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欺人太甚。”龍虎山掌教怒喝一聲,然後雙手結印。念動咒語同樣對着隨緣法師遙遙一指。

“你欺人太甚。”龍虎山掌教怒喝一聲,然後雙手結印。念動咒語同樣對着隨緣法師遙遙一指。

2020 年 10 月 23 日 未分類 0

兩人身體同時一震,然後各自退了一步,看樣子第一次交鋒是旗鼓相當。

這時候懷罪和尚跟蓮花也站了起來,懷罪和尚看了看對峙中的隨緣法師和龍虎山掌教說,“這啥情況?他們窩裏反了?”

“他們在拖延時間,快殺出去。”青寧忽然輕喝了一聲,然後整個人化作一道殘影。猛地衝了過去。

我雖然沒明白怎麼回事,但看青寧忽然這麼着急,也顧不了那麼多了,當即提劍衝了上去。

雲山掌教一看連忙雙手結印,手印連連轉變,同時嘴裏念動咒語,捏了一個法印向前一推,一道白光頓時從他手中脫手飛了過來。

青寧去勢不減,張嘴就是一道黑光迎了上去,在半空撞上了雲山施展的那一道白光。我感覺空間都傳來了震動,那兩道黑白光芒則是在半空徹底湮滅,消散無形。

雲山掌教被震得退了一步,青寧則是被逼的停下了步子。不過她沒有過多停留,擡手一揮就是幾道黑線射了出去,直射向前方的那些人。

道行高的人全都閃身躲開了,不過幾個逃得慢了一點的,則是被黑線鑽入了身體,慘叫着倒在了地上。

這一動手我才發現青寧比我想像中的要厲害,我也有了幾分底氣,提着長劍就殺了上去。

這種情況下我肯定不可能留手,一出手就是全力,那些圍上來的茅山弟子,一個個倒在了我的劍下,隨着我手中的長劍揮舞,鮮血彷彿綻放的花朵,美麗與死亡同時上演。

我心中的魔性彷彿被鮮血徹底激發了出來,體內的熱血在沸騰,我已經忘了所有,眼裏只剩下殺戳,每當一個茅山弟子死在我的劍下,我感覺彷彿吸噬了他的生命。

很快我周圍躺了十幾具屍體,那些靈魂從屍體上飄了出來,嘶吼着,對我投來怨毒的神色。

我猛的張嘴一吸,那些亡魂就尖叫着,被我吸進了嘴裏,成爲了我力量的一部分。

雲山看我不光殺了這麼多茅山弟子,還噬了他們的魂,已經氣得臉都青了,可是青寧纏着他鬥法,他也脫不開身。

急了雲山就連忙吼了一句,“先收拾那小子。”

這話一出來,隨緣法師忽然抽空單手捏訣對我使了個法術,我只感覺身體一僵,竟然被法術束縛在了原地。

我渾身力量一震,狂吼一聲震開了法術的束縛,可是這一遲緩的時間,我背後忽然襲來一道冷風,濃烈的殺氣刺激的我後心都有點發涼。

來不及考慮,我連忙一邊側身躲避,一邊手中長劍翻轉,反手就向後刺出一劍。

左肋傳來劇痛,一把長劍貫穿了我的左肋,劍尖直接從前面透了出來,我反手刺出去的劍也感覺刺到了什麼東西。

疼痛感使得我不由怒吼一聲,然後猛地把手中的長劍拽了回來。

一股鮮血灑在了我的後背上,但插在我左肋上的那把劍,還在,不過握着劍的人倒了下去,我聽到了有人倒地的聲音。

左肋傳來的劇痛讓我行動有些遲緩,我緩緩的轉身看了過去,只見倒在地上的那個人,竟然是陳嵐,他的咽喉上有一道口子,鮮血還在突突地往外邊冒,沒想到我瞎蒙的一劍,竟然正中了他的要害。

我已經有些站立不穩了,這麼一把長劍插在身體裏面的感覺,可不好受。斤叼大才。

知音連忙跑了過來,然後扶住了我,一臉焦急的問我怎麼樣?她都快急哭了。

“沒事。”我擺了擺手,然後憋了一口氣說,“把劍拔出來。”

因爲劍柄在後面,我看不到,所以只能讓知音拔,可是她一聽卻只是搖頭,她不敢拔,害怕拔掉長劍我會失血過多撐不住。

這時候懷罪和尚跟蓮花他們也退了回來,擋在我前面一臉警惕地注視着對面虎視眈眈的雲山掌教等人。

我強忍着疼痛感拍了下懷罪和尚的肩膀說,“先把我後面的撿拔掉,這樣太礙事了。”

“你先忍一下,這會拔掉你很快就會失血過多暈過去的。”懷罪和尚頭也不回地說。

“快拔掉。”我一聽莫名的惱火了起來,身上這麼插着一把長劍,真的感覺太難受了,嚴重影響了我的行動能力。

我吼完之後青寧二話沒說,直接抓住劍柄就把長劍從我身上拔了出來,她這一點我喜歡,我說什麼她都會去做,即使我說的是錯的。

劍一拔出來,我左肋前後直接就留下了一個貫通的窟窿,鮮血從前後兩邊都冒了出來。

懷罪和尚一看連忙在我傷口旁邊點了兩指,血很快就止住了。

這期間雲山他們也沒有急着殺過來,經過短暫的對峙之後,雲山擡手指了我一下說,“只要他留下,你們都可以離開。”

“少廢話,有種你就放馬過來,佛爺今天開殺戒。”懷罪和尚怒喝了一聲。

“既然你這麼不知好歹,那就別怪我了。”雲山掌教說完雙手結了一個手印,然後口中唸唸有詞。最後他手印一收,輕喝了一聲,“茅山祕法,蒼靈之箭,急急如律令……。”

隨着話音落下,雲山猛地擡手一指,只見一道白光從他指尖飛射了出來,直襲向懷罪和尚的面門。

看到這裏我連忙再一次掏出太乙上清符,然後捏在手裏迎了上去,那白光不出我所料的被玉符吸了進去,眨眼就消失不見了。

那些人來不及震驚,雲山忽然張嘴一口鮮血噴了出來,然後他擡起手指,指着我滿臉不敢置信地說,“太……太乙上清符,怎麼會在你手裏?” 樂天來到了法醫室,小助理不在,只有韓妮妮一個人坐在裡面。

「想男人呢?」

樂天笑呵呵的問。

韓妮妮猛地回過神。

「我想你呢。」她脫口而出。

樂天一下沒東西接話了,韓妮妮倒是自顧自的站起身,拿起自己的隨身包包。

「走吧。」她看著樂天說道。

兩個人隨意的找了一個燒烤店,點了一些各自都喜歡吃的東西,慢慢的吃著飯。

「老實說前一段時間你失蹤了,我總是會半夜驚醒……總以為你死了託夢給我了。」韓妮妮說道。

「哪有那麼誇張?再說了……我這樣的禍害估計想死可難了。」樂天笑著說道。

韓妮妮看著樂天的臉。

「上次我爸媽又來了,問我你去哪裡了,我差點連謊話都圓不了了。」她小聲地說道。

「為什麼?」樂天倒是蠻奇怪的。

「因為我一想起你可能死了,我就想哭……」韓妮妮悠悠的回答。

樂天又沉默了。

「樂天……我很想做你的女人,可以嗎?」韓妮妮終於抬起頭問出了自己心裡一直想問的話。

樂天一直沒說話。

韓妮妮又慢慢地低下頭。

「我知道……你身邊的女人不缺我一個,我也沒有什麼拿的出手的地方!算了……我能每天看到你我就很開心了。」她低著頭嘟囔著說道。

有點自艾自憐的意思。

樂天伸手抓住了韓妮妮的手。

「我倒是奇怪了,我遇到的怎麼都是傻妞?我就是一個大仙……我有什麼值得你們都看得上我的?」 麟瓏局 他看著韓妮妮問道。

「我也不知道……也許,是從你救了我的時候,你就跑進我的世界里了。」韓妮妮回答。

「這樣啊……那我以後看到漂亮姑娘我可不能心軟了,否則這大米飯我都管不起了。」樂天一本正經的回答。

韓妮妮無語的看著樂天,光是那些珠寶……養活大半個地球的女人都綽綽有餘吧?

「開心點!這可不是我認識的女變態韓妮妮……就算是追男人,也要追的霸氣一點嘛!」樂天笑著說道。

韓妮妮驚喜的看著樂天,這是不是說……這個傢伙答應了?

她迫不及待地站起身。

「你幹嘛?」樂天奇怪的問。

「去開房啊。」韓妮妮大聲的回答。

周圍的食客齊齊的看了過來,樂天都被看的臉紅了。

「拜託……你就這麼急嗎?這飯還沒吃完呢!這麼多人你是生怕別人不知道你有男人了?」樂天急忙將韓妮妮拉到自己身邊。

韓妮妮扭頭看了看,臉刷的一下也紅了。

兩個人吃完了這頓頗為尷尬的晚飯,韓妮妮還在惦記著開房呢,樂天卻帶著她來到了海邊。

「來這裡做什麼?」韓妮妮奇怪的問。

「清醒一下頭腦……」樂天回答。

韓妮妮看了看遠方,海面是黑乎乎的,除了海浪的聲音,什麼都看不見。

現在這個季節,站在海邊已經很有冷意的。

「小妮子……我再問你一遍,你真的願意跟著我?」樂天搬過韓妮妮的身體,兩個人對視著。

韓妮妮毫不猶豫點點頭。

「那我告訴你……我說不定什麼時候就會消失,你還要跟著我嗎?」樂天繼續說道。

韓妮妮驚訝的看著樂天,消失?什麼意思?

「我不懂……」她說道。

「我的身體有一些異常,每個月會消失一部分,如果我的全身都消失了,我就會變成一個幽靈一樣的存在!到時候你們所有的女人都會守活寡……我可不想看著你們一個個被別的男人帶走。」樂天慢慢的說道。

韓妮妮驚訝的看著樂天,她急忙掀起樂天的衣服,樂天的胳膊腿都在啊……

「現在我看起來和正常人是一樣的,但是每個月的陰曆十五,我的身體就會消失一部分!」樂天盡量用韓妮妮可以理解的語言解釋。

「你……不是騙我的吧?」韓妮妮不可思議的問道。

她想起樂天在那個小山村中的詭異。

「這件事我猶豫了很久,如果不是蘇紫萱的出現太過意外……我是打算一輩子孤獨終老的!這個秘密只有我的女人知道!如果你能接受這樣的我,我會盡我的一切照顧你!」樂天沉聲說道。

韓妮妮沉默了好一會。

「這就是你拚命賺錢的原因吧?自己不花錢,卻將錢都給自己的女人?」她終於抬起頭看著樂天。

樂天笑了笑。

「這只是一個原因啦,我這個人是散財童子的命數,天生不能有錢!但是我雖然不能有錢,但是我的女人必須有錢!」他說道。

韓妮妮點了點頭。

「樂天……我鄭重嚴肅的告訴你,我願意!我願意做你的女人……願意給你生十個孩子,我也不要求什麼身份,我就是想跟著你。」她一字一頓的說道。

樂天感激的要命,別的不說……就這一番話自己就要感恩戴德,自己何德何能可以讓一個姑娘為自己這麼付出?

韓妮妮被樂天抱在懷裡,原地轉了好幾個圈,轉的她都暈了。

「開房?」

樂天笑呵呵的看著韓妮妮。

老實說……這兩個字瞬間激起了樂天的邪惡想法。

韓妮妮羞澀的低著頭,男人主動和女人主動是完全不同的。

結果上天不如人願啊,兩個人剛剛開好房間,王帥的電話就打來了。

「那個女人的身份查到了。」

樂天一愣。

「呃……需要我過去嗎?」他看了看韓妮妮。

這特么的……到最的肥肉這硬生生的要讓自己扯出來啊。

「外勤組的人發現了一些異常,需要你過來看一眼。」王帥說道。

樂天無奈。

「好吧,告訴我地址……我馬上就到。」

「還在西城的幸福小區,在那條街西區有一個家常菜館……」王帥說道。

掛了電話,樂天無奈的看著韓妮妮。

「留著吧,留著吧……」

他苦笑著說道。

韓妮妮也是無奈了,出任務自然要比男和女愛要重要許多了。

「我等你……」她輕聲說道。

樂天點點頭。

來到了那個小菜館,樂天看了看,王帥早就到了,這個時間點小飯館裡面依舊有吃飯的人。

「老闆娘說死者的名字叫杜彩麗,是他這裡的服務員,但是老闆卻說沒有這個人!你說奇怪不奇怪?」王帥對樂天說道。

樂天一愣。

「這個杜彩麗不會是老闆的情人吧?」他問道。

「靠!」

王帥驚訝的看著樂天。

「這個意思就是說……這個老闆殺了自己情人?然後不承認這個情人的存在?」他有一種恍然大悟的感覺。 兩個人走進了這家小飯館,老闆和老闆娘頗為局促的看著樂天和王帥。

樂天一眼就看出了老闆有些異常,他就直勾勾的看著老闆。

「我再問你們一次,那個杜彩麗是不是在你們這裡干過服務員?」王帥問道。

「干過。」

「沒幹!」

結果兩個人又是一人一樣的回答。

「你是不是傻了?彩麗在我們的店裡幹了三年……我們這裡好多常客都能記得她,你怎麼能說沒幹過呢?」老闆娘看著老闆。

「我實話實說啊,我怎麼不記得她在我們這裡干過?」老闆也是一臉的莫名奇妙。

王帥看了看樂天。

「把老闆叫出來單獨談談。」樂天低聲說道。

王帥點點頭。

「老闆你出來一下!」他說道。

老闆看了看自己的老婆,跟著王帥離開了小飯館。

「你對杜彩麗這個名字熟悉嗎?」樂天不再說他人不認識杜彩麗,而是開始了旁敲側擊。

老闆想了想。

「好像有點熟悉……」他回答。

樂天圍著他轉了一圈。

「有紙沒?」他看著王帥。

「什麼紙?」王帥奇怪的問。

「什麼紙都行……大一點的。」樂天回答。

「報紙行嗎?」王帥問。

樂天點點頭。

王帥去一旁的警車裡面拿了兩張報紙,樂天接過來就開始撕報紙,王帥在一旁看著,這是撕出了一個什麼形狀?

一直到最後,王帥才看出來,這是撕了一個人的上半身。

About the author

jingshenxianxiangxue:

0 Comments

Would you like to share your thoughts?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

發佈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