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家只聽到家僕二字,卻一般都沒聽過白淺。

大家只聽到家僕二字,卻一般都沒聽過白淺。

2020 年 10 月 23 日 未分類 0

白淺是上古幽都之主,非要追溯起來,恐怕只有到場的贏家和羋家可能會知道那麼一點來。

低頭拜了三拜,太白大人又接過了宋晴手中的香插在香爐裏,臉皮厚的徹底,“原來她都跟你說了,那你知道我只要把守的是什麼魂魄嗎?”

“不……不是很清楚。”她眼底深處是一絲的糾結,卻還是衝那些貓兒招了招手。把它們從靈堂帶進了自己的臥房。她陰派傳人的舉動和大家想想的相差太多了,沒有撫屍痛哭。

也沒有守孝靈前,竟然是上了香,就任性的領着貓自己回屋了。

老爺子的這個孫女,還真是有許多和別人不一樣的地方呢……

臥房很久沒有住人了,裏面落了一層的灰塵。

她找到了往日用的吹風機,給那羣跟進來的野貓挨個吹風。就見到太白大人和以前一樣不愛乾淨的坐在灰塵衆多的牀上,若有深意的笑着,“忘川之水裏藏了個小妹妹,是當年小七讓人送過來的。”

“碰。”吹風機從宋晴的手裏掉落在地上,她沒想到從太白大人的嘴裏會說出這番話。

嬌龍的小臉臉色也是一變,小手十分緊張的抓住宋晴手臂上的衣料。宋晴摸了摸嬌龍的小手,似乎是在安慰她。

然後,又拿起吹風機吹着那些貓兒溼漉漉的毛髮。

按說貓兒一討厭水,二討厭吹風機,可是到了宋晴手裏面就轉性了。變得又乖又服帖,不過有時候一隻手忙不過來。

太白大人便伸手過去,眼底深處是一絲曖昧的笑意,“小晴,把嬌龍交給我老人家抱吧。” 小小的嬌龍讓宋晴摟在懷中,她蹙眉看了一眼太白大人,忽然恬淡的笑了,“抱孩子這種事情,還是我們女人做合適。”

說實話,她本質上是有些抗拒太白大人的,他勾起了她對忘川河水的一絲好奇心。

太白大人眸光清澈,漂亮的手指戳了戳嬌龍的小酒窩,眼中似是帶着憐愛之意,“她是紫幽之後,你是怕我傷這個孩子嗎?小晴,連你也不信任我,會讓我老人家感覺到傷心的哦……”

“紫幽早就已經死了,所有的事情都過去了。稚子無罪,我相信太白大人你也不會和一個小孩過不去。”宋晴面對太白大人的訴苦,溫和的放下手中的吹風機,主動站起身將手中的嬌龍交到太白大人懷中。

想要抱這個孩子,太白大人只是說說而已的。

也許這是這隻肥雞第一次抱起一個這樣柔弱的生命,他能冷不防被人強行往懷中塞了個孩子。

感受到孩子的心跳,呼吸聲。

她仰頭看他時,那雙明亮如星辰的紫瞳裏,帶着畏懼卻很溫柔,“太白哥哥。”

緩緩的懷裏的小妞,小手便將他的手指頭緊緊的握在拳頭裏,好像是從要從他的身上給予溫暖一樣。

宋晴從小就認識太白大人,但是知道他是一個美男子,而不是真正的鳥還是後來的事情。基於從小培養到大的信任,她低頭默默就給那些貓兒把毛髮吹乾。

貓兒們在外面被雨淋得夠嗆,現在毛髮幹了,乾脆就擠在一起睡覺。

這裏面就好像它們的家一樣,永遠都不會被趕出去。

“沒想到紫地瓜還能生出這麼可愛的女兒來,他用噬魂咒把我困住的仇還沒報,就讓凌翊給宰了的這件事還真是不甘心呢。”太白大人遇到這麼可愛的女童,可真是情難自禁,低頭便吻在了嬌龍的額頭上。

嬌龍的面色微微一紅,小手用力推開太白大人的額頭,眼波有些促狹。

太白大人一捏她的小下巴,“小嬌嬌,你該不會是被你太白大爺英俊瀟灑的外貌給迷住了吧?”

