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蘇聆風點點頭便率先起身。

“好!”蘇聆風點點頭便率先起身。

2020 年 10 月 23 日 未分類 0

“再見!”

“再見!”

送走蘇聆風,我到前臺去拿房卡,前臺並沒有給我補辦房卡,而是打開房門後,鑑定一下我是裏面的住客就離開了。

關上房門,我打算好好睡一覺,身後忽然傳來一道陰聲:“你去哪了?”

“啊!”

我被嚇了一跳,急忙回頭,只見秦之允靠在我對面的牆壁上,雙手還盤於胸前,一臉的好奇。

一見是秦之允這個陰魂不散的傢伙,我立刻白了他一眼,不滿的嘟囔道:“去哪憑什麼告訴你?你以爲你是誰?”

說着,我開始鋪牀,邊弄邊道:“雖然我跟你結了陰婚,那也是我不情願的,麻煩你還是別來騷擾我了。”

“憑什麼?你是我的老婆,你去哪裏都要跟我彙報。”身後是秦之允不滿的聲音。

我長舒口氣,回頭看向他冷冷道:“秦之允,你難道不知道人鬼殊途嗎?”

秦之允嘴角的笑意愈濃,緩步走到我面前,一隻手在我臉上劃了劃笑道:“你不知道你是我的女人嗎?”

“我不……”我的話還沒有說完,秦之允便勾住我的脖子,深深的吻住了我的脣,那麼霸道的吸吮着。

這個傢伙! 重生八零初心如顧 每次見面必吻,不吻好像他會餓一樣。

我感覺我就要喘不過氣來了,想要推開他,卻發現他力氣大的出奇,所以我只能用唔唔聲來抵抗。

就在我感覺自己快要窒息時,秦之允終於捨得離開我的脣,我心下一橫,擡腳便踹在了秦之允的襠部,隨後爬上牀指着他怒道:“秦之允,你簡直是……簡直太過分了!”

我承認我不是一個多高尚的人,可被鬼一次次的凌辱,我真心受不了。

“過分?”秦之允冷哼,一雙眼泛着危險的神色朝我靠近。

“夏雪,你已經是我的女人了,你不知道恪守婦道,揹着我跟別的男人見面,難道你就不過分?”

“我……”我語塞,愣愣的看着秦之允說不出一句話來,我什麼時候跟男人見面了?

“說,你是不是看上那個男人了?”秦之允一把捏住我的下巴,眼底滿是醋意,掐的我下巴生疼。

被他那眼神看着,我忽然覺得好心虛,當即不解道:“你說什麼呢?我不明白你在說什麼。”

“不承認是吧?”

秦之允嘴角一邊揚起好看的弧度,俯身便把我壓在了身下,一雙眼上下瞄着我的身體說:“我好心給你送吃的,你不吃,甚至丟掉。卻跑出去跟別的男人吃東西,你這不是背叛我是什麼?”

“蘇聆風?”

我脫口而出這個名字,“他是警察,他是調查樑茵茵的事情的,你憑什麼說我跟他有什麼?”

蘇聆風是那麼好的人,怎麼秦之允一出口,就感覺他把蘇聆風這個人給玷污了呢?

“呵呵……”

秦之允發出一絲冷笑,瞳孔緊縮,雙手捧住我的臉頰不爽的說:“你還想有什麼?”我感覺我的臉被他擠得快成一團肉了。

“什麼呀?”

我一股腦推開秦之允,立刻坐起身,看着他沒好氣的反擊道:“你說什麼呢?人家蘇聆風是看到我資料上寫的是孤兒院,跟他還是同一所孤兒院,所以來看我的,就算我們有什麼,跟你有什麼關係?”

真是……這個男人佔有慾可不是一般的強了。

“哦?”秦之允挑眉,嘴角始終掛着邪邪的笑意。

“所以呢?你們是青梅竹馬?你還想跟他有進一步的發展?夏雪,你問過我的意思了嗎?”

