但是很快的,周瑩瑩想到了,“你不會是去幫我找那個楊光了吧!”之前自己跟他說過那個老太太的孫子楊光的事兒,自己和張昊天找了很長時間都沒找到,難不成,被他這麼快的就給找到了?

但是很快的,周瑩瑩想到了,“你不會是去幫我找那個楊光了吧!”之前自己跟他說過那個老太太的孫子楊光的事兒,自己和張昊天找了很長時間都沒找到,難不成,被他這麼快的就給找到了?

2020 年 10 月 23 日 未分類 0

“是,就是那個楊光,不過你也別高興的太早了,我不是很確定那個人是不是你要找的。”男鬼說。

“什麼?你真的找到了?快,他在那兒?”周瑩瑩這會兒着急到不行,要是真的找到了那個楊光,自己和張昊天的陽壽可就能換回來了啊!

“這事兒還要從幾年前開始說起,那天我正好在急診值班,外面送進來一個渾身是傷的傷者。

快穿病嬌:我的惡魔宿主 送他來的人說這是出了車禍,不過我們也不是傻的,車禍不可能這麼嚴重,就算是十分嚴重的車禍也出現不了那樣的傷。

就在我們搶救的時候,送他來的人已經走了,當時就連一分錢醫藥費都沒交。

人命關天啊,當時要是不趕緊搶救這人就算是沒了,沒辦法,我們幾個大夫臨時湊的錢,給他先交上了一部分,想着回頭找到家屬了再說。

但是這一等就是好幾天,報紙也上了,電視也播了,可就是沒人來認領。

那男的就和你描述的差不了太多,估計也就是年齡大了,所以纔能有一些差別。

本以爲搶救的非常成功,等他醒過來一切也就可以了,到時候再找到家屬負責後面的費用也就行了,可沒想到的是,他的大腦受傷了,一直都處於昏睡狀態!我們想了很多辦法讓他醒,可根本就不管用!

沒辦法,這人命不能就這麼不管了啊,醫院裏給減免了一部分費用,我們這些大夫再每個人出一點兒,這纔算是把這個人供養了起來。

這一晃就是這麼多年了,他還是沒醒過來,現在除了人沒醒以外,其他的還就一切正常,這是人命啊,總也不能真的弄死他啊!還真的只能這麼養着了。

你跟我說的時候,我就懷疑是不是那個傢伙了,這麼幾年,我們想了很多辦法想找到他的家裏,可根本就找不到。

我們甚至根據他的樣貌特徵,大概找了一些地方,想看看有沒有人在找失蹤人口,可也沒有,哎,這也是個可憐人啊!”

窗外的那隻男鬼說着,開始重重的嘆氣。

周瑩瑩再心裏敬畏着這些能助人爲樂的醫生,這麼多年如一日的幫助一個素不相識的人,真是難能可貴。

但是,“你真的確定是他嗎?”那人的身份都不好確定了,怎麼就能確定呢?

“這事兒我也不是很確定,我只是覺得你說的那個人跟我見到的那個有點相似,還有,你說過的,你找到當地派出所,發現人沒有戶口,又讓鬼到處找,也沒找到魂魄,也就是說,生不見人,死不見鬼,那不是變成了植物人,還能是什麼?”

周瑩瑩默默的點了點頭,覺得這個傢伙說的也不是沒有道理,“那,你能帶我去看看嗎?”正所謂耳聽爲虛,眼見爲實,自己去親眼看看,到時候再想辦法。

“可以啊!實際上我回來就是想帶你去看看的,要是真的是,那就再好不過了,要是不是他,我再想辦法繼續找!”那隻男鬼顯然沒有要放棄的意思。

“好!那你告訴我地址,咱們連夜就走!”周瑩瑩實在是不想繼續等了,或者說,乾脆就等不到天亮了,有什麼事兒直接過去看不就知道了。

“這個,你還是等到天亮再說吧,住院部晚上都會關門的,你現在去也進不去,有什麼用呢?不如明天早上收拾東西,我帶你去看看!”

周瑩瑩覺得那隻男鬼說的也有道理,“既然這樣,那你怎麼辦?”自己家裏他是進不來了,自己也不可能因爲他這一隻鬼,拆帶了自己家的防備。

“我好辦,我現在是鬼了,在那兒都能混一晚上的,我就在你家樓下等你一晚上就是了,明天早上你記得帶一個能讓我附上面的東西就可以了。”男鬼笑呵呵的說着。

周瑩瑩答應了,目送着那隻男鬼漸漸消失,周瑩瑩心裏不禁感慨,哎,他真的是個好人,但是爲什麼這樣的人就不能長命百歲呢?

