想到小洛的父母之後,我整個人頭都要炸了。上回都暗示要見我爸媽了,這回再和小洛回去,還不得逼婚啊。

想到小洛的父母之後,我整個人頭都要炸了。上回都暗示要見我爸媽了,這回再和小洛回去,還不得逼婚啊。

2020 年 10 月 23 日 未分類 0

在房子裏待到了晚上十點多,還是和昨天一樣,小洛鑽進了我的被窩裏。我相信這回小洛身體是沒有問題的,可是她好像非常享受這種感覺。昨天晚上我沒有感覺,是因爲感覺抱着小洛就像是抱着冰坨,而且還擔心小洛的狀況,根本就沒有那些心思。

但是今天晚上就不一樣了,小洛看上去要比昨天晚上更加的誘惑。無奈之下,我只好先跟小洛扯開話題聊天,希望自己能夠支撐住。

不過,這種方法也只是杯水車薪,尤其是小洛在被窩裏面翻身的時候,總會讓我想入非非。

當我覺得自己快要忍不住的時候,手機鈴聲響了起來,讓我不由得鬆了一口氣。

接過電話之後,果然是方大師打過來的,而時間正好是晚上十二點。

“葉子,不是整個村子裏的人丟了,而是你和小洛兩個人丟了。”剛接通電話,就聽到方大師那邊朝着我說道。

聽到他的話之後,我整個人都蒙了。難道,我和小洛真的丟了?

而這個時候,就聽到了電話那頭我爸媽的聲音。我趕緊讓方大師把電話給我爸,讓他帶着方大師和鬼婆去我們老房子牛圈那邊看看到底是怎麼回事兒,說不定那邊就有把我和小洛弄出去的方法,這也是我的直覺。

電話掛斷之後,我把就連夜帶着方大師和鬼婆朝着老房子那邊趕了過去。

也慶幸方大師的電話打過來的及時,讓我和小洛並沒有越界。當小洛聽說方大師他們已經去了老房子那邊之後,立刻起身,拽着我也朝着老房子那邊趕了過去。

小洛說,如果方大師他們在那邊真的有所發現的話,那麼我們在老房子那邊就能夠立刻見到方大師他們。 用來擺放五行宮的銅錢突然齊齊的豎了起來!

蘇紫萱驚訝的摸了摸地面,她發現本來是鬆軟泥土的地面,現在居然變的堅硬如鐵,她看了看樂天,這個傢伙……

高小秋也摸了摸地面,她滿意的點點頭。

樂天手中的柳葉開始慢慢的增多,從布陣到完成,樂天大概需要十幾分鐘的時間,這十幾分鐘對他的精神消耗極大!

蘇紫萱緊張的站在原地,鍋蓋倒是一動不動的趴在她身邊。

「你先不要動!和鍋蓋保持聯繫……」

高小秋提醒道,她拿出了一支奇怪的毛筆,咬破自己的手指之後,蘸著自己的血在地面快速的畫著一些什麼東西。

蘇紫萱看了看,為了自己的融合,好像所有人都出了大力氣的樣子,這讓她的心裡有極大的觸動,外面的暗部四人組也是臉色嚴肅,看起來也是對自己很重視!

高小秋突然看了看蘇紫萱。

「紫萱姐……你也要準備啊!」她提醒道。

蘇紫萱猛地回過神,她急急忙忙的將小助理借給她的頸圈戴在了脖子上,然後她微微的閉上眼睛將手按在鍋蓋的頭頂進行溝通。

時間一點一滴的過去,所有人的準備工作都在慢慢進入到重要階段。

「一號你看!」

四號發現了什麼,他驚訝的大叫,反正他們四個在四象封印的外面,他們的聲音不會對裡面造成什麼影響。

施紫竹抬眼看過去,她愣住了。

樂天的三十六星天地藏陣已經在成型的階段,在他的頭頂上方,一道巨大的旋渦正在出現!