秦之允嘴角始終掛着笑意,可我怎麼覺得他的笑容那麼可怕呢?身子不由自主的向牀邊挪去,我覺得還是跟秦之允拉開點距離比較好。

可誰想,秦之允完全不給我這個機會,直接將我扯到他身下,這一次,秦之允的臉色更加陰暗。

“夏雪,你是我秦之允的女人,你敢對別人動心?我怎麼覺得你色,膽包天了呢?”秦之允一字一句的說着,弄得我緊張的嚥了口唾沫。

“那個,我覺得吧,我們應該好好談一談了,其實我……啊!”我的話還沒有說完,只見秦之允隨手一揮,我的衣服釦子就自動開了,傳來一陣陣涼意。

秦之允瞄了一眼,皺眉道:“三年了,怎麼都不見長呢?是不是缺什麼的呢?比如……”秦之允始終看着我,似乎對那兩個東西很不滿意。

我生氣的咬牙,伸手剛要去推開秦之允,卻發現自己的雙手根本就不聽使喚,還自動勾住了秦之允的脖子。

“秦之允,你這個傢伙!你對我做了什麼?”

我憤怒的叫喊,腦海中忽然浮現出一個畫面,那就是秦之允得意的對我笑,並說:“你叫呀!叫的越大聲,小爺我就越興奮。”

這一切都不過是我的想象罷了,其實秦之允對我說的是:“夏雪,分明是你主動在勾,引我的啊!麻煩你把雙手拿開好嗎?”

“我……”我剛要說話,卻發現自己的雙手用力一勾,直接讓秦之允的臉與我臉的距離拉的更近了。

“該死,怎麼回事?”我驚愕的看着秦之允,我感覺這一切都是秦之允搞的鬼。

而秦之允嘟嘟着薄脣委屈道:“夏雪,你這是要幹什麼?哪有女人主動的呢?不過,看在你這麼熱情的份上,我就從了你吧!”

“秦之允,你別得了便宜還賣乖,你到底對我做了什麼?”我生氣卻只能保持着勾着他的動作。

“夏雪,你不知道像我這麼帥氣的鬼,是有一些法力的嗎?”

語畢,秦之允便吻住了我的脣,我的衣服被全部褪去,從頭到尾,我都是很“配合”的。

完事後,我躺在被子裏,就像是累癱了一樣不能動彈,我知道,這一定是秦之允的法力還沒有消除。

“秦之允,如果你需要一個牀,伴,你大可以選一個讓你滿意的,你這樣做對我不公平。”我委屈的說着,眼淚也不爭氣的流了下來,滴落在雪白的枕頭上。

秦之允聽到我的哽咽聲,立刻看向我,聲音堅定的說:“我只要你。”

“可我呢?你從來都問我要不要你!從我認識你的那天起,你就會說,你要怎麼樣,你想怎麼樣就怎麼樣,你不覺得你很霸道嗎?”

此刻,我已經無力的辯駁,這一刻,我真的很想找個地方去死,或許只有這樣,我才能得到解脫。

“夏雪……”

秦之允躺在我的身邊,伸手爲我拭去淚痕,聲音沙啞道:“只有這樣,我纔不能錯過你,哪怕這樣的行爲讓你感到厭惡,只要跟你在一起,我什麼都願意。”

“可你爲什麼……”

秦之允的聲音越來越弱,我只感覺眼皮越來越沉,最後睡着了,原本煩躁的心情在入睡時,換作了一種快樂的心情。

我知道,這也一定是秦之允法力的作用,所以,遇到了這樣的鬼,我就算不願意也能變得願意,就算不快樂,也一樣可以換種心情。

翌日,陽光折射進酒店的房間裏,照在了我的臉上,我睜開迷濛的睡眼,側頭望去,身邊已經空無一人。

呼~

我長舒口氣,立刻起牀去洗手間,在梳洗的過程中,我想了很多,想的最多的就是以後我要靠自己生存了。

我現在每天在酒店的一晚便是幾百塊,身上呢,又沒有多少錢,許家更不會給我什麼錢,所以,以後的日子裏,我只能自己賺錢養活自己。

雖說大學畢業後我就嫁給許哲,從未踏進公司一步,但我學過設計,我相信我能勝任一切,一定可以。

站在鏡子前,我爲自己打氣,雖然現在設計不吃香,但只要創意好,是金子總會發光的。

一想到許家,我又想到了樑茵茵,蘇聆風昨晚說樑茵茵今天埋葬,我很想去探望一下婆婆和許哲,相信現在的他們一定很難受吧?

