!這可是咱們同父異母的姐姐!”

“姐姐又怎樣?又不是同父同母。”齊康時不以爲意,看着他嘴角那噁心得意的笑,我一個沒忍住一巴掌扇了過去。

齊康時愣住了。

“小賤人!”他媽卻是忍不住了,當即反手就是一個巴掌朝我招呼過來。

我躲閃不及,眼看那巴掌就要落在臉上,先一步慘叫起來的卻是她。

藍色的鬼火在她的手掌之上蔓延,那女人疼的尖叫連連,瘋狂的用法術去滅火,好半天火焰才消失,她的那隻手卻是廢了。

我瞧着她那整段消失掉的手臂,低聲嘟囔了一句:“活該!”

“你還敢說!”齊康時怒斥,他想要來收拾我,那揚起的手更要揮下,看到我的面具又不敢動握成了拳。

他越想越生氣,擡腳就要朝我的肚子上踢去。我擔心孩子,立刻捂住了肚子。

肚子上卻傳來了一陣涼意,一道光從肚子中竄出去,繞着齊康時飛快的轉了幾圈,頓時,齊康時就發出了慘叫聲。

光芒剛剛掠過的地方,皮開肉綻的,沒一點好肉。那傷口的形狀參差不齊,就跟被咬過的一樣。

我心裏頓時警鐘大響,感受到孩子在肚子裏愜意的伸展了下手腳,彷彿上吃飽後在滿足的伸懶腰一般。

“吐出來!”我低喝。

不能由着這孩子胡鬧了!

現在只是吃幾口人肉,放任下去就是一整個開始吃了!而且,她吃誰不好,居然一點都不挑食的吃了齊康時的肉!

萬一這個亂搞男女關係的傢伙有個梅毒、艾滋什麼的,孩子吃了怎麼辦!

小腹處傳來時隱時現的蠕動感,我感覺上孩子在蹭我,試圖撒嬌。這孩子該是個很可愛的小女孩吧?

可是……

我瞧着齊康時那都能見到白骨的傷口,狠下心來:“吐出來!不許吞下去!”

孩子還在蹭我,我幾乎都能聽到她在喊我媽媽的聲音。可是,我真的不能冒險。

“你不吐出來,媽媽就不要你了!”

頓時,小腹處的輕蹭感停了下來。我感覺到孩子在肚子裏面逐漸抱成了一個團,很害怕的樣子。

About the author

jingshenxianxiangxue:

0 Comments

Would you like to share your thoughts?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

發佈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