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個還能夠少了許多等待的時間呢,我可不想跟這幫老傢伙在這茶館裏飲茶,大眼瞪小眼地看着難受。

第一個還能夠少了許多等待的時間呢,我可不想跟這幫老傢伙在這茶館裏飲茶,大眼瞪小眼地看着難受。

2020 年 10 月 22 日 未分類 0

於是我從藤椅上站了起來,說馬老說得不錯,既然如此,我在這兒的資歷最淺,便由我開始吧。

我起身離開,這恭敬的態度讓衆人都爲之錯愕。

他們本來還以爲我會惱羞成怒,與人大吵一架呢,結果居然是這般的樣子。

難道……第一或許還會好一些麼?

許多人的心中又忍不住嘀咕了起來,而這個時候,我已經來到了那大殿的跟前來。

門口有一個身穿白色練功服的女子,容貌秀美,一雙眼睛晶晶亮,說不出來的精神,她瞧見我過來,雙手抱拳,朝着我拱手說道:“孫子墨見過前輩。”

她說得恭敬,我笑了笑,說前輩不敢當,我就是因爲資歷淺,給那幫老頭子擠兌第一個過來的。

美女笑了笑,露出了一口潔白整齊的牙齒來。

她眼眉兒彎彎,對我說道:“這裏跟前輩說一下,時間從前輩進入大殿之中、門關上開始記起,當這邊的大門關上,大殿之中的法陣就會開啓,不得投機取巧,破開牆壁離開,需要將出現的十八機關銅人全部擊毀,方纔能夠出動機關,重新打開這扇門;而在大殿之中,如果力有不逮,又或者受了傷,可以大聲喊一聲‘我認輸’,系統識別之後,就會自動停止進攻——我說的這些,前輩可有聽清楚?”

我點了點頭,說知道了,不過——你們這些東西,有這麼智能?

美女笑了,說也不是智能,是有專門的人在其中掌控,能夠及時制止,免得有什麼意外發生。前輩既然聽清楚了,那麼我就開門,送你進入大殿之中去了,可以麼?

我點頭,說好。

這位姓孫的美女衝我笑了笑,然後帶着我來到門前,雙手結印,朝着門上拍了三下,那殿門緩緩打開,頗爲沉重的樣子。

大門打開,裏面有一道屏風,將殿內的景物給隔絕了去。

我回過頭去,瞧見不遠處的涼亭中,好幾位候選人伸長了脖子,想要打量裏面的情形,結果都露出了失望的表情來。

我忍住笑,走進了大殿之中。

人入殿中,剛剛繞過了那一塊巨大的金屬屏風,還沒有等我瞧清楚殿宇之中的情況,那大門便突然合攏了去。

這大門一合攏,整個殿宇之中便是一絲光線都沒有,黑乎乎的,什麼都瞧不見。

而在這個時候,從大殿的各個角落,突然間傳來了一陣機械的活動聲響,聽着莫名其妙的有些瘮人,而還沒有等我反應過來到底怎麼回事,突然間旁邊就有一道勁風撲面而來。

呼…… 突如其來的勁風讓我精神爲之一振,沒有再多考量,直接足尖一點,人便移到了旁邊,然後將火眼給陡然睜開了來。

火眼之中,前方也是一片朦朧,不過那東西到底還是有一點兒溫度差異,讓我大約能夠把握清楚,但見這是一個身高足有一米六左右的傀儡,大部分都是金屬骨架,但腦袋卻如人一般,手中抓着一根滿是符文的鐵棍子,揮舞之間,虎虎生風。

當我避開去的一瞬間,從前後左右各處,都有同樣的金屬傀儡冒出。

而它們最先出現的,則是手中那根滿是符文的棍子,上面彷彿有千鈞之力一般,沉重無比,每一棍都彷彿掄足了氣力。

幾乎在同一時間,十八根棍子從四面八方冒出,或者劈、或者崩、或者掄、或者掃,纏、繞、絞、雲、攔、點、撥、挑、撩、掛、戳……五花八門的手段層出不窮,一瞬間抵近了我的身邊來。