“你胡說,我……我看你是……是有爸爸的感覺。”嬌龍臉紅的更厲害了,偷偷去看宋晴。

宋晴拿了塊布在收拾房間,似乎一點感覺都沒有。

太白大人一愣,他可不敢佔晴丫頭的便宜,他們之間的輩分可差了一大截呢。不過晴丫頭這一段日子清瘦了許多,身材變得更加的玲瓏有致。

這好像比他在酒吧裏泡的妹妹,都要漂亮許多。

嘖嘖,要不是害怕宋老頭會從棺材裏氣活過來,以他太白大人的資質這樣的小美人,肯定要被他納入囊中的。

“太白大人。”宋晴喊了他一聲。

太白大人才反應過來,有些窘迫的看向宋晴,“啊?”

懷中嬌龍已經睡去,淺淺而眠,小手卻不肯鬆開太白大人的手指。在夢中她牢牢的抓着太白大人,似乎對這個虛有其表的肥母雞產生了一絲以來。

“你一直在忘川把守,一定……一定還不知道後面發生的事情吧。”宋晴跪在牀邊把空蕩蕩的牀板一擦,忽然側頭看了一眼太白大人。

她心頭是知道太白大人就是白淺身邊的跟班,白淺最後的宿命恐怕這隻肥鳥知道了,心裏會受不了的。

可是紫幽已經不在了,忘川其實沒必要把手了。

哪怕那個意識……

那個意識……

有一天真的出來了,恐怕也並沒有什麼的。當時要將她毀掉,其實只是因爲要設局陷害紫幽。

眼下一切都過去了,難道還要囚禁太白大人在忘川河到永遠嗎?

太白大人眨了眨眼睛,濃密的睫毛抖動着,“既然我知道老爺子的死訊,前來拜祭,說明幽都的消息還是很靈通的。我知道,紫幽被幹掉了,你也被解救出來了。”

他……

他真的都知道嗎?

似乎隻字未提假的易凌軒,還有時間盡頭的那些事,以及白淺已經灰飛煙滅的事情。不過,對於幽都的鬼物而言,只要知道紫幽已死,大家都皆大歡喜就好了。

其實並不需要知道那麼複雜,比如有關於時間盡頭易凌軒的陰謀。

這種捅破噩耗的事情,宋晴可不想做,她更不忍心破壞太白大人此刻的心境,立馬笑道:“你消息可真靈通,過幾天小七和小七養父養母就要回來了,還有唐俊。”

“啊?她養父養母不是讓白淺殺了嗎?”太白大人鬱悶了一下,心裏面條件反射就是唐小七的養父養母全都詐屍了。

那倆人是死的徹底,所以紫幽纔信任他們的。

可在宋晴眼裏卻覺得太白大人可憐,唯今他們這些人當中恐怕就只有太白大人是矇在鼓裏的。

畢竟是老爺子的喪禮,孫女和曾外孫回來了,躲在房間裏的確不是個事。

宋晴的媽媽在外面敲了幾下門,開門進來有些責備的看着宋晴,“爺爺去世,大家都很傷心。不過靈堂弔唁的賓客都在,你不可以任性的。”

“我不會的,我這就出去。”宋晴看了一眼嬌龍,臉上帶着一絲不忍,她實在不忍心這個小不點跟着自己一起守靈受罪。

到後面還有幾場法事,還得沒日沒夜的守着。

這樣一個嬰孩,她如何能吃得消呢?

