她這一擡頭,大概是發現房間了除了我之外,還有好幾個人在。

她這一擡頭,大概是發現房間了除了我之外,還有好幾個人在。

2020 年 10 月 23 日 未分類 0

瞳孔霎時間放大,驚恐萬狀的看着周圍的人,雙手擋在滿是絨毛的臉前,尖叫道:“你們都別看,都給我滾出去。我的房間是你們隨便可以進的嗎?”

簡思在極度痛苦的情緒之下,雙眼當中流下了紅色的液體,就連眼眸也變成了佈滿血絲的猩紅色。

面對旁人鄙夷的目光,她瑟瑟發抖着,就好像一隻受驚的小貓一般的可憐。

旁邊的傭人大概是沒想到會是這樣一個結果,站在一旁都嚇傻了,嘴裏沒輕沒重的問了一句:“夫人……夫人讓狗妖給附身了?這……要不要讓空聞大師來看看嗎?”

“滾出去,滾出去!”簡思聽到這句話,額頭上的經脈都難過的暴起,抓住地上的碎玻璃塊就要往自己手腕上割開。

“你他媽腦殘啊,不會說話就閉嘴。”我覺得我在情急之下,和一般的潑婦也沒有什麼兩樣大聲呵斥了一聲那個亂說話的傭人。

看着臉上流着紅色濁淚的簡思,將她拿着玻璃塊的手指頭掰開。

好在她已經是沒什麼力氣了,玻璃塊雖然是在她手上劃開了一點,但只是磨破了層皮,還沒見血。

龍紋戰神免費閱讀全文 “你和個傭人計較什麼呢?傷了自己可是要留疤的,對不對?”我把手裏玻璃塊扔到遠處去,發現地上還有很多碎塊,頓時心裏面就是一陣發憷。

簡思只要想不開,隨便從地上抓起一塊來,往自己手腕上來一下,後或簡直是不看設想。

在這種情況下我只能選擇先安撫簡思的情緒,將她柔弱冰冷的身子緊緊的先摟在懷裏,低聲說道:“姐姐,沒事的,沒事的。你只是得了多毛症,連家這麼有錢,一定會給你請最好的醫生,一定會好的。他們都是沒見過世面的,纔會這麼看你。”

說起多毛症,說是人類基因突變的一種返祖現象。

我看新聞的時候看過多毛症的患者,的確和簡思臉上這個症狀差不離不多。說出來也有一定的信服力,簡思受了這麼多年教育,不應該被普通的疾病所打倒。

她反應有些遲疑,但是似乎是信了,用顫抖的聲音嚅囁道:“真的嗎?”

“你們先出去吧,這裏我陪着夫人就好了。”我怕簡思再受到驚嚇,就讓圍在門口的傭人先出去。

傭人看到這個情況,巴不得趕快走。

一個個臉上表情很着急走的樣子,表面功夫卻做得很好,“那就有勞二夫人照顧一下夫人了,我們都走吧。”

房間裏的人慢慢的散去了,只剩下了我和簡思。

可是這時候太白大人卻突然落在我的肩頭,對我耳語:“這女人好像有問題,蘇馬桶,你和她獨處要注意安全,別被她給害了。”

我身子一震,沒有回答太白大人的話。

我當然知道簡思得的肯定不是多毛症這麼簡單,很可能是和狗煞有關,不然我也不會着急的把房間裏的人都趕出去。眼下最要緊的是先把簡思安撫住了,再問問她發生了什麼情況。

門口那個傭人本來是要走的,看到太白大人飛進來,有些猶豫,“二夫人,那鳥兒……”

“沒事,這是我朋友家養的八哥,你先把門關上吧。有我在這裏陪姐姐,有需要會喊你們大家的。”我吩咐傭人關上了門,纔不自覺的皺起眉頭。

簡思現在具體什麼情況,我判斷不好,大體只能先詢問了簡思才能知道一些事情的隱情。

只能說我和凌翊都疏忽了一點,昨天晚上的柯基跑進來,我們兩個都沒在意。在窗臺上坐了一晚上,也沒發現這隻小柯基在房子裏鬧出什麼動靜。

韓娛之透視未來 不知不覺就忘了,昨晚上它跑進來的事實。

等人都走光了,簡思壓抑在內心深處的委屈才一次性爆發出來,摟着我是嚎啕大哭。我輕輕的撫摸她的脊背,儘量安慰她,卻無法平息她內心當中恐慌的情緒。

好在一個人再是難過,哭久了總是會累。

在我的肩頭徹底的被浸溼之後,慢慢的簡思的哭聲就逐漸變小了,我將她柔軟無力的身子扶起來,說道:“地上涼,先去牀上躺會兒吧。”