可是,我知道,只要我一出現,他們一定會很生氣,誰讓他們認爲我是殺了樑茵茵的兇手呢?更何況還失去了婆婆心心念唸的孫子,婆婆一定不會原諒我吧?

但樑茵茵畢竟是我四年的好友,她去世了,發生過的事情就等於全部煙消雲散了,我想去看樑茵茵最後一眼,可又怕被婆婆認爲我是在糾纏。

權衡之際,我選擇了躲在一邊偷偷看,就算是送樑茵茵最後一程吧!看了看手錶的時間是早上8點,現在樑茵茵的屍體一定還在火葬場,也許我現在去還來得及。

來不及想多想,我急忙穿上一身黑,衝出酒店,直接打車去了火葬場。 果然,當我趕到時,許家人正在向遺體告別,我遠遠的看着樑茵茵躺在一個棺材裏,雖然看不清她的面容。

遺體告別結束,一羣人把裝着樑茵茵屍體的棺材擡上了車,我的心一緊,眼淚刷的一下掉了下來。

我背過身去,不敢再去看那棺材一眼,我怕我會忍不住衝過去痛哭,如果可以,我真的很想衝過去抱住樑茵茵的屍體問她,爲什麼要讓我背上莫須有的罪名,爲什麼明明愛着許哲卻不說,還跟他一起騙我。

“夏雪?”

忽然,身後傳來許哲驚訝的聲音。我錯愕的回頭,不知是以什麼樣的心情去面對許哲。

當我看到許哲和婆婆站在我身後時,我有些無所適從,剛要拔腿就跑,因爲我不知道該對他們怎麼解釋自己的到來。

“還真是你?還想跑?”許哲忽然抓住我的頭髮,一把將我扯在地上,臉上盡是難掩的冷漠。

“我沒……”我結巴的想要解釋,可當我看到婆婆來到我面前時,我被她憎恨的目光給震懾住。

“夏雪,你這個掃把星,都是你害死了我的兒媳和孫子,你這個不要臉的女人,看我今天打不死你!”

婆婆說着,一雙手便朝我臉上揮來,我感覺自己的腦子嗡嗡作響,整個人猶如木偶一般被人來回擺弄,耳邊是啪啪的巴掌聲。

我渴望的看向杵在一邊的許哲,我期望他能勸一下婆婆,哪怕是避嫌也好,可他就那麼默默地看着婆婆打我,沒有做出任何的反應,甚至,嘴角還掛着諷刺的笑意。

“夏雪,你這個喪門星!我今天就讓你給茵茵陪葬!”婆婆越打力氣越大,而我就像是真兇一般,接受着婆婆的懲罰。

終於,婆婆打累了,不打了,掐着腰喘着粗氣,指着我怒道:“夏雪,你這個不要臉的女人,你給我滾!”

“媽,你別生氣,我只是想告訴你們,茵茵不是我殺的。”我無力的辯解,還傻不拉唧的起身去安慰婆婆。

誰知,許哲一把將婆婆攬入懷中,看着我狠狠地罵道:“夏雪,你就是個sao貨!你這樣的女人只配給人家配陰婚!還不快點滾?你是不是害死茵茵不夠,還想害死我們一家呀?”

“許哲,我沒有殺茵茵,茵茵不是我害死的!”我聲淚俱下,明明知道他們不會相信我,卻還天真的想要爲自己開脫。

我以爲憑着三年的相處,憑着許哲對我有所瞭解,能夠讓他們相信我一次,哪怕一次,卻不想……

啪!

