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嗯。”我垂着頭,看着懷裏睡着的鬼娃,我也分不清自己對他到底是一種什麼樣的感情,或許是因爲秦楚的關係,我總是覺得這鬼娃的臉越長越像我見過的誰。

“嗯。”我垂着頭,看着懷裏睡着的鬼娃,我也分不清自己對他到底是一種什麼樣的感情,或許是因爲秦楚的關係,我總是覺得這鬼娃的臉越長越像我見過的誰。

2020 年 10 月 23 日 未分類 0

“這個鬼娃是本君的精髓形成的鬼種,但是上次你給我渡血之後,精髓裏就有你的陽氣,所以這個鬼娃,是你跟本君的孩子。”

“你不騙我?”我詫異的擡頭,眼中有一絲連我自己都不明白的驚喜。

“本君不會再騙你了。”他慢慢的靠近我,眉眼深沉,充滿着誘人的魅力,“如果你要生氣,也要先活過來再生氣。”

我扁扁嘴,我可還不想死呢,我屏住了呼吸準備鑽回自己的身體裏,但不管我怎麼往前走,我都會從自己的身體上穿過去!

我驚恐的看着秦楚,“這是怎麼回事啊!”

我不要死,我還不想死啊。

我記得都要跳腳了,身邊響起了一道微弱的聲音,“今天是鬼祭的第十五天了,你錯過了回到你身體裏的時辰!”

我猛地轉身,看到周麗麗趴在一邊的草叢裏,緊張兮兮的看着我。

“你怎麼!”

爲什麼剛纔她沒有被秦楚給吸食掉!

“我還是人,只是被鬼魂附身了。曉曉姐,你別怕,我有辦法能

讓你活過來!”

我回頭去看秦楚,他也有些慌亂了,“本君也不知道爲什麼會變成這樣,姑且信她。”

他始終抱着我的身體,我看不清他的臉色,但我感覺的到,他很怕我會死掉。

我們順着小路,跟周麗麗下了山,她走路的姿勢還是那麼奇怪,我有些納悶,但還是沒有問出口,因爲變成了靈體,我的鬼眼也用不出來了,我看着自己平靜的被秦楚抱着,覺得臉上好像有火燒似的。

鬼娃已經被秦楚放到了我的身體裏,感受到鬼娃的存在,我的感覺好多了。

霸道BOSS太危險:天價弃妻 周麗麗領着我們一直走到了村西的樹林裏,往前走了一會兒,就見到了一座古香古色的院子,“這是哪兒?”

我還沒聽爺爺說過,村子裏有這樣的地方。

重生民國嬌妻 周麗麗看出我的詫異,微微一笑,“這是村裏供奉神靈的地方,前幾年才建的,姐姐你走的早,可能不知道。”

我看着她俏麗的眸子,並沒有過多懷疑。跟着她走進了院子,一陣清幽的香味兒鑽進我的鼻子,我四處看着,並沒有找到香味的來源。

周麗麗站在臺階上衝我招了招手,“就在裏面!”

我跟秦楚對視了一眼,不疑有他,跟着周麗麗走了進去。

屋裏面比我想象的要大,甚至可以說得上是空曠,因爲裏面除了一尊佛像什麼都沒有,連供奉的蠟燭和貢品沒有,周麗麗站在佛像前恭敬的鞠了一躬,嘴裏唸唸有詞,“佛祖在上,今天村裏的鬼祭已經進入第三階段,實在不能再拖了,弟子誠心希望佛祖能保佑村子!”

她虔誠的又鞠了一躬,我順着她的視線往面前的佛像上看去,奇怪的是,明明看着很正常的佛像,我卻覺得有一種說不出的詭異。

“這座佛很靈的,你把姐姐的身體放在這兒吧。”周麗麗指了指佛像前面的位置,示意秦楚把我放在地上。

我看了看佛像的位置,心裏一抖,皺眉,“是囚魂陣?”