簡思被我扶到了牀上休息,蓋上了被子。

她對自己臉上和老糉子一樣長了白毛的事情非常介意,躺倒牀上以後,依舊是有些慌亂的摸着自己臉上的絨毛,眼中充滿了害怕。

老糉子其實就是民間的一種說法,指的是長了毛的屍體,也就是屍變的屍體。就跟發黴長毛的食物差不多,都是物質本身產生化學反應發生變質。

不過簡思這樣的,看着倒不像是黴變。

地上全都是碎玻璃渣滓,還有亂七八糟的珠寶首飾,讓人都沒個下腳的地方。

我只能坐在牀邊先看着簡思,太白大人悠閒的從我的肩膀落下,跳到了簡思身上的白色蠶絲被上。

它信步而走,似乎在思考着什麼。

少頃,它突然和簡思說話了:“如果老夫猜的沒錯,你這個丫頭是不是在房裏見到一隻白毛狗了。”

“這……這鳥會說話。”簡思很害怕的看着太白大人。

我說:“八哥會說話有什麼奇怪的?”

簡思受了刺激以後,神經變得敏感脆弱,腦子反應也不如從前靈活。聽我這麼瞎說八道,似乎是接受了一隻八哥能說流利的人話,是一件十分正常的事情。

少了周圍異樣的目光,簡思也願意回答一些問題了,“是一個小狗一樣的黑影,它進了我房間以後,就一直蹲在我的牀邊。從嘴裏吐出了……出了嚼碎的肉,又吃進去,再吐出來……我嚇壞了……想喊人來把它趕走……”

“然後呢?”太白大人的目光炯炯有神。

簡思的樣子反而像是受驚的小兔子,她愣了一下,才膽怯的回答道:“然後……就不見了,房間裏到處都找不到它,我就以爲可能是個夢,也沒……多在意。”

對於很多人來說,睡覺倘若睡迷糊了,很容易分不清楚夢境和現實。

尤其是夢境非常逼真的時候,更是會讓人產生錯亂。有個電影裏的女主角就是分不清楚夢境和現實,最後走上了自殺的道路。

我倒是理解簡思的說法,但太白大人的目光銳利,彷彿能刺穿人的靈魂一樣,“不對,它沒有消失。你做的也不是夢,我早晨進來的時候看到連家的大門上有一個洞。那個洞剛好夠讓一隻小狗進來!”

太白大人的分析推理頭頭是道,彷彿昨天晚上它也在別墅的門外,和我們親眼看見那隻小犬的黑影跑進來一樣。

我原以爲太白大人博古通今,頂多就算是個活體百科全書。可是今天聽它說出這番話,倒覺得太白大人思維和邏輯十分縝密,有當偵探的潛質。

“那隻柯基跑到這裏害了簡思漸漸,然後……又躲到其他地方去了?”我下意識的作出判斷。

太白大人搖了搖鳥頭,“這宅子裏全都是絕頂厲害的高僧,又請了維摩詰鎮宅,那隻狗煞根本沒法在這個宅中活命。它去不了其他地方!”

“會不會……已經死了?”簡思喃喃了一聲。

這讓我的注意力有轉移到了簡思身上,她說的狗煞死了到也不無道理,這個宅子狗煞是沒法存活的。

可有一點,讓人覺得懷疑。

狗煞既然已經被宅中的佛法度化了,那麼簡思身上的毛病應該要好了纔對。方纔遮了頭頂的陽火,似乎是看到簡思身上有些不對勁。

難道她和傭人說的一樣,被狗煞附身了,所以纔會長出白色的絨毛。

可我剛纔摸脈的時候,竟然是不經意間摸出了喜脈。我和宋晴不同,她是中醫世家是正統的中醫摸脈,我不過是學的旁門左道,實際操作起來是存在一定的誤差的。

所以,我並不好下判斷。

想到這裏,我腦子靈光一現,問道:“太白大人,你說……你說狗煞這種邪祟之物,能不能躲進活人的身體裏?”

