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嗯,所以我需要你。”

“嗯,所以我需要你。”

2020 年 10 月 23 日 未分類 0

“不好意思,我拒絕。”張小凡毫不猶豫的說,開玩笑,這個女子這麼恐怖,還殺了那麼多人,自己怎麼可能和她做交易。

“你要是拒絕的話,我只能殺了你。”空間突然出現一個身穿白衣的女子,張小凡看不起她的臉,但是她身上陰冷的氣息讓張小凡知道,這個女子,就是那手持古鏡的人。

“鬼眼,開。”張小凡睜開眼睛,想要輸入精神力,但是沒有任何效果。

而就在這時,女子一道光點襲來,那光點沒入張小凡身體,他還沒來得及做出反應,瞬間變感覺自己頭顱被抽空了一般,悶哼一聲,伏在地上痛苦大叫。

“啊……你對我做了什麼?”

“你若是不答應我,你就一輩子做個傻子,這樣痛苦下去吧。”女子冷厲的說。

“等等,我考慮考慮。”痛楚消失,張小凡心中一沉,俗話說,好漢不吃眼前虧,這女子既然要自己幫他,暫時先答應下來再說。

眼珠子一轉,說道:“我就算答應幫助你,但是我本身恐怕也活不了多長時間。”隨後,把紅包羣的死亡遊戲說了一下。

女子悠悠說:“這一點我可以幫你指導一下,但是不一定能夠幫你,畢竟我現在只剩下魂魄,只能寄生在這面古鏡,對付不了外面的東西。”

“那好。”張小凡心道這樣也行,問:“怎麼稱呼?”

“魔剎!”

“嗯,魔剎,我知道了,不過我的那些記憶到底是怎麼回事?”張小凡問。

“是你另一個記憶,那道記憶中的人,雖然把鬼眼修煉到了精神轉化這一層次,但是由於你自身實力的侷限,所以根本發揮不出鬼眼威力,你現在要做的,是吸收一切能量,強化你自己。”

“我知道了。”

張小凡眼神閃爍,如此看來,自己還是放聰明一些,隨後眼前一閃,自己居然再次回到了之前的地方,隨後回到學校。

回到宿舍,魔剎說:“爲了讓你的實力快點增長,我會在夢境中訓練你,睡吧。”

張小凡現在沒有任何抵抗能力,沒辦法,只能同意。

夢境中,他身處一個平靜的空間中,他的面前突然出現一道陰魂,這道陰魂顯示出來的是一個十八歲左右的年輕人,穿着錦衣,冷笑着朝張小凡攻擊而去。

“殺……”錦衣年輕人化作一道陰風襲來。

張小凡此時身上沒有任何武器,他只能本能的輸入精神力,然後通過在周建那裏學到的功夫,開始抵擋。

“你所使用的是內家功夫,最低級的一種,不過目前來說,最適合你。”

魔剎說完,張小凡面前的陰魂一拳轟出,張小凡整個人飛了出去,太強了,自己根本不是對手。

“慢慢修煉吧,目前的你只適合修煉內家功夫。”

“前輩,不過我有一次精神力爆發的很厲害,那又是爲什麼?”張小凡不由問,那一次在ktv的時候,他的精神力可是大爆發過。

“說明你鬼眼在覺醒的過程中,意外觸發了某一點,會給你帶來無窮力量,就好像那一次我要殺你的時候,你鬼眼發動了,不過說到底,能量還是太弱。”

張小凡無奈的點點頭,隨後再次面對對面的高手,兩人你來我往,拳拳到肉,張小凡每一次被打,都能感受到肉體上帶來的真實感受。

不過越是這樣,張小凡越是鬥志昂揚,什麼狗屁紅包羣,什麼狗屁鬼,等老子實力強大之後,你們統統都要被我踩在腳下!

修煉一直持續着……

第二天的時候,被一陣敲門聲吵醒,張小凡從修煉中睜開雙眼,無奈起牀,打開門一看,沒想到是林柔。

她穿着小裙子,臉上抹了一些淡妝,手中拿着早餐,笑着說:“小凡,我給你帶早飯了。”

說着,居然不等張小凡回話,直接進屋。

張小凡皺眉說:“林柔,這是我們男生寢室,你來幹什麼?”