我感覺周遭的空間避無可避,任何一處地方都極有可能被封死。

想要從這樣的棍陣之中逃脫,還真的需要極高的智慧。

當然,那是別人的選擇。

至於我……

大虛空術。

在一瞬間,我憑空消失了去,無數棍子落在了空處,甚至砸落在了對方銅人的身上,頓時間火花四濺,叮叮噹噹之聲不絕於耳。

然而就是這樣的力量,也沒有能夠對這些銅人造成什麼實質性的損害。

它們在錯愕之後,左右張望,隨後陷入了各種張牙舞爪、騰挪跳躍的動作,彷彿時間在那一瞬間凝固起來了一般。

我遁入虛空之後,觀察到的視角變得很多,腦子裏接納的信息也有無數,而正是如此,使得我瞧清楚了,這些銅人之所以能動,是因爲與這銅人殿的地板之下,有磁鐵鋪制有關。

設計這銅人殿的大師十分厲害,通過磁鐵與銅鐵合金之間的相互吸引力,提供了牽連的關係,隨後又通過祕不外傳的法陣作爲引導,加入許多神祕的機關術,最終弄出了這樣的一個場面來。

平心而論,如果我不是擁有着火眼,並且還有大虛空術的話,在大門關閉,裏面暗淡無光的一瞬間,肯定會吃大虧。

這樣的單個兒銅人或許並不足以爲奇,但是十八個聯合在了一起,還是擁有着無比強大的殺傷力。

而且從目前來看,這些銅人還是十分結實的,想要將其摧毀,並不簡單。

難怪組委會將這十八銅人陣當做是初試。

我覺得很多人如果陷入了思維誤區的話,很有可能會跟這些銅人疙瘩糾纏許久,半個小時都不一定搞得定。

甚至有的人會在這一場交戰中落敗,給這些傀儡揍哭,也不是沒有可能。

其實想要讓這些機關傀儡停下,莫過於摧毀起動力源泉。

所以如果能夠施術,將下面鋪墊的法陣毀去,這些銅人基本上也就報廢了。

然而我不會這般做。

如果真的做了,估計人家會找我麻煩。

在虛空之中估算清楚之後,我出現在了大殿的角落處來,而當我出現的一瞬間,那些機關傀儡就好像是嗅到了我的氣息一般,立刻蜂擁一般地狂撲而來,由靜轉動的一剎那,沒有任何拖泥帶水的停滯。

這情況讓我驚歎,能夠弄出這玩意來的人,當真是一個大師,稱其爲“巧奪天工”也不爲過。

然而此時此刻的我,卻已經想好了一切。

這些金屬傀儡雖然強悍,但是對於我來說,只要弄清楚了它的原理和弱點,那麼一切就都不再是問題。

止戈劍。

我的手往乾坤囊中一抹,這把集盡了許多人心血的長劍便被我抓在了手中。

隨後我箭步上前,憑着耶朗古戰法那種實戰的身法和膽氣,與這些沒有智慧的機關傀儡瞬間拉近距離,然後揮出了手中的劍去。

一劍斬。

在揮出手中長劍的一瞬間,我甚至有一種極度自戀的感覺,認爲這一場比鬥,就好像是專門爲了我準備的。

在虛空之中的時候,我已經將此物給研究透徹了,也知道它的弱點在哪裏。

在腰間。

就好像是人體的脊柱,這玩意腰間那一根滿是符文精鋼的連接處,正是這金屬傀儡最大的弱點,看着似乎能夠憑藉着手中的符文精鐵長棍彌補,但是我還有另外一門手段。

一劍斬之所以如此強大,是因爲它對於臨戰之時把握敵人的空隙和弱點,最是強悍。

我這一劍揮出,每一下,都能夠斬到一頭機關傀儡的腰間連接處。

鐺!

火花四濺之中,那銅人斷成了兩截,再也沒有了原本的兇猛,而是一團破銅爛鐵。

鐺、鐺、鐺……

我不斷地揮劍,每一劍就是一個銅人,一劍斬在這一瞬間被我發揮得酣暢淋漓,而我與止戈劍之間的默契也變得越來越純熟。

十八個銅人,我揮了十八劍,一劍也不多,一劍也不少。

當最後一劍斬出的一瞬間,周遭一片殘骸,而與此同時,我感覺到了光。

銅人殿的大門,緩緩打開,有光線照進了漆黑一片的殿中來。

呼……

我長長地呼了一口氣,然後將止戈劍收入囊中,緩步走出了銅人殿。

門口站着的美女工作人員孫子墨一臉錯愕地望着我,就好像看着一個青面獠牙的怪物一般。

我被她瞧得有一些尷尬,咳了咳,然後說道:“呃,那啥,我花了多久時間?”

孫子墨回答:“呃,等等……”

她手忙腳亂地摸出了一個懷錶來,打量了一眼,然後說道:“這個、大概是一分四十多秒——不過我不確定啊,裏面有專門計時的人員,這個需要以他們的結果爲準……”

我點了點頭,說哦,謝謝。

我沒有再跟她多扯什麼,而是朝着茶館那邊走了過去。

我來到了領隊的面前來,還沒有說話,旁邊有人便喊道:“嘿,姓陸的小子,裏面什麼情況啊,你怎麼這麼快就出來了?是不是沒調試好啊……”

面對着這樣的問題,我恭敬地抱拳回答道:“不是,裏面的銅人陣並不難。”

樓蘭神鷹皺着眉頭問道:“你花了多少時間來着?”