我懷疑狗煞躲進的是簡思肚子的胚胎中,但如果我摸錯了脈,簡思沒有身孕。那把這個想法說出來,就實在太唐突了。

所以,我只問太白大人,狗煞是不是進了簡思的身體。

“蘇馬桶,你終於學聰明瞭。小連的這個婆娘,把我們倆騙了。那隻狗煞鑽進她身體裏,還不肯跟我們說實話,難道意識也被控制了嗎?”太白大人的話如同驚雷在耳邊炸響,彷彿是一語道破了天機。

聽了太白大人的話,我一下就從牀邊跳起來,做好了隨時念誦佛經自保的準備。

眼前這個臉上長毛的簡思,很可能被狗煞附身了,現在也許是狗煞借用了簡思的身體在和我們說話。我們可不能立它太近,一不小心上了當,可能就會搭上性命。 「咦?人字拖,我在追那本書,怎麼會有章節被屏蔽了呢~」

擂台上打的熱鬧,而安慕西卻把心思投入到了小說上來了。

只要不是康寶,龍道一或者老爺子等人出場的切磋,她都不太關注。

「宿主,你說的哪本?」

「唔……裝!你再裝!就是寫拖鞋成精那一本啊~可以提升氣質那本~」

「嗯,好像是有那麼回事~作者所在的那個空間在進行凈網行動~所以~」

「好吧~難怪最近好些天都沒更新了呢~原來是被嚇到了~嗯……只希望作者別被抓去坐牢就好~不然的話,我的氣質就再沒有提升的途徑了么……」

安慕西撇撇嘴,雖然不大情願,但也只能將此事放在了一邊。

……

擂台上的切磋,還在繼續著。

也不知是龍道一運氣太好還是太壞……他第二場抽到的,依舊是個r國忍者~

正是先前在座位上盤膝而坐,膝蓋上橫放著武士刀的那個小老頭。

「一一!你小心了!這個人,實力在你之上~必要的時候,認輸也無妨~」

龍老爺看了龍道一對手一眼,微微皺眉,看向龍道一的眼神中有著一絲憂慮。

「放心吧爺爺!我會留心的……」

龍道一嘴上這麼說,是為了讓老爺子放心。

事實上,他看那小老頭的第一眼,就感覺到了來自他身上的危險氣息。

他知道這老頭不好惹,自己不太可能是他的對手。

這一點,從跟自己打成平手的柳生太郎對他的態度就知道。

可是……只有和強於自己的強者戰鬥才能更大限度的提升自己不是么?