「我的天……這是什麼情況?」二號抬頭看了看。

太恐怖了,現在的場面居然就像是國外的科幻電影超大風暴就要來臨的場面,這個巨大的漩渦籠罩了周邊的所有區域,根本無法測量它的大小。

「一號!怎麼辦?」三號喊道。

很明顯四象封印並沒有隔絕掉所有的氣息。

「全力以赴!盡量阻止三十六星天地藏陣的威力外泄!」施紫竹大喊。

四個人再次齊齊的咬破手指,將血塗抹在封印長釘之上。

四象封印的淡紫色光幕突然變成了深紫色,裡面的東西看起來都有點模糊了。

施紫竹抬頭看了看頭頂,那道超大型的漩渦依舊在,但是依稀是沒有繼續變大,只是依舊停留在原地而已。

「堅持住!只要老大的三十六星天地藏陣布置完畢,這個東西就會消失!」她喊道。

四個人全力維持著四象封印。

山海市的大部分人都奇怪的看著頭頂,這是什麼東西?

這雲層也低得太過份了吧?彷彿一伸手就可以夠得到一般,而且這快速的旋轉的漩渦是怎麼回事?

電視上還在報道上午的龍捲風事件呢,這下午天象又出大變化!

幾位氣象學家還在開會,討論龍捲風突然消失的偶然性。

「我覺得這只是突發事件,可能只是一個短暫的高低壓變化引起的一個自然現象,雖然極其罕見,但是世界上也不是沒有出現過這樣的情況,比如澳大利亞的瓜耳林夕市就在1982年出現在過這樣的罕見的天氣現象!這是有據可查的。」

一位氣象學家在會議室做出了自己的分析。

「現在大部分的市民都有一個這樣的擔憂,那就是這次的龍捲風事件會不會只是一個開始?後續還有其他的自然災害?眾所周知……我們山海市現在已經進入了一個雨水極其稀缺的階段,這些詭異無常的天氣變化,會不會影響到我們的民生?」另一位氣象學家開口。

到過現場的三位氣象學家已經發過言了,不過他們並沒有什麼實質的發現。

「張威專家……現場除了那道龍捲風,有沒有其他的現象?比如伴生型龍捲風?」有專家提問。

「沒有,現場什麼都沒有!」張威搖搖頭。

「那你有什麼意見?」會議的主持者,氣象局局長詢問。

「這道龍捲風實在太奇怪了,我認為它和其他的氣象並沒有太大的關係!可能真的只是一個獨立的事件,既然這道龍捲風並沒有對山海市造成任何損失,那我們就不能自己先亂了陣腳!對外的發布不要涉及到其他的問題。」張威沉聲說道。

氣象局局長微微點頭,這的確是最穩妥的辦法。

「咚咚咚……」

會議室的門被敲響了。

「去看看。」氣象局局長對自己的秘書示意。

秘書快步的走過去查看,又快速的跑了回來。

「局長……山海市的天空又出現了詭異的天氣變化!而且這一次的更加厲害。」秘書快速的說道。

「什麼?」局長一愣。

窗戶的窗帘被打開了,外面陰沉的天空出現在諸位專家的面前。

「我的天……這是……」

張威看到這一幕,他一個健步就衝到了窗戶的面前,會議室的窗戶是那種巨大的落地窗,站在這裡可以極其清晰的看到整個巨大的漩渦。

所有的氣象專家都愣住了,每個人的臉上全是不可思議。

「馬上將天氣變化數據拿過來。」張威大喊。

有人去拿數據了,這些人仔細的觀察著這道幾乎籠罩了山海市的烏雲旋渦。

「沒有風?氣溫也沒有變化!」

數據拿來了,幾位專家看了一個個都傻了眼。

「什麼意思?」氣象局局長皺眉問道。

「局長……這個意思是說,這道巨大的雲團旋渦和上午的龍捲風是一樣的!都屬於突發無可控事件!」有專家說道。

局長看了看窗戶外,他眯了眯眼睛。

這道雲層實在太低了,已經有直升機在外面等待起飛了。

「馬上將這道漩渦形成的原因和可能造成的危害列舉出來!送到我的手裡。」氣象局局長命令道。

幾位氣象專業有的去查看衛星觀測數據,有的直奔直升機,要去現場查看。

「張敏!馬上跟隨直升機……我要第一手的現場報道!」

電視台台長對著他最得力的記者手下大吼道。

張敏抓起自己的設備就跑了。

直升機快速的升空,很輕鬆的就沒入了雲層,這雲層太低了!