我說大概是一分四十多秒。

他點頭,沒有說話。

我估計他的心中在想着一定要超過這個時間,最好幾十秒鐘解決戰鬥,免得被我這個小子給比下去了。

不只是樓蘭神鷹,其餘的八個人估計也是同樣的想法。

我心中忍不住想發笑,等當他們進去,發現裏面的十八銅人陣遠遠沒有我所說的那般簡單,不知道會是一個什麼反應。

他們還有人發問,不過這個時候領隊卻阻止了大家的提問,拱手說道:“各位,沒有規矩,不成方圓,陸言前輩既然已經過了測試,那就先行離開了,也恭祝大家有一個好成績……”

他拱着手,我也笑了,說對,正想找你,幫忙帶路,我想要休息一會兒。

領隊趕忙點頭,招呼小童過來。

我沒有再停留,與小童往回走,朝着島嶼中間的那片山丘走去,路途上,小童憋了好一會兒,方纔問道:“那個,陸先生,能問一個問題麼?”

我說沒問題啊,你說。

小童說那測試真的很簡單麼?

我愣了一下,說你是不是知道些什麼啊?

小童低聲說道:“我聽說這銅人殿的設計者,是總局第一匠師怪手劉欣銘的作品,據說這一次的測試是總局特勤組入隊考覈的終極死亡版,能夠堅持得過的人都很少,打通關、破門而出的更是屈指可數——我可從來沒有聽人說過,有你這般快的……”

我笑了笑,說總局特勤組自然是很強大的部門,但是這一次的選拔,可是天下十大啊,沒有點兒本事,如何敢參與這樣的角逐呢?

小童說您的意思,是像這樣的成績,應該會很多咯?

我笑着說道:“我相信,比我快的人肯定會很多,所以你不必大驚小怪……”

小童伸了一下舌頭,說哎呀,瞧你說得這麼容易,真心是不懂你們這些頂尖高手的世界啊。

這小姑娘對我滿心崇敬,而我來到休息室的時候,發現裏面居然已經有人在裏面躺着了。

我走上前去,瞧見屈胖三那傢伙懶洋洋地躺在一沙發上,都快睡着了去。

我上前去搖醒了他,說嘿,什麼情況,你過了?

屈胖三睜開了眼皮來,打量了我一眼,有些意外,說啊?你這麼快?不會是掛了出來的吧?

我笑了,說你覺得呢?

屈胖三一骨碌爬了起來,說你多少時間?

我說不確定,門口的人跟我說是一分四十多秒……

屈胖三白了我一眼,說切,我以爲多厲害呢,大人我三十二秒。

我無語,對着旁邊的小童說道:“你看看……”

小童摸着額頭,一副生無可戀的表情,而就在這個時候,休息室門口跑來一人,來到了屈胖三的跟前,焦急地說道:“那個、屈老師,你是不是對銅人殿動了什麼手腳?中間的銅人殿已經癱瘓了,到底怎麼回事啊……”

我也是扶額而嘆。

我艹,這傢伙那麼快,原來真的是對那法陣動了手腳啊…… 那人火急火燎,屈胖三卻是伸了一個懶腰,打着呵欠說道:“哎呀,什麼事啊?我昨天晚上沒有睡好,困着呢……”

如果是尋常人,那人鐵定就要翻臉了,不過面前的這一位,可是天下十大中五十人大名單的候選人,極有可能成爲地位超然的天下十大,那人也不敢造次,好言相勸道:“屈老師,呃,是這樣的,是我們工作準備不足,設計這銅人殿的劉欣銘老師現在還在海上,一時半會兒趕不回來,那銅人殿現在停滯了,挺影響進度的,我看您能不能……”

對方賠着笑臉,好話說盡,差點兒沒有跪下來。

屈胖三這才慢條斯理地說道:“哎呀,我也不是那種不明事理的人,只不過剛纔那幫人擠兌我得厲害,不想見他們而已!”

那人說屈老師,您放心,我親自送你過去,保證不跟他們打照面,你看行不?

屈胖三十分爽快,一口答應下來,然後衝着我眨了眨眼睛,這才離去。

我瞧見他這眨眼,有點兒發愣。

這傢伙又打算搞些什麼鬼呢?我有點兒摸不着頭腦,不過屈胖三一走,小童也跟着離開,這休息室裏面就只剩下我一人,我左右大量一番,瞧見前面的臺子上居然有一些冷餐吃食,於是走上前去,這時旁邊走來一個女性的工作人員,對我說道:“你好,老師,需要吃些什麼嗎?”