張小凡以前雖然對林柔有意思,但是對於林柔以前的做法,張小凡到現在還心中難受,所以根本不想理林柔。

林柔彷彿沒聽見,她說:“趁熱吃吧。”打開袋子,裏面是生煎和豆漿,“好幾天沒見你了,怪想你的。”

張小凡冷笑一聲,說:“是不是又有什麼目的接近我。”幾日不見,他感覺林柔有些變化了,但是又說不出上來。

林柔臉一白,說:“爲什麼你把我想的那麼壞?”

“事實擺在眼前。”張小凡搖搖頭,說:“以前的事我不想再提,你也不要接近我了,我們以後就是普通同學。”

“你說,你是不是真的喜歡蘇倩倩了。”林柔委屈的說,眼淚在眼眶打着轉。

“是。”張小凡乾脆說。

“混蛋,你那天晚上都說的,更喜歡我。”林柔眼中閃着淚花。

“我們已經結束了。”張小凡深吸一口氣,這妞什麼時候這麼煩人了。

“可以。”林柔突然怪異的笑了一聲,“那我們從頭開始就好了,我會讓你瞭解一下,真正的我……” 第二百八十七章:

南宮風華在蕭楠捕殺噬血飛蚊的時候就已經恢復了所有靈力清醒了過來看到自己始終被蕭楠護在身後心裡說沒有觸動是騙人的除了血脈至親以外不管是上一世還是這一世因著性格使然,她還沒有碰到過這樣被人全意維護的朋友,不由得在心中再一次的暗自慶幸還好她當初發現蕭楠的不同尋常之後,選擇的不是除之而後快,而是真心實意的與蘇家結盟否則多了一個強敵不說,哪裡還有她今日的收穫?

南宮風華是南宮家家主唯一的嫡女本身也足夠出色在南宮家是真正的天之驕女一般的存在身邊有無數的人把她捧在手心裡為她鋪就一條光明大路直到遇到了葉洛辰,也只有在上一世面對葉洛辰求而不得的時候才會放下自己驕傲,其餘的時候幾乎都是說一不二的「原先辛苦你了剩下的事情交給我吧!」

南宮風華手指輕揚,成蘭花指狀,中指指尖冒出一簇冰藍色的火焰,火焰不見灼熱感,反而四周的空氣有種陰森冰冷的感覺,修仙之人早在築基期之後,就已經褪去凡胎感覺不到四季變化對自身的影響了,可是這小小的一簇冰藍色火焰,再次讓蕭楠感覺到了寒冷,不是單純意義上身體的冰冷,而是那種連帶著靈魂都在顫抖的,像是隨時都有可能結冰的感覺。

看著蕭楠不自覺的抖了抖身子,南宮風華勾唇笑了笑,指間冰藍火焰飛出,整與延伸而來的觸手撞了個正者,水纏絮察覺到了危險,趕緊收回觸手,即使如此,只見那觸手與冰藍火焰接觸的部位慢慢消融。

草木精靈最具冰寒和火焰,而九幽冰焰恰好是這種集極寒和極熱為一體的變異奇火,可謂是草木妖獸一族的剋星,即使是強大如化神期修為的水纏絮,在沒有修成人形之前,不能離開生存之地的時候,面對這樣的奇火,也只有退避三舍的份。

蕭楠回憶完腦海中關於九幽冰焰的信息,再看看剛才還霸氣側漏吞噬了噬血飛蚊的水纏絮,此刻正枝葉顫顫的浮在淤泥上抖動,再一次心中暗嘆,不愧是大氣運加身的重生女配啊自己這是穿越到女配逆襲文里了吧,看看這氣運,以前南宮風華心魔加身,蕭楠還有些不以為然,就算是重活一世又如何?心裡執念太重,自己看不破的話,就算這輩子沒有了葉洛辰和陸詩雨的聯手打擊,光是進階時候的心魔就能讓人崩潰,要是再次被毀了修行的話,不知道還有沒有這個好運氣重生了。再看看如今這標配,擺脫了上一世的執念,妥妥的女主命格啊照此發展下去,飛升仙界是妥妥的。