宋晴的媽媽是看不見太白大人的,卻能見到宋晴以很快的速度把懸空的寶寶摟在自己懷中,不過這麼多年已經見怪不怪了。

只是微微皺了皺眉頭,心裏有些不滿自己的公公把自己外孫女帶進玄門。

嬌龍被宋晴摟着帶出去,按照南城舊俗,守靈的家屬必須披麻戴孝,跪地三天還禮所有來參加弔唁的賓客。

其中香爐裏的香火不能斷,一旦斷了,就會影響鬼魂離開的冥途。

一開始宋晴的媽媽還允許宋晴摟着嬌龍一起守靈,但是時間久了靈堂裏面香燭元寶燒出來的煙味越大越嗆人。

只能由着宋晴的媽媽抱下去,送到房間裏照顧着。

畢竟宋晴的媽媽只是嫁入宋家的女流,要不是老爺子開明,按照舊俗是不能同桌吃飯的。現在守靈,老爺子不在了,很多場面上的事她都不能出現。

宋晴負責守靈,她媽媽就負責帶嬌龍。

“老爺子生前來過一次納木錯,曾幫過我。這一杯酒,是敬老爺子的。”來弔唁的賓客有這種普通話說得十分艱澀難懂的外地人,也有名門正宗。

宋晴要做的就是磕頭還禮,還要說些客套話,“我替爺爺感謝你了,您在此時能來,爺爺更能走的一路順暢。希望他老人家也一定記住了,您和他的友誼。”

一連守了兩天多,第三天的晚上,宋晴就有些吃不消了。跪在老爺子的靈堂前,雙眼猩紅的看着靈堂上掛着奠字,似乎都能看到了幻覺。

面前燃燒的火盆裏的冥錢燒完了,最後一絲火星也被穿堂風吹滅了。

她跪着頭微微點了一點,便蜷縮着倒在蒲團上,她深深的進入了睡眠。卻是在睡眠中做了一個夢,夢見在靈堂的棺材後頭多了一個身材魁梧的身影。

寒門崛起 那個聲音黑漆漆的一片,身上還有很重的陰氣。

她在問他:“是誰,你誰啊? 重生異界當帝王 你也是來弔唁爺爺的嗎?”

“你別過來。”那黑影聲音醇厚而又粗糙,他立在棺材後面,側着身子看了她一眼。久久的就這麼望着她,卻在黑暗中看不清楚他的臉。

只能感覺這個影子,似乎很想要靠近。

宋晴沒想到自己會做這樣一個夢,在夢裏,她是多麼渴求能夠看到那條黑影主人的臉。她把雙手都捂在了胸口,好像這樣才能緩解身體裏窒息的感覺,“你不讓我過去,那你能過來嗎?先生……”

“你不怕我嗎?”那個人問他。

宋晴搖搖頭,“能來弔唁爺爺的,都是好人。”

“那好,只要你閉上眼睛,我就會過去。”那個夢中的男子彷彿和她間隔了天涯海角一樣的距離。

所以讓她不自覺的就選擇妥協,心裏更有了一種奇怪的想法。

只要這個男人肯願意過來,哪怕是要了她的命,她都願意做這樣的事情。

緩緩的閉上了眼睛,黑暗籠罩在她的世界中,她心頭有些害怕。害怕自己閉上眼睛的時候,那個躲在棺材後面的黑影離開了。

可是偏偏是這樣想着,一隻冰涼的似乎還帶着溼粘的手落在了她的側臉上。她端正的跪在原地,一動都不敢動,連呼吸都屏住了。

這種熟悉的感覺,讓她心頭激動,更加的害怕失去。

或者說,她真想用盡生命,挽留此刻的時光。

慢慢的她感覺到她撫摸自己臉龐的手,正在慢慢的退卻,心裏一急立刻將那人摟住,“別走,我求你了。我知道是你……”

“小晴,別這樣。”他有些爲難。

無邊的黑暗襲來,宋晴猛的一睜開眼睛,就被夢境排斥出來。掙扎着起來,她好像是睡在了靈堂的蒲團上,大半個身子都到了地板上。

香火的味道變淡了,燭火還在微風中明滅着。

看了一眼,靈堂上的香案,宋晴立時出了些許的冷汗。香火快要燃盡了,按照習俗,守靈的香火是絕對不可以斷的。

她立刻條件反射的起身,掀起了蓋在身上的衣服,先去補了三炷香。

等到轉身回到蒲團附近的時候,才意識到自己清醒過來的時候,身上蓋了一身衣服。這身衣服是男士的針織衫外套,柔軟而又保暖。

上面更有自己熟悉,卻徹夜不能忘記的氣息。

她撿起這件衣服,四處張顧,低聲的說道:“我……我知道你在這附近,爲什麼不出來見我?”