「我的天……馬上離開雲層!」

氣象學家張威驚恐的大吼。 這次我們並沒有像上回那樣小心翼翼的了,而是迅速的朝着山上老房子那邊跑去。既然之前那回,隱藏在這邊的人並沒有拿我們怎麼樣。那麼這次很有可能也會如此。所以,我和小洛打算賭上一把。

就算真的突然有人衝出來。以小洛的眼睛,根本就不用手電筒。也能看到周圍的東西。除非那人相當厲害,不然我們也有一戰之力。要是真的我和小洛都贏不了的話,那麼小心和不小心。也沒有任何的區別。

幸運的是。我和小洛兩個人一路狂奔到了老房子那邊的時候,和之前一樣。沒有受到任何的阻礙。進入老房子裏之後,我們兩個人就守在那七口棺材的旁邊,然後拿着手機等着方大師的電話打過來。

可是時間一分一秒的在過去。還是沒有任何的迴應。我和小洛兩個人。已經等得有些着急了,四周黑漆漆的十分安靜,讓人有種異常壓抑的感覺。再加上眼前的七口棺材。本來就已經讓人很是心悸。

所以在這時候。我感覺每分每秒都是那麼的漫長,甚至讓我覺得呼吸都有些困難。

小洛那邊緊緊的盯着眼前的棺材,也不知道在想些什麼。我和他兩個人就靠在後門口。夜裏十分的寒冷,這兒並不適合點火,我現在已經凍的渾身麻木了。如果小洛是個真正的人的話,我們兩個還可以靠在一起取暖。

而現在,我是很不想和她靠在一起的,因爲她身上現在就像是一個巨大的冰塊。

“葉子,你聽。”也不知道過了多長時間,小洛忽然拍了拍我的胳膊,朝着我說道。

而就在我靜下心來聽的時候,才發想周圍有咔擦咔擦的聲音,在這寂靜的黑夜裏顯得格外的刺耳。更讓我有些驚訝的是,那聲音竟然是從棺材裏面發出來的,一下子讓我的心跳加快了不少。

“就在最邊上那個棺材裏面發出來的,咱們去打開看看。”小洛說完話也沒有徵求我的意見,直接就站起身來,朝着發出聲音的那個棺材走了過去。

看到她過去,我也立刻站了起來,跟子了她的身邊。就在站起來的瞬間,我已經把手伸進了揹包裏面,握住了幾張驅鬼符,一旦那邊出現什麼意外的話,我可以在第一時間把小洛給救下來。

從我們坐的地方過去,也就幾步路的時間,當我剛站起來手伸進揹包的時候,小洛的手已經搭在那口棺材的蓋子上。

平日裏小洛的力氣有多大,我可是知道的,反正一把抓住我舉起來是沒有任何問題的。但是小洛抓住那棺材蓋子之後試了好幾次,都沒有把那個棺材蓋子給掀起來。看到這情況,小洛也皺了皺眉頭,讓我過來幫忙看看到底是怎麼回事。

我上前兩步,和小洛一起抓着棺材蓋子試了幾次,還是沒有把蓋子打開。

那棺材蓋子和棺材好像就是一個整體,根本就沒有縫隙。我從老房子裏找了一把破舊的鋤頭,都沒有把蓋子給弄下來,可見這東西確實不太一般。

可就在我們這麼忙的時候,忽然那個棺材裏面就沒有聲音了,這讓我和小洛更加的疑惑了。

還沒來得及弄清楚到底是什麼原因,手機鈴聲響了,在這夜裏異常的刺耳。

“怎麼樣方大師,找到了沒有?”看到來電顯示是方大師打過來的,我立刻朝着他問道。

“葉子,這邊還真的有七口棺材,我們剛纔打開了其中的一口棺材,裏面裝着一個死人,看上去剛死沒有兩天,很像你們描述的那個出租車司機。”方大師說完話之後,還讓旁邊的鬼婆發了一張彩信給我們。