「我們走吧!」南宮風華看著暫時「老實」了的水纏絮,也識相的沒有多做糾纏,九幽冰煙太過霸道,自從收服了這朵奇火之後,以她如今的實力,也只是才煉化了表層而已,剛好能控制,也只能拿出來「嚇唬嚇唬」妖而已,好在是個沒腦子的,要是在修真界,草木妖靈擁有元嬰期的修為就能化形了,擁有傳承記憶的草木妖靈,就沒那麼好打發了,把九幽冰焰收回到丹田之中,這才抬頭好好的打量了下四周,又拿出了羅盤確定了方位,這才開口道:「還以為跑偏了方向,現在看來也沒有偏移多少,我們要去的地方就在左前方不遠了。」

「是嗎?」蕭楠有些不可置信,畢竟當初逃亡的時候,哪裡還來得及辨別方向,視線所及之處,沒有殭屍的阻擊攔持,蕭楠就帶著人往哪裡瞬移,竟然沒有偏移多少方向?想想都有些不可思議,笑了笑,有些愉捏的道:「看來我們的運氣還不是太糟。」

南宮風華略帶深意的看了看身後的蕭楠,道:「你的運氣一向都挺好的。」

比起上一世的早夭,這一世就算四處漂泊,比之旁人多了一些危機,誰又能說的清這些磨難不能變成自身的機遇呢?畢竟如今自己身上半步元嬰的修為是實打實的,也從原來不受寵的外室女成了一流世家家主唯一的女兒,御劍宗第一峰千劍峰下一任峰主的徒弟兼侄女,還有個頂級世家太上長老,一準能飛升仙界的未婚夫,這樣的運氣真是讓人羨慕不來的。

同人不同命,一樣是死後重生,比起蕭楠一路的小波折,更像是天道,對她的一種歷練,每每過後,實力都能更上一層。

再反觀她自己,因為上一世的執念太深,重生歸來以後,一切都是從頭開始,可是,人還是那個人,並沒有因為重來一次,從根本上發生太大的變化,一生的執念隨著隕落消散,而心底深處滋生出來的心魔卻越來越重,可謂是時刻懸在頭上的一把利劍,就怕進階的時候,一不小心把自己好不容易得來的小命在丟掉,又因著搶奪陸詩雨的機緣損傷了自己的氣運,好在自己身後有家族做後盾,在父親的勸阻下才沒有一錯再錯,不在自己出手搶奪陸詩雨的機緣,反而把所有知道的機緣透漏給了其他南宮家交好的族人,而且全都是上一世死在陸詩雨手中的族人,也算是彌補了,反正那些機緣也不是都與自己相合,也不覺得心疼,有些機緣她也只是知道在哪一片區域,並不清楚具體的地點,光是提供一個消息,這樣一來,交好族人為家族再添一份力不說,也不損傷自己的氣運,在陸詩雨沒有拿到手裡之前,這也算是無主之物不是。

南宮風華一邊胡思亂想著,一邊在前面拿著羅盤趕路,因著故意釋放出了一絲九幽冰焰的氣息,一路上到也算是太平。

蕭楠緊跟在南宮風華身後,心裡則是在努力回想著關於書中記載的關於幽冥鬼蜮的劇情,也不知道是不是時間太過久遠的緣故,還是因為漸漸融入了這個世界的緣故,書中的記載早已經模糊不清,更何況因為自己的穿越和南宮風華的重生,原本書中的劇情早就不知道偏移到哪裡去了,想了一會,愣是沒有想出來什麼有用的信息,索性也就不再想了。

蕭楠兩人一路疾馳,終於停在了一棵長在沼澤之中,歪斜著浮在地面上的巨大枯樹前停了下來,看模樣是一棵在修真界生長了數萬年的普通的樊柳樹,不說整棵樹遠遠看去像是個小島,就是整個樹身都有七八個人和抱那麼粗壯,根系發達枝繁葉茂,這才能在這沼澤之中支撐著沒被泥漿吞沒,樹身長時間被浸泡,緊挨著沼澤的地方已經發腐,被掏空了一個大洞,有不少手指頭大小的庚金蟻在樹身上遊走。