我指着臺子上面的這些冷餐和糕點,說這不都有麼?

女子笑了,說這是一部分,另外我們這裏還有現做的湯粉和麪點,中式、西式都有,飲料方面,我們有奶茶、咖啡、雪碧、可樂、芬達、綠茶、紅茶……

她報出一連串的名字來,我連忙擺手,說停,就喝綠茶。

女子說綠茶的話,我們這兒有龍井、雲霧茶、雪芽、碧螺春、毛尖、瓜片、銀針……

我笑了,說你們這兒的準備還挺足的。

女子說那是自然,各位老師從全國各地趕過來這兒參加評選,十分辛苦,我們自然得將後勤工作給做好,免得讓你們不愉快,這就是我們的失職了。

別人既然弄得這麼好,我也不客氣,點了一杯龍井,然後又要了一碗酸菜肥腸粉,就當是吃起了早餐來。

還別說,人家這兒的大師傅手藝真的是好,沒一會兒,一碗油汪汪的酸菜肥腸粉就端了上來,我在旁邊的餐桌上吃了起來,一碗湯粉下肚子,又吃了兩個雞腿,四個茶葉蛋,這才瞧見有人走進了休息室這邊來。

我一看,喲呵,還是熟人,卻是來自寶島的依韻公子。

我站起來打招呼,依韻公子瞧見了我,也走了過來,笑着對我說道:“幹嘛呢?”

我舉着手中的茶葉蛋,說在享受生活呢,瞧瞧,在我們大陸,能夠吃得起茶葉蛋的,可都是土豪呢,要不要來一個?

依韻公子並不瞭解“茶葉蛋”這個梗,坐了下來,看着我面前這一堆骨頭和蛋殼,搖了搖頭,說我平時不吃雞蛋,還是來一杯茶吧。

服務員走過來,依韻公子點了一杯雲霧茶,而我則跟他講起了關於茶葉蛋的這個梗來。

聽完之後,依韻公子便笑了,說寶島很多的綜藝節目,講究的並不是社會責任感,而是爲了博人眼球,講一些出格的、有爭議的話語,都是爲了收視率,你不必放在心上……

我瞧見他一本正經的樣子,頓時就有些語塞。

找不到共同語言,我有點兒憋出內傷,而依韻公子則問我道:“你怎麼這麼快就出來了?”

我笑了,說對呀,我是第一個。

依韻公子說我也是第一個,我通過銅人殿,用了十二分鐘,你呢?

十二分鐘?

我尷尬地摸了摸鼻子,說這個,我用了……

依韻公子瞧見我這模樣,以爲我沒有能夠通過考覈,便伸手拍了拍我的肩膀,說這一次的考覈的確是嚴了一點兒,無論是法陣的設計,還是傀儡的製作,又或者是機關陣法的配合,都是宗師級的水平,而且在一片黑暗之中,只能聽風辨位的情況下,通不過也是很正常的,不必自責——我覺得不只是你,很多人都未必能夠通得過那樣的考覈……

他這般語重心長地勸說,我更是尷尬了,喝了一口茶,這才說道:“我、我好像是用了一分四十秒。”

啊?

素來淡定自若、溫文爾雅的依韻公子頓時就愣住了,嘴巴好半天兒都沒有合攏,眼睛瞪得滾圓。

他好一會兒方纔問道:“陸言,你是怎麼做到的?”

我咳了咳,說這個……其實我是開掛了。

開掛?

依韻公子一愣,說怎麼回事啊?

我當着他的面,一翻眼皮,雙目一陣通紅,隨即又取消了去,然後對他說道:“我曾經去過黃泉路,那兒也是四周無光,我曾經用滾燙的岩漿弄出了此刻的火焰,能夠通過溫差辨識物品,夜能視物,故而能夠這麼快破陣而出——都是湊巧,僥倖而已。

依韻公子搖頭,說士別三日,當刮目相看,你雖有火眼,少了那聽風辨位的煩惱,但那十八銅人,個個厲害非凡,想要在這麼短的時間內全部擊倒,那也是千難萬難……

他對我滿是讚歎,我唯有謙虛以對。

依韻公子大度豁達,對我滿是稱讚,不過我還是能夠感覺得到他神色之下的遺憾,頓時就忍住了,沒有告訴他除了我之外,還有一個更加離譜的傢伙。

About the author

jingshenxianxiangxue:

0 Comments

Would you like to share your thoughts?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

發佈留言