衣服被她牢牢的抓着,一道黑影掠過,忽然就好像躥出靈堂跑到外面去了。他似乎是被她的話,嚇走了。

下意識的她將衣服壓在胸口,眼淚如同斷了線的珠子一樣落了下來。

他是下定決心要跟自己天人永隔,自己無論多麼多麼的努力,他都不會再出現了。宋晴此刻失魂落魄,又感覺身子上面落下了一層冰涼的薄薄的衣料。

這衣料極薄,又並又冷。

可是不知道爲什麼穿在身上,卻有禦寒的能力,一時間寒夜帶來的冷和溼氣都被阻隔在了外面。

“誰不出來見你了?小晴,你半夜守靈見着什麼了?難道是宋老頭的鬼魂……”太白大人放蕩不羈的聲音傳入耳內,他不知道爲何竟然一點都不想回忘川水。

只想守在晴丫頭身邊,儘量保護她的安全。

之所以敢離開忘川河水,一個很重要的原因,也是因爲紫幽已經死了。要不是估計那個女孩是真正的紫幽之後,其實大可以把她給放出來。

現在最主要的,還是要看宋晴的決定。

宋晴安定下來了,回頭對太白大人露出一個百合般清新淡雅的笑,“是啊,我在夢裏見到爺爺了。我就想他是託夢而來,一定在這附近。”

“小晴,凌翊那小子不打算在幽都繼續幹了,馬上就要讓位給新的幽都之主了。”太白大人伸手揉了揉宋晴的髮絲,一副長輩教育小輩的樣子。

可是她身上的氣息,讓他有點情難自控,竟然是好色加耍流氓的將她摟在了懷中,“新任幽都之主倘若給老爺子一官半職,改改幽都的體制,你們還是能見面的。”

太白大人身上的氣息,對於宋晴來說還是當年的一股鳥屎味。

那般的熟悉,她愣了一下,才用力的掙脫開來,“你摟着我幹嘛?我告訴你,我可不是可以隨便讓一隻肥雞佔便宜的人。”

“你這個死丫頭,敢罵我肥雞,你……”太白大人一下炸毛了,卻猛然間撞上了宋晴清冽的眼眸。

他的怒火平息下來,靜靜的凝望着宋晴。

宋晴還是第一次看到太白大人這麼溫文爾雅,寧靜若水的樣子,也有些呆了。

和太白大人對視了一會兒之後,她低頭看了一眼自己的鞋面,說道:“我都忘了,你已經不是鳥了,如果……我想去一次忘川河水。你……你能帶我去嗎?”

終於憋不住,要去忘川河了嗎?

或者說是當着嬌龍的面,宋晴根本不敢提去見那個女童,畢竟她們兩個的關係有些微妙。似乎是同一個人,但又明顯並不是。

似乎是姐妹,彼此卻有着相互替換的仇恨。

如果紫幽還在,二者似乎是不能共存的,但是現在紫幽不在了。也許好好處理她們二者的關係,也許還能化干戈爲玉帛,相互共存。

“當然可以,你想什麼時候去忘川河?”太白大人一屁股坐到了棺材邊,看着棺材裏已經長出了屍斑的平靜的老人,手掌心託着他的側臉。

老頭兒,想泡你孫女,又怕把你氣活過來。

不過,我老人家在晴丫頭小時候,也沒少看過她的裸體。要說便宜,我可早都佔了,你個老頭兒,應該沒權干涉。

在那一瞬間,思緒流淌過太白大人的腦子。

那具屍體好像有感應一樣的,一時間居然是睜開了眼睛,狠狠的瞪太白大人。

太白大人沒想到這個老頭感知靈體的力量還蠻厲害的,生生唬了一跳,差點就從棺材上摔下來了。

心裏想道,我只是隨便說說,你老頭咋心胸那麼狹窄。

這麼想來,宋家老爺子的眼睛,才緩緩的閉上,太白大人才微微鬆了口氣。點燃了一根菸,放在了棺材旁,嘆息了一聲:“這麼容易顯靈,你這老頭也不是什麼等閒之輩。”