庚金蟻本身並沒有多大的攻擊力量,因為它們的糞便在特殊的環境下,有很大的幾率成為修真界難得一見的能提升法寶本質的庚金晶,因此在修真界難得一見。來不及多想,就見南宮風華輕門熟路的拐進了枯木洞口處爬了進去。

那洞口有五十公分大小,剛能夠讓一個成年人鑽進去,蕭楠見南宮風華已經不見了身影,趕緊跟了上去。

樹身看著不長,裡面卻別有洞天,越往裡面空間越大,也可能是一時不太適應爬行,兩人的速度並不快,一直爬了一刻鐘的時間,這才能直起身子正常行走。

本以為不過是個庚金蟻開發出來的普通的樹洞,在兩人端了庚金蟻所有的庚金晶之後,南宮風華並沒有選擇離開,反而向著更深處走起的時候,蕭楠心中暗自猜測,這裡可能就是目的地了。

樹洞裡面又有不少其它大大小小七八個洞穴,看樣子像是庚金蟻自己打造的了,除了主幹洞穴再往裡能看的出有雕琢的痕迹以外,其他洞穴內不是坑窪不平,就是在裡面又分了枝,就算是小孩子都不容易鑽進去。

蕭楠看南宮風華幾乎不假思索的就,選擇了主幹道,一看都能看得出來,南宮風華對這裡很熟悉,可是想著以她的年齡計算的話,又覺得不太可能,要是上一世來過的話,那就更加不可能了,上一世南宮風華死的時候,一直都沒有突破到金丹後期,如今有他的瞬移神通相助,兩人這一路上也是危機不斷,這才能走到這裡,要說南宮風華自己單槍匹馬的話,還真的有些不可置信。

認真的想了想,每個人都有屬於自己的秘密,有些事情也沒有必要刨根問底,南宮風華對自己也沒有惡意,知道不知道也顯得沒有那麼重要了。

兩人七拐八繞的走了半個時辰,這才走到了樹洞盡頭,只見南宮風華從儲物戒指拿出了一枚黑色玉牌,也沒見她有什麼動作,黑色玉牌鑲嵌在了樹洞的凹槽出,樹洞的盡頭波紋瀲灧,蕩漾了一下,從中間處出現了一個扭曲的洞口。

南宮風華見次一喜,那回了黑色玉牌,抓住了蕭楠的手臂,道:「我抓著你的手,我們現在進去。」說著就帶著蕭楠跳進了扭曲的洞口之中,在兩人進去之後,那扭曲的洞口就恢復了原樣。 林柔說着話,挽住張小凡胳膊,一副親暱的模樣。

張小凡掙脫開林柔的手,心頭有些微跳,說:“注意影響,你可是女孩子。”

“切,你不會害羞了吧?”林柔隨後坐到張小凡牀上,就這麼一躺,美妙的曲線一覽無遺,張小凡暗罵自己禽獸,這個時候居然在意這。

隨後岔開話題:“你怎麼知道我今天回來的?”

“很簡單呀,手機定位你在學校。”林柔搖了搖手機:“你外出是去做任務的吧,話說你要抓

三隻三級鬼的任務挺難的。”

“主要還是不好找。”張小凡無奈說。

“我倒是有個地方,這幾天我查過一些資料,在城郊東區有一個廢棄多年的工廠,那裏前幾年死了挺多人的,我懷疑肯定鬧鬼,搞不好能抓到三級的鬼。”

林柔嬌滴滴的說,令張小凡詫異的是,現在討論鬼這些話題,林柔居然一點不害怕,反而,在她的眼神之中,居然還有一絲興奮。

這妞不會是受刺激了吧?

張小凡詫異問:“你幹嘛幫我,話說,你自己的任務不關心嗎?”

張小凡可是記得,林柔的任務是要抓一個殭屍來着的。

“反正時間還早,不急啊。”林柔說着,站起來說:“準備一下吧,白天不能過去,鬼肯定躲起來了,咱們晚上過去。”

“你要和我一起?”張小凡搖搖頭,看不起她說:“你就算了吧,到時候只會拖我後腿。”

“我不去的話,你認識路嗎?你不帶我我可是不會帶你去的。”林柔耍無賴說。

“你……”

“我怎樣?反正你不喜歡我,我也沒必要幫你,哼!”