看着彩信上面的那張照片,我和小洛兩個人更是驚訝。因爲那個人,真的就是之前死掉的那個出租車司機。

但是接下來方大師的話更讓我們驚訝,他說那個出租車司機是開夜車翻到溝裏,然後被路過車輛救起送到醫院不治身亡的。可是第二天早上,那個屍體就不見了,連同那輛出租車都不見了。可是沒想到,竟然在這兒出現。

那天我和小洛看到他把出租車開走了,但是接下來卻看見車停在了村子口,出租車司機已經死了,而出租車絲毫看不出來任何車禍的痕跡。那出租車司機看上去,就好像是被人在車裏殺死一般。

“方大師,趕緊想辦法把我和小洛救出去,我們兩個已經快撐不住了。”我沒時間跟方大師繼續討論出租車的事兒,而是讓他趕緊想辦法把我們救出去。

先不說這邊那個不知道是敵是友的人,就說之前小洛的那種狀況,就已經讓我十分的擔心。生怕小洛再次出現那種狀態,那麼我根本就不知道該怎麼辦。

“你們兩個先彆着急,我們正在想辦法。”方大師話音剛落,手機通話就斷了,也不清楚就方大師接下來到底說了些什麼。

我和小洛有些無奈的對視了一眼,最後我們兩個還是選擇繼續待在這邊。

因爲,我們懷疑剛纔我們聽到的棺材裏咔擦咔擦的聲音,正是方大師他們開棺的聲音,因此我們繼續待在這裏的話,說不定當他們發現辦法的時候,我們就能夠第一時間見到他們,這也是我們大半夜爬上來的目的。

接下來,我和小洛就繼續靠在後門口等着。由於實在是太冷了,所以我還是決定在後門口點上一堆火來取暖,順便,再佈置幾道陣法以防萬一。

我和小洛猜測的並沒有錯,接下來,我們就聽到了其他的幾個棺材依次開始發出咔擦咔擦的聲音,從遠到近。 極夜玩家 由於有了剛纔的經驗之後,我和小洛並沒有剛纔那麼緊張,而是每當一個棺材響起來的時候,都目不轉睛的盯在那邊,希望知道棺材裏面有什麼祕密。

遺憾的是,從剛纔方大師打完電話之後,就再也沒有電話打進來了。

我們只能夠靠在門口等着,希望方大師他們儘快能找到把我們帶出去的辦法。

“葉子,你先睡一會兒吧。”見到我疲憊的靠在門口,小洛有些不忍心的朝着我說道。

輕輕的朝着小洛點了點頭,讓她如果有事兒就立刻把我喊醒,然後,我就閉上了眼睛。

也不知道過了多久,只聽到“碰”的一聲巨響,等我睜開眼睛的時候,發現眼前的七口棺材蓋子竟然全部打開,而小洛也站了起來,目光緊緊的盯着眼前的七口血紅色的棺材。

“發生了什麼事情?”我也立刻站了起來到小洛的旁邊,低聲的朝着她問道。

“不太清楚,咱們最好小心一點。”小洛說話的時候,抓着我的手往後退了兩步。雖然我們已經在前面佈置了一些陣法,但是現在情況不明朗,誰都不知道這些棺材裏面究竟有什麼。

等了五六分鐘,棺材那邊依舊十分的安靜,並沒有任何動靜再發出來。

而這樣的安靜,卻讓我和小洛感覺到了不安。就好像是,明知道那邊有危險,但是並不清楚什麼時候危險會出現,這種感覺讓人十分的忐忑。

“咱們,過去看看吧。”我側過身來,朝着身邊的小洛說道。

猶豫了一會兒的小洛,朝着我點了點頭。我們兩個人同時朝着那邊走了過去,我的手中拿着幾張符和銅錢,而小洛咋不知道從哪兒拿出來一條血紅色的鞭子,那條鞭子有一米多長,看上去十分的妖豔。盯着看時候,還能夠感覺到一絲邪惡的氣息。