一聲脆響的巴掌打在了我的臉上,是許哲打的,他厭惡的看着我怒道:“夏雪,等茵茵埋葬後我就會找你離婚,你害死了茵茵,許傢什麼都不會給你的!”

離婚……這已經是預料中的事情了不是嗎? 從重生西游開始打卡 爲什麼聽到這句話後,我還是會心痛?許哲,三年來,你對我難道就沒有一絲絲的感情嗎?

“我什麼都不會要的。” 日日念朝朝 丟下這麼句話,我便跑開了。

一路回到酒店,我趴在牀上哭了很久,我不知道該怎麼去形容自己的心情,是恨自己的無能,是恨別人的不理解,是怪自己的懦弱……

哭過後,我沒有吃飯,也沒有吃飯的心情,索性躺在牀上睡着了,或許睡着了,我就不會想太多了。

夜半時分,我感覺身上傳來一陣陣涼意,大腿好像有涼涼的東西在上面趴,難道有蟲子?我驚愕的睜開眼,頓時嚇得目瞪口呆。

“嘿嘿……”

沙啞且空洞的聲音傳入我的耳裏,一個身穿破爛,滿臉是血的乞丐,不!是鬼!正在摸我的腿,他的嘴角流着粘粘的口水,嘴裏傳來一陣令人作嘔的惡臭。

“鬼啊!救命啊!”我的腦子是空的,從牀上爬起來,嘴裏不停的叫喊,忘了這個酒店的房間是隔音的。

“嘿嘿……你好漂亮。”那鬼一隻手慢吞吞的伸向我,還對我yin笑,口水吧唧吧唧的滴在我的腿上。

“救命啊!”我欲哭無淚,拿着枕頭朝着那鬼打去,可枕頭就那麼輕如鴻毛的被打開。

“我喜歡你,我會輕點的,哈哈哈!”那鬼忽然興奮的大笑,可那聲音哀嚎般的難聽,我嚇得全身僵硬,愣愣的看着他不敢動彈。

怎麼辦?怎麼辦?救命啊!誰來救救我啊!我感覺自己就快要窒息,內心不斷的吶喊,可怎麼都喊不出聲音來。

“我來啦!”那鬼如一團黑影般朝我撲來,我嚇得閉上眼,雙手抱住頭。

忽然,我感覺我被人抱了起來,耳邊傳來那隻鬼的哀叫聲。

“別怕,有我。”是秦之允的聲音!

我驚訝的睜開眼,看着秦之允擔憂的眼神,沒由來的暖意襲上心頭,或許,我沒有想到他會來救我。

而秦之允把我放下,隨後在我額頭聞了聞,皺起眉嫌棄的說道:“好臭,等下要記得洗澡。”

我:“……”這個傢伙,這都什麼時候了?竟然還有心思在這裏說這些。

秦之允溫柔的目光移開,對上那隻鬼時,已經換作陰冷的眼神,“我的女人你也敢動?你是活膩了吧!”

語畢,秦之允以掩耳不及迅雷的速度去到那鬼的面前,一隻手忽然掏進那鬼的心臟處,再用力地轉動,那鬼立刻哀叫一聲,隨後化爲一團黑煙,飄出了酒店。

搞定了?就這麼輕易的搞定了?我疑惑的看着秦之允說不出一句話來,怎麼感覺他在演科幻片呢?

“好惡心……”

秦之允嫌棄的看着自己有些髒了的手,隨後回身,舉起手看向我說道:“夏雪,等下你要好好幫我洗洗手,或者……”

他邪魅的目光在我身上掃了一遍說道:“我這隻手幫你洗澡也可以。”

我看着他,嘴角一陣抽搐,幫我洗澡?算了吧!我寧願不洗,“那邊是洗手間,你先去洗手好了,我不洗澡的,我覺得這味道挺好聞的。”