龍道一雖然年輕,但好漢不吃眼前虧的道理,他還是知道的。

但有時候,初生牛犢不怕虎和好漢不吃眼前虧並不矛盾。

就像先前康寶發現自己打不過,乾脆跳下擂台認輸,也沒什麼。

「哼~換成別任何國家的對手,我或許都可以認輸!唯獨……r過不行!」

龍道一心裡,已經做好了打算,他要戰鬥到自己能戰鬥的最後一刻……直到沒有力氣舉起手中的劍。

「不過……孰勝孰敗,還不一定呢~」

是啊,不一定呢~

那洗髓鴿,可是安慕西背後的前輩賜予的呢~

自己的身體情況,龍道一還是很清楚的。

他清楚的感覺到,哪怕是自己實力暴漲,一下從五星到六星初期,可洗髓鴿所蘊含的能量依舊沒有消耗完畢。

只是,自己明明感受得到它們的存在,卻無論如何嘗試,都無法調用。

那些能量就像是一個寶箱,明明擺在自己面前,卻沒有開啟的鑰匙。

「老夫織田越一,這是老夫的兵刃,千鳥!哦,對了,它的另一個名字龍桑你或許聽過,叫作「雷切」」

……

織田越一看著龍道一,臉上浮現出和善溫婉的笑意。

似乎是怕龍道一沒聽過千鳥的名字,特意介紹了一下眾所周知的雷切。

雷切,r國戰國時代的名將立花道雪的配刀,本名喚作「千鳥」,是r國十大名刃排名第六的存在。

看著對面慈祥和藹的小老頭,從他那人畜無害的甚至堪稱親切的笑意里,龍道一感受到一股子冰冷。

事實上,無論是織田越一本人,還是他手中的雷切,龍道一都是有所耳聞的。

在元靈復甦前,織田越一就已經是r國劍道三座大山之一,相傳,還是織田信長的后羿。

只是沒想到,大名鼎鼎的織田越一,就是這般模樣,還真是人不可貌相。

「龍道一。」

強敵在前,龍道一再也沒了開玩笑的心思。

咳……什麼古劍驚鴻啥的,不提也罷~

「龍桑!你是我見過的,武道一途最有天賦的年輕人!你不是我的對手,我也不想傷害你,所以,給你個機會,認輸吧~雖然說是切磋,畢竟刀劍無眼~」

「呵呵,謝謝織田先生的好意,不過~在我的國家,我的主場,打也沒打,認輸多沒面子~

更何況……能和織田先生這樣的高手切磋,機會難得~而且,誰輸誰贏,打過才知道~」

龍道一嘴角上揚,低頭看了看自己手中的長劍,目光坦然,無所畏懼。

「喲西!龍桑,我很欣賞你的勇氣!那麼~得罪了~」

織田越一臉上依舊帶著笑容,只是目光中多了一絲不易察覺的狡黠和玩味。

這是他一早就想好的策略,激將法!

他就是要以退為進,借著龍道一年輕氣盛的弱點,先用話將龍道一的退路給封死。

不讓他有機會認輸,然後再激他和自己交戰,藉機教訓他一下,替r國一方挽回顏面。

如果有機會,還要製造個意外,把龍道一給重傷,非死即殘那種。

同位武道中人,他深知天賦的可怕,龍道一才二十齣頭,二十齣頭便跨進了六星的層次。

這天賦是何等的可怕?

只要不出意外的話,假以時日,龍道一百分百可以踏入七星的行列。

至於未來的世界形勢走向?

織田越一用腳趾頭都能判斷,雙方不可能成為同一個陣營。

所以說,今天的龍道一,在未來就是他們不容忽視的威脅。

如果能藉此機會,除掉這個威脅,那就實在是再好不過了。

「放馬過來!」

龍道一敏銳的捕捉到了織田越一的眼神變化,在結合這老傢伙前前後後話里話外的意圖,也察覺到了他不懷好意。

嘴上說著放馬過來,身體就已經化作殘影,手中長劍靈蛇一般無聲無息的斜斜刺出,劍鋒直指織田越一的咽喉。

先發制人~

在比自己強大的對手面前,被動防禦,和案板上的魚沒區別。

所以~搶佔先機,先下手為強,是最好的選擇。

總裁的甜蜜嬌妻 「來的好~」

龍道一的劍閃電般已經到了織田越一的咽喉處,隨之將其洞穿~

擂台四周驟然爆發出一陣陣驚呼~

而且發出驚呼的基本上都是六星以下的人。

他們的呼聲,來的快,去的也快~

他們很快發現,被一劍穿喉的織田越一,慢慢消失了。

是的,龍道一刺中的,只不過是織田越一留下的殘影。

織田越一身影重新出現在擂台上的同時,手中的雷切不知何時也已經出鞘。

狹長的雷切化作一道電光傾泄而出。

一聲金屬碰撞的輕吟過後,龍道一感到手中一輕,長劍只剩下一半……

「龍桑!認輸吧!你已經沒有武器了~」

織田越一定住身形,將雷切入鞘,並未趁人之危,可見他雖有心除掉龍道一,卻依舊有著劍道大師應有的品格。

「……」

龍道一沒有說話,只是低頭看著手中僅剩的小半截斷劍,微微愣神。

沒想到,跟隨自己數年的長劍,被對方一記普普通通的拔刀斬給毀了。

About the author

jingshenxianxiangxue:

0 Comments

Would you like to share your thoughts?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

發佈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