我的注意力並沒有在那條鞭子上停留多久,想要知道鞭子的事兒,接下來直接問小洛就好,我們現在最主要的問題,還是要去看那棺材裏面到底是什麼東西。

這一次我們朝着棺材走過去的時候,比之前的那一次更加的小心翼翼。

就當我們還沒有到達棺材旁邊的時候,就看到一道黑色的影子從最外面的那口棺材當中竄了出來,瞬間消失在了我們的眼前。

“追。”我想都沒想,說出來這個字之後,裂開朝着那邊衝了過去。

小洛的速度比我更快,我話音剛落,她已經追出去了好幾米遠。前面的小洛並沒有帶手電筒,所以當我追出去沒多久,就追丟了,根本看不到小洛和那個影子。我現在,也只能夠繼續沿着那條路往前走。

試圖慎重的DND冒險者 幾分鐘之後,我看到了小洛,她有些無奈的走到我面前,搖了搖頭說道,自己跟丟了。但是看她那個樣子,有些欲言又止,我就知道肯定有什麼話想要跟我說,但是又不知道怎麼說。

“怎麼了小洛,直接說吧。”我拍了拍她的肩膀,朝着她擠出了一個比較自信的微笑,朝着她說道。

“葉子,我剛纔看到他的樣子,很像是我和婆婆這次過來找的那個高人。”說到這兒的時候,小洛一臉不安的看着我。

聽到她這麼說之後,我確實有些震驚。難道真的是他?之前我和沫寒奶奶的七星續命棺就是他佈置的,而現在這兒又出現了七星續命棺。 外面亂成了一鍋粥,高小秋基地內倒是還算有條不紊,樂天的三十六星天地藏陣馬上要成了,高小秋在地上畫的那些奇怪的符號也進入了尾聲,蘇紫萱和鍋蓋站在一起,這一人一獸看起來也做好了準備!

施紫竹四人一直看著頭頂,這道巨大的旋渦可比上午的龍捲風更壯觀啊!

漩渦中雷電肆虐!

「馬上離開雲層!」 王姬不容易 張威吼道。

這可不是鬧著玩的,一旦被雷電擊中,直升機上的幾個人全要死!

「轟轟……咔嚓」

一陣陣雷鳴聲響起,一道道閃電劃過,直升機上的人臉色全部被映的慘白。

張敏也在飛機上,她第一次發現,自己好像距離死亡太近了……

「各位觀眾朋友,我是記者張敏,我們現在在直升機上為各位觀眾帶來現場直播,直升機現在的位置是在雲層的中間,大家可以看到這雲層內瀰漫著劇烈的閃電!氣象學家張威先生告訴我們,直升機需要馬上離開雲層……」

她穩定了一下情緒,開始現場直播。

張威猛地扭過頭看著張敏,他嚇的心臟都要停了……

「你幹什麼?你找死嗎?這個東西會將雷電引過來的……」他大吼一聲。

張敏還沒回過神,張威已經一把搶過她的設備!

「哎……」

張敏剛要反駁,一道巨大的閃電劃過了她的眼前。

太亮了,太耀眼了……

張敏的視線突然就進入了盲區。

「咔嚓!」

直升機突然劇烈的搖晃。

「報告報告!直升機被雷電擊中!直升機被雷電擊中!」

直升機駕駛員迅速的彙報。

先婚後愛:陸總的隱婚嬌妻 「還彙報個屁!馬上離開雲層……」張威真的眼都紅了。

About the author

jingshenxianxiangxue:

0 Comments

Would you like to share your thoughts?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

發佈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