不過,我頭上傳來的一陣陣惡臭,還真是讓我自己都快要受不了了。

“你的意思是你不願意嘍?”秦之允挑眉,一副很無辜的模樣看着我,我知道,這傢伙這樣,必定是暴風雨的前奏。

“那個,不是不願意,畢竟男女授受不親,你……啊!”我的話還沒有說完,秦之允就已經到我跟前,並把我抱了起來。

“我們是夫妻,沒有不親,麼麼噠!”秦之允邪魅的一笑,抱着我朝着浴室走去,我腦子飛快的旋轉,尋找着拒絕秦之允的理由。

這時,門突然被踹開,兩個身穿道士服的人闖了進來,他們一個身穿黑色道服的人手裏拿着一把青銅劍,身穿深藍色道服的人手裏拿着紅繩似的東西,進來之際,那兩個人在門口擺出了極其好笑的posture。

噗……

我嗤笑出聲,門口的兩個人確定不是來逗比的?

“是你們?”秦之允聲音輕藐,將我放了下來,面向那兩個人便道:“剛剛那個全身惡臭的鬼是你們安排的?”

“沒錯!”

黑色道服的人看着秦之允自信滿滿的說着,“不然,我們怎麼能引出您這位難纏的少爺呢?”

嗯?什麼意思?剛剛發生的一切都是安排好的?而且還是兩個道士安排好的?這簡直太……身爲道士,怎麼能做這麼下三濫的事情呢?

“呵……”

在我思量間,秦之允冷笑出聲:“既然如此,恐怕是沒得商量了,那就開始吧!”

砰!

秦之允話音一落,房間門自動的關上,秦之允輕藐的看着眼前人,絲毫沒把他們放在眼裏。

“受死吧!”藍衣道士剛要衝過來,我立刻上前阻止,因爲我沒太搞清狀況。

“請問你們是要把他收了?”

我後知後覺的問着腦殘的問題,但那藍衣道人卻沒有發現我這個弱點,反而很真誠的看着我回道:“是的姑娘!你放心,我們會讓他煙消雲散的!”

“這樣啊!”

我退後一步,若有所思,如果秦之允被這兩個道士收服了,那我就不用整天都被纏着了?聽起來倒是很不錯的主意啊!

“雪,你不用擔心我,這兩個傢伙根本就不是我的對手,我愛你!”秦之允自戀的以爲我在關心他,還在我額頭親了一口。

“我其實……”我嘴角抽搐,看着秦之允忽然覺得好內疚,我真的沒有關心他……

“受死吧!”兩個道士二話不說,話一出就已經跟秦之允打了起來,我站在一邊,看着眼下的情況,不禁覺得好失望。

看眼下的情勢,明明是秦之允佔上風嘛,他們還好意思說受死吧?嘖嘖嘖,枉我投你們一票,你們就是這樣回報我的?

砰!的一聲,秦之允一拳將黑衣道士打倒在地,藍衣道士見狀,急忙上前扶起黑衣道士。“師兄,你沒事吧?”

黑衣道士搖搖頭,眼底滿是怒意的看着秦之允,似乎很不服氣。

家有惡犬 “師兄,怎麼辦?我們是不是……”藍衣道士一臉窘迫的說着,我的心也不禁跟着失望起來。

“機會來了,師兄你看!”藍衣道士忽然興奮的指着秦之允的手,我疑惑的望去,天吶!秦之允的手竟然在燃燒。 “你們……你們竟然在那鬼的心臟裏下了天雷符?”秦之允咬牙切齒的看着兩個道士,臉色越來越蒼白,痛苦的捧着手腕,好像是受了什麼天雷符的影響。

“哈哈!”黑衣道士看着秦之允得意的一笑,“就知道你不好對付,怎麼樣?被人暗算的滋味不好受吧!受死吧!”

黑衣道士說罷,拉開紅繩朝着秦之允跑去,並快速的用紅繩把秦之允五花大綁了起來。

而後,黑衣道士開始掐指,嘴裏還唸唸有詞的說着什麼,估計是在念咒語什麼的。

就在他念咒的同時,那紅繩發出一道道紅光,我清清楚楚的看到那紅繩猶如緊箍咒一般的縮緊,恨不得把秦之允勒成一根麪條。

About the author

jingshenxianxiangxue:

0 Comments

Would you like to share your thoughts?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

發佈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