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出去啦?”張珊疑惑。

“出去啦?”張珊疑惑。

2020 年 10 月 23 日 未分類 0

冷宇同樣在想着這個問題,暮然,冷宇擡起了頭看向了小女孩:“爺爺臨走前說什麼了嗎?”,冷宇細聲問道。

“恩…”小女孩一副回憶的樣子,隨後忽然好像想起來了,說道“爺爺說,哥哥和姐姐會照顧好朵朵的!他回家啦~”。

聽到這話,冷宇和張珊都是呆住了。感情這個老屌絲這是把孩子塞給他,撒手跑了。

冷宇也是無奈的笑了,“呵呵,好!朵朵先回去睡會兒吧,哥哥和姐姐先出去看看那邊發生什麼事兒了哈!”。

冷宇說完,起身就要走。

這時,暮然背後傳來了朵朵帶有絕望味道的聲音:“哥哥和姐姐不會也不想管朵朵了吧?”。

冷宇和張珊一下子愣住了,隨後慢慢的回過了頭,蹲下身子看向了朵朵,“放心吧~哥哥和姐姐是不會丟棄你的!”

“好….”

小女孩拉着長腔,說完這一個字就“咯噔”“咯噔”跑回屋裏去了。

冷宇心情複雜,也不知朵朵是怎麼想的。是否還是在誤會着他,冷宇不得而知。

雖然朵朵看起來只有七八歲,但是在有些時候,真的如同一個小大人一樣。

冷宇整理了整理情緒,就出門了。

出門後還能明顯的聽見,在那西邊的山頭的另一邊,燥雜的吵鬧聲還在不斷地繼續着。

兩人對視了一眼,直奔那西邊的山上而去。

走了一段時間,趴到了坡頂,向下打眼望去。發現此時那半山腰居然聚集了一大羣的人,穿着樸素,手拿幹活的把式,與一些西裝革履的年輕人對峙着。

冷宇看了很是疑惑,兩人一同走下山去。

“哎?老鄉,他們這是在幹什麼呀?”冷宇從後面拍了一下前面那個人的肩膀,問道。

“滾!誰讓你拍我肩膀的?!經過我同意了嗎?!你….”

聽到這如同瘋狗一樣的吼叫,冷宇連忙打手勢,快速的避讓走開了。在人羣中,找到了一個看起來還比較正常的人,問道:“哎,大姐,這是怎麼了?發生什麼事了?”。

這時,那個女人聽到冷宇的話,義憤填膺的說道:“那些個人,要來刨我們家祖墳嘞!”。

“啊?祖墳?”冷宇疑惑,朝着對面那羣人看去。發現了國家地質安全局的車體字樣,還有在人羣當中的一個看似是一個老教授的男人,以及他身後的一幫人,看起來像是一羣學生…. 第422章時刻準備大義滅親

三人下樓用過早餐,姜南初立刻去了拳擊館。

拳擊館內,戰盼夏被一條被子包裹住,正安靜的睡在地板上。

「這段時間,戰盼夏我會負責的。」

傅自橫一張俊臉上面掛著長長的紅痕,很明顯是被抓傷的。

「哥,謝謝你。」

「你的頭部也受過創傷,應該好好休息。」傅自橫安慰道。

早上安然無事的度過,等到下午,戰盼夏才緩緩睜開眸子。

她眼中閃過無措,閃過愧疚。

「醒來了就去吃飯,我讓廚房準備了粥。」

傅自橫一直守在戰盼夏的身邊,緩緩說道。

「我昨天是不是做了很多讓人難以忍受的事情,我還有記憶,我記得咬傷南初了。」

「她沒有怪你,我們都知道你是生病了,戰盼夏沒有人會把你當做一個異類。」

「大家都會覺得你是英雄,你能挺過昨天那一夜很了不起。」

戰盼夏楞楞的看著傅自橫,這個從來都對她兇巴巴的臭男人,想不到也會說好話。

或許是因為她救了南初,所以才會有這麼好的態度吧。

儘管這樣,戰盼夏仍舊被感動地說不出話來。

考慮到毒-癮隨時都要可能會複發,戰盼夏所有日常活動都會在拳擊館進行。

很快夜幕降臨,戰盼夏透過窗戶看著星光,她開始害怕,恐懼起來。

「傅自橫,我發瘋的樣子很難看吧,我一直都想要變得好看一些,這樣或許你能多看我一眼,但是我發覺,我永遠都很狼狽。」

戰盼夏笑著說,語氣中是濃濃的悲涼,被注射幻霖的事情還沒有告訴爸媽,她很擔心這輩子都戒不掉。

「好看還是狼狽不是你說了算的,不要替我做決定,也不要總是揣測我的想法。」

傅自橫握住了戰盼夏的手,試圖用溫暖的手帶給她體溫。

但幻霖並不是那麼容易就可以戒掉的東西,昨天是在凌晨開始發作,今天的時間提早了三個小時。

晚上所有人休息的時候,戰盼夏開始整個人抽搐起來。

傅自橫陪在她身邊,擔心她會做出傷害自己的事情,所以直接拿起粗繩牢牢綁住。

「傅自橫,我好難受,好痛苦。」

男人乾燥的大手摸著她柔順的長發,戰盼夏失去意識,她沒有看到傅自橫眼底的傷心。

「忍忍,就當是為了我忍忍。」

冷汗不停地流淌下來,不一會戰盼夏的衣服全濕了。

經過一個小時的痛苦折磨,戰盼夏耗儘力氣,頭腦略微清醒了一些。

「傅自橫,其實中了幻霖也挺好的,只有這樣你才會對我愧疚,才不會這麼凶的總是讓我滾,你的目光終於落在我的身上了。」

「唔。」

戰盼夏話音剛剛落下,傅自橫直接堵住她的嘴。

曾經因為救口渴的傅自橫,兩人接過吻。

戰盼夏一直以為那是最後一個吻,卻沒有想到此時此刻傅自橫會主動。

她睜大了眸子,全然忘記身體的折磨。

良久的一吻,傅自橫食髓知味,卻發現戰盼夏沒有動靜,

鬆開因為過度接吻,而有了一抹紅色的嘴唇,傅自橫發現戰盼夏暈過去了。

傅自橫不懂醫學,面對她突然的暈倒,一顆心提上來,盼夏的身體該不會出現毛病了吧?

傅自橫不敢耽誤時間,不顧深夜一把將戰盼夏抱起往外面走去。

姜南初與陸司寒放心不下,準備來拳擊館看看,卻遇到這樣的一幕。

「哥,你把盼夏怎麼了,盼夏怎麼暈過去了?」

姜南初衝上去緊張的問。

傅自橫俊臉微紅,他該怎麼解釋,說戰盼夏是被他親暈的,那不得笑死人?

「我也不清楚,她……她突然就暈過去了,別問了,我先送她去醫院。」

傅自橫磕磕絆絆的,一看就知道隱藏了不少事。

「行,我也跟著一起去。」

姜南初快速上樓拿起一件外套,四人立刻趕往醫院。

看著接受儀器檢測的戰盼夏,姜南初打從心底里心疼。

這才短短几天時間,盼夏都進了多少回醫院了,希望什麼事都沒有才好。

半小時后,醫生收起儀器看了眼病人的家屬和朋友。

「情緒過於激動,導致心臟無法承受負荷,所以暈過去了。」

「同時也有一個好消息要告訴你們,她的戒毒過程很不錯,繼續保持下去。」

醫生說完,離開病房。

「過於激動?」

「哥,你到底會盼夏做了什麼,我不是說過耐心一些嗎?」

「我--我做什麼了,我什麼都沒做!」

傅自橫紅著臉離開病房,該死的,誰能想到親一口也會暈過去。

「司寒,你看我哥脾氣真差,做錯事情承認就好了,居然死鴨子嘴硬。」

「但醫生不是也說戒毒很順利嗎,這是好事。」

「好吧,就在看在這一點的份上,我不逼他道歉了。」

翌日清晨,戰盼夏緩緩睜開眸子,她記得做了一個美夢。

夢到十歲就愛慕的男人吻她了,男人的吻技好高超,讓她如痴如醉。

「噗,嘿嘿。」

戰盼夏忍不住露出一個花痴的笑容。

想的好好的,戰盼夏的額頭被一雙蔥白的手蓋住。

「司寒,你讓醫生過來看看,盼夏是不是受刺激瘋了,一睜開眼就傻樂。」

「南初,你怎麼也在,早上好呀。」

「我當然在,知不知道昨晚你暈過去了,這裡是醫院。」

「盼夏,你回答我,昨晚我哥是不是動手打你了,不然好端端你怎麼就情緒激動暈過去?」

「你不用害怕,我是完全站在你這邊,時刻準備大義滅親。」

說話間醫生護士魚貫而入,傅自橫沉臉進入病房,如果仔細觀察會發現他耳垂有些紅。

「病人身體已經沒事了,接下來不要太引起太大的情緒波動就可以。」

醫生檢查過後說。

「我昨晚暈過去了嗎?」

戰盼夏無辜的張大眸子問。

「你什麼都不記得了嗎?」

「我也不知道你遭遇什麼,只看到是哥哥抱你出來的。」

「傅自橫?」

「這麼說的話,難道我不是做夢,傅自橫你昨晚真的--」

「咳咳!!」

傅自橫用力的咳嗽。 “老鄉,請你們不要干涉我們的工作!你們看,政府的公文都下來了,讓路吧~”對面人羣中一個看起來比較老實的公務人員,拿着一張紅頭批文,和眼前的村民解釋着。

“你別廢話啦!我說了多少遍了!啊?!那是我們祖上的祖墳!不能挖!快滾吧!”村民中前面一個領頭的人,五十多歲的樣子,看起來身體如一個大小夥子一樣見狀,厲聲吼道。

“你!”

那公務人員被這個領頭的頭吼得面紅耳赤,一句話都不敢吭聲了。

這時,在那個領頭的人身後,一個看起來略有肥胖的中年男人,走了出來,打量了對面那羣公務人員,揚聲說道:“啊,我們村長的脾氣就這樣,有口無心,別見怪!我這邊帶他先和你們賠禮了~”,那胖男人說着,輕輕低頭鞠了一個躬。

“老三你!…”

那村長剛要說話,接着那個胖男人一下子擡起了手示意擋了回去,接着看向了那羣公務人員。

“但是,道歉歸道歉,這僅僅是說話態度上的。在那原則上,我們是不會屈服的!黃家祖墳,不能挖!”

“對!不能挖!”

“建義說得對!不能挖!”



那胖男人說完,泱泱村民跟着附和。

這羣公務人員,你看看我,我看看你,全都拿不定主意。而這時候那羣村民仍然在不斷地抵抗着,叫罵着,絲毫沒有停的意思。

冷宇看着他們,眉頭微微一皺,發現了不尋常的味道。不是因爲別的,僅僅憑着正常感覺,冷宇感覺按照正常人的思維理念,叫罵一聲就得了。而眼前這羣人,嗚嗚啦啦,根本沒有停下來的意思。

不正常!非常的不正常!對面的公務人員也沒有頂嘴,早就應該停了纔對!

難道說,是那種病?

冷宇正想着,這時候對面的公務人員中有一個血氣方剛的大小夥子終於是忍不住了,站了出來。

“你們這是在妨礙公務你們懂嗎?!再不讓開,我們都有權利抓你們坐牢去!”

那個小夥子指着村民大聲吼道。

“怎嘛?!你們這些人了不起是嗎?!跟誰叫喚呢?!你抓我一個試試?!”

“別想了,快滾吧!”

“滾!”

“滾滾滾….”

頓時間,由於那個小夥子的叫板,村民們霎時間凝成了一股繩。齊心對外,驅趕着他們。

“石教授,您看這…”人羣中一個看似領頭的人對着他身邊的老教授,束手無策的問道。

而那老教授的目光一直在如鷹一般盯着前面的村民,面無表情,聽到旁邊那個中年人的話,一下子回過了神來。

“啊,這…這,這你們決定吧~我們只負責考察~”那老教授滿臉和藹慈祥的笑着。

聽到這話,那個中年人臉上也是一陣爲難,猶豫了片刻後,又說道:“那,要不,咱們先回去請示一下領導?看看領導怎麼安排?”,中年人趴在老教授的耳邊,小聲說道。

“呵呵,行行~好!你說行,那就行~”老教授仍然是在笑着。

“好!”

這時候那中年人直起了身子,回頭,“哎,各位!先各自上車吧!今天先到這兒!”,中年人用洪亮的嗓音喊道。

聽到中年人的喊聲,人羣中一陣燥雜。討論了片刻後,還是回身後的車上去了。特別是老教授身後的那幫學生,臉色上看,很是失望。

老教授看了看那幫村民,又看了看身邊的中年人,笑了笑也回車上去了。

“真不好意思,打擾了!”中年人鞠躬道歉,連忙的轉身走了。

“對!快滾吧!”

“滾遠點!別回來了!”

“去**了個***.的***!別**回來了!”



村民在身後一陣謾罵,中年人全然當聽不見的回到了車上。四輛小轎車,一輛大巴車,車隊有條不紊的轉着下山去了…

“教授,這都是些什麼人啊!!”

“就是!就是!跟一羣潑婦一樣!”

“真讓他們煩死了,什麼人啊~”

About the author

jingshenxianxiangxue:

0 Comments

Would you like to share your thoughts?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

發佈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