(本章完) 周麗麗擡頭看我,充滿打量的目光裏流露出淡淡的讚賞,“沒錯,是囚魂陣。”

我有些緊張的看了一眼秦楚,“一會兒我要是忍不住疼,你一定要制止我!”

秦楚點頭。

“囚魂陣會把你的靈魂禁錮在你的身體裏,但是因爲這身體是你的,所以並不會有什麼問題,你準備好了嗎?”周麗麗拿出一把木質的小劍,十分謹慎的看着我。

天命賒刀人 我點頭,原來她也懂捉鬼的術法,看起來比我還要厲害幾分。

周麗麗站在我面前,對秦楚說道,“我一會兒可能會進入迷遁狀態,聽不到外界的聲音,要是出現什麼問題,你把曉曉姐帶走就好。”

我不得不承認,她考慮的很安全,有一種超出她年齡的成熟謹慎籠罩在她身上。

我躺在佛像前面,巨大的佛像籠罩着我的身影,有一種特別的感覺縈繞在我心頭,我深吸了一口氣,儘量讓自己的心平靜下來。

周麗麗手持木劍,半眯着眼,縱身一躍,嘴裏唸叨着,“天煞猛鬼,四方永靜,此魂附此身,永生不得毀。”

聽到她念這句之後,我心頭猛地一縮,我覺得自己的靈魂被強行往我的身體拉着,和上一次回到我身體的時候不同,這一次我覺得整個身體都被撕扯着,像是有很多手一直拉着我似的。

我禁不住大聲喊出了聲,“疼!”

早就聽說囚魂陣很難捱,卻沒想到會是這樣一種被撕扯的痛苦。

我的淚迷濛着雙眼,眼看着跟我自己的身體越來越近,倒也覺得受的苦值得了。

我半眯着眼看着周麗麗,只覺得自己全身的骨頭都要散架了,她慢慢的靠近我,眼神忽然變得凌厲起來,聲音也不像是她發出來的,“今日我救了你,你最好知恩圖報,以後再壞了天子的事別怪我對你不客氣!”

我腦子裏嗡的一聲,恐慌的看着慢慢向我走來的周麗麗,“你什麼意思?”

我說出口的話沙啞不堪,“你跟天子是什麼關係!”

“你以爲區區一個吳柳子憑什麼敢跟秦楚抗衡!要不是有天子背後支持他,他早就成了村裏的一隻孤魂野鬼了。”周麗麗淡然一笑,美麗的脣角泛着動人的光彩。

我看着她的臉,視線扭曲,別不過臉去看秦楚,我跟周麗麗說的話,他好像什麼都聽不到似的。

“不要妄想秦楚會幫你了,他今天除了吳柳子已經大傷元氣,他現在是鬥不過我的,你最好乖乖聽話,或許我還會看在天子的面子上,留你幾天小命。”周麗麗的聲音很冷,冷的我幾乎忘了身上的疼。

掠愛成婚:霸道總裁太難纏 而她話裏的意思我根本不敢往深了想,只怕再想下去,她會忍不住對我出手。

“那你爲什麼救我?”雖然我不知道天子是誰,但可以肯定的是,他所做的事,都是見不得光的,他應該不會留我活着,若是那樣,我死了不是正好合他的心意嗎?

“天子高高在上,怎麼會跟你這樣的凡塵俗子一般計較,你不要妄想了,殺了你,都怕髒了天子的手!”周麗麗的姿勢已然很奇怪,她半歪着的身子,嘴角也歇着,冷丁着我看,手裏的木劍也垂到了地上。

陣法已然再繼續,我覺得身體已經疼到麻木,半截身子已經沒入了我的身體裏。

我覺得呼吸有些不順暢,這陣法好奇怪,我看着周麗麗的臉漸漸變得模糊,用力的咬着自己的舌頭,藉此讓自己清醒起來。

“想不到你的意志還挺堅定,不過你不用再掙扎了,你只是一顆微不足道的小棋子,也就秦楚能看得上你,在天子眼裏,你根本沒有利用價值,所以,他甚至懶得殺死你!”周麗麗繼續冷漠的說着。