反觀李不忘那種畜生不如的人,爲什麼就要讓他們父子倆活那麼多年呢?

慢慢的關上窗戶,周瑩瑩開始在心裏合計着明天的事兒。

這事兒自己要跟張昊天說一聲嗎?

想來,他現在不知道在忙什麼呢,今天自己打電話給他的時候態度還那樣,真是不想跟他說話了

一想到張昊天的那個態度,周瑩瑩瞬間放棄了給他打電話通知一下的想法,轉身去研究需要帶什麼東西上路了。

還有一件事兒,自己從來就沒見過楊光那個人,就算是自己見到了,也不知道那到底是還是不是,這可怎麼辦呢?

周瑩瑩順手想要放下手機,但是忽然想到,對啊,自己可以給他拍照片啊!

回頭自己帶着照片回來,再去找那個老太太,讓那個老太太親自認一下,是就最好,要是不是,自己再想別的辦法!

對!就這麼幹!

辦法有了,大概要做的事兒也都知道了,周瑩瑩開始準備着路上需要的東西,直接就把張昊天這個人丟到腦袋後面去了。

此時張昊天還在翻來覆去的睡不着,腦袋裏全都是夏小沫。

從夏小沫生氣離開之後,這都好幾個小時了,爲什麼她還沒有要回來的意思?她不會就這麼永遠的離開了吧!

要真的是這樣的話,那自己這後半輩子可就沒什麼心情了,她可是自己一直想要得到的人,要不是因爲變故,自己現在和她肯定已經準備結婚了!

一想到“結婚”二字,張昊天的腦海裏瞬間浮現出了婚禮的畫面,並且那畫面上的男女主角分別是自己還有夏小沫。

伴着這樣美好的幻想,張昊天漸漸的閉上了雙眼,就這麼睡着了。

一陣夜風吹過,樹葉沙沙作響。

站在大樹下面的小女鬼丫頭朝着墳地門口看了一眼,冷哼了一聲,心說,就你這點兒小把戲,還能騙過我嗎?回頭我就告訴張昊天,把你的計劃全部拆穿!

夏小沫顯然根本就不在乎,好像張昊天能相信她一樣,倘若她真的給自己告狀了,自己還真的就能順手把這隻小女鬼給處置了,省的她耽誤自己的計劃!

就這樣,兩隻鬼互相看着對方,半個字都沒說,但是似乎也已經把該說的全都說了一遍了。

第二天一大清早,周瑩瑩趕在最早的客車上了路,一路上心裏忐忑,希望這個就是那個老太太的孫子楊光,這樣一來,自己和張昊天的陽壽也就算是保住了。

可一想到張昊天,周瑩瑩就開始在心裏犯嘀咕,不知道張昊天一會兒會不會給自己打電話,要是真的打了,那自己肯定告訴他這個消息,要是不打……

周瑩瑩默默的把手機收了起來,心說這張昊天愛打不打,好像自己離開他就不行了一樣,這給他慣的壞毛病,還真的是很多呢!

這次自己就要給他個教訓,讓他知道知道,自己也是有本事的!

當初被鬼嚇唬的時候,是誰在幫他?當時什麼都不懂,被鬼騙走了,是誰救他回來的?現在居然敢跟自己大呼小叫的了!

越想周瑩瑩越覺得張昊天過分,乾脆直接把張昊天這名字丟出腦袋,愛死不死誰家孩子,自己有那時間還不如管管自己的事兒呢!

此時張昊天也已經睡醒了,一晚上的美夢讓他恨不得再多睡一會兒,然而,老六是不會給他機會睡懶覺的,直接就要掀開被子了!

“你小子,這是又做什麼白日夢了?”老六看着張昊天起的有些晚,隨便開一句玩笑。

張昊天抓着後腦的頭髮,傻乎乎的笑了幾聲,“哪兒有啊!我就是偷懶了,六叔您都來了,那我回家吃飯了啊!”

嘴上說着吃飯,心裏想的還是夏小沫。

這都一個晚上了,也不知道夏小沫有沒有原諒自己,按說,她不是那種喜歡生氣的人啊,估計肯定是自己太過分了,自己必須改掉這個壞習慣!

剛一走出墳地的範圍,張昊天就覺得有誰在背後跟着自己,可他一回頭,那腳步聲就消失不見,身後也沒半個影子。

這讓張昊天心裏不禁開始犯嘀咕,誰會跟在自己後面呢?是哪隻鬼嗎?還是……

當張昊天又一次回頭的時候,果然看到了夏小沫。

夏小沫看到張昊天回頭了,看到自己了,一驚,趕忙想要躲開。

“你都來了,我也都看到你了,還躲什麼啊!”張昊天着急了,要是再繼續躲下去,那自己可怎麼辦?