“我知道了,你讓我帶你過去,是不是在那裏發現殭屍了?所以你想借我的手也幫你抓殭屍?”張小凡一副恍然大悟的說。

“你……”

林柔小臉漲的通紅,嬌哼說:“對對,那裏就是發現殭屍了,我就是要帶你過去,好讓你幫我抓殭屍,行了吧。”

張小凡冷笑一聲,暗道果然如此,隨即想了想說:“晚上一起過去吧,反正那裏肯定沒殭屍,到時候沒有的話,你自己就先回去,捨得礙手礙腳。”

林柔欣喜地跳了起來,不得不說這妞最近發育的挺好,這跳起來的時候,胸前的小白兔上下抖動,讓人流連忘返。

“太好了,小凡,你不讓我進去,是不是怕我有事?”林柔嬌嗔說。

張小凡搖搖頭說:“鬼才怕你有事。”說完,留下凌亂的林柔自己跑了,這妞最近變妖精了,張小凡怕和她待久了,再上當,果斷離開。

一個人跑到操場繼續着自己的功夫練習,根據以往的經驗,自己精神力輸入到右眼之後,自己的力量會漲很多,但是眼睛消耗的精神力太多了。

“記得那一次在ktv殺人的時候,我的精神力一下子爆發了許多,怎麼樣才能讓那種狀態持續呢?是什麼造成那一次的狀態呢?”張小凡低聲呢喃着,“貌似是自己面臨死亡的時候才能激發我的精神力。”

說着,張小凡摸了摸自己眼睛,那一段神祕的記憶,賦予了自己強大的力量,但是怎樣使用?

另外,這個魔剎的目的,真的是這麼簡單嗎?不過也好,自己能靠着她實力變強,怎麼說不是難事。

沒多想,晚上的時候,張小凡騎着自行車剛要出門,沒想到林柔開着車已經來了。

“上車。”林柔按了按喇叭。

張小凡皺眉說:“今天你怎麼自己開車了?你司機呢?”

“被我辭了。”林柔說着,瞅了瞅小凡老掉牙的自行車,撇嘴說:“你不會想騎這個去那裏吧?你知道多遠嗎?”

張小凡臉一紅,罵道:“你不早說。”

說着把車一放,上了車,車裏很香,很舒服,張小凡暗道有錢人的世界就是不一樣。

一路上張小凡沒什麼話說,倒是林柔,現在的她話多得很,一路上吱吱喳喳說着,聽得張小凡挺煩,好不容易熬到了郊區,駛了一小段路,便看到荒蕪的空地上,出現一幢小樓。

這幢小樓外面可以說長滿了雜草,起碼還多年沒人來過這裏,令張小凡驚訝的是,門口大開,似乎有人撬動過的痕跡。

“有人先我們一步過來了。”林柔驚訝的說。

說着,她從車的後備箱拿出一把開山刀,抗在肩上笑嘻嘻說:“越來越有趣了。”

張小凡驚呆了。

我曹,這妞不得了啊,開始混黑社會了。

頓時說:“林柔,你能拿得動這刀。”

林榮嬌滴滴說:“你現在不要我了,我得學會保護好自己。”說着拉張小凡過來,說:“我這裏還有好多武器,你選一把。”

張小凡一看,車裏有刀劍,還有什麼流星錘,鞭子,矛,就連盾牌都有。

“你這哪裏整來的?”張小凡震驚說。

“你怎麼這麼煩,快挑。”林柔不容置疑的說。

無奈,張小凡選了一把砍刀,畢竟這東西最好用,之前砍靈屍的時候,就使用過。

林柔笑嘻嘻的說:“現在看一下咱們身上有什麼寶貝吧,我有二十二張各種各樣的符紙,然後體質的話……不告訴你。”

張小凡搖搖頭說:“你還是不要進去了,我可不會帶你。”

說着,直接走了進去,林柔嬌罵說:“你敢丟下我。”

一把抓住張小凡手臂,罵道:“你甩不掉我。”

張小凡對這妞現在越來越煩了,以前咋不知道捏?

頓時說:“別拉拉扯扯,到時候見鬼了別哭鼻子。”

“哼,我現在的實力,嚇死你。”

兩人推開鐵閘門,擡頭一看,發現門口有挺多凌亂的腳印。

事出反常必有妖,張小凡說:“有人進來過了。”

突然對面的一間辦公室燈光一閃,林柔小聲說:“剛剛我看到那裏有人影。”

張小凡小心翼翼的和林柔過去,湊過去一看,漆黑的辦公室內,三個人影正坐在位置上埋頭書寫着什麼,忽然,一陣陰風吹過,讓張小凡打了一個寒顫。

“小凡別怕,我會保護好你。”林柔說。

張小凡搖搖頭,他居然在這妞身上得到了一絲安全感,叉,這不科學。

陡然間,辦公室裏的三個人影擡頭了…… 第二百八十八章:

蕭楠只覺得身形一晃眼前一陣恍惚再次看清楚周圍環境的時候即使已經在這裡生活了幾十年去過了幾個秘境還是被眼前的場景驚住了。

於外面的一片灰暗死寂不同這裡鬱鬱蔥蔥一片生機盎然,空氣中的靈力成霧狀,即使不用刻意打坐修行也能感覺得到靈力往身體內湧入的舒爽,就是比她的空間也是不差的。想當初,空間剛剛形成的時候可是吸收了外面不知道多少的靈力才能形成如今的濃郁,可是空間面積與這秘境相比就有些不夠看了弄得她自己都不敢在空間里修行就怕一個不小心空間自動運轉產生的靈力被吸收的太過,到時候再生出變故因此,就是有個空間蕭楠也只是當成個隨身葯園來使用要是能長時間在這種環境中修行,那麼,短時間內晉陞為元嬰修士也不是問題,蕭楠是越想越激動,就像一個長時間不得不堅持吃素的人,雖然每天都能吃飽不餓肚子,但是卻對肉食非常渴望,恨不得馬上找個地方閉關修鍊,這次可真是承了南宮風華的大情了。

除了濃郁的靈力之外,隨處可見修真界常見的幾種幾百年份的靈草,與世俗界野外生存得雜草一般,與這裡不知道生長了多少年的粗壯樹木中雜亂的生長在一處,蕭楠謹慎的四處查看了一番,竟然沒有妖獸守護?光是這些,就算得上是難得一見的修真聖地了。

蕭楠一直是一個感情非常淡漠的人,與人相處之時很是被動,這樣的人看著很好相處,但是卻很少有人能真正的走進她的心裡,這種性格的形成可能與小時候的生活環境有關,出生在一個孩子很多的家庭,排行處在中間,本人又平凡寡言的孩子,很容易被人忽略,也就形成了蕭楠自私淡漠的性格,但是心底深處又非常渴望被關愛,這也是蕭楠與蘇家關係緩和的原因。

蕭楠在師傅玉衡真君的身上看到了對家族的執著與付出,師叔葉洛辰身上的隱忍與無奈,再有就是這些時間一直都在一起的南宮風華,重活一世時,對家族的百般籌謀,這讓蕭楠大受觸動,同時也對於這些人非常的珍惜,對於每一個真心想對的人,蕭楠也盡量以同等的

感情相付,南宮風華算起來是蕭楠在這裡交到的第一個女性朋友,儘管當初兩人相識的目的不純,今日,不管對方心中是何想法,蕭楠此時此刻卻是真心當成知己好友相待的。

時隔了幾十年,南宮風華再一次踏入這裡――千月秘境,也是上一世的隕落之地,一時間五味雜陳,上一世進來的時候,如喪家之犬一般誤打誤撞,雖進入寶地,但是心裡執念太重,已然入了魔障,沒有一點進意不說,更是碰到了陸詩雨與葉洛辰相攜而來,結果可想而知,人家兩人收穫頗豐不說,修為更是一日千里,自己卻被兩人視為無物,最後心魔入體而亡,就是重活一世,也只有在前不久才擺脫這種影響,而這一世,她要如鳳凰浴火涅槃重生,好好的為自己和上一世虧欠的家人而活,再也不要沾染情愛之事……

南宮風華越想越多,心中反而越來越是清明,心中的道有原本的一團迷霧漸漸透漏出一絲霞光,儘管只有那麼一點,也讓南宮風華欣喜不已,也更加的堅定,以後,她將更加努力,讓她在意的人,和所有在意她的人,都能夠護在自己的羽翼之下,這就是她重生的意義,以後追求的道,不知不覺間,心境更加圓滿。

剛一進入秘境,就心有所悟,南宮風華越是相信蕭楠是她的福星,每次與她相處的時候,不管大小,都有好的收穫,於是看相蕭楠的時候,眼神中滿是感激。

蕭楠見到南宮風華看過來,知道她有所收穫,開口道:「恭喜你了。」

「謝謝!」心魔消除,讓南宮風華少了一份戾氣,原本就已經明艷動人的女子,如今更是多了一份豁達,顯得整個人更加明艷不可方物。

「這裡是……」儘管已有猜測,在沒有確定之前,蕭楠還是問了出來。

在兩人沒有進來之前,南宮風華知道蕭楠不是嘴碎之人,但是為防止消息泄露,南宮風華一直沒有多說,每每提及的時候,不是敷衍了事,就是顧左右而言他,如今已經到了目的地,自己熟悉之地,也就沒有必要在遮遮掩掩了,逐道:「沒錯,這裡就是千月秘境,這次天涯英雄榜元嬰修士前十名獎勵進入的千月秘境。」

「沒想到這裡的靈氣竟然這麼濃郁,也不知道當初怎麼在這煞氣遍布的幽冥鬼蜮中擋住煞氣,沒有被周圍環境同化的。」蕭楠看著這四周,又想起秘境外面的蕭條,有感而發感嘆道,要知道在這幽冥鬼蜮中,自神魔大戰之後的數萬年的時間裡,到目前為止,也只有在一千年前,在青雲宗天機峰的認得帶領下,這才發現的第一個秘境,因此,每當秘境開啟的時候,天機峰的人都能獲得免費的兩個名額。

「這千月秘境曾經是萬年前華冥界第一大宗門――天機宗為宗門弟子專門建造的秘境,自從被發現了之後,就成了元嬰修士們專屬的歷練之地,除了裡面豐富的資源之外,最最重要的原因,就是這裡也不知道是怎麼形成的,竟然可以屏蔽天道,讓人直接突破而不受雷劫洗禮,這樣一來,從元嬰後期晉陞為化神修士的時候,只要通過了心魔的考驗,就沒有了其他的風險,成功率達到了就成以上,這也是秘境難進的原因。」南宮風華說到這的時候停頓了一下,又道「以上所說的相信你已經知道,那麼,我接下來說的這些,那就是除了天機峰的修士以外,可能只有我們南宮家才知道的隱秘了。」

千月秘境當初是天機峰的修士主動貢獻出來的,後來更是與六大宗門和三大頂級世家的人一同尋找到的,這說起來也已經過了千年的時光了,進去了一批又一批的元嬰修士,難不成還有其他的隱秘不成?蕭楠一臉狐疑地暗中思量。

「眾所周知,天機宗因占卜推演之術而在這修真界聞名遐邇,但是修士畢竟壽元有限,萬年前的修真界雖然比現在的靈力濃郁,飛升的仙界的修士眾多,但是私下也有不少爭鬥,天機宗內的弟子光是在推演之術上就花了大部分的時間,長此以往,心境上是沒有問題了,可是修為卻一直提升不上去,要是一直靠著丹藥補充的話,光是體內積攢的丹毒就不好清除,更是會影響到以後的修行,因此,即使天機宗內的弟子推演之術學的再好,沒有相應的實力做後盾,也只是淪為別人的禁臠的宿命。

天機宗的推演之術雖然厲害,但是越是與自身牽涉過深或者親緣深厚,這推演之術演算的時候反而越不精準,再加上自身修為太過緩慢,因此,天機宗每年都有消失不見的學員出現,還是那種生不見人死不見屍的那種。

說是弟子在外歷練遇到了意外,已經隕落了,但是只要不是傻子,誰也不會相信這種無稽之談,一次兩次是巧合,這接連幾次那就是細思極恐了。

About the author

jingshenxianxiangxue:

0 Comments

Would you like to share your thoughts?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

發佈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