“那你呢,你高深莫測,然後就成了天子的手下嗎?”我試圖用話去分散周麗麗的注意力,連我也不知道這陣法到底能不能讓我復活。

眼看着我全身都要回到身體裏的時候,我有些高興的鬆了口氣

,現在我只是一個靈體,根本不能跟周麗麗抗衡。

然而就在我快要回到身體裏的時候,周麗麗忽然半蹲着身子,用手提住了我的衣領,這樣一來,我的身體被迫離開陣法,我渾身顫抖着,驚訝的看着她,“你幹什麼!”

“我既然可以救你,也就能殺了你,你要記着,你這條命是天子賞給你的,下次,他仍然可以毫不留情的殺了你。”她話音剛落,整個人就翻了個白眼昏了過去,而我的身體失去了她的控制,倒在地上。

我順着身體的方向慢慢爬過去,終於在太陽生氣之前,重新回到了身體裏。

這次靈魂出竅讓我十分疲憊,險些喪生的念頭在我頭腦裏久久不散,我隔着陣法的結界,看着外面的秦楚,長嘆了口氣,慢慢站了起來,陣法自然而然的消失不見了。

秦楚皺眉看着我,“沒事了?”

我嗯了一聲,抓着他的手放到我的肚皮上,“我感受的到,鬼子又長大了不少。”

秦楚看着我的眼眸,緊緊的將我擁入了懷中,“本君以後絕不會再有事瞞你,絕不會再讓你陷入險境。”

我趴在他的懷抱裏,感受着他冰冷充滿霸道的懷抱,沒有說話,鬼娃的事,我已經不想再去想了,不管他是怎麼出來的,他都是我和秦楚孩子。

有的時候,當你認清楚了自己的心,那不管發生什麼事,你都會堅定自己的信念,再也不會遲疑。

屋裏靜的只剩下我們倆的呼吸聲,我從他懷抱裏抽離出來。

“周麗麗是天子的人。”我看着躺在地上的女孩兒,伸出手探了探她的鼻息,“應該是被鬼控制了,我們先把她送回去吧。”

秦楚沒有說話,莫莫的扛起了周麗麗,我跟着他離開了這裏。

往村裏走的時候,我忍不住回頭去看,卻又覺得剛纔的院子十分的神祕,隔着層層樹林有些看不真切,我甚至開始懷疑,剛纔那座佛是不是真的存在過。

(本章完) 雖然是清晨,但村子出奇的安靜,我在村裏的各個主道上做了結界的記號,又把後山上被禁錮在樹裏的村民解救出來,這一來二去,耗費了不少時間,等我回到山洞裏找村長爺爺的時候,已經是下午了。

看我回來,他們既高興又緊張。

村民們打量的目光直勾勾的看着我,還有我身後的秦楚。

“他是誰啊?是雲家姑娘的男朋友?”

“不知道是不是,不過怎麼覺得他長得很熟悉,好像在哪兒見過!”

“那麼帥的小夥子,不是鄰村的吧?”

他們的竊竊私語全都落入了我的耳畔,我沒有說話,徑直走向了村長爺爺,“村裏已經沒事了,失蹤的那些村民我都找到了,他們就在後山,不知道他們還記不記得前幾天發生的事情,不過我希望他們全都忘了。”

被封在樹裏,那種被剝奪了自由和生命的無助和恐慌,不是任何人都能承受的住的。

村長爺爺看着我,眼眶不由得溼潤了,“你救了全村人的命啊!”

“這是我應該做的。”我回身拉住了秦楚的手,“其實是秦楚救了大家!”

“秦楚!”

我一說完話,所有的人都慌了,有的就算是沒有見過秦楚的樣子,也都聽過他和村裏的傳說,聽到我這麼說,不少人都嗖的退開了,驚恐的看着我們。

趙奶奶更是把孫子往自己的懷裏摟了摟,他們都跟我保持了一定的距離,我看向秦楚,還好,他沒有什麼表情。

村長爺爺的眼緊盯着秦楚,隔了好半晌,才終於擠出來一句,“謝謝。”

“我知道秦楚曾經和村裏有恩怨,但那都是幾千年前的事情了,不管有什麼,也都該過去了,以前村子正是因爲有他在,那些野鬼才不敢來騷擾我們,現在我已經把結界重新布好了,他們不會再出現了,秦楚也說,他會爲村裏想辦法,來彌補他以前的過錯。”

我說的很慢,每一個字都是出自我的真心,我知道我以後不會再跟

秦楚分開了,那就不能讓村裏的人再誤會他!

村民們都竊竊私語着,不知道是誰說了句,“他到底還是個鬼,他怎麼會幫我們!”

他這麼一出聲,剛剛的氣氛全都被破壞了。

不少人跟着他起鬨,連村長爺爺都有些懷疑的看着我,“曉曉啊,他說的沒錯,畢竟人鬼殊途,就算再怎麼樣,人和鬼……”

村長爺爺沒有說完,但我知道他話裏的意思,我擡頭去看秦楚,他已然是面無表情,但我感覺的到他現在已經很不高興了。

他是給了我面子,纔會站在這裏,不然照他的脾氣,還不知道要鬧到什麼地步。

“村長爺爺,我相信秦楚,也希望你們能相信他,過去的事情已經是過去式了,秦楚今後會做一隻好鬼!”我用力的握着秦楚的手。

他聽到我的話,緩緩轉過頭看着我,那目光裏的深沉逐漸但卻。

我衝着村長鞠了一躬,“希望你們能善待秦楚的墳,他畢竟也曾經是村裏的人!”

我說了這句話之後,村長爺爺驚的睜大了眼,盯着我敲了半天,才緩緩鬆了口氣,“好,我相信你!”

我知道秦楚如果不是村裏的人,是不會葬在後山山崖頂上的,而他化作千年厲鬼,一直遊蕩在人間,給村裏造成了不小的麻煩,這次雖然不是秦楚做的,卻跟他有些說不清道不明的關係。

好在村長爺爺願意相信我,幾個有些反對意見的村民也就最終點了頭。

在村民回了村子之後,我和秦楚也收拾了東西踏上了回家的路。

夜裏,我跟他並肩走在去車站的路上,我側着頭看他,他冰涼的皮膚泛着淡淡的蒼白,似乎察覺我在看他,冷冷的嗯了一聲,那順着喉結髮出的嘶啞聲音很誘人,也很性感。

這麼帥的鬼居然是我老公!

我搖着頭,心情不自然的愉快起來,三步並兩步的跳着,“秦楚,你知道嗎?我以前一直介意你是一隻鬼,一直覺得,我們早晚有一天會天各一方,但是

現在,我發現能認識你真好。”

秦楚皺眉,突然伸手扯住了我的衣袖,“你要去哪兒?”

“我哪兒也不去啊!”我疑惑的看着他,突然明白了他這話的意思。

輕輕的拍了拍他的手,安慰似的看着他,“你放心,我不會再讓你一個面對他們的指責,你沒有什麼錯,以前的事就讓它過去吧。”

過路的路人不時的看向我們,好像是把我們當成了鬧分手的情侶了。

我狡黠的一笑,忽然扯起了秦楚的手,大聲的喊着,“老公,我永遠都不會放開你的手!你也永遠都不能離開我!”

路人們看着我,都紛紛笑着離開了,嘴裏還說着,“現在的小年輕,比咱們那會兒強多了。”

“這小姑娘也挺有福,她男朋友真帥啊!”

我聽着他們的話,不禁笑彎了嘴角,“你聽到了,我不會放手了。”

秦楚呆呆的望着我,薄脣忽然勾了起來,“本君也絕不允許你放手!”

月色正當空,我看着朦朧的月色,低沉的問着,“村裏的鬼祭真的已經沒問題了嗎?”

秦楚點頭,“吳柳子死了,鬼祭沒有祭品,那些野鬼吃了吳柳子的靈魂就會四處散了,不會在村裏逗留,再加上你的結界,村子現在很安全。”

我從他的話裏聽出了誇讚,滿意的勾了勾脣角,“這結界我練習了很久的!”

“還是沒有多大效力。”秦楚瞥了我一眼,輕飄飄的說着。

我看着他拉着我往前走的背影,忍不住追着他打,“你說什麼!”

“本君實話實說。”

我又氣又笑的看着他,“秦楚,以後在哪兒住?”

“古宅。”他冷不丁回頭看了我一眼,“你什麼意思?”

“我意思是,咱倆都結婚了,你還要回去自己住嗎?我還不想離開我爸我媽,要不,你去我家住吧?”我輕聲說着,生怕秦楚會跟我急。

他停住了腳步,“你是要讓本君入贅?”

(本章完) 我低着頭,不敢去看秦楚的眼,生怕他會生氣。那料到他只是輕輕揉了揉我的頭,說了聲好。

我心裏一暖,靜靜跟在他身後,更覺得心裏美滋滋的。

如果這種感覺被人叫愛情,那麼我想我現在已經對秦楚義無反顧了。

我倆順利的上了車,當然是在秦楚沒有買票的情況下,我沒有問他那兩天去哪兒了,也沒有問他的車去哪兒了。

我以前總是追問太多,什麼都想問個明白,但其實,很多事情是不需要解釋的。

等到我倆出了村子,我纔想起來昨晚林菀給我打的電話,連忙打開手機,還有三個未接來電,兩個是林菀,還有一個是未知的號碼。

我看了看那個未知號碼,沒當回事兒,給林菀回了過去。

“曉曉,你終於出現了!”林菀的語氣很激動,像是發現了新大陸似的。

“我這邊出了點事,不過現在已經解決了,你找我什麼事?”

我記得林菀好像在電話裏提到了朱澤原跟陳教授。

林菀沉默了一會兒,才壓低了聲音,“陳教授給我發了一封電子郵件,說他跟朱澤原以前就認識,讓我去找一個私家偵探,我跟胡夏不知道怎麼辦好,找你又找不到。”

“陳教授!”

林菀嗯了一聲,“是視頻郵件,確實是他。”

“那視頻錄製的時間呢?”一個詭異的念頭冒了出來,陳天明會不會還沒死?

付安澤確實是回去找他了,地墓有其他通道也不一定。

我這麼想着,覺得陳天明活着的希望又大了幾分。

“不確定,我已經找朋友去鑑定了,但是結果要明天才出來。”林菀的聲音很輕,但我聽得出來,她跟我想到了一樣的事。

我嗯了一聲,看了看旁邊秦楚的臉色,“我明早去學校找你。”

我們說了些別的,匆匆掛了電話。

“陳天明怎麼了?”秦楚開口問道。

“林菀說陳天明給我們送了消息

,說他以前就認識朱澤原,還讓我們去找一個私家偵探。”我越想越覺得不對,“你說,陳天明會不會還活着?”

他總不會在活着的時候,就已經預計到了死後的事吧。

秦楚沒有說話,冷冷的抿着他的脣角,我看着手機上的時間嘆了口氣,“我先睡一會兒。”

秦楚突然擡手,將我攬在他懷中,我臉上一熱,想要掙脫他已經把我摟的嚴嚴實實的,不由得我動一點,“躺着。”

About the author

jingshenxianxiangxue:

0 Comments

Would you like to share your thoughts?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

發佈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