“我,我,我……”夏小沫支支吾吾的說着,腦袋都快要耷拉到地面上了。

張昊天趕緊快走了兩步到了夏小沫跟前,“別你了,這事兒都是我不好,我這人混蛋,我……”

不等張昊天說完呢,夏小沫擡手捂住了張昊天的嘴,“不是你的錯,是我不好,我知道我是鬼,我和你是不會有結果的,所以,我不能一直跟在你身邊了。”

“我纔不管你是人還是鬼,我就是要跟你在一起,誰也管不了!”張昊天說的斬釘截鐵的,鬼有能怎麼樣,自己不一樣養着一隻小女鬼嗎?無非就是再多上一隻,又能怎麼樣?

“你真的是這麼想的?”夏小沫滿臉的激動。

“是!我就是這麼想的,你也知道,我養着一隻鬼了,你願意給我養着嗎?”張昊天十分真誠的問。

夏小沫激動的嘴脣動了兩下,只是,不等夏小沫說話呢,小女鬼丫頭就出現了。

“不行!你不能養着她,她是來害你的,你不能相信她!”小女鬼丫頭想都不想的直接脫口就喊,心裏也是憤恨到不行了,要是家裏再多一隻鬼,那自己就算是徹底沒希望了,還有,這個夏小沫的目的不純,自己堅決不能讓她傷害了張昊天! 張昊天和夏小沫顯然都沒想到小女鬼丫頭會在這樣的時候出現,全都瞪大了雙眼看向了丫頭的方向。

“你來這裏做什麼?這裏沒你的事兒,趕緊該幹什麼就幹什麼去!”張昊天沒什麼好氣兒的說着,這是自己和夏小沫的事兒,跟她又有什麼關係,真是狗拿耗子多管閒事!

“我這是來救你的,你居然還這麼跟我說話!我告訴你,她回來找你的目的就是要你的命,你居然還……”

不等丫頭把後面的話說完呢,張昊天就已經高高的擡起手,那巴掌像是隨時可能落下來一樣。

丫頭瞪大了雙眼死死的盯着張昊天擡在半空中的右手,“你要打我!你居然要打我!”這個張昊天真的是太自以爲是了,自己這完全就是在爲了他好,他居然還敢這麼對待自己!

“我是要警告你,有些事兒是你應該做的,有些事兒是你不應該管的,趕緊給我離開,再不走,就別怪我不客氣了!”張昊天幾乎是咬牙切齒的說着。

自己和夏小沫的事兒,不管結果如何,自己根本就不需要丫頭來給自己操心!這事兒就算是自己爹媽復活也不行!自己好不容易等到夏小沫回來,根本就不是別人或者是鬼能管的了的!

丫頭氣到半死,雙眼變得更加血紅了,“好!你會後悔的!”

在嘟囔了這麼一句話之後,丫頭轉身氣呼呼的離開了。

張昊天看着丫頭沒有要再回來的意思,這才慢慢的放下手,轉身看着夏小沫,“你沒事兒吧。”

這架勢,就像是丫頭真的傷害了夏小沫一樣,實際上人家不過就是說了幾句話,根本什麼都沒做,張昊天居然寶貝成這樣。

夏小沫一臉的苦楚,“都是我不好,這事兒全都是我的錯,她也都是爲了你好,你不能這麼對待她啊!”

這些話說的要多真心就有多真心,然而,夏小沫心裏根本就不是這麼想的。

昨天和那隻小女鬼丫頭對視的時候就知道她要做什麼,但是沒想到她居然這麼衝動,這麼快還這麼直接的來罵,這也正好了!

不過,夏小沫是不會說壞話的,自己可是好姑娘呢!

聽着夏小沫的話,張昊天重重的嘆了一口氣,“哎,小沫,你真好!她要是能有你一半兒的胸襟就好了。”

“你這話說的,我哪兒好了啊,反倒是你,你不覺得你的樣子太兇了嗎?那就是個孩子啊!就算是她真的說了什麼不對的話,你也不能那麼對待她啊!”夏小沫是打算好鬼當到底了,反正這溫柔善良的形象是要維護到底了。