“當然是現在去,而且必須在天亮以前回來。”宋晴在這一刻意識到,她對於那個孩子始終是放不下的。

甚至於明白,小七當時爲什麼沒有下手殺她。因爲一旦做了,她就會永遠消失,不會再回來,更沒有辦法回頭。

“既然是這樣,那就把手給我,我帶你走一次鬼道入幽都。”太白大人朝宋晴伸出了自己的手,有些陰笑的看着宋晴,“抓住我的手。”

娛樂帝國系統 看着太白大人詭異的笑,宋晴都不知道是什麼情況會讓這肥雞笑的這麼古怪,有些不確定的握住太白的手。

太白大人握住宋晴的小手,心裏頭猥瑣的暗爽,只覺得宋晴冰涼的小手軟若無骨。稍微一揩油,便將她拉入了幽都鬼域。

這種做法在這以前,大概只有白淺敢做。

他將唐小七從夢中拉入幽都,太白大人一直跟着白淺,自然也會學着嘗試這一招。宋晴的靈體被他直接穿越一切屏障,拉到幽都陰間的冥泉邊上。

此刻,宋晴的身子披着太白大人那身會發光的銀色外套,四仰八叉的睡死在地上。靈魂站在冥河邊上,似乎能感覺到它流淌時發出的微風和淡淡的寒氣。

泠泠的水聲,讓人過耳不忘。

就見到一個臉上帶着火焰灼傷疤痕的男子,坐在瀑布旁邊的石頭上,面部朝下的觀察着水裏的動靜。

“鷙月,你怎麼在這裏?你不會是想對這個孩子圖謀不軌吧,當初凌翊讓你追的是嬌龍。和子嬰關係匪淺的那個嬌龍……”太白大人有些詫異鷙月會來這個地方,他就怕鷙月這個小搗蛋鬼會胡來。

讓鷙月和嬌龍在一起,只是爲了鞏固幽都。

但要是,他對這個女童感興趣,那結局就會變得完全不一樣。

鷙月眉峯一冷,有些不屑,“我?我會對這東西感興趣,你當我眼瞎啊?我是看你玩忽職守,纔來這裏幫你看着……”

他低眉看着水中,水中的水面上浮起一個蒼白的女童的臉。

那張臉清新純真,但是眼底卻是深紫色的,似乎懵懵懂懂但是已經有了一絲殺戮一般的氣息。

仔細從泉中看下去,會發現她的雙腳並不存在,而是一條魚尾在水中盪漾着。

太白大人守在這裏這麼久,從沒見過這女童浮出水面過,他只看了一眼,便退後了半步,“什麼情況?”

“情況就是我哥讓我轉達白淺的遺言……你!太白大人除非找到接班人,否則生生世世永永遠遠都得守在這河邊看着她。”鷙月攤開掌心,露出裏面一張小紙條來,給太白大人。

這張紙條,是隱藏在白淺給唐小七的禮物盒中。

那些禮物盒全都拆完了,最後纔看到的這一張他留給太白最後的命令。 太白大人依舊是一副玩世不恭的態度,拾起了自己的長髮放在指尖纏繞,“憑什麼我老人家要幫他在這裏看着,我只是暫時管着,暫時!要想永久把守,他自己怎麼不來?”

態度雖然有些惡劣散漫,可太白大人的雙目卻目不轉睛的看着忘川河水。

這個女童剛送來的時候只是一個意識,沒有三魂七魄,更沒有思考的能力。僅僅能通過本能反應一些事,就好比是一個單細胞生物。

About the author

jingshenxianxiangxue:

0 Comments

Would you like to share your thoughts?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

發佈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