張昊天再次嘆氣,還想要再說點兒什麼的,但是這會兒又覺得自己說的太多了也不太合適,乾脆轉移話題,帶着夏小沫朝着自己家的方向走。

周瑩瑩乘坐第一班車到了目的地之後,直接又按照那隻男鬼說的路線打車到了一家看上去規模相當大的醫院。

這地方周瑩瑩完全不熟悉,想要在這麼大的一個醫院裏找到那麼一個連名字都不見得被知道的植物人,簡直是相當的困難。

沒辦法,周瑩瑩只能把附着那隻男鬼的小瓷娃娃攥在手裏,每隔一段距離就讓他小心的看看路,看看自己有沒有走錯,還有,接下來應該朝着什麼方向走。

有了這麼一個嚮導,周瑩瑩七拐八拐的果然看到一個禁閉的病房。

和其他病房不同的是,這個房間有一半的空間是給牀上那個雙眼緊閉的男人的,但是另外一半放着一個很大的櫃子,按照那隻男鬼的說法,這裏放着一些不太常用的醫療器械,因爲醫院認爲,讓他自己一間病房有些太浪費了,這個實在是說不過去。

所以,乾脆在房間裏放上一些雜物,這樣一來,這就算是一間倉庫了,雖然把患者安置在倉庫裏面不太合適,但是這也是沒有辦法的辦法,醫院的病房也不是白給的,這傢伙一分錢沒出過,這麼多年,醫院養着他,也算是不容易了。

周瑩瑩沒空吐槽這雜物房的狀況,只是透過窗戶朝着裏面看了兩眼。

“我能進去看看嗎?”周瑩瑩一邊巴望着,一邊小聲的問着手上的那個瓷娃娃。

雖然這門上的窗戶也夠大,但是站在門口真的沒辦法看清楚裏面患者的長相,這都什麼都不知道呢,自己怎麼知道他到底是不是楊光?

“這個,你要小心一點兒,這裏不是病房,要是被別人看到了,你還不是醫院裏的人,他們容易把你當成小偷處理,你自己看着辦。”男鬼悄聲的說着。

周瑩瑩點了點頭,“好,我自己會看着辦的!”

這話說完,周瑩瑩四下看了看,在確定沒誰盯着自己看之後,周瑩瑩小心的把門推開一條縫隙,一側身,就這麼溜了進去。

在走到病牀旁邊之後,朝着牀上仔細的看了看。

果然啊,這是一個有些瘦弱的男人,實際上這都不能算是有些瘦弱了,臉頰都有些塌陷了,看上去整個人虛弱的很。

“他這樣,還能活多久?”周瑩瑩看着擔心。

“最多也就一年兩年的了,他現在的狀況非常的不好,哎,這些事兒,我們也真的是盡力了。”瓷娃娃裏的那隻男鬼也開始嘆氣。

這事兒本來就憑良心的一件事兒,這些年,就不說醫藥費多少,能幫着伺候這個男的吃喝拉撒,也算是一件不容易的事兒了。

周瑩瑩沒吭聲,想到自己來這裏的目的,趕緊摸出手機來,衝着那男人的臉部拍了幾張照片。

就在周瑩瑩準備要離開的時候,門外突然傳來了一陣腳步聲!

周瑩瑩心裏咯噔一聲,心說自己不會這麼倒黴吧,這剛一進門,還沒等真的咋樣呢,就有人來了,這可怎麼辦?

左右看了看,周瑩瑩幾乎想都不想的直接鑽到了櫃子的後面!

周瑩瑩剛一站好,病房的們就從外面被人推開了,兩個小護士說笑着走了進來。

“你說,這人什麼時候死掉啊!”

“我哪兒知道!早點死了早利索,你看看,佔着這麼半個儲藏室,一天連個聲音都沒有,我都快被嚇死了!”

“可不就是嘛!這白天還好了,要是晚上來,你是不知道有多嚇人!”

“我還能不知道啊,上次大半夜的需要來拿東西,我差點被嚇死了!那傢伙躺在這裏,就跟停屍一樣。”

“哎,我是不理解醫院怎麼想的了,好好的爲什麼要養着這種人?直接交出去做科研不好嗎?”

“說的就是啊!不過,我好像聽說這是院裏什麼領導下的令,說是要一直伺候到這個傢伙上西天!真不知道他是不是愛心氾濫了,有那麼多的愛心,爲什麼不給咱們加點工資!”

……

聽着那兩個小護士的吐槽,周瑩瑩沒吭聲,只是低頭看着瓷娃娃裏的那隻男鬼,在看到他的神情不是太好的時候,周瑩瑩依稀覺得那兩個小護士口中的“領導”,八成就是他了。

本以爲兩個小護士拿了東西就會趕緊離開了。

可這一等就是好半天,周瑩瑩都有些忍不住了,這倆人沒完了嗎?不就是拿個東西嗎,爲什麼磨嘰成這樣?

就在周瑩瑩心裏煩躁的時候,牆角漸漸的出現了一團灰色的東西。

那東西開始只有一點兒,但是後來慢慢聚集,再最後,直接變成了一個男人的樣子。

周瑩瑩有些驚訝,瞪大了雙眼盯着那個灰突突的傢伙看了看,心裏好奇,這是什麼情況,這傢伙已經離魂了嗎?

猛的,周瑩瑩想到之前父親說過的話,一些植物人之所以變成植物人,完全是因爲他們的魂魄和身體分開了,魂魄沒辦法回到身體裏面,陽壽還沒耗盡,所以,他們的魂魄會一直出現在身體旁邊,直到陽壽徹底耗盡,他們才能變成正常的鬼。

這傢伙現在顯然就是這個情況了,或許,自己想辦法讓他的魂魄能回到身體裏,他就能康復了!

就在周瑩瑩想着這些的時候,那兩個話很多的小護士已經推門離開。

爲了確保自己出去安全,周瑩瑩沒自己直接出去,而是讓那隻鬼從瓷娃娃裏出來,幫自己望個風。

在確定外面安全了之後,周瑩瑩這才從櫃子後面鑽了出來。

只是這一次,她並沒有走到病牀旁邊,而是直接走到了牆角,看着那團灰色的東西。

“喂,你是誰?”周瑩瑩小心的問着,生怕這傢伙的膽子太小了,根本就不禁自己嚇,還有,他身上的陰氣很弱,自己身上的陽氣又太強,要是一個不小心,自己弄傷他了就不好了。

灰色的傢伙聽到聲音,呆滯的擡起頭,茫然的看着周瑩瑩,隨後輕輕的搖了搖頭。

周瑩瑩覺得奇怪,“你連你自己是誰都不知道嗎?”這傢伙怎麼回事兒啊,就算是健康的時候是個傻子,這都靈魂出竅了,也應該恢復正常了啊,這傢伙爲什麼還傻乎乎的,甚至連自己的名字都不知道呢?

那傢伙聽着周瑩瑩的話,仍舊是不吭聲,還是繼續搖頭,像是在表達自己什麼都不知道一樣。

這是怎麼回事兒?到底是哪兒出了問題?

就在周瑩瑩心裏好奇的時候,那隻望風的鬼已經到了周瑩瑩身邊了。

在看了看那團灰色的東西之後,那隻鬼又到了牀邊上,之後喊着周瑩瑩,“你來看看。”

周瑩瑩不知道那隻鬼要給自己看什麼,但是還是趕緊走了過去,仔細的朝着病牀上的身體看了看,這一看,周瑩瑩終於知道那傢伙爲什麼傻乎乎的了。

“他的魂魄肯定是在出竅的時候分家了,外面留了一部分,身體裏還困着一部分,所以這人也不醒,魂魄也傻乎乎的,哎,真是可憐了!”周瑩瑩感慨着。

這種情況雖然少見,但是也不是不存在,這傢伙肯定就是太倒黴了,所以魂魄這麼多年都沒聚合。

不過,這事兒也確實是不太好辦了,年頭實在是太多了,現在就算是把那團灰色的東西強行送回到身體裏,這人也是要廢了,更何況,能不能送回去還兩說呢,這事兒風險實在是太大了。

最安全可靠的辦法只有一個,就是等着這傢伙的陽壽耗盡,剩下的那部分魂魄自己從身體裏出來,那之後,再融合起來就方便多了,可誰知道他什麼時候陽壽耗盡啊!

就在周瑩瑩想着這些的時候,身邊站着的那隻鬼像是察覺到了什麼,急匆匆的朝着門口看了一眼,“又有人快到了,你趕緊出去!”

周瑩瑩不明白,有人來了?那自己直接還像是剛纔一樣,藏在櫃子後面不就是了,爲什麼要出去?

但是不等周瑩瑩想更多呢,或者是問更多,那隻鬼已經穿過了那扇門,走到了外面的走廊了!

周瑩瑩沒辦法,也只能再次朝着牆角看了一眼,咬了咬牙之後,也跟着離開了這個房間。

這邊周瑩瑩剛走出病房,那邊電梯就在叮的一聲之後慢慢打開,三四個壯漢從裏面走了出來,直奔向周瑩瑩剛纔去過的那個病房。

“他們這是要幹什麼?”周瑩瑩小聲的問着走在自己旁邊的那隻男鬼。

“應該是來拿一些比較重的東西,並且一時半會兒還都搬不完,不然醫院是不會讓他們三個來的。”那隻鬼簡單的解釋着。

About the author

jingshenxianxiangxue:

0 Comments

Would you like to share your thoughts